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相信,我相信林大師說的,思琪我勸你最好也相信,林大師不會騙你的”孫偉堅定的說道。

“孫偉,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魔怔了,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鬼,沒有殭屍”王思琪轉過身數落着孫偉。

“林大師,我求你點事好不好”孫偉不搭理王思琪,他轉過頭一臉痛苦的向我說道。

“什麼事你說吧”我不明白孫偉爲什麼要求我。

“王思琪這丫頭就是屬驢的,她這種人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你敢不敢把她天眼打開,讓她見次鬼”孫偉激動的說道,嘴裏的吐沫星子都噴了出來。

“這個…..”此時的我有些爲難,其實王思琪信與不信這世界有鬼,我都不在意,畢竟我左右不了人家的思想。

“林大師,我孫偉這輩子都沒求過誰,這次就當我求你了,你就讓她見一次吧,要不然的話他老是說我魔怔,說我這一天天神神叨叨的”孫偉懇求着我說道。

“這個最好還是要爭取她本人的意見”我說這話時候將眼神向王思琪看去。

“如果你能讓我看見鬼,這一萬就是你得了,如果我看不見鬼的話,你明天就把你這茅山堂給我關了,我可以在我們公司給你安排一份正當的工作”王思琪說完這話的時候從包裏掏出一萬塊錢扔到了茶几上。

看着茶機上的那一萬塊錢我心動了,這一萬塊錢就跟白給似的,不要白不要,畢竟王思琪是真的有錢。

“好,就這麼定了”我答應了王思琪的賭約。

“那你現在可以開始了”

“現在不行,因爲陰靈一般只有在晚上的八點以後才能出現,現在我給你開天眼你也看不見”我搖着頭說道。

“那好,反正我今天也沒有事,我就在你這等到八點”

“我也沒有事,我今天也陪你們到晚上八點,我今天看看你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頭是怎麼被嚇尿的”孫偉拿出一副看熱鬧不怕亂子大的態度對王思琪說道。

中午午飯時間,王思琪主張要吃拉麪,孫偉就去隔壁買了三份拉麪回來,中午我們三個吃完麪後,我趴在桌子上睡午覺,孫偉則是捧着放在桌子上的那本符籙大全很有興致的看了起來,而王思琪則是坐在沙發上玩着電話。

等到下午三點多的時候,二柱子拖着疲憊的身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我擡起頭一臉關注的向二柱子問道。

“這劉倩家住的地方實在是太遠了不說,還偏僻不好找,我下了公交車走了大約一個小時才找到劉倩的家”二柱子說完這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到了肚子裏。

“你讓給我的那五千塊錢,我按照你說的轉交給了劉倩的父親”二柱子說到這的時候眼圈有點發紅,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我見二柱子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恩的”二柱子對着我點了點頭。

“出什麼事了,你倒是說呀”我焦急的問道,孫偉跟王思琪轉過頭一同望向二柱子。

“我去的時候只見到了劉倩的父親,而劉倩的母親不在了”二柱子說完這話把頭低了下去。

“不在了,什麼意思”我有些沒聽明白二柱子所說的話。

“聽劉倩的父親說,自從劉倩失蹤以後,劉倩的母親很傷心,她每天都是以淚洗面,本來劉倩母親的身體就不太好,最後劉倩的母親傷心過度徹底的臥牀不起了,就在上個星期劉倩的母親去世了”聽到這的時候,我這心裏也不是個滋味,xiong口彷彿有東西在堵着,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我覺得這家人實在是太可憐了。

“我把你給我的五千塊錢轉交給了劉倩的父親,說是劉倩給的,劉倩的父親問我劉倩現在怎麼樣了,我說劉倩過的很好,我臨走的時候劉倩的父親也囑咐過我一定不要把劉倩母親去世這件事告訴劉倩”二柱子又繼續對我說道。

“恩,劉倩母親去世這件事你千萬不要告訴劉倩”我也對二柱子囑咐道,其實我也是爲劉倩好,再有不到三個月我就要送他下地府輪迴轉世了,我不想她帶有遺憾下去。

“我知道了,我不會告訴他的”二柱子點着頭說道。

“劉倩的母親死了?”孫偉在一旁插嘴說道。

“恩的,今天還是頭七”二柱子點着頭對孫偉說道。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劉倩這個姑娘還真是可憐”孫偉同情的說道。

“劉倩是誰呀?”王思琪不明白我們幾個在講什麼。

“劉倩是一個鬼”孫偉對王思琪說道。

“孫偉,你又來了,我建議你還是去看看心理醫生或者去看看精神科的大夫”王思琪是打心裏不相信孫偉。

“思琪,等到晚上你就知道了,我想在什麼都不想跟你說”孫偉拿王思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王思琪伶牙俐齒的,孫偉也說不過她。

“師父,現在時間還早,今天晚上我想回去看看我媽,我明天早上再回來行嗎?”二柱子向我請假。

“恩,那你回去吧”我點着頭答應道。

“謝謝師父”二柱子說完這話就要走。

“你回去有路費嗎?”我向二柱子問道。

惡魔界限 “我有路費,你早上給我那五十塊錢,我去劉倩家坐公交來回花了二十,兜裏還剩三十”

“那你中午沒吃飯啊”

“沒吃”二柱子搖着頭說道。

聽二柱子這麼說,我有點心疼這小子,二柱子這小子人不壞,性格比較憨厚,只不過他出身單親家庭,母親每天都忙碌着賺錢養家餬口,對二柱子的教育就少了很多,所以導致二柱子這個人悠閒懶散,還不服從管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做事根本不計較後果。

“這裏有二百塊錢,拿回家給你媽買點水果,別空兩手回去不好”我從抽屜裏抽出二百塊錢遞給了二柱子。

“師父,這錢我不能要”二柱子擺着手說道。

“這錢不是給你的,是給你媽買水果的,拿着吧”我把手裏的二百塊錢硬塞到二柱子的手裏。

“謝謝師父”二柱子紅着眼圈對我說道。

“二柱子你也不是小孩了,有些事本不該我說,畢竟咱們倆之間也沒有什麼關係,你只記住最簡單的一點,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做了壞事你就要承擔做壞事的結果,你最好少跟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打交道了,給你媽省點心”我拍着二柱子的肩膀說道。

“我知道了師父,我以後會不會跟他們再聯繫了”二柱子點着頭對我保證道。

“恩,趕緊走吧,這時間也不早了”

“好的,我明天早肯定回來”二柱子扔下這句話就跑了出去。

二柱子的家住在離dg市不遠的一個小鎮子裏,要是打車的話也就十多分鐘,雖然二柱子稱呼我爲師父,但是我卻沒有當他是徒弟,畢竟我們道教的人是不能亂收徒弟的,收一個品德好的人爲徒可以造福百姓,如果收了一個品德敗壞的人爲徒,他會危害整社會不說還能搞臭他師父的名聲,所以說收徒弟是一個很慎重的事情,我是不會隨隨便便收徒弟的。

“林大師,這小子是你徒弟?” 豪門公子復仇,美人請接招 孫偉疑惑的向我問道。

“他不是我徒弟”我搖頭否認道。

“可得了吧,我剛剛聽到他叫你師父了”

“他叫我師父那是他的事,但是我沒有承認那就不是”孫偉聽我這麼說有點明白了。

“那他在你這幹嘛”王思琪問道。

“他不想回家,也沒有地方住,讓我收留他,所以我就把他留下來了”

“沒想到你還真是個熱心腸”王思琪說的這番話是發自內心說的,但是讓我聽起來就有點熱潮冷風的意思。

“這孩子還不錯,我只是不想讓他誤入歧途”

“說人家孩子,你好像也比人家大不了幾歲吧”

“我說你怎麼就喜歡跟我頂嘴,這樣有意思嗎?”我沒好氣的對王思琪說道。

“我有嗎?”王思琪一臉無辜的說道。

“林大師,思琪說話從小就是這個樣子的,也許你還不習慣,可是我早就習慣了”孫偉在一旁插了一句。

“孫偉,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王思琪轉過頭一臉不樂意的對孫偉說道。

“咱們鬧着玩可不帶扣眼珠子的”孫偉對這個王思琪有點忌憚,我覺得這兩個人還真有點配。

“孫偉我看你跟王思琪你們倆ting配的,要不你們倆就在一起吧”我打趣着他們兩個,王思琪聽到我這番話臉都氣綠了。

“林不凡,雖然事前那件事是我不對,但你也不能在我面前胡說八道”王思琪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林大師你可別鬧了,我跟思琪我們倆是不可能的”孫偉趕緊的在一旁說道,還沒等我說話,王思琪先開口了。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常 “怎麼意思,你看不上我唄”王思琪拉着長臉對孫偉說道。

“我的意思是我們倆就太熟悉了,太瞭解了,我們只能做哥們做好朋友,思琪你這人怎麼就像屬狗似的亂咬人”

“我本來就是屬狗的”王思琪應道。

“王思琪你贏了,你是頭子,你是大王,咱們倆從現在開始誰也別跟誰說話”孫偉是徹底的被王思琪整無奈了。

第一姝 “不說就不說,你以爲我想跟你說啊”王思琪說完這話從孫偉的身邊站起來跑到對面的沙發上坐着繼續玩電話。

在我眼裏,孫偉與王思琪就是兩個孩子,畢竟我的年齡比他們倆的年齡加一起還要大。

“我有點事先回公司一趟,我一會再回來”王思琪站起來對我們說道。

“恩”我點了一下頭應道。

“王思琪,你不會是害怕要逃跑吧”孫偉笑着打趣着王思琪。

“你給我閉嘴,我不想跟你說話”王思琪瞅了孫偉一眼就向外走去。

“真是莫名其妙”孫偉小聲的嘟囔道。

“林大師,這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出去吃飯吧,今天晚上你吃什麼我請你”孫偉大方的對我說道。

“咱們倆就簡單的吃點吧,我這個人也不挑剔,別浪費錢了”

“那怎麼行,請大師吃飯絕對不能含糊,今天打賭贏了王思琪一萬,這錢也有你的功勞,走吧我們吃烤肉去”孫偉走到我的面前將我從椅子上拽了起來。

“那好吧”我站起來跟孫偉到附近的一家很不錯的燒烤店吃了一頓,東西沒吃多少,錢倒是沒少花,我們倆這頓烤肉吃進去了五百多塊錢,孫偉沒覺得怎麼樣,我有點心疼,這五百塊錢能買多少碗拉麪啊。

當我們回去的時候,王思琪她一個人站在門口等着我們。

“你們兩個幹嘛去了”王思琪質問着我們倆。

“我們倆個剛剛去吃烤肉了”孫偉一邊說着一邊用牙籤剔牙。

“你們倆還真不夠意思,吃烤肉也不叫我,我到現在還沒吃飯呢”王思琪皺着眉頭沒好氣的說道。

“這個你就怪不得我們,我們也不知道你沒吃飯啊”

“那你現在知道了嗎?”

“恩,我現在知道了”孫偉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請我吃烤肉去”

“可是我跟林大師我們兩個剛吃完”

“那你們兩個再陪我吃一頓唄,你今天可是贏了我一萬塊錢”

“好,我請還不行嗎?”孫偉拿這個王思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們兩個去吧,我就不去了”我擺着手說道。

“一起去吧,人多還熱鬧”王思琪轉過身對我說道,她說這句話的語氣很柔和,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是啊林大師,你自己一個人在這也沒意思,她吃她的,咱們倆聊會天吧”孫偉也在一旁跟着附和道。

“那好吧”我只好點頭答應,我這個人有一個缺點,那就是面子薄,不會太拒絕人,如果這個缺點不改的話很容易吃虧,就拿劉隊長找我幫忙的這幾次,我一次也沒有拒絕他,甚至差點把自己的小命都給丟了。

就這樣,王思琪一個人吃着烤肉,我跟孫偉有一句沒一句的在一旁閒聊着,這個王思琪絕對是我見過最能吃的女孩,我覺得王鶴瞳就很能吃,但是王鶴瞳跟她比起來那真是小巫見大巫,王思琪她自己一個人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肉和海鮮,比我剛剛和孫偉點的那些要多的多。

“思琪你能吃得了嗎?”孫偉心疼的看着滿桌子的肉和海鮮。

“吃不吃得了就跟你不發生關係”王思琪說完這話就不再理會孫偉了。

這頓飯王思琪一個人吃了將近一千塊錢,還剩下不少東西被孫偉打包帶回了我的茅山堂,我們幾個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了。

“還有一個小時”孫偉看了一下手錶興奮的說道。

“林不凡,要是你這茅山堂不開了你就去我的公司給我開車吧”王思琪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對我說道,王思琪已經認爲我是輸定了。

“我不會開車”

“不會開車可以學”

“你好像很有自信你會贏”我看着王思琪笑道。

“我肯定會贏,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麼鬼神,那些所謂的鬼神都是人們閒着無聊瞎編出來的”王思琪很有自信的說道。

“這世界到底有沒有鬼一會你就知道了”我說完這話就不再理會王思琪,我走到祖師爺的畫像前點了三炷香插在了香爐裏。

“這時間過的還真慢啊”孫偉時不時的看着手錶上的時間說道。

我跟王思琪表現的很淡定,王思琪擺弄着手裏的電話,我也同樣把我的電話掏出來擺弄着。

“林不凡,你電話號是多少”王思琪擡起頭向我問道。

“你問這個幹嗎?”

“真是囉嗦”王思琪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我身邊一把將我手裏的手機奪了過去然後撥着自己的號碼。

“給你”王思琪將我的電話扔在了桌子上。

“你輕點,別給我電話摔壞了”我心疼的將桌子上的電話拿起來查看了一番。

“破玩意,摔壞了我給你賠”王思琪不在乎的說道。

“林大師,到時間了,已經八點了”孫偉從沙發上蹦起來興奮的喊道,他這一舉動嚇了我一大跳。

時間是確實到了晚上八點,可是劉梅他們四個陰靈卻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轉着頭四處尋覓着他們四個的身影。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既然已經到了八點,那就快點吧,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回家睡覺呢,明天早上還要早起去公司開會”王思琪走到我身邊不耐煩的對我說道。

“林大師,你也把我的天眼開一下,我想跟他們幾個聊會天”孫偉也走到我面前說道。

“劉倩他們幾個不在”我陰着臉子對孫偉說道。

“林大師,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孫偉的臉瞬間變成了鐵青色。

“我說你能不能快點”王思琪對我督促道。

“再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吧”我尷尬的對王思琪說道。

“好,那我就再給你一個小時時間,要是一個小時以後你不能證明這世界有鬼的話,那你明天就得把你這個茅山堂的招牌給我拆了,年紀輕輕的乾點什麼不好,裝道士騙人,你放心,你去我公司我不會虧待你的,一般司機的一個月的工資在四千左右,我給你一萬”王思琪大方的對我說道。

此時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跟王思琪說,這劉梅他們幾個也是的,關鍵的時候就幹一些讓我掉鏈子的事。

我着急,有一個人比我還着急,那就是孫偉,他此時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的的是團團轉,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說你能不能在沙發上安靜的坐一會,你這走來走去的都給我整迷糊了”我沒好氣的說着孫偉。

“林大師,我是真着急啊”孫偉說完又開始繞着沙發走了起來。

這個一個小時過的很快,劉梅他們四個陰靈還是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這個時候我有點坐不住了,如果今天晚上不讓王思琪見到鬼的話,她肯定會找人把我這個招牌拆下來,她絕對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

“已經九點了,咱們抓緊時間吧,我都有點困了”王思琪站起來打着哈欠對我說道。

“林大師,劉倩他們來了嗎?”孫偉焦急的問道,我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完了,這下可真丟人了”孫偉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無力的說道。

“到底還能不能行了,給句痛快話”王思琪有點不耐煩了。

“好吧,我現在就給你天眼打開”我說完這番話將抽屜裏的牛眼淚以及柳樹條拿了出來。

“王思琪你可想清楚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我慎重的對王思琪說道。

“你別墨跡了,趕緊點把你所說的那個天眼給我打開吧”王思琪迫不及待的說道。

“好吧,那我就把你的天眼打開”我說完就用柳樹條沾着牛眼淚滴在了王思琪的眼睛上。

“你給我滴的是什麼東西呀,有點辣眼”王思琪眨着眼睛對我說道。

“柳樹條沾牛眼淚滴在普通人的眼睛上可以暫時的將普通人天眼打開”我對王思琪解釋道。

“牛眼淚,你居然把這麼噁心的東西滴到了我的眼睛裏”王思琪說完就從包裏掏出紙巾擦她的眼。

“既然你現在將我的天眼打開,那麼問題來了,你所說的鬼在哪裏了”王思琪向我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