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誰都不信,於是問蕭然謝聰的事。

謝材卻插嘴道:“我媽開車不下心撞死了他爸爸,就把他接到了謝家,那時候他只有八歲,我媽心懷內疚,待他像親生兒子一樣,後來還讓他娶了我妹妹,誰能想到他越來越有野心,不斷的打壓我,侵吞公司資產,還…”

“打住!”景言不耐煩得揮了揮手。

謝材對景言頗爲忌憚,閉了嘴。

蕭然終於有機會說話了,他說:“據我瞭解,謝聰是個很有能力的人,待人和善,和謝奶奶關係一直也不錯,不過和謝芷的關係不太好,謝芷有精神病很偏執,有一次她還拿到捅傷了謝聰,謝聰什麼都沒說。

現在她應該被關在精神病院!”

“我呸,他和善,他就是個僞君子,喂不熟的狼!”謝材繼續說。

我看他明顯就是嫉妒,於是問他:“你們家老大呢?”

謝材是老二,應該有個老大才是的。

“出車禍死了,就是我媽撞死謝從聰爸爸的那次,那時候我大哥也在車上!”

我就明白了,謝奶奶是把謝聰當成自己死去的大兒子扶養了。

可就是不知道謝聰怎麼想了。

謝奶奶害死他爸爸,讓他做了孤兒,即使把他養在身邊,終歸是寄人籬下的。謝聰懷恨在心,報復謝家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看謝材這個德性,想必沒少給謝聰添堵,現在謝聰如果找他不痛快,因爲完全合情合理。

我們從謝材房裏出來,就在酒店開了房。

三個人研究這件事情。

“我覺得不能聽謝材一面之詞,我今天看過謝聰他身上沒有陰氣!”我說。

蕭然說:“謝聰哥一直是個很溫和的人,我也覺得不可能,可是現在一切都指向了他。”

“我們可不可以直接去破了那個陣,這些事情豪門內鬥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我說。

景言拍了拍我的頭:“既然這個陣是謝家的,那麼謝家一定有人蔘與其中,要破這個陣必須要找到這個人才行!”

我也明白了。

“不如我們直接找謝聰聊聊,反正已經打草了,蛇早就驚了!”我說。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我們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去了謝家的公司,看的出來,謝材在這裏很不受待見。

我開始有點相信他的話了。

很容易就見到了謝聰,他沒有以任何裏有推脫我們的見面,似乎早有預感。

“你們是不是想問我恨不恨謝家?”謝聰點了一隻煙說。

系統重生她不做人 我們一愣。

隨即點頭。

“當然恨了,如果不是謝家我就不會失去爸爸!”他的臉籠罩在煙霧裏。

“不過仔細想想,那確實是個意外,而且老太太對我好我也知道。慢慢的這種恨就淡了。 狼性總裁,別太猛! 我以前跟着爸爸,總是吃不飽穿不暖,現在我有的一切都是謝家給的,我也沒有理由恨他們了!”

謝聰的一番話說的合情合理。

“謝芷爲什麼會瘋?”景言問。

謝聰一愣隨即笑了:“這個謝材是怎麼說的?”

我們相互看了一眼,最後把謝材賣了。

謝聰笑了,不過笑容裏夾雜着苦澀。

“謝芷從小不喜歡我,覺得是我代替了她大哥,後來老太太還讓她嫁給我,她很痛苦,於是她天天去夜總會鬼混,後來懷孕了,可那個男人又拋棄了她。她回家想要生下孩子,老太太覺得這麼做對不起我,她堅決沒有讓謝芷生孩子,謝芷孩子沒了那一天,她就不正常了!”謝聰很平靜的敘述了這段事情。

我們聽得一愣一愣的。

謝聰說:“你們也看到了,老太太對我視如己出,我就是在沒良心也不該害謝家,而且害了謝家對我也沒什麼好處,如果我真的要把謝材擠出去,以他的智商,他早就不在謝氏了!”



從謝聰辦公室出來。

“你們怎麼看?”

“滴水不漏!”

我擰眉思索,這有兩個可能,一是謝聰這個人心機深沉,第二就是他說的就是真話。

只不過和謝材說的有出入。

我們在大廳看到謝材時他和一個女員工聊的正歡,兩人靠的也挺近,完全沒有上班在公司的那種自覺。

我無語,這個人的話纔不可信。

“他是不是狡辯了?”謝材跑過來問。

“你妹妹的事,你沒說實話吧?”蕭然問。

謝材一臉不忿的說:“就知道他要詆譭我妹妹,我妹妹當時懷孕了,謝聰說是別人的,鼓動我媽讓妹妹打掉了孩子…”

我們三個對視一眼,各執一詞,到底是誰?

“我覺得我們在被人牽着鼻子走!”我說。

景言也點頭:“我們如果再糾結,謝家這些家事,什麼都做不了!”

蕭然說:“不是要找出謝家的內奸纔可以破陣嗎?”

“是要找,但是這個找法不行!”

三個人揹着謝材商量了一番,最後想出一個可行的辦法,於是我們三個就出了門。

“你們去哪?我怎麼辦?”謝材扯着嗓子喊。

“你隨便,不過最好回家,因爲哪都沒有家裏安全!”蕭然“好心”的提醒。

謝材一臉不爽的罵了一句,他覺得我們也都是被謝聰收買了。

當天晚上,我們三個就一起去了那個鬼臉遊樂園,山風呼嘯,冷的人直打擺子。

景言帶着絨線手套,給我捂着臉。

他本來不需要帶手套,只不過是怕冷着我。

我心裏發酸。

“景言,我沒有那麼冷!”我說。

蕭然回頭複雜的看了我們一眼:“沒事,你們儘管秀恩愛,就當我不存在好了!”

名門盛愛:江少心尖妻 我瞪了他一眼。

過了十點後,我覺得我都快凍僵了,一輛車停在了中央樹林的邊緣。

兩個人走下來,不出意外的,一個是武欣,另一個是裕仁。

這兩人走到陣眼跟前,唸了一段像是梵文的咒語,這段咒語我只覺得很熟悉,像是在哪裏聽過。

唸完咒語後他們兩和上次一樣,走進了樹林的結界。

“我們怎麼辦?”蕭然小聲問。

“等!”

果然,隔了一會兒,一個人就鬼鬼祟祟的來了。

“是他?”

我們都有些驚訝,因爲這和我們猜想的大相徑庭! “他怎麼來了?”我詫異。

“看看情況再說吧!”

只見那人鬼鬼祟祟的在林子邊轉了一圈,似乎沒有什麼收穫,就當他懊惱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音,那人趕緊朝我們這邊跑來。

“啊?”

看到我們他愣了一下,就被捂着嘴拖了進來。

“謝總,又見面了?”

謝聰嘆了口氣:“是啊,你們也來了!”

“你爲什麼會來?”

“噓!別說話,有人來了!”

我們視線望去,見武欣他們車旁邊又停了一輛車,等車上的人下來時,謝聰驚的張大了嘴巴。

“爲什麼?”謝聰不可置信的看着下來的那個人。

王妃在上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蕭然問。

謝聰點頭。

“繼續看,別說話!”

沒錯,車上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謝奶奶!

她打發走司機,自己走到陣眼前看了半晌,然後唸了一段咒語,進了結界。

“爲什麼會是媽?這是怎麼回事?”謝聰再也壓抑不住跳起來。

“這個…我們回去再說!”

“今天難道不要破了陣嗎?”謝聰也是急了,才說出這麼沒頭沒腦的話。

“說的容易,你去破嗎?”

超神機械軍團 我差點沒樂了,謝聰白天看起來還很有頭腦,現在怎麼這麼傻?難道真的是急壞了?

我們從遊樂園出來,蕭然安頓謝聰讓他不要在輕舉妄動。

回來的時候,蕭然說:“既然事情明瞭了,我還得去問問我爺爺!”

“應該的,畢竟事關謝奶奶!”

和蕭然分開後,我發現幼稚鬼一直默不作聲。

“怎麼了?不開心?”

“蘇蘇,人到底有多少面性格?”

我一怔!

“你怎麼了?是不是想起不開心的事了?”

我覺得幼稚鬼從下午開始就悶悶不樂的。

“蘇蘇,如果哪天你發現我也有另一面…我是說不好的一面,你會不會原諒我?”他突然問了一句。

我一怔!

景言怎麼了?難道還在爲了莫北春族人那件事嗎?可那不是他的錯啊!

我輕輕的抓了抓他的手:“景言就是景言,無論哪一面都是我的景言,沒有人是完美的!”

景言沉默了良久,最後什麼都沒說。

回到家他像一隻乖狗狗,賴在我身邊。

我知道他心情不好,可是爲什麼我也說不好。

就在這時,我電話響了,我想去接,可景言就抱我抱的很緊。

“景言,我去接電話!”

“蘇蘇,不要!”他抱着我就是不撒手。

我也就放棄了,撥了撥他額前的亂髮,那塊傷疤就露了出來,有些觸目驚心。

任雪爲什麼要殺了景言?

就因爲兩派之爭嗎?

我腦子裏突然有了這個疑問,看着景言他眼神黯淡,滿是傷,看的我心疼的不行。

我摸了摸他的臉:“你怎麼了?”

他沒說話!只是抱我抱的更緊了。

“景言,我們現在算夫妻了,有什麼是你不能說的嗎?”

景言頭埋在我胸口,良久才小孩子氣的說了一句:“我不會說的,我說了你一定會離開我!”

我把他頭掰起來。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我很認真的說。

景言一臉的痛苦。

“是不是和你的死因有關?”

我想起上次在醫院做的夢,任雪邊釘釘子邊說:“你作惡多端,如今也算死得其所!”

我一直以爲那只是個單純的夢,可現在…

景言是不是做了什麼?

“蘇蘇,不要問!”他又把頭埋起來,像一隻害怕的鴕鳥。

我也不忍心問了,他想說自然會說的。

“好了,我不問了!”我拍了拍他的頭。

他就那麼埋着頭,好久好久。

我一直沒睡,想不通,也擔心他。

他隔了良久,才擡起頭,看到我還看着他。

“蘇蘇,睡吧!”他說。

“嗯!”我知道,他是調節好了,也就沒在多說什麼。



唐書打了許久的電話都沒人接,他起先有些失落,後來盡然有些憤怒,爲什麼不接電話呢?

他想起西四街賓館的那天,腦海中自動腦補了許多畫面。

越想越覺得心裏堵的慌,一股無名的火氣冒了上來。

他的手砸在沙發上,上次被玻璃刺破的傷口又開始痛了起來。

“真搞不懂你,喜歡爲什麼不去搶過來?”

陸少走進來,他臉色也不好,上次在蒼山他也是吃了大虧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