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說:“第二,不許和我過分接近,要保持一定距離!”

蘭長琴笑着說:“那麼,要是道君哥哥要接近小妹呢?”

我又說:“第三,不許你參與我和張軍之間的恩怨,答應便留下,不答應,你可以自己選擇去處。”

蘭長琴說:“好啦,我答應,我都答應!”

我這才推開了她的手,指着她說:“保持距離!”

我發現,這個女人我有些不能理解了,她到底要做什麼呢?很明顯,她接近我是有目的的,但是她到底有什麼目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接下來的日子裏,這蘭長琴一直在這裏陪着我。我的修煉也得到了她很多的指導,她能指導我的也只有劍法了,她是個沒有真氣的霸女。

我對霸道還是理解的,可以說,這霸女已經到了登峯造極的境界。她的身體強悍無比,劍法出類拔萃。在她的指導下,我的劍法有了一次很大的飛躍。

接下來的兩年裏,我沒有下山,一直練劍,修爲很快就到了天尊巔峯。我手上的扳指也就徹底的消失了。這整個的天王扳指化作了能量融進了我的內世界裏,可以說,我從這個扳指裏得到的能量是巨大的。

我睜開眼,看着蘭長琴說:“我要去辦一件事,你隨我去麼?”

蘭長琴說:“道君哥哥,我自然是要陪你的。我一刻都離不開你。”

簫劍前輩此時笑呵呵地說:“我就不給兩位當累贅了,兩位的修爲已經通天,我就下山去了。靜等兩位的好消息!”

我和蘭長琴直奔玉女峯,當我們闖進去的時候也是遇到了橡皮筋一樣的阻力,但是很快,就被我掙斷了。

我一落地,伸手拉着蘭長琴一步步上山。遠遠就看到玉女大殿擺在前面。面前是一條筆直的臺階路,整整齊齊,無比雄偉。這就是女媧的宮殿嗎?

我們兩個開始上山,沿途都是一些石雕,全是雕塑的大道傳道給創世元靈的景象,再往後,就是創始元靈傳道給鴻鈞,混鯤,女媧和陸壓的景象。裏面還有一些典故和一些個小故事穿插其中。

我和蘭長琴一直到了大殿前,大殿的門緊閉,我伸手一推,大門便開了。張軍正坐在大殿裏,女媧坐在旁邊,張靜抱着個孩子站在一側。她看到我後,將孩子放下,看着我說:“楊落,你來了。”

我再看出去,發現練凝凝坐在另一側,韋恩站在練凝凝的身旁,就是不見蔦蘿和明月。

我說:“蔦蘿和明月呢?”

張軍說:“明月不在這裏,蔦蘿被我軟禁了。不然她和練凝凝合體的話,會有大麻煩。”

我說:“簡直就是胡說八道,合體怎麼會有麻煩呢?張軍,今天你不和我說清楚,我也不想聽了,直接殺了你完事!”

女媧說:“小弟,有事情比殺死張軍更重要。我們都堅持不住了,就等你來了。”

張靜說:“楊落,你來了就好了。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你隨我來!”

說完,大家都站了起來,走出了大殿。

他們帶着我到了大殿後面,出了大殿就是後花園,出了後花園一直沿着一片竹林前行,很快到了一個懸崖邊。在這裏的空中有一片光華流動,我說:“這是什麼?”

女媧說:“這是創始元靈打出的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本來沒有打通,創始元靈便分魂了。但是後來,我們發現,通道那邊有人發現了這裏的薄弱和動靜,也開始朝着這裏而來。”

張靜說:“茫茫宇宙,天外之人想找到這裏很難,概率幾乎爲零。但是有了座標就容易多了。這麼久,我們一直在修補這個通道,以便讓天外之人不能找到此地,這是極其耗費精力的事情。你來了,只有你可以用五行之力將它徹底修復!”

我說:“張軍,張靜,你們不是從天來的嗎?”

張靜說:“所以我更加明白那邊的戰士的可怕!我不想這大好河山就這樣毀於一旦,到時候,天外之人會殺光此地的一切生靈,將三界據爲己有!”

我說:“創始元靈又爲何非要打通這條通道呢?”

張軍說:“創始元靈想要去天外,她在這裏太無聊了。她修爲很高,也不相信我們的話。所以,我和張靜只有聯合了女媧,將她分魂。”

我看着蘭長琴說:“你能信嗎?天外之人都是殺人狂嗎?”

蘭長琴搖頭說:“天外之人絕對不是殺人狂,我看張軍你是別有用心吧!你我都是從天外而來的,難道你覺得天外文明就是以殺戮爲主的嗎?這話太不靠譜了,不合邏輯!”

我看着張靜說:“我不管那孩子是不是我的,但是我要告訴你,立即放蔦蘿出來,讓我的師尊歸來。”

張靜看着我說:“楊落,你殺了我好了。我是不會允許這條通道徹底打開的。”

女媧看着我說:“楊落,我們等你來,是要你修補這通道的,不是要你打開它的。”

我說:“通道我可以修補,但是師尊必須歸來。”

練凝凝說:“我無所謂啊,我只是合體合魂,並沒有消失!只是,我怕他們都不會允許的吧?!”

我說:“不允許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說着就拽出了長劍來,說道:“你們儘可以試試我的本事!”

張軍這惡煞立即拽出長劍衝了過來,煞氣沖天,一劍刺了過來。

懸崖邊上,狂風怒吼,還下起了大雪。他這一劍,將空間都震盪的扭曲了,我一劍揮出去,和他交戰在了一起。就聽啪地一聲過後,張軍頓時就倒飛了出去,他說:“好強的力量!”

我說:“天尊巔峯,唯我獨尊!” 女媧此時吃驚地喊道:“天尊巔峯?楊落,怎麼可能?你做了什麼了?”

我沒有回答,一劍劈出去,張軍舉劍格擋。我倆之間是沒有距離可言的,哪怕是他在星球的另一端,我也能瞬間到達。我倆比的是反應能力,速度,和力量。

這張軍一劍攔住後,一腳朝着我的腰掃了過來。我身體一轉,愣是用後背扛住了這一腳,然後一伸左手打出一掌,正中這張軍的前胸上。勝負立判,這一掌推出去的是一個超級曼陀羅,張軍的身體頓時是被轟炸的倒飛了出去。

我追上去,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身體頓時直接朝着地面電射而去。就聽轟隆一聲砸在了地上,激起了大量的煙塵。

張軍坐起來的時候,我一劍穿透了他的前胸,將他釘在了地上。

張靜喊道:“哥!你不能死啊!”

我說:“死不了!不過得在地上躺一會兒了。”

張靜罵道:“你這個混蛋,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說:“我要蔦蘿,馬上給我放人!”

張靜搖頭說:“不可能的,我是不會放了蔦蘿的,放了她的話,這世界將會大亂!”

女媧此時卻咯咯笑着說:“未必吧!我看師尊歸來不一定是壞事!”

張靜突然看向了女媧說:“女媧,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元靈歸來後,不會第一時間捅破天嗎?通道重新打開,大量天外之人來到這三界,必定會爲了地盤的爭奪打起來。到時候生靈塗炭,民不聊生,你會後悔莫及的啊!”

女媧笑着說:“也許師尊不那麼做呢?張靜,這都是你一廂情願的吧!”

“女媧,你爲什麼這麼說?當初難道不是你一直在堅持不能讓二人合體的嗎?”

女媧說:“我變了,此時,就算是師尊歸來,也不會是小弟的對手了。師尊再也沒辦法殺死小弟了。”

我一愣:“難道師尊要殺我嗎?”

練凝凝咯咯笑着說:“楊落,難道你忘記了我殺過你一次了嗎?若是我不想殺你,那麼爲什麼我要殺你呢?”

女媧此時笑着說:“張靜,我說什麼你們就要信什麼嗎?我其實一直在等,等小弟殺上來,將你們這兩個惡煞趕出去,我們這裏是大道的世界,不是你們惡煞的世界。難道你真的以爲我在和你們同流合污嗎?我呸!”

張靜看着女媧說:“你心機好深,不過,我是不會就這麼看着你們將通道打開的。”

女媧此時冷冷地說:“韋恩,你去把蔦蘿帶出來吧,時機成熟了,你也不必繼續在惡煞身邊了。”

張靜怒吼道:“什麼?韋恩五歲就開始和我學習煞氣,怎麼可能是你的人?”

女媧說道:“韋恩三歲就是我的弟子了。他五歲就是你的弟子是沒錯的,但是,那是我讓他和你們接近的。還有一件事,你派韋恩去神界殺死楊落,但是他沒有完成,你不覺得這件事很蹊蹺嗎?”

張靜看着韋恩說:“告訴我,女媧說的都是假的!”

韋恩搖着頭說:“都是真的。”

他身體一晃,很快,帶着蔦蘿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女媧此時一拱手道:“請師尊合體!”

蔦蘿看看我,然後問我:“楊落,你想我合體嗎?我合體後,你的蔦蘿就沒有了。”

練凝凝看着我說:“楊落,你想好了,合體後,練凝凝和蔦蘿都沒有了,將形成一個全新的人,我們可能都記得你,但是,很可能會立即翻臉殺了你!”

我說:“魂魄分陰陽,你倆一陰一陽分離着不會長久的,正所謂是分久必合,也到了合體的時候了,師尊,不論你合體後會怎麼樣,我都是希望你能有一個完整獨立的自己的。”

練凝凝哼了一聲,轉過身去說:“木頭,我倆分着,你可以獨佔我倆,我倆合體後,哪裏還有你的份兒?也許合體後,第一個和你翻臉舉着劍就要殺了你呢。”

我說:“師尊,我不是要霸佔誰,我只是不願意看到師尊這樣苟延殘喘地活着。你倆還是合體吧!”

蔦蘿嘆口氣說:“沒想到,剛相聚,又別離。既然是你這麼安排的,我接受就是了!”

接着,蔦蘿和練凝凝一步步靠近,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之下,兩個人合二爲一。模樣也發生了變化,比以前看起來自然多了。她慢慢睜開眼睛後說:“陸壓,你可知罪!”

張靜哈哈笑着說:“楊落,我就知道會是這結果,你活該啊!”

我說:“沒有陸壓了,陸壓已死,師尊,我是楊落!”

“我不管你是誰,你可知罪!”

我一拱手道:“我不知道有什麼罪!”

元靈哼了一聲說:“那麼我告訴你!”

她一伸手打出來,記憶力化作了影像在空中展現了起來。我看到陸壓鬼鬼祟祟趴在一片竹林裏,竹林那邊就是一個清池,在裏面有一美麗妹子在游泳嬉戲。這美麗的女子不是元靈又是誰呢?

剛到這裏,影像就沒了,我忍不住問了句:“然後呢?”

“你該死!”創始元靈果真拿出劍來,直接朝着我就是一劍!

我往後一閃,蘭長琴迎了上去,一劍盪開了創始元靈的長劍,然後笑着說:“想動我的道君哥哥,先問問我同意不同意!”

隨後,兩個人打了起來。

張靜說:“楊落,你快用五行大網徹底封住這通道!元靈想要打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知道,張靜說的是沒有錯的。這個世界不需要別人來爭奪了。我們已經夠熱鬧了。

我伸出手,釋放出五行之力。五行大成,我用意念織成了一張網直接朝着那不穩定的通道而去。頓時,通道變得穩定了,片刻後,通道消失了。這裏的天空變得和周圍一般無二。

女媧此時哭了,她看着我說:“小弟,爲了你,我費盡心機,但是最後,我還是成功了。我終於是成功了。小弟,你沒讓我失望!”

我收手了,蘭長琴和元靈也不打了。兩個女人打得不相上下。創始元靈哼了一聲說:“蘭長琴,沒想到還是被你練到了登峯造極了。今後一段時間裏,你沒有什麼前途了,你要轉型了,不如跟我修行大道吧!”

蘭長琴道:“我呸!臭不要臉的,我和你修行什麼大道?大道也值得我去修習嗎?”

創始元靈指着我說:“你覺得自己找了個霸女當靠山我就怕你了嗎?我告訴你,殺你是遲早的事情。還有,我是必須去天外的,你阻攔不了我的。”

我說:“那麼你憑什麼能打出通道呢?”

創始元靈看向了天空說:“機會總會有的,我會等。”

她說完身體一閃就不見了蹤影。

我喃喃道:“她爲什麼非要去天外呢?”

女媧說道:“這裏已經沒什麼可以讓她欣喜的了。也沒有什麼留戀的了。”

我說:“她不是來自天外嗎?”

蘭長琴說:“不是,元靈是這個世界孕育出來的靈魂,我,大道,張軍,張靜本來只是在趕路的四個人,遇到雷雨在一棵樹下避雨,結果一個驚雷將我們四個劈中,結果醒來的時候,我們到了這個荒蕪的世界。之後,我們分道揚鑣,各自生活。想不到,大道遇到了元靈,這是這個世界孕育出來的一個本元之靈,這也是元靈名字的由來。當元靈脩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後,便纏着大道講故事,終於有一天,她知道了天外有天,機緣巧合之下,五星連珠,她引用了五行之力將天空打開了一個窟窿。但是在大道的主持之下,女媧補天。她也沒有能成行!”

我說:“不錯,她要是真的到了那邊,很快,那邊的人們就會知道在這邊有一個無比美麗的世界,到時候,就會有無數人來探索來這裏的通道,打開通道是遲早的事情,等他們一窩蜂到來的時候,就會瘋了一樣殺害本地人了。這裏的江山,會成爲他們戰爭的理由。”

蘭長琴問道:“楊落,難道你不想去嗎?”

我搖搖頭說:“我不想,在這邊我是道君,有着無邊的法力,到了那邊,我很可能就是個渣渣了。當屌絲的感覺,真的太差了。”

蘭長琴搖頭說:“很多事情,是沒得選的。”

大道猛地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說:“很好,五行大成之人出現了,化境再無後顧之憂。只不過,楊落,你這等級比我預料的可差得太多了。太快了,足足快了十年!本來我覺得你要十年後才能到達巔峯的,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就到了天尊巔峯了呢?”

我一笑說:“自由貴人相助!”

大道追問道:“什麼貴人?”

我賤嗖地看着蘭長琴一眼,然後說:“大道老師,我看你就不要多問了。”

大道點頭,然後看着蘭長琴說:“蘭長琴,我希望你不要胡來,楊落是個難得的人,你要珍惜。”

蘭長琴一笑說:“大道,我不需要你教我!”

我此時看向了張靜說:“事情完了,你難道不打算告訴我明月去了哪裏了嗎?”

“明月前陣子被吸進了通道,再也回不來了。”

“孩子呢?”我問。

張靜一轉身,一個看起來五六歲的女孩子從後面走了出來。我伸出雙臂的時候,她卻藏到了張靜的身後。我看得出,張靜對她應該是很好的。

張軍此時終於拔出了自己胸口的長劍,然後呼出一口氣,坐了起來。他呆呆地看着我說:“楊落,爲何會是這個結果?這麼多年,我們到底在做什麼?”

我搖頭說:“我不知道,不知道在做什麼。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這條路是怎麼走的。”

他笑了,搖着頭嘆口氣說:“元靈合體,原來也沒有那麼的危險,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看向了天空,在天空的另一邊,會是個什麼世界呢?

我沒有下山,吃過晚飯後,我和蘭長琴散步。 飄雪之國 蘭長琴帶着我到了後花園,她指着一間屋子說;“我們去那裏面看看吧!”

我們進去後,看到了一張牀,一旁點着薰香。香氣撲鼻,我打了個噴嚏,說:“這是什麼地方?”

她說:“這是我的客房啊!”

我說:“你帶我來你的客房幹什麼呢?”

她趴過來,在我耳邊說:“你是不是覺得我早就不是完璧的女子了?其實,我連男人什麼樣都沒見過呢。我的那些男寵也只是充充面子的,母系社會,沒幾個男寵是很沒面子的。”

說完,閉上了眼睛,然後將肉嘟嘟的嘴脣遞了過來。

我湊過去,和她親吻了起來。

接着,我倆互相脫光了對方,然後我抱起了她,將她扔在了牀上,媽蛋的,能上了這個天外的霸女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了吧!

我進入後無比的興奮,也就是短短几分鐘,我就投降了!

這一噴,我才感覺到了不對勁。就像是吃了炫邁一樣,根本停不下來!我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開始消瘦,飽滿的肌膚開始變得乾枯。

山狼 我說:“住手,蘭長琴,你住手!”

她含着淚看着我說:“不是我不想住手,而是根本停不下來!”

就這樣,我的真氣被源源不斷地抽走了,我的精氣神逐漸枯竭。最後,我記住了這張含着淚的臉。我罵了句:“*!”

之後,再也沒有意識了,我就這樣死了。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猛地坐了起來。

剛坐起來,我身前一個看起來很機靈的小丫鬟喊了起來:“詐屍了!三少爺詐屍了,老爺,你快來啊!”

接着,很快,一羣人進來了。

我看到一箇中年漢子闖了進來,看到我坐在牀上後哼了一聲說:“這樣都不死,我這傻兒子雖然天生愚鈍,但是命還真的硬啊!”

接着,我看到一箇中年女子,長相嫵媚。她過來抱住我的頭說:“就算是我兒子傻,但也是我的親兒子啊,任何人都不如我的兒子。活過來就好了,孃親疼你!”

我心說,媽蛋,老子穿越了!但是,這裏是什麼地方呢?

我下了牀,慢慢走到了屋外,我看到外面的牆上寫着四個字:楊家霸主!

這是天外嗎?這裏是天外修行霸道的一個家族嗎?我這是傳說中的穿越了嗎?看來,一切皆有可能。

我現在想不通的是,蘭長琴,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呢?那個扳指原來不是助我升級的寶物,而是一個吸走我精氣神的引子啊! 我試圖去內視,但是我發現,我的身體早已經不聽我使喚了。這副破身體比我那身體可差的太多了,簡直就是一堆爛豆腐渣,一碰就碎了。

此時,我真氣全無,但是我有一種感覺,我的內世界還在。因爲我還能感應到能量的存在,只不過,我已經無法調集那些能量了。我和內世界的聯繫已經中斷,內世界完全坍塌。

此時,那個中年男人哼了一聲說:“活了還不是廢物一個,好了,既然活了,就不用發喪了。倒是省得麻煩。”

那嫵媚的婦人說道:“你怎麼說話呢?難道落兒不是你的親兒子嗎?”

我心說媽的,老子這是穿到什麼地方來了呢?

我看向了天空,直接就明白了,這裏絕對不是我所在的三界之內,這裏的太陽有三個,聚在一起環繞着。很明顯,我到了天外的世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