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隨即嗯了一聲以後對着電話說道:“那行吧,你倆在樓下等會我吧,我收拾完東西就下去了。”

“嗯,那你快點,我倆在下面等你。”李菲菲說道。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掛斷了電話,隨後我收拾完東西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半多了,跟着我將行李放置在一旁以後便下樓了。

到了樓下的時候高薇薇和李菲菲兩個人還站在那裏等着我呢,我跟着便走了上去。

高薇薇看見我以後率先開口說道:“你可真大牌,讓我們兩個姑娘在樓下等你,你好意思嗎你?”高薇薇半開着玩笑說道。

我跟着撓了撓頭,笑了笑說道:“明天就回家了,今天不得收拾收拾東西麼。”說到這的時候我看了一下她們兩個人跟着問道:“咱們去哪兒吃飯去?”

李菲菲跟着開口說道:“就去學校門口那邊吃飯吧,早點吃完飯咱們早點回來,我下午也得收拾東西了,國慶節還答應陪我媽媽出去旅遊幾天呢。”

隨後我們三個人便一起往前走了,一邊走李菲菲一邊問道:“趙小道,你國慶節打算去哪兒裏玩呢?”

我想到了我得回玉龍村的事情以後搖了搖頭說道:“哪兒也不去了,得回村子裏看看去,那邊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你和你媽媽打算去哪兒旅遊?”

“三亞吧。”李菲菲很隨意的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那還不錯,挺好的,玩幾天散散心。”

這個時候高薇薇衝着我倆笑了笑說道:“得了,我就不給你倆當電燈泡了,你倆聊,我往前走了。”說完以後高薇薇便自顧自的往前走了。

我跟着在心裏苦笑了一下,也沒有解釋什麼,和李菲菲一起往校門口走着,剛剛走到校門口的時候,李菲菲突然擡起頭看着我問道:“趙小道,你有夏晴晴的消息了嗎?”

當李菲菲說道夏晴晴的時候我心裏猛地一震,夏晴晴消失了三年,我也曾瘋狂的找過她一段時間,但是都是一無所獲,夏晴晴也是到現在我都忘不了的女人,想到這以後我跟着苦笑了一下,搖着頭說道:“杳無音訊,但是我相信她總會出現的。”

“三年了,你真的還沒忘了她嗎?”李菲菲說完這句話之後兩眼直直的望着我。

我有些不敢看李菲菲的眼神,隨即我低下了頭,嘆了口氣說道:“有些事情不是說忘就能忘的,我始終堅信我心裏的信念。”說到這的時候我看着李菲菲笑了笑說道:“你也別在執着下去了。”

“這跟你沒關係。”李菲菲說完以後笑了起來,笑的有些蒼白“我跟你一樣,始終堅持我心裏的信念。”

看到李菲菲如此倔強的模樣,我也確實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或許這就是命吧,想到這以後我沒有說話,李菲菲也沒有說話,也就是這樣,一路無話,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到了飯店的時候,高薇薇帶着我和李菲菲兩個人坐下來以後,看着我倆笑了笑說道:“你倆怎麼了?剛剛不還是挺好的嗎?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沒什麼,你倆趕緊點菜吧!”

高薇薇看着我倆的臉色不對,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而是找服務員要了菜單,跟着我們三個人點好菜以後,大家就開始閒聊了起來,聊的大都是一些關於放假要做什麼的事情,氣氛此時也緩和了許多。

很快,菜也都端了上來,高薇薇跟着服務員又要了兩瓶啤酒,我跟着愣了一下問道:“你倆還要喝酒啊?”

“對啊,你不喝嗎?”高薇薇看着我說道。

我想了一些,兩瓶就兩瓶,反正也不會喝多,隨即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行吧,稍微喝點,你倆別喝太多。”

倆人點點頭以後,服務員便轉身去拿啤酒了,跟着啤酒拿過來以後,高薇薇和李菲菲一人給自己倒一杯,我也跟着給自己倒了一杯,高薇薇第一個舉起來杯子,衝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第一杯我倆敬你,謝謝你對我倆的救命之恩。”

李菲菲也在一旁舉着杯子,不住的點頭,我看她倆這情況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是她倆的一片心意,隨即點點頭笑了笑說道:“沒事了,盡我所能罷了!”

我說完之後跟着拿着杯子和她們兩個人碰了一下,跟着我們三個人便一飲而盡了,我沒想到她門兩個姑娘也挺能喝的,以前一直以爲她倆不喝酒呢,但是看着剛纔那架勢顯然倆人也是經常喝酒了。

很快,菜也都端上來了,大家開始吃菜,一邊吃菜一邊聊天,氣氛顯得也非常的融洽,大概吃飯聊天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以後,我們就結賬離開了。

因爲明天要放假了,她們兩個姑娘也得回寢室收拾自己的東西,所以大家也就沒有做過多的逗留,我跟着把她們兩個人送到寢室以後,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到了宿舍以後空曠曠的,心裏突然有點想念夏晴晴了,也不知道是因爲酒精的作用還是怎麼回事,我滿腦子裏面都是夏晴晴的身影。

她的一顰一笑,她的歡聲笑語此刻都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想到這些回憶的時候我的嘴角忍不住抹過了一絲幸福的笑容,可是這一切的一切卻突然消失不見了。

想到這些以後我下意識的拿出來自己的手機習慣性的打開手機的電話本,跟着習慣性的撥出去一個號碼,可是那邊跟着傳來一個優美的女聲“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您查證後再撥。”

我不知道這是我第幾次撥打夏晴晴的電話了,但是每次都是這樣,我多麼希望當我撥打出去的時候,接到電話的人是夏晴晴,我也無數次的幻想過這樣的場景,但是現實告訴我,沒可能了。

也不知道到幾點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當我睡醒的時候,感覺嘴巴有些乾燥,隨即我便起牀了,我看了看手錶,才十二點多,但是寢室裏已經沒有水了,只能去樓道的涼水管子裏面喝點水了,隨後我起身以後,穿着拖鞋便開門走出了樓道。

當我走到樓道的時候,發現樓道一片漆黑,想來是已經熄燈了的緣故,但是我剛剛走到水管喝水的時候,卻迷迷糊糊之中看見一個黑色的人影站在宿舍的樓道的盡頭,我也沒有在意,隨即對着水管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水以後,感覺舒服多了,隨後一陣陰風吹了過去,我整個人頓時一陣激靈,腦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許多。

當我回過頭在看過去的時候,那個黑色的人影卻突然消失了,我愣了一下,按理說樓道的盡頭走到樓道的話也得需要點時間的,但是我就喝了幾口水的功夫,那個黑影卻突然消失了,因爲碰見過之前的事情了,所以我對於這些鬼神什麼的都特別敏感,不過想到這以後,我還是安慰着自己,或許是進了某間寢室了,我沒有注意到吧。

隨即我搖晃了一下腦袋便轉身離開了,我走到寢室門口的時候下意識的回過頭望了一眼,那黑色的人影再一次出現在了樓道的盡頭,我跟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個人影又不見了。

難道是我看花眼了?算了,不想了,明天還要回玉龍村,還是早點睡覺吧,想到這以後我推開了寢室的門以後便轉身走了進去。

躺在chuang上以後我翻來覆去的又睡不着了,可能是因爲下午睡的時間太長了吧,腦子裏卻一直都是那個模糊的黑影,那個黑影到底是誰?難道真的是我看花了?我想到這以後心裏忍不住的泛起了一陣疑惑,也不知道折騰到幾點的時候我才緩緩的睡了過去。

早上的時候非常的困,但是還是被電話吵醒了,是劉易的電話,我接了電話以後,劉易告訴我說他開車來了,在我們學校門口等我呢,讓我早點下去,我也沒想那麼多掛了電話以後,本來是準備迷瞪一會呢,誰知道又睡着了。

跟着劉易的電話又打了過來,我接了電話以後電話裏傳來了劉易的罵聲“糙你大爺,你在哪兒呢,怎麼還不出來呢?勞資都等你半個多小時了。”

我這個時候才醒悟過來,跟着趕忙開口說道:“我馬上下去,剛剛在收拾東西來着。”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手機已經九點多了。

劉易跟着罵罵咧咧的掛斷了電話,劉易給我打第一個電話的時候好像還是八點多,現在已經九點多了,我估計睡了有將近一個小時,想到這以後我趕忙起身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好在東西昨天都收拾的差不多了,隨後趕忙到了洗漱間去洗漱了,洗漱完了以後大概已經是九點十五分左右。 046 奇異的明陽眼

我一看收拾的差不多了以後,趕忙拎着自己的行李匆匆忙忙的下了樓,到了樓下的時候,我並沒有看到劉易在那裏,後來給劉易打了個電話以後,劉易搖下來了車窗,我看了一眼車子,是一輛白色的起亞K3,隨後我跟着走了過去,劉易給我打開了後備箱。

我把行李放進了後備箱裏,跟着便鑽了進去,劉易坐在駕駛位上,我坐在副駕駛上,我上下打量着車子以後跟着開口問道:“從哪兒弄的這車?”

“租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說道:“25塊錢一天,油錢自己加,我尋思着咱倆別在坐火車去你們那裏,直接開車去就行了,也方便,也沒那麼麻煩。”

我想了一下也是,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對。”

劉易跟着看了我一眼說道:“後面有我早上買的早點,你湊合着吃點吧。”劉易說着就發動了車子。

我也沒跟他客氣,隨手就拿了過來,一杯豆漿,一份煎餅果子,隨後劉易一邊開車一邊看着我問道:“你打算這次去你們村裏呆幾天呢?”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以後說道:“呆不了幾天,我還得回家去,跟家裏要個錢,我這個月生活費已經花完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劉易有些好奇的問道:“你這幾天沒什麼事情做嗎?”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一般不開張,開張吃三年。”說到這的時候劉易一邊開着車子一邊拍着我的肩膀說道:“等你以後走上這一行的時候你就明白了。”

我想了一下笑了笑沒有說話,以後會不會吃這碗飯我還不確定的,而且我也不想這輩子都和鬼打交道,想到這以後我繼續低下頭吃着東西。

吃完了以後,感覺舒服多了,劉易跟着開口問道:“對了,你和李菲菲那個姑娘怎麼樣了?”

劉易果然是哪兒壺不開提哪壺,想到這以後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劉易說道:我說你老關心這些事情幹啥,開你的車就是了,你老尋思着這事情幹啥。““我也沒尋思,就是想着那麼好的一個姑娘,怎麼就看上你了呢?”劉易說到這的時候裝出一臉不相信的樣子看着我。

我跟着聳了聳肩說道:“我也不知道。”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你不是有明陽眼麼?用你的明陽眼看看唄?”

劉易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尷尬的搖了搖頭說道:“這玩意看不出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嘆了口氣說道:“要是這玩意都能看出來的話,你覺得哥哥我還用得着單身嗎?”

我想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對。”

劉易跟着嘆了口氣繼續開着車子,這一路上我和劉易也是有說有笑的,很快,劉易開着車子到了鎮子上,加了油以後我倆又吃了點午飯,到了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劉易開着車子載着我回了村子裏面。

回到村子裏的時候劉易一邊開着車子一邊看着我抱怨道:“我真不知道你們這村子是怎麼回事,怎麼路就這麼顛簸呢?還好我沒租個好車,要不然底盤都得給人家磕着。”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說道:“差不多就得了,馬上就到了。”

劉易進了村子裏以後,看着我問道:“咱們現在去哪兒?”

我想了一下,我和劉易今天得找地方住下,唯一能住的地方就是我爺爺奶奶家的老房子了,不過那房子現在也已經沒人住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你往前開,按照我說的開就是了。”

“行!”劉易點點頭以後便行駛着車子繼續往前走了。

我望着這個熟悉的村子心裏不禁有些感慨,兒時的回憶彷彿都發生在昨天一般,匆匆忙忙的就走了過去,跟着劉易左拐右拐了幾圈以後,到了我爺爺奶奶的老房子了。

我跟着下了車以後,跟着從門口的花盆旁邊把鑰匙拿了出來,鑰匙也都已經生鏽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開開了,劉易看着我問道:“咱們晚上住在這裏?”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不然你還想住在哪?”說到這的時候我把鑰匙伸進了鎖子裏面,好在這門鎖還能打開。

跟着我將門推開以後,一陣灰塵飄落了下來,房間裏面到處都是蜘蛛網了,劉易進去以後忍不住打了幾個噴嚏,我也好不到哪兒去,看來得先收拾收拾這房間了,要不然沒地方睡覺了該,隨後我看了一眼劉易說道:“行了,你就別嫌棄了,趕緊跟着我一起收拾收拾吧。”

劉易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也不好說什麼,隨後拿起來傢伙事和我一起開始忙活了起來,收拾完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我和劉易兩個人顯然都是滿臉灰塵的樣子,好在這家裏還有熱水器,洗個澡什麼的應該沒問題,隨後我和劉易兩個人洗了洗澡。

劉易一邊擦着頭髮一邊看着我問道:“好在你呆了洗漱用品了,要不然咱倆今天指定得特別埋汰了。”埋汰的意思就是特別髒,特別邋遢的意思。

我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我連被子都拿好了,晚上咱們就誰在這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看着我爺爺奶奶的老房子,心裏不禁有些感慨,一晃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去了城裏以後就沒有進過這個老房子了,而我去了城裏的時候,我爸媽順帶着連我爺爺奶奶也都接到了城裏。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劉易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問道:“咱們去吃點飯吧?我都快餓死了。給你幹了一下午的活了。”

我看了一眼院子外面的天色,已經是黃昏夕陽西下了,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走吧,咱們吃點飯去。”說完這句話以後我跟着劉易一起出了這老房子。

我走在熟悉的村子裏的時候,好多人已經不認識我了,也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但是還是可以碰到幾個熟人跟我打招呼呢,我也都笑着和他們打着招呼,畢竟以前鄉里鄉親的,大家關係也都非常的近。

我倆到了一個小飯館的時候,劉易看着我問道:“吃啥?”

我跟着開口說道:“隨便你了,我沒錢,你結賬,吃啥都行。”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跟着劉易找了一個靠着窗戶的位置坐下來了。

劉易坐下來以後跟着老闆要了個菜單以後,點了三個菜,兩瓶啤酒以後,看着我問道:“對了,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我想了一下說道:“目前還沒什麼打算,這次回來的目的就是想看看我師傅,然後在找一些東西。”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找一些我師傅的東西。”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那你師傅的事情你現在有眉目了嗎?”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一點眉目都沒有,我甚至都不知道是誰害死我師傅的,或者說我師傅是不是被人害死的,我都不瞭解。”想到這以後我的腦袋就忍不住發漲,這久了我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

劉易也沒有安慰我,只是嘆了口氣說道:“行了,別想那麼多了,趕緊吃飯吧。”

很快,菜也都端了上來,我和劉易一邊吃着菜一邊喝着啤酒,劉易一邊吃一邊看着我說道:“這菜做的不錯,真心不錯。”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小時候家裏窮,來這裏很少吃點菜,都是吃這飯店裏的大包子,特別好吃,後來就一直沒吃過。”

而這個時候劉易看了一眼窗戶外面,好像看見了什麼一樣,跟着開口說道:“我糙,頭都沒了還騎自行車呢!”

我聽見劉易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什麼意思,隨即我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只見一箇中年男人,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騎着一個自行車,我跟着開口問道:“不是還有頭呢麼,你胡說什麼呢?”

劉易聽見我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開口問道:“你能看見?”

“我怎麼就看不見了,是個灰色衣服的大叔,騎着一輛自行車,人家還長着腦袋呢。”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那個大叔已經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

劉易跟着有些詫異的看着我,沒有說話,跟着我倆便開始吃飯喝酒了,吃完飯以後天色都已經黑了下來,隨後我倆結過賬以後便走出了飯店。

但是劉易剛剛說的那句話卻始終讓我感覺有些不舒服,劉易看到的和我難道不是一個人嗎?劉易好像並沒有在意這件事情。

而我倆走到村口的一拐角的時候,只見那裏圍着一堆人,還有警車和救護車,跟着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以後,快步走了上去,只見地上一灘血跡,邊上還停着一輛白色的保時捷卡宴。

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是二蛋,我拉了一把二蛋,二蛋一看是我,跟着有些詫異的說道:“小道,你怎麼回來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問道。

“剛剛那輛卡宴開車撞到了咱們村的人了,方叔,你不知道那場面多血腥,腦袋都給壓掉了。”二蛋看着我說道。 047 看望恩師

而我聽見二蛋的話以後整個人感覺心裏一震,剛剛劉易說的那句話卻突然迴響在了我的腦海裏面“我糙,頭都沒了還騎自行車。”

我跟着回過頭看着劉易,劉易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並沒有說話,我緊跟着開口問道:“你說的那個方叔是不是穿着一個灰色的褂子?騎着一輛老式二八式自行車是不?”

二蛋聽見我這句話的時候有些詫異的看着我問道:“你咋知道的?”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我剛剛吃飯的時候見他從那路過來着。”而對於剛剛劉易的話我並沒有說出來,總感覺這些說出來有些不好,所以便沒有繼續跟二蛋說下去。

隨後二蛋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方叔也真是命不好,這一下子命都丟了。”說到這的時候二蛋跟着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對了,小道,你這次回咱們村,你打算呆多久呢?”

我跟着想了一下說道:“呆不了幾天,過兩天得回城裏,我這也是因爲國慶節放假了,所以回來看看,過兩天還得回去看看我爸媽去。”

“行吧。”二蛋說道。

隨後我和二蛋我倆又閒聊了一會之後我倆便告別了,我和劉易離開了以後,我回過頭看着他問道:“你這明陽眼這麼厲害?”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我上次就跟你說過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下“還有上次我看着你烏雲蓋頂的時候就跟你說了,我能看到一些沒有發生的事情,但是看不到具體是怎麼發生的。”

我聽見劉易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明白了,看來劉易說的都是真的,上次我還以爲他開玩笑呢,所以並沒有當真,但是經過了這次的事情我確實徹徹底底的服了劉易的明陽眼了。

隨後我倆回到了我爺爺奶奶的那棟老房子以後,劉易看着我問道:“明天去你師傅那裏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明天去看看我師傅去,然後咱們後天或者大後天的時候回去,你看行不?”我用着商量的語氣跟劉易說道。

劉易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點點頭說道:“都行,聽你的,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看手錶,看着我說道:“現在才八點多,咱們幹啥去?”

劉易這麼一說以後我也不知道該幹啥了,村裏晚上也沒什麼好玩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要不就早點休息吧?”

“關鍵,這點我也睡不着啊。”劉易忍不住的抱怨了一句。

我尋思了一下說道:“那得了,你願意幹啥就幹啥,我去睡覺了。”說完以後我便轉身回房間了,而劉易一個人則把坐在院子裏的搖椅上。

我跟着躺在了chuang上,好在我來之前就從學校拿了兩套被褥,要不然這晚上還真沒法睡覺,也不知道是換了地方還是怎麼回事,我躺下了以後也是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劉易倒是有點意思,在院子裏的搖椅上坐着,我在房間都能聽見劉易用手機玩遊戲的聲音,隨後我折騰了半天以後也沒睡着,跟着我便起來了。

我走到了院子裏的時候,劉易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不睡了?”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說道:“睡不着……”我的語氣也是頗爲的無奈。

劉易跟着開口說道:“做下來唄。”劉易依舊是坐在那裏玩着手機,頭也沒擡一下子。

我跟着坐下來以後,劉易看着我問道:“小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跟着脫口而出的說道:“22了,怎麼了?”

劉易跟着點點頭,放下了手機,擡起頭看着漫天的星辰,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其實我特別羨慕你。”

我愣了一下,劉易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跟着開口問道:“你羨慕我幹啥?”

“羨慕你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比我強。”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從小的時候家裏的人就全部被人害死了,就爲了一本陣法法決,後來是我師傅救了我,我家也就只剩下了我一個。”

“你是家傳的?”我的意思就是劉易是一個家傳的道門中人,或者說是家族式的陰陽先生。

“對,我也不知道我是多少代了,反正我有記憶的時候我家裏的人也就全都死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會共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所以我特別的羨慕你,至少你是個普通人,不用揹負那麼多,也不用想那麼多,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事情可做,而我一出生就註定了很多的事情。”

劉易這麼一說以後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或許這就是命吧,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那你想過要報仇嗎?”

“報仇?”劉易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來“我跟你一樣,我家裏人是被誰害死我都不知道,怎麼報?”

“那你有沒有問過你師傅呢?”我看着劉易問道。

“我師傅對於這件事情是閉口不提,也許他不想讓我佔太多的因果,所以不告訴我吧。”說到這的時候劉易拍了拍我的肩膀“但是我相信惡有惡報,總有一天這些事情都會浮出水面的。”

我跟着笑着點點頭說道:“那對,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劉易跟着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哀傷,也不知道我和劉易聊了多久,反正聊到後來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都困了,我倆就回房間睡覺了。

等我倆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我起身以後伸了個懶腰,劉易還在那裏呼呼大睡呢,我看着劉易睡覺的樣子,也沒有去叫醒他,隨後我穿好了衣服以後去洗漱了。

洗漱完了以後我便直接出門了,買了點紙錢又買了一束花,又跟村裏人問了問我師傅的墓地以後我便衝着我師傅的墓地走了過去。

落日餘暉陪你看 到了我師傅的墓碑前的時候,我看着墓碑上的幾個字“劉先生之位”

看到這幾個字的時候我心裏突然有些傷感,跟着我看着我師傅的墓碑跪了下來,隨後我看着我師傅的墓碑緩緩的開口說道:“師傅,徒兒回來看你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哀傷“這麼久了,徒兒還是第一次來看你,都說一日爲師終生爲父,這句話很對,徒兒不孝。”說完以後我衝着我師傅的墓碑狠狠的磕了三個頭。

我跟着蹲坐在我師傅的墓碑胖,一邊點着紙錢,一邊看着我師傅的墓碑說道:“師傅,小道這麼多年都沒能見您一面,就連你最後走了,我都沒有好好的送你一程,雖然是你跟村裏人說別讓我來看你的,但是我心裏卻還是特別的難受,您就像是我父親一樣的存在,從小的時候就教我學東西,教我做人,教我怎麼做一個好人,徒兒也做到了。”

越說我心裏越難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後面有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二蛋,二蛋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裏的。”

我跟着擦了擦眼角的淚痕以後看着二蛋問道:“二蛋,你老實告訴我,我師傅爲什麼突然就死了?”

二蛋跟着臉色有些難看的樣子猶豫了一陣,我跟着開口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去追究什麼的,我就是想知道我師傅到底是怎麼死的。”

二蛋猶豫了一陣以後,彷彿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劉先生死之前村裏來了幾個人,都是穿着黑色的西裝,開的是奧迪車,車牌號多少我忘了,他們當時好像是要跟劉先生做什麼交易一樣,只知道後來劉先生將他們趕出門了,然後他們趕走以後沒幾天,劉先生就找到了我,交代了我一些事情,大多數都是關於你的事情,讓你不要回村子的事情,後來劉先生告訴我說他沒有幾天活頭了,也就是最近幾天就是大限之期,又跟我交代了一下後事以後,沒想到過了兩天,劉先生真的走了。”說到這的時候二蛋的臉色有些哀傷的樣子繼續說道:“當時劉先生說棺材七天之內不能下葬,我們也都按照劉先生說的去做了,第六天的時候你就回來了,也就是下葬前一天的時候,之後的事情你也就都知道了。”

“奧迪車?”我有些疑惑的問道:“那你知道是他們張什麼樣子嗎?”

“印象不深了,反正看着都挺斯文的。”說到這的時候二蛋拍了拍我的肩膀,嘆了口氣說道:“過去的都過去了,你也就別再想那麼多了。”

我聽見二蛋的話以後,心裏卻深深的記下了這些話,看來我師傅的死勢必和之前來過村裏的人有關係,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心裏有數。”

“其實劉先生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他就害怕你太沖動了,所以當時千叮嚀萬囑咐的說,不讓我把這些事情告訴你。”說到這的時候二蛋頓了一下“劉先生可能也是爲了你好。” 048 子午銅錢劍

我聽見二蛋的話以後心裏其實也都明白,就是自己心裏總感覺過意不去,想到這以後我衝着二蛋點點頭笑了笑說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你放心吧。”說到這的時候我看着我師傅的墓碑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哀傷。

二蛋看着我的樣子,可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隨後二蛋沉默了一陣,我跟着笑了笑說道:“行了,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心裏都明白。”說完之後我便起身了。

二蛋衝着我點點頭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事情都過去了,你好好上學吧,劉先生就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比啥都強。”

我跟着在一旁點點頭,沒有說話,隨後我和二蛋離開了我師傅的墓碑,我便下山走了去,到了山下的時候二蛋因爲要去忙活着地裏的事情所以我倆就分開了,他朝着自家種的的地走了過去,而我則是去了我師傅的家裏。

我想來看看我師傅我還給我留了什麼東西,隨後我到了我師傅家裏的院子的時候,心裏忍不住有些感慨,跟着我拿出來鑰匙打開了我師傅家裏的門以後,我便推門走了進去,只見院子裏滿滿的都是灰塵,想來我師傅離世以後,就再也沒人給他打掃過了吧?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從邊上拿起來一塊破布子開始給我師傅家裏打掃了起來,一邊打掃着房間,我心裏還一邊的期盼着,我師傅什麼時候能回來,不過我心裏卻已經明白我師傅早已辭世了,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