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剛剛說完,那顆清心石就被巴蛇一吸一吐,粘在了我的髮箍上,照照鏡子看起來還挺不錯。

“遇到危險的時候,主人你摘下發箍,清心石就會自動跑到你的手心裏,到時候你就可以辨別真僞了。”

“真的嗎?任何情況下都可以?”我知道巴蛇是上古神獸,但是畢竟級別不是很高。

如果遇到伏羲設下的障眼法,難道也有用嗎?

巴蛇有點尷尬的說:“那當然不是了,但是就算是高級屏障,也能有模糊的分辨,至少也有提示的作用。”

“你煉了多少年?”我看過的神話小說也不少,知道這種事情是很費心血的。

“也不久,三千年吧!”

我想這顆清心石應該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厲害。

“那也夠久的了,謝謝你。”

巴蛇羞答答的說:“主人不嫌棄肯留着,已經讓我很高興了。”

說完之後,她就回到了鱗片之中。

我把髮箍拿在手裏,湊近清心石聞了一下,只覺得一股淡淡的藥香味瀰漫在七竅中,果然很提神醒腦。

這倒是個好東西,幻覺對我來說確實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因爲我沒有徹底開通心竅,有些東西我分辨不出來是真是假。

而且伏羲也沒打算放過我,有了清心石在身邊,或者能夠給我提供很多的便利。

其實不用伏羲那樣高段位的神,即便是朱雀玄武這種次一等的,我目前的功力跟他們比起來也就是個渣渣。

如果不是劉尊在身邊,還有姥姥留下的至陽線,包括巴蛇這樣的幫手在內,我可能早就死掉了。

如今有了清心石,我也就多了一個傍身的法寶。

以前我只是一個人,現在不一樣了,我有了寶寶,如果我出了什麼事,那就會殃及到我的孩子。

所以儘管覺得巴蛇的賀禮很貴重,我還是笑納了。

“爸爸,媽,我該怎麼跟你們說這個消息?”可是我的心情依然是沉重的,現在我跟父母就在同一個城市,但是我卻有一種有家難回的感覺。

對於他們來說,這個消息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我嘆了一口氣之後,還是把髮箍戴回到了頭上,感覺比以前要舒服很多。

“這個劉尊,幹嘛要去找董小宛嘛,吃個全家桶有什麼不好的!臭講究!”閒下來的我,餓得更厲害了,忍不住開口抱怨起來。

“原來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是這樣說我的!”熟悉的聲音終於響了起來,我開心的回過頭去看着門口。

果然,劉尊出現了,他臉上帶着迷人的魅惑的冷笑,可是口氣卻很是寵溺。

我站起來向他走過去,心裏想着,不是說要給我找個名廚的嗎,人呢?

“這位就是王妃娘娘麼?”一個好聽得不像話的女聲從劉尊身後響起來,婉轉清越,好似黃鶯初啼。

我立刻被這聲音給迷住了,停下了腳步,瞪大眼睛看着劉尊。

劉尊輕輕一笑,挪動了一下身體,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女人,眉目如畫,顧盼生輝。

“這是?”我傻眼了,這個女人渾身上下哪有一絲風塵味? 雖然劉尊說我見識淺薄,但是對於董小宛這樣的歷史名人來說,我還是略知一二的,比如說她是秦淮八豔之一,還有她善於作畫,頗通音律,嫁給自己最愛的男人,最後客死異鄉什麼的。

但是眼前的這個女子,溫婉如水,十指纖纖,有着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

她怎麼會是名妓?

受了影視劇的影響,我總覺得那些能夠討得男人歡心的女人肯定是面如桃花,媚眼如絲的。

“妾身董小宛。”女子微微一笑很傾城,還給我道了個萬福。

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跟着她就做了一個同樣的動作,但是卻沒有她做得那麼好看。

“我是沈冰。”

劉尊的表情被我看在眼裏,他好像在忍笑,這讓我有些尷尬。

笑什麼笑,我又沒有受過專業訓練,而且跟董小宛隔了那麼多朝代,該怎麼跟她相處,簡直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王妃娘娘地位尊貴,妾身受不起。”董小宛的臉一下就紅了,看起來很嬌羞,我見猶憐。

我求救的看着劉尊:“你能不能跟她說一下,我其實不是什麼王妃,也就是個普通人”

“你確實不是王妃,但絕非普通人。”劉尊的話讓我心裏一驚,難道他要在董小宛的面前暴露我女媧的身份?

可是接下來,劉尊卻說:“因爲你是我的皇后。”

我一下就懵了。

皇后?那不是比王妃更高一籌!

本來董小宛就有點小小的拘謹,現在不是讓她更放不開?我可不習慣被別人那樣用仰視的目光看着。

就算我是女媧,可那也是若干年前的事情了,我把泥人稱爲兒女,說明心裏是有大愛的。

這樣的人,怎麼會有尊卑貴賤的想法?

“請皇后娘娘恕罪。”董小宛膝蓋一彎,就要跪下去,我趕緊上前扶住了她。

我驚訝的發現董小宛幾乎是沒有重量的。

“行了,不要那麼多的虛禮客套,你快給我的皇后做一頓好吃的飯菜,她可是餓壞了。”劉尊看了一眼董小宛,一點憐香惜玉的感覺都沒有。

他確實很冷漠,不過我卻有點竊喜。

面對這樣的美女他也沒有動心,還是很讓我滿意的。

“是。”董小宛說完之後,我纔想起來,這個房子裏哪有什麼食材啊,劉尊和初月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

“需要些什麼?”劉尊就跟懂讀心術一樣。

董小宛輕啓朱脣:“皇后懷有龍種,需得一些清淡雅緻的食物方能起到養胎的功效。”

然後她就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名詞,可是劉尊卻好像很理解,大概那是從前的說法。

說完之後,劉尊又消失不見了。

沒有了他的房間裏,我覺得氣氛有點怪異,畢竟我跟董小宛從來都沒有見過,而且她的身份又挺特殊。

倒是董小宛主動跟我講起了話:“皇后平時都喜歡吃些什麼樣的食物?”

“現在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人,你不要叫我皇后,就叫我沈冰好不好?” 我心蕩漾 我覺得彆扭極了。

董小宛輕輕一笑:“恭敬不如從命。”

“那就太好了,我有個不禮貌的問題,你可以回答嗎?”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個好奇寶寶。

“知無不言。”董小宛比我顯得高雅得多,說話也是非常有分寸。

我看着她,想了想,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說起。

董小宛看到我一臉難色,不禁笑了起來:“你是想知道我從什麼地方來的?”

“對啊,因爲你畢竟已經,額,那個,過世了很多年了嘛!應該是經歷過幾番生死輪迴,怎麼劉尊還能找到你?”既然她主動提出來,我也不客氣了。

“我現在的身子已經是虛無的了,只剩下一魂一魄。”董小宛說完,我才發現她的肌膚開始慢慢的變得透明,最後就好像是在玻璃上畫出來的一個人形一樣。

“一魂一魄?”我很驚訝。

人死之後,七魂六魄都會消失不見,怎麼她還能留下這影像一般的實體?

說是實體也不確切,反正就是還能被我看到,被劉尊找到。

“死去之後,我沒有進入地獄,也沒有昇天,而是漂游在情天慾海之中,用這一魂一魄繼續感受着人世間的冷暖情仇。”

我沒聽懂。

董小宛解釋道:“像我這樣的人,本該是被打入十八層地獄的,因爲我是一個靠着賣笑討生活的人。”

我安靜的聽着,她又說:“但是我嫁給了我最愛的夫君冒闢疆,侍奉他照顧他,不離不棄,這讓我有了一份在閻羅面前得到寬恕的機會。”

“那麼你就應該去投胎啊。”我真的對下面的事情一無所知。

董小宛笑了笑:“六魂五魄都受到了嚴厲的處罰,閻羅已經開恩許我留下這一魂一魄,我不能再奢求什麼。”

可是我卻覺得,與其飄飄揚揚不能轉世,還不如消失了的好。

“這一次,陛下找到我,算來也是我的機會到了。”董小宛似乎對自己的狀態也並不是很滿意。

我一愣:“機會?”

“對,陛下說,如果我能將你的飲食調停得當,他會讓我進入輪迴之中,重新做人。”

董小宛的身體又漸漸恢復了正常的樣子。

我在想,劉尊自己都是個不化骨,是不能投胎轉世的另類,他怎麼會有本事給人家這樣的承諾?

萬一董小宛發現被他騙了之後,那不是會很失望嗎?

無根浮萍一樣的飄了這麼多年,她本來就已經很可憐了。

“你自己也希望可以轉世投胎的吧?”我看着董小宛,心裏有點酸酸的。

“我與夫君曾經許下諾言,來世不管變成什麼,都要相認,一輩子不分離。”

董小宛死的時候太年輕,她雖然擁有美貌和才華,可是卻在戰火紛飛中好像一朵美麗的鮮花一樣凋零了。

“你肯前來幫我做飯,就是爲了能夠重新見到你的夫君嗎?”我懂了,劉尊說她不會不來的原因。

歷史上,很多的青樓女子比起普通人家的女人來說更加重情重義,這樣的先例多了去了。

但是,冒闢疆現在又在哪裏?

我頭都大了,本來就被那些神啊人啊搞得暈頭轉向,現在劉尊還去惹了一個鬼回來。

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時候,我聽到窗外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別管那麼多,有我在,還怕不能讓她重生?”

“初月!”我高興的叫起來。

她又來了,這小丫頭肯定是一直都沒有走遠的,她是不是真心希望可以保護我,直到我誕下寶寶?

“妾身多謝冥王大恩!”董小宛不愧是高級公關,馬上就對着初月聲音的方向跪了下去。

醫妃無價,冷王的神祕貴妻 “行了行了,你讓我母皇吃好喝好就算是盡了本分。”初月從外面飄進來。

在我衆叛親離的時刻,能夠有劉尊和初月在我身邊,不能不說是一個巨大的安慰。

董小宛大概被初月一聲母皇給震住了,她看了我一眼,卻懂事的什麼都沒有說。

這時候劉尊也回來了,身後跟着一個無人卻依然在行走的推車,上面擺滿了食材。

“你倒是有口福。”看到初月之後,他只是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偷偷的拉着他說:“你別這樣冷淡,如果不是初月答應幫忙,你怎麼讓人家董小宛輪迴轉世?”

“我有的是辦法!”可是劉尊卻一點都不領情。

我無奈的說:“那你也該客氣點,畢竟她跟你以前也曾朝夕相處過好一段時間。”

“你立刻把這些東西都做成飯菜,讓我的皇后可以安心享用。”但是劉尊就跟沒聽到我說的話一樣,吩咐董小宛。

“是,陛下。”

我看着劉尊:“你這裏有廚房嗎?”

“後院裏。”

我心想,也不知道你的廚房是古時候那種柴火竈還是現代化的整體櫥櫃,董小宛會不會用電飯煲這樣的東西?

“你放心,要什麼有什麼。”

劉尊說完,拉着我走到一個古色古香的大櫃子前面,這個櫃子一看就價值不菲,散發着一股檀香味。

我看到初月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她肯定是知道這裏的全部陳設的。

不過,有什麼好笑的呢?

劉尊嘩啦一下就把櫃子門打開了,我驚得目瞪口呆。

這哪裏是什麼櫃子,明明就是個冰箱嘛!

“你們這個時代,還是有好東西的。”初月笑着說。

“可是你們不是都不吃飯嗎,弄個冰箱做什麼用?”我剛剛說完,就發現自己太愚蠢了。

因爲,在冰箱裏,一個一個的血袋放得整整齊齊。

“偶爾喝一口,補充補充體力。”劉尊邪邪的笑了笑。

這個千年老殭屍,還是改不了他的本性啊!

不過看起來這些血漿都是醫院那種,而且劉尊也不是那樣有耐心的人,他不會抽了別人的血還一包一包的密封好。

所以我稍微放心了一點。

“董小宛,聽說你自創了好些菜餚,今天都展示出來吧!”初月跟着董小宛去了後院的廚房。

劉尊攬着我的腰:“這些血液都是花錢買來的,知道爲什麼嗎?因爲很方便。”

這個解釋讓我差點沒有暈過去。

但是他已經開始了收斂,沒有再輕易傷害那些凡人,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改變。

至少,向善說明了他已經沒有那麼殘暴血腥,他只不過是冷傲了一些而已。

“皇后,陛下,請隨我前來用膳。”動作好快,真不愧是名廚。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吃過這樣好吃的飯菜!

媽媽的手藝其實還是不錯的,可是比起董小宛來,簡直就是不入流的那一類。

她做的菜,白的像玉,紅的像寶石,綠的像翡翠,看着就賞心悅目,令人食指大動。

還有肉,那叫一個酥爛入味,不用嚼也能化開,在嘴裏形成一種美妙的滋味,脣齒留香。

飯後的甜品更是一流,有着芝麻的清香,又有甜蜜的口感,吃着很舒服又不會膩。

“這不是讓我曾經滄海難爲水嗎?”一想到董小宛會轉世投胎,我竟然無恥的覺得有些可惜。

這些手藝都失傳了怎麼辦?

“我特意多做了一些,可以讓皇后隨時享用。”董小宛沒有上桌,娉娉婷婷的站在一旁伺候着。

“你要走?”我看着她。

董小宛點點頭:“我只能呆到子時。”

“初月,你不能網開一面?”我以爲,董小宛可以留下來。

但是初月卻搖着頭說:“我雖然掌管着陰司地府,但是她想要重新進入輪迴,就必須守規矩。”

這也是很說得通的,我只好表示理解。

爲了一口吃的,總不能阻擋着人家的投胎之路吧!

劉尊一直都饒有興趣的看着我吃飯,他對這些人間的食物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看着我吃,他卻很滿足的樣子。

初月倒是吃得很高興,不過我總覺得,她是在藉着大快朵頤掩飾心裏的某些情緒。

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拿食物來發泄,特別是女人。

初月看着是個小孩子,可是她卻已經存在了那麼多年,而且重要的是,她也是個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