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說道:“行了,婷婷,咱們走,別裏他。”

“怎麼跟師父說話呢?沒見丫頭邀請咱們了嗎?咱們要去不去,那叫不給面子,懂麼?”師父說完就笑着跟了上來,還厚着臉皮問道,“丫頭,咱今天中午吃啥啊?上次那個紅燒豬蹄不錯,就是有些鹹。”

周婷婷一點也不生意,似乎已經習慣師父這樣了,笑着回道:“家裏還有兩隻豬蹄呢,今天中午給您燒吧。”

我今天算是見識了師父的臉皮有多厚了,這種事情我是絕對做不出來啊!還好我只跟他學術法,這些方面還真沒學到,不然我自己都覺得丟臉了。

我揹着背篼跟着師父個周婷婷去了她家裏。她距離師父家走路的話也就三五分鐘,離得很近。一層樓的磚瓦房。從左到右依次是橫屋,廚房,主臥室,桃屋,側臥,柴房,典型的我們這的農村民居風格。

院子裏坐着個老太太,大約七十多歲。

周婷婷對着那老太太說道:“奶奶,今天中午黃章叔叔在我家吃飯,這是他徒弟李小峯,也是我的同桌。”

www ✿ttκa n ✿℃O

“哦,好,好。”老太太趕緊拄着柺杖要下來迎接我,我哪能讓老人接我啊,趕緊上去扶着。

老太太自然自語道:“哎喲,老太婆老了不中用咯,我這腿也不方便,你們別見笑啊。”

“怎麼會呢。”我笑着回道應合到。

“來來來,小夥子這來坐。”周婷婷的奶奶一個勁兒的看着我,拉我到一邊坐下,又對周婷婷說道,“婷婷,今天中午你去做飯吧,給你同學露一手。”

返回2006 周婷婷有些尷尬,又有些害羞,說了句“那我做飯去了”便跑開了。

我跟師父還有周婷婷的奶奶坐在院子裏曬太陽,周婷婷在廚房做飯。老太太一個勁兒的問我,問我學習怎麼樣啊,家裏情況什麼的。我心想這老太太不會是看上我了,要讓我給她當孫女婿吧?

我心裏歪歪着,腦子裏又衡量了一下週婷婷。說實話,周婷婷還是很不錯的,人又漂亮,成績又好,也懂事。只是我好像跟沒考慮過跟她發生什麼。再加上我剛失戀呢,劉珊又丟了,柳念芸也沒抓住,我哪有心情想其他的?

“唉……婷婷這孩子,命就是不好。爸爸前幾年在工地上出事了,媽也跟人跑了,要不是你黃章幫我們去要了賠償,我們兩個還不知道怎麼活喲。”老太太嘆了一口氣說道。

原來周婷婷家裏就剩她跟她奶奶了,我還以爲她父母出去打工了沒回來呢。想到這裏我有些可憐周婷婷了,雖然拿了賠償,但是親情畢竟是人必須的。

我記得我們家對面上次砸了個民工,好像賠了四五十萬,這麼算來的話周婷婷這幾年的費用倒是不愁了。

這時候我終於明白爲什麼周婷婷和她奶奶都對我師父老是老蹭飯毫不介意了。我知道我師父的性格,肯定不會收他們的錢,要收也是象徵性收個一兩百塊。換做個別人,怕是不敲詐個七八萬纔怪。

至於師父這麼要回那錢的,對於陰陽師來說很簡單,無非就是裝神弄鬼嚇唬嚇唬唄。我突然覺得做一個陰陽師要真想賺錢,還真是好賺。不過我雖然不至於我師父那樣看淡錢財,但也不會做出敲詐勒索的事情來。

“婷婷這孩子啊,等她找到個好婆家,我就放心咯!”老太太又是嘆了口氣說道。

我這時候正喝水呢,差點沒一口嗆死我。我說她也太雷人了吧,說話一點也不避諱。就我一個正值青春年少的少男在這,這話難道不是讓我跟她孫女湊一對的意思?

“奶奶!你說什麼呢?我現在才十六,哪有那麼早。”周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從廚房裏發出了聲音。

“什麼還小,我十六的時候都跟你爺爺處對象談婚論嫁了呢。”老太太有些不高興地說。

隨後又轉過來繼續小聲說道:“其實吧,我們兩婆孫相依爲命,這屋裏也冷清,我也不是年輕人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有些我也沒法理解。要是婷婷有個伴兒,她也就開心多了。可以先從普通朋友做起嘛,我也不是那麼保守的人。”

我越聽越覺得像是那麼回事,總覺得像是在跟我說的。沒想到我師父來了句更雷人的話,他突然說道:“你看我徒弟怎麼樣?長得帥,家裏又是教書匠,年少有爲,他可是深得我的真傳啊。”

老太太聽後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兒的笑,弄得我一個大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這算是什麼?給我相親麼?

對於周婷婷這種爹媽不用養,還留下一大筆錢的便宜媳婦兒,要是讓我媽知道了,還不得樂死。不過一是我對周婷婷沒想法,二是我也不會爲了她那個錢跟她在一起。 TFboys戀愛養成計劃 按理說有個十萬二十萬都夠她穿衣打扮慢慢享受了,但是周婷婷依然平平淡淡,這也讓我挺佩服的。

周婷婷的上菜終於解了我的圍,要是再老太太給我師父說下去,我怕是直接都要跟周婷婷說談婚論嫁的事情了。

飯桌上,老太太也是一個勁兒地說什麼“你們是同桌學習和生活上都要相互幫助”之類的話,還讓我有空來玩兒。

我偷偷看了一眼周婷婷,她低着頭一直刨着白飯,臉紅撲撲的,愣是沒敢擡一下頭。還好我雖然難爲情,但也不想虧待自己的肚子。不得不說周婷婷的廚藝真不錯,以後肯定是賢妻良母。

吃過飯以後,老太太本來想留我們再玩兒會。但師父說還有事,就拉着我一起離開了。走的時候還拿着一塊豬蹄邊走邊吃,這事兒也就我師父能做得出來。

“師父,啥事啊?”路上我問道。

“啥事?趁着你放一個月不好好練劍?你還真想當人家孫女婿了?”師父說道。

“哪有,我就隨便問問嘛。”我有些委屈地說。

現在一不用上課,二我也不用去擔心柳念芸作怪。整整一個下午,師父都在教我聯繫劍術。道家的法術屬陰,很多東西在白天用都不行,比如馭劍術,師父說別是白天了,就是在晚上,他也五六十年沒見過能一口氣馭劍幾公里的,至於馭劍飛行,他說見到的最後一個是他的好兄弟段白雲。

段白雲這個名字師父已經不是第一次給我提了,算起來他也算是我師叔吧,可是老是聽師父提起他,卻從來沒見過。說實話我也挺想見見這位***師叔呢。不過我覺得師父有時候愛說大話。他都不過四十多呢,一張嘴就是我都四五十年沒怎麼怎麼樣了。

一個下午下來,師父徹底磨滅了我對噬魂劍的喜愛,因爲我手痠得實在是拿不動東西了,估計握筷子都成問題。晚飯隨便喝了點稀飯,然後晚上要練習馭劍術。

我說師父別馭劍的時候遇上柳念芸吧?師父說沒事,我看好了這附近有一個小廟,咱上廟山後面練去,她一來,打不過咱還不能跑廟裏躲着麼?像柳念芸那種不乾淨的鬼魂是沒法進那種地方的。

我心想虧得師父也想得出來,作爲一個道士,居然去和尚的地盤躲着,這不臉都給丟完了麼?

晚上練馭劍術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想到劉珊了。一走神,劍差點就朝着我腦袋紮了下來,師父見此趕緊祭出自己的桃木劍對着我的劍就打了過來,這才把我的劍打落在地下。 看到插在地上的噬魂劍,我依然驚魂未定。這要是插在我腦袋上,我還不得立馬去老何那兒報道了?

我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深深地吞了一口氣。

師父過來衝着我吼道:“你小子幹嘛呢?你知道你這是在玩兒命麼?馭劍的時候三心二意是會死人的你知道不?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跟你父母交代?”

我低頭蹲在那兒,不知道拿什麼話迴應師父。

“想劉珊的事情了?”師父問。

我點了點頭,道:“嗯……”

“我說你個熊孩子。”師父戳了一下我腦袋說道,“你一天想那個女鬼幹啥?人鬼是不能相戀的,再說了,人家周婷婷也不錯啊。”

“我就是覺得對不起人家!跟戀愛有什麼事兒!我對周婷婷沒想法,對劉珊也沒有!我就是想知道劉珊在哪!過得好不好!”

我第一次這麼大聲跟師父說話,師父也一下愣在那兒了,居然沒有罵我衝他發火。我想我這陣勢也把師父給嚇住了。

這時候附近的寺廟裏突然傳來了一個老者沙啞地聲音:“年輕人,火氣哪兒那麼大啊。 槍破劍界我為皇 消停點兒吧。我個老不死的要入土啦!經不起折騰。”

我這才反應過來把寺廟裏的老和尚給吵到了,趕緊跟人家說對不起。

師父一屁股坐在地上,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你覺得對不起劉珊,不過根據我的推測,她暫時應該沒事。”

“真的?”我問,說實話,聽到有人說劉珊沒事,不管真假,我都挺高興的。

師父又說道:“劉珊多半是被柳念芸他們那幫子人給抓住了,而他們也知道你跟劉珊的關係,所以她們一定會用劉珊牽制你,所以劉珊暫時應該是安全的。”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我又該去哪兒救劉珊呢?”我狠狠地捶打着地面。

師父回道:“我有一個辦法,找到劉珊生前的地方,用她的衣物做引子,可以強制性的招魂或者是搜尋,應該可以找到她所在的地方。不過這方法也不一定有效,但是我也沒有其他方法了。”

“可是劉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兒的,我們又去哪兒找她生前的東西?”我有些沮喪地說、。

“我們不知道,可是有一個。”師父有些神祕地說。

“是何常在!”我突然反應了過來。何常在是判官,判前生斷來世,她肯定知道劉珊的情況。

只是判官也不只是一個,何常在只是負責我們這一塊的判官,誰知道劉珊是哪兒的人?而且同名同姓的人那麼多,那得找到何年何月啊。

想到這裏,本來燃起希望的我頓時又被澆滅了。

師父又說:“你先去省城找孫爲民吧,以他的能耐,相信能調用公安機關的戶籍系統。先鎖定劉珊這個名字,再查十幾歲死亡的女孩。我覺得她應該的死亡時間不會超過兩年,所以還是有很大希望的。而且如果是非正常死亡或者是失蹤的話公安局應該有備案。”

“孫老?他能幫我?”我有些疑惑。

“他?你沒看出來他還是挺喜歡你的?不過那也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兒,你可以答應他幫他做一件事情,他多半會答應。”

聽到師父這樣說,我忽然想起了孫老走的時候還特意要了我的電話,頓時有些興奮起來。對師父說道:“師父,我明天一早就要去省城!”

“行,那你去忙你的吧,我就不去了,我得留在這兒,看着柳念芸。”師父說道。

雖然現在是半夜,但我提起劍就朝家跑去,之後就開始洗漱換衣服。我爸被我吵醒了,問我咋這時候回來。

我說有急事,我明天要去省城。

我爸見我一臉的興奮,有些奇怪,但也沒多問,只是說道:“行,那你去吧。要去多久?”

“不知道,也許三五天吧?不過去了省城我還得去別的地方。”我回道。

老爸一笑,說道:“小子,你是不是泡上哪家妹子了準備跟人家去旅遊啊?不過要是跑遠了的話你包裏那一萬塊怕是不夠啊。”

我說,爸,你想哪去了,我就是去辦事,解解心結。我的第一筆錢可得留着孝敬父母呢,哪能自己花了。

我爸聽得那叫一個樂呵呵,只是叫我注意安全,有事給他們打電話,然後就又進屋睡覺了。

我爸媽一直都這樣,只要不是做什麼超出原則的事情,一般都不會管我。我雖然成績不行,但小學畢業以後我家裏就再也沒幫我做任何事情,唯一給我的就是學費。所以我爸媽倒也不擔心我的獨立生活能力。

種植女仙在古代 才夜裏兩點多,我就已經穿戴好,提着東西準備出發了。要知道我們鎮上到省城的車七點多才來,八點纔出發呢,還有整整五個多小時。

於是我調好鬧鐘,穿着衣服就睡了。

早上鬧鐘一響,我就醒了。我發誓這是我今年第一次沒有賴牀。我提着我的包就出發了,裏面裝着香蠟紙錢什麼的東西,當然還有我的劍。我把劍用黑布包着。我已經習慣這些東西不離身了。

再說,去省城是坐汽車,也不怕什麼安檢,劍一樣能帶走。

因爲是臨近過年,所以都是外面的人回來,倒也不擠,我剛到車站就上了車。從我們鎮上到省城得三個多小時,我打算到了省城之後再給孫老打電話。我也不怕他不在,反正我總要等到他見我。

我沒去過大地方,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縣城。我腦子裏想着大城市的樣子,可惜都是來源於電視劇和班上同學的口中。

聽說大城市車挺多的,路也不能隨便走,公交也不好坐。於是我在網上查了一下省城攻略,什麼怎麼坐公交啊,走錯路怎麼樣啦,先了解清楚了,然後才躺在椅子上休息。

我不怕你們笑話,大巴車我也是第一次坐。又大又舒服的椅子,我挪來挪去覺得好享受。就是花了我五十塊錢,覺得挺心疼的。

雖然我依然興奮得不行,一是劉珊的事情,而是第一次去省城,但我知道見孫老應該給人家最好的精神面貌,所以我還是努力讓自己閉眼睡着。

這一睡,沒想到我是被司機叫醒了。

“小夥子!下車啦!”司機衝着我喊。

我一睜開眼,發現周圍就我一個人了,窗外都是人山人海的,吵鬧得很。這就是省城的汽車站啊,好大。我看得有些呆了。

我趕緊跟司機說“不好意思”然後下了車。

一出車站,看到那四車道的大馬路,周圍幾十層高的酒店,我頭都暈了。而且周圍幹什麼的都有,問你打不打的啊,住不住店啊,還有什麼假證假髮票,買小吃的買報紙的,小偷買手機了……我感覺跟進了集市似的。

現在都中午了,我也餓了,於是打算在附近找個麪館啥的吃點東西。拐個彎到了一個麪館面前,一看,一碗麪居然要八塊!我靠!他這是搶人麼?八塊錢我都可以在我們鎮上吃個炒肉了,這裏居然只能吃碗麪。

沒辦法,我也只得接受這裏的物價,於是進去要了一碗麪。這麪館,比我們那“人民大酒店”都大,而且還裝修的很漂亮。

我身上還有賣銅錢得來的五百塊,我心裏想着可千萬別讓我取錢了。卡雖然帶着,但那一萬塊我還捨不得動。

第57章 沒收我的劍

吃麪的人實在是有些多,等了十多分鐘,我纔等到。吃過麪,我一看時間也十二點多了,心想這時候孫老就算是上班也該下班了吧,於是給他打了個電話過去。這電話我還是師父給我說的,他說他會幫我跟孫老說說我這事兒。

沒一會,那頭就接起來回應:“喂,是小峯啊,你都到省城了?”

“孫老,您知道是我啊?我這還沒說話呢。”我笑着說道。

孫老說道:“哈哈,我存了你電話呢,你師父把情況都告訴我了,說你有事找我幫忙,這樣吧,你先過來,你說說你的位置,我幫你查查公交線路。”

我說我是在北門車站下的車,孫老沒一會就告訴了我公交線路,說先做幾路車,然後在什麼什麼站下了之後又拐個彎到旁邊一條路坐另一輛車。還好我記憶力不錯,不然非得被繞死不可。

好在我提前準備好了領錢,而孫老說的那個站恰好在麪館門口,我直接出門,剛好一輛車來就上去了。

坐了快兩個小時公交,總算是到了孫老說的小區。路上那叫一個賭,讓我這急性子差點破口大罵。要知道我們縣城到省城也才兩個多小時。

看到孫老所說的小區,我頓時嚇了一跳,門口的保安亭是穿着軍裝拿着長槍的士兵,看來孫老的地位果然不低。

我也知道這種地方我進不去,於是給孫老打了個電話,孫老讓人下來接的我。

上去之後,孫老帶我去書房,讓傭人給我泡了杯茶。然後問我什麼事情,我猶豫着不知道怎麼開口。

孫老說道:“小峯,咱們也算是同個戰壕的戰友了,有什麼不好說的呢?而且你師父跟我也是朋友,這樣吧,你就叫我孫爺爺就好了,叫孫老多彆扭。”

我聽到於是努力笑着喊了一聲,孫老笑眯眯地迴應着。你還別說,這招真有用,我頓時覺得放鬆了許多。不過我心裏還是有些鬱悶,師父既然都跟孫老說了我的事兒了,怎麼不一口氣說完啊,還非得我說。

最後我深吸一口氣,還是說了出來。我說我想讓孫老幫忙查一下劉珊,我想找到劉珊的鬼魂在哪兒,畢竟願意爲孫老做事作爲感謝。

孫老依舊是笑着回答:“劉珊畢竟是因爲我們的事情失蹤的,我們幫忙也是應該的嘛。不過你說的幫忙,哈哈,那倒不必,但是等孫爺爺有需要你的時候你可不能退縮啊。”

我聽見孫老答應了,趕緊連聲道謝。不過心裏卻有些小小的鄙視,說什麼不要我幫忙最終的結果不是一樣讓我做事麼?

孫老說那事兒他明天去公安廳幫我辦。劉珊他也見過,認得樣子。所以整個下午我都在書房跟孫老聊天了。

我們談論的內容自然也都是關於陰陽師的,當孫老聽說我都把聚靈劍法練到第二層的時候,驚得一下站了起來,他說我這個年紀的,能把聚靈劍法練到第二層的,我是他見到的第一個。

孫老要我給他表演一下,我自然答應了下來。等出去的時候,沒想到孫老的孫女也在外面,年齡跟我一般大。說實話,孫老的孫女雖然長得不錯,但我覺得他還沒周婷婷漂亮,只是打扮得不錯,還化了妝,穿着也時髦。

我低頭看了一下自己這兒土包子打扮,確實有些不好意思。而我唯一的一套“名牌兒”雙星運動服也在童家山的時候弄得不能再穿了。

“爺爺!”那女孩甜甜地喊道,露出了兩個酒窩。

“誒!乖孫女。”孫老回道,“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爺爺的忘年之交,李小峯,他劍法可厲害了,我正準備請他去健身房表演一下,讓爺爺我學習學習呢。”

我沒想到孫老這麼誇我,趕緊謙虛地說,我只是懂些皮毛而已,隨便練練。

孫老又給我介紹了那女孩,說是叫孫莉

孫莉朝我投來鄙夷的眼神,像我是來騙吃騙喝的一樣。這讓我頓時對她好感全無。畢竟我覺得外貌好看雖然不錯,但是心靈美也很重要。

孫老的家裏有一個的健身房,比我的小臥室都還大,我頓時覺得有錢就是不一樣。

由於有孫莉這個外行人在,我自然不可能祭出噬魂劍,只是老老實實拿起我用黑色布包裹的劍,一層層拉開。

孫莉看到我其貌不揚,劍又用這麼沒檔次的布裹着,頓時失去了興趣,以爲我就一般般。我瞥了一眼她,心想,小丫頭,你就等着吧,讓哥告訴你什麼叫做驚豔。

還沒等我舞劍呢,孫莉看到我拿出的劍就兩眼放光了,她跑過來說道:“你這劍哪兒買的,好漂亮啊,是真的古董麼?”

我老老實實回答:“這不是買的,是我撿的。”

“撿的?那就是文物了?不是應該上交國家的麼?你怎麼能自己留着?”孫莉帶着有些質問的語氣說道,又看着孫老有些不滿地喊了一句“爺爺”。

這丫頭,太憤青了吧?再說了我上不上交關你屁事?

孫老也知道這把劍對我意義非凡,自然也不可能逼着我上交。他有些嚴肅地對孫莉說:“不許胡鬧,不看的話就出去。”

老人家果然還是有威嚴的,這樣一說,孫莉立馬規矩了。等我完成了一系列絲毫不拖泥帶水的東西,孫莉早就看呆了。我心中一得意,心想這樣服了吧。

孫老也是笑着拍了拍手,說了一些行內的術語,讓我什麼地方需要注意一下。

沒想到孫莉居然纏着我要我教她,我不好得罪她,只好隨便交了一點,也不敢教她真正的精髓。因爲畢竟我是拜在我師父門下的,我都還沒出師呢,怎麼能隨便收徒弟?我們這行對這些還是看得很重的。

晚上孫老給我安排了客房,我估計我我們鎮上最好的旅館還要好,好到我這一晚上居然沒有睡踏實。我發現我還是賤命一條,至少現在是。

因爲是在別人家,睡懶覺不太好,所以我六點多就起牀了。等起牀的是發現孫老也剛出來,於是我們便一起去健身房練劍。

吃過早飯以後孫老就出去了,我知道他是去幫我辦事。而孫老臨走的時候則是叫孫莉陪我玩兒,還給孫莉拿了些錢。

我心想我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叫女人陪給錢?我就是把包裏的一萬快都給了也不會讓女人給一分啊。

不過我也沒心思出去玩兒,因爲越是距離找劉珊的事情更進一步我就越是緊張,哪還有什麼心思玩兒?我寧願在健身房練劍。

很顯然孫莉也沒打算帶我出去玩兒,我估計她是瞧不起我。雖然我劍法不錯,也讓她看好,但我畢竟是個土包子。

孫莉讓又我教她練劍,不過練了一會她就鬧累了,然後回了自己的房間。我便去了孫老的書房看書。孫老書房有不少關於道家的典籍,看得我如癡如醉,傭人中午叫我吃飯的後死後敲了好幾次門我也沒聽到,後來還是孫莉來了。

“你這人這麼這樣?叫你吃飯也不理會。”孫莉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知道是我自己做錯了,也趕緊一個勁兒地道歉。但她也用不着這樣啊。說實話,要不是給孫老面子或者說爲了找到劉珊,我真不想受着窩囊氣。

晚上我們等孫老一起回來吃飯,不過等他回來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我知道孫老爲了累了一天,也不好主動問他情況,倒是孫老主動提了,說道:“莉莉,叫小王做飯,我跟小峯談些事情。”

第58章 把我喂蟲

聽到孫老這麼說,我的心跳一下子就變快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跟着孫老一起進了書房,那關門的聲音,都讓我覺得異常沉重。

我坐在書房裏,忐忑得很。等到着孫老的結果,就像是犯人等待着自己的判決一樣。

“小峯啊,這是資料,你自己看吧。”孫老從隨身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個檔案袋交給我。

我手有些發抖的接過檔案袋,死開之後,右上角那熟悉的照片一下就映入我的眼簾。這是劉珊的照片!我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差點就沒哭了。

拿出檔案,仔細看着,出身年月,家庭住址,死亡原因。不對啊,怎麼沒有死亡原因?我再仔細一看,只有一個已失蹤。原來劉珊是失蹤了!也就是說他很可能是遇害了。我突然想到了那個賣給我劉珊鬼魂的老頭。

那個老頭看着就不是什麼好人,難道是他故意殺害了劉珊然後再把劉珊禁錮了拿來賣?瑪德!別讓我遇見你,不然小爺非宰了你不可!我打算不僅要找到劉珊,還要搞清楚劉珊的死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