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一行人緩緩的走到賓館前,叢峯在前面帶路,我們直接坐電梯到了十四樓。

一回到十四樓的時候,呆爺他們已經回來,但是原本還有不少長生事務所的閒散陰陽先生卻是一個都沒有回來,我知道他們已經不能回來了。

“你們回來了!”

呆爺一看到我們,臉色頓時微微一喜。

這會兒我看到了躺在牀上的八兩叔,八兩叔渾身都是瘋狂奔涌的屍氣,而此刻的八兩叔躺在牀上,雙目緊閉,絲毫沒有甦醒的跡象。

我將小蝶抱進了就近的一個屋子裏,然後放在牀上,小蝶依舊是那樣的安詳,似乎是睡着了一般,如果不是之前經歷了那一切,我絕對不會相信小蝶已經身死,雖然小蝶原本就是一隻鬼,但是她有着自己的身軀,並且有着一盞上古佛燈存放自己的魂魄,在我的眼裏小蝶就和我一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爸爸,你別擔心了,小北會救醒媽媽的,他要是救不醒媽媽的話,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我笑了一聲,將兒子緊緊的抱在懷裏,在他的額頭輕輕一吻,然後輕聲道:“兒子,北真的能救醒媽媽嗎?”

兒子對着我堅定的點點頭,然後便又鑽入了我的懷裏。

我知道兒

子一定是困了,便小心翼翼的爲小蝶蓋好被子,抱着兒子走出了房間。

我一走出房間便看到了北站在八兩叔的身邊,大拇指頓時按在了八兩叔的眉心,我知道這種手法,北此刻所施展的手法叫做診陰,因爲八兩叔的身體現在完全被屍氣所浸入,所以第一步便是需要將八兩叔身體之中的屍氣完全的拍出,不然八兩叔如論如何都不可能醒來的。

“你們都讓開點,我先將八兩身體之中的屍氣完全的逼出來,不然在這樣下去,他遲早得變成殭屍!”

幾人都是點點頭,然後紛紛讓開了,這會兒我也是走了進去,站在呆爺的身邊,此刻的呆爺一臉的凝重,趙半仙和馬通天都已經身死,而葛青峯也是生死未卜,身爲長生事務所之中的人,自然臉色不好看。

北一身古樸的袍子,長髮披肩,伸手瞬間握成拳頭,食指微微彎曲,猛地點在八兩叔的眉心之上,此刻的八兩叔瞬間渾身猛地一顫,一股股狂暴的屍氣瞬間從眉心引出,化作一股森森白芒。

“天地無極,屍煞化氣!”

北雙手飛快的結印,然後猛地一掌拍在八兩叔的身上,八兩叔周身瞬間飛出一股股狂暴的屍氣,那張原本整潔的牀上,瞬間被一股股的屍氣腐蝕。

疾!

北擡起雙手又是一次直接按在了八兩叔的胸口,接着幾掌飛快的沿着胸口線直接攀巖而上,最後變掌成拳直接抵在了八兩叔的眉心。

嗤嗤嗤!

八兩叔的身體周圍頓時溢出了一股股的屍氣,七竅更是流出了白茫茫的液體,這些都是森森屍氣太過於濃郁而直接化作了液體。

收拳,北一把抓住八兩叔的脖子,然後將八兩叔從牀上直接拉起,飛快的在他的後背這樣來了幾掌。

“散!”

最後猛地一掌拍在八兩叔的頭頂,吐出了一個散字。瞬間八兩叔周身瘋狂的涌出屍氣,將整個屋子都充滿了。

我們幾人都是飛快離開這間屋子,三分鐘之後,北扶着八兩叔走了出來,我看到八兩叔一臉的疲憊,雙腿更是有些無力的站着。

“好了,今晚大家都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青峯!”

呆爺接過依舊有些昏迷的八兩叔,然後扶到了另外一個房間,而我則是回到了之前的房間,兒子已經睡着了,我將兒子放在小蝶的身邊,蹲下身子,看着小蝶和兒子。

這一刻我多想,我們都是平凡世俗之中的三口之家。

躺在小蝶的旁邊,手撫摸着兒子的頭髮,不知不覺疲憊的我也是沉沉的睡去了……

(本章完) 翌日一早,我便被兒子叫醒了。

當我醒來的瞬間,便驚訝的看到了眼前小蝶身上發生的異樣,那張原本精緻的面孔上竟然開始出現了點點黑色的斑點。

我當即心中擔憂至極,二話沒說,直接起身打開門朝着昨晚安置葛青峯的房間衝去,現在這樣的情況只有找到北,才能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我衝進房間的時候,便看到此刻的北站在了葛青峯的面前,此刻的葛青峯渾身都畫滿了硃砂符文,每一個符文都有鎮屍出煞之用。

依舊是一身古色長袍的北看到我一臉擔憂的神色的時候,頓時眉頭微皺道:“發生了什麼事?”

“小蝶,小蝶……”

我竟然一時之間說不出來話,北臉色微沉,飛快的在葛青峯的眉心落指,然後出門,朝着我的房間走去。

我也是趕緊跟了上去,等到了房間,兒子已經將指頭點在小蝶的眉心,這會兒的小蝶臉上的黑色小點越來越多了,而且我看到小蝶的手上更是出現了小範圍的黑色。

北臉色微沉,然後飛快的打出了一個手印,飛快的打在了小蝶的頭頂。

“看來小蝶姑娘的事情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嚴重得多,必須馬上帶回崑崙山施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北說完這句話,然後從懷裏掏出了一張金色的符文,這張金色的符文在北念動咒語的瞬間碎裂。

三幾分鐘之後,北輕聲道:“你抱着小蝶我們上到酒店的天台上去。”

說完這句,北也是從另一間屋子抱起了葛青峯,我抱着小蝶,兒子坐在我的脖子上,朵朵也是停在我的肩頭,我們一路便朝着天台上去。

此刻的天台上還有些暮白,東方纔開始露出魚肚白。

而就在我們剛上天台的時候,在天台的邊緣已經站着一個一身粉色旗袍的女子,這個女子身材修好,戴着面紗根本就看不清她的容顏,但是從那黃金比例的身材和臉部的棱廓便能看出這個女子絕對是一個美女子。

“師父,這麼着急召喚小涵,是不是有變故?”

看到我們走上天台,那女子上前幾步問道。

“的確有變故,不過我能解決好,你現在先帶着小蝶姑娘和青峯迴到崑崙,特別是小蝶姑娘,她的身軀失去了佛燈的庇護,恐怕……”

粉色旗袍的女子看向我懷裏的小蝶,她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來,頃刻之間我看到了女子那雙美麗的眼睛,從這雙眼睛裏看到了驚訝和不解。

“小涵,現在時間比較緊張,你趕快帶着他們二人離開這裏,一定要在一個時辰之內趕到崑崙,並且將小蝶姑娘放入萬念佛燈之下,再晚就來不及了!”

聽到北的話,我的臉色頓時大變,心中更是擔憂至極,甚至在聽到北說再晚就來不及這樣話的時候我開始害怕,恐懼。

“知道!”

說着這個被北叫做小涵的女子一揮手,頓時飛出了兩張黃符,一張落在了小蝶的眉心,一張落在了葛青峯的眉心。

“我用天行金符助你一程,回去告訴閣主,我一定會完成他交待的任務的。”

粉色長袍的女子點點頭,退後三步,纖細的玉指瞬間微微揚起,然後念動了一串咒語。

“起!”

聲落我懷裏的小蝶便直接朝着女子飛去,當然一邊的葛青峯也是不不例外。

北一步踏出,雙手飛快的結出了一個手印,瞬間他的長髮無風自動,古樸的長袍隨風飛揚。

“天行之體,加持汝身,洞悉千里,日行萬里!”

“疾!”

對着眼前的女子,北迎空一指,一時之間在那粉色女子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而小蝶和葛青峯的屍體便被跟着這個粉色旗袍的女子瞬間飛入了那不斷旋轉的漩渦之中,在那女子消失之後那原本慕白的天瞬間顯得明亮了許多。

我心中自然有着許多的疑問。

回到房間的時候,北告訴了我這個女子是一直跟着他的一個信使,也就是說北在崑崙山外活動的時候,這個女子便是她與蒼龍閣之間傳信的一個信使。女子叫做尹小涵,曾經是北出去歷練的時候救下的一個身世悲慘的女孩子,如今跟着北也是完全的步入了陰陽之門,在蒼龍閣之中也是有一席之地。對於小蝶,北並沒有多說,只是說如今小蝶的身軀已經不能承受上古佛燈的力量了,必須要讓小蝶的身軀完全的化作佛軀,不過這個過程可長可短,不過北也說了,等地葬之棺事了,他會親自爲我救活小蝶。

我心中雖然擔憂至極,但是現在着急也沒有用,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

“你現在什麼也別擔心,如今最重要的是去煉屍塔,然後將四城和其他的一些同道中人救出來,三日之內如果我們還救不出來的話,屆時整個煉屍塔就會大成,就算沒有道器作爲煉屍塔的三個陣眼填充,煉屍塔也會自動的運轉,然後融入王乾的身軀。到那時恐怕我都不一定是王乾的對手了。”

我點點頭,自然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而且如今我們不但要破壞煉屍塔,更要開始着手尋找地葬之棺,地葬之棺對你很重要,你是我們蒼龍閣所關注庇護的人,所以你不必擔心,至少現在和我們蒼龍閣在一起,你是絕對的安全,一切都要等你度過命劫之後,你纔會明白。”

我看着眼前的北,北的意思我自然是聽出來了,現在安全

,並不代表以後安全。命劫,似乎成了我的一個坎,更是一個人生的轉折點。

“走吧,這會兒呆爺他們應該已經將具體的地葬之棺的路線研究出來了!”

愛若回首 果然我們走到其他幾個房間的時候,呆爺他們四人已經坐在了一起。八兩叔也是坐在了牀邊,他的臉色好多了,應該沒什麼大礙,只是需要時間來恢復。

之後我們在北的安排之下,兵分兩路,第一路則是北和我一起回到冥山,第二路則是八兩叔他們幾個人按照鬼圖上的路線開始尋找地葬之棺的入口。

安排好了之後我們一起下樓在酒店吃了早餐,我便坐上了去冥山的車。

這次是北在開車,雖然北已經一百多歲了,但是他的樣子和容顏完全就是纔有二十左右的青年一般,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甚至覺得他的樣子比我都還小,對於此類情況我現在還不知道該做如何解釋。

北,讓我和兒子一樣叫他小北,雖然我感覺有些不好,但最後還是遵循了北的意思,北告訴我,在陰陽先生的世界之中,沒有年長和年幼,有的只有實力的強弱,我如今雖然還只是一個剛入門的渣渣,但是我身上有鬼脊,還有神祕的鬼脈,更有着讓所有厲鬼都畏懼的鬼脈之血,雖然暫時我自己並不知道如何利用,但是小北告訴我一旦我得到了鬼葬之棺開始真正的接觸陰陽術,我學習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所以我叫他小北並不佔他的便宜。

一路上北給我講了很多關於蒼龍閣的事情,不過對於蒼龍閣的具體的位置和實力分佈,並沒有絲毫的透露,在聽到了小北的講述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蒼龍閣的實力如此的龐大,不但控制這整個中華大地上的一些勢力,甚至連一些妖族,魔族之中都有勢力,不過具體的北卻是並沒有給我說,似乎是想吊我的胃口一般。

來到冥山的時候已經是上午的十點半了,這會兒的冥山之下有着很多的遊客,再怎麼說冥山也是金城的一個旅遊景點,雖然不是很出名,但是一般來到金城的人都會過來看一眼。

冥山封鬼,天下奇聞。

這是冥山打出的旅遊詞,傳聞在古代的時候冥山之中有着一個厲鬼,這個厲鬼曾經是冥山的山神,因爲犯了天條,被在天刑臺上斬了頭顱,然後不久之後整個冥山都被濃濃的鬼氣瀰漫住,曾經秀美的冥山一時之間變成了人間地獄,但凡是上山的人都沒有一個正常着回來的,每一個從冥山之上下來的人都是口中唸唸有詞,有些更是大呼有鬼。

但是由於冥山乃是一個交通要道,所以來來往往有着很多人過,但是自從此事發生之後,之後百年之內,天色一暗便再無人敢過冥山。冥山也因此得別名鬼山,被譽爲距離鬼靈最近的地方!

(本章完) 等我們來到冥山的時候,冥山腳下已經有彙集了很多的人。

我心中有些不解,就算冥山是個不錯的旅遊景點,這些人也想看看是否看看真正有鬼,畢竟人都是有無盡的好奇心的,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多吧,一眼望去,我們眼前至少也有百來人,其中還有幾個是導遊帶着。

我頓時覺得有些無語了,這冥山似乎也沒什麼景點可以看,不過前兩天我都是晚上才呆在冥山,也不排除有什麼可看的景點。

而就在我轉身看到從車裏出來的北的時候,不禁微微一驚,這北果然是個高手,連換衣服都這樣快。

這個時候的北已經脫下了他那一身古樸的袍子,而是換上了一件白色的襯衫,牛仔褲,運動鞋,而且在他那俊秀的面容上還多了一副半框眼睛,一頭長髮也是被嚴嚴實實的遮在了一個鴨嘴帽下。

“走吧,我們上去看看!”

北說了一聲,我額了一聲,看着北的樣子我就知道這次我又要當綠葉了,畢竟北實在是太有明星範兒了,而且不光是有加上那一副大師般的氣質,早已完爆現實生活之中所有的明星。

果不其然,我們剛走到上山的人羣之中便聽到周圍的女生開始議論起來了。

由於來這裏的大多都是年輕的男女,其中不乏有些年輕貌美的少女朝着北拋媚眼。

就在北走過他們身邊的時候,我幾乎清晰的聽到了,好帥,這個帥哥是誰,你去你去搭訕……之類的話語,而對於我和坐在我肩頭上的兒子,完全被無視了。

而面對這一切的聲音,北完全不受影響,一步步的朝着山上走去,這樣酷酷的造型,更是讓幾個犯花癡的女的差點暈倒當場,我當時就一頭黑線,有些無語了。

好不容易咬着牙走了二十多分鐘,人才少了。

“小北,我們還得走多遠?”

我喘了一口氣問道,說實話這會兒我肚子有點餓了。

不過這一路走來我也發現了我們之前上山的時候並沒有走這條路,而是走的另一條比較險峻,但是能夠短時間達到山頂的路,這是一條盤旋式的石階路,完全是人工修建的,我跟着小北一路往上走,又走了半個小時候,我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肚子實在是太餓了,兒子也是有些無力的將下顎放在我的頭頂。

“這邊有個涼亭,我們休息一下,走到半山腰便能吃東西了!”

聽了北的話,我點點頭,回想着前幾天晚上我們一行人上山的情景,雖然我們也走過了一段石階路,但是並沒有走這麼久,而且彷彿從山下到山上只用了不到兩個小時。

我將兒子抱在懷裏,兒子打着哈氣,似乎瞌睡都來了。

“兒子,乖,睡會兒,等到了山頂爸爸就給你吃東西。”

兒子點點頭,畢竟這裏來來往往都是普通人,如果看到我在這兒直接咬破手指然後讓一個嬰兒吸,那將會是什麼節奏,恐怕都會把我當變態看吧。

兒子雖然早上吃了長生事務所帶來的一些曬乾的心臟,但是那味道兒子似乎有些不滿意,畢竟鮮活的心臟和曬乾的完全是不同的味道。

沿着這盤旋的石階又走了二十多分鐘我們纔來到了一個半山腰,半山腰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幾個餐館,雖然收費都很貴,不過還是有很多遊客在這裏吃午飯,畢竟沒得選擇。

吃了飯就在我們離開的時候,突然便有兩個穿着超短裙的妹子朝着我們跑來,我不用想也知道是被北帥到了,當即將兒子從給座位上抱起,然後架在我的脖子上。

轉身的時候北已經出了餐館,而站在我旁邊的兩個妹子拿出那土豪金手機不斷對着北的背影拍照。

我看着那兩個妹子瘋狂的舉動,當即苦笑一聲便跟了上去。

這次北這個逼是裝大了。

由於這裏的人比較多,北基本都是找人少的地方走,沒辦法人長得太帥了。

跟在北的身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就如是鄉下的土鱉一般,渾身上下沒有任何的賣點。下午三點的時候我和北來到了距離山頂只有兩百來米的一個山間小亭子裏。

“我們就在這裏等吧,等天黑了我們在去山頂,你待會兒要是肚子餓了,就折返回去在半山腰吃了飯在上來。”

我無語。

坐在小亭子裏,這會兒人越來越少了,我伸出手指放到兒子的嘴邊,兒子二話沒說,直接咬着我的中指,一口咬破便開始吮吸起來。

或許這些天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疼痛,所以並不會感覺有多麼的疼。

就在我想要靠着那冰冷的石頭欄杆休息一會兒的時候,我看到了在北突然一揮手,在地上便出現了三張符籙。

這三張符籙之中有兩張都與我之前見到的有些不同,三張符籙便是三種顏色,一張是黃色的,這個我知道是鎮魂符,我也經常用,我都會畫。第二張是紅色的,而且整張符籙之上都畫滿了奇怪的符文,第三張是白色的,在上面似乎什麼都沒有一般,我亦不認識。

就在我做起身的時候,我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只見小北一揮手,頓時三章符籙便憑空的飛了起來。要知道這可不是像拍電影那般的有着繩索拉着,或者後期加的什麼特效。

“鎮!”

“迷!”

“結!”

小北對着三張符籙吐出三個字,然後鬆

開手,頓時三張符籙平平的落在了小亭的地面。

“小北,這是……”

我自然驚訝好奇不已,雖然之前我也看到過很多施法,但是這樣隨後一揮三張顏色各異的符籙便飛起來,還有就是早上在金城大酒店的屋頂看到的那一幕,都是眼前的這個小北施展出來的。

小北緩緩的笑了一聲,然後俯身將三張穩穩落在地上的符籙撿起,然後遞給我一張黃符道:“這是鎮魂符,你拿着,在必要的時候你施展此符可以讓至少十個陰魂瞬間喪失所有的行動能力!”

說着又將一張紅色的符籙遞給我道:“這張叫做幻鬼符,可以迷惑一切的妖魔鬼怪,幻鬼符有着類似鬼給人鬼打牆一樣的作用,一施展便能讓鬼暫時陷入一片幻陣之中,不易走出來!”

Www ¸ttκǎ n ¸C〇

我心中微微一顫,竟然還有這樣的符籙,心中不免一陣激動。

小北將最後一張白色的符籙遞到我的手中道:“這張叫做結界符,在危急關頭使用能夠救你一命。”

我小心的接過結界符,然後將三張符貼身放着,這三張符籙可是好東西。我知道今晚進入煉屍塔,絕對避免不了一場惡戰,到時候絕對是十分的危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命喪黃泉,小蝶還沒有救活,兒子還在我的身邊,我絕對不能死。

將符籙交給我之後,北還給我講了許多關於符籙方面的知識,可謂是讓我大開眼界,不說別的,單單一個結界符,就有很多種分類,而小北給我的那張結界符不過是最基礎的,因爲越是力量龐大的符籙繪製,所要花費的時間和精力都是極大的,這次出門有些匆忙,小北也就繪製了三張符籙交給我防身之用。在符籙之中還有一種讓我十分感興趣的符籙,便是召喚符,這種召喚符有簡單的通信功能,同時也可以召喚出一些妖魔精怪出來幫忙,不過需要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大的,要麼有這些精怪需要的東西,要麼就需要用精血或者血肉來滿足他們的需求。

我們二人在亭子裏一直閒談休息到了晚上的八點,我隨便吃了點中午時候從半山腰買的兩個饅頭,喝了幾口冰冷的礦泉水,便跟着北開始朝着山頂而去。

六月的天,八點了天才開始黑,不過這個時候的陰氣已經開始不斷的升騰而起,整個冥山之上此刻出現了陣陣陰煞之氣,而且隱約之中我似乎聽到了無數悽慘的叫聲。

“你看那裏,鬼氣瀰漫,魔氣環繞,而且屍氣將整個山頭都包裹住了,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個山頭便是煉屍塔!”

我點點頭,眼前距離我們不到兩百米開外有一個足足幾十米的山頭,此刻整個山頭都被籠罩住,滾滾的屍氣瀰漫,森白的暗光與天空清冷的月華交相輝映!

禁慾總裁,別心癢! (本章完) 小北站在我的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待會兒可能你要獨自面對王乾,你害不害怕!”

我搖頭,緊緊握了握後背的槍囊。

跟着小北,我們一路小心翼翼的來到了之前所看到了那座小山頭,這會兒這座小山頭,已經完全的被屍氣籠罩了,如果不動用陰陽眼的話,絕對看不到這座小山頭早已經化作了一座古樸的高塔,四周無盡的屍氣環繞,這個時候我們二人站在這座煉屍塔的下面,看到的完全是白骨森森。

十米之外的一座山頭,完全是白骨皚皚,這是一座近乎有三十多米的高塔,只不過這座高塔完全是一條條的人骨搭建而成,最底下一層是無數的頭顱,每一個頭顱都沒有了皮肉,有着這恐怖的屍氣存在,估計就算是一個活人走進去,不出幾分鐘也得完全化作了一個骷髏。三十米高,外圍完全是由人骨搭建而成,這是一座帶有濃烈古風的高塔,四周都是吊腳樓,一排排整齊的手骨,腿骨成了高塔的塔沿,看上去十分的精緻,卻也十分的滲人。

“這就是煉屍塔了,不過距離我們還很遠!”

我有些不解,在我的眼裏這目測不過只有十來米的樣子。

“不會吧,小北,這裏我估摸着也只有十來米吧!”

小北上前一步,笑了一聲道:“十來米,至少還得四五百米吧,我們看到的都是幻象,煉屍塔因爲屍氣瀰漫,所以在煉屍塔之外都會產生一系列的幻境,我們之前看到的只有十來米都是假象,接下來我們要小心了,我們已經進入了煉屍塔的範圍,也就是說我們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

我點點頭,兒子也是坐在的肩頭,提起了精神。而朵朵也是在我放她出來之後便一直在距離不到一米的地方飛行。

“走吧,待會兒一進入煉屍塔,我便去救人,你負責製造動靜,吸引王乾的注意力,至於王乾背後的那個大人物,你不用管,如果只是你出手,他絕對不會出手的!”

我點點頭。

天賦升級系統 接着我便跟着小北開始繞過一條山脈,朝着那看似近在咫尺的煉屍塔跑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