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是不是失敗了。”韓霜有些慌。

“沒事,成功了。你做的很好!”

陳默聞言安慰了一聲,隨後拿起其中一件百鍊甲遞給了韓霜。

“你拿一件,留着防身用,穿在身上能防備不少危險。”

“我……!”

“不要有心理壓力!”

陳默輕笑,隨後說道:“這東西現在看着值錢,以後就爛大街了,你穿上就是了。”

“好吧!”韓霜微微點頭。

“我去修煉了,等王世尊來了,你喊我一聲即可!”

交待了一句,隨後陳默走進臥室,盤膝而坐,開始修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修行不知歲月,一閉眼一睜眼已經是數個小時後了,天色早已經黑了下來,朦朧如圓盤般的滿月懸掛在天空中。

韓霜喚醒了陳默,王世尊來了。

走出臥室,陳默坐在了沙發上,看向眼前的幾個人。

王世尊,趙鐵山,還有一個精壯的年輕人,年輕人渾身散發着一種朝氣,一種精氣神圓滿的感覺。

“他是?”陳默凝神看向王世尊。

“首領,這位小哥名叫丁成空,就是這個小哥帶人用了三個小時,清空了整整一片居民區,現在下面的人都安置好了,接下來您看?”

“哦?”

陳默聞言不禁驚訝的看向丁成空。

三個小時清空一片居民區,這可不止是能力的問題,實力也絕對不低。

“多少級了?”陳默問道。 “已經7級了!”

丁成空聞言連忙回答道,同時,他也在暗自觀察着陳默,越觀察,他越忍不住心驚。

種田寵妻:彪悍俏媳山裏漢 陳默現在不像是剛回來時,穿着那些令人羨慕而又驚奇的裝備,現在的陳默身穿居家長衫,看起來如同武俠世界中走出的翩翩公子。

可正是如此,丁成空才忍不住心中震撼,因爲他發現,陳默隱約間散發出的氣息讓他甚至忍不住有種窒息感。

首領,到底有多強大?

“7級?不錯!”

陳默聞言微微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讚賞。

如今不過是末世第四天,喪屍進化到現在也不過是普遍3級,丁成空能升到7級,這絕對可以說的上是罕見了。

等級大過怪物三級就會被壓制經驗獲得,丁成空的實力還不足以對抗精英怪物,他能升到7級,這絕對是一刀一刀的砍出來的,作假不了。

大過怪物三級就是六級,他能在經驗壓制的情況下升到七級,這已經不是努力的問題了,而是拼命。

拼了命的想變強!

“請首領教我如何變強!”

噗騰一聲,在陳默點頭讚賞之後,丁成空單膝跪地,向着陳默低下了頭。

“變強的方法我多的是,但是能不能拿到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

陳默面無表情的看着丁成空,對於丁成空動作絲毫不感到吃驚,在末世中,陳默見了太多的人爲了實力而做出各種各樣的事情。

追求實力,這絕對是沒有錯的。

“招收了多少人?”

說了一句後,陳默轉頭看向王世尊,不再去理會丁成空。

因爲自己擁有實力,丁成空本是有些傲氣的,可在陳默面前,他卻發現,陳默不開口,他竟然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

一個人達到這種程度,當真是恐怖到了極點。

丁成空心中思緒萬千,陳默的舉動,更是加強了他內心中變強的慾望。

這就是末世,一個靠着實力講話的地方。

“截止到十分鐘前,我們這裏已經聚集了超過八千人,現在還在有人源源不斷的趕來,雖然人數沒有白天那麼恐怖了,但是也不少。”王世尊接話道。

“八千人?”

陳默聞言站起身,來回渡步片刻,沉吟道:“人數也差不多了,也罷!”

“王世尊,宣佈下去,正式成立星空基地,同時,基地內暫時分三大序列,戰鬥部,後勤部,管理部。”

“戰鬥部全面負責戰鬥,培養有能力,有膽魄的人成爲基地最強的戰士,戰鬥部很重要,暫時便由……丁成空你來負責吧!”

“我?”丁成空滿臉的難以置信。

他只是知道表現突出的人會有希望成爲基地第一批管理者,可他萬萬沒想到,陳默竟然直接給了他一個幾乎是頂級的地位。

整個基地分三大序列,戰鬥序列他是負責人的話,那也就是說從今往後,他就擁有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他?”王世尊也是震驚的看着陳默。

“沒錯,就是他!”

陳默輕笑,眼神看向丁成空,說道:“基地發展缺少人才,這是你有生以來最大的機會,如果能抓住,未來就算有人接替了你的位置,我也會給你安排一個合適的地位,但是你如果抓不住,那你在我眼中,就只能是一個單純的戰士了。”

“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丁成空反應過來,激動的滿臉通紅。

微微點頭,陳默隨即看向趙鐵山,在他心中,趙鐵山這個人是極爲正義的,也是極爲公道的,這種人是最適合管理後勤的,畢竟,他絕不會徇私。

“趙鐵山,你便暫時負責後勤部,不會的話可以學,咱們基地近萬人,什麼人才沒有?挑選什麼樣子的人輔助你,這就看你自己的水平了。我希望你能在這個位置坐很久!”

“我…我明白了!”趙鐵山沒想到自己竟然也能坐上這種位置,他激動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王世尊,管理部就交給你了!”

陳默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王世尊,然後繼續說道:“戰鬥部負責戰鬥,負責培養戰士,後勤部負責食物,飲水,各部的後勤工作,同時也負責整個基地的後勤工作。”

“他們雖然會很累,但是在這末世初期,就算出了亂子也好解決。”

“可你就不同了。”

“其一,整個基地的管理,不止是住房,食物等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是如何運作基地,如何將整個基地盤活,如何讓整個基地正循環運轉,這些都是你需要考慮的。”

“其二,基地內管理層管理,廉潔公正的管理員培養,等等等,可以說基地就是一個小型的城市,一切都需要你去思考,去調節。”

“其三,不止是管理部,戰鬥部和後勤部的管理層升遷調任,入職定薪金,等等等,也都歸你去弄!”

“我對基地的要求不高,除了前期第一次投資之外,後續務必要形成正循環發展,盡最大可能調動所有人力物力,讓在基地生活的人既不感到壓迫的同時,又能爲基地貢獻出大量的物資或壽命。”

“我在這裏可以給你提個醒,壽命纔是末世唯一的貨幣,我希望你能以這一點爲根本來制定基地貨幣體系,生活體系。”

“再多的我也不說了,基地那麼多人才,你們自己挑選出來用就是了,集衆人之智慧來制定出具體的計劃書,明天交給我就行了,世尊,你能做到嗎?”

陳默看向了王世尊。

王世尊到了這個時候才驚覺,一個基地的管理部門竟然真的那麼重要。

“保證完成任務!”王世尊深吸一口氣一臉鄭重的說道。

“嗯!”

陳默淡淡點頭,沒出成績一切保證都是放屁,他又怎麼可能會輕易的去相信王世尊?

一切,成績說話。

重生之巔峰強少 一揮手,三套百鍊甲出現在桌子上,陳默對三人說道:“這三件裝備都是綠裝,目前來說也是極品,你們每人拿一件吧。”

“是,首領!”三人聞言大喜,對於裝備他們可是羨慕許久了。

“世尊,你跟我最久,成績我看在眼裏,這本心法你拿着!”

陳默將六合氣功拿了出來遞給了王世尊。 六合氣功是中級心法,加六點屬性,每升一級根骨+1,氣海+4,身法+1,在陳默看來,雖然垃圾了點,但是在前期,在喜歡修煉氣海的人手中,那也是極品了。

陳默隨意的介紹一二,王世尊聞言驚喜,丁成空和趙鐵山則露出羨慕的神情。

升一級多加1點屬性啊,雖然他們以後肯定也會得到更好的功法,可王世尊也會得到啊!

心法肯定是越早修行越好,就算是垃圾心法。

現在每級多加一點,以後再去看的話,那就是多了不少點永久屬性。

畢竟,就算沒心法,那你也得升級不是嗎?

只要升一級,那就是比他少一點。

“多謝首領!”

王世尊滿臉感激,他感覺自己所做的決定竟然是如此的正確,如果不是自己在第一時間選擇了投靠陳默,那自己絕不會在這種最早期的時刻得到心法這種珍貴的東西。

“不必謝我,你的付出我看在眼裏,這是你應得的!”

陳默淡淡說道,隨後看向趙鐵山和丁成空。

“你們兩人也不必嫉妒,末世很大,人心很冷,但只要你們努力,我都會看在眼裏。我們既然建立了這麼大的基地,那未來自然不會缺少好東西,只要你們做出的貢獻足夠,未來什麼都有!”

“是,首領!”趙鐵山和丁成空聞言連忙點頭。

“去吧!”

陳默揮了揮手,示意三人離開。

待到三人離開後,關了門的韓霜滿臉好奇的走到陳默身邊,輕輕的幫陳默捏着肩膀。

“你心裏有話要說?”

陳默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轉頭看向韓霜。

“就是好奇。”韓霜淺淺一笑,說道:“你不是弄了很多兵器嗎?爲什麼沒有交給他們啊?”

“那是我的東西,我憑什麼給他們?”

陳默輕笑,隨即舒緩了一下腰肢,伸手將韓霜拉入懷中,輕聲說道:“人心很貪,貫不得,想讓他們站起來就得逼着他們去死你懂嗎?不但兵器不能免費給他們,就算是功法也得做個限制,以後,一切都得靠壽命來換。”

“那麼多兵器,他們哪有那麼多壽命啊?”韓霜訝異。

“那就不是我應該管的事情了,不夠就去殺喪屍啊,就比如丁成空來說,他的壽命就算買十把,二十把兵器都是足夠的,爲什麼?因爲他拼命了,其他人不拼命,我憑什麼給他們?我不但不能免費給,我還得趁機賺一筆。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明天我看看他們的計劃書再說吧,走,咱們睡覺。”

說着,陳默抱起韓霜向着臥室走去。

連續升級,煉獄純陽勁積攢的純陽種子再次凝聚到了即將爆發的程度。

陳默迫切的需要發泄出來。

“等等!”

貴女虐渣日常 躺在牀上,看着近在眼前的陳默,韓霜咬着嘴脣,說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爲什麼給基地起名叫星空啊?”

星空?

陳默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恍惚。

前世,在陳珂死在異域戰場後,他曾經擔任過幾十年的繁星聖地聖主之位,當時,他被人稱之爲星帝陳默。

今生,雖然一切從頭開始,但是陳默依然情不自禁的取了個名字叫星空,或許這就是祭奠那失敗的前世吧。

嘆了口氣,陳默微微搖頭。

“世上有兩樣東西是亙古不變至高無上的,一是高懸於我們頭頂的星空,一是深藏在每個人心底的信仰。我這麼說,你懂了麼?”

“亙古不變,至高無上?”

韓霜聞言心中震撼,他雖然知道陳默心中有大志,但是卻從未真正的從陳默口中聽說過陳默的目標。

這一刻,陳默忽然說出這八個字,韓霜忽然發現,她竟然是一點兒都不瞭解這個男人。

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他到底想做什麼?

人如果遭遇劇變,或許會心生野心,不擇手段,或許會野心膨脹滋生,源源不斷。

可遭遇什麼樣的劇變纔會讓一個人在一開始就立下如此志向?

他是要做新時代的皇啊!

一日爲師一生爲夫 韓霜咬着嘴脣,怔怔的看着陳默。

嫁入豪門:老婆,乖乖的! “怎麼了?”陳默輕笑。

“沒什麼,來吧!”

深吸一口氣,韓霜反手環住了陳默的脖子。

……..

一夜魚龍舞。

第二天一早,陳默揉了揉腦袋,不禁有些納悶的看着躺在一邊的女人。

這個女人是瘋了嗎?

自己一百五的根骨,她竟然想榨乾自己?

作死也沒這樣作的吧?

女人心,海底針。

理解不了韓霜的想法,陳默起身走到一邊穿衣,隨後關上了臥室的門,走到客廳一角。

客廳一角已經被改造出了一片工作區域,若非是陳默暫時沒有動身的想法,恐怕王世尊都想給他弄個別墅當行宮了。

坐在辦公椅上,片刻後,一個身穿女僕裝的漂亮女人拎着水壺敲響了房門。

陳默起身打開門,女人和她身後的幾個同樣顏值身材兼備的妹子齊齊的向着陳默鞠躬行禮。

“首領,我們送早餐來了。”

“嗯,放客廳裏吧!”

陳默微微點頭,從這一點也能看出來,如今人手足夠了,王世尊倒也大膽了,直接給他弄了一些專門服務他的人。

幾個女人不敢看陳默,只敢在陳默轉身後偷偷的瞄幾眼,他們都很好奇陳默這個首領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畢竟,現在的陳默,幾乎已經成了傳奇。

基地裏的人都知道陳默擁有一身看起來就很不凡的裝備,同時也是實力最強的人,現在也成了南州勢力最大的人。

放下食物後,領頭的女人拎着水壺幫陳默泡了茶水,隨後微微鞠躬,幾人緩緩走出房間。

陳默抿了抿茶水,隨後靜靜的等待着。

半晌後,裹着睡衣的韓霜頭髮凌亂,揉着眼睛渾身疲憊的走到沙發前開始吃飯。

陳默看着這一幕,不禁莞爾一笑。

吃飽喝足,韓霜迷迷糊糊的轉身又回到臥室中睡覺去了。陳默則是隨意的吃了點後,起身走到大門口。

打開大門,果然,王世尊三人已經等待良久了。

“小點聲,她還在睡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