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的心不禁一點點往下沉,如果真要變成饕餮那麼噁心的玩意兒,那我寧願去死。

好一會兒,夜君深纔開口道:“第三次的饕餮蠱被你吐出來了,倒不至於變成人形饕餮。”

我舒了口氣,不會變就好。

卻又聽夜君深道:“但是,你前兩次的蠱毒中的很深,今天兒子臉上那傷。恐怕就是因爲你的饕餮蠱發作,才失控把他咬的吧?”

我心虛的垂下頭,不敢說話。

夜君深接着道:“饕餮蠱一旦浸入體內,便沒法解除,只能夠壓制。”

我驚喜,擡頭道:“能壓制也行,只要我不會變成吃人的惡魔就行,我不想再傷害寶寶了。”

夜君深看着我,道:“我不會讓你變成那樣,我會幫你壓制。”

“不過,此事單憑我一人不行,得找蕭寒來協助,你等着,我這就叫他。”

夜君深說完,閉上眼動了兩下嘴皮子,然後又睜眼。

我疑惑,這就叫了?難道是雙胞胎的所謂心電感應?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沒一會兒,夜瀟寒就來了。

“大哥,你叫我什麼事兒?”

夜君深指指地上的饕餮蠱道:“孟婆的分身對你嫂子下了饕餮蠱,我找你來協助,把她的饕餮蠱壓制住。”

夜瀟寒看看地上的饕餮,顯出凜然的神情,道:“我一定全力相助。”

接下來,夜君深讓我席地而坐,然後他坐我身前。夜瀟寒坐我身後。

夜君深雙掌朝我打出,我便感覺一股澎湃的力量進入了我的體內,與此同時,身後的夜瀟寒也雙掌打到我的背部,兩股強悍的力量一起進入我的體內,我有種自己變成了充氣娃娃然後充氣過度可能要爆體而亡的感覺。

這滋味兒實在是不好受,我不禁呲牙咧嘴的哀嚎。

夜君深聽見我的哀嚎聲,也只是用眼神安撫性的看了我一眼,根本不能分心。

那兩股力量在我身體四處流竄行走,好像在找尋什麼……那過程痛苦的讓我感覺每一秒鐘都彷彿一時一日那麼漫長煎熬!

甚至連我肚子裏的寶寶都覺得難受開始動彈了起來。我齜牙咧嘴的哀嚎了半天,嗓子都喊啞了,最後只能是閉上嘴緊咬牙關忍受着。

不知道過了有多長時間,我看見夜君深的額頭冒出了晶瑩的汗珠,臉上顯出乏力。

夜君深……他剛剛纔放了血幫我淨化了魔氣,現在又費那麼大勁兒幫我壓制饕餮蠱!

看着他乏力的神情,我不禁擔心,他會不會力竭出什麼事?

終於,我體內夜君深和夜瀟寒的兩股力量匯聚到了一起,然後攆着什麼東西流向我的手臂……

最終。那東西被攆到了我的手腕上,我看見,我的手腕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羊頭人面,眼在腋下,虎齒人爪。大頭大嘴,但卻沒有身體可怖獸像……

是饕餮,難道,這就是我中的饕餮之蠱,被夜君深和夜瀟寒逼到我手腕上來了?

終於大功告成。夜君深收手,我身體裏的力量撤出了一股,我頓時感覺好受了不少。

而此時,夜君深已經滿頭是汗。

我擔心的問他:“你沒事吧夜君深?”

他點頭,道;“沒事。”

緊接着,夜瀟寒的力量也撤出,我立馬感覺渾身清爽舒服到了極點。

回頭一看,夜瀟寒亦是滿頭滿臉的汗水。

我的心情很複雜,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瀟寒,謝謝你!”

夜瀟寒蒼白的薄脣揚起。道:“嫂子說的什麼話,我們是一家人,互幫互助不是應該的麼?”

一家人……我腦子裏突然靈光一現,夜瀟寒肯定不想夜君深有什麼事,那我是不是可以跟他說出實情,告訴他我其實不是那女人,其實那女人想害夜君深!

只要夜瀟寒願意助我,再加上小白,那我打敗那女人的勝算還是很大的!

對,就這麼做!

我心裏盤算的蠢蠢欲動的時候。夜君深已經起身,伸手,把我拉了起來,對我道:“現在只是暫時把蠱壓制住,每隔一段時間。還需我和瀟寒再次施法壓制,否則蠱毒流竄,你就會像今天這樣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慾,見什麼都想吃!”

我道:“我明白了。”

這時,寶寶“哇哇”的大聲哭了起來。

我走過去,抱起寶寶。

平常他哭,只要我把他抱起,他立馬就停哭了,可是今天大概是被我咬他時的樣子嚇到了,我哄他半天他還一直哭鬧不停。

“我小侄子今天怎麼了?怎麼這麼不乖?”夜瀟寒走過來看他。一眼看見了他臉上的傷痕,問:“孩子臉上的傷是怎麼弄的?”

我慚愧的說不出話來。

夜君深走過來道:“當時她饕餮蠱發作,差點把自己兒子給吃了!”

嗚……我羞愧的沒臉見人了。

我看着寶寶哭的可憐兮兮的模樣,心裏有一千個一萬個對不起,但說對不起有什麼用。寶寶幼小的心靈已經被我深深的傷害。

寶寶還在哇哇大哭,但夜君深伸手抱過,他卻立馬就不哭了。

他睜着晶晶亮的眼睛看着夜君深,小嘴一咧,對他露出了天真無齒的笑。

夜君深對着寶寶僵硬的擠出一個笑臉,寶寶立刻“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看着這父子兩第一次相處的這麼和諧,我心裏又是高興又有些心酸,寶寶不會從此就不跟我親了吧?

“嫂嫂無需內疚,你也是被饕餮蠱給控制住了,怪只怪孟婆太心機歹毒!”夜君深憤憤的道。

穿到年代文的姚小漁 說完。他對夜君深道:“大哥,我看還是儘快把孟婆處理了吧,留下不知又會有產生什麼禍患!”

夜君深看我一眼,點頭對夜瀟寒道:“我也如此決定,不過。大婚之前不宜殺生,等大婚之後吧。”

殺了孟婆……我覺得真是太便宜她了。

可是如夜瀟寒所說,再留她性命,不知道還會產生什麼禍患,她還是死了的好。

孟婆的生死就這麼被定奪下來,但是,我們誰都沒有想到,只不過再多留她兩天性命,她居然,又掀起了風浪…… 聊了一會兒,夜瀟寒告辭離開。

夜君深把孩子放到嬰兒牀上,對我道:“去掉所有繁瑣和不必要,婚禮的日期定在後天,再過一天,你的婚前恐懼症就得自動消失了。”

我失笑,他還記着這茬兒呢!

心情控制不住的激動起來,後天,後天我就要成爲他的新娘了……

大概是我太高興以至喜形於色,夜君深看着我。失笑,他走過來,伸手摟住我的腰,道:“要做我新娘這麼高興,你是有多愛我?”

我看着他英俊的面容深邃的眉眼,道:“很愛很愛……”愛到可以爲了你豁出性命。

夜君深眸光閃動,聲音低沉的道:“我也很愛很愛你。”他說着,低頭向我,吻住了我的脣。

霸道的舌伸進我嘴裏,肆虐過每一寸角落,我也迴應他,勾了一下他的……他的身軀一僵,然後……

許久之後,終於完事……我累的眼皮子都睜不開,卻見夜君深用一隻胳膊撐着下頜側身面對着我,眼神閃亮的道:“起來穿衣服,我帶你去個地方。”

“哎呀我累死了,不去……”我咕噥的拒絕。

卻聽夜君深道:“不去,那你別後悔。”

還別後悔,他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問他:“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啊?”

夜君深挑眉,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還賣關子……我不禁更加好奇了。

起身穿了衣服,抱上寶寶,對夜君深道:“走吧。”

夜君深也已經穿上衣服,看我抱着寶寶。皺眉道:“你還要把他也帶上?”

這語氣,好像嫌棄他兒子是個電燈泡小累贅似的。

我無語的道:“我可不放心把他留在寢殿。”

夜君深皺了皺眉,也沒再說什麼。

我們一起走出寢殿,他突然伸手攬住了我的腰,然後,一飛沖天。

真的是一飛沖天,他摟着我,就那麼直直的衝了上去。

冥神殿上方的那片天空全天候有藍紫色的閃電,我們直衝上去,眼看就要被閃電擊到……

我勒個去!夜君深你是帶我來做電擊的啊?

我緊張的抱緊了寶寶,卻見夜君深突然改直線飛行爲曲線,避過了朝我們打過來的一道閃電。

最終,我們停在冥神殿最高的一座殿宇的房頂之上。

他拉着我坐下,指着前面閃爍的電光道:“怎麼樣,風景不錯吧?”

不錯你個頭啊……我真想破口大罵,大晚上的剛運動完老孃累的要掛,說要帶我來個不來會後悔的地方,結果,就帶我來看閃電!

你哪怕帶我看個星星都行啊,居然帶我來看閃電。這算神馬回事兒?

卻見他心情甚好的眯着眼,嘴角揚起,眉頭舒展,跟平時的他簡直恍若兩人。

我把心裏的不爽忍下,順着他的視線看出去,只看見那片詭祕的紫色電光中,一條閃電剛要消失,馬上又有一條扯閃而出,十幾條閃電不停閃爍,把周圍的天空都映成了藍紫色,更把冥神殿一大片的黑色哥特式建築籠罩在了神祕的紫色光暈中。

乍看,是詭祕陰森的感覺,但多看一會兒,還真有一種獨特的美感!

我靜靜地看着,躁動的心情也不知不覺平靜下來。

“以前,我經常一個人坐在這屋頂看着這片閃電……”

我轉過頭,驚奇的看着夜君深,心道他這霸道冥王竟然也有悶騷文藝的時候,大晚上的跑屋頂上來看閃電,如果不是親耳聽見親眼看見,我絕不會相信,夜君深竟然會做這種事情!

又聽他道:“冥神與天地同壽,高高在上,活得太久,會覺得活着是一種折磨……”

我聽着。不由得十分心酸,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高處不勝寒吧?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道:“以後有我和孩子陪着你,你絕對不會再有這樣的感受。”

他伸過另一隻手捂着我的手,轉過頭來,眼睛明亮的看着我問道:“要不要,到那閃電上去看看?”

閃電上面?那是什麼地方?

我躍躍欲試的道:“要啊要啊,快帶我上去……”

上面該不會就是天上吧?會不會能看見仙人?

夜君深勾脣一笑,摟着我的腰,腳尖在房頂上點了一下。然後騰空而起,接近閃電層的時候,他擡手一撕,頓時,交織的閃電被他撕開了一道口子。他帶着我,衝進了那道口子裏。

一瞬間,我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不由得有些緊張的閉上了眼。

睜開眼,只見一片白茫茫,白色的光,白色的霧……

我不禁疑惑的問夜君深:“這是什麼地方?”看起來並不像是傳說中的天界啊?

夜君深沒有回答,拉着我繼續往前走。

霧氣漸漸散開,出現一個小竹林,竹林子裏。隱約可見一棟小樓。

我驚異,這地方難道竟然住着人?

夜君深帶着我走進那竹林,只見,小樓前有石桌石凳,石凳上,坐着個鬍子白花花的老頭子,他正對着一盤棋局眉頭緊鎖。。

這是……我驚異的瞪大了眼,看着那老頭子。

老頭子看見到我們,眼裏精光一閃站了起來,走過來,伸手就把我懷裏的寶寶奪了。

“哎……”我伸手要去搶寶寶,卻被夜君深制止,他指着那老頭,道:“這是我外公。”

我驚異,竟然真的是……看見這老頭的時候。我就想起夜瀟寒跟我說過,他們的父母出事之後,是他們外公,把他們兄弟兩帶到的冥界,夜君深才得以成爲冥神。

這位老人家,居然就是夜君深的外公。

我趕緊道:“外公好。”

老人家擡頭看我,起初,眼神並不友善,但看了兩眼之後,他眼裏溢出笑意。對我道:“好,好,你是個好孩子。”

我有些奇怪他態度的轉變,看看夜君深,卻見他眼裏也閃着疑惑。

“老夫的大重孫子長的可真是好。天庭飽滿,地閣方圓,一看就非同凡響!”老人家直誇寶寶。

“哼……”夜君深冷哼了一聲,道:“我的孩子,自然非同凡響,還用得着你說。”

我更奇怪了,夜君深怎麼對他外公是這個態度?

老人家卻是見怪不怪,招呼我們到石凳上去坐。

我們剛坐下,老人家對夜君深道:“你去屋裏把我牀頭上那個盒子拿出來,算我給我大重孫的見面禮。”

夜君深冷冷的瞪着老爺子。沒有起身。

老爺子又道:“你放心,我已經沒有法力了,不會把她怎麼樣!”

夜君深聽了,這纔像個別扭的孩子一樣滿臉不情願的起身,去屋子裏拿東西。

什麼意思?沒有法力,不會把我怎麼樣?

這老爺子難道是個惡人?不行,我得把孩子抱過來……

我驚疑着,正想起身。

“你不是她。”老人家目露精光的看着我,說出了這四個字。

聞言,我一下就慌了。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他怎麼看出來了?他不會跟夜君深說吧?完了個蛋了,我就不該好奇的讓夜君深帶我上來,真正是好奇害死貓……

卻又聽他道:“你放心,老夫不會跟他說。”

我鎮定下來,等他說出下文。

“那女人。其實是被老夫殺死的。”他看着我,說出了這麼句話。

我頓時震驚了,脫口而出問:“爲什麼?”

她是夜君深的摯愛,夜君深的外公幹嘛要動手殺了她?我有些明白,夜君深爲什麼會跟他外公是這樣的態度了,肯定是因爲那女人,所以祖孫兩反目成仇。

“唉……”老頭子幽幽嘆了口氣,道:“那女人,是他的劫難。”

劫難,什麼意思?

我突然想起夜君深說過,說她是他的心魔,兩者之間,難道有什麼聯繫? 我問老爺子:“您說的劫難是什麼意思?”

老爺子憤憤的道:“那女人是個沒有心的魔女,她把他當成生死大敵,實力不夠殺不了他,就想盡辦法折磨他,跟各種男人勾搭打擊他,甚至,把他們的孩子活活剖取出來……”

我驚呆了,這是個什麼女人,竟然能做出這樣可怕的事情!

“阿深因此被打擊的差點入魔,老夫於是出手殺了那女人。但沒想到,阿深竟然想盡辦法保住了她一魂兩魄……”

原來是這麼回事,夜君深對那女人真是太癡情了,簡直變成了一個大傻逼!

“你身上,是她的命魄吧?”老爺子問我。

我點頭道:“是……”

說完,我決心,把那女人要利用我害夜君深的事情告訴老爺子,哪怕老爺子知道或許會對我動手。

“她說我是她選定的棋子,她要利用我害夜君深,外公您有沒有辦法對付她。我不能讓夜君深知道我不是她,更不能讓她傷害夜君深。”我急切的說道。

聞言,老爺子的神情染上憤怒,道:“這個魔女,她竟然還不死心……可惜老夫現在已經法力盡失,不能幫你對付她,但你也不必太懼她,她現在不過是個殘魂,沒什麼厲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