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此時徹底呆了,腦子裏一片空白,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爲這傢伙的身份連地府的寶貝都甄別不出來。我現在要是冒然進去,肯定得變成包子餡啊。但是如果不進去,這娘們一定會繼續害人的,於是我便壯起了膽子就準備破門而入。

就在此時,我突然感到身後有一隻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轉身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本章完) 那晚我看見的事情絕對是十分震撼了,當時我感到後面有人拍我的肩膀,頓時整個人瞬間僵住了,這大半夜的難道還會有誰跟我一樣無聊嗎?

我怯怯的轉過身去,更驚奇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院子裏面,一個青年人竟光不溜丟的站在我的身後! 看他沒穿衣服,我很容易就聯想到剛纔看到的那一幕。我定睛一看頓時大驚!這傢伙居然沒有腿!

很明顯他不是人啊!那青年人一手搭着我的肩膀,另一隻手食指擺在自己嘴前,表情緊張示意我不要言語。

雖然我當時一下子認出了這個傢伙是鬼,但是卻沒有害怕,只是愣了一下,並沒有做聲。那個男的見我沒有言語,便對着我招了招手,示意讓我跟上。

於是我便跟着他到了前面的飯廳,他四處看了看,確認沒人發現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後說道:“嚇死我了,兄弟,你怎麼這麼衝動,你一個人是鬥不過她的。”

“把傢伙收起來再跟我說話。”我拍開了那鬼魂的手,看他的頭上並沒有鬼魂類型的字樣,他應該不是地獄逃出來的惡鬼,我疑惑的問道:“你誰啊?”

“我叫劉星,你叫我機靈鬼就行了。這裏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他機警的看着四周。

於是我便對他說道:“你跟我上樓吧!”我帶着他來到了我的房間,然後關上了門,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對我說道:“小兄弟,你太沖動了,那娘們已經成精了,十幾年前就害了許多人,你們那天在山上遇到的那些找替身的就是被她害死的。”

我聽到這裏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對那機靈鬼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老闆娘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剛纔那又是什麼害人的手段?還有你又是哪兒冒出來的。”

那機靈鬼見我這麼問,連忙對我說道:“兄弟你別急啊?我慢慢的告訴你!其實那個傢伙很早就在這裏了,就在那後面的小樹林就有她的石像,她具體是個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我其實也是這裏的旅客,十幾年着了她的道,被她害死的。”

“喔,原來你也是被她先那啥在那啥了吧!”我笑道。

那哥們見我這麼說,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繼續對我說道:“兄弟,自從在那山上的時候,我就留意你很久了,我看你應該也是很有本事的人。”

“打住,別拍我馬屁,你還是趕緊告訴我關於那女經理的事情吧,我看她的樣子不像十幾年前就在這裏的呀!”我對他說道。

機靈鬼說道:“兄弟,你說的不錯,那女經理的確是不久之前才接守了這間旅館的,那怪物在幾年前被一個很有本事的高人給收服了,之後便一直沒有出現。這裏也十分的正常,只有那山上的那些找替身的傢伙還聚集在那裏。他們已經和那裏的環境融合了,所以一直盤踞在上面,他們每一個死的年頭都比我久。”

“那個到

底是個什麼怪物啊?她剛纔在幹什麼啊?”我問道。

“我真不知道,我也是一個大學生,十幾年前在那林子裏不小心見過她神像,後來晚上便被她弄到裏面,你剛纔也看見了。”那機靈鬼對我講道。

我這纔想起白天那位大叔告訴我的話,於是我便對他問道:“你是不是也是個大學生啊!當時還白撿了只兔子?後來就失蹤了的那個。”

“您簡直是神仙啊!沒錯!就是我,你怎麼知道的啊?”那機靈鬼吃驚道。

我沒有理會他的話,對他說道:“這裏的其他夥計是不是也被她控制了?還有剛纔她那又是什麼妖法?我要怎麼才能救那些人啊?”

機靈鬼對我說道:“小神仙啊,你剛纔不是看見了嗎?怎麼你眼神不好使?你沒看出來她在造畜嗎?”

造畜?原來剛纔那就叫造畜啊!看上去挺嗨皮的啊!我沒有問他什麼是造畜,因爲我現在也不清楚這小鬼的底,我自然也不能露底啊,而且我琢磨着這裏的傢伙不好對付,還是明天打個電話問下李奇才行。

於是我便對他說道:“這樣吧!你先在這裏呆着,我先想辦法搞清楚這傢伙的弱點,然後再想辦法對付她!對了你說她之前被人收服了,怎麼現在又在這裏出現了呢?”

那機靈鬼對我說道:“沒錯,她是前兩個月纔回來的,我在這裏呆了十幾年了,我之前聽那個收她的高人叫她山鬼什麼的!當時我沒敢靠太近,所以沒聽清。她也是前不久才上了那個女人的身的。”

那天晚上我是一夜沒睡啊,一直等到了早上七點鐘纔給李奇打了電話。電話通了,電話那頭傳來李奇懶洋洋的聲音:“煤子,你幹嘛啊!這麼早就打電話過來。”

“誰啊!這麼早就打電話來,真討厭!”電話那頭居然傳來女人的聲音。

我當時那個吃驚啊,我忙問道:“阿奇,怎麼還有女人的聲音啊。”

這小子明顯懶散的說道:“是婷婷,我們不那啥嘛!哎呦——你掐我幹嘛!”

我去,老子算是聽出來了,他旁邊的女人肯定是劉婷婷,我忙對他說道:“奇仔,行啊!都本壘打了!還在那大別墅吧!”

“啊!本壘打了!啊!那個不是,嘿嘿,你小子就別管了。對了找我什麼事啊?和若冰妹子玩的嗨不嗨皮啊?”這小子沒心沒肺的問道。

“嗨,相當嗨皮,你大爺的,人肉叉燒包吃過沒?”我沒好氣的說道。

他詫異道:“人肉叉燒包!什麼玩意?”

於是我便將我昨晚遇到的事情一股腦的告訴了他。他聽到我描述那詭異石像的樣子時,說話的聲音都變了,他十分驚訝的對我說道:“你……你真的見到那老闆娘和石像一模一樣了?”

“對啊!比珍珠還真!嚇死老子了,駱關現在已經變成畜生了,那是什麼妖孽啊?我該怎麼辦啊?”我緊張的問道



李奇此時用十分嚴肅的語氣對我說道:“煤子,我告訴你,那娘們不是什麼善茬,她很有可能是十大boss之一的山魈鬼。”

山魈鬼?我徹底愣住了,忙對他道:“你說她是惡鬼?不對啊!她要是惡鬼的話,我不可能看不出來啊?”

“那說明她現在已經成精了,這種山魈鬼本來就和正常的鬼魂不同,傳說中是一種山精野怪的一種,愛吃人肉,一般隱藏在深山之中,傳說其性情兇悍,善變化,喜好捉弄人。你這次遇到的居然可以借居在活人身上,而且還會勾引男人,相信這傢伙已經成了氣候了。又會造畜,所以我只能想到地獄裏逃出來的那隻山魈王了。”李奇對我說道。

“那我該怎麼辦啊!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你的意思是說這玩意比惡鬼還狠了?那我該怎麼對付她啊?”我問道。

李奇沉思了良久,然後說道:“本來這山魈鬼是懼怕打雷的,可是你遇到的可不是普通的山魈,連造畜這種邪法都會。道行一定很高深,得想個辦法一招制敵才行。”

聽他這麼說,我哭的心的有了,不帶這麼玩我的,還一招制敵,這小子純屬逗我吧!於是我對他說道:“奇哥,一招制敵,你玩我吧!誰制誰啊!現在一個旅店的人都有危險啊。今天的早飯說不定就是人肉叉燒包!對了造畜是什麼啊?現在那駱關估計還在小盒子裏呢!有什麼辦法救他啊!”

李奇對我說道:“你別急嘛!那老小子本身就是個鬼畜,讓他多當會兒畜生不礙事的!我先告訴你這麼破她的造畜吧!”

李奇告訴我,這造畜是一種魔魅之術,方法有很多種,但是萬變不離其宗,都是投其所好,就像釣魚一樣,以餌誘之,目的都是激發人身上的獸性,然後使用邪法將人變成畜生。很早的時候就有人用這種方法變人爲畜,大多都是美食來誘惑小孩子。因爲貪食也是人的獸性之一。

我聽到這裏,頓時大驚道:“奇哥,不會吧,那肉餅所有人都吃過,我會不會也中招了,你快來救我啊!”

李奇在電話一頭對我說道:“你不用害怕,你們的確是吃過她的食物,但是還不至於中招,因爲用美食作餌已經是以前的方法了,以前的人經常吃不飽,所以纔會對美食難以抵抗,現在的人什麼沒吃過啊,沉迷其中的,再說了,我看那妖怪精着呢!她要是一股腦的把所有人都害死了,那還不得驚動ZF調查啊。”

我聽到這裏暗自鬆了一口氣,想來也對,畢竟昨天那妖婦是用美色才讓駱關變成畜生的。於是我對李奇問道:“那她爲什麼又要拿那些肉餅給我們吃呢?”

李奇對我說道:“我估計那東西就是慢性的安眠藥,吃了之後讓你們睡得很沉,半夜也不會聽到什麼動靜?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催情的毒藥,只要起了色心就自然會中了她的圈套,駱關那老小子可能就是這麼中招的。總之邪術和獸性二者缺一不可。”

(本章完) 人雖是萬物之長,但是畢竟也是由獸類演變而來,所以人依舊沒有脫離獸性的控制,每個人都會有貪嗔癡三種執念。歸根結底都是獸性,比如貪吃,好色,易怒。道家的說法叫做三尸神。修道之人如果不能斬斷這三種執念就不能超脫輪迴,羽化飛昇。凡人要是妄動三念就會永墮輪迴,萬劫不復。

李奇告訴我那造畜就是利用了人的這三種執念纔將人的獸性激出,在配合妖法將人變成畜生。這本就是喪盡天良的妖術,因爲被變成牲畜的人會漸漸迷失本性,最初的時候神智倒還清醒,但經過七七四十九日的折磨之後,就會真的變成牲畜,再無解救的辦法。

要說這件事給我震撼實在太大了,要知道山精妖怪這種東西我們這一代可是隻在電視上見過,我根本就沒想到這種吃人的傢伙居然會出現今天,總局不是都有明文規定嗎?建國後不準動物修煉成精。

這妖孽居然還在這裏造畜害人,昨晚那場景,我至今歷歷在目。於是我向李奇詢問了他怎樣才能對付那個妖婦。

他告訴我估計那妖婦就是用造畜的邪法來把那些禁不住誘惑的人變成了畜生,然後再施法將他們變小用來拉磨,最後才搭配那怪異的麪粉吃掉他們的心肝來增強道行。要想對付那個妖孽不能力敵,最好的辦法就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當我是姑蘇慕容啊!難道你要讓我也給她整個肉餅,那還不如直接和她拼了呢?”我無語道。

“你傻啊!你不是說那傢伙用美色來迷惑人嗎,而且她在和駱關幹壞事的時候,不是顯出了原型嗎!那肯定就是她的弱點:性淫!”李奇對我說道。

我聽到這裏頓時恍然大悟,不禁暗自嘆息,看來我昨晚本應該有機會對付她的,可是由於不知道這傢伙的弱點,所以錯過了一個好機會。我連忙問李奇應該怎麼辦!

李奇笑了笑說道:“煤子,現在發揮你男性魅力的時候到了,用美男計色誘她,只要她紅鸞心動,到時顯出原型,你就一道掌心雷把她給震出來,到時候直接把她收了不就完事了,很簡單,只是你得犧牲一下色相而已。”

“滾!”我當時聽他這麼說直接就怒了,對他罵道,“你小子說的到輕巧,犧牲色相還很簡單,你咋不去啊!你小子現在是和劉婷婷雙宿雙飛,軟玉在手,就絲毫不顧哥們兒的死活了,你說的他媽是人話嗎!老子現在見到那娘們就怕的要死,嚇都嚇軟了,還怎麼色誘啊!”

“這倒也是,那麼你去找個精壯的男人去色誘她。只要把那山魈鬼給搞定了,那受害者應該就可以恢復正常了。”李奇淡淡然的說道。

我聽他這麼說便犯愁了,我們一行人之中還真有壯男,可是畢竟不是人人都像駱關那樣吧,而且這種活要的就是主動出擊啊,上哪裏找去啊!

正在這時一旁的機靈鬼劉星說話了:“那個小神仙,你看能不能想

個辦法給我找個男的,我上他的身,然後再去對付那個妖婦。”

別說他這還真的算是一個辦法,可是問題有出現了,必須要找個血氣方剛的男的,可是這樣的人火氣一般都很旺盛,機靈鬼很難才能上身啊。除非那人的火氣降低,纔可以。 對啊!降低火氣,我猛地一拍腦門。

然後連忙往我的揹包裏翻着,因爲我出門的時候趁着李奇那小子不注意,將他的那瓶牛眼淚加屍油的混合液給弄了出來。看來剩下的就是找個壯男來個鬼上身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吵鬧聲,我打開了門走了出去,只見外面的人居然是王若冰,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個高高壯壯的帥哥。這人我有印象,他好像是昨天才到這裏的,因爲昨天晚上他好像也在飯桌上明目張膽的調戲過那個風騷老闆娘。

那個男的給我的印象很不好,他一把拽着王若冰的手臂說道:“若冰啊,你看我都約你這麼久了,你都不理我,我這麼遠的跑來可都是爲了你啊。”

“張浩,你夠了,在學校的時候你就老纏着我,你不煩!我還煩呢!我早就告訴過你我不喜歡你,請你不要纏着我了。”

“王若冰,你夠了,我張浩在學校裏也算數一數的少爺了,我爲了你跑這麼遠,你就不要再裝了。”張浩有些不悅的道。

從他們的談話中我知道了,原來那個男的叫張浩,好像和王若冰一個學校的,這次好像是爲了她特地跑過來的。他好像看上王若冰了,現在正約她出去遊湖呢!而王若冰卻不太搭理他。

就在這時王若冰看見了我,於是便掙脫了他的手,朝着我這邊跑了過來,那個男人也追了過來,王若冰一把挽住我的手對他說道:“我沒空,他是我男朋友,你有什麼事情,就跟他說吧!”

我被王若冰這丫頭這麼一弄頓時愣住了,這丫頭怎麼說我是他男朋友啊?他大爺的,這是拿我當擋箭牌嗎?

我還在那裏愣住的時候,那個張浩已經滿臉怒容的走了過來,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後十分輕蔑的說道:“小子,你是他的男朋友!不會吧!你夠格嗎!”

我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就不爽了,我對他說道:“沒錯,我是她男朋友,你找她有什麼事啊?”

他對我輕蔑一笑,然後說道:“小子,你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着去吧!”說罷他便上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領。

我見這小子來者不善,於是便想出手教訓一下他,於是我一擡腳便狠狠地朝着他的小腹踢去。

沒想到這小子反應挺快,居然一把將我推開,隨即一閃,躲過了這一擊。他站在一旁惡狠狠的看着我。

“幹什麼呢!”這時一旁傳來了那位負責人大叔的聲音。

那小子這纔不服氣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了。那大叔走了過來,對我問道:“對了,和你一屋的駱老師呢?”

我這纔想起昨天晚上

駱關已經被變成畜生了,於是我便對那個大叔說道:“不知道啊,我醒來就沒有見到他。”

那位大叔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總覺得那個石像很邪,希望他不要有什麼事啊!”

我心想,已經出事了!我對一旁的王若冰說道:“那哥們兒哪兒冒出來啊!這麼橫!”

王若冰有些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道:“他是我們系的一個公子哥,仗着家裏有點錢,就到處招蜂引蝶的,就跟蒼蠅似得,討厭的很!”

我見這丫頭一副生氣的樣子便對她說道:“好了,別爲了這種人不開心了,今天準備去哪裏玩兒啊?”

王若冰笑着對我道:“還沒想好,吃了早飯再說吧!哪裏都一樣。”

我們來到了食堂,王若冰說着就要去那邊買蒸餃,我連忙拉住她,她還問我怎麼了。於是我便只好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她。

她聽後十分驚訝,我讓她不要聲張,於是我在一邊的小賣部買了一些乾糧放到了屋子裏,然後我們決定今天哪裏也不去,於是我和王若冰便藉口不舒服,都留在了旅館裏。

大家都出去玩了,只剩下我和王若冰呆在了我的房間裏,我拿出了那瓶牛眼淚對她說出了我的計劃。

這小妮子一聽說抓鬼,就來了興趣,居然一點也不害怕。她兩眼冒着金光的對我說道:“對了,你不是說還有一個鬼在你屋嗎?我可以看看嗎?”

婚謀不軌:臺長,錯情蝕骨 我連忙搖了搖頭對她說道:“他現在就是一個沒穿衣服褲子的羞羞鬼,你看嗎?”

王若冰這才紅着臉對我搖了搖頭。她對我問道:“你決定找誰來做誘餌啊,你不會打算自己上吧?”

我告訴他我想找個壯男時,這小妞眼珠一轉,對我說道:“要不就找剛纔那個張浩吧!反正我挺煩他的。”

我去,黃蜂尾後針,最毒婦人心。這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於是我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就在這時,從外面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我開門一看,居然是許惠!她進門就向我問道:“曾同學,駱關在嗎?他答應今天陪我遊湖,怎麼沒有見到他啊?”

我這纔想起了還有這麼個傻女人存在,看來也不能瞞着她了,於是我便讓王若冰將我昨天晚上見的事情告訴了她。

她開始還半信半疑,但是她畢竟在那山上經歷過被鬼迷,而且還是我們救了她,最終他還是信了。

她十分緊張地對我問道:“這是真的!天啊!我們該怎麼辦啊!要不報警吧!”

我便告訴她這件事警察來了也沒轍,於是我便把營救計劃也告訴了她,畢竟她也是見過鬼的人了。

中午我們爲了不引起懷疑,還是下樓吃了飯,但是卻沒有吃那肉餅和蒸餃,那個女經理依舊四處放電。

到了下午的時候,我決定實施我的捉鬼計劃,首先便是讓王若冰主動去約張浩。一場抓鬼的好戲正式展開。

(本章完) 那天下午,王若冰主動的找到了張浩,並且答應和他一起遊船湖,那小子頓時心情一陣大好,末了還帶着王若冰跑到我面前不懷好意的說道:“哥們兒!白天的事情別介意,我女朋友和我鬧彆扭呢!”

我冷笑了下,沒有搭理他,心想你小子就使勁的裝逼吧,你不是愛泡妞嗎?老子今晚就用你去吊女鬼。

很快到了晚飯時分,我和許惠早早的便來到了食堂,不一會兒,王若冰和那個張浩便從外面回來了,王若冰很遠就看到了我們。於是便給我使了個眼色,我知道計劃進行的很順利。

看來王若冰這小妞已經順利的將那瓶牛眼淚擦到了那個張浩的額頭上了,我頓時大喜,連忙叫出了機靈鬼,只見機靈鬼悄悄的繞到了那小子的身後,然後往那張浩的身上一撲,只見那小子頓時渾身就是一哆嗦。

變身反派蘿莉 片刻之後,那個‘張浩’便對着我笑了笑,給我比劃了一個勝利的手勢。我知道這小子已經成功了。

幾分鐘後,又開飯了,一旁的林姍姍還不停地對我說道:“曾道煤啊,你怎麼搞得啊,你是不是把若冰給得罪了,你看她都和那個張浩遊湖去了。”

我無奈的對她聳了聳肩,然後雙手一攤,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飯吃到一邊,這時那女經理又推着餐車進來了,依舊是那嫵媚的笑容,一雙媚眼四處放電。

我跟那邊的‘張浩’使了一個眼色,這小子連忙站起身十分熱情的站了起來,只見他走到那女經理的面前滿臉堆笑的說道:“老闆娘,今天又是包子嗎!來讓我看看!”

說罷便走了上去幫着那女經理揭開了籠屜,只見裏面是一碟碟的肉餅和蒸餃。這機靈鬼見到裏面的食物後,裝着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怎麼是肉餅啊,我要吃老闆娘的包子。”

我去,這小子還他大爺的會賣萌!他這副樣子逗得大家鬨堂大笑,那女經理對他嬌笑道:“乖,姐姐明天就蒸包子給弟弟吃!”

那機靈鬼頂着那張浩的皮囊還一個勁的賣萌道:“好姐姐,你可一定不能騙弟弟喔,我對你的包子可是情有獨鍾喲!”

由於這一幕,害的我那晚少吃了兩碗飯!飯後,那張浩還不忘跑去對那老闆娘挑逗一番,別說這機靈鬼生前一定是爲情場老手,他愣是把那個老闆娘逗得心花怒發。

轉眼間,已是深夜那機靈鬼告訴我,他已經成功了,那妖婦已經上鉤了,她約他今晚3點一起在廚房做包子呢!

之後我便跟李奇打了電話,當時是晚上九點半,他接起了電話對我說道:“哎呀!嚇死我了,你能不能別這個點打來啊!”

“我靠!你小子在幹什麼!怎麼就嚇死了,難道你那邊也有情況?”我忙問道。

誰知道他過了半響纔對我說道:“不是,我和婷婷正看片呢?《午夜兇鈴》,你這一個電話打過來,才點沒給我嚇死!”

我當時就無語了,這小子連真鬼都見過了,居然還怕電影裏的假鬼,於是我調侃道:“奇哥,那玩意有什麼好怕的,又不是真

的。”

“真的不怕,假的能不怕嗎?對了你找我還有什麼事啊?”這小子悠哉悠哉的說道。

我對他問道:“那個山魈鬼真的只要被逼出來了,就可以了嗎?憑我現在的本事真能將她收服?”

李奇對我說道:“放心吧,那妖孽一旦顯出原型的時候,你就動手,一個掌心雷給她劈上去,肯定有效,沒效的話你回來我任你處置。”

“大哥你就長點心吧!要是沒效哥們我可就回不來了!”我對他說道。

之後我又向他請教了如何幫助機靈鬼隱蔽氣息的辦法,因爲他畢竟是鬼上身,那妖婦要是識別出來了可就糟糕了。

李奇讓我不用擔心,因爲那個妖婦此時也是附在人的身上,對於靈體的感應本身就會減弱不少,而且那機靈鬼還是附在人身上的,那妖婦應該察覺不出來。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由於人比較多的關係,再加上我早上告訴了那個旅行團的大叔先不要報警的關係,所以沒多少人在意他。

差不多快兩點了,就在這時外面卻想起了敲門聲,三長兩短,是機靈鬼!我連忙去打開了門,讓我吃驚的是王若冰和許惠也和他一起。

於是我連忙把他們領了進來,然後關好了門,我對王若冰說道:“你怎麼來了?我們現在是去收服妖怪,很危險的。”

“上次在我們寢室不是也很危險,別忘了還是有我幫你才搞定的呢?”王若冰信誓旦旦的說道。

一旁的許惠也說道:“我也想救出駱關!求求你帶我一起去吧!這兩天我連鬼的見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竹馬鑲青梅 她的語氣十分的堅決。

我知道現在是勸不動她們了,於是便被迫妥協了,我拿出了那瓶牛眼淚,讓她們兩個女生擦到額頭和肩上,這樣能隱蔽活人氣息。

爲了保險起見,我還特意用陰玉環搜索了一下週圍的情況,確定沒有惡鬼存在了之後才讓她們一起出發。

眼看快三點了,兩個女生也有些緊張了起來,我見她們如此緊張,於是便對王若冰問道:“小冰,你今天帶法寶沒?”

王若冰聽我這麼一問,頓時便是一愣,對我問道:“什麼法寶啊?”

“混天綾啊,怎麼你忘了?”我說道。

“去,沒羞沒臊。”王若冰頓時小臉一紅對我說道,“人家許姐還在這裏呢?你就不知道避諱。”

我見着小丫頭不好意思了,便對她說道:“你還什麼羞啊?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嗎!”

“呸,不要臉。”王若冰嬌嗔道。

“你今天早上說的,你忘了嗎?我可是得盡好做男朋友的職責啊,你要是帶了法寶我會放心點。”我一臉無賴的說道。

“一個月就那麼幾天纔有法寶,今天沒有。”王若冰的聲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啊?爲什麼?你那個不是紅內褲嗎?我知道有這個說法,女人的紅內褲可以剋制惡鬼。”我沒顧得上什麼含蓄了。

許惠聽到這裏撲哧一下就笑了,王若冰

耳朵根子都紅了,猛的給了我一拳,氣哼哼地叫道:“那只是個載體,懂不懂,你是真傻還是裝的……”

“載體?”我納悶地撓撓頭,尋思了半天,這才恍然大悟,不由得也臉紅了,忙不好意思的轉過了頭,心裏跟打鼓似的砰砰直跳,一句話不敢說了。

時間差不多了,機靈鬼此時也悄悄的出了門,我們幾個也尾隨其後,轉眼間機靈鬼便到了那後院的廚房前,只見裏面還亮着燈光,門依舊是虛掩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