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靠!看着好清純,是我喜歡的類型,黃偉,這不是你的仙女吧!那我可搭訕去了!別跟我搶!”孫明趕緊收起手機就往外走。

“切,就這模樣跟我的仙女差遠了!”看着猴急往外跑的孫明。黃偉連頭都沒回,只是不屑的說了一句。

“美女!是來遊玩的嗎?現在莊子裏房間緊張,要不要我跟老闆說一聲,給你勻個房間!”孫明快走幾部就來到了江珊的面前,大言不慚的說道。

“啊!咯咯咯!”江珊聽到孫明的話,愣了一下,不過接着就笑個不停。 看見江珊笑的花枝亂顫,孫明都快看傻了,同時心裏也在暗喜,看來自己的撩妹技巧已經爐火存青了,這一句話就把對方逗樂了。

“哎呦!笑死我了!你要給我在這裏找住的地方?”江珊終於忍住了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孫明問道。

“那是自然,你放心。跟這裏老闆很熟悉!包在我身上!”孫明哪裏能放過這個獻媚的機會,馬上拍着胸脯保證到。

“哈哈哈!”然而,他剛說完,江珊又笑的彎下了腰。

孫明不明所以,也跟着傻笑起來。他這這一舉動,讓江珊更是停不下來。

“呦!孫猴子有兩下子啊!看來聊得不錯,看把那姑娘給逗的!”趙小錢也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孫明什麼時候這麼會逗女孩子開心了。

“出來了!出來了!”然而,他沒有等到黃偉的回答,卻聽到黃偉此時大叫了起來。

“什麼出來了?”趙小錢不知道黃偉這突然是怎麼了,只是順着黃偉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扇黃偉一直關注的房門終於打開了。

然而看到裏邊走出來的人後,黃偉卻傻了。

“哈哈哈哈!那就是你的仙女,明明是一個糟老頭子嗎!”趙小錢也看見了走出了的人,不禁哈哈大笑。

“珊珊!回來了!”宮安國一出門就看見,江珊在遠處正跟一個年輕人不知道聊什麼。但是看江珊的樣子似乎被逗的很開心。於是出聲喊道。他似乎見過那名年輕人,就是跟另外一個死皮賴臉非要見他們陳小曼的人一起來的。本來就對那名青年印象不好,自然對這個人也沒什麼好印象。

聽到宮安國的喊聲,江珊順着聲音看去,就看見宮安國衝着自己走來。

她知道這位是自己老爸的好朋友,就在自己回來之前,她老爹還打電話讓他早些回來,說有個老朋友要來。但是那是他正在北京找陸晨,因爲自打見了陸晨一面之後,她內心就再也不能平靜。傷好了後,找了好久也沒有陸晨的消息。想到陸晨,江珊的心中又升起了淡淡的憂傷。

……

“應該是到了吧!”陸晨看見陸浩他們的車子似乎在路邊等待。因爲他的麪包車實在是跟不上前邊的車子,只能讓陸浩他們在目的地等自己。

“是的!前邊不遠就是九仙山大門的入口!”田爲洪很是自豪的說道。因爲這裏畢竟他熟悉。剛說完就看了看自己的師父跟陸晨。這倆人這一路來似乎都在閉目養,。此時正緩緩的睜開了眼。

“到了之後你們先去玩,我要跟陸晨進趟山,如果回來晚了,你們就不用等我們,我們會自己回去。”吳天玄終於開口了。

“啊!不是……不要我跟着去?”這回輪到田爲洪傻眼了,怎麼能撇下自己呢。

“呃……這個!”陸明也被弄糊塗了,老太爺這麼大歲數了,還要進深山,還要帶着陸晨,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陸晨的!”吳天玄只能安慰陸明。

“奧!好好,您真不用我們跟您去嗎?”雖然吳天玄這麼說,陸明還是有些不放心。

“不用!你放心好了!”吳天玄搖了搖頭,他可不是帶陸晨來遊山玩水的。

“那……那好吧!小晨,一定要照顧好老太爺!”陸明最後也會能聽吳天玄的,這份敬重是從小到大刻在骨子裏的。

唯一很不痛快的就是田爲洪了,這叫什麼事情嗎!說好一起來,這到了還不帶自己。如果說他現在對師父有些怨氣,那對陸晨就差點咬牙了。

“哎呀!你這車子也太慢了,我們都等半天了!”看到陸明的車子終於來了,倚在車旁抽菸的陸浩有些不滿的說道。

“嗨!沒辦法,今年爭取也換一輛轎車!”陸明也有些尷尬,只能訕訕的說道。

不過他透過開着的車窗,沒看見自己的老婆在車內,不禁好奇的問答

“其他人呢?”

“奧!他們在車子裏等太久了,就出去村子裏走走!這不是也快到中午了嗎,看看有啥好吃的,我看這裏還挺繁華,賣東西的還不少,要不是等你們,我也過去了。”陸浩指着遠處熱鬧的一處地方說道。

“這樣!陸晨,你去村子裏找一個當地的車子,帶我們進山,計就讓陸明他們慢慢玩好了!”此時吳天玄發話了,他似乎很是着急進山。


“可這……還是我送你們去吧!這不是有現成的車子嗎,實在不行我開陸浩的車!”陸明感覺自己今天有點看不透老太爺,平時沒看見他老人家這麼着急過啊。

“師父!要不我去找吧!這裏我熟悉,以前……以前給村子幾個福主看過地,我記得有一家經常進山的,他們家有輛吉普車!”田爲洪還想再爭取一回,也是開口說道。

“也好!你去吧!小晨畢竟人生地不熟!”吳天玄思量了一下,點頭同意了田爲洪的主意。

“哎!好嘞!你們等會啊!我馬上就回來!”田爲洪感覺自己現在充滿了動力。

……

看着一輛吉普車向着九仙山而去,田爲洪感覺欲哭無淚。最終師父還是沒同意自己跟着一起去,白忙乎了。

“田師傅!來吧,您也不用過於擔心,我已經囑咐小晨好好照顧老太爺!”陸明雖然嘴上這麼說,心裏還是有些擔心,但是老太爺非常堅持,一定要只帶陸晨一人,陸明也很無奈。不過這個事回去後,看來要跟自己老爸講一下,老太爺似乎很看重陸晨。

“老先生!咱們只能到第四峯山腳下!再往前就沒路了。”開車的是個皮膚黝黑的小夥子。他老爹一聽是田爲洪讓幫忙,就趕緊把他喊出來,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保證安全。因爲這裏的山裏只修到第三峯,第四峯基本沒路,也只能沿着河牀走。也是就是本地的這種老吉普車還能勉強通過,外地的車輛連想都不敢想。

“好!小夥子,只要給我們送到你能到的地方就好了!”不得不說吳天玄還是有先見之明的,雖然在陸家村沒有好多年沒出來過,但是九仙山他卻不陌生,當年自己也是在這裏學的道。

“好!”開車的小夥子答應了一聲便不再講話,只是專心開車。不過心裏早已經把吳天玄當成高深之人。因爲從小就在村子長大,見過的道士也不少。雖然吳天玄沒有穿道服,但是這個歲數說話還能底氣十足,身形穩健,肯定不是一般人。何況一起的那名年輕人雖然身形消瘦,但是看起來也是結實的很。

再一個他想到了這兩個人的目的地,那就是第五峯的那個道觀,雖然他沒有去過,但是聽村子裏的老人講,能去到那裏的都不簡單。 車子越往九仙山深處開,路越難走。速度也不得不越來越慢。

“那處莊子不錯!”吳天玄偶爾透過車窗看見第三峯的半山腰有一處莊園,與周邊的高山峻嶺形成鮮明對比,遠遠看去莊子很大很氣派。

“奧!那是江月山莊!你們回來可以在那裏歇腳!老闆人很好!”開車的小夥子對着陸晨二人解釋了一句。

“嗯!不錯的位置!”吳天玄再次瞅了一眼,自言自語的說道。因爲剛纔他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地方肯定是經過高人指點,單論這處的風水就是塊寶地。

陸晨也看到了這處山莊,能在這麼靠裏的位置修這麼大一所院子,看來這也是個有錢人。要是辦完事情回來,倒是可以進去看看,因爲他感覺如果在這個莊子打坐修煉的話,應該比外邊清靜多了。

此時在莊園內,宮安國已經把江珊帶到了陳小曼的屋內,而那位孫明則被他晾在了原地,也不管他那已經氣的發紫的臉。

江珊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陳小曼,雖然同爲女人,但是她依然覺得眼前這個女人簡直太美了,她甚至生不出嫉妒的心思,並且陳小曼舉手投足間,總是透着一種靈性,優雅。這點江珊自問,是永遠學不來。

“珊珊!雖然你早就回來了,咱們可是第一次見面!”陳小曼看着江珊那骨碌碌直轉的大眼睛,笑着說道。

“曼曼姐!你真漂亮!簡直跟仙女賽的!”江珊毫不掩飾對陳小曼的讚美,因爲她覺着自己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

“珊珊真會講話!你也很漂亮啊!來!姐姐送你個禮物!”陳小曼一邊說着一邊從旁邊的包裏拿出一個好看的盒子。盒子打開,裏邊躺着一枚晶瑩剔透的玉質吊墜。

“不不不!我不能收這麼貴重的東西!”江珊連連擺手。雖然她對玉不是很瞭解,但是這個吊墜一看就價值不菲。怎麼能一見面就收人家這麼貴重的東西呢。她畢竟沒有陳小曼見過的世面大,經歷的事情多,還是有些扭捏的。

“來我給你帶上!”陳小曼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江珊身邊,拿出那串吊墜戴在了江珊的脖子。

江珊的小臉開始變得通紅,不知怎麼的,陳小曼身上那種淡淡的幽香似乎讓她很是陶醉。

“嗯!真好看!”陳小曼來到正面,看着江珊再次誇道。她覺着江叔的這個女兒很清純,就跟從未走出過社會一樣。

“沒……沒姐姐好看!”江珊不知道爲什麼在陳小曼面前總是放不開,着說着頭竟然低了下來。

宮安國看着這兩個女孩子聊得這麼開心,也沒去打擾。但是看到江珊在陳小曼面前扭捏的樣子,心裏也不禁感覺好玩,江八一響噹噹的一個漢子,生個女兒怎麼這麼老實,一點也不想他。

“珊珊!你父親應該快回來了!你也不用擔心啊!”陳小曼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對着江珊說道。


“嗯!”聽到陳小曼說到自己的父親,江珊臉上的紅暈褪去,閃過那麼一絲冷淡。這個變化沒有逃過陳小曼的眼睛。她不明白這父女兩個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看起來是有些矛盾。

這點陳小曼沒有猜錯,江珊對江八一干涉自己跟陸晨的事情到現在都耿耿於懷。當年要不是自己的父親堅持讓自己從北京回來,她也不會失去陸晨的消息好幾年。加上這次好不容易碰見陸晨,對方確是那般冷漠,他對自己父親的恨意就更深了。

不便打擾陳小曼二女獨自來到院子裏的宮安國,看着遠處忙忙的大山,心裏也是升起一絲擔憂。這江八一都進山快一個禮拜了。到現在一點音訊沒有,雖然江八一臨走的時候,一再告訴他放心,這是他的地盤。但九仙山畢竟山高林密,很多地方都是常年沒有人煙,不擔心是不肯能的。他現在都有些後悔沒有跟江八一一起去了。

就在他嘆了口氣剛剛要往手底下人屋子裏去囑咐點事情的時候,突然發現遠處,一輛車子正緩緩的往深山裏鑽。

“這再往裏走可就沒路了,誰會去那裏!”因爲遠處的車子很快就消失在密林中,宮安國也只能自言自語的呢喃了一句。

“老先生,這位兄弟。前邊車子已經無法開了,剩下的路要靠走的了!”在一處河牀的盡頭,開車的小夥子停了下來,對着後座的兩人說道。

吳天玄擡頭看了看,前邊河牀已經到頭了。迎面是以前的一處瀑布,現在幹掉了。只剩下光禿禿的石頭,就猶如豎起的一面牆。於是一邊開門一邊對着開車的小夥子說道:

“好!剩下的路,我們自己走,小夥子你回去的時候注意安全!”

“好的!”小夥子也跟着下來了,然後從後備箱拿出一個揹包遞給剛走下來的陸晨。

“這是我爸讓給您二位準備的乾糧與水。”

“奧!謝謝!”陸晨接過揹包,對着小夥子道了聲謝。

看着車子掉頭離開,陸晨扭頭看了看在一處石頭上坐下來悠閒的看着周邊風景的吳天玄,眉頭皺了起來,好奇的問道。

“難道不現在出發嗎?”

“不着急!再歇會兒!”吳天玄慢悠悠的一邊整理自己的鞋帶一邊對着陸晨說道。

陸晨還給吳天玄一個大大的白眼。着急進山的是他,現在要靠腳爬山了卻不着急了。這個老頭子是什麼意思,難道歲數大了走不動了?剛纔也沒讓他走路啊!該不會是讓自己揹他吧!突然陸晨生出一個不妙的念頭。

足足過了有一刻鐘,直到吉普車徹底消失在視野裏。吳天玄才慢悠悠的站了起來,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笑容,衝着有點不耐煩的陸晨是說道:

“徒弟啊!一會兒你要跟上哦!”

“我?你?”陸晨拿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吳天玄。難道自己堂堂一個大小夥子,並且擁有仙界龍魂之人,會跟不上一個如此歲數的老頭子。

“好!跟緊了啊!”吳天玄說完這句,便開始伸了伸胳膊腿,扯了扯筋,愣是發出噼裏啪啦的響動,這倒是讓陸晨有些吃驚。

“走嘍!”突然,吳天玄喊了一聲,然後人就如靈活的猿猴,敏捷的跳上一塊石頭,再一個跳躍,伸手抓住一個樹枝,來回蕩了一下,再次跳走,幾個呼吸間,就爬上了眼前的陡壁。

吳天玄的這一舉動看的陸晨有些目瞪口呆。這是一個八九十歲老人做出來的舉動?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他死他都不會相信。怪不得吳天玄要等開車的小夥子走了才動身。要不非被人把他當成怪物不可,簡直就是功夫熊貓嘛,突然,陸晨想起自己看過的一個電影。

“跟上!”已經爬上十幾米的吳天玄喊了一句陸晨。

陸晨這才緩過神來,也是緊了緊鞋帶。一大步垮了出去。就目前自己身體的狀況,也非常人所能比。追個把老頭子應該不成問題。 走了一段路,陸晨才知道,自己原來的想法有些錯誤。雖然他已經用盡全力追趕,但吳天玄彷彿就是一隻體力無窮有的猿猴,騰挪跳躍,一點也沒看出來費力,而陸晨的額頭已經見汗了。

“這個老頭子,真的不簡單啊,看來凡界修道之人的體力也非一般人能比的!看來自己要好好重視這個問題,自己憑藉龍魂之力強制提升的體能還是不行。”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吳天玄此時也大爲吃驚。雖然他緊緊用了不到三成功力趕路,就算陸晨是個二十來歲大小夥子,體格棒,但是跟了自己這麼久,還能不落下太多,也是非常難得了。看來這個陸晨不管是修道天賦還是身體條件,簡直就是爲修道的生的。想到這裏,吳天玄的心裏更是美滋滋的,能遇到這樣一位徒弟,這輩子算是沒白活。

雖然吳天玄跟陸晨都爲彼此感到吃驚。但是要是讓普通人看到他倆此時的趕路方式,估計會驚掉下巴,這哪裏是人在爬山,簡直就是神仙嘛,哪有普通人一躍能竄出好幾米,並且還是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健步如飛的。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陸晨的速度也慢了下來,他畢竟沒有在凡界真正修煉過,體力可以勉強跟上,但是這眼睛可沒有想吳天玄那樣子夜裏也能看得見東西,上次那只是僥倖而已。

“哎!果然是靠體力強撐啊!”吳天玄也看見了陸晨的處境。其實陸晨的體力已經讓他吃驚到了一個很高的地步,這裏連着幾個小時的趕路,雖然他能聽到陸晨沉重的呼吸聲,但是也許是出於想看看陸晨極限的想法,他始終沒有停下來,而陸晨還是那般速度不遠不近的跟着。這都讓他有些懷疑,陸晨是不是以前修煉過。

不過看到此時陸晨的狀況,吳天玄否定了這個想法。看來真是靠着體力追趕的自己,這已經很難得了。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


“歇會吧!”吳天玄終於停了下來,衝着正拼命趕上的陸晨說道。

“好!”陸晨應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一處大石頭上。開始大口的喘着氣。即使以前自殺過幾次刺激了自己的體格增強,但是還遠遠不夠,看來自己這具軀體,距離自己那強大的龍魂還差十萬八千里。還真如李海峯說的那樣,要是自己一旦控制不好龍魂對軀體的掌控,可能真的會把這具軀體給撐爆。

“不錯!不錯!不錯!”吳天玄走進陸晨連着說了三個不錯,充分表明了他對陸晨這個徒弟的認可。

陸晨拿眼白了吳天玄一眼,這個老頭到底是不是人!到現在都臉不紅,氣不喘的如此淡然。看來爲了不至於把自己撐爆,是要跟着眼前這位學習一些東西了。第一次,陸晨開始真正把吳天玄當成半個師父。

“吶!這是一張符籙,能暫時開啓天眼,把他握在手裏可以看見路,咱們可能要連夜趕路!”吳天玄一邊說着一邊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符籙遞給陸晨。

陸晨並沒有着急去接,而是好奇的看着這張符籙。他曾見過吳天玄藉助類似的東西做了一個小能量罩。難道這小東西真的這麼神奇。開啓天眼又是什麼鬼!難道人類還有天眼?

“看啥呢!拿着呀!”吳天玄見陸晨沒有伸手來接,再次催促到。

“奧!”陸晨有些好奇的接過吳天山手中的符籙,這是一張黃表紙,上邊畫了一個他看不懂的東西,既像是一種文字,又像是一幅圖畫。

“怎麼沒反應?”陸晨感覺自己拿到這張符籙眼睛並沒有什麼變化,該看不清楚還是看不清楚。

“你以爲捏在手裏就行了!”吳天玄看着陸晨把玩着那張符籙小聲嘀咕,不禁給了他一個白眼。要是一張符籙這麼簡單就能起作用的話,那不是隻要是個人撿到了就能用。要是一些攻擊類的符籙,那還了得。

“那要怎麼樣?”這回輪到陸晨糊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