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淡淡的掃了說話之人一眼,正是之前對恩澤步步緊逼的青年,輕輕一揮手,靈氣巨爪猛然向他襲去:“聒噪,你們這羣自私自利的傢伙,也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但我最終只擊殺了他,其餘陽族分散逃竄,我沒心思趕盡殺絕。一個新的靈魂從屍體中飄了出來,恩澤立即像是瘋了一般的撲上去。

“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我可是你們的大師兄,你竟然敢對我下手?給我死吧!”恩澤怪笑道。

我在驚愕中,親眼目睹了一場師兄弟手足相殘的悲劇,也可能是喜劇。之前那個傢伙對恩澤步步緊逼,想把恩澤煉成法器,現在卻又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懇求恩澤的原諒。

恩澤並沒有手下留情,直接把他吞噬,讓自己的靈魂力量又強大了幾分。吞噬完自己的師弟之後,恩澤眼神怪異的盯着我,舔着自己的嘴脣。

“同樣是靈魂狀態,我不見得比你差。你想讓我成爲你的鬼奴吧?哼,有種你就追過來!”恩澤冷笑道。

沒等我反應過來,他突然向遠方逃竄而去。我心中一沉,看到他之前的慘狀,我根本沒有把他當回事,沒想到他竟然還敢逃走。

我立即動身,朝他追去,不知道是因爲他對這裏太過熟悉,還是別的原因。我總是慢他半拍,好幾次都快追上他,卻在最後關頭被突然冒出來的障礙物擋住去路。

我心裏那叫一個惱火,丫的,如果這件事被秦晴知道,又少不了一頓嘲笑。我錯誤的估計了他的實力,還殺了那個傢伙間接幫他提升實力,導致煮熟的鴨子又飛了。

“別讓我抓到你,我會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忍不住大罵道。

我已經想好了,等我抓到他,一定用最殘忍的手段折磨他。沒錯,我要把他交給秦晴,我相信她的手段絕對堪稱恐怖!

恩澤神色如常,淡然道:“你以爲陰陽陣只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哼,跟着老傢伙那麼久,我早就掌握了陽陣內的隱祕,等我強大起來,我會統一整個陰陽陣,讓老傢伙和陰族的王也臣服在我腳下!而你,會被我煉成我的飛劍,靈魂永生永世被我禁錮!”

但他沒得瑟多久,突然一個高大的身影擋在他的面前,我們倆幾乎是同時停下了腳步。陽族老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陰族的王輸給了他? 第3987章

這次原本兩人也想帶墨九狸和三界,去家裡住的,但是被墨九狸拒絕了,所以才住的酒樓!

黃文和黃武兄弟回家之後,墨九狸和三界也去外面麒麟城內逛了逛,發現麒麟城雖然不如黃文兄弟說的,像以前那麼繁華了,但是也還算不錯的!

只是因為當初的麒麟城比較大,現在很多人都搬走了,房子空出來的多,看起來有些空礦罷了!

麒麟城內最多的就是賣丹藥,武器的店鋪了,然後就是酒樓,這裡的酒樓都是吃住一起的,畢竟現在的麒麟城都是因為麒麟秘境,成為了一個依靠麒麟秘境為生的城池!

一般情況下除了麒麟城內的居民,基本上都是一些前往麒麟秘境歷練尋寶的修鍊者,麒麟秘境內還是有很多危險的,因此進入秘境前購買丹藥和武器的人最多!

這裡的店鋪不僅出售也回收,比如賣丹藥的店鋪回收藥材,賣武器的店鋪回收材料!

雖然麒麟城沒有丹盟和器盟,但是墨九狸清楚,神界的煉丹師和煉器師並不少!

就連陣法師也很多,諸神城雖然沒有陣法盟,但是神界各大家族和勢力內,都有供奉陣法師的!

神界的家族和勢力都有護族大陣,家族內的修鍊地或者寶庫等重要場所,都有陣法防護著!

因此,在神界的陣法師,也是比煉丹師和煉器師搶手的存在,據說有些陣法師再很小的時候,只要被發倔出陣法天賦,就會被各大勢力爭奪,然後秘密培養!

傳聞神殿內就有十二位陣法長老團,都是神殿在各地找到的天賦好的陣法師培養起來的,全部都只為神殿效力!

墨九狸和三界逛了一圈,沒有買到什麼東西,傍晚的時候,看到一間茶樓生意不錯,裡面坐滿了人,墨九狸和三界也走進去,要了兩壺茶水……

「你們聽說了嗎?三個月後神殿在中域的幾大城池,開始招收弟子了,據說這一次神殿的那些護法長老都會親自收徒啊!」這時,墨九狸身後不遠處的位置上,有人說道。

「好像真的是,神殿每隔十年招收一次弟子,距離上次神殿招收弟子,似乎已經過去十年了……」

「我們要不先別去麒麟秘境了,去神殿碰碰運氣吧!」有人笑著說道。

「也好,雖然神殿的要求很嚴格,但是如果真的是護法長老親自收徒,也是可以碰運氣的啊!」

「沒錯,我聽聞幾百年前就有一個小公子,沒實力沒天賦,但是因為眼緣被一個護法長老給看上了,據說現在都是神將級別了……」

「就是就是,不管到底是不是護法長老親自收徒,怕是只有去了才知道,再說了神殿的護法長老那麼多,不過能夠加入神殿是我這輩子的夢想!」

「我也是啊,我的實力都停滯多年了,只要加入神殿後,就能夠得到神殿的丹藥,到時候輕易就能夠突破了,不行,我決定了,不去麒麟秘境了,明天一早我就去中域……」 陽族老祖雖然滿頭白髮,看起來年紀已經不小,但是依然高大魁梧,除了極少滄桑在他臉上留下的淡淡皺紋,面容跟陰族的王相差無幾。

他的突然出現,讓我和恩澤都很震驚。我還好,他那張跟孟老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孔,讓我對他並不是很恐懼。

恩澤完全嚇傻了,剛剛他還一口一個“老傢伙”稱呼老祖,對老祖很不尊敬。根據陽族那羣無情無義的傢伙,我大致能推斷出老祖的性格,他不會輕饒了恩澤,估計現在恩澤腸子都悔青了。

“老祖……我……”恩澤的聲音都在顫抖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嫡女厚黑攻略 老祖面無表情,冷聲道:“你我師徒緣分已盡,你剛剛要讓我也臣服在你的腳下?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一刻鐘時間,能否在羅漢的手中活下來,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恩澤愣了愣,猛然跪了下去,惶恐道:“老祖,我錯了,念在我服侍你五百年的份上,饒了我吧!我以後依然是你的大弟子,我會親自帶着陽族,滅了陰族那羣雜碎!”

老祖搖了搖頭:“去吧,你只有一刻鐘的時間,我不會出手。如果羅漢反而死在你的手裏,那隻能說天意如此,你融合他的靈魂,開始新的生活。”

這老傢伙,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秦晴不是告訴我,他不會傷害我麼?好吧,他確實可能親自出手傷害我,但讓恩澤出手,又是怎麼個意思?

但我很想說一句,恩澤已經不是過去的恩澤了。他現在只是靈魂狀態而已,就算我也並不是最佳狀態,想戰勝他,還是毫無懸念。

跟恩澤吩咐了幾句之後,他又轉過頭來看着我,眼神很複雜,緩緩道:“雖然我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我想看看,他的眼光是不是真的像運氣那麼好。如果今天你能獲勝,我才心甘情願的服了他!”

我試探性的問道:“你說的是王?你們兩個之間的戰鬥,到底誰輸誰贏?”

他看起來毫髮未傷,我本以爲他戰勝了王,擺脫了王的牽制。但聽他剛纔的意思,好像是在說王的運氣很好,難道王僥倖勝了他?

“我們兩個誰勝誰負,又有什麼意義?都是失敗者罷了!”老祖苦笑不已。

我沒能理解他話中的深意,本來恩澤還不停的哭訴着,相讓老祖收回成命,但老祖態度很堅決,表示不會插手我們兩個之間的戰鬥,讓恩澤儘管放手一搏。

恩澤也看出老祖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咬了咬牙道:“老祖一言九鼎,絕對不會騙我。那我就親手滅了這個傢伙,希望老祖能在我勝了之後,重新讓我復活!”

其實他還是有些不信任老祖,所以才說出這番話來。這對老祖來說無疑是個諷刺,跟隨了自己五百年的大弟子,卻一直不信任自己,對自己心生猜忌。

“我不管你打的到底是什麼主意,但是恩澤我必須親手收拾。從現在起,他的命是我的了!”我沉聲道。

老祖淡笑:“還真是跟當年的他一模一樣!”

“乾!”

我第一時間凝聚了靈氣巨爪,向恩澤抓去。但在靈氣巨爪距離他還有一尺有餘時,他的靈魂突然消散,在十幾米外又重新凝聚。

這傢伙逃命還真有一手,果然不能對他掉以輕心。不過我早已經有心理準備,他不會那麼輕易被我滅殺,或許要真正戰勝他還需要一番苦戰。

我在他的身後窮追不捨,但情況跟之前一樣,一旦我即將得手,他就會有層出不窮的辦法逃離攻擊範圍。我對他有了新的認識,之前他那麼輕易敗在我的手裏,很大程度上是因爲輕敵。

如果一開始他就把我當成同一個等級的對手,我肯定無法輕易擊敗他,毀掉他的肉身。甚至,我還有可能會慘敗在他的手中。

陽族老祖一直信守承諾,只在一旁看着,沒有出手的意思。但他只是站在那裏,就已經給我們兩個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壓力,相互拼殺的同時,也一直心存警惕。

剛開始他一直逃遁,像是在帶着我繞圈子。但漸漸的,我發現他根本不是在繞圈子,而是有意的把我往前方的高山上引。難道在那山上他還有什麼隱藏手段?我有些舉棋不定,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追下去。

我也不是不想直接滅了他,以免節外生枝。但等我發現他的真實意圖時,根本無法衝到他前面阻擋他的上山之路,只能被動的跟在他屁股後面,一點點往山上趕。

陽族老祖也發現了他的意圖,一言不發的騰空而起,飛到了山頂。恩澤愣了愣,擡起頭看了空中的老祖一眼。

就是現在,趁着他愣神的瞬間,我控制的靈氣巨爪終於找到了機會,直接轟到他的身上。但這一擊沒有起到理想的效果,他竟然突出以後鮮血之後,借勢又往前猛飛了一大截。

“哼,想殺我?你還太嫩!不怕死就跟我來吧!”恩澤冷笑了一聲,頭也不回的往前飛竄。

我暗自腹誹:“真是拙劣的激將法!”

但明知道他是在使用激將法,我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跟上去,他又承受了我的一擊,現在肯定是強弩之末。不抓住這個機會,被他逃掉後,以他的手段,以後肯定會變的更強,捲土重來。

前方的山峯,是我在陰陽陣空間見到的最高峯,能與之相媲美的只有王居住的那座密佈着山窟的懸崖。整座山峯光禿禿的,沒有任何植被,我能看到恩澤的身影一直在前方,但我一直追不上。

突然,他停下來,轉過身一臉笑意的看着我:“不知道應該說你太自大,還是太蠢。明知道我還有後手,依然緊追不捨。你的死期,到了!”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的,他竟然站在懸崖邊,我隱隱能看到他身後的深淵裏,是一潭黑色的水,我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他會逃走。

我沒時間想太多,直接出手,爲了防止他使詐逃走,我控制兩股靈氣,從不同的方向襲向他。但他完全無視我的攻擊,怪笑着跳進了身後的懸崖。

“嘭!”的一聲之後,似乎有水花被濺起。

我很謹慎的湊到懸崖邊往下看,他的身影已經消失,整個水潭內的黑水都開始沸騰了起來。我很詫異,恩澤看起來不像是走投無路自殺,那他這是做什麼?難道這潭黑水,就是他的後手?

遠處旁觀的陽族老祖開口爲我解惑:“其實這陰潭,纔是整個陰陽陣內陰氣最濃郁的地方,只不過被周圍的陽氣所掩蓋,你無法感知。”

說完,陽族老祖輕輕揮手,水潭上空颳起一陣颶風。片刻之後,濃郁的陰氣從水潭中溢出,陰冷的氣息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兩族之間的戰鬥已經綿延了數百年,數百年間不計其數的陰魂被陽族擊殺或者煉成法器。陰族魂飛魄散前和被煉製法器時遺留下的怨氣,還有陽族內心的戾氣和殺氣,全部凝聚在這陰潭中。”老祖侃侃而談。

單是聽他這麼一說,我就意識到自己的嚴重錯誤。恩澤現在也是靈魂狀態,在如此濃郁的陰氣中,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實力。等他強大起來,局面會被全面改寫,我說不定還要面對他的瘋狂追殺。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我咆哮道。

陽族老祖一臉淡然:“這就是陰陽陣的核心所在,不然怎麼能維持這片空間的平衡?”

“咕嚕咕嚕……”

水潭的沸騰聲越來越大,最後整個水潭內鬥掀起了幾米高的巨浪。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而出,恩澤的身影也在這個時候從水潭深處緩緩顯形。

“哈哈哈,當鬼魂又如何?我已經看透了,只要實力夠強,不管是鬼魂還是人,都能得到想要的一切!”恩澤面色猙獰,笑聲震耳欲聾。

這種狀況我想都沒想過,一下傻了眼。他身上散發的氣息,幾乎跟陽族老祖想當,這還怎麼打?陽族老祖擺明是陰我,知道恩澤有這種手段,還眼睜睜的看着他變強。

“愚蠢的傢伙,想殺我?我改變主意了,煉製法器是對鬼魂力量的浪費,只有吞噬了你,我才能完全榨乾你的力量!”恩澤一伸手,他的整個手臂無限延伸,直接抓住了我的脖子。

我特麼還沒準備好啊,用得着這麼心急?秦晴明明說過陽族老祖對我沒有惡意,不會對我不利,爲毛他不出手干預,一直冷眼旁觀?

事情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我本來以爲之前恩澤對陽族老祖那麼不恭敬,肯定會受到懲罰。即使他沒有當場毀滅了恩澤,也會像貓戲老鼠一樣,等玩夠了再弄死他。但沒想到陽族老祖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反而像是看戲一般的看着我被恩澤虐殺。

我垂死掙扎,看了陽族老祖一眼,他跟孟老極爲相似的面容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一直面無表情,根本無從猜測他內心的想法。

“嘶啊……你的靈魂肯定很美味!”恩澤的身形變的很高大,伸出長舌頭舔了我一口,一臉陰笑的把我往嘴裏送。 第3988章

「我也去,我也去……」

「我們也去……」

……

墨九狸和三界出來的時候,茶樓的人還在說著神殿招收弟子的事情,墨九狸沒想到神殿竟然還有每隔十年招收弟子的規矩,這一點在秘境內哥哥沒提起過!

不過,三個月後么?

看起來,自己想進入神殿的話,也可以用別的辦法了!

說不定可以直接進入神殿,不用冒險潛入了呢!

墨九狸回房間之前,讓三界明天去打聽下神殿招收弟子的事情!

墨九狸回到房間后,仔細回憶了下哥哥千源告訴自己的關於神殿的信息,神殿如今大部分勢力都在中域,神殿的總部在諸神城!

整個中域大概有神殿的一百多個分殿,哪怕現在的神殿不如從前了,也比從前低調了,還是如同千源說的,神殿依舊是不可小覷的實力!

至於神殿為何忽然把其餘幾域的分殿,都搬回了中域,這一點連千源也不清楚,開始千源以為是神殿的陰謀,但是多年過去都沒發現神殿的目的,所以後來千源就讓白未央等人把暗殿的勢力也都撤到了中域!

但是不管是暗殿還是翡翠樓,加在一起也不到神殿一般的勢力的,翡翠樓在整個神界共有23家,總部也在諸神城,中域內其餘各城有10家,還有另外的12家在東域,西域和北域,南域沒有……

暗殿共有八個分殿,全部都在中域,暗殿總部也在諸神城!

而不去管神殿中域各城的分殿,單是諸神城的神殿總殿內,實力就讓人心驚,根據暗殿調查出來已經知道的是神殿總殿主慕容盈盈,副殿主帝浩天……

副殿主下面是東南西北四大神殿護法!

每一個護法手下還有十二位護法長老,神殿東護法手下的十二位護法長老,全部都是煉丹師,等級最低的都是天極煉丹師……

神殿南護法手下的是十二位煉器師護法長老,等級最低的是天極煉器師!

西護法手下的是十二位陣法師護法長老,等級最低的是中級陣法師!

最為神秘的就是神殿的北護法手下的三十六位神殿護法長老,目前暗殿的人還沒查出來神殿北護法的身份,還有他手下掌管的三十六位護法長老都有什麼本事!

因為神殿的北護法極少出現在人前,能夠查到神殿北護法也讓暗殿費了不少的代價了!

神殿的四位護法和他們手下的護法長老們,算得上除了殿主和副殿主外的高層了!

護法長老下面是神殿的長老團,也是外界最為熟悉的神殿長老們,從大長老到十八長老,這十八個神殿的長老,一般就是神殿表面上處理事情的人!

神殿的十八個長老之下,少說還有近百個神將,和無數的神殿使者,然後才是數不清的神殿弟子們!

而這些都不過是神殿諸神城的實力,還沒算中域各城的近百個神殿分殿的實力呢!

墨九狸暫時還想不出來,紫夜說最後一塊紫玉在神殿,會是在神殿的什麼地方, 此情此景,讓我想起曾經另外一個想吞了我的傢伙牛頭,此時的恩澤變的比牛頭還要高大,我毫不懷疑他能一口把我吞進肚子裏。

“難道我就這樣認輸? 農妻是個狠角色 絕對不行,秦晴還在等着我回去,我還要回陽間看父母!”

剛剛我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抓住的,但等到了他的手中之後,我發現自己身體周圍的陰氣都被恩澤控制的死死的,其中蘊含的靈氣根本無法被我控制。

來到陽陣區域之後,我所控制的陰屬性靈氣逐漸消耗,無法補給。如今陰潭散發的濃郁陰氣無疑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希望,如果能夠再次讓陰陽屬性的靈氣達到平衡的狀態,眼下也不一定是必死的局面。

“乾!”

既然身體周遭陰氣中蘊含的靈氣無法控制,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放棄用靈氣幫自己脫困的想法,控制遠方的靈氣,全力攻擊。

無奈如今的恩澤實力太過強大,我竭盡所能,控制的靈氣很有限,靈氣巨爪也最多是幫他撓撓癢,我有些挫敗。我奮力掙扎,也掙脫不了他的手掌心。

突然,我眼前一黑,一陣晃盪之後,我發現自己的世界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中。這裏看不見任何光,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就算是我扯開嗓子大吼,卻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

很快,我就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我竟然被恩澤吞進了肚子裏。我的腳下滿是散發着惡臭味的液體,腐蝕着我的身體。我靠,我不會最後變成大便被拉出去吧?

“轟隆……”

過了片刻之後,一聲巨響傳來,我心中一動,能聽到聲音真好。那聲音越來越打,像是打雷,又像是戰鬥聲。

“你到底什麼意思?爲什麼要這樣做?”這是王的聲音!

王是來救我的?他好像很憤怒,十有八九是在質問陽族老祖。如果他是對恩澤出手,估計在恩澤肚子裏的我會被晃暈。

陽族老祖冷哼了一聲:“我怎麼做還用得着你教?如果羅漢敗給了恩澤,那也是他實力不濟,怪不得誰。那個傢伙的眼光,也不見得好到哪裏去。”

王更加氣急敗壞:“混賬,羅漢絕對不能出事,不然天地都會大亂。一千年了,爲什麼你還是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幸好當年你也是失敗者,不然被你贏了,這世間永無寧日!”

我越聽越心驚,怎麼扯到一千年前去了?當年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影響竟然波及千年之後的今天。

陽族老祖冷笑道:“這點我比誰都清楚,不過我也沒說要把他怎麼樣。如果羅漢贏了,我輸的心服口服,以後絕對不會再有異心。但如果羅漢輸了,恩澤會融合他的靈魂,成爲新的羅漢,這有什麼不好?”

“更何況,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你也不過是個失敗者罷了,我雖然輸了,但我的心不服輸,還有贏他的心。你是徹徹底底的輸了,輸的一敗塗地!”沒等王開口,陽族老祖不屑的說道。

兩人的爭吵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讓人匪夷所思。他們倆的意見根本無法統一,王意圖親手毀滅了恩澤,讓我活下來。但是陽族老祖卻不同意,不僅自己不插手,還不準王插手。

我忍不住的罵出聲來:“這老東西真特麼神經病,自己神經也就算了,還要拉着別人跟他一塊發瘋。恩澤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他難道不知道野心勃勃的恩澤如果強大起來,會連他也一塊對付?”

“你就是個瘋子,是你太固執,根本沒看到自己跟他之間的差距。再給你一千年,你也贏不了他!”王終於也忍不住,大罵出口。

陽族老祖沒有生氣,淡淡的說道:“如果不是被關進這個鬼地方,再次交手我未必會輸。不過只要恩澤能夠贏了羅漢,我依然是勝利者!”

倆人一言不合,最終大打出手,戰鬥雖然波及不到恩澤的肚子裏,但我還是覺得壓力巨大。我就鬱悶了,要決一勝負也換換時間啊,先把我救出來再說。

可是誰會顧及我的感受?難道我真的要在這裏蜷縮着,最後化成一股力量,壯大恩澤?

外面的打鬥聲響徹天地,我的情況卻越來越糟糕,我總覺得恩澤肚子裏的液體腐蝕力逐漸増強,雙腿已經潰爛的慘不忍睹,疼的我簡直想蹦起來。

“嘩啦!”黑暗的空間中閃過一道亮光。

我下意識的閉上雙眼,等適應了光芒,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之前王給我的那本書,竟然散發着金色的光芒,飄在我的面前。

靠,我幾乎都忘記了自己還隨身攜帶着一本書,這對做了多少年學渣的我來說,還真是挺意外。我伸手拿起書,發現書已經翻到了第二頁,上面也印着一個大字“坤”,坤字的下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幾行小字。

“嗖!”

黑色的大字“坤”化作一道黑影,飛進腦海中,下面的小字也跟之前一樣,看一行就消失一行。最後這本書的第二張,只留下一個痕跡很淡的“坤”字。

有了之前的經驗,我很快就就開始按照腦海中浮現的那股記憶,開始學習“坤”字訣。這肯定是孟老的意思,學了“坤”字訣極有可能會幫助我脫困。

乾爲天,坤爲地。既然乾字訣能夠控制空氣中的靈氣,那坤字訣應該會跟地下的東西有關。難道在土地中也有靈氣的存在?

但是“坤”字訣明顯不如“乾”字訣淺顯易懂,能夠深入淺出的詮釋控制靈氣的方法。我認真的研究了很久,什麼都沒看明白。

天對應的是空氣,或者說是空氣中的靈氣。那地對應的應該是土地吧,可是我始終沒覺得土地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我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想起小時候聽到那些老人家說,所有人都是靠土地吃飯。當時我上了小學,接受了正統的應試教育,老師說過只有農民纔是靠土地吃飯,城裏人根本不種地,他們也不會靠土地吃飯。

“騙人,只有農民才靠土地吃飯,老師說靠土地吃飯最沒出息。城裏人都不種地,都吃機器造的東西,麪包,機器饅頭。火腿腸……”天真的我,跟老一輩之間從那時候起就有了一條難以跨越的代溝。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有一個牙都已經掉光的老太太尖着嗓子跟我爭吵:“天上有神佛,地下有你的先人!小崽子,你懂什麼?不敬天地,會有大禍!”

那老太太在我心裏就是個老巫婆,我當時就被嚇哭了,所以就算過去了十幾年,我依然記得清清楚楚。天上有神佛,地下有先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