未分類

慕熬,慕玄生等人雖然也是心中唏噓,卻並不覺得慕澤坤有錯,反倒覺得他用心良苦,人心與人心果然不同。

慕蓮艱難的站起身來,踉蹌的來到鐘罩之前,隔著光幕與萬東相對,一雙哭紅了的眼睛,既有委屈傷心,也有剛毅決心。

「蓮兒,你不要聽那老狗胡說八道,我超越了生死,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絕不會放手,也不准你放手!」

慕蓮輕搖了搖頭,淚如雨下「小東,老祖說的對,我不能再拖累你了,我絕不能成為你的羈絆,你的弱點……」

「不!我不要,我不要!」

聽到慕蓮這幾句話,萬東的心都要碎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此時的萬東,哭的就像是個孩子。

「小東,你先不要急,你聽我說!」眼見萬東幾乎要崩潰,慕蓮心痛極了,趕忙安慰道「我那麼愛你,我當然不會放開你的手。我答應過要和你相守一生,便一定會做到。」

「那你這是……」

慕蓮的臉上陡然綻放出一抹笑容,猶如一朵苦寒之中盛開的香梅,「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在沒有遇見你之前,我曾遇到過一個仙人……」

「仙人?」萬東本來並不相信,可突然想到,在慕澤坤出關那一刻,眾人皆被驚的目瞪口呆,唯有慕蓮出奇的平靜,若不是之前見過,她焉能有這樣的定力?

「那位仙人本來要收我為弟子,帶我去仙庭,可我捨不得爹,就沒有答應。最後那仙人便送給我了一塊鳳佩,說如果我想通了,便將鳳佩捏碎,自然會有仙力,接引我去仙庭。」

「就是這塊兒你從來也不離身的鳳佩?」萬東往慕蓮的脖子上望去,只見粉嫩細白的脖頸上,掛著一塊微微泛紅的美玉,晶瑩剔透,一雙鳳目處,更是散發著蒙蒙光輝,讓整支玉鳳栩栩如生,好像隨時都要破空飛去一般。

慕蓮點了點頭,道「之前我是捨不得爹,可是遇到你之後,我就更捨不得你了,所以這些年來,從來也沒想過捏碎這塊兒鳳佩。可是現在……」

沒想到,慕蓮還有這樣一段造化,在場之人,包括慕澤坤在內,無不露出吃驚之色。

「那鳳佩上環繞仙家法力,的確屬於仙庭之物!你這丫頭實在是好糊塗,能被仙家看中,這可是天大的機緣,你竟然會放棄。」慕澤坤連連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架勢。

慕蓮沒有理會他,含淚對萬東說道「以前我的確是有些自私,說來還是老祖的話點醒了我!我不要當你身邊的花瓶,我要能為你分憂。」

「蓮兒,你千萬不要為此自責,男人保護女人,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不覺得這是一種拖累,反倒覺得這是一種幸福!」萬東連忙搖頭,動情的說道。

「可我的心的確是不安的!尤其是在看到你為了我,與血骷髏的賊人血戰廝殺,差點兒喪命的時候,我真的心疼而又內疚。相守一生,需要我們兩個人共同努力,而不是靠你孤軍奮戰,對嗎?」慕蓮的眼中噙著淚,嘴角兒帶著笑,柔柔的說道。 萬東欲要接話,慕蓮卻又搶著說道「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幸福,需要我們兩個一起去努力追求。小東,我知道你心疼我,憐惜我,怕我受苦,可我真的很想為我們共同的幸福貢獻出我的一份力量。我不光要愛你,我更渴望能夠幫助你!」

「哎!這蓮兒這丫頭是真的長大了!」慕天南輕嘆了一聲,臉上不無欣慰。

而慕羽成的雙目中,此時已然閃爍起了淚光。有女如斯,是一個父親的驕傲!

望著慕蓮的面龐,萬東的心都醉了。幸福,悲傷,快樂,憐惜……各種情感紛紛涌動,萬東知道,慕蓮心意已決,只怕不是他能夠阻止的了的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捨不得和你分開……」萬東淚水涌動,此時只想找個地方,放聲大哭一場。

「我也捨不得,可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我在道門可以等你五年,在仙庭我便可以等你五十年。等我們在仙庭相聚之時,我相信,便再也沒有人能將你我分開了。」

「那你答應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不要讓自己受到傷害!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去到仙庭,與你重聚。對了,你告訴我,當初給你這玉佩的人是什麼人,等我到了仙庭,我該去何處尋你?」

聽了慕蓮的話,萬東也明白了她心中的苦,縱然有千萬分的不舍,萬東也不能阻攔。再者,這確實是慕蓮的一場造化,如果現在短暫的分別,是為了將來永遠的相守,萬東更沒有阻攔的理由!

「送我玉佩人的名字我並不知道,不過她說過,她來自一個叫神鳳門的地方,在仙庭是一個人盡皆知的名門大宗!」

「好!我到了仙庭,第一時間便去神鳳門找你!」知道了慕蓮的去處,讓萬東的心神定了不少。

慕澤坤雖然還是反對萬東和慕蓮在一起,可慕蓮先一步去了仙庭,對萬東來說,未嘗不是一種激勵,於是沒有再說什麼。

既然決定了要走,索性走的乾脆,拖拖拉拉,說不定會消磨了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與萬東惜別之後,慕蓮又拜別了慕羽成,慕彤和慕天南,隨即便捏碎了鳳佩。

先是有一道七彩神光,從碎裂的鳳佩中,激射蒼穹而去,十幾個呼吸后,一道金黃色,充滿神聖氣息的光柱,突然從九霄降落下來,將慕蓮整個沐浴其中。

這金黃光柱,充滿一種浩瀚氣息,絕非區區道氣所能凝聚,乍一降落,便引的在場眾人,心神震動,靈台轟鳴。即便是慕澤坤,也是不能例外。

「好濃郁的仙家氣場,這鳳佩果然是來自仙庭之物!」慕澤坤心中不禁讚歎。雖然已經有了仙家的實力,可他還沒有登上仙庭,對仙庭上的一切,倍感新奇。

在金色光柱之內,慕蓮的身形徐徐升起,越來越高,在萬東的凝視之中,終於消失於雲端之上。濃雲遮蔽的九霄之上,好像傳來了一聲雷鳴,緊接著萬東便再也無法反應到慕蓮的氣息。

就這樣,慕蓮離開了道門,先一步登上了仙庭,當真是應了那一句,世事難料!

慕蓮這一走,萬東的心就好像是坍塌了一般,登時空了一半,一種無言的孤寂與凄楚,趁虛而入的佔據了他的心頭。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又上心頭!

萬東的情緒彷彿感染了眾人,一時間,整個慕家第一峰,人頭攢動,卻是靜默如夜,落針可聞。一股莫名的悲傷,在人們的心頭縈繞不散,墜的人心有千斤重。

「老祖,現在可以放小東他們出來了吧?」見萬東三人還被禁錮在鐘罩之下,慕天南沉聲說道,語氣多了幾分冷淡。

慕澤坤抬頭看向萬東,萬東也正向他看來,目光中滿是冷冽憤恨,全無一絲暖色。慕澤坤白眉一沉,道「小子,老夫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而且老夫也是真心要收你為徒!雖說你悟性驚人,幾乎已經超脫了凡俗,可要做到真正的超脫,孕育出仙胎,成就人仙,還需要指點!老夫閉關百年,閱遍古籍,終於悟通一種神通,既能孕育仙胎,又能避過這天道雷劫,你難道就不想學嗎?」

「不~稀~罕!」

萬東對慕澤坤是充滿了恨意,就算他是一番好心,也不肯領受,雙目一瞪,一字一頓的吼道。

「你這小子怎的如此冥頑不化?你要知道,老夫若是指點你一句,便能讓你少走無數彎路。再說你不是要儘快去仙庭,與那丫頭重聚嗎,你不該拒絕老夫!」

「誰人害我老大?給我破!」

慕澤坤的話音尚未消散,一聲爆喝陡然響起,只見一片熾熱如烈日般的劍光,破空大作,攜帶著無盡威勢,直向那鐘罩盡射而去。這一劍的威勢固然猛烈,其所引動的大道法則,更是令人驚悚。

慕澤坤的眼睛陡然眯了起來,臉上竟忍不住露出驚容「明明只有神道境的道行,卻能放出這破天一劍,不亞於聖魂境,似乎比老夫神道境之時還要兇猛,我倒要看看,此人是誰?」

就連萬東都無法擊破鐘罩,這劍光自然也是不行,慕澤坤壓根兒沒去理會,任由那劍光劈在鐘罩之上,雙目之中閃爍精芒,穿透灼熱劍光,直逼劍光背後之人。

「如此年輕!?」見到王陽德,慕澤坤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驚呼。再細細打量,慕澤坤的雙目陡然便的熾熱起來,「此子的天賦雖然就不比那萬東,卻也是人間罕有!」

心中激動,慕澤坤立即揚聲問道「來人可是我慕家弟子!?」

「是你爺爺!」

見萬東被禁,王陽德目眥欲裂,一聲爆喝,揮劍便向慕澤坤劈去。

「陽德不可!」慕澤坤是何等人物,王陽德對他出手,簡直等於自殺。慕天南直被嚇了一跳。

王陽德心中只有萬東,哪裡會去管那許多?根本不理會慕天南,劍光爆卷,化作千萬道劍影,如狂風暴雨般向著慕澤坤轟去。

那日得到萬東指點,王陽德大破瓶頸,對劍一道,提升了不知凡幾。此時一劍劈出,劍光飛射而出,竟似乎割破了虛空,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黑洞似的縫隙。

「好小子,這一劍著實是妙至巔啊!」

見王陽德一劍刺來,慕澤坤非但沒有惱怒,眼中卻是閃過一道難以言表的欣喜。這麼年輕便能將劍道領悟到這般地步,著實是駭人聽聞。之前慕澤坤還怒斥,慕家人一代不如一代,萬萬沒想到,竟然跳出了這樣一個不世之才!

萬東再加上王陽德,慕澤坤似乎已經看到了慕家重新崛起,再創萬年輝煌的景象了。

「不錯不錯,只可惜修為太淺了!不過由此天縱之才,登臨仙庭,毫無問題!」

慕澤坤大笑一聲,衣袖輕揮,捲起白光一片,將王陽德的劍光盡數湮滅。不過慕澤坤卻是相當的小心,只針對劍光,卻不肯傷害王陽德哪怕一根頭髮。

王陽德被輕鬆震退,慕澤坤正要好好的對他說幾句話,不料異象又起,幾十道璀璨華光,倏忽大作,快若奔雷,勢若翩弘,眨眼間便到了他的跟前。

這一道道光華之中,各含道意,轟隆作響,無一弱者,其中有幾道,更是可以媲美王陽德。慕澤坤心中一愣,還以為是慕家強者一起對自己出手了,可眉目一掃,慕天南,慕羽成等一干慕家強者,皆靜立一旁,根本無人出手。

慕澤坤自己也不相信,就憑自己慕家老祖的身份和地位,怎麼可能會在慕家遭到圍攻?

右掌劈空虛按,按下了那連片的華光,慕澤坤這才震驚的發現,出手的竟是一群在他看來,毛兒都還沒長齊的娃娃。 冷情首席的前妻 而當慕澤坤的目光真正的掃過這群娃娃的時候,就像是發現了一座蘊藏著無窮財富的寶庫,原本以為在這道門,再也沒有什麼能讓自己激動的慕澤坤,此時卻是激動的老臉漲紅,呼吸粗重如牛!

如果不是極力剋制,他此時直忍不住仰天狂吼一番!

目光所及,一張張面孔都十分年輕,卻無一不是人中龍鳳!隨便拿出一個,都足以受其衣缽。

「乖乖!我慕家何時竟然湧現出了如此多的天才?難不成老祖宗的墳頭冒青煙了?天佑慕家,天佑慕家啊!哈哈哈……」

慕澤坤終於還是忍不住,仰天發出了陣陣狂笑,雙目甚至一度有些濕潤!

「老大,這老賊是誰?」

王陽德領教了慕澤坤的實力,心頭也是駭然,不敢再冒進,滿是警惕的對萬東問道。

慕澤坤的白眉雖然微微一皺,卻是難得的沒有動怒,反倒是露出了一抹笑容,竟顯出幾分慈祥和藹,輕聲道「小傢伙,我不是老賊,我是老祖,你們還不速上前來參拜?」

慕澤坤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尋摸,說什麼也要找出幾件像樣的見面禮,哪怕是動用血本兒,他也高興!這麼多的天才,可不光是他之幸,是慕家之幸,更是整個道門之幸!

「你這老賊,你是誰的老祖?趕緊將我們老大放了,他要是有半點兒閃失,今日便是你老賊伏誅之日!」

縱然慕澤坤修為通天,可還沒見定山衛群英怕過誰,羅霄當即振聲喝道。 「大膽!這是我慕家老祖,爾等小輩,怎敢口出遜言?」聽王陽德等人一口一個老賊罵著,慕熬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怒聲喝道。

王陽德,羅霄等人一直就在旁邊看著,自然知道慕家老祖的身份,可對慕家老祖的所作所為,他們卻是滿心的不忿。再看到慕澤坤將萬東和慕蓮生生的分了開,兩人那般痛苦,他們就更是按捺不住了。如果不是凌天厚,李文龍等人不斷的勸阻安撫他們,他們早就已經出手了。

此時看到慕澤坤已經逼走了慕蓮,竟還不肯撤去鐘罩,放出萬東,定山衛群英終於是按捺不住了,王陽德率先發難,羅霄等人緊隨其後!

「什麼老祖,我看不過是一個不懂人情世故,冷漠如冰的糟老頭子!」羅霄張口罵道。

「放肆!」慕熬害怕定山衛群英激怒了慕澤坤,導致不必要的傷害,急忙張口怒斥,一面緩和慕澤坤的怒火,一面希望定山衛群英能夠警醒,就連你們老大都不是老祖的對手,被老祖所困,你們這般莽撞,無異於自殺。

「好啦!他們只是一群孩子,你何必這樣嚴厲?罵上幾句,難道還能掉塊兒肉不成?」

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慕澤坤會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臉上滿是寬容的微笑,壓根兒就看不出一點兒生氣的跡象。這還是慕家史冊中記載的那個『凶名卓著』的二十八代老祖嗎?慕天南一時竟有些傻眼。

「好哇!個個兒都是渾天璞玉,只要稍稍打磨,便能光耀道門!說不定用不了多久,我慕家便能湧現出一批仙人。」慕澤坤雙眼放光的望著王陽德等人,越看越是欣喜,臉上更是流露出了這輩子都不曾流露出過的燦爛笑容。

「老賊,速速放了我們老大,否則讓你好看!」羅霄怒聲喝道。

慕澤坤輕咳一聲道「什麼老賊,是老祖才對。不過也沒有關係,我老祖胸懷虛谷,不會與你們些孩子計較。嗯,只要你們肯拜老夫為師,老夫更會傾盡畢生所學,將爾等通通送入仙庭!」

聽聞慕澤坤所言,在場眾人無不目瞪口呆。尤其是慕羽成,更是心中詫異,先是萬東,現在又是定山衛群英,這慕澤坤怎麼如此喜愛收徒?

慕羽成不禁轉頭向慕澤坤看去,只見慕澤坤微微搖頭,臉上亦是迷惘一片,慕家史冊中,好像並沒有說慕澤坤有廣納門徒的習慣,實際上,在慕澤坤閉關之前,不曾收過哪怕一個徒弟,甚至隨手指點幾句,都不曾有過。難道這是閉關百年,閉出來的毛病?

眾人不是慕澤坤肚子里的蛔蟲,當然不清楚他的心思,更沒有慕澤坤那樣高明的眼光。雖然王陽德等人的天賦出眾,慕天南等也能看的出來,可他們卻看不出王陽德等人身上所具備的『仙根』!

仙根是成仙的根基,不是先天生成,與天賦更沒有多大的關係。這是一種經過後天歷練得來的東西,是感悟的積累,是歷經生死的沉澱,有點兒像是道門修士苦苦打造的道基,歷經千萬劫,方才能夠具備。

仙根的珍貴程度,甚至還要超過天賦!而王陽德他們所具備的仙根,還經過了不同界面的考驗,猶其難得! 最熟悉的陌生人 擁有這樣的仙根,哪怕天賦並不十分出眾,也必將取得不朽的成績!

慕澤坤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如此欣喜!這樣的一群青年才俊,別說是在道門,哪怕是在仙庭,都會受到矚目!

「不稀罕!」

什麼樣的老大就有什麼樣的小弟,羅霄等人如萬東一樣,沒有絲毫的猶豫,便脫口吐出了這三個字,直化作了一柄柄無形的利刃,將慕澤坤的一顆心刺的千瘡百孔。

閉關百年出來,慕澤坤突然發現,他好像不認識這個世界,不認識現在的年輕人了。怎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有性格嗎?

等等,慕澤坤突然想到了什麼,指了指萬東,望向定山衛群英,吶吶的問道「你們……你們剛才叫他什麼?」

「他是我們老大,你若再不放他,我等便不客氣了!」羅霄目光如電,神情之中,毫無畏懼!

「難道……難道你們也不是慕家子弟?」

羅霄等人雖然沒有答話,可他們的眼神卻已經給了慕澤坤答案。慕澤坤腦袋嗡的一下,差點兒沒當場爆開,惡狠狠的扭頭向慕天南等人掃去,都是爹生娘養的,你們怎麼就生不出這樣的種兒,簡直都是廢物!

還以為慕家即將中興,搞了半天,是空歡喜一場!

「老祖,這些孩子,都是追隨小東的,本來小東若是成為我慕家的女婿,他們自然也就是我慕家的人了,可是現在……」

慕羽成滿心的不爽!是,老子是沒生出像他們這麼優秀的天才,可老子有如花似玉的女兒。家有彩鳳,還愁招不來嘯天龍嗎?明明是你狗拿耗子,棒打鴛鴦,才導致眼下的局面,你怎麼還有臉來怪我?

慕澤坤氣的臉色有些發青,卻偏偏又無可辯駁,再看到羅霄等人那與萬東同仇敵愾的神情,臉色就不光發青了,更有些發黑。

奶奶的,好不容易遇到這群渾天璞玉,絕不能放過。

打定主語,慕澤坤的面色驀然一冷,凝聲道「讓我放過你們老大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們全都要拜我為師!」

我擦! 總裁,娶我媽咪請排隊 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堂堂慕家老祖,怎麼連這樣不入流的手段都用了出來,而且還是用在一群孩子的身上。這要是傳揚出去,慕家的臉面可就徹底掃地了。

就連盲目崇拜的慕熬等人,也是臉色大變,覺得不妥!

「老祖,您這樣做,只怕不大合適吧?」慕羽成更是忍不住,直接開口質疑起來。

慕澤坤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麼丟人的事情,他活了兩百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可讓他眼睜睜的與這些天縱奇才擦肩而過,那還不如殺了他來的痛快。

將手一擺,不容置喙的道「老夫心意已決,說什麼也沒用!你們拜不拜,不拜老夫就困他一輩子!」

「老賊,你好不要臉!」羅霄張口怒斥。

慕澤坤的老臉立時紅成了番茄,深知自己的臉算是丟到家了。不過仍舊硬挺著不肯鬆口,大有一種為了大局,委曲求全的味道。

羅霄,王陽德等人惱怒異常,正要再罵,萬東突然張口道「大家不要在罵了,不管怎麼樣,他都是長輩,我等身為晚輩,都要敬他三分!」

萬東的話語雖然平常,可此時此刻落入慕澤坤的耳朵里,竟讓他感動的有些想哭。你們這些兔崽子王八蛋,哪裡知道我老人家的一片苦心?

「萬東,老夫再說一次,老夫所做的一切,甚至包括拆散你和慕蓮,都沒有惡意!老夫只希望,你不要辜負了老天賦予你的不世之才,也能夠擔當起命運交付給你的使命!相信老夫,老夫是真心的想要將老夫閉關百年所悟的天道,傳授給你們,讓你們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如果說老夫也有私心的話,那老夫唯一的私心,就是希望有人能將老夫的天道傳承下去,並且發揚光大!」

慕澤坤此言絕對是發自真心,任誰都能感受到其真誠。慕天南,慕羽成等人不禁沉默了下來,慕澤坤的手段雖然過激,可這本心卻絕對是善意的。

萬東此時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嚴格意義上說,慕澤坤雖然讓他與慕蓮被迫分開了,卻並沒有害了他們,實際上是擠破了被他們刻意迴避的一個膿包,以此時的短痛,避免未來的長痛。

頓了頓,萬東開口了,語氣少了憤怒與恨,多了幾分平靜,「你閉關百年所悟的道,是你自己的道,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屬於我們自己,各自不同的道!你若是要將你的道,強行加諸在別人的身上,那就不是傳道,而是毀道了!」

聽萬東講起了道,慕澤坤的神情頓時凝重了起來,「大道唯一!你我的道,難道不是一個道嗎?」

「大道唯一,可通往大道的路,卻有千萬條!我所說的你我各自不同的道,實際上是我們各自所走的路!我們所走的路不同,但有一點卻是相同的,一旦踏上這條路,便只能向前,不能回頭。」

慕澤坤的心神猛然一振,就像是炸響了一道晴天霹靂。漆黑的夜幕,被生生的撕開了一道缺口,五彩斑斕的光華噴薄而出,影影綽綽的掩藏著一個嶄新的世界。

慕澤坤沒有說話,卻豎起了一雙耳朵,雙目之中閃爍流彩,靜靜傾聽。

「你不近女色,隔絕七情六慾,一心追求天道,可以說你修的是無情道,走的是無情路。可是我與蓮兒相守相護,亦走在追求天道的路上,我們修的是有情道,走的是有情路!」

「有情道和無情道,分明是背道而馳,可你又說大道唯一,試問兩條背道而馳的路,怎麼能走到同一個終點?」這不光是慕澤坤的疑惑,也是在場眾人共同的疑惑,所有人都將目光凝聚在了萬東的身上。 萬東的神情沉靜而睿智,許多問題,他一直都在思考頓悟,雖然影影綽綽,已然有些眉目,卻始終不能清晰起來。今日被慕澤坤這麼一逼,迷霧層層散去,一個個的答案,竟紛紛的清晰起來。不得不說,這對萬東,亦是個驚喜。

「都說大道唯一,那如何才能做到唯一呢?」

萬東的臉上帶著明悟的笑容,並不急著回答,反倒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是啊,為什麼說大道唯一,大道又憑什麼唯一?

慕澤坤的心頭震動,猶如掀起陣陣天雷。他閉關百年,卻從不曾去想過這個問題。那是因為在他看來,這個問題最是簡單,壓根兒就不用去想,可此番萬東問出,竟讓他有一種醍醐灌頂的震撼,再去深思,更是覺得這個問題奧義無窮,任憑他傾盡智慧,也無從作答。

「這小子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慕澤坤心中感慨的同時,更是將所有的心神都凝聚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萬東,生怕漏過他說的每一個字。

萬東似乎也沒指望眾人能夠回答,拋出問題后,微微一笑,便接著說道「我認為,之所以大道唯一,是因為大道包容一切!」

「包容一切!」

當這四個字從萬東的嘴裡說出來的時候,就如同在慕澤坤的心頭颳起了一陣狂風,幾乎徹底吹翻了他的世界觀! 重生辣妻超大牌 一時間,天地萬物都從慕澤坤的眼前退卻,唯獨剩下『包容一切』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躍然於空,照耀四方。無窮道韻,從這四個字中噴薄而出,那景象之宏偉,超出了慕澤坤的想象。

不光是慕澤坤,慕天南,慕羽成等人,亦無不是目瞪口呆,這區區四個字給他們帶來的震撼,不是一般的大,體內道種,更是因為這四個字,光芒萬丈。

冥冥之中,好像有碎裂聲傳出,又一道禁錮在慕天南等人的體內被打破,一條直通仙庭的浩浩鴻途,隱隱閃現。

不論有情道還是無情道,皆包容在大道之中!萬東說的對,這只是兩條路,兩條有著各自風景的路,表面上是背道而馳,實則卻是殊途同歸。

大道唯一,包容一切!

這區區八個字,不知道解開了慕澤坤心中的多少謎團!人仙一品與人仙二品之間的瓶頸,竟然因為這八個字,出現了鬆動。這讓慕澤坤震驚的同時,更是狂喜!

他本以為,自己在道門成就人仙一品,已是逆天之舉,壓根兒就沒想過,能在道門走的更遠,早就將成就人仙二品的希望寄托在了仙庭,可是現在,幸福來的未免太過突然!

「咔嚓!」

就在慕澤坤驚喜的不知該說什麼好的時候,天空中陡然響起一道晴天霹靂,震動四方。

慕澤坤心神一顫,下意識的抬頭望去,只見一道雷劫迅速凝聚,眼看就要劈落下來。慕澤坤的心頓時提了起來,還以為自己遮掩天機的神通失效,這才招來雷劫。一面慌忙凝聚力量,準備應對,一面急急探查自身,欲找出問題所在。

只是還沒等他找到原因,那雷劫便已直劈而下,慕澤坤下意識的揮掌而出,欲要抵擋,卻吃驚的發現,那雷劫竟然不是沖著自己,而是沖著萬東而去。

「怎麼回事?那小子怎能引動雷劫?」慕澤坤的心中升騰起一股難以言表的震驚,眉宇之間更是藏滿了不可思議。

可那一道雷劫,的的確確是沖著萬東而去,只是並沒有擊中萬東,而是擊中在了他所布的鐘罩之上。到底是雷劫,威力強悍無比,轟然落下,那鐘罩光幕頓時劇烈顫抖起來,光芒明顯黯淡了許多,不過也並未馬上破滅。

「那……那是仙氣!?」

慕澤坤震撼之餘,終於發現,萬東的雙掌舞動,掌心處不斷有白色光華溢出。以慕澤坤的眼力,自然一眼便能認出,那正是仙氣,而且就純粹程度而言,甚至還要超過他。

「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他明明還沒有孕育仙胎,如何能夠凝聚仙氣?難道僅僅只是倚仗他對大道的領悟嗎?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

慕澤坤雙眼爆瞪,整個人好像魔怔了一般,口中不停發出呢喃,腦袋更是搖的如撥浪鼓一般。

可任憑他再是搖頭,再是無法相信,第二道雷劫,還是緊跟著落了下來,依舊是劈向萬東。在這道門大世界,唯有仙氣才能引動雷劫,雷劫的出現,便是萬東已然掌握仙氣的最有力的證據!

「他說的對!人人都有屬於自己不同的道!他的道比我的道更宏大,更貼近大道,我有什麼資格收他為徒?」慕澤坤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神情之中隱隱透出幾分沮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