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聽到這些後,忙上前一步問道:

“你們怎麼不報警?”

我說完這句話後,身旁的那些村民看着我就好像看一個怪人一樣。

“小夥子,你剛來的吧?”一個滿臉黑灰的漢子,打量了我一番後看着我問道。

“對,我剛來的。”我說道。

“難怪,跟你說吧,我們這個地方三不管,報警有什麼用?”中年漢子說這句話的時候,一臉的無奈。

我聽到後,疑‘惑’的問道:

“三不管?怎麼個三不管?”

這時我身後的一個年紀稍大的男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說道:

“我們這裏佛祖不管,警察不管,有本事的人也不管,不是三不管是什麼?”

一直在外面的老牛聽了那個中年人的話後,也走進來說道:

“不是他們不想管,估計是他們不敢管吧?”

“唉,就是這麼個事啊,整天干活都提心吊膽的,最近這是怎麼了?每天都死一個人,真是怪兒事了。”人羣后面一個年輕的小夥子說了一句。

“再這麼下去,賺再多錢,俺也不敢繼續在這裏幹了……”

“對!現在每天都死人,這活還怎麼幹?”

其他人也都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其中有個好像是承包方的人站了出來勸着衆人。

我看着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心裏卻覺得這個人死的有些蹊蹺,在附近挖礦的人都知道晚上不能出去,難道這個男人是傻子,明知道晚上豬頭妖會出來吃人,還不要命的往外跑?到底能多賺多少錢才能讓他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

想了半天,也沒什麼頭緒,索‘性’先回去再說。

我和老牛從人羣中擠了出來後,就在我剛走出人羣的時候,我眼角突然撇到一個比較瘦的男子,他那黝黑的臉上居然帶着一絲嘲諷的笑意,我忙轉頭看向那個男子,他看到有人看他,臉上的表情立刻轉換,變得有些悲傷,雙眼中透漏出無盡的痛苦和恐懼。

媽的!這傢伙不去拍電影真可惜了,這人要是培養起來的話,絕對是個影帝!

我朝他仔細觀瞧,發現他的額頭連着髮髻之間有一塊黑‘色’的斑痕,看樣子並不像是胎記,雖然這個人從舉止表情很可疑,但是我現在也不能聚氣觀看,也發現不了他身上有什麼,所以只得先默默記下這個人的外貌體型,先和老牛回去,然後再從長計議。

走出人羣,和老牛朝着查老太太的家裏走去。

路上老牛走在旁邊問我道:

“老野,這事咱得管,他們太可憐了。”

“管是得管,關鍵是咱怎麼管?現在咱倆在這個村子裏罡氣都不能用,和他們沒多大區別,碰上豬妖咱自身都難保。”

老牛也是愁眉不展,低着頭,想着什麼不說話,估計是沒想到什麼好辦法,然後擡頭對我問道:

“老野,那你說怎麼辦?”

“先回去再說。”我嘆了口氣。

回到查老太太的屋子裏的時候,老太太在裏屋逗她養的兩隻鳥,韓穎和陶燕正坐在外屋的火爐旁聊天,雷子在後院給查老太太劈柴火。

韓穎一看到我和老牛回來了,雙眸閃過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光芒,看着我和老牛說道:

“你倆去哪了?這兩個大老爺們去整天一起出去逛街,這讓人怎麼想?”

陶燕在一旁聽到後,皎潔一笑,接着韓穎的話茬說道:

“估計他倆去過光棍節去了吧。”

我聽到陶燕的話,也纔想到,光棍節快到了,離過年也不遠了。本來我心裏還是有些擔心韓穎的,畢竟那個千年‘女’屍給他身體上下了‘陰’毒,若是不殺了那些和尚,她最多還能活三年,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壽命,並且還很短的時候,肯定心裏不好受,當我看到韓穎還能和我跟老牛開玩笑,心裏多多少少的放心了。

“別瞎說啊,我和老牛就是出去溜達溜達,散散心。”我說着坐到了火爐旁的一個馬紮上面,在對面的窗臺上,我揹包裏的那朵在懸崖上採來的黑‘色’怪‘花’,不知被誰種在了一個‘花’盆裏,此刻‘花’開着正‘豔’,估計是韓穎整理我東西的時候幫我種下的,我並沒多問。

快穿,寶貝再愛我一次 老牛也坐過來看着韓穎和陶燕說道:

“我們那是出去考察考察,‘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我們男人幹得事你們能理解?”

“得了吧。”韓穎和陶燕異口同聲。

“對了張野,咱什麼時候回去?”韓穎收起笑容一臉正‘色’的看着我問道。

我聽到後,心裏暗暗的做了計算,要走也得先把這附近的那個豬頭妖給搞定了再走,若是就這麼走了,我往後睡覺都不踏實,再一個我心裏也在猶豫,要不是要韓穎去清水寺讓那主持幫她看看,雖然不想給人家填麻煩,但是現在畢竟也沒有別的好辦法。

“過兩天,我和老牛再考察考察。”我想了想後,對韓穎說道。

“考察考察?你們倆考察什麼?”韓穎面帶不解的問道。

老牛咳嗽了一聲說道:

“我們不是考察這裏的礦石嗎,看看能不能投資賺錢,你說我這次虧大了不?這幾千萬上下,一下子就沒了,這比打水漂都快。”老牛又開始胡扯。

“幾千萬上下?!你哪來的幾千萬?”韓穎一臉鄙視。

“我從古墓裏找到的東西拿出來後,怎麼賣不了個幾千萬?這下好了一下子全都沒了,白忙活!”老牛又想起他在古墓中搜刮出來的金銀珠寶,說到這裏的時候,我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心裏在滴血。

韓穎聽了老牛的話後,:

“牛剛,怎麼跟你說,那可不是錢,那是咱們國家的文化遺產,不是能用金錢能衡量的,能拿去隨便賣嗎?你眼裏怎麼都是錢,錢雖然能改變一個人的生活質量,但是他永遠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內在品質,當然,我並不是說你的品質不好,我只是想告訴你,可不可以不要把錢看得那麼重。”韓穎說到最後,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重了,聲音也小了下來。老牛這厚臉皮什麼話在他那根本算不上事,忙說道:“行了吧,韓大小姐,我這人長得不好,又不會說話,家裏條件又不好,我還指望多賺錢娶個媳‘婦’呢。” ?

“其實你就是沒錢也一定會有‘女’孩喜歡你的,就像張野,他不也沒錢嗎?,其實……”韓穎說道這裏,也意識到自己不經意說錯了話,忙停住口,沒往下說下去。,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我艹!韓大小姐,你這是表白不?你是不是真喜歡老野?”老牛一聽韓穎這話,好傢伙,本來被韓穎說的有些蔫吧,立刻原地滿血復活了,聲音也大了起來,他這一輩子對我這點事比我媽都‘操’心。

“你胡說什麼呢?誰說喜歡他了?我剛纔說那句話的意思你理解錯了。”韓穎說這話的時候,雙眼一直盯着她身前的火爐。

“我怎麼理解錯了,你的意思不就是說老野也沒錢,你也能看上他嗎?”老牛不管我在一旁踩他的腳,自顧自的都說了出來。

“我的意思就是張野沒錢,但不還是有云月喜歡他嗎?你都想哪去了?”韓穎瞪了老牛一樣,臉‘色’微怒的說道。

我見老牛還要說話,忙打斷他道:

“行了,老牛,咱再出去轉轉,看看附近有沒有賣酒的,買點回來喝。”我說着拽着老牛就走了出去。

一出屋子,老牛甩開我的胳膊看着我說道:

“老野,那韓穎她就是看上你了,難道你看不出來?”

“行了,先別說這個了,你別忘記她身上還有‘陰’毒,現在少開人家玩笑。”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想起了那個千年‘女’屍,對我問道:

“對了,張野,咱以後去找那個千年‘女’屍麻煩不?”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心裏一酸,隨後堅定的說道:

“不光要找她麻煩,我還得送她下地獄,明哥就是在她的墓裏死的,而且這種害人的禍害留不得,咱現在雖然拿她沒辦法,但是以後還真難說。”

“不行讓你的那個白妞來幫咱,她指定行。”老牛又想起了‘陰’帥白無常。

“你能不能別整天胡思‘亂’想行不?人家能幫咱?咱算哪顆蔥?我現在腦子都快炸了。”我沒好氣的說道。

“行了,行了,我不說了。”老牛見我煩躁,也就不說了。

我看了老牛眼,說道:

“煙呢?給我一根。”

從老牛那裏接過煙,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我纔對老牛說道:

“老牛,你知道咱爲什麼每次再能賺到錢的時候,都出岔子?”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想了半天說道:

“難道咱命裏面就是不能有錢?”

我說道:

“差不多,你還記得孫起名和張流觴說過的‘四圓必缺其二’嗎?”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點頭問道:

“你的意思是說咱老是賺不到錢,和這個什麼四圓缺二有關?”

“對,這四圓分別爲‘錢,權,獨,命。’而我們學習了鬼師御氣之術後,這四種命理中一定會缺少兩種。”我說出一直壓在心頭的話。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還是有些不明白,又問我道:

“老野,上次孫起名講我也沒聽進去,這‘錢’和‘權’我都懂,就是這‘獨’和‘命’是什麼意思?”

看着老牛一臉疑‘惑’的問我,我吸了一口煙對他說道:

“所謂‘獨’,就是孤獨的意思,通俗點就是找不到老婆,而所謂‘命’,就是我們倆不能善終的意思。”

“去他個兔子的!這麼狠?!”老牛聽到後立刻就不幹了,對他來說,這沒金錢沒權利倒是能接受,畢竟從小都是這麼窮過來的,但是要是讓他找不到老婆或者是不能善終,這他可接受不了,莫說老牛,換誰誰也接受不了,但是現在學都已經學了,這‘四圓必缺其二’的命理,我和老牛怕是躲不過去了。

“那咱不能自己改變自己的命運?”老牛那副老子天下第一,誰都不服就揍誰的犟勁又上來了。

我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這都是天命,咱倆怎麼能逆天而行?”說完後,我低頭自嘲的笑了笑。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一臉不願意,走到我面前說道:

“老野,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我現在倒是有些好奇,好奇老牛能說出什麼好話來。

“我命由我不由神,求天不如求自己!”老牛看着我一臉正經的說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滿頭汗顏,但是看他那股不服輸的樣子,沒忍心說他,其實原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求神不如求自己。’他剛好給說反了,但是意思都是相同的,我當時並不知道,正因爲老牛今天跟我說的這兩句話,改變了我今後一生的命運……

“走,先不說這些了,咱去買酒。”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特別想喝酒。

我和老牛圍着這個不大的村子轉了一圈後,終於找到了一個類似於飯店的地方,說是飯店,不如說這裏是食堂更恰當一些,因爲這裏面只有大鍋飯,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裏有酒,並且是自家釀的酒!

這個食堂是四個‘婦’‘女’開的,就是中午給村子裏外出幹活的男人做飯,只做中午這一頓,其實來這裏的男人,多半都是撇家舍口的,一人來到這裏冒着生命危險賺錢,所以纔有了這麼一個專‘門’給男人們做飯的食堂,雖然賺不多,但也足夠這四個‘婦’‘女’每年存一筆錢了。

這裏面的酒只有三種,而且都是她們自己用糧食釀的,我和老牛打開酒缸的時候,酒香撲鼻,香氣四溢,雖是自己釀的,卻是好酒,我們每種都嚐了一小口,酒都很香,並不辣舌,而且還帶着一股淡淡馥郁芬芳,讓人回味,嘗過之後,感覺三種都差不多,我便讓老牛挑了其中一種,要了一斤半酒。

賣酒的那個‘婦’‘女’很厚道,見我們第一次來,多送了二兩,酒也很便宜,一斤半隻要了我和老牛八塊錢,外帶一個盛酒的塑料桶。

我和老牛提着酒回去的時候,韓穎和陶燕已經幫着查老太太做飯去了。

中午衆人一起吃完飯後,我和老牛還有雷子因爲喝了酒,再加上最近幾天沒睡好,一起躺在查老太太屋裏的‘牀’上睡了過去。我們三個一直睡到傍晚吃飯的時候,才被韓穎給叫了起來。吃過晚飯,衆人沒什麼事,都洗澡睡覺了,因爲不能練氣,所以我和老牛還有雷子三個看了會電視,覺得無聊,便準備躺下睡覺休息,然後明天商議到底應該怎麼對付那些豬頭妖。 ?

就在我剛要躺下睡覺的時候,衣服還沒脫,便聽見外面有人走路的聲音,雖然聲音不大,卻清晰。.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難道那些豬頭妖又出來了?今天怎麼出來的這麼早?

“老野,這天都黑了,外面怎麼還有人?”顯然老牛也聽到了外面有人在走動。

“噓!走,過去看看。”我低聲對老牛說了一句,然後和老牛還有雷子一起走到了‘門’後面,從‘門’縫中悄悄的朝着外面望了過去。

當我看到外面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不由得吃了一驚,因爲此刻在外面的並不是豬頭妖,而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男人,正是我今天看到的那個額頭上長着一快黑‘色’斑痕的瘦弱男人,此刻他走在前面,在他的身後也跟着一個壯實的男人,兩人什麼話都不說,一起朝着村外的黑石山走去。

果然那個瘦子有問題。

“老野,他們兩個要去做什麼?不怕被那些豬頭妖給吃了?”老牛並不知道前面那個瘦子有問題。

我對雷子低聲說道:

“雷子,你在屋裏等着我們,我和老牛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雷子一聽忙對我說道:

“張野哥,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我一擺手:

“太危險了,你留在屋裏,我們馬上回來,老牛,你去拿龍紋劍和步槍。”

雷子一聽我這話後,看着我說道:

“張野哥,你就讓我跟着你們出去吧,其實我從一開始就羨慕你們,甚至有些嫉妒你們,爲什麼你們有這麼大的本事,一蹦好幾米,一個能打十個,我卻不行,我從小也有想變強的心,讓強大的自己去幫助別人,我雖然知道自己現在並不強大,但是我保證什麼都聽你們的,絕對不給你們添‘亂’。”

聽了雷子的話後,我心想你只看到我和老牛一跳好幾米和一個打十個的風光,越沒看到在我們兩人身後的‘四圓缺其二’的命理,若是能選擇,我倒是不想自己會這鬼師御氣之術,真的不想。

我沉思了一會兒後,對雷子說道:

“你去拿手電筒吧。”因爲這些豬頭妖怕光,所以我們帶着手電筒出去,就算遇到了,應該也能全身而退,這也是讓雷子跟着我和老牛的最大原因。

雷子一聽我這話,高興的跑去拿手電筒了。

我們三個靜悄悄的從屋子裏走了出來,轉身把房‘門’關好。

然後朝着剛纔那兩個的人走的方向追了過去,剛走出村子,便看到前面有兩個人影。我忙叫老牛和雷子關上手電筒,省的被前面的那兩個人發現。

然後我們三個一直和他倆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倆的身後,朝着面前的那座黑漆漆的石山走了過去。

繼續跟着走了約半個小時後,走在我們前面的那兩個人來到了一個石坡的下面,而在石坡的上面卻站着一個人,背對着我們,不過看他的身形比例,頭大身子短,多半是個豬頭妖。不過這個豬頭妖卻和我們昨天見到的那些都不一樣,這個豬頭妖穿着衣服,而那些則全部都是光着身子,滿身的白‘毛’。

看到這裏我就想不通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倆人怎麼深更半夜跑到這裏來見豬頭妖?難道他們和豬頭妖之間有什麼‘交’易不成?

看到這裏我們三個忙一起躲在的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灌木叢後面,隱藏起自己的身形。

只見那兩個男人走到石坡下面後,在前面帶頭的那個瘦子朝着石坡上面的豬頭妖拱手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說道:

“大人,我已經給你帶貢品來了,這是第十一個了。”

我聽到那個瘦子的這句話後,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瘦子是幫豬頭妖做事,難怪這裏的人雖如此小心,卻經常出事。

不過站在瘦子身後的那個男人怎麼不說話?而且知道自己要被吃掉,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難道是被下來降頭之類的法術?

站在石坡上的豬頭妖背對着那個瘦子,不回頭,也不說話。

“大……大人?”那個瘦子膽戰心驚的又問了一句。

那個豬頭妖這才冷冷的說道:

“你今天晚來了一刻鐘。”

瘦子一聽到豬頭妖這就話後,身子開始發抖,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一個勁的磕頭:

“大人,今天不是我錯,這個傢伙怎麼讓他喝都不喝,最後好不容易勸他喝下去,我這才把他帶過來,望大人原諒,我……我下次不敢了,保證按時給您帶來祭品。”

“哼!本來今天我想一併把你的心肝給吃了,但是見你有功,今天同時給我帶來了四個,便饒恕於你。”那個豬頭妖說道這裏的時候,猛的回過頭朝着我們藏身的地方望了過來。

我心中暗道不好!被發現了!這個豬頭妖能通人語,修行定然不低。

“四個?”瘦子聽了豬頭妖的話後,自己都懵了,他可不知道他身後還跟着我們三個。

那個豬頭妖並沒有理會瘦子,而是看着我們這裏雙眼中發出一道寒光,冷冷的說道:

“是本大人請你們出來?還是你們自己出來?”

“大人?就你還大人?牛爺我有個兩個高!”聽到這裏老牛第一個罵着蹦了出去,反正被發現了,他也豁出去了,最關鍵的是,他這人嘴上不能吃半點虧。

我見老牛蹦了出去,也和雷子相繼走了出去。

“大……大人,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們跟蹤我。”瘦子見我們從灌木叢裏出來後,忙誠惶誠恐的爲自己辯解,生怕說晚一秒,自己就會被眼前的這個豬頭妖吃了一般。

站在高坡上的豬頭妖這才慢慢的轉過身子,看着我們三個說道:

“天堂有路你們不走,自己卻找上‘門’送死,哈哈,恢復我的百年修行指日可待。”說着那個豬頭妖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我握着手裏的手電筒開關,準備隨時打開手電筒,看着那個豬頭妖冷笑着說道:

“哼,你想得也太多了吧?到底是你吃了我們,還是我們把你當成下酒菜這還不一定呢。”

那個豬頭妖聽了我的話後,再次狂妄的笑出聲來:“哈哈哈哈……要是你們能有驅妖制鬼之法,我倒是要怕你們幾分,可是依我看,你們只不過是幾個普通人擺了,也敢口出狂言?”豬頭妖說完,朝着我們三個這邊衝了過來,我忙把手裏的手電筒打開,朝着那個豬頭妖照了過去! ?

豬頭妖被我的手電筒的強光照在的身上,瞬間它的身上冒起了一股白煙,豬頭妖身形急往後退去,躲開了我手電筒的照明範圍,看來這豬頭妖果然怕光怕的厲害。,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