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憐花兄馬上就會知道……”清朗的聲音依舊醉人,但眼前永遠睿智沉穩的沈浪卻緩緩倒了下去。

王憐花眼疾手快,撲過去一把抱住了沈浪。瞧着已然昏迷的沈浪,王憐花放眼四周不僅苦從中來:“誰能告訴我,我怎麼向七七交代啊!”

“你無須向我交代……”清清冷冷的女聲傳來。

“朱七七……”王憐花扭頭大吃一驚!

朱七七沉着臉道:“該向我交代的是他……”她一步一步緩緩走到沈浪跟前蹲下,而莫言則遠遠的跟在後面。

是傷心麼?是憤怒麼?是委屈麼?

朱七七就那麼靜靜地瞧着沈浪,她竟然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剛剛還笑若春風的一個人,轉眼間怎麼就暈了過去……

倘若……倘若不是她一時意動迴轉,他竟要瞞她到什麼時候?

朱七七心中充斥着難以名狀的苦澀,明明是那麼的那麼的氣憤,爲什麼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出來,想止都止不住!她手心殷紅的血漬染紅了沈浪蒼白的臉頰,竟是那麼的觸目驚心。朱七七癡癡地撫摸着那張臉,任憑淚水那麼流着,手上的血那麼滲着。

沈浪啊沈浪你這般昏迷躺着,我要如何才能讓心不這麼痛……

“七七,你的手?”

王憐花瞧着朱七七已經快好的手在流血,但朱七七卻只顧着神傷而不理痛楚。他沒料到朱七七竟然沒有大哭大鬧,而是這副癡呆樣,這倒讓王憐花一時不知所措。他微微輕嘆一聲,揮指一點,朱七七便暈了過去。他扭頭對莫言道:“如今也只能這樣了,以後的事就交給沈浪吧!”

莫言點了點頭,當先抱起了朱七七上了馬車。王憐花苦笑一聲,遂也扛起了沈浪離開。

攏月山莊 滄浪居

當沈浪從痛楚中悠悠轉醒,他第一眼便瞧見了守在牀邊的朱七七,沈浪輕呼了聲:七七……

朱七七沒有往日的雀躍迴應,隻眼神亮了一下就扭頭瞧向他處。

沈浪強撐着身體,輕笑道:“你在生氣?”

朱七七隻是呆呆地瞧向房中某一個角落,並不理會沈浪。沈浪無奈道:“七七,你在氣自己,還是在氣我?”

朱七七還是一動不動的呆坐着。

沈浪嘆了口氣道:“七七,只是些許小事你難道很在意麼?”

……

沈浪強忍着痛楚,柔聲道:“你又何須在意,倘若你用右手爲左手撓癢癢,你左手難道還要撓回去不成?”

“沈浪……”朱七七猛然轉頭的卻已經淚流滿面了,“如果能夠選擇,朱七七願爲沈浪撓癢癢!”


嘆了口氣,沈浪擡手抹去朱七七臉上的晶瑩,溫柔一笑道:“倘若可以選擇,沈浪願爲朱七七撓癢癢——直到永遠!”

“沈浪!”朱七七已然擦乾的眼淚又噴涌而出……粉拳高高舉起卻輕輕落下,她用自己的方式解讀着甜蜜,而沈浪的應景躲閃卻讓兩人雙雙滾倒在牀上……

沈浪多想提醒朱七七門外有人且還不止一個,可是可是他只有一張嘴……還是算了……

淚水混合着口水,除了淡淡的苦澀充斥着口腔,更多的卻是柔情與蜜意!在這裏沒有什麼沈浪和朱七七,只有沈浪朱七七!何須太多的承諾和花哨的辭賦來裝點,只這樣就已經勝過人間無數的海誓山盟……

在外間的大廳中,王憐花和山佐天音正俯首帷幔……

聽了好半天王憐花才悄聲道:“就這麼被打發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山佐天音搖着扇子,抿嘴一笑道:“那王公子要待如何?”

“好歹也要矜持點,沒有什麼山盟海誓甜言蜜語那肯定不成,還有啊,要趁機索要福利才行……”王憐花對朱七七真有點恨鐵不成鋼。

“王公子說的是大小姐麼?王公子說的應該是‘王姑娘’吧!”

“哼,王姑娘哪有朱姑娘有福氣,沈浪這天下間可只有一個!”王憐花酸溜溜的口氣活像一個閨中怨婦。

“噗……”山佐天音用摺扇擋住半邊臉,抿着嘴拼命忍笑。

……

半晌后王憐花又忍不住道:“你說他們現在做什麼?怎麼沒有一點動靜?”

山佐天音白了王憐花一眼,無奈何道:“當然是某人在收福利……”

“嗯,有道理!”王憐花支着腦袋在極其認真地思考狀着,突然又似發現了什麼新祕密一樣,低聲道:“你說沈浪現在身上會不會痛?”

“啊噗……咳咳……”山佐天音再也維持不了一貫優雅的形象,一口茶噴的滿桌子都是,這都是什麼呀?真奇葩!他迅速合攏摺扇站起,用鄙視、嫌棄、看白癡的眼神瞟了眼王憐花,便匆匆逃也似地走了出去……

瞧着山佐天音如逃般匆匆,王憐花的心裏就無比怨念。他極小心地趴在桌子上的乾淨部分,小眼神看着桌上折射着光線的水漬,心理默默地念叨着,爲什麼長恃和蝶晚都不能給他這種心酸甜蜜的感覺呢?反倒是在沈浪和朱七七身上讓他着實感動了一把! 甩了甩手,龍魂又將手向上舉起。那些劉族高層就疑惑了。什麼意思?難道是投降?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了龍魂為何將手舉起。


只見一把劍的元氣模型突然顯現在龍魂的手中,愈來愈凝結,瞬間便成為了一把通體冰藍的劍!

龍魂手垂下,握劍而立!

看著龍魂這幅模樣,高層們瞬間就明白了龍魂的想法!他這是要趕盡殺絕啊!

現在想逃,已經來不及了,唯一拚命了!一想明白,高層們都急速沖向了龍魂!

面對如此情景,龍魂只是緊握著劍,傲然而立!

沖在最前面的一名高層舉起了他的刀,由上往下地狠狠一擊砸向龍魂!近了,更近了!刀離龍魂的額頭僅僅只有幾厘米了,那名高層的臉上也已經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笑!這次看你怎麼躲!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龍魂動了!劍往上挑,借力打力,將那名高層的劍挑了下去,身一轉!一記轉身踢就將那名高層踹了回去!再順手接住那把刀,一扔!刀便洞穿了那名高層的心臟!

到死,那名高層也不明白,龍魂的速度怎麼會那麼快?

在這一刻,龍魂將不動如山,動如雷震這一句演繹地淋漓盡致!

那些高層們愣了!他的速度怎麼會那麼快?之前他們臉上的視死如歸之色在這一刻徹底消失,就只剩下無邊的恐懼!

他們愣了,可龍魂卻沒有愣啊!再次提劍而上,一劃,劃過一名高層的喉嚨,帶走一片血紅的鮮血!

手一甩,將劍傳到左手之中,倒掛一插!再次奪走了一條生命!又以那具屍體為定,身起,腳一提!「砰」的一聲響過,又一名高層的腦袋被踹爆!那個半元神男子都能踹爆巨絲蟒的腦袋,他龍魂這個真正的元神要是連一個元帝中級都踹不爆,那他也不用混了!

龍魂連殺四個高層,當另外幾人回過神來時,龍魂已經收劍而立了。一直在目睹龍魂那行雲流水的殺人動作的少年,臉上已經面無血色了!

他怎麼會那麼強?他不是一個廢物嗎?直至現在,他依舊不肯相信那個曾經曇花一現的廢物少年變得如此強悍,如此可怕如斯!

望著那君王一般的龍魂,剩下的三個高層腿小骨都在不斷地打顫!

一名名為劉少亞的高層支支吾吾的說道:「你……你……你忘記了家族對你的關心嗎?你這是大逆不道!」

聽到這話,龍魂再次笑了,笑的是那般的凄涼,是那般的無助,那般的傷心!要多麼地悲傷與絕望才會笑出這種聲音啊!

「什麼叫大逆不道!你們有什麼資格講大逆不道!族長對你們這些人那麼好,你們有感恩嗎?沒有!沒有啊!你們那不叫大逆不道嗎?對!我是大逆不道!只是那是針對族長他們而言罷了!對你們這些忘恩負義的混蛋,我根本不用講什麼大逆不道!」

這一番話穿過了三個高層的心扉,喚醒了他們內心那僅剩一絲絲的良心!是啊!族長大人對我們真是很好的啊!要不是他,自己等人很久之前或許就死了吧!

三個高層茫然的互相對了對眼,都突然拿出了一把刀,插進了自己的小腹!臨死前他們竟然都說出了同一句話:我對不起族長大人,只能以此謝罪了!

目睹著他們那緩緩倒下的屍體,龍魂沉默了。或許這世上的壞人並不全是壞人,有些人或許還有著那麼一絲絲的良心,只是還沒被喚醒罷了!

不過顯然時間不允許他繼續感慨,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強,這危機甚至能要走他的生命!

到底是什麼?是什麼讓我有著如此危機感?是什麼東西能輕易要走我元神的性命?

想著想著,龍魂突然大喊一聲:「不好!」轉身一把抱住女子,衝出了大殿!就在這時,大殿忽然一聲巨響,這連龍魂這個元神都打不破的大殿就這麼倒塌了!就這麼被轟塌了!

強勁的氣流將一些碎片炸了出來,炸響了龍魂!

龍魂將懷著的美人兒緊緊抱住,「嗤嗤嗤!」清脆的入肉聲從龍魂的背部響起!「砰」地一聲,龍魂將女子壓在了身下!嘴對著嘴!

剛開始被龍魂突然抱住,她還有著一絲掙扎,畢竟有一句話叫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的嘛!可龍魂死死抱著她,她也掙脫不開,只能任由龍魂了,可聽見了那聲爆炸聲,才知道龍魂那是救她!

所以如今被龍魂奪去了初吻她對龍魂也沒有多大的恨意,只是疑惑為什麼龍魂佔了便宜還不起身,難道他想?可一看到龍魂那閉著的雙眼,她就明白了一切!翻起龍魂,果不其然,龍魂的背上滿是碎片,鮮血正嘩啦啦的流個不停!

女子眼睛濕潤了,為了救自己,他竟然以自身為擋箭牌!要是有那麼一塊碎片插進了他的腦袋,他就會徹底死亡!好險沒有!

抹了抹眼角的淚珠,女子將龍魂扶了起來,吃力的將龍魂拖向了一處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知道的地方! 第二天龍魂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身體一動,一股鑽心感瞬間波動了他的痛覺神經,令得他不禁倒吸了幾口冷氣!

自己怎麼了?龍魂醒來的第一疑問就是這個。

慢慢回憶,自己好像闖進了劉族,把那些高層殺了,可是最後?對!大殿塌了!

頓時,龍魂的雙眼就眯了起來。是誰?是誰要置我與死地?李春?他不可能在自己的大殿中埋下能堪比元神奮力一擊威力的東西,不然他也會被炸死!那個半元神男子?也不可能,他要是有這麼大威力的東西,早就炸了整個森林來抓他了,哪會給他機會晉陞為元神!

龍魂覺得自己似乎被卷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而且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注視之中!龍魂很討厭這種被人暗中監視的感覺,可他又無可奈何,誰讓自己找不出幕後者呢?


往周圍看了看,龍魂就疑惑了。這不是自己上次蘇醒的地方么?我怎麼會在這裡?

「是不是有很多疑惑?」就在這時,一抹倩影出現在了洞口。倩影此時正端著一鍋肉湯,緩步走向了石桌。

下意識地龍魂想開口說話,可考慮之後,龍魂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要是說話,觸動了傷口,就得不償失了,他龍魂可沒有自虐的習慣啊!

而女子卻將龍魂的點頭視而不見,依舊自顧自地將湯分為兩份倒在了倆個石碗中。

這時,龍魂又開口了。「上次是你救了我嗎?」當然,說完這一句話龍魂又多吸了幾口涼氣。


「嗯!這時又到女子輕輕答道。龍魂就無語了,你多說一句不行嗎?

不過龍魂畢竟是男孩子,臉皮厚,再次打破沉默道:「那你那時救了我,為什麼不等我醒來,跟著我,那我就可以早點為你的父親……」說道這,龍魂住了口,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痛,這個美麗女子也不例外,她心中的痛就是她父親的離去!

果不其然,女子倒湯的手抖了幾抖,湯撒了一點出來!「呵呵。」女子笑了,可龍魂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愉悅,反而是感覺到深深的悲傷。

「等你,有用嗎?」面對女子的提問,龍魂沉默了。對啊!自己那時真的沒能力幫她報仇啊!而且那時自己去了鬼府,如果她在自己身邊的話,說不定已經成為魔獸的食物了!


不等龍魂說話,女子已經搶先說道:「父親的仇已經報了,我在這個世界也沒有任何牽挂的了。」

龍魂再次沉默了。是怎樣的痛才會使這個樂觀無比的美麗女子不在留戀凡塵,是多大的痛才會讓她對世界沒有一點留戀?

龍魂不知道,他知道的只是自己不能讓這個女子死去,否則在九泉之下的族長大人決不會安心!

「劉絲雨,你振作一點啊!」「為什麼振作,這世上還有什麼值得我去振作!」面對劉絲雨這雲淡風輕的話語,龍魂再次強勢說道:「你以為死了去陪你的父親他就會開心嗎?你以為死了就能擺脫所有痛苦嗎?不!不能!你死了你父親不僅不會開心,反而會痛徹心扉啊!

他被信任的人所背叛,他已經痛過一次了,你還想讓他為自己女兒再痛一次嗎?你還是人嗎?你捨得讓自己的父親痛徹心扉,你還有良心嗎?」

因為激動,龍魂身上早已經結疤的傷口再次迸裂,鮮血如泉般湧出,浸濕了龍魂後背的衣裳,可龍魂卻絲毫不理,只是緊緊地盯著劉絲雨,那眼神滿是期盼!

劉絲雨倒湯的手停了下來,就連湯撒在了地上她也沒知覺!

是啊!自己死了父親真的會開心嗎?眼見劉絲雨有沉思之狀,龍魂再次趁熱打鐵道:「你父親肯定是希望你好好活著啊!」

對啊!自己的父親臨死前將自己送出了家族,不就是為了使自己好好地活下去么?可笑自己還以為死了去陪父親父親會高興呢?

想通了這一點,劉絲雨向著龍魂就是嫣然一笑,龍魂第三次呆了。第一次是因南宮雪那羞怯的笑容而愣,第二次則是因南宮燕那嫵媚的笑而傻,第三次卻是因為劉絲雨那溫柔的笑而呆,怪不得人們總說美女一笑傾人城,二笑傾人國呢!

望著龍魂那獃獃的樣子,劉雨兒頓時起了戲耍之心。她緩緩走到龍魂身前,在龍魂耳邊吐了一口香氣,輕聲說道:「我美嗎?」下意識的龍魂就答了句:「美!」看來龍魂還沒從上次被南宮燕戲耍的經歷吸取教訓!

劉雨兒見龍魂迷離了,再次趁熱打鐵,用她那粉嫩小嘴在龍魂的額頭上琢了一下。

尼瑪的!當少爺我吃素的不成!

瞬間龍魂就將自己的嘴印在了那兩片唇上!

頓時劉雨兒的大腦就一片空白!她本打算戲耍一下龍魂的,當龍魂反應過來時她再躲開,可誰知龍魂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本能的她有著掙扎,可隨著龍魂舌頭的野蠻闖入,她也迷離了。這就是kiss的感覺么?就像觸電一樣。

不得不說,在這方面女的比男的領悟力強!小香舌只是僵了一下,就隨著龍魂的舌頭而舞動了起來,你追我趕,你跑我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