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直接愣了,“你別開玩笑了!”

“好了,不逗你了。”說話間,他朝我這邊側過身,打開副駕駛座前面的抽屜,從裏面拿出手表遞給我。

他這一靠近,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撲入我的鼻中,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伸手接過他遞來的手錶,他問我:“這手錶看起來很舊了,款式也老,改天我送你一塊新的吧?”

我搖搖頭,“不用了,這塊表對我來說意義非凡。但是,怎麼在你這?”

雖然是在問他,我卻想起昨天他摟住我時,我掙扎的畫面來,估計,我那個時候弄掉的。

“應該是你昨天掉在我牀上了。”他突然臉湊到我跟前,我瞬間和他就離着不到一釐米的距離了,他呼吸都打在我臉上,熱乎乎的,弄得我好尷尬,我忙將頭往後仰。他見狀,脣瓣微揚,目光灼熱的盯着我的眼睛,“不過,昨天你有上過我的牀嗎?” 黎明的日光碟機散了黑暗,新的一天就這樣降臨了。

對於輝來說,今天依舊會在平淡無聊的逃亡時光中度過。

輝坐在原地愣了一會,等意識完全擺脫困意的侵擾后,才起身收拾起行李來。

不過,此時輝卻被身後那規律的呼吸聲所吸引。

他快速合上了背包,然後側頭瞥了眼依舊還睡著的塔可。

塔可那傢伙,還沒有醒來嗎?

時候也還早,要不一會再叫醒她?

看著塔可的睡顏,輝思考了幾秒,決定暫時先不叫她起床。

於是,輝就把已經收拾好的行李放在樹下,自己卻去不遠處活動著身體。

但輝卻沒有注意到,十已經潛行到了他的身邊。

早些時候,為了提高尋找輝和塔可兩人的效率,十和殤於是便分頭行動了。

也是由於十運氣好,他沒花多少功夫,就找到了輝和塔可。

而殤,則在另一邊摸索著那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的蹤跡。

十在撞見輝之後,他同時也給殤發了條信息,通報了自己的位置。

只不過,因為兩個人相隔了有一段距離,而殤趕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所以為了不讓輝他們再次逃走,十也只能先行發動攻擊了。

至於輝,他始終沒有注意到藏在自己身邊的十。

正當輝毫無防備地舒展著身體的時候,十從他的背後竄了出來。

聽到了背後發出的響動,輝還以為是塔可來了,所以他轉身的速度比平時慢了一些。

但轉過身之後,輝卻被已經要貼到自己身邊的十嚇了一大跳。

「你是!!」

輝驚了,他想後退躲開十的攻擊,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輝就只能硬生生地吃了十一拳,連連向後退去,栽倒在地上。

但輝卻很快就從地上爬了起來,捂著胸口被擊中的地方,同時也思索著如何退敵的手段。

「剛才那一拳,換做一般人的話,肋骨早就全斷了。

而你卻還能毫髮無傷的站在這裡,真的堪稱是奇迹呢。

那麼,你有什麼遺言要留下嗎?」

十這麼對輝說著,他用力握緊了拳頭,使關節處咯咯作響。

「…」

而對於十的話,輝並沒有作出回應。

他只是看著十,想著如何才能從這裡逃走。

可惡,塔可離我有點遠,在這個距離上,我沒法喊醒她。

那麼,就只能和這傢伙戰鬥了嗎?

但我需要武器,沒有任何武器的話,我不可能打過這傢伙的。

雖然前幾次都僥倖逃脫,但這次不可能還像上幾次那樣簡單了。

比速度,我遠不及他。

比戰鬥經驗,我也遠不及他。

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靠偷襲來為自己爭取到逃跑的時間。

所以,我需要武器。可是,我現在並沒有任何武器使用。

輝如此思索著,他的眉頭也因此而皺起。

十本來想再次發動攻擊的,但他卻注意到了輝手腕上的一條似曾相識的手鏈。

這這發現,似乎讓十明白了些什麼,他無奈地笑了。

「小子,你手腕上的那條手鏈,真的很精緻呢。

不過,我怎麼感覺你的那條手鏈和我的這條手鏈看起來一模一樣呢?」

十說著,從口袋中掏出了手鏈,眼都沒眨一下就丟到了輝那邊。

輝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十會突然說這種和戰鬥完全不相關的事情。

但輝還是接過了十扔來的手鏈,將這條手鏈和自己手腕上的那條做了個對比。

也是因為這樣,輝臉上才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的確很相似,但並不是完全一樣的。

與其說是一模一樣,不如說,這兩條手鏈合在一起,就是一對吧!

但我的手鏈是薇送的啊,怎麼可能和這傢伙的手鏈是一對!

不,難道說…!!!

輝看著兩條手鏈,卻也想明白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你也被這種手藝驚到了嗎?

難得有這麼好的手藝,結果卻不是人類,真的太可惜了。

如果她是人類的話,倒是可以憑藉這種手藝混口飯吃呢。」

聽十這麼說,輝也明白十口中指代的人是誰了。

「她的名字,叫做薇!

可惡,明明她都那麼拚命的抑制自己的能力,一次都沒有暴走過,為什麼還要殺死她!

你這傢伙,雖然是人類,但你知道你手上沾了多少人的鮮血嗎!!

異類怎麼了,難道她們就應該去死嗎!

為什麼你們不尋求能抑制暴走的辦法,為什麼你們要對他們施以這種罪惡的手段!!

你們口中宣稱的正義,難道就只是靠他們的性命累積起來的嗎!」

輝這麼對十說著,他此時的音量也比之前要搞了幾個分貝。

而十看著因為那條手鏈而變得不理智的輝,只是微微一笑。

「小子,你以為你知道的很多嗎?

你以為你看透了我們和他們之間的真相了嗎?

不,你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依舊還有很多。

也許在某一天,我們會為我們的殺戮付出代價。

但現在,小子,你維護那些異類的舉動,才是違背了人類倫理的罪惡!」

十如此淡然的說著,卻在話末加重了語氣,然後朝著輝發起了攻擊。

這一次,十拔出了腰間的短刃,打算一擊就將輝置於死地。

而輝看著衝過來的十,也被迫擺好了防禦的姿態。

眼看著十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輝也沒有功夫去想薇的事情了。

可惡,逃不掉了,如果現在有武器就好了。

那樣的話,雖然會受傷,但至少我也可以給他致命一擊。

對了,白色的火焰,可不可以當作武器呢?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只知道白焰可以抑制塔可的能力,不過也許還有其它未知屬性。

楚楚動人:我的竹馬總裁 而且,即便不能當作武器,至少也可以唬住那傢伙,讓我可以趁機把塔可叫醒。

那樣的話,有了塔可的幫助,對付這傢伙就會輕鬆一點了。

輝這麼想著,朝一側伸出了右臂。

「長刃,拿來!」

十聽輝這麼喊著,看著輝的手臂上燃起了白色的火焰,稍稍愣了一下。

也是因為這樣,十才改變了攻擊策略。

十並沒有像剛才那樣把所有力氣都用在攻擊上,而是給自己留了些力氣以便防禦。

見十的攻擊速度慢了幾分,輝也知道,自己的策略奏效了。

但讓輝沒有想到的是,右臂上的火焰卻慢慢在右手中凝結起來,形成了之前他曾在腦海中幻想過的武器的樣子。

握著那柄由火焰凝聚而成的長劍,輝還以為自己現在產生了幻覺。

但手中的劍柄反饋出的真實觸感,讓輝意識到,手中的劍並非是虛幻的想象。

所以,輝揮動了手中的劍,擋住了十的攻擊。

雖然十的突刺被擋住了,但十卻並沒有就此停下攻擊。

因為十注意到,輝現在還露出了很多破綻。

十抬起腿,猛地掃在輝的腹部,將輝踢到在地上。

「白色的火焰,憑空出現的武器,小子,你越來越厲害了呢。

就憑你現在的模樣來說,我不管怎麼樣對待你都不會受到任何懲罰了。

江山為聘之冷麵帝皇天價妃 因為,你現在已經不是人類了啊!

不過,真的很有意思,從你的各種資料上分析,你之前的確是人類才對。

那麼,到底發生了些什麼,才讓你變成了現在的模樣呢?」

十如此說著,因為輝剛才展現的能力,此時他的眼睛里透露著濃濃的殺意。

「那種事情,我怎麼會知道啊!」

輝忍著痛從地上爬了起來,同時也拾起了一旁的長劍。

他如此回應著十,卻注意到,十胸口的衣服卻被鮮血染紅了。

這個發現讓輝想起,自己不久前還重創過眼前的男人。

也是因為這樣,輝才想到了能擊敗十的手段。

所以,輝打算集中攻擊十身上的舊傷,以此讓十失去攻擊能力。

「說起來,今天就只有你一個人來嗎?」

輝這麼說著,因為剛才的發現,他緊皺著的眉頭也稍稍舒展了一些。

「怎麼,只有我一個人你就有信心戰勝我了嗎?」

因為輝的話,十沉下眉頭,他知道輝一定想到了戰勝自己的手段。

這也讓十更加謹慎起來,思索著輝所有可能的攻擊方式。

而輝緊握著長劍,準備出奇不意地朝著十的舊傷發起攻擊。

輝知道,自己不能失手,不然就會葬身於十手中。

而輝卻不打算先發動攻擊,因為他明白,自己的攻擊一定會被十擋住。

所以,他只是站在原地盯著十,等著十再次攻過來。

但十也不傻,他並沒有徑直朝輝衝去,而是上下打量著輝,思索著輝會使出什麼手段。

可這時,出乎十預料的事情發生了,一團火球直衝向了十的身軀。

在感受到身後熾熱的溫度之後,十立刻側身閃了過去。

只不過,雖然十反應得很快,但火焰還是燒到了他的身軀。

燒灼產生的痛苦讓十咬緊了牙關,他後退幾步,朝著火球飛來的方向看去。

沒有錯,剛剛的火焰正是塔可施展的。

見塔可來了,輝也長舒了口氣。

「塔可,早安呢,今天你起的有點晚啊。」

輝這麼吐槽著,同時也把劍尖指向了十。

而十看著兩人,臉上的神色自然也沉重了許多。

「兩個人嗎?」 “胡說什麼呀!”我伸手一把推開他,這才呼吸順暢些。

“沒有的話,你的手錶怎麼在我的牀上?”他被我推開了,一點也沒怒,反倒是笑得更加燦爛。

“還不是你喝多了,硬要抱着我!”我白了他一眼。然後讓他開車。

他見狀,就發動了車子,離開了姜逸晟別墅前的車庫。

因爲上午有宣傳的廣告要拍,所以,我們直接去了拍攝現場,拍完後是下午一點多了。在片場隨便吃了點東西。他被李熙然一個電話打來,不得不先離開。正好他那部分已經拍完了,離開也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他走後,我接着拍了幾條,就結束了。

盛男得知我拍完了,趕緊過來接我,說是姜逸晟約了一位大導演和投資人和我見面,讓我先回家好好打扮一下,去赴約。

拍攝地離我住的公寓不遠。盛男開車也快,十幾分鍾後我們就到家了,盛男第一時間把我穿的衣服扒了,給我換了一套醬紫色的晚禮服,等我坐到梳妝櫃前,整理髮型的時候,屋內的燈閃爍了幾下,隨後,我的手腕處發涼。

我心中一緊,心跳開始不穩了,“盛伯伯你這是要顯靈了?”

“我爸要出來了?”我背後替我整理衣領的盛男聞言,擡頭看着忽閃的燈一眼後,就擡起我戴着手錶的手。盯着手錶喊,“爸,你出來嗎?”

她喊了幾聲都沒得到迴應,我喊了一聲也沒得到迴應,我就將目光四處掃視了一圈。突然,我在鏡子裏看到了他的鬼臉!

“伯……盛伯伯,你這樣好嚇人!”我看到鏡子中沒有我的倒影,只有老頭鬼那蒼白髮青的臉,好可怕!

“鏡子裏的陰氣多,我才能出的來,不然。出不來!”他終於說話了,聲音一如既往的陰沉難聽。

“你出來有事?”我問道。

盛男見我盯着鏡子問話,她鬆開我的手,摸了摸鏡子,嘀咕道:“什麼也沒有啊?”

“叫男男離我遠點,她身上陽氣太重了,摸得我難受。”老頭鬼提醒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