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恩了一聲,點了點頭。

四個女人,算是已經有了三個目標,魔女素兒,妖女小狸子,仙女詩韻,再差一個,就能摸索如何破解生死旗門陣,等破陣之後,我另外一個很強的女弟子就要出山了!

也不知道這旱魃有多牛逼,如果她真是法力高強,煞氣無邊,牛逼轟轟的話,那我身爲她的老大,以後走路還不是橫着來嗎?

再放出將臣,屆時五大殭屍王湊齊,我就可以讓他們五個發動祕術,幫我尋找剩下的六個元神!

九大元神之中,我算一個,婷婷家裏衛生間算是一個,馬瑟爾公爵算是一個,我已經吞掉了他們兩個,可以說,現在的剩下的七個元神當中,也就是我的法力最強!

等我湊齊了九大元神,屆時再吩咐他們尋找蚩尤肉身,等找到肉身,所有一切,終將結束!

金光人也好,冰封王座也好,六道輪迴也好,天下蒼生也好,只要我願意,我一個念頭就可以改變輪迴,改變天下!

想想都特麼的赤脊!

男人,就該這樣,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這才叫男人!

餘下這些天的功夫,我一直在考慮,究竟該找哪個女人,思索了許久之後,也沒發現什麼合適的人選,最後還是祖師爺對我說道,張亮,現在魔女妖女仙女全部都有,最好是再需要一個凡間的女子,但此女子最好擁有法力!

我一聽祖師爺這麼說,也感覺可以,只要有法力,就能運用道法,破解陣法,這樣應該能成功。

如果按照這麼說的話,那最合適的人選就是婷婷和小師妹,不過我真心不希望她倆去,因爲我不放心,不放心的原因不是我對她倆偏心,而不顧別的女人生死。

因爲她倆的修行水平,也就是半吊子,能不能成事,誰也說不準,萬一真的弄不成事,那不止是她們有危險,進入生死旗門陣的八個人,誰都別想活,這可是大事。

我對祖師爺說道,容我思索思索。

我自己坐在開天教門前的馬路邊,抽着香菸,整整坐了一個下午,菸頭仍了一地,說實話,想要得到回報,就得先有付出,我成就魔皇大業的道路上,坎坎坷坷,一路走到了現在,真的不容易,如果就此放棄,我真心對不起那些幫助我成就大業的兄弟們,最對不起的,就是天魔師傅犧牲自己,用他的元神,助我使出魔皇經上的生死殺,來滅掉九曜魔龍。

身爲一個男人,我想,我應該拼!

我寧可在戰鬥中死去,也絕不在安逸中偷生!

腦海中浮現出這個想法之後,我做出了決定,讓婷婷去!

小師妹還小,說句難聽的,萬一出了事,我會內疚的,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婷婷的時候,她竟然滿臉欣喜,還說我終於幹了一次人事。

這話說的,我特麼以前都沒幹過人事嗎?

婷婷拍了一下我的胸膛,嬌嗔道,你每次都那麼猛,每一次都幾十分鐘,人家根本受不了,你就像野獸一樣,淨乾點常人做不到的事。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這幾日我特意跟祖師爺游塵師傅一起,討論了許久關於破陣的方法,對這生死旗門陣也算是頗有了解。

豪門驚婚,總裁追妻請排隊! 其實想破陣不難,就是四男四女同時進入生死旗門陣之中,按照破陣方法,破陣順序,一步一步的來,就不會錯的。

陣法之神諸葛孔明就教給了我們這個方法。

素兒,河神,小狸子,婷婷,他們用來破掉四生之陣。

而我,還有祖師爺,游塵師傅以及大師伯,用來破掉四滅之陣,而就在我們準備演練一番之時,三大殭屍王卻不請自到,竟然一個個毛遂自薦,說是要前去破陣!

祖師爺笑道,我爲弟子破陣,你們大可不必踏入這等危險。

贏勾也笑道,我們爲大王破陣,你們也大可不必踏入這等危險。

這就讓我鬱悶了,一邊是我夠意思的兄弟,一邊是我的祖師爺,這讓我怎麼選擇?

兩邊人說來說去,誰都不想後退半步,都堅持要跟我一起去破陣,最後萬不得已,我擺手嚷嚷道,好了好了,別爭了,這是去破陣,不是去娶媳婦,不用那麼積極,要我說,這樣吧,祖師爺,贏勾,該隱,咱們四個去,怎麼樣?

後卿一愣,忙問道,我呢?

我說你先休息着,我另有重要任務派給你,後卿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因爲我權衡利弊之後,感覺最好還是讓三大殭屍王去兩個,因爲他們的修爲非常高,去了之後能夠幫助我,而開天教這邊,只有祖師爺的修爲是最強的,所以就讓祖師爺去吧。

敲定了陣容,當即祖師爺說道,那我們即刻就演練一番,如何?

大家同時點頭,祖師爺恩了一聲說道,那你們等候我一下,我去後堂布置一個虛幻的生死旗門陣,這陣法的道理我都懂,進入之後雖然沒有危險,但大家一定要將此陣當做真正的生死旗門陣!

見衆人再次點頭之後,祖師爺走回了後堂,過了約莫一頓飯的功夫,祖師爺滿頭大汗的走了出來,對我們說道,虛幻的生死旗門陣已經佈下,進入陣中之後,一切聽我指揮!

說實話,祖師爺是個修煉天才,諸葛孔明與我們說了一遍,他就懂得陣法的原理,就是因爲懂了原理,現在他能佈置出一個虛幻的生死旗門陣,與真實的陣法一模一樣,唯一不一樣的,就是裏邊沒有危險!

我們幾人跟隨祖師爺一起走進了後堂,在後堂,地面上插着八面小旗,這八面小旗是用道家敕令旗做的陣眼,八面都是杏黃色,而且此陣看起來非常小,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插在地上的小旗子一樣。

祖師爺說道,大家一起進陣!

當下我們跟在祖師爺的身後,朝着生死旗門陣裏邊走去,剛走到大陣的邊緣,只見眼前金光一閃,我們竟然進入了一個幻象世界!

這裏的天空,黑暗無邊,這裏的大地也都是焦黑之色,剛一進陣,祖師爺就喝道,按照八卦方位,男女排列,各站一人!

這八卦方位我知道,就是乾,坤,坎,離,震,艮,巽,兌,祖師爺的意思大家也都懂,當即我站在乾的位置,婷婷站在我的旁邊,以一個順時針的方向,大家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最後聚攏成一個八邊形!

正是八卦圖!

諸葛孔明擅長九宮八卦陣,教給我們的破陣方法,也是用九宮八卦陣所起頭!

而關於這八卦方位,我以前聽游塵師傅略微講述過,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離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風,兌代表沼澤。

而我們四男四女站好方位之後,祖師爺開始啓動陣法,此時天空漸漸變的晴朗,看樣子是四生之陣的開端!

祖師爺大叫一聲,此乃幻象之陣!大家看到的都是假的!

果不其然,天空漸漸變得晴朗,大地開始生長出各種花草樹木,小鳥飛翔在我們的左右,好一派鳥語花香的景色。

這景色饒是幻象,也吸引了那幾個女人的目光,祖師爺怒喝道,不要分散注意力,閉上眼睛!

幾女同時緊閉雙眼,此時,一陣陣涼風迎面吹來,感覺煞是涼爽,由於這是幻象之陣,我們都不敢大意,生怕睜開眼睛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而且祖師爺也說了,這幻象之陣當中,大家每個人所看到的幻象都會不一樣的。

這鳥語花香的世界,只是幻象之陣的開端,或許在後邊,只要大家睜開眼睛,此陣就能對每一個人放出自己大腦中一直所期待的畫面!

忽然,婷婷對我說道,亮子,你別走啊。

完蛋!

一聽這話,我趕緊睜開眼睛朝着婷婷看去,沒想到婷婷竟然閉着眼睛朝着陣外走去,她這一走不打緊,若是將這八卦方位打亂,那我們可就全部完蛋了!

我暴喝一聲,婷婷,不要動!

說話間,我朝着婷婷抓去,但就在我動手的一剎那,整個幻象之陣停了下來!

破陣失敗!

但就在這一刻,我忽然睜開了眼睛,仔細一看,原來婷婷根本就沒動,大家誰都沒動,剛纔婷婷走動的畫面,竟然作爲幻象直接出現在了我的大腦中!讓我感覺婷婷中了幻象!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陣法想要對付我!

婷婷根本就沒事,所有人都沒事,中了幻象的人,只有我自己!

眼看破陣失敗,而起因正是因爲我,我感覺很是尷尬,很是對不住大家,但祖師爺此時淡然的對我說道,張亮,你修爲不低,而且乃天生命格,算是最爲特殊的人,這生死旗門陣屆時也會最先攻擊你,剛纔的一切都是幻象!

然後祖師爺將剛纔他佈置的幻象對我們說了一通,大家恍然大悟,個個都心有餘悸的說道,這生死旗門陣實在太恐怖了,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佈下的。

當下衆人走出生死旗門陣,等候祖師爺再一次佈陣,由於第一次我毀了這個陣法,心裏尷尬,就對衆人說道,大家休息一下,明天再說吧。

沒想到先是由四個女人帶頭,隨後兩大殭屍王也說話了,大家的意思就是堅持等候祖師爺佈陣,布完之後再破一次!

既然這樣,那就沒話說了,小師沏好了一壺茶水,當即提了過來,給衆人倒上,當衆人喝過茶水之後,祖師爺就將陣法重新佈置完成了。

當即,衆人並沒有立即進入,祖師爺端起一杯茶水,一邊淺嘗一邊對衆人說道,大家記住,這生死旗門陣的第一陣,就是幻象之陣,在此陣當中,你不要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東西,哪怕是你的親生父母要殺掉你,你也不要怕,最關鍵的是不要跑,不要動,不然八卦方位一亂,衆人皆死!

我們同時點了點頭,當下誰也不敢吭聲,等祖師爺喝過了茶水,我小聲問道,那大家就這麼不吭聲,等到陣法結束的時候,我們該怎麼知道?如果到時候你通知大家,大家都認爲這是幻象,沒人敢睜眼,沒人敢理你,那這豈不是要被下一個陣法所殺死?

衆人頻頻點頭,感覺這確實是個問題,祖師爺沉吟片刻,最後說道,這樣吧,我們進入陣中之後,大家手拉手形成一個圓,待到幻象之陣結束之後,我掐張亮的右手,張亮再掐下一個人的右手,如此循環,就能通知所有人了,因爲幻象中所發生的事情,是不會有疼痛的,當疼痛感來襲,這纔是真實的,但你們切記,不要亂掐,必須讓我先掐張亮,再由張亮掐下去!記住了嗎? 大家恩了一聲,祖師爺說道,爲了防範於未然,大家一定要明白,幻象之陣過去之後,就是沉睡之陣,陷入此陣,若是意志不堅,則會昏昏睡去,一旦睡去,則會徹底死亡在生死旗門陣之中,以往陷入此陣的人物,死後靈魂也會被困在裏邊,當做殺陣之用!

祖師爺說的很詳細,當即衆人也都感覺差不多了,就再次進陣,進入陣法之中後,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天還是一片漆黑之色,而我們八個人也快速站好了位置,還是從幻象之陣中開始。

我們八個人手拉手,互相抓緊對方的手掌,絲毫不鬆懈,我也是緊緊的閉着眼睛,不管看到什麼,我都不會動彈。

過了好一會,忽然我聽祖師爺說道,好了,幻象之陣已過,大家可以睜開眼睛了,而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猛然驚醒,不對!媽的又中了幻象!

祖師爺明明說過,提示過陣的方法,只有掐手掌纔算,祖師爺是不會犯這種錯誤的,他是不會張口對大家說的!

而就在此時我趕緊再次閉上雙眼,剛纔我睜開了雙眼,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情況發生,在我閉上雙眼的一剎那,我忽然看到了我的老爸,他正怒氣洶洶的看着我,喝問道,你這小兔崽子整天都跑哪去了?幾個月不回家!偶爾打個電話,算什麼?你眼裏還有沒有我了?

我本來想爭辯,說自己忙,但我意識到,這就是幻象,絕對的幻象,我老爸常年出差,此時怎麼可能在開天教?

我站在原地不吭聲,我老爸怒視着我,二話不說上來就掄圓了膀子給我了一巴掌,嘴裏還說道,媽的,老子跟你說話都不理?現在翅膀硬了是吧?

我還是不吭聲!

啪!

又是響亮的一巴掌,我還是咬着牙不吭聲,說實話,這種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那耳光打的真真實實,但卻沒有痛感。

見我不說話,我老爸掄圓胳膊,左右開弓,對準我的臉,噼裏啪啦的來了一頓神龍擺尾!

我特麼感覺我都快要被打暈了,但我仍然咬着牙,不管幹什麼,我都不能動彈!不能鬆手,因爲我始終銘記,我們有八個人!我們八個人的性命,會因任何一個小失誤而隕落!

我老爸打我了許久,見我仍然不理他,當即氣沖沖的走到了別的房間,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不再理我。

而此時,我的手心忽然傳來一陣疼痛,我一愣,這才知道當我老爸離開的時候,幻象之陣已經破掉了!

我也趕緊掐了婷婷一下手心,婷婷感受到之後,也往後掐,片刻後,大家睜開了眼,而我早已是滿頭大汗,雖然被我老爸打的那種感覺一點都不疼,但多少有點緊張。

我見大家表情都非常輕鬆,唯獨我滿頭大汗,我就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們都沒看到幻象嗎?

大家同時搖頭道,沒有啊!

我說我靠,這特麼怎麼回事?難道只有我自己看到幻象了?

祖師爺此時也是疑惑道,我也沒有看到幻象,不止是我佈置的陣法力量不夠,還是此陣只對最厲害的人下手。

這一點,成爲了一個謎團,而且是一個無法輕易解開的謎團,雖說我們佈下的這個生死旗門陣,與那柏樹林中的生死旗門陣差不多,但終究是有差距,有差別的。

我不清楚到了真正的生死旗門陣之中,會不會也是這個樣子,但我明白一個道理,破此陣,難!

但不管有多難,我都要堅持,因爲破掉此陣,我才能救出旱魃,旱魃一出,加上將臣,五大殭屍王就能用他們特殊的方法幫我尋找蚩尤九大元神,屆時我才能重返地獄魔池,解除冰封王座!

當即來不及討論別的事情,祖師爺就對我們喝道,沉睡之陣來了,大家小心!

祖師爺說完這句話,大家同時用力的閉上眼睛,而祖師爺卻暴喝一聲,睜開眼!睜大眼!互相盯着你對面的人看,用力的看!

祖師爺這聲話語,猶如撼天驚雷,本來已經略微有點睏意的我們,同時打起了精神,朝着我們對立面看去。

我的對立面是小狸子,我瞪大了眼睛朝着小狸子看去,小狸子撲哧一聲就笑了,我對她說道,嚴肅點!

祖師爺卻說,大家可以說話,可以盡情的說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最好是不要停,讓自己的精神時刻處於高度集中!

就在此時,婷婷的雙眼開始漸漸的眯了起來,我用力掐了一下她的手心,但卻發現,不管用!

緊急關頭,我暴喝一聲,我說一句話,你們都跟着我學!快點!必須要學的快,學的像!

不等衆人點頭,我以超級快的語速說道,我乃九天十地菩薩搖頭怕怕霹靂雷電小少俠!

衆人都被我說懵了,此時都在用力的回想我剛纔那句話是什麼,到底說的有哪些字,我一看起了效果,就再次喝道,再跟我學一句!大家最好是三秒左右念出來!

我是如來佛祖玉皇大帝觀音菩薩指定取西經特派使者花果山水簾洞美猴王齊天大聖孫悟空啊!

我靠,我這話一說,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尼瑪,滿臉的疑惑,婷婷問我,你說什麼什麼什麼孫悟空?前邊說的什麼來着?

這就有效果了!

只要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我說的話上,讓他們沒有睏意,我就要一直堅持下去,眼看這種事只有我能搞的定,我就再次說道,再來一句簡單的!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嬌的情緒好比度日如年,雖然我不是玉樹臨風瀟灑倜儻,但我有廣闊的胸襟加強健的臂彎!

這一句話,我特意稍微放慢了一點語速,大家感覺挺有趣,就開始跟着念,但唸了好半天,也沒人能夠完全念下來,衆人就讓我再說一遍,而就在此時,祖師爺微微一閉眼,振聲說道,沉睡之陣已破!那股攻入大家腦中的沉睡力量已經消散!

沒等衆人欣喜,祖師爺就再次說道,大家不要高興的太早,下一個陣法就要到來了!

我回想起真正的生死旗門陣中的黑白八旗,那四面白旗應該就是四生陣,按照白旗上所畫的內容,可能接下來還會遇到所謂的好事!

果不其然,祖師爺對我們說道,接下來的陣法叫做圓光之陣!此陣將會讓大家想起以前很多高興的事,例如家庭團圓,或者喜得貴子,或者別的什麼,會讓大家感覺非常高興,一直笑,一直笑,當你面部表情停留在笑容上之後,當笑容再也無法轉變之後,就會變成一座石雕了!

我心說我們這些人,除了我之後,都沒有所謂真正的家庭,基本上都是天生地養,基本上都不是普通人,而且說到家庭團圓,這一點,恐怕只有我纔有弱點。

因爲我是一個正常人,我有自己的父母,更加令人恐懼的是,我的父母常年不在家,每逢團圓之時,我確實很高興。

漸漸的,我的嘴角浮起了笑容,這絲笑容我自己都忍不住,我感覺很欣慰,我一直在想我的老爸老媽,回想過年之時,團圓的氣氛,想着想着,祖師爺怒喝一聲,呔!

只見祖師爺口中噴出一道金光,那道金光衝到我的面前,直入大腦,我才猛然驚醒,我發覺自己竟然中了圓光法術!想來剛纔我無意間回想起父母,不是我的本意,而是圓光法術已經開始侵入我的大腦了!

祖師爺對大家振聲說道,我要跟你們說一件重要的事! 我們一愣,此時祖師爺說道,此陣不算是最危險的,畢竟大家都算是修行者,也沒有人世間的牽掛,一心爲了力量而活,只有張亮難以擺脫世俗的牽掛。

這話說的不假,我和大家都點了點頭,祖師爺又說道,所以在破此陣之時,大家應該用自己的意念去侵入張亮的大腦中去,將你們的生活灌入他的腦中,幫他強行改變思想!

我靠,這話說的,這不是侵佔我的大腦意識嗎?這還真有點玄乎啊,仔細想想剛纔祖師爺對我暴喝一聲,吐出一道金光,可能就是用他的意識來瞬間侵佔了我的意識,這才讓我躲過圓光之陣!

圓光之陣已過,接下來所要面臨的,就是四生陣之中的最後一陣,迷途之陣!

所謂迷途之陣,原來的本意是叫做仕途之陣,而仕途是代表了官道的意思,諸葛孔明對我們說過,迷途之陣,就是讓自己感受到自己心中曾經幻象出的畫面,比如自己想當皇帝,自己就會成爲皇帝,自己想成爲大將軍,自己就會成爲大將軍,當然,這也是一種侵蝕意念的手法!

一旦自己信以爲真,迷失了自己,感覺自己真的夢想成真,感覺自己真的成了皇帝,妻妾成羣,那也就算是徹底迷失了靈魂,當一個人迷失了靈魂,迎接他的,就只有死亡。

不多時,迷途之陣降臨,我們都看到了自己的夢想,但這一次我很能剋制自己,我發現我成了魔皇,救回了天魔師傅,但不管天魔師傅對我說什麼話,我始終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要我不動,我們的八卦方位不會發生轉變,就不會有危險降臨!

當這四生陣全破之後,大家已經是筋疲力盡了,雖說對付這四生陣之時,沒有使出任何力量,也沒有發生劇烈打鬥什麼的,但一直浪費腦力,那也是非常累人的。

祖師爺喘了口氣說道,四生陣大家都有一個瞭解,先休息一下,吃頓晚飯,明日再破四滅陣吧。

說話間,祖師爺帶着我們走出了陣法。

這四生陣看似風平浪靜,但實則充滿無窮無盡,肉眼看不到的危險,若是單獨闖陣,恐怕難以過得這四生陣,贏勾說當初他產生幻覺,想來應該是進入了幻象之陣。

出了陣之後,祖師爺吩咐小師妹去做飯,婷婷也去幫忙,其餘的人,也都留在了這裏,開天教房屋衆多,完全可以住的下來。

臨睡前,游塵師傅特意來到我的房間,輕輕的敲了敲門。

由於這幾天就要去破生死旗門陣,我沒有和婷婷住在一起,而是單獨住在了一間房屋裏,等我打開了門,卻看見游塵師傅憔悴的臉龐。

我小聲問道,師傅,你怎麼了?

游塵師傅微微一笑,身形枯樓的走了進來,隨即緩緩的關上了門。

我打開燈,連忙搬了一個椅子放到游塵師傅的面前,他坐下來之後,不知爲何,語氣中竟然帶有一絲惆悵,一絲難以形容的悠遠。

張亮,你過來。

我恭恭敬敬的恩了一聲,然後走到游塵師傅的旁邊,到了他旁邊之後,他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隨後,他那滿是皺紋的手掌,伸進了自己的懷裏,顫顫巍巍的抽出了一張符咒,還有一瓶看起來像是紅色膠水的東西。

我說這是什麼啊?

游塵師傅並沒有立即作答,而是眯眼盯着那紅色瓶子看了半天,最後才嘆了口氣說道,瓜娃子,這東西,不是正道之物,但你前去破解生死旗門陣,凶多吉少,本來這東西是我準備給自己的,但現在我想了想,還是給你吧。

我感覺面前這一張符咒和紅色藥水有點特殊,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古怪東西,就小聲問道,師傅啊,這是什麼?

游塵師傅拿起那張符咒,對我說道,此符,乃張天師神符,人世間所存之符,不超過十張!

無敵從奪舍財神開始 我說我靠,這麼牛逼?怎麼製作的?咱們也做點啊,最好是大批量的製作,到時候還可以搞外貿批發。

游塵師傅這時候沒跟我開玩笑,他淡淡的說道,此符的製作,頗有傳奇色彩,據說張天師飛昇大道之後,其肉身化爲一抹硃砂,可能是生前張天師經常接觸硃砂的原因,所以纔會出現此異象,而後,張天師的元神返回,告訴門下弟子,用此硃砂,寫下符咒,便能威力無窮。

我連忙問道,那他弟子用硃砂寫出神符之後,有啥作用?

游塵師傅搖頭道,沒有具體考證過,但據說此符能夠暫時將人變成仙,擁有神鬼不測之威!

我靠!

我特麼直接就跳起來了,使用此符,能讓人暫時性的從凡人變成仙人,這特麼的太牛逼了吧?

見我目瞪口呆,游塵師傅將符咒塞到了我的手心裏,對我說道,如果在生死旗門陣之中遇到危險,切記使用此符,你是我的寶貝徒弟,是我最疼愛的瓜娃子,你可不能出事。

我恩了一聲,頓覺師恩浩蕩,當即認真的點了點頭。

游塵師傅又拿起了那瓶紅色的藥水,對我認真的說道,這藥水,並非正道之物,乃古邪教之物,服用之後,可在短暫時間之內,徹底成爲一個金剛不壞,靈魂不死的人物,不管是誰,不管是什麼攻擊,不管是打你的肉身還是攻擊你的靈魂,你都不會受到傷害,但其也有副作用。

我忙問道,這藥水叫啥名?有什麼副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