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艹!”風逸早就覺得奇怪,爲什麼只甦醒了一頭守陵玄獸,這下可明白了。

現在真是雪上加霜了,看着那石屑不斷掉落,這玄獸的本體輪廓已經顯現了出來。

“吼——”它剛一露頭,萬壽之力便充斥滿整個空間,這一吼甚至兩四周的巖壁也開始脫落。

“大哥您別喊了。”風逸對着那還未成型的玄獸說道。

“喝!”於此同時風逸再次用力一推眼前的巨門。

“吱——”一聲細微的輕響,卻是讓風逸的臉色頓時活了過來。

再一次用力,終於推開了一個小小的口子。而此時,那玄獸也顯現出了完全的本體。

“我擦!是你!”風逸一看嚇得直接坐到了地上,這頭玄獸竟然是那碧海神蛟!

萬壽不萬壽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是活物,真正的活物,不像先前那玄獸一樣只是沒有靈識的傀儡。

這下風逸衝進裂縫的速度更快了,他在擔心要是一個不小心,那碧海神蛟的萬壽之力會直接將自己壓在地上喘不過氣來。

而那碧海神蛟似乎也不着急,出現之後便坐在原地等風逸夾過門去。

風逸此時也管不了它有什麼異常的舉動,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夾!

拼了命也要夾過去,夾過去了就是天堂。

“呼——”但風逸將自己的頭夾過那道門縫時終於長呼了一口氣,看着四周萬丈的金光,光是這氛圍就和剛纔的陰暗形成鮮明的對比。

風逸心底突然涌起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哈哈哈哈-’他狂笑了幾聲,竟然哼起了小調,眼睛看也不看周圍便準備一腳邁出去。

“呃”金光有些刺眼,遮擋了門後的一切,等風逸一腳邁空之後他纔回過神來。

後退一步,看着眼前的一切。

“操你奶奶的!”風逸再次爆了一次粗口,直接攤到在了地上。

眼眶無神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這哪是天堂啊,這明顯就是另一個地獄啊!

眼前是金碧輝煌沒錯,是超天神殿,沒錯,但那也得自己過得去才行啊。

看着腳前方一直連綿到對面宮殿階梯連個承載的東西都沒有。就這麼空空一片,若是換做平時飛過去風逸還是有把握的,但問題是自從進了這片空間自己就不能御空而行了,不然剛纔那玄獸算個毛,要是會飛直接玩死它!

希望就在前方,但卻找不到到達彼岸的船。風逸的心中一陣苦澀。搖搖的看着不遠處的宮殿,是那麼的可望不可即……

(未完待續) “這超天大帝是不是心底變態啊?不帶這麼玩人的?”風逸一臉苦相的看着眼前深不見底的溝壑道。


“你小子撿了大便宜還不自知,實在是無趣得很也不知道主人是怎麼選中你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悠悠的從身後想起,將風逸下了一跳。

“誰?是誰在和我說話?”

“這裏除了我還有第二個生物麼?”那聲音再次響起。

風逸往門縫一看,果然是碧海神蛟靠在巨門上與自己說話。

“額…你,你能說人話?”風逸嚥了口唾沫,有些小心翼翼的道。

這碧海神蛟可不是個善茬,這一點從風逸兩次都栽在他手裏便知道了。

“小子不是我笑話你,你那點可憐的元氣還不夠我放一個屁呢。”碧海神蛟輕蔑的看了風逸一眼。

“媽的,被玄獸鄙視了。”風逸暗罵一聲,手中的防備卻是鬆了下來。

雖然它說得也是事實,但好歹也要給風逸點面子不是麼?

再說,要是它要動手結果自己,恐怕早就出手了,沒有必要還跟自己唧唧歪歪。

想到此處,風逸對着碧海神蛟倒也不再害怕了。他又從門縫裏面夾了出來坐在碧海神蛟身邊道:“唉,看來我兩還真是有緣分,你晉升的時候碰到你,我倒黴。去虛無之涯的時候,碰到你我還是倒黴。如今…我更是倒黴。要怎麼樣才能不遇見你啊大哥?”

看着風逸一臉苦相碧海神蛟瞬間覺得自己委屈了。“我纔是委屈呢,一個上古神獸,變成這副醜樣子還不是就爲了等你來?晉升?晉升個屁,老子早在一萬年前就晉升萬壽了。”

“那這麼說,那天,和之後的事都是對我的考驗嘍?”看來這碧海神蛟雖然修煉了這麼多年,實力雖然強橫但腦子還是沒人類厲害,這麼一下就把他的話套出來了,風逸心中暗喜。

“恩,可以這麼說,但也不完全是這樣。”碧海神蛟點了點頭道。

這話說得風逸有些不理解了。

“到底怎麼回事?”

“恩,準確的說這的確是對你的考驗。因爲你想要來這裏完全不需要過死亡之海,也不需要過什麼虛無之之涯,你只需要在萬界圖第二層中設下六魔同光陣然後就可以被傳送過來了,總而言之呢,主人給你的路線圖是假的。恩,事實就是這樣。”碧海神蛟說得很淡定,風逸卻是肺都要氣炸了。

“什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假的。我艹!”風逸真是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眼前這位玄獸兄他不能打,值得狠狠的敲了一笑地面。

但這岩石本來就在奔潰的邊緣哪能承受他這麼一下?

“咔咔——”那岩石頓時碎裂得越來越厲害了。

感情自己一路的精心謀劃,一路的兒女情長死裏逃生都在人家的算計之中?

我擦,這到底是爲什麼?當我風逸好耍麼?

“你妹的,老子不玩了,我要回衍天宗,這他媽的狗屁傳承老子不要了。”風逸頓時覺得很委屈起身便要走。

而此時卻聽那碧海神蛟道:“現在想走?已經晚了,不對,是說從你決定接受主人的傳承時你想反悔已經晚了。”

碧海神蛟嘆了口氣道:“其實事實非你想象的那樣,這都是主人的良苦用心,不是我貶低你,主人何等人物,怎麼會想去戲耍你這麼個境界的人呢?”

碧海神蛟這話一開口風逸便愣住了。

是啊,自己在超天大帝面前連提鞋的都算不上他沒有必要這麼整自己啊。風逸再次將目光投道碧海神蛟身上,這貨既然出現在這裏那肯定是要和自己交代什麼。

果然碧海神蛟頓了頓道:“剛纔我的這些只是其一,不管是死亡之海的玄獸來潮,還是虛無之涯的有驚無險,都是你必須要經歷的。但這些過程雖然是對你的歷練,但卻也是生與死的歷練。”

“生與死的歷練?”風逸一愣。

“換言之就是,如果你死在這三難的任何一難當中那你就是真的死了。”

“果然如此!”風逸終於弄明白超天大帝的意思了。

“主上給你的第一難就是友誼之難,作爲一個強者你不當要有震懾一方的實力還要有一顆‘義’的心。這第二難是勇氣之難,膽怯的人成不了大事。這第三難是愛情之難。你們兩人掉落懸崖的那一瞬間,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心底突然一陣平靜?”

“你怎麼知道?”風逸大驚。

碧海神蛟不回答,搖了搖頭道:“主人說,愛到極致便是虛無。”

“愛到極致便是虛無?”風逸不太理解這句話,但彷彿抓到了什麼。

‘其實,這是主人曾經和主母定情的山崖…”碧海神蛟不經意的插了一句,卻讓風逸心頭大亮,彷彿抓住了什麼但又好像什麼也沒抓住。

“這第四難便是剛纔,考的是你的謀略,有勇無謀的是匹夫,有某無勇是智囊,兩者兼備才能成梟雄!”

“原來大帝還真是用心良苦啊,那爲什麼自從進了這空間之後要如此的耍我?”風逸雖然很感激超天大帝爲他所做的一切,但自從進了這巖洞之後。

自己的心情無一不是大起大落。若不是他心智堅定說不定他早被搞瘋了。

“咳咳——這個麼,我就不得而知了,大帝的心思很難猜的。”

“我去——”風逸朝它豎了跟中指。

碧海神蛟卻是心中一笑“誰讓你的前世是那人?主人以前被他整的很慘,這一下不報仇纔怪。”

碧海神蛟在回味着過去,風逸此時卻是在消化着 剛纔碧海神蛟告訴自己的一切。

“咔咔咔——”就在風逸消化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們身前的岩石已經開始破裂!

風逸睜開眼睛一看,只見那破裂的岩石距離自己只不過五米之遠。

“這又是搞哪出?”風逸對着碧海神蛟道。

“我怎麼知道,主人讓我來這裏就是告訴你這些的。”

“唉——看我我們還真是同病相憐,一起被這大帝給騙來騙去的。連死都要死到一起。”風逸對着碧海神蛟親切道。

“死?我不死,是你死!”碧海神蛟連忙擺擺手道。

“就算你再強裝鎮定也掩飾不了你內心的恐懼,所以你還是承認了吧,你看岩石都破到腳前了。”風逸拍了拍碧海神蛟道。

“我沒裝啊。”碧海神蛟回到一聲。

風逸看着它眼神中果然無絲毫的緊張,看起來還真不像是裝出來的。

但風逸看着岩石不斷的破裂,自己所在的地方都微微的震動了起來,這更不像是做假,這真是死亡的節奏啊。

就在風逸疑惑的時候只聽那碧海神蛟對着風逸道:“我要走了,你好自爲之。”

“走?喂,等等——”風逸話音還未落只見那碧海神蛟已經張牙舞爪的飛了起來,在虛空中不斷遊動這。

“擦,你怎麼會飛?”風逸真的是有一種想吐血的衝動。

“我爲什麼不能飛?你見過萬壽境界的強者不能飛的麼?”碧海神蛟疑惑道。

“我——”風逸真不知道自己今天爆了多少句粗口,有多少件無語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他知道若是他再不採取辦法,這地方就真的要癱了。

“蛟哥,那啥,兄弟挺想念你的,下來我們一起說說話唄,放心,很純潔那種。”風逸面帶討好的對着碧海神蛟道。



“可是,人家是女的不是蛟哥。”

“嘔——”風逸看着碧海神蛟那猙獰的面龐直接有種想要嘔吐的衝動。


這他媽太勁爆了,搞了半天這超天大帝坐騎還是個母的…

這也太重口了吧?

“女的?你他媽的玄獸就直接說公母好了,搞的這麼文藝幹嘛?”風逸心中暗罵道。

但表面上還是面帶着微笑道:“是啊是啊,蛟姐威武霸氣小弟佩服,我對你的情意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蛟姐快些下來那到處亂飛碰到頭可怎麼了得,下來我給你介紹個公的。很瀟灑那種。”

“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是蛟龍,不要!”

“我擦,你到底幾歲啊?還人家人家的叫。”風逸不滿道。

“我要走了。”碧海神蛟臉色一變,嗷嘯了幾聲便要離開。

“喂喂——等等啊,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你再給我個機會啊!別對愛說無所謂。”風逸大喊道。

“果然厚臉皮。”碧海神蛟又飛了回來對着風逸道。

“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啊,你是想讓我載你去超天神殿對麼?”

“哎呀,蛟姐姐真是天生麗質,冰雪聰明吧,我佩服得五體投地,話說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騎你?”


“騎我?你還想騎我?天下的男人一般壞!”碧海神蛟臉色一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