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回到包房之後,我見王若冰此時已經清醒了,我便拿出了那黑玉墜掛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對我撒嬌道:“恩!我不帶這東西,太醜了。”

我沒有慣着她還是讓她戴好,經過剛纔的事件我發現那女鬼絕對不是善茬,我暗暗查了一下隱藏的任務。居然讓我發現了意外收穫!

只見隱藏任務一欄的惡鬼裏赫然多出了一個惡鬼:極陰極煞!

我頓時就愣住了,這是什麼惡鬼?聽名字就不是善茬,難道就是剛纔的那個女鬼?

那一夜我和浩子都沒有得償所願出去開房,因爲浩子和多了,出了門口就直奔電線杆而去,我則是被之前事件給弄蒙了,我實在想不通那女鬼爲什麼會纏着我!

回到寢室後,我在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腦子裏滿是那極陰極煞的事情,若凡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便笑道:“你今天不是去向那個青梅竹馬的王若冰表白去了嗎?這麼人家沒答應你!”

“你胡說什麼呢?”我無奈道。

“別裝了,姐是過來人,你要是成功了,今天晚上就不會回來睡了!”若凡看着我嬌笑道。

“大姐,你能不能別這麼邪惡啊!”

“切,你們這些小男生不都是一個德行,你們的花花腸子還能瞞過你姐姐我。”若凡說道。

“這一點我完全同意姐姐的說法。”若曦補刀道。

“大姐,真不是你們想的這樣的,我是被一個鬼給整鬱悶了,對了你們聽說

過極陰極煞嗎?”我向她們詢問道。

“聽過啊!好像也是這次跟我們一起逃出來的,我們卻不認識她!因爲她平時一般不顯露出真正的形態,就和普通的遊魂差不多,根本不好認。怎麼你不會遇到了吧!”若曦問道。

我心想何止遇到啊!我這處男之身都差點被她終結了。於是我又對若曦問道:“她厲不厲害啊!”

若曦看了我一眼說道:“所謂的極陰極煞,便是屬於相對來說十分難對付的一型。這種鬼,很難形成,因爲要做這種鬼的人必須是極陰之時所生,又在極陰之時所死方能形成。”

我有些疑惑了,我對若曦問道:“那個,你就跟我說猛不猛吧!害人指數有多高。”

若曦看了我一眼說道:“我曾經在地獄聽過一個老鬼給我們講過一個極陰極煞的傳說,民國時期,在河北邯鄲有一姑娘全家被害,並親眼看到自己父母被兇徒用到刺死。在她被害死後,被兇徒殘忍的截肢。她五月五日生人,死後失去理智,殘害一方。最後被十八位高僧所滅,僧人死亡三位,傷五人。你說她猛不猛。”

臥槽!不會吧!那娘們兒有這麼猛,那她爲什麼還跑來勾引我。於是我連忙把我的遭遇告訴了若曦二人。

誰知二人聽後居然不住的笑了,我這個鬱悶啊!

“我說兩位大姐,你們給我分析分析,她要對我怎麼地啊?還有我這鬼掐青又是怎麼回事啊?你們倒是告訴我啊?”我當時哭的心都有了。

若曦對我笑道:“先生放心,她不會對你怎麼樣?只是單純的看上你了,還有你脖子上的東西只是單純的脣印罷了!”

“憑什麼啊!憑什麼她就看上我了,我招誰惹誰了!不待這麼坑爹啊?她不是極陰極煞嗎?又不是風流鬼?”我疑惑的問道。

“先生有所不知,她是極陰極煞之體這個不假,只是在平時她的怨氣不強,如果你一旦激怒了她,那她身上的煞氣爆開來,變成真正的極陰極煞的話,那實力便會直逼鬼王級別,到那時你想對付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若曦解釋道。

“不會吧!她這麼牛逼!”我驚訝道。

“我告訴你吧!地府裏能打的鬼將和冥王都是極陰極煞的鬼體。現在你知道這極陰極煞的厲害了吧!”若凡說道。

看來那個女鬼也是一個狠角色啊!可是我實在想不通那女鬼怎麼就單單纏上我了。難道就因爲我身上陰氣重嗎?

我翻來覆去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便不想了,沒過一會兒我便沉沉的睡去,不知何時,就感覺背後有點發涼,好像,有一隻冰冷的手貼在了他的脊背,緩緩遊走。

朦朧中,我還以爲做春夢了,迷迷糊糊的,我還挺美,又過了一會兒,那手又轉移到了前胸,繼續撫摸。

豪門暖婚之全能老公 我猛的一激靈,這不是做夢!難道是若曦她們又需要陽氣了,我便沒有理會。可是那隻手又從我的胸脯下滑,一直到肚臍,停留了片刻,一直向下……

我這回激靈一下子就醒了,捂

着褲襠就跳下了牀—-那手拔涼拔涼的啊,比以前若曦的手還涼。

我定睛一看,就見牀上羞怯的半臥着一個穿着藍色裙子的小蘿莉,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楚楚可憐的看着他,模樣好像還挺好看。

但是隨即我就想起了來,他大爺的!這不就是今晚在那KTV差點把老子終結了的極陰極煞嗎?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捂着褲襠警惕的問道。

我使勁的晃了晃頭,這不會又是夢境吧!這房子裏有若凡她們在啊!她不會這麼輕易的就進來吧。

於是我對自己說道:“這一定還是個夢,太可怕了,做夢還帶續集的,我得接着睡?!”

那女鬼嘴一癟,卻露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說道:“明明不是夢啊,喂,我是真的呀,你忘了剛纔我們在女廁所裏還那樣呢!”

“打住,小姐,你究竟爲什麼要纏着我啊!你是地府裏逃出來的吧!我可是地府助陽間的陰間行者無常使,你就不怕我抓你回地府!”我這話說的我自己都不信。

因爲我發現這小妞的頭上居然連鬼魂類型都沒有,這就說明她的本事至少都是和喜氣鬼一個等級的,不對應該比喜氣鬼還厲害!

她見我這麼說便捂着嘴嬌笑道:“你就別這麼說了,我要是不想回去,別說你了就是地府的陰兵鬼將都不能抓住我。”

靠!這大姐看來還真不是善茬啊!於是我便對她說道:“那個小姑娘,你說你要怎樣才肯回去啊?”

“這個嘛!只要我能在陽間完成我的心願就可以了。”只見那女鬼歪着腦袋癡癡的說道。

我見這位小姑娘的樣子不想若曦她們說的那麼嚇人啊,於是我便對她說道:“那你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告訴我吧!我能幫儘量幫,不過我幫你完成之後,你得跟我回地府。”

這女鬼見我說的坦然,抿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好啊!你一定能幫到我的,哎呀,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就是……”

“就是什麼?”我疑惑道。

女鬼還有點害羞,猶豫了片刻才下了決心似的說:“就是人家想嫁給你嘛,嗯,就是這樣!”

我聽她這麼說,差點沒嚇暈倒,這是什麼要求啊?大半夜的一個十七八的小女鬼跑到牀上,說要嫁給我,雖然現在的少女們都早熟,可這位好歹也穿着古裝,帶不帶這麼奔放的啊?

我忽然很懷疑這女鬼不是極陰極煞,她會不會就是一個風流鬼啊!我忽然想起了之前上劉婷婷身勾引張浩的那個風流鬼,可是這位大姐頭上也沒寫啊?

“不行,你這個要求是不合理的,我拒絕,你換一個……”我斷然拒絕。

“換一個啊?那好吧,那就……你娶了我也行!”小女鬼眨着眼睛說。

我頓時無語道:“大姐,這不一個意思嗎!我說你幹什麼非就纏上我了呢?我可是壓根就不認識你啊!小姑娘這樣吧!你乖乖的進我碗裏來,到了地府你投個好胎,下輩子找個大帥哥當如意郎君好嗎!”

(本章完) 我知道那小娘皮是個狠角色之後便不敢輕易動手,不過看她的智商應該不高,於是我便對她苦口婆心的一通勸。

可誰知道她聽我這麼一說頓時就不幹了,只見她一個勁搖頭:“不行不行,我早已經決定了,我就非你不嫁了,你休想不要我。”

“哎?憑什麼啊,我憑什麼就非得娶你啊?拜託,小姐,我又不認識你,再說了你是鬼我是人,我怎麼娶你?開什麼玩笑啊,你能跟我領結婚證麼?你有戶口本麼?”

我這幾句話把這小女鬼說的一愣,卻忽然嘴一癟,就跟受了委屈似的,嚶嚶的嚎了起來。

“嗚嗚嗚,你欺負人家,你沒良心,你欺負了人家你就想跑,枉我上次還救了你,我不答應,你得對人家負責,嗚嗚嗚嗚……”

我聽這話頓時莫名其妙,於是我對她道:“我、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啊?剛纔在KTV好像也是你主動對我下手的啊?還有上次我做夢也是你搞得鬼吧!我告訴你是你侵犯了我的隱私,說嚴重點就是性騷擾你知道嗎!”

“那不管,反正我們有肌膚之親了,你就要負責,我摸到你了!”

“大姐,你還講不講理了。剛纔你又是你跑到我牀上來的,這手把我給凍的!”我無語道。

“你纔不講理,你個沒良心的小混蛋,你忘了上次在那荒郊,就在人家墳頭前……欺負人家了,你就得負責!”小女鬼紅着臉道。

我此時眼珠子都快瞪出來,郊外?墳頭?還欺負她?我腦子裏飛快的回憶着。

對了,我猛的一拍腦門,想起來了,就是在葬禮上遇到喜氣鬼那天,我正趕上尿急,就在草叢中撒了一泡尿,難道,那墳的主人是她!

我頓時就明白了,媽的,老子還真是倒血黴啊!撒個尿都能尿出這檔子事。可是這又不是古代,哪能看一眼就認老公啊!這不瞎扯淡嗎?

於是我便對她說道:“那個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們當時不是在你的墳前給你上過香了嗎?不過你說什麼你救過我這個從何說起啊?”

“哼,一炷香就行了嗎!你居然在我一個黃花大閨女面前做那種事,反正我翟婧軒無論生死都是你的人了,你休想賴賬!”她氣憤的說道,“還有你在那幽冥老鬼的結界裏要不是我纏着魘,你們能出的來嗎?”

我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那夢說的難纏的傢伙就是她啊!那上次的事情還真的謝謝她了。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此時那女鬼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然後對我說道:“你現在知道了吧!你覺得你現在除了以身相許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報答人家嗎?”

說罷她的臉上便露出邪邪的笑容,而且漸漸的朝着我飄了過來,我頓時暗道不好啊,心想這若曦若凡是怎麼回事,居然連女鬼進屋了都不知道。

我見這小娘皮要對我用強,我連忙一擡手衝着她就是一記掌心雷啊!要知道自從我升級無常使之後,我這技能的威力可是提升不少,我這一記掌心雷害人指數在100點以下的鬼魂是會被我直接劈的魂飛魄散的。

可是

我這一擊劈出,頓時就傻眼了,只見那道掌心雷劈到這個叫翟婧軒的女鬼身上時,居然直接透了過去,那雷光瞬間就消失了,就像被她吸收了一般。

我去,這是怎麼一個情況?我還從沒有遇到過這麼牛逼的鬼魂,我心念一動隨即便放出一道破凡訣,只見白練閃動,和剛纔的情況一模一樣。

只見那翟婧軒笑嘻嘻的飄到我身前,對我道:“嘻嘻,你的本事不過如此嗎!想傷我還差得遠呢?”

說罷只見她雙手一揮,瞬間我便覺得一股怪力襲來,頓時我便被那股怪力給彈到了牆上,我發覺我的身體根本無法動彈,我就這樣被死死的貼在牆上,身體呈一個大字。

只見她看着我雪白臉色頓時就變得鐵青鐵青的,身上透着一股陰風煞氣,這氣勢我只在謝必安身上見過。只見她冷冷的對我說道:“你到底認不認帳?”

我沒想到這娘們兒如此生猛,難道哥們兒今天就栽在這個小女鬼手上了!我現在受制於她,頓時沒了主心骨,於是便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若曦若凡,你們快來救我啊!”

“別叫了,這裏已經被我下了禁置,外面的兩個女鬼根本就進不來。我勸你還是從了我吧!”說罷只見她又變回了之前的模樣。

只見她緩緩的走到我的面前,對我柔聲道:“相公,我們晚上還沒有做完的事情!現在繼續。”說罷一隻手輕輕的撫摸我的臉,然後香脣便輕輕的貼了上來,另一隻手便在我的身上不斷的遊走。

我只覺的渾身一陣冰涼啊,於是我便對她求饒道:“大姐啊,我唔鐘意你啊!你冇在騷擾我了,我有女朋友了啊!你要用強我便咬舌自盡啊!”

誰知道她聽我這麼一說,居然楞了一下,手上也停止了對我的動作。我心中頓時大喜,難道這女鬼居然會相信了咬舌自盡這種沒營養的謊話。

誰知道她沉思了片刻對我冷冷的說道:“既然你有女朋友了,那我就給你兩條路,第一是選擇和她分手,然後娶我,第二是我殺了她,然後你在娶我。”

靠,不帶這麼狠的吧!看來這女鬼是吃定我了,於是我便對她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我那條都不選,你殺了我吧!”

我此時傻眼了,這一刻我終於體會到了喜兒被黃世仁逼婚前的那種痛苦,可能很多人都覺得,娶個女鬼當老婆是一件很yy的好事,但我知道,那是受到網絡小說的毒害,實際上,跟鬼xxoo的下場只有一個,陽氣斷絕而死。

只見那翟婧軒又說話了:“殺了你也不錯,二選一,你是選先和我洞房再死,還是死完在和我洞房啊?”

我當時徹底的瘋了,欲哭無淚啊!

“如果你不選的話,那我就替你選了。”只見那翟婧軒說罷便一揮手,頓時我感覺渾身一涼,我的小褲衩已經被她給扒了下來。

我頓時一個激靈,只見她緩緩的靠近我的身體,頓時我便覺的渾身一震冰涼。

“啪——”就在此時一塊鐵牌從門外飛了進來。只見一道紅光閃過,一個紅色的身影出現

在我的面前。

“喜哥,你總算是來了!”我帶着哭腔道。

只見此時出現在我眼前的正是春風滿面的喜氣鬼,一旁還有雙生魂若曦姐妹。

“大膽女鬼,快放了我家先生!”若曦怒喝道。

“你們到時有點本事,居然能破了我的結界!”翟婧軒冷冷道。

說話間喜氣鬼和若曦已經朝她發出攻擊,只見喜氣鬼單手一指,頓時一團紅色的烈焰便罩住了她,而若曦也甩出了一道白色的衣袖朝着那極陰極煞女鬼纏了過去。

頓時她便被這兩種力量給困住了,我此時才覺得身體上的力量消失了。

“喜哥,若曦,你們乾的漂亮,讓我來收了她!”說罷我掏出小黑碗便朝那女鬼的方向走去。

“不要過去!她——”

“轟——隆”喜氣鬼話音未落,一聲巨響傳來,那被紅光和白曼遮蔽住的女鬼居然掙脫了束縛,只見她一身的藍裙也開始慢慢的變成黑色,身上透出陣陣的陰風煞氣。頭頂赫然出現幾個大字:鬼魂類型,半陰半煞,害人指數???

我頓時大驚,只見她對我惡狠狠的道:“你居然敢叫人欺負我,咱們走着瞧!”

說罷,她便漸漸的隱去了身形,隨即,窗戶啪的一下被撞開,一股寒風涌了進來。我頓時打了個寒顫啊!

“她應該是生氣了!”喜氣鬼說道。

“喜哥,若曦,你們怎麼不乘勝追擊啊?我們得抓住她!”我對他們說道。

“抓她?曾老弟啊!這可是極陰極煞之體的惡鬼啊!我可沒那本事,你是怎麼招惹上她的,還有你先把褲子穿上行不?”喜氣鬼對我笑道。

我這才發覺我現在還光着屁股,於是我連忙撿起褲子穿上後,這才緩緩的向喜氣鬼說出了我遭遇。

一旁的若曦她們聽後也一陣大笑,她們沒有想到我這一泡尿居然尿出這麼一檔子麻煩事來。

這時喜氣鬼對我說道:“小曾,這是好事啊,我還以爲她是來害你,想不到她只是想單純的想睡你,要不你就從了吧!你也不必挖空心思來對付她了,多省事啊!”

“是啊!你看她長的其實也挺可愛的!”一旁的若凡打趣道。

“去去去!”我徹底無語了,這幫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沒心沒肺啊!要說這個女鬼張的的確不錯,模樣也挺清純的,可這也不是那麼回事啊,這玩意看着好看,用着可不好用,再說了,我又不是色鬼,還沒禽獸到人鬼通吃的地步,那小蘿莉看着雖好,但要說過日子的話,好像若曦應該更加合適……

想到這裏我偷偷打量了一番若曦,嗯,模樣身段皮膚性格,哪都挺合適的,又賢惠又端莊,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鬥得了惡鬼,如得了洞房。

“你看着我幹什麼!”若凡忽然轉頭瞪了我一眼,兇巴巴的道。

我這頓時一個激靈,這才意識道這兩姐妹此時是一體的,於是我便好奇的問道:“若曦,若凡,這都多長時間了,你們怎麼還是合體形態啊,就不能分開嗎?”

(本章完) 若凡聽我這麼問,頓時就不高興了,只見她一下子撲了過來,將我撲到,然後氣呼呼的對我說:“你讓我們分開,你想做什麼啊!是不是想打我妹妹的主意啊?”

我去,這若凡居然能看穿我的心思,太可怕了吧!

“沒有!我真沒有啊!我只是好奇!”我忙對若凡解釋道。

若曦說道:“我也覺得很奇怪,自從我們大傷初愈之後,我感覺我們的靈魂好像都融合在了一起,就像我們之間有一種吸力一樣!就像連體嬰兒。”

“你們不會分不開了吧?”我問道。

“的確有一點,上次若凡想分開,便是一陣劇痛,後來我們便不敢在分開了。我也不知道是爲什麼?”若曦說道。

“我知道,自從你用鬼淚救了我們之後,我們的靈體重塑,我驚奇的發現那個駱關的一魄居然不見了, 我想可能是那東西融進了我們的魂魄之中吧!”若凡說道。

“是這樣啊!”我恍然大悟,心想這樣其實也好,她們兩個合體就不用我到處去找了。

眼看着天也快亮了,現在沒有女鬼的騷擾我終於可以睡覺了。不知過了多久,我的手機便響了,我迷迷糊糊的摸出手機。接起了電話,就聽易雪菲的聲音跟下命令似的語氣說:“今天晚上有空沒,過來幫我守屍……”

他大爺的,老子這生活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不是女鬼,就是守屍。

“好吧!那屍體還在你們刑警隊嗎?”我問道。

“在啊!怎麼了,你到底來不來啊?”

“沒事我就問問,只要不在醫院的太平間就好,太滲人了。”

“好,那就一言爲定,跟你說實話吧,我總有種預感,今天晚上恐怕是要出事,不是刑警隊,就是其它地方,所以,你好好準備準備,天黑之前,來市局刑警隊找我。”

易雪菲說完就掛了電話,我愣愣的聽着電話忙音,搖頭苦笑,我現在的工作,除了捉惡鬼,居然又多了個守屍體。

其實讓我選我寧願選擇鬥惡鬼,我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可是要我面對這剛剛死去的人,從活生生的人變成了屍體,我反而內心深處有些彆扭,甚至有些恐懼。尤其那屍體還是我認識的人。

或許,這就是人類天生對於死亡的恐懼心理,看着前一天甚至前一刻還在跟你說話的人,突然成了死人,這種感覺,的確有點讓人心裏要有個接受過程。而且那許惠還跟我有過交集。

我越想心裏越彆扭,不過已經答應了易雪菲,那就肯定得去,我暗歎口氣。看來今天晚上又是一個不平凡的夜晚。

晚上九點半,市分局,刑警隊值班室。

我正規規矩矩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易雪菲,全身都透着不自在。把玩着手裏的手機,不時擡頭看範疇一眼,滿臉都是嚴肅,眼神裏卻帶着怪異的目光。

我們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終於,我忍不住了。

“我說大姐,易副隊長,你到底想怎麼樣啊,我可是連女朋友的約會都推了過來幫你守屍啊!就這麼幹坐着啊!”我無奈的說道。

因爲今天下午我正和王若冰挽着雙手走在遊樂園裏,我又感覺到了一種久違的感覺,那就是旁人的目光,那種好白菜都讓豬拱了的感覺。落日的餘暉灑在我們的臉上,此刻的我真的什麼都忘記了,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童年的時光,沒有什麼煩惱。只是想盡情的享受人生和愛情,一切是多麼的愜意和溫馨。

可就在這時易雪菲的電話將我拉回了現實,於是我依依不捨的和王若冰分了手。要知道我們現在正處於熱戀之中啊,沒想到就被易雪菲這麼無情的拆散了,我的心情自然不好。

易雪菲見我現在的樣子,玩味的看了我一眼,對我說道:“不這麼幹坐着,那你想幹什麼啊?”說罷只見她把雙手的關節弄的嘎嘣作響。

“易姐,你別誤會,我只是想說說話而已,這麼坐着實在太無聊了,你在刑警隊裏,對着嫌疑犯也是這副嘴臉吧?” 我忙說道。因爲我知道這易雪菲自從上次被若曦施展過媚術之後,現在看着我就覺得我是大色狼。

“胡說,你要是嫌疑犯,這麼半天不自己交代,我早把你胳膊卸下來了,還能容你這麼盯着我看?”

我頓時無語啊,於是我便岔開話題道:“易姐,你到底多大啊!我這一口一個易姐的叫,不會吃虧了吧!”

只見易雪菲眼睛一瞪:“瞎打聽什麼,女孩子的年齡是隨便問的麼?不過你也沒吃虧,我調查過,你今年20歲,比我小點。”

“小多少啊!”我見她有些不自在了,便腆着臉問道。

“你管那麼多幹嘛,反正就是比你大……”易雪菲說到這,莫名的臉上掠過一絲紅暈,“去年、去年是24……”

我故作驚訝道:“啊,那今年豈不就是25了,嘖嘖嘖,25歲混到這個地步也挺厲害了,嗯,易姐果然是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