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是天海集團的,天海集團聽過沒?是東海市的上市大公司,資產過10億!”

“你們要是敢抓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林文耀彷彿瘋了一般,對着唐雲韻等一些警察瘋狂大吼大叫。

這個時候的他有種瞬間從天堂墜入地獄一般的感覺。

就在剛纔,他還在心裏幻想着如何炮製卓陽,怎樣去折磨他?

下一刻,病房裏便衝進來一羣警察,要把他們全家人都給逮捕了。

這一前一後巨大的反差,讓他的心理完全接受不了。

“不會放過我們?”

唐雲韻臉色愈發的冰冷起來。

“看來你們這些人仗着家裏有錢,沒有少幹這種仗勢欺人的事。”

“完全不把法律放在眼裏!”

“我現在就明擺着告訴你,華國的法律,對你們這些所謂的上流社會的人,具有同樣的效果!”

唐雲韻的語氣鏗鏘有力,迴響在整個病房中。

“呃……”

林文耀看着滿臉嚴肅的唐雲韻,徹底愣住了。

在他的認知裏,法律這種東西,只能用來約束普通人而已。

對於他們這些上流社會有權有勢的人,根本沒有絲毫的約束力。

看着臉上充滿驚愕的林文耀,唐雲韻俏臉上露出了鄙夷和憐憫!

同時,她的心裏還有着無比的暢快。

這些生活在華國金字塔頂尖的所謂的上流社會的人,還真以爲有錢可以爲所欲爲嗎?

隨着華國體制的逐漸完善,這些爲非作歹、爲所欲爲的人,終究不會落得好下場!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人可以凌駕在法律之上!

無論他是普通人,亦或者是上流階層的人!

看着自己以及家人手上銬着的手銬,林樂章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這輩子會落得如此的下場。

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他想起了在他看來可以任他揉捏的卓陽。

那些他之前所說的話,此時彷彿在他面前不斷迴響。

“你就算身手再高又怎麼樣?面對國家的機器,最終只不過是以卵擊石罷了!可笑!”

“我告訴你,在東海市,是龍你給我趴着,是虎你給我臥着!”

“東海市,你就算請來天王老子也沒用!”

那時候的他,意氣風發,卓陽在他看來只不過是一個可以任他揉捏的小人物罷了。

可是這一刻,他卻鋃鐺入獄,一朝之間失去所有。

他知道,以自己的罪名,足夠他槍斃好幾回了,而他的老婆張芳潔以及兒子林樂章,下場估計也不會太好。

最起碼也要牢底坐穿!

後悔,強烈的後悔!

不知道爲什麼,林樂章心裏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件事情,就是那個他怎麼也看不起的小人物卓陽做的。

究竟誰是小人物,誰是大人物? 紫檀園的一棟豪華別墅區內。

杜老虎大馬金刀的坐在竹椅上,在他的面前,恭敬的站立着一個穿西裝的男子。

“你是說王天成沒消息了?”

杜老虎此時哪裏還有笑臉盈盈?一張胖乎乎的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這個得力手下,目光十分陰沉。

“是的,杜老闆。”劉文德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自從昨天晚上他出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無音信!”

“按照道理來說以王天成內勁的實力,東海市根本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這麼一個人怎麼會忽然間消失不見呢?”

杜老虎心裏也是閃過疑惑。

王天成的實力,哪怕是在他黑虎幫,也絕對是最拔尖的那種,在黑虎幫,除了少數的一兩個人,其他人根本不能與之對抗!

這樣的一個頂尖高手,怎麼會說失蹤就失蹤?


“杜老闆,會不會是他叛變了?”

劉文德提出了自己的內心的猜測。

“不可能!”

杜老虎毫不猶豫的開口。

對於王天成,他心裏清楚,這種人非常信守承諾,答應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劉文德目光凝重,緩緩的開口。

咯噔!

杜老虎也想到了那種可能,臉色也是微微有些一變。

“能夠讓王天成有去無回,看來我們之前還是小看了救張天雄女兒的那個小子了!”

杜老虎臉色有些不好看。


劉文德同是如此。

別人或許不太清楚,但他自然知道,黃天成已經突破成爲內勁中期的武者了,想要讓這麼一個內勁中期的高手有去無回,那麼對方的實力該是有多麼恐怖?

“老闆,那我們該怎麼辦?還是繼續派人去殺他嗎?”

劉文德看向杜老虎。

“馬勒戈壁的!”

忽然間,杜老虎大罵一聲。

“老子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呢!那個王八蛋,我操他祖宗!”

杜老虎一臉的氣憤,直接拿起桌子上擺放着的某個清明年間的瓷器,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啪!”

你被設計了

“內勁武者又怎麼樣?他再厲害能快得過子彈嗎?老子隨便叫出十個幫派裏的兄弟,拿槍對着他,我就不信他還能活!”

杜老虎罵罵咧咧的好久,最後終於平靜了下來,重新坐回了竹椅上。

“暫時先按兵不動!這個仇等以後再報!”

平靜下來的杜老虎直接開口下令。

“是!”

劉文德並不意外杜老虎有這種決定。

別看杜老虎表面上大大咧咧,似乎毫無城府。

要是真是如他表現的那麼簡單的話,那麼杜老虎早就被人摘下腦袋了,哪還能一直佔據着東海是地下世界三大霸主之一的位置?

一個至少是內勁中期的武者,以黑虎幫的實力,狠下心來自然也能滅了,不過,付出的代價絕對慘重。

雖然剛纔杜老虎發狠話說隨便叫幫派裏的十個兄弟拿着槍就能把卓陽給滅了。

不過,這現實嗎?

且不說華國對槍支管控這一方面特別嚴格,要是小範圍衝突,以杜老虎在東海市的能量,自然可以輕鬆解決。

可是一旦規模大了,東海市政.府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官方一旦出面了,那事情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一個國家的力量有多麼恐怖?別說杜老虎只是東海市地下世界三大霸主之一,就算他統一了地下世界,那也完全不夠看!

單單是來自官方的警告就夠他喝一大壺了。

更何況,東海市可不是黑虎幫一家獨大,要是損失慘重的話,青幫和紅樓那時候說不定就會藉此機會吞併黑虎幫!

這也就是爲什麼杜老虎決定暫時按兵不動的原因。

就在這時,杜老虎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間震動起來。

杜老虎二話不說直接接通了電話,聽着電話那頭傳來的信息,他的臉色越發的古怪。

最後,啪的一聲掛掉了電話。

“你猜剛纔那行電話打過來說什麼?”杜老虎問站在自己面前的劉文德。

不過還沒等劉文德回他,他便自問自答。

“一個我在東海市政.府的關係,他說林樂章這一家老小都被抓進去了,而且他的天海集團現在也面臨被查封!”

“不止如此,因爲某些事情的暴露,東海市的官場也發生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地震……”

“據說,林樂章被抓進去的原因,是因爲他和某些官方的大佬地下交易的事情寫在了筆記本文件上,在今天早上那些寫滿了證據的筆記本文件出現在了警察局!”


“這件事情真是湊巧啊,全趕上一塊了……”

杜老虎微微眯起眼睛,手指頭不緊不慢的在椅子上敲打着。

忽然間,他問劉文德。

“說說你的看法。”

劉文德輕輕壓抑住內心的震驚,剛纔杜老虎口中所說的話,於他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衝擊。

林樂章雖然他了解的不多,但不管怎麼樣,他也是一個上市公司的老總,家裏的資產過10億,在東海市,有着不小的人脈和資源。

這樣的一個人,說進去就進去了,這哪怕是在東海市,都有些罕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