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看不出藍景潤有問題,保險起見,問道:“學長,我們回來的火車上,那份鎖骨好吃嗎?”

藍景潤眉頭一皺:“這個時候問那些幹什麼?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快進來吧,午夜快到了。”

“好吃嗎?”我又問了一遍。

藍景潤漸漸意識到了問題,瞥了眼我身邊的林燁,皺眉對我問道:“你們怎麼了?”

他遲遲不說答案,我心中起了戒備。

然而,他突然把矛頭對準了林燁:“這隻鬼對你說了什麼?你快進來!”

“別進去!那屋子有問題!”林燁馬上道,“我們快走!去找真正的道長!”

以我近期多次撞鬼的經驗總結,跑是跑不過這樣可以迷惑人眼的鬼。倒不如搏一把,說不定還能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我當即便將玉簡化成長劍抵在了他的脖子上:“變回你原來的樣子!”

我命令着,藍景潤詫異怒問:“你幹什麼!”他看向林燁,“你相信了那隻鬼?!你被鬼迷惑了!”

林燁冷哼一聲:“你騙得了慕紫瞳,騙不了我!鬼的僞裝是騙不了鬼的!”

“紫瞳!鬼話怎麼能信!”藍景潤怒道。

“那你說,鎖骨好不好吃?”我問。

他彷彿想要賭一把:“不好吃!”

我的劍離他的脖子更近了:“藍景潤根本就沒在火車上吃鎖骨!”

藍景潤的臉一下子變得猙獰起來,身後猛地涌來一陣強風,將我和林燁全部推進了屋內。

假藍景潤撤去了僞裝,他的頭塌了一半,另一半也滿是血污,左手不自覺的垂在一邊,彷彿斷掉了一樣。

雖然很恐怖,但是鬼見多了,也就沒那麼怕了。

他身上穿着我們學校的校服,但應該是很多年前的款式了。

今天一下午,寧寧跟我研究了下這幢樓鬧鬼的各個故事,其中便有一個跳樓死的同學。

難道是他?

“你是不是當年國畫系的倪志遠?” 邪魅總裁,狠角色 我問。

他的臉色瞬間變的更加猙獰:“倪志遠那個混蛋算什麼!”

“那你是誰?”

“我是蕭文德!”他怒道。

這個名字,我在下午的資料裏也看到過。他是倪志遠的舍友,當年倪志遠跳樓死了後,沒過多久,他也死了。

他們兩個當時在爭奪一個國畫系比賽的名額,出事的時候,宿舍裏只有他們兩個人,很多人都懷疑是他推倪志遠下樓後,內心備受煎熬,便選擇了從倪志遠墜樓的地方跳了下去,想要贖罪。

提起了倪志遠,戳中了蕭文德的逆鱗。我和林燁的身邊頓時掛起了鋒利的強風。

我還好,除了身上有些冷外,勉強還能站住。可是林燁的身子卻逐漸透明瞭下去,彷彿隨時都會消失一般。

我立刻將他收進了玉簡裏,免得他直接被這怪風吹的魂飛魄散。

(本章完) 蕭文德對我的這個舉動很是生氣,見怪風傷不到我,他伸手便想要來掐住我的脖子,我立刻將玉簡化成長劍,斬斷了他伸過來的那隻右手。

他大驚往後退去:“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不想傷你,咱們有話好好說行不行?”我沒把握直接打敗他。

“有什麼好說的!我等了十四年纔等到一個活人進來,要是不拉你當替身,我怎麼投胎!”蕭文德怒道,他幾次想要衝過來,又害怕我手中的長劍,只能忌憚的在一邊盯着我,伺機而動。

又是陰間投胎限額惹的禍,我覺得我要跟冷墨寒好好談談這件事!

“我認識一個清虛觀的道長,他們可以幫你超度。”我道。

“超度算什麼!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投胎!我已經受夠了等待!”他說着用那隻才用法力長出來的右手一指,緊閉的窗戶就自己開了:“你自己跳下去,我就放過你身旁的那個鬼!”

“其實我和那隻鬼不熟……”說到這裏,我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

404室原本是蕭文德和倪志遠的寢室,他們兩個接連出事後,學校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便關閉了這間寢室。

之後沒多久,因爲新的宿舍樓建成,這整幢樓都被停用了,再沒人搬進來過。

班長她們是在404室玩的筆仙遊戲,在她們召喚出筆仙前,照理來說就應該碰到蕭文德這個要找替身的鬼了!

可是,蕭文德卻說,他等了十四年,見我是第一次見到活人!

曖昧遊戲:總裁快閃開 他沒見到班長她們嗎?

也許是我的走神讓蕭文德以爲有了可趁之機,他捲起一股強風將我推到了窗臺邊,就要推我下樓的時候,他的指尖驀然燃起一簇藍色的火焰。

他尖叫着在地上打滾想要滅火,火勢卻越來越大。

“別殺他!我有話問他!”我驚呼,火焰這才慢慢淡了下去,卻沒有完全消失,而是畫地爲牢,將蕭文德圈在了其中。

他更加震驚的望向我:“爲什麼你會鬼術?”

“因爲我身上還有另外一隻鬼。”我一笑,“你現在只有兩條路了,第一,老實回答我的問題,之後我送你去超度,或者你想在這棟隨時都可能被拆掉的樓裏繼續找替身也可以。第二,直接被這些火滅了。”

他忌憚的瞥了眼身旁的藍色鬼火,他成鬼多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可以直接將魂魄都凍死的火焰。

“第一條路。”他咬牙道。

“那我問你,之前跟我們一起進來的另一個男生呢?就是你冒充的那個人。”我問。

“他在原來的空間。這幢樓裏有兩個空間,一個是正常的大樓,另一個就是這裏,可以讓我法力大增的地方。”他道。

“我爲什麼會在這裏?”我忙問。

“你身上陰氣重,身邊還跟了兩隻鬼,進不來這裏纔怪了。”他撇撇嘴,望着這些藍色幽火,心有不甘。

“那你可以帶我回到那邊的空間找到他嗎?”我問。

他點點頭,不快道:“他在那裏擺什麼陣,好像是在召喚筆仙還是碟仙的。幹嘛來這裏召喚?”

(本章完) 蕭文德說到了重點,我忙問:“在我們來之前,你沒見到這裏有人玩過召喚筆仙的遊戲?”

冷麪總裁的絕情戀人 “沒有啊,你們是這十四年裏,我見到的第一個活人。那個男生我看得出他是道士,原本以爲你好對付些,誰想到身邊跟着那麼厲害的鬼……”他那叫一個遺憾。

我立刻將林燁從玉簡裏放了出來,怒問:“你給我說實話!把我和藍景潤引來這裏幹什麼!”

林燁一臉茫然:“什麼幹什麼?來這裏不是爲了找那個筆仙、救小茹嗎?”

“班長她們根本就沒來過這裏!你給我說實話!究竟有什麼目的!”一怒之下,我將玉簡化成長劍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林燁雖然害怕我的劍,但是也有自己的堅持:“我真的只是爲了救小茹!”

“那你說,你怎麼知道她們玩筆仙出事的?”因爲班長她們太作死,我都忘記了問林燁這一茬。

“小茹自己說的,她還說她馬上也要死了,我擔心她,把自己的護身符給了她,我才……死了……慕紫瞳,你什麼意思啊?不相信我?”林燁說着有些惱火。

我指向了蕭文德:“他在這裏守了十四年,今天第一次見到活人。這說明,班長她們根本就沒來過這裏!”

“這……這……小茹不會騙我!一定是這隻鬼在騙你!”林燁怒道,臉上驟然涌現出條條黑線。

我只以爲他這是因爲生氣而出現的鬼像,沒在意,對蕭文德道:“現在帶我們回去找藍景潤!”

蕭文德閉眼運用起法力,眼前一花,我就看到了藍景潤持劍對着我們所在的方向。

見到是我,他忙鬆了一口氣:“你沒事就好!”又戒備的看向了蕭文德,“他是誰?”

我將過程跟他說了一遍,他的臉上也起了寒意:“林燁,你發心魔誓沒有欺騙我和紫瞳!蕭文德,你也一樣。天道對鬼神有很強的制約能力,心魔誓前,沒有鬼神敢作假。”

蕭文德和林燁都發誓了,天道沒有懲罰他們。

藍景潤想不明白,我左肩上驀然傳來冷墨寒不屑的聲音。

“愚蠢,這點事都想不明白。”他對藍景潤表達了十足的蔑視。

藍景潤倒沒生氣,見冷墨寒開口,知道事情有轉機,對冷墨寒道:“還請冥王賜教。”

“哼,”冷墨寒冷哼了一聲,“一個凡人,怎麼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

我恍然大悟,立刻拿出手機給寧寧打電話,卻發現無人接聽。又給宿舍裏的其他舍友打電話過去,沒有一個人接了電話。

“快回去!寧寧她們危險!”

走了沒兩步,我又被蕭文德叫住:“等等我!你說了要給我超度的!”

我大手一甩,將他和林燁一起裝進玉簡裏,和藍景潤狂奔出了老宿舍樓。

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女寢不讓男生進,我帶着藍景潤輕車熟路的躲過宿管阿姨的眼睛,翻牆進了宿舍。

然而,宿舍門打開後,裏面卻並沒有班長和寧寧。

(本章完) 同寢室的另三個舍友睡的很沉很沉,藍景潤檢查了下,說是都吃了安眠藥而已,沒有生命危險。

寧寧的手機就落在她的書桌上,我拿起來,發現上面還有一條沒發出來的短信:“紫瞳,班長不對勁,她”

短信就寫到這裏,恐怕是她還在編寫的時候就被班長髮現了。

我把林燁弄了出來:“你究竟知道多少!”

林燁此刻也明白了大概,又是心痛又是難受:“我知道的都跟你們說了!小茹她……她怎麼可能騙我!”

“能找到寧寧嗎?”我問藍景潤。

“要是能有她的頭髮,我可以用追蹤陣試一下。” 惡少的純潔情人 藍景潤道。

“那你準備法陣,我去找頭髮。”

女生宿舍最不缺的就是頭髮了,我爬上寧寧的牀,很快就收集了好幾根落在牀單上的頭髮,交給了藍景潤。

法陣就設置在我的書桌上,藍景潤將我給的頭髮在法陣上方點燃,頭髮冒出一陣白煙,慢慢朝着一個方向追去了。

“走!”藍景潤立刻帶着我跟着白煙追了出去。

白煙一路飄出了學校,進入到了學校附近的一處高檔小區後,慢慢消失不見。

我感覺到這附近有一股很強大的陰氣,可是卻感覺不出具體位置。

藍景潤也是同樣的感覺,他手上探測陰氣的羅盤此刻失靈一般來回轉着,看的我心神不寧。

“白煙怎麼會沒有了?”我問。

“反追蹤陣。”藍景潤道,“看來這裏不僅有陰靈,還有很一個精通法陣的養鬼師。”

“班長是養鬼師?”我詫異。

“可能是,也可能她也是聽命辦事。”藍景潤說着,突然一劍朝我刺來。

那劍沒有刺到我,而是刺中了我身邊的林燁。我轉身,看見林燁此刻雙目通紅,一雙獠牙正要對着我的脖子咬下。

我忙和他保持了距離。

“他被控制了!”藍景潤將一捆紅線朝着林燁丟出,將線的一端交給了我:“別鬆手!”

林燁張牙舞爪的想要向我出來,藍景潤飛身撲到另一邊死死拽着繩子牽制住了他。

他的身影飛快的在林燁身邊打過幾個來回,林燁徹底被紅線纏住動彈不得,可是發狂的症狀卻更加明顯。

眼看紅線馬上就要被他掙扎斷開,我忙拿出玉簡,想要將林燁關進玉簡裏,卻聽見裏面蕭文德大喊不要:“你住手!把那隻發狂的鬼關進來,我會被他吃掉的!”

我的動作因此一頓,林燁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掙扎着弄斷了紅線,立刻朝着我衝來。

我立刻將蕭文德放出來,將玉簡橫在面前,正好讓朝我撲來的林燁落進了玉簡裏。

玉簡上滲出一滴血來,落在空中,蕭文德接住,將血滴送入口中,吧唧了下嘴:“這滴血不錯。”

“喝了養鬼師的血,就相當於完成了血契。”藍景潤沉着臉望着蕭文德,“你也是供她驅使的鬼了。”

蕭文德一嚇:“不是吧!我可不要給別人當奴才!”

“那就幫我們把她找出來,解除契約,你就自由了。”藍景潤一笑,我覺得他剛剛是故意讓蕭文德去喝那滴血的。

(本章完) “你算計我!”蕭文德一下子就怒了。

藍景潤一臉無辜:“是你自己要去喝那滴血的。”

蕭文德語塞,狠狠剜了眼藍景潤後,閉上眼感應起養鬼師的位置來,沒一會兒便指着一個方向道:“她在那裏。”

我和藍景潤忙跟着他跑過去。

途中,我還隱隱有些擔心:“自己養的鬼出事的話,養鬼師有感應的吧?我們現在過去,她那邊也做好準備了吧?”

藍景潤卻讓我放心:“林燁才成鬼沒多久,兩者感應不強。而且,他又是直接進入了你的玉簡裏,認主血被蕭文德吃掉,養鬼師那邊只會以爲林燁是被另一個厲鬼幹掉了。而現在那隻厲鬼喝下了認主血,她還相當於是賺了。”

這樣說的話,我要把冷墨寒變成我養的鬼,我是不是可以成爲最厲害的養鬼師?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我和藍景潤隨着蕭文德的指引,已經到了一幢別墅前。

這幢別墅我認識,以前班長組織活動的時候,租用過這裏。

“那個養鬼師還挺強……”蕭文德的臉上黑氣若隱若現,“離她這麼近,我要快要失控了……你……快把我收進玉簡裏。”

玉簡看起來只有薄薄的一層,但是裏面彷彿另有空間一般。我將蕭文德收進去之後,給他和林燁各自單獨分了一個小房間。

藍景潤將背上的銅錢劍抽出,與我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小心翼翼的朝着別墅走去。

越過門前低矮的籬笆,我和藍景潤窩到了門前。還沒來得及推門,大門卻自己開了。

藍景潤指了指門上的一個古怪法陣,又指了指我手上的玉簡,我頓時明白過來。

蕭文德現在成了這養鬼師的鬼,我和藍景潤身上還帶着他的陰氣,門上的法陣誤以爲是蕭文德回來了,所以自動開了。

這樣一來,就比我和藍景潤直接闖進去要安全很多。只是,我們還是不敢放鬆戒備。

兩人握着劍小心翼翼走進去,一進門,門就飛快關上了。地下室的方向有陰氣傳來,我們便朝那裏走去。

地下室漆黑一片,我和藍景潤才走進去,兩根紅的滴血的蠟燭猛地在我們兩邊燃起。

藍景潤臉色大變:“蝕魂燭!”他挽了一個劍花,飛速朝着其中一根蠟燭打去,卻被一個人接住了。

——是班長。

“寧寧呢!”我立刻問她。

班長看了我一眼,不快道:“居然能找到這裏!”

藍景潤沒有理她,又是一道更加強勢的劍勢朝着另一根蝕魂燭打去,班長來不及接住,燭火瞬間被滅了。

趁着班長離開原地的空檔,藍景潤又滅了之前那隻蠟燭,順帶還將蠟燭全部打碎。

同時,我也感覺神清氣爽了不少。

班長卻是大怒:“敢毀我蝕魂燭!我要拿你再去煉一對!”

她立刻就朝着藍景潤衝來,我和藍景潤分散躲開,看見寧寧神智迷糊的被綁在一邊,我忙上前。

“寧寧?寧寧!你醒醒!”我推着她,她沒有動靜,心中越發着急。

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擔憂,左肩上驀然涌來一道寒流,順着左手就流到了寧寧身上,寧寧很快便迷迷糊糊醒來了。

“紫瞳……”

(本章完) 寧寧還沒完全清醒,我幫她解開了身上的麻繩,她這才認識到着急的處境,大吃一驚:“我怎麼會被綁着!”

“班長乾的!”我咬牙。

寧寧呀了一聲:“對了!我就是要告訴你們這件事!我看到班長那裏有巫蠱娃娃!你們走後,她就在哪裏對着娃娃念什麼,我想給你發短信,結果被她發現了……”

她說着掃視了一圈地下室,見到藍景潤正在跟班長鬥法,氣不打一處來:“學長打她!她說要你們去那幢樓裏送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