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慢慢的我能聽見聲音越來越小,感覺好像是走遠了,吳安平說過讓我在原地等着,這個時候我只能站在這裏等着,但是我突然感覺身後好像是有人的樣子。

吳安平跟我說過,只要是天黑了之後,如果你身後有人叫你,或者說是你感覺身後有人的時候千萬不要回頭,因爲有可能是鬼魂纏上你了。

人身上有三把陽火,兩把在肩上,一把在頭頂。

直接回頭的話,可能導致陽火的火苗變得微弱,也有可能會直接熄滅,到時候鬼就會附身。

以前什麼鬼附身這樣的事情,我怎麼想都不會相信,但是我現在是真的相信了,相信有鬼附身這一說,相信世界上有鬼這麼一說。

我一直都沒有回過頭,這個時候突然楊微就直接出現在我面前了。

說實話我在看到楊微的時候,真的嚇一跳。但是我低頭看了看她沒有影子的時候我就安心了,見到過其實並不可怕,因爲我已經見習慣了。如果楊微出現的話,我還要分心照顧他,我自認爲我現在還沒有保護楊微的能力。

可是如果只是鬼的話,那麼根本就沒有必要害怕,因爲根本就不是楊微。

“陳東,你幹什麼把我一個人扔在陳叔那裏,然後你們兩個就回來了,你知道我在泰國呆的到底有多無聊嘛?”

楊微這個時候的聲音有那麼一點撒嬌的意思,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觸碰到我的心,因爲我已經知道面前這個人根本就不是楊微。

先不說到底能不能看到影子這件事,楊微是不會跟我這麼說話的。

楊微如果知道我和吳安平回到中國來了,把她一個人扔在泰國,絕對會先上來給我一腳,然後再開始罵,根本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的撒嬌。

我根本就沒有理會面前的這個鬼魂,因爲完全沒有必要理會,鬼魂是會迷惑人心的,如果你不理她的話,自然而然也不會被迷惑了。

看我沒有理會她的話,那個鬼魂也就消失了。

其實我覺得吳安平還真的是沒有人性的,把我一個人扔下也就算了,爲什麼要把我扔在十字路口的最中間,據說十字路口是鬼魂最經常出沒的地方,這是讓鬼來找我啊?

不過也是後來我才知道,吳安平和許鑫他們兩個去喊魂的地方根本就不在我們這個世界,而是在那個平行空間裏邊,他們需要一個指路明燈,那個明燈也就是我了。

我現在站的位置就是這兩個世界的分岔路口,有我在的地方說明就是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如果沒有我在的地方的話,就是另外一個世界,因爲真的很容易迷路。

當然這些事情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現在的我只覺得在十字路口傻站着真的是太傻了!而且我還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但是其實我心裏更擔心的就是出現吳安平說的那種情況,就是他們兩個其中一個人回來了。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我是不是還有能力判斷他們到底是不是活人,我也不知道那個時候沒有回來的那個人到底是怎麼樣了,無論是許鑫還是吳安平我都希望他們兩個能快點回來。

等了很長時間我都沒有看到他們兩個的身影,街上的行人也越來越少了,還有幾輛車在路過我的時候不停的罵着髒話,說我擋了他們的路,但是我統統都沒有理會,因爲時間過去的真的太久了,他們會不會回不來了。

(本章完) 「你們青蓮山的大小姐,現在還是方青蓮?」墨九狸看著封信問道。

「是的,青蓮大小姐,是我們青蓮山唯一的大小姐!」封信說道。

「呵呵……蒼穹派被滅怕也是方青蓮的功勞吧!」墨九狸冷笑的說道。

封信沒有說話,確實,他們青蓮山最狡猾最厲害的人,不是他們的宗主,而是他們的大小姐方青蓮,那個女人可小白花,可狐狸,可男可女,甚至可妖,簡直就是惡魔的化身……

青蓮山不少人都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青蓮大小姐的手裡,當初他也是險險逃過一劫,因為他好的是男色,因此被方青蓮嫌棄了,否則怕是他也會被方青蓮惦記的!

古清風聽著墨九狸問封信的話,心裡已經十分確定了墨九狸認識青蓮山的人,至於為什麼墨九狸一個還沒飛升的人,就認識青蓮山的人,古清風心裡也很疑惑,但是卻並沒有說出來……

「小書,他的魂魄中可有禁制?」墨九狸看著封信想了想在心裡問道。

「主人,有的,他現在能說的,都已經說了!」小書仔細看了看對面的封信的魂魄說道。

「嗯,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前輩,你對他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墨九狸看向身邊的古清風問道。

古清風聞言一愣看了看封信,然後看向墨九狸說道:「丫頭,我沒什麼要說的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封信死!」

「古清風,你說什麼?」封信怒道。

「好的!」

「小金,動手吧!」墨九狸看著古清風,然後說道。

隨著墨九狸的話落下,小金的火焰一亮,封信的靈魂就被小金的火焰滅了,而且小金故意的,讓封信的魂魄消失之前受盡了火燒的痛苦,似乎也是為古清風出氣了。

看著封信的魂魄不斷的被小金的火焰吞噬,看著封信不斷的慘叫,古清風心裡的仇恨也一點點的釋然,直到封信的魂魄徹底消失在天地間,小金的火焰,回到了墨九狸的體內……

古清風覺得自己多年來的心結也終於解開了,這麼多年來心裡的仇恨終於消失了,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古清風看了眼身邊的墨九狸,仔細想了想,不等墨九狸說話,古清風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說道:「我古清風在這裡發誓,從今以後效忠眼前女子,用不背叛,如違此誓,魂飛魄散……」

隨著誓言光芒的落下,兩道紅光分別沒入墨九狸和古清風的眉心消失不見。

墨九狸看著古清風無奈的說道:「前輩,你這是何必……」

「丫頭啊,沒有你我早晚都是一死,更別提報仇了!遇到你,不僅救了我,還幫我報了仇,我如今孑然一身,無牽無掛,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該做什麼!我看你還沒飛升到蒼穹界。

你就讓我這個老頭兒,跟在你身邊,到了蒼穹界給你做個帶路的,或者是打雜的就行!也算是讓我有個事兒干,只要不嫌棄我就好!」古清風看著墨九狸笑著說道。 等了四五個小時,具體多長時間我也真的不知道了,因爲手機早就被我玩沒電了!我想要去找他們,但是我又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找,就只能這麼幹等着,可是這麼等着真的是太着急了。

就在我快要等不下去的時候,突然間楊微和吳安平消失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人影,看到只有一個人影的時候,我真的想要像吳安平說的,直接就跑,但是我又在擔心,擔心那個萬一真的是另外一個有事了,而只回來了一個,我卻跑了,到時候消失的就不是一個人了。

我就那麼靜靜的站着,發現回來的人是許鑫,而這個時候許鑫朝着我這邊移動的速度特別快,說是跑都有點形容慢了,這個時候就好像是在飛一樣,越是這樣我越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可是我還是告訴自己,等着千萬要沉得住氣。

強寵108夜:總統,請節制 許鑫跑到我面前的時候有點氣喘吁吁的樣子,但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在看到她的時候我就覺得她根本不是許鑫。

“吳安平他出事了,我們下去沒有多長時間,我就和他走散了!當我找到他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要不是他穿的衣服,我還真的看不出來那個就是他!”

許鑫這個時候的聲音很着急,但是我知道根本就不是她,因爲她手裏根本就沒有那個紙人。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今天的推理功力居然這麼高。

如果按照是從前的話我應該會相信許鑫說的話吧,但是現在的我不一樣了,因爲我看到了許鑫手裏根本就沒有紙人,在出發的時候許鑫死死的捏着紙人。

她用這樣的方式在告訴我們劉二對她又多重要,而且在泰國我聽到了許鑫和劉二的故事之後我也知道了,其實許鑫愛劉二應該是超過她自己的吧,所以她更不會放棄把劉二找回來的機會,所以這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站在原地,從許鑫開口說話的時候就沒有說什麼,雖然說這個許鑫是有影子的,但是我相信絕對不是許鑫本人。

而且在泰國楊微昏迷的那段時間,我和劉二也聊過關於許鑫身體裏邊另一個靈魂的事情,劉二也告訴我了,其實他早就知道許鑫可以很好的控制好她身體裏邊的另外一個靈魂了,但是其實是有前提條件的,那就是許鑫不能激動,只要她激動的話,身體裏邊的另一個靈魂隨時都會清醒過來。

想到這的時候我就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就是從劉二暈倒之後許鑫跟我們說話的時候,確實有的時候會出現男人的聲音,但是很快就又恢復正常了。

想到這的時候我越發的覺得這個在我面前不停的說話的人根本就不是許鑫!

我還是沒有理會這個假許鑫的話,但是她好像是很着急的樣子,拉着我就要走!

可是我還是沒有動,掙脫了繼續原地站着。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吳安平扶着許鑫朝我這邊走過來,而我身邊這個

假的許鑫,也就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劉二上輩子到底是燒了什麼高香,這輩子既然找到一個這麼傻的女人!鬼差的鞭子是你隨便能扛得嗎?還好你身體裏邊還有一個靈魂,要不然的話,你早就魂飛魄散了!”

吳安平這個時候雖然說出口的是責備的話,但是他眼神裏邊的關心還有後怕我是看得出來的!不過看着許鑫這個樣子,我真的還是有那麼一點嫉妒劉二的。

先不說劉二長的到底是什麼樣子,但是許鑫真的除了美已經找不到別的形容詞來形容了,而她卻死心塌地的跟着劉二,其實用“跟着”不太恰當,用守着或者說是愛着更加貼切。

鬼差的鞭子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許鑫能爲了劉二扛下來這一下,真的是拼了命了的。

我這一次又看了看許鑫的手,果然還是死死的攥着那個紙人,而且紙人和之前也不一樣了,之前的那個紙人臉上是一點血色都沒有的,但是現在這個紙人上既然能看出來了那麼一點點人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我看着紙人的同時,紙人正看着許鑫,而且這個時候的表情是那種特別心疼的感覺。

我們回去之後吳安平就拿起幾張黃符把那個紙人包起來了,而且以前在吳安平偶爾抓鬼的時候我也見過,他都是用有硃砂的一面衝着外邊的,但是這一次有硃砂的那一面卻是貼在裏邊的!

我不知道吳安平爲什麼這麼做,後來吳安平給我解釋說,其實他這麼做事在保護劉二的魂魄,其實也是另外一種隱藏劉二魂氣息的辦法。

許鑫這個時候已經聯繫好了直升飛機了,但是看她的臉就能看出來這個時候她真的特別痛苦,而且她時不時還會發出男人的聲音,這個時候我真的就更擔心了。

我想起來了我那個時候做的夢,雖然說那個時候夢的主角並不是許鑫,是楊微。但是我感覺這件事情好像會發生在楊微身上的。

我們回到泰國之後並沒有先去劉二那裏,而是先把許鑫送到了陳叔那裏,當陳叔看到許鑫身上的傷痕的時候,先是死死的皺了皺眉,然後就把鬼哧拿了出來。

“我好不容易纔弄到的東西,用來救你的命也不錯了!你父親跟我是世交,他其實完全可以自己活下來的,但是他卻讓你活了下來!你要珍惜你現在的這條命啊,在她冒險的時候,你怎麼可以跟着他一起去?”陳叔這個時候的聲音裏邊充滿了無奈。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陳叔在得到鬼哧的時候的表情,我也記得陳叔到底是有多激動。

當然我也知道陳叔說的他,不是許鑫,而是她身體裏邊的另外一個人。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總有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到泰國之後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先是一種讓我覺得好像是傳說一樣的物質出現了,之後就是雙魂人,還有活死人!之後

我到底還要遇到多少不可思議的事情。

陳叔把許鑫帶走了,我和吳安平就出發去找劉二了。

路上的時候吳安平突然間就跟我說起來了在那個平行空間發生的事情。

他們一開始去的時候就找到了劉二,但是劉二說什麼也不肯回來,好像是預料到了鬼差會在他附近埋伏一樣。

但是劉二在看到許鑫哭了的時候,就答應跟着他們一起回來了,劉二那個時候還說,我這一輩子沒有讓這個女人爲我流過眼淚,死了之後更不能,所以就跟着許鑫一起回來了。

但是他說在見到我之前是絕對不會到紙人裏邊的,他要用魂體自己走。

吳安平只好就讓他自己走,沒有多久就遇到了鬼差,見到了鬼差之後劉二就把許鑫護到了身後。就在鬼差抽出鞭子的時候,許鑫也不知道怎麼學會的就把劉二的魂魄塞到了紙人裏邊,然後硬生生的扛了鬼差兩鞭子。

吳安平做的這個紙人可以隱藏鬼魂的氣息,讓鬼差察覺不到,好在在沒有察覺到劉二的魂魄的氣息之後他們就放吳安平還有許鑫回來了,要不然的話還真的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到底會怎麼樣。

再然後的事情我就知道了,我不知道爲什麼吳安平會跟我講這些事情,以前的時候他都不會跟我講的啊,其實以前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但是吳安平這個時候的口氣也不像是在炫耀什麼的,就好像是吐苦水一樣,難道說在那個地方吳安平看到了什麼他不想要看到的人嗎?

可是這個時候吳安平不說的話,我還真的沒有辦法開口問,我畢竟不是一個拿別人的痛苦取樂的人,更何況這個人還是我比較珍惜的人呢?

很快我們就到了許鑫的住處,劉二這個時候還在這等着他自己的魂魄呢!

就在我們快要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吳安平手裏一直安安靜靜的紙人這個時候突然間就不安靜了,而且還有從吳安平手裏飛出去的架勢。

吳安平看到這個架勢之後也覺得不對勁了,往後退了兩步,手裏邊的紙人果然就安靜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吳安平讓我拿着紙人,還跟我說了好幾次一定要抓穩了,千萬不能讓紙人飛走了,纔開始檢查這門上是不是有什麼機關,但是卻什麼也沒有查到。

吳安平用手摸了摸門,突然感覺好像這個門是凹凸不平的,仔細摸了一下才知道,這個門原來有玄機,他直接打開門,再帶着紙人走進去的時候,紙人就沒有什麼動作了。

可是當我們走到次臥的時候,卻發現了本來應該躺在牀上的劉二的身體不見了,反而多了一張紙條!這還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是當初砸了我的店,又害了我的人嗎? 重生之古魔修羅 現在給你們點教訓,想要要回他的屍體,咱們店門口見!

看到這個紙條的時候吳安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代表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本章完) 「前輩,實不相瞞青蓮山也是我的仇人,就算沒有你,我也不會放過他們的,開始來到這裡我只是為了尋找回仙草,沒有想到在這裡會遇到青蓮山的人,所以……」墨九狸看著古清風說道。

「原來如此,沒關係,只要丫頭你不嫌棄我就好!」古清風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不會,那以後到了蒼穹界就麻煩前輩了!」墨九狸看著古清風笑著說道。

「別喊我前輩了,我都發誓跟了你,你就喊我古老好了!」古清風看著墨九狸笑著道。

「好,古老喊我丫頭就行!我姓墨……」墨九狸聞言說道。

「好,這樣喊著倒是親切,但是有需要的時候我還是喊你主子或者小姐,場面上該有的我都懂!」古清風聞言點點頭說道。

「丫頭,我們現在出去嗎?」古清風看著墨九狸問道。

「暫時先不回去,我要在這裡煉丹,給我外公療傷!」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也好,現在這葯谷也算是安全了,那我們就在這裡住一陣子!」古清風聞言說道。

其實他也很想在這裡住一陣子,畢竟這裡有他太多的回憶了,離開之前他也想好好的再看看這裡,溫習一下美好的回憶……

就這樣,墨九狸和古清風在葯谷住了下來,而封信的死青蓮山的宗主,暫時還沒發覺是因為對方將封信等手下的魂魄,並沒有隨身攜帶,只是放在自己的書房內。

所以到現在都不知道封信隕落的消息!

墨九狸和古清風將封信的住處,還有葯谷各處,都仔細檢查了一遍,然後,墨九狸選擇了回到古清風被困的岩漿山心洞內煉丹去了……

有小金在墨九狸身邊,墨九狸也理解古清風的心情,所以讓古清風守在葯谷就行了,只要別讓外人闖進來就行了!

古清風也明白墨九狸的意思,於是一個人整天在葯谷內溜達,將從前他和妻子走過的地方,一路慢慢的回憶著,慢慢的走了一遍,用了盡一個月的時間,將自己回憶裡面去過的葯谷的每一個地方,全部走遍了,古清風才來到墨九狸所在的岩漿洞外護法……

現在的古清風真的是一身清風自在,所有的心結所有的回憶,都在過去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全部都釋然在心間了,如今的古清風無欲無求,只想做個安靜守護墨九狸的古老罷了……

正是因為心境的轉變,讓古清風的實力也是瞬間得到了提升,不過是因為葯谷還是九州天界,才沒有辦法晉級罷了!這讓古清風心裡也很開心……

墨九狸在岩漿洞內,準備了藥材之後,沒有人讓帝滄海和南宮藍出來,煉製混沌歸元丹是需要絕對的安靜,不能分心的,而且一旦混沌歸元丹出世,勢必會引來驚天丹劫,就算是蒼穹界甚至那個地方都會感應到的。

到時候她必須馬上回到空間,不能讓任何人察覺到是自己煉製的,墨九狸只所以選擇在葯谷煉製混沌歸元丹! 吳安平看到我的表情之後就知道了我肯定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但是他還沒有張口問,我就把在後來跟古董店主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告訴吳安平了。

吳安平聽完這個消息之後很長時間沒有說話,而是攥着紙人就這麼癱坐在地上,我不知道吳安平到底爲什麼會這樣,至少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麼頹廢的樣子。

這一瞬間我就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了,可是現在我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麼解決,如果說可以的話,我希望事情重新來過,我絕對在拿了佛牌之後就馬上離開,不會去衝動砸那個店,這樣的話,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可是沒有如果……

吳安平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然後拉着我就出去了,當然我們這一次的目的地根本就不是古董店,而是陳叔家裏。

到了陳叔家裏的時候發現許鑫這個時候已經睡着了,陳叔和楊微這個時候在聊天,而且楊微好像是很討陳叔喜歡的樣子,看到這樣的畫面突然覺得有一點不忍心破壞這樣的安寧,但是沒有辦法,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的。

陳叔看到我和吳安平兩個人這個時候表情都是比較嚴肅的,而且我們兩個並沒有把劉二帶回來,吳安平手裏也還拿着走的時候那個紙人,看情況也沒有拆封的樣子。

看到我們兩個這樣陳叔什麼都沒有說,換上了一副和當初見到楊微時候一樣的表情,其實我知道這是陳叔在想事情,或者說是在糾結一件事情的表情,如果不是糾結的話,他是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的。

說到底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他表情裏邊的意思,只要你用心的話一定能看懂表情裏邊的意思的,所以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楚每個人心裏在想什麼,但是隻要你想要看清楚的話,就一定可以看清楚。

看到陳叔這個時候露出了這樣的表情,楊微也停了下來,盯着我和吳安平看,想要看出來個所以然,這個時候吳安平突然說出來了一句話,說完之後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了。

“告訴我地址,晚上我一個人去!”

吳安平說完這些話之後就轉身離開了,我知道他是去準備東西了,但是其實這個時候我心裏更不舒服,吳安平這個時候的表現就跟馬上就要赴刑場的犯人一樣。

他這個時候應該是抱着必死的心態去的吧,要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隨和!可是就算是這樣的話,我還真的不能理解爲什麼他還是選擇去,就算是去的話就不能帶上我嗎?

我知道我就是個幫倒忙的,但是多一個人畢竟多一份力量不是嗎?爲什麼吳安平這件事情要自己一個人扛,以前的時候他不是總喜歡帶着我和楊微的嗎?

越想我就越覺得事情不對勁,我這個時候就朝着吳安平的房間走過去了,但是發現吳安平並沒有在這裏,他不是

應該在這裏準備東西嗎?難道說已經出發了,不能啊,他還不知道具體位置在什麼地方啊。

我剛準備去找找看吳安平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就聽到了許鑫的房間裏傳來了吳安平的聲音。吳安平這個時候的聲音有點無奈,說出來的話也不是什麼豪言壯語,但是我卻覺得他是個英雄,而且是個大英雄。

“弟妹,其實一開始我在機場就認出你來了,我就是想要確定那個人就是你罷了,我並沒有別的意思,但是沒有想到最後還是被你誤會了。不過你放心,我雖然說這個人做事可能有點不靠譜,但是對待兄弟的事情就算是讓我吳安平拼出性命,我也會去做的!”

吳安平果然想要一個人上去跟他們拼命,但是這樣是絕對不行的,怎麼可以說拼命就拼命,而且據我所知那間小小的古董店裏邊的鬼魂絕對不低於二十隻,我不是不相信吳安平的實力,我只是覺得他這樣一個人去我實在是放心不下。

馭獸至尊 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攔着吳安平,我也不知道最後吳安平會不會帶我去,就在我猶豫的時候我突然間就感覺到了胳膊上的力量,原來是楊微。

“如果你不想要讓吳安平一個人去的話,到時候你不要告訴他地址就好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來泰國時間長了,你水土不服了。怎麼腦子轉的這麼慢!”

我對楊微說了一聲感謝之後就回房了,其實我要準備一點東西,我也不知道我準備的這些東西到底有用沒有用,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了這些東西的話,吳安平要準備的也許就會少一點吧。

當吳安平回房的時候就看到我已經把黃紙還有黑墨和雞血給他準備好了,吳安平朝着我露出了一個感謝的眼神之後就開始畫符了。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吳安平心神不寧的,既然畫出來的符都有一點扭曲,吳安平看了看只好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把符丟掉了!

看到這樣我就知道吳安平是沒有辦法讓自己靜下來,都說畫符的時候需要靜下心來,這樣的話畫出來的符纔有用,要不然的話,就是一堆廢紙罷了。

可是吳安平根本就沒有辦法靜下來,曾經他最好的兄弟這個時候就在別人的手裏,但是他還沒有辦法搭救,他還真的不知道他自己到底能做什麼。

我看着吳安平這樣也着急,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教過我怎麼畫符,要不然的話我也許可以幫上忙,但是看着現在的吳安平,哪裏還有心思教我畫符!

陳叔這個時候走了過來,而且手上拿着一摞子黃紙,我還以爲是來給吳安平送黃紙來了,但是轉頭看了一下,陳叔手上的這些黃紙好像都是有一個特定的距離,而且這距離好像都是已經固定好的一樣,每一張都是這樣。

吳安平走過來看到陳叔手上拿着的符的時候,擡頭看了看陳叔,臉上寫滿的都是不理解,爲什麼陳叔會畫符,而且陳叔的畫符方法跟他的不一樣,應該說比他的

還要難!可是陳叔從一開始到現在根本就沒有透露出一點點的不對勁,就讓人覺得他是一個老人。

陳叔這個時候看到吳安平的表情之後也沒有表現出什麼,反而就是把東西遞給了吳安平,然後就找個地方坐下來了。

“這些你應該夠用了,我老了!畫符的時候不念靜心決也靜不下來!你要救劉二那個小子就去救吧!我看你也應該靜不下心來,就給你準備了這些,不知道你夠用不夠用!”

在陳叔坐下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陳叔後背上的汗漬,我知道陳叔肯定是特別辛苦的纔會這樣的,而我不知道陳叔到底爲什麼對救劉二這件事情付出了這麼多,他完全可以當一個局外人然後讓我們處理的啊。

後來陳叔給我講起來了許鑫在他這經常給他講劉二的事情,而且每一次許鑫跟陳叔聊天的時候最多提到的就是劉二這個名字,一開始是男人的許鑫提出來的時候陳叔並沒有覺得什麼,當許鑫越來越能控制好自己身體裏邊的另一個靈魂的時候,陳叔就覺得不對勁了。

在陳叔的百般追問之下,許鑫終於把他和劉二之間的故事將給陳叔聽了,陳叔聽完之後就覺得劉二身上有什麼跟他很相似的東西,所以對劉二也就產生了莫名的好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