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轉身對身後那羣站的筆直的新兄弟說道:“走了!回薩格隆!是兄弟的今夜就幹個千杯不醉!!”

一聲整齊的“遵命”從十幾個戰士口中吼出,響徹在石爪山林的上空!我微笑的看着這片森林,自己靈魂級別才三十六級的時候,曾在這裏領導着人民推翻了地精風險投資公司的暴政。如今,仍是石爪山林,我再次領導了一羣人……突然想起三百年前塔羅大師的那個預言:三百年後,詛咒王降臨艾澤拉斯,屆時,他將引導着人民走向……

走向希望吧。我爲自己定義,走向希望。 那一夜,我們喝了好多,連一向滴酒不沾的麗莎姐都幹了兩杯。雷諾海量,飲到最後都能保持清醒。李向陽酒量不行,兩杯下肚就將話匣子打開,言語不清的傾訴苦水,也不知道這些年帶着兄弟們受了多少罪。

多拉A蒙不喝酒,只是聽我吩咐,給雷諾和麗莎講解投資方向。他的意見很明確,科多獸墳場是個寶盆,沒理由讓給地精;搞房地產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這片土地現在還不值錢,趁着聯盟部落房產總局沒有下達正式批文,應當趁此機會,大量收購土地所有權。

明天,我們就要離開剛剛蔥鬱起來的淒涼之地了,出來半個多月,也該回去看看了。聯盟和部落之間要鬧戰爭,我能早回去一天,就能早出一份力。至於新組的十字軍,有雷諾和麗莎進行管理指揮,用不了多久,一隻強大的新勢力就會崛起。

歡笑達旦到很晚,第二天,我和多拉A蒙起的很早,雷諾和麗莎也都早早的醒來。

向大家告別時,總有些捨不得,麗莎眼中帶着晶瑩,撫摸着我的臉:“有空多回來來看看,我們會把新十字軍組建好的。你要注意身體……”

我拉着麗莎的手,說道:“瑪拉頓神廟可以當做臨時基地使用,裏面有對情侶,曾經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和你們倒有些相似。”說完,拿出海螺,接通了小雪。

“老公……”

“雪兒老婆,芝麻開門。我現在在淒涼之地……座標是234,252。”

“恩!收到!”

我掛了海螺,又和雷諾麗莎擁抱告別了一下,幾分鐘後,一個暗影門在我身前打開,多拉A蒙先行進去。麗莎和雷諾再次叮囑了一些話,我便踏入了通往暴風城的時空之門……至此,淒涼之地的旅行,算是告一段落。

———————————————————————————————–

四周亮起,豪華的皇宮大殿出現在眼前,大殿中有:國王老丈人,皇后丈母孃,小雪,羅璇,羽爻,童兒師傅(長大版的師傅叫素子,LOLI版的叫童兒。),克萊和卡蓮,希賽兒,百味麥當勞,還有從鐵爐堡來的夢露。

“人怎麼到的那麼齊啊?”我從暗影門中一出來,就發現衆人表情不善,眼神和我接觸時都有所躲閃。小雪看我的眼神則充滿了哀憐。

我四處打量了一下,未見多拉A蒙的身影,剛想問,就聽見大殿外面傳來了殺豬一樣的慘叫,正是多拉A蒙在哀號:“啊!!!啊!!!別打了!!我是被逼的!!啊!!!老大!!你快承認啊!承認是你硬拉着我跑掉的!啊!!”

金剛不壞的多拉A蒙其實是有痛覺的,雖然可以免疫魔法攻擊。但對與物理打擊和真氣怒氣能量束這些造成的打擊卻會產生痛感。此時聽聲音也知道多拉A蒙被拖出去挨板子了。我臉上滲出了一絲汗,就聽國王老丈人吼道:“來人!把蕭雨勁給拖下去!杖責五十!”

呀!還要打我?!小雪不等衛士過來執行,就一把拽住國王的袖子,求情道:“父王……老公走前有和我商量,敢請父王不要責罰!”

“不行!他把暴風城當什麼地方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回來的時候像個大爺,打聲海螺叫開門就得給他開,走的時候呢?連聲招呼也不打!雪兒,你是我女兒,他跟你完婚纔多久啊就敢出去野!皇室也得有皇室的規矩!”

一朝入朝門,兩膝盡染埃。剛一回來就要打我……這讓我有點生氣,但無奈大殿之上坐的是老丈人,又是國王,這麼多人看着呢,總不能駁了他的面子。哎,誰讓我是孝順女婿呢?認罪好了。想到這兒,我對小雪說道:“老婆,我該打,乖了,知道你疼我,是我對不起你,結婚不到一個月就亂跑出去,惹的大家都爲我擔心……國王陛下,您,您就罰吧。”

嘴上這麼說着,我卻開啓水之要素偷偷瞄了國王一眼,只見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卻厲聲說道:“既然你自己都認罰!那朕就嚴懲不貸!!罰你——”

罰我什麼?打我屁股?哎呦呦……這下可丟人了……

“——給朕做幾道好菜!”話音一落,在場的許多人都笑了起來,羽爻和童兒師傅都舒了口氣,羅璇也微笑的看着我。小雪感激的拉着國王的手臂。百味過來不停的叫我師傅,克萊和卡蓮,希賽兒也都聚了過來,夢露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對我說:“哼!都是你,拐走了我家多拉A蒙!今天晚上的菜做的不好的話!小心我……”

我點頭笑道:“一定好好做菜,一定好好做菜。”轉身對百味說道:“現在收你當徒弟,給我打下手,今天的菜很特別。我做好之前誰也不許偷看。”

說完,我深情的看了小雪一眼,小雪點了點頭,衝我甜甜一笑。我也笑了笑,轉身走向廚房的瞬間,發現羅璇的眼神中有些迷茫——她已經能夠自然流露出這種表情了。未再多想,百味興奮的拉着我的手:“師傅!你終於收我做徒弟了!”

我白了百味一眼:“別那麼肉麻。把手鬆開。我對男人不感興趣。”說完,帶着百味出了大殿,向宮廷後廚的方向走去。

———————————————————————————————–

大殿之上,國王麥斯·迪卡的眉頭不再緊皺。女婿蕭雨勁歸來後,他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

三天前,小雪、羅璇、希賽兒先後接到了雨勁打來的海螺。得知雨勁的音信後,國王馬上派人前往到淒涼之地。一天之後的晚上,偵察員回報的話讓他感到驚奇:“報告國王殿下,現在淒涼之地正出現奇怪的景象,這裏正在下雨,雨中帶有不可思議的魔力!淒涼了許久的大地如今在雨中開始長出花草樹木!另外,屬下已成功混入到鐵爐堡技師多拉A蒙的手下做事。多拉A蒙此時在薩格隆小鎮當了鎮長,從他口中得知蕭雨勁前往了瑪拉頓神廟,相傳神廟已經關閉了許久,這次不知道他是怎樣將神廟開啓的。屬下猜想這次有魔力的雨和蕭雨勁進入神廟有關。”

回想當時的報告,國王麥斯·迪卡暗自點頭,他很慶幸自己當時將女兒嫁給了這樣一個人物。當然,偵察員也有向他報告雨勁私組十字軍的消息。雖然值得介意,但在眼下卻並不重要。

今天早晨,在雨勁未回來前,他便將所有和雨勁有關的聯盟人士召集在大殿,就是爲了想拉攏雨勁,希望雨勁在聯盟和部落的戰爭中能有所偏袒。


國王心中十分清楚,聯盟有着雨勁大多數的朋友和親人;而部落,除了雨勁的未婚妻——幽暗城公主瑩瑩外,就只有那個身爲惡魔的義父和兩個不怎麼來往的朋友流楓和小雅,據說流楓和雨勁的關係還不怎麼好——兩人曾爲小雅爭風吃醋過。另外就只剩下奧格瑞瑪的獸人戰士——忽必烈。

其實,在雨勁未歸來之前,麥斯·迪卡是害怕的。詛咒王不聲不響的出走,讓他很沒安全感。他怕雨勁擁有實力後就會變的飛揚跋扈,甚至不把他這個老丈人放在眼裏。事實證明,雨勁沒有反抗並甘願接受處罰。他是個性情中人,並無跋扈之心。

想到此,國王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微笑。畢竟在人脈上,聯盟佔有着絕對優勢啊。

麥斯·迪卡得意之時,不經意間眼光碰觸到了羅璇。狡猾的國王瞬間從那雙迷茫的眼神中讀出了信息——羅璇,對雨勁很中意啊。從校選賽時他就發現,羅璇這塊冷冷的冰,只有面對蕭雨勁的時候纔會稍有融化。

那麼雨勁對羅璇的感情呢?希賽兒曾經回報說雨勁曾在羅璇打工的飯店裏對她表白過。愛意就是在那裏萌發的吧?


看着羅璇迷茫的眼神,國王更加得意了。 當我推着餐車進入大殿時,老丈人已顯得迫不及待了。我的手藝他是嘗過的,和百味在御前進行料理對決時,我的一道艾澤拉斯百味菜讓百味·麥當勞輸得心服口服,同時,我的廚藝也被寫入了聯盟暴風城飲食史冊,我所創造的一種名爲手抓飯的吃飯形式在宮廷和民間流傳開來。

大殿裏坐着的,都是我的親朋好友,所以,這頓大餐,我也是花費了很多心思,用了將近三個多小時來完成餐車上的食物,期間,徒弟兼助手百味·麥當勞在我的做菜過程中不斷髮出尖叫,那是對我精湛廚藝的肯定;他偶有不解之處,我也並沒有過多解釋,只是按照自己的創意把整車大餐完成。

西式餐車的神祕之處,在於每道菜都會用罩蓋蓋住,我做了四道菜,每道菜的盤子都大的驚人,沒有主次之分,分裝在餐車的四個層面。

衆人眼中流露出期望,老丈人命人取了張大圓桌,大家一起圍坐在圓桌旁,我給百味使了個眼色,百味把餐車第一層的一個巨大的盤子托出,放在了圓桌中央。

老丈人顯得有些急不可待,催促道:“打開蓋子,打開蓋子!”

百味的表情有些猶豫,但還是將蓋子揭開,蓋子一揭開,衆人都驚呆了。



老丈人吃驚的指着盤子裏的事物:“這,這是永恆之井?”

盤子中裝的是一隻井狀的蛋糕,我呼了口氣,開始講解:“我看過暴風城圖書館有關歷史的記載。數萬年前,在艾澤拉斯世界,發生了第一次燃燒戰爭。那時,整個艾澤拉斯世界就只有一塊大陸,就是現在的卡里姆多大陸。

第一次參加燃燒戰爭的種族,只有暗夜精靈。他們信奉月亮女神艾露恩,並認爲每到白天的時候,女神就會在永恆之井的湖底沉睡。早期的暗夜精靈牧師和先知以極其謹慎的態度研究永恆之井,想要了解它的祕密和力量。當暗夜精靈社會逐漸壯大之後,他們就開始探索未知的卡利姆多大陸,並且遇到了許多同胞。唯一能使他們停止探索的就是古老而強大的龍,雖然這些巨獸通常是隱居的生物,但他們也會盡全力守護一些神祕的地方。暗夜精靈認爲龍是世界的守護神,所以最好不要去侵犯他們,以及他們所守護的祕密。暗夜精靈不斷的探索使他們遇到了許多強大的生物,並與他們成爲了朋友,其中之一就是半神塞納留斯,原始森林的守護神。偉大的塞納留斯對好奇的暗夜精靈十分友好,並花了許多時間來向他們傳授關於自然世界的知識。卡多雷與充滿生機的森林建立了良好的關係,並且享受着和諧的自然平衡。

但是一切在暗夜精靈女王建立神殿後改變了,權利使人墮落!漸漸的神殿的暗夜精靈與普通的暗夜精靈分開了,他們稱自己爲上層精靈。但一切還沒有結束上層精靈發現了一種方法,使他們能夠運用和控制永恆之井的強大能量。當他們的試驗進一步進行時,上層精靈們發現他們可以運用這種新發現的力量任意創造或毀滅。上層精靈決定徹底掌握這些強大的魔法,雖然他們知道不恰當地使用魔法可能帶來的災難性後果,但上層精靈們仍然開始了魯莽的魔法試驗。塞納留斯和許多資深暗夜精靈學者都警告說拿反覆無常的魔法能量開玩笑只能帶來災難,但是上層精靈們仍然固執地想要增強自己的能量。

上層精靈無節制地使用魔法,使得永恆之井的魔法波動傳入了無邊的黑暗宇宙中,並且傳播到了扭曲虛空,最終被盤踞在那裏的惡魔感覺到了。薩格拉斯——所有生命的死敵,世界的復仇者——感覺到了這股強大的魔法波動,並且找到了這股波動的來源。在觀察了艾澤拉斯世界並感受了永恆之井的無限能量之後,薩格拉斯急切地渴望佔有這一切,他要摧毀這個世界,將它的能量據爲己有。”

我將歷史敘述到這裏,看了看衆人臉上的表情,國王老丈人若有所思的盯着盤子中用各種食材做成的永恆之井,那用我特製的膠凍做成的水面如同鏡面一般可以折射人影,老丈人深邃的眼神在井中清晰可見。或許只有一國之君的他真正的瞭解過這段歷史,他明白世界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和永恆之井分不開的。

一時間,大殿變的沉默,因爲我提到了薩格拉斯……雖然這個恐怖的宇宙魔王在五百年前,因爲附身麥迪文,隨着麥迪文被暗殺,他的靈魂也被打入到深淵。但誰都知道,這個可怕的魔王是組建燃燒軍團的邪惡泰坦。正是因爲他的存在,艾澤拉斯數萬年的歷史中,不停的遭受着侵略和磨難。

小雪老婆打破了寂靜,她問我:“那後來了?我對這段歷史不是很瞭解,後來宇宙魔王薩格拉斯是怎樣發動的初次燃燒戰爭的呢?”

我嘆了口氣,繼續將歷史敘述:“薩格拉斯糾集了他的惡魔大軍——燃燒軍團,開始向艾澤拉斯進軍。燃燒軍團由數以百萬計的咆哮着的惡魔組成,他們來自宇宙的各個角落,思想中燃燒着的全都是征服的慾望。薩格拉斯的副官——污染者阿克蒙德和毀滅者瑪諾洛斯——已經準備好要率領他們的爪牙發起進攻了。

被自己強大的魔法能量折騰得筋疲力盡的上層精靈的女王成爲了薩格拉斯的第一個犧牲品,她同意爲他提供進入艾澤拉斯世界的入口,甚至連她的僕從都放棄了對魔法的追求,轉而將薩格拉斯作爲神來膜拜。爲了表示對燃燒軍團的忠誠,他們協助女王在永恆之井裏打開了一扇巨大的、漩渦般的傳送門。

在所有事情都準備妥當之後,薩格拉斯開始了他對艾澤拉斯毀滅性的入侵。燃燒軍團的惡魔們從永恆之井中涌出來,對暗夜精靈的城市發動了突然襲擊。在阿克蒙德和瑪諾洛斯的率領下,燃燒軍團橫掃卡利姆多大陸,所到之處片瓦無存。惡魔術士從天空中召喚灼熱的地獄火,它們像隕石一樣撞擊着暗夜精靈優雅的神殿。末日守衛穿過卡利姆多的原野,屠殺它們看到的一切生物。狂暴的地獄犬在鄉村中狂奔,沒有遇到任何抵抗。雖然勇敢的暗夜精靈戰士迅速組織起來爲保衛他們古老的家園而戰,但是在勢不可擋的燃燒軍團面前,他們只能節節敗退。

無奈之下暗夜精靈們向半神塞納留斯求救,在塞納留斯幫助下暗夜精靈找到古老的巨龍並尋求他們的幫助,由紅龍阿萊克斯塔薩領導的巨龍答應派出它們強大的龍羣,與惡魔和它們的首領作戰。”

講到這兒的時候,停了停。我的嗓音在敘述這段歷史時壓的很低,水之要素的瞬間記憶能力將先前閱讀上古之書上的有關歷史都印入腦海,我彷彿唸書一樣把這段歷史念出來,完全不添加任何色彩。童兒師傅注視着我,用稚嫩的聲音說道:“我聽說過那次戰爭,是著名的龍魔之戰!本來有龍組幫助的暗夜精靈是可以獲勝的,但最好好象因爲某個原因……”

我點了點頭,繼續敘述:“在戰鬥席捲卡利姆多燃燒的大地時,出現了可怕的轉折。具體情形已經無從考據,據說大地的巨龍守護者耐薩里奧在對抗燃燒軍團的一場激戰中發瘋了。他的身體裂開,火焰和熱量從他黑色的皮膚下噴涌而出。這條燃燒的巨龍將自己改名爲死亡之翼,轉身對付自己的同胞,將其它的巨龍趕離戰場。死亡之翼的突然背叛造成的傷害非常巨大,五色巨龍再也沒有恢復元氣。阿萊克斯塔薩和其他高貴的巨龍在傷痛和震驚下被迫離開了聯軍,剩餘的暗夜精靈們無助地處於劣勢,僥倖在隨後的攻擊中存活了下來。”

“那後來呢?後來怎樣?”小雪迫不及待的問道:“難道暗夜精靈就不清楚一切罪惡的根源正是永恆之井的魔力麼?如果沒有永恆之井,惡魔就失去了連接艾澤拉斯的入口了啊!”

我微笑的看着小雪,解釋道:“有時候,即便知道力量是毀滅一切的源泉,但由於對力量的渴望,人們會在是否放棄力量這個問題上產生疑惑。當時的上等暗夜精靈就是太執迷永恆之井帶給他們的力量了。

當然,在確認永恆之井就是使惡魔進入這個世界的大門之後,暗夜精靈們決定摧毀永恆之井這個他們長壽和力量的源泉!

最終永恆之井中的漩渦最終發生了爆炸,並且引發了一系列災變。巨大的爆炸震撼了神殿的地基,並且使整個大陸發生了強烈的地震。在燃燒軍團和暗夜精靈繼續他們的血腥戰鬥的同時,波濤洶涌的永恆之井崩潰了。

這場災難般的爆炸撕裂了大地,使天空中陰雲密佈。

永恆之井的爆炸引發的強烈地震摧毀了世界的骨架,海水呼嘯着涌進了大陸的裂痕。卡利姆多大陸分裂成了兩快大陸和許多細碎的小島環繞着新形成的海洋,還有一個較小的大陸在世界的北端,後來稱西邊的大陸爲卡利姆多,東邊的者爲艾澤拉斯,北面的爲德拉諾大陸。在新海的中心——那片曾經是永恆之井的地方——是一個翻騰着混亂能量的巨大漩渦。這個可怕的傷疤被稱爲大漩渦,它永不會停息地瘋狂旋轉着。這是那場大災變的遺蹟,也意味着一個理想時代的終結……

然而上層精靈女王及上層精靈精英不可思議地從災難中倖存下來。上層精靈女王及其跟隨者受到她們釋放出的力量的折磨與扭曲,被永恆之井的爆炸拖入了怒吼的海水之下。被詛咒變形的精靈們獲得了新的形態,成爲充滿仇恨的蛇形那迦人。上層精靈女王自身的仇恨和憤怒不斷擴充,變得嚴重畸態,顯示出一直藏在她內心深處的邪惡和怨恨。

在大漩渦的底下,那迦人建立了新的城市納沙塔以重聚力量。萬年之後,那迦人將重現地面。

最終暗夜精靈終於抵擋住了燃燒軍團的入侵,但是暗夜精靈卻不在繁榮了。”

講到這兒,上古之書上有關第一次燃燒戰爭和娜迦族的形成有關的文字一字不漏的被我敘述完畢。我呼了口氣,恢復了正常的表情,指着桌子上的永恆之井,說道:“大家可以嚐嚐看咯~~昔日那個引起戰爭的永恆之井,最終被消滅掉了,作爲幾萬年以後的我們,緬懷過先人的那段戰爭後,也就效仿先人,把這個永恆之井消滅掉吧。”

說完,我請國王主刀,將整個永恆之井蛋糕分成數份,皇宮侍者把這些蛋糕分給圓桌上所有的人……

糕點是我特製的,井水用了三十七中原料配置成果膠,加上百味精湛的麪點工藝,整個蛋糕入口的感覺酸酸甜甜,而更重要的是入腹後,殘餘在口中那淡淡的回味,就彷彿過往歷史一樣,遙遠,但又記憶清晰。

——————————————————————————————–

(請繼續訂閱支持冰毅) 永恆之井大蛋糕就這樣被大家分而食之,侍者把大盤子撤掉後,百味將第二道菜端上圓桌,同樣是巨大的盤子,罩在銀蓋之下。

有了第一道菜的典故,第二道菜揭開後,並沒有造成太大的轟動。這道大餐是用食材做的海加爾山大布丁。

首次燃燒戰爭,永恆之井爆炸造成天崩地裂發生前,伊利丹取走了永恆之井中的一些水樣。後來他來到了聖山海加爾頂部的湖邊,將井水倒進了這個湖裏,很快,第二個永恆之井誕生在了新大陸卡利姆多之上。伊利丹的兄長瑪法里奧(兄弟倆同時愛上了月之女祭祀泰蘭德)很快發現了這口全新的永恆之井,爲了確保它不會再次成爲燃燒軍團入侵的傳送門,又考慮到摧毀這新的井可能導致更大的災難,他只得向龍族尋求幫助。

紅龍阿萊克斯塔薩,在湖心種下了一顆橡樹。這棵大樹會遮蔽和保護井水的能量,他們將這棵世界之樹命名爲“諾達希爾”——“蒼穹之冠”。阿萊克斯塔薩對世界之樹賜福,只要世界之樹存在,暗夜精靈將免疫一切疾病,青銅龍諾茲多姆也對世界之樹賜福,只要諾達希爾存在,暗夜精靈將永不衰老;綠龍伊瑟拉將大樹和她的夢境位面聯結了起來,使德魯伊們可以通過世界之樹進入翡翠夢境。

在第二次大戰中,世界之樹諾達希爾拯救了整個世界。艾澤拉斯所有種族的聯合意志和犧牲終於使諾達希爾消滅了統領惡魔大軍的污染者阿克蒙德。直到今天,他的屍骨依然懸掛在樹枝上,象徵的軍團註定的滅亡。

這段歷史其實離現在並不久遠,所以不需要我解釋,在場所有人也知道這偉大聖山的歷史。老丈人終於忍不住疑惑,問我:“你的第一道菜是永恆之井,預示着首次燃燒戰爭。這道菜是海加爾山,預示着第二次燃燒戰爭。究竟有什麼寓意?”

“其實也沒什麼寓意了,只是緬懷一下過去,特別是第二次燃燒戰爭的壯烈……當時聯盟部落聯合起來,付出了多麼慘痛的代價纔將阿克蒙德殺死在世界之樹上……”

百味疑惑的說道:“我對這段歷史有所瞭解,但是作爲廚師,我驚奇的是師傅爲什麼會在這個用食材做成的巨大布丁上加上一顆蔬菜雕刻成的樹……畢竟聖山海加爾出名的原因是因爲山頂第二個永恆之井,還有永恆之井中誕生的世界樹。”

我沒有說話,只是開啓了木之要素,一瞬間,一顆閃光草從布丁中生長出來,長大,並且形成一棵樹的樣子,閃光草的葉冠在長到成年之時突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這些光芒閃動了好久,就彷彿當時阿克蒙德被引上世界樹頂後,數萬小精靈以自爆來換取勝利時的情景。第二道菜,是神聖,而且光榮的。布丁頂上淋着的雪絨被我用特殊手段加工過,吃到口裏冰涼舒爽,隨着布丁入口的爽滑,十分解渴消暑,最適合暴風城這種溫熱的氣候。

羅璇和小雪都很喜歡這道菜,冰涼,並且滑嫩的口感,加上整個山中封存的鮮嫩果肉,酸甜美味沁入心脾。小雪一邊吃一邊讚賞:“真的很好吃哦!哇,雪山吃到口中的感覺,冰涼透骨,好解渴哦!”羅璇雖然面無表情,卻也誇道:“我喜歡這道菜。”

不一會時間,十幾個人就將這座聖山吃的乾乾淨淨,除了集體對我和百味的手藝讚不絕口外,更是誇讚了我剛纔如同變魔術一樣變出的聖樹,閃光草的光芒把晶瑩剔透的聖山布丁映的格外美麗不說,從閃光草中流出的汁水,更是增添了整個布丁的美味。

侍者把第二個盤子撤下,衆人期待的看着第三個盤子。百味一邊搖頭一邊說:“最好不要對這個盤子有所期待……”


多拉A蒙此時做在夢露旁邊——他剛纔被打了板子,接受處罰過後,一直都保持着沉默,此時聽百味語氣中有所隱晦,於是嘆道:“根據老大前兩道菜的風格,第三道菜不用猜也知道是什麼了。”

我饒有興趣的問道:“哦?那你說,是什麼?”

多拉A蒙說道:“是什麼?是血色大教堂唄!”

衆人全都是一驚,國王和皇后的臉色沉了下來,羽爻和童兒師傅更是冷哼一聲。血色大教堂是血色十字軍的信仰所在,而血色十字軍不但是聯盟想要徹底取締的對象,更是銀色黎明的敵對勢力。

我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親自揭開了蓋子。一座用黑石山極品血色可可制巧克力,被雕刻成了一個教堂的樣子。或許這個教堂做的過於精美了,蓋子打開的瞬間,衆人臉上的詫異轉變爲了驚歎。

血色可可制巧克力在加以不同的配料就變換出不同的顏色,加上對其表面的不同處理,古樸,滑潤,反光等效果,整個巧克力就如同一座真教堂的微縮版。

“或許,很多人都鄙視血色十字軍的存在,但是,我想你們回憶一下十六年前……當時爆發了亡靈天災,是那些人首先衝入了亡靈之海?我在血色十字軍當過臥底,他們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昔日繁榮的斯坦索姆、洛淪丹王國都在亡靈天災前覆滅。在那裏有亡靈天災的殘存勢力,當然,有亡靈天災的地方,就有血色十字軍的存在。我不想與你們爭論血色十字軍是否做過殘忍或者不人道的事。就保衛國家和保衛艾澤拉斯這一問題上,他們是英雄。只要是英雄,就值得後世子孫和活下來的人爲之乾杯……”

說到此,我開啓了火之要素,用手輕輕一點巧克力大教堂,整個大教堂就被點燃,這種巧克力燃燒時發出的溫度不高,只有五十度左右,但卻可以發散很廣,空氣中瀰漫着濃郁的味道,很深沉,很古樸,一股溫暖隨着香味一起沁入到衆人的心脾。熊熊火焰讓我想起了幾個月前在現實中燃燒的大教堂……就是那時我領悟到了火之要素。

巧克力融化後,並沒有流在盤子裏。當整個大教堂的外型融化後,衆人可以發現,支撐大教堂的骨架其實是一些高腳水晶杯,每個杯子裏都放着一些液體,而融化後的巧克力全都順着杯子邊緣流淌進去。到了最後,大教堂剩下一些廢墟,教堂下半部沒有融化的巧克力四散在盤子周圍,而在上部融化了的,則全部流入杯中。在這片廢墟中,可以看到這些杯子是排列成一個十字架的模樣擺放着的,每個杯子裏面都裝着血紅色的飲料。

“這道菜其實是酒,血色巧克力酒,大家嚐嚐看吧。”說完,我拿起其中一隻杯子,小雪,多拉A蒙也接着拿起杯子,夢露,卡蓮,希賽兒也都拿起杯子……直到最後,國王,童兒師傅和羽爻也都拿起杯子,他們的眼中沒有先前的不屑,多出一絲懺悔。

“爲英雄而乾杯。”我舉杯說道。

“爲英雄而乾杯。”衆人一碰杯,都是一仰而盡。血色巧克力加上我特製的黑石塔小麥酒,濃郁而又溫馨的暖流在入腹之時,帶來的是勇氣和希望。

放下杯子,國王稱讚道:“雨勁,你是個人才,能做出這樣有創意的美食已經十分了不得了,最重要的是,你用美食在引導着朕和諸位愛卿。”

我微微一笑,讓侍者把第三個盤子撤下,親自把第四個盤子端上來,也不讓他們有猜想的時間了,直接就是一揭蓋子。

這是我特製的——淒涼之地大比薩。

在坐的親人好友們再次被震撼到了……如果說前面的食物是以華美而著稱,那現在的這盤則是不堪入目……

“淒涼之地……真是好淒涼啊……”國王感嘆道:“這個要怎麼吃?”

百味皺着眉頭,看着我,就連廚藝高明的他也不能理解眼前的這盤是什麼……應該怎麼去吃……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