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點點頭笑道,“放心吧,一定不會忘了你的。”

白露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然後接着讓我充當代步工具了。

只是想到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我有些拿不準到底要不要節外生枝。

唐琅卻不在意地說道,“這麼多年都過來了,遲一天早一天沒什麼區別。更何況,我現在對這東西的興趣更大。我有種感覺,這什麼窺視鏡說不定還能幫上我的忙。所以,咱們先去看看這老太婆到底什麼情況。”

正主都發話了,我自然不反對。

“那他們呢?就這麼待着沒事?”我指了指包包。

唐琅不在意地說道,“不要緊的,他們待在裏面反而更好。”

好吧,那我更加沒問題了。

很快,我們就把第二天的日程確定下來了。

唐琅的決定是,先讓我休息一個晚上,然後再去找那個老太太瞭解窺視鏡的事情。

對於這一點我是沒有異議的。

我們很快就找好了房間,然後住了下來。躺在旅館的大牀上,我身體上的疲憊一下子就得到了緩解。

白露從窗外看去,然後大聲歡呼“天總算黑了”云云,然後還說終於可以不用待在大黑傘下了。

說完,白露就想聊天詢問是不是可以出去玩,唐琅點了點頭,叮囑了一番便放白露出籠了。

唐琅示意我先休息,他還有事情要做。

我應了一聲,然後沒多久就睡着了。

我以爲自己一定會一覺睡到大天亮,只是沒有想到的是,半夜的時候,意外竟然發生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就被搖醒了。

緊接着,還沒等我完全清醒過來,我就聽到白露響徹夜空的叫喊聲,“不得了了!姐姐不得了了!我被一隻鬼纏上了!”

我愣是多花費了好幾秒鐘的時間才反應過來白露到底在說什麼。

她,本身就是一隻鬼,竟然還被別的鬼纏上了?

這是什麼節奏?

我看着滿是焦急無措的白露,想要分辨她這開玩笑的可能性有多大,可是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這竟然是真的。

“姐姐,怎麼辦啊?那隻鬼一直纏着我不肯走!”白露蹦到牀上來,摟着我的脖子晃來晃去。

我把白露的書掰開,然後按着她坐到我的面前,強迫她安靜下來。

實在是吵吵嚷嚷的弄得我頭疼。

“你說,你被一隻鬼纏着不肯走?”我問道,順便還往白露的周圍看了看,可是什麼都沒有。

白露忙不迭地點點頭,“對呀對呀。”

我看着她身後空空如也,沒好氣地說道,“那我怎麼什麼都沒看見?”

白露回過頭去看了自己身後一眼,發現什麼都沒有,頓時奇怪地說道,“咦?人呢?竟然沒人!”

我沒好氣地說道,“小露你能不能長點心?你這大半夜一驚一乍的,會把人嚇死的好嗎?”

白露可愛地吐了吐舌~頭,然後挽着我的手臂撒嬌道,“對不起嘛!”

看着這個一直保持着十三四歲小姑娘模樣的白露,我還真是沒辦法狠下心來在責備她什麼。

白露看着我的臉色有了緩和,又說道,“不過姐姐你相信我,真的,我剛纔真的被一隻鬼纏着了。姐姐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滿頭黑線地看着她,“你要我相信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總得讓我看到那隻鬼吧?什麼都看不到,我怎麼相信你啊?”

白露嘟着嘴說道,“可是,剛纔明明還在的!”

說完,我就聽到白露氣呼呼地站起來,叉着腰像個小潑婦一樣破口大罵,“喂!給姑奶奶出來!有本事跟着我現在怎麼不敢露面了?怕了嗎?慫貨!”

頭一回見識到白露這大嗓門,還有這份工力,我不得不佩服她,真的很有女漢子的潛質啊。

只是讓人感到意外的是,白露罵了半天,整間屋子裏竟然還是靜悄悄的,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我看着白露那個樣子,心知她罵不出那人來是絕對不肯罷休的,便把她拽了下來,說道,“小露小露,姐姐錯了,姐姐相信你。你別喊了行嗎?”

白露一聽到我不懷疑她了,頓時高興地說道,“姐姐你真的相信我?”

我點點頭。

再不相信你,沒準這房子都要塌了啊!

我以爲白露聽了我的話應該會消停一點了,可沒想到這丫頭竟然這麼死心眼,猛地一下又站了起來,氣勢高昂地說道,“既然姐姐也相信我!那我更得把那個傢伙罵出來不可,我不能辜負姐姐對我的信任。”

說完,白露氣吞山河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潑婦罵街。

在這個空檔,我環視了房間一下,果然發現唐琅真的不在屋子裏。

也不知道唐琅是什麼時候離開房間的,他要辦的事情,也不知道進行的怎麼樣了。

我一邊聽着白露叫罵着,一邊胡思亂想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似乎聽見了一些不一樣的動靜,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又一次聽到了這聲響。

我趕緊把白露拽下來不讓她接着罵了,“小露,別罵了,我好像聽到什麼聲音了。”

白露大概是還沉浸在罵人之中,一下子還沒回過神來,等我捂着她的嘴示意她安靜下來的時候,我纔看到白露眨巴着眼睛向我詢問。

我趕緊小聲地說道,“我剛纔好像聽到什麼聲音了。”

白露這下總算是回過神來了,她立馬湊過來問道,“姐姐,你真的聽到別的聲音了?”

我點點頭。

我們兩個對視了一眼,然後屏住呼吸,果然沒過多久,又聽見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這一次我聽得分明,那聲音竟然是從門口的方向傳來的。

白露忽然激動地說道,“姐姐,你別動,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那語氣中,竟然流露出了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小興奮。

我看了白露一眼,心想,如果外面真的是哪個圖謀不軌的壞人之類的,讓白露去再合適不過了。

這麼一想我便點點頭答應了。

緊接着,我跟着白露小心翼翼地來到門邊。

等我站好了之後,我就看見白露的身影從房間的門鑽了出去,再接着,我就聽到外面忽然傳來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啊!鬼啊!”

我一聽這聲音竟然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下意識地就透過貓眼往外看。然後我就看見一個染了一頭黃毛的小青年屁滾尿流地往電梯的方向跑去。

而白露則在一旁笑嘻嘻地捉弄這個小青年。

我沒敢開門,反正白露進屋子也不需要開門。

過了一會兒,白露回來了,我還沒來得及跟她說上話,就又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音。

我跟白露對視一眼,試探性地問道,“小露,你剛纔沒下狠手吧?”

白露搖了搖頭,“沒有啊!我就看到那傢伙在房間門口鬼鬼祟祟的,然後就嚇唬了他一下而已,別的我什麼都麼幹啊。”

我點點頭。

白露這丫頭雖然平時咋咋呼呼的,但是做事情還是挺有分寸的,所以我相信,她肯定不會對那傢伙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可是外面急~促的敲門聲又是怎麼回事呢?

白露看到我擔憂的樣子,拍拍胸~脯說道,“姐姐你放心好了,我會保護你的。”

我抿抿嘴脣,最後還是決定去開門看看外面什麼情況。

等我把房間的門打開的時候,我發現門外竟然站着好幾個人。看穿着打扮,他們應該是旅館的服務員跟保安。

看到我出現了之後,一個女服務員更是擺出了和藹可親的笑容問道,“小姐,您沒事吧?”

我奇怪地看着這個領頭的服務員,不知道她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女服務員笑了笑說道,“哦小姐您別緊張,我們就是看到了監控裏頭有個男人在您房間門口停留了一段時間,然後忽然跟發瘋了一樣跑掉了,所以過來看看。請問您需要什麼幫助嗎?”

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他們是在監控裏看到那個傢伙了呢。

只是她身後那些伸長了脖子拼命想要往我屋子裏瞧的那些個傢伙又是怎麼回事?

我聽從白露的建議,板着臉說道,“我沒別的要求,只希望你們不要再放這種人進來了。我就自己一個人,不會有人來拜訪我的!”

領頭那女的尷尬地說道,“是是是!我們一定會加強防範!請您放心好了。”

我點點頭,端着架子說道,“嗯!既然沒事的話,那我要繼續休息了。”

這話應該沒錯吧,半夜兩三點鐘不睡覺還能幹嘛?

領頭的便說道,“是是是,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不打擾您的休息了。”

說完,領頭的就拽了拽旁邊那幾個人,皺着眉頭示意她們不要亂看了。

我看到那幾個小姑娘很不樂意的樣子,那意思就像是在說我太不上道了,她們明明都上門了,我竟然連門都沒讓她們進。

我懶的管他們,只是關門的時候我竟然聽到了一個女孩子再說,“王姐,你怎麼不說要進去檢查一下呀?那女的一看就有問題,誰知道是不是她把人弄暈的啊?”

因爲這句話,我改變了注意,守着貓眼就往外看去,緊接着我就看到那領頭的回頭看了我這房間一眼,然後拽了拽之前那小姑娘說道,“別亂說!你不是也看到監控了嗎,那男人根本就沒進她的屋子,所以就算是死了,那也不關他的事。”

小姑娘不服氣地說道,“怎麼可能不關她的事啊!那傢伙很明顯就是在她房間門口才出的事!”

領頭的生氣地說道,“你是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咱們這旅館有問題是嗎?”

說完,領頭的再也沒管其他人,丟下這句話氣匆匆地從拐彎的地方消失了。

小姑娘跺了跺腳,然後朝我的方向瞪了一樣,也跟了上去。

其他人沒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然後消失在了拐彎的地方。

說起來,我所住的這家旅館屬於T字形的房間,我這間房子正好處在T型的最末端,左右各兩間房子,電梯在左邊,從拐外出去就是一條長長的走廊,然後這一條長長的走廊連接的就是無數個T型。

所以她們從拐彎的地方出去之後,我還真判斷不出來他們是要去別的地方巡查一下還是走樓梯什麼的。

我也沒去管那麼多,現在我腦子裏還在回想着那幾個人剛纔的對話,根據他們的描述,之前那男的應該是在酒店的某一個地方昏迷了,然後他們纔會查監控,緊接着就看到了那男人曾經在我的房間門口出現過是嗎?

白露觸碰到我的目光時,連忙擺擺手說道,“姐姐這不是我乾的。我就只是在房間門口嚇唬了一下他而已。”

我點點頭,這一點我之前就看到了。

可是,那男人昏迷了,而且還是在被白露嚇唬了之後。這期間,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我坐到沙發上,然後開始思考這件事情的關聯性。

忽然覺得,要是唐琅在就好了,沒準兒他一下子就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是這個念頭剛起我就十分懊惱,我覺得自己這樣真的太沒志氣了。我還是趕緊給自己打打氣,我不能什麼事兒都只想着依靠唐琅,我得學會自己獨立解決問題才行。

這麼一想,我便給自己鼓鼓勁,然後開始一點一點地回想剛纔發生的事情。

先不說那個男人從這裏離開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那就是自稱是服務員還有保安的那幾個人,來的時間似乎太快了些。

他們自稱是先看過監控之後才知道那個男人是在我房間門口發瘋跑調的。那麼,這短短的時間裏,他們又是怎麼準確地判斷出這是在我房間門口發生的事情,進而找到我房間門口的監控查看呢?

越想,我就越覺得這件事情透着一股子詭異。

白露靜靜地坐在我的身旁,看着我眉頭緊皺的樣子,緊張地說道,“姐姐,到底怎麼了?”

我想了想,對白露說道,“小露,我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白露瞪大了雙眼看着我說道,“不對勁?”

我點了點頭。

白露想想,忽然興奮地說道,“要不,我們去看看怎麼回事吧?忽然有一種冒險的感覺,好刺激!”

我敲了一下白露的腦門,沒好氣地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刺激!”

看着白露朝我做了個鬼臉,不知道怎麼地,原本十分緊張的感覺現在好像變得也沒那麼緊張了。

商議好了之後,我便在牀頭櫃上給唐琅留了張紙條,然後跟白露一起離開了房間。

幸虧來之前唐琅給了我好幾張符紙,其中就有上次用過的那種綠油油的小紙片,額,應該說是隱身符。

出門之前我就把這符紙貼到胸~前了。

我隱身的那一瞬間,還聽到白露大呼小叫,直說神奇來着。

我有些小得意地告訴白露,這也是他們家大人的傑作來的。

在白露的絮絮叨叨包括對唐琅無限的崇拜和敬仰之中,我們終於來到了前臺。

只是我發現前臺的那幾個服務員,根本就是之前找到我房間的那幾個。

我絕對不相信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換人了。

這裏頭,絕對有問題。

剛想着該怎麼辦的時候,我忽然看到了有幾個人從電梯裏走了出來。

雖然他們已經換了衣服,但是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三女兩男,竟然就是剛纔在我房間門口自稱是服務員的那幾個!

“姐姐,是他們!”白露指着那幾個人說道。

我點了點頭,“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發現白露講話的時候,那個被稱作王姐的人,竟然朝白露的方向瞧了瞧。

難道說,這個人身上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感應到白露的存在?

我決定悄悄地跟在他們身後。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當我跟着他們上了一個麪包車之後,發現他們竟然把車子開到了醫院。

此時,我的隱身符也快要失效了。

趁着他們下車的功夫,我也趕緊跟着下去,然後找個地方把隱身符撕了。

白鷺告訴我,那幾個人在前臺登記的時候說了到四樓的腦科。

我贊樣地朝白露豎了個大拇指,這機靈的小姑娘,真是幫了我大忙了。

白露小腦袋揚得高高的,不難看出她現在十分的得意。

再一次走在醫院的走廊裏,我此刻的感覺挺奇怪的。而且,這邊的醫院好像跟我以前呆的那個醫院有些不太一樣。因爲自從我進到這個醫院開始,我發現竟然完全沒有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跟着。

這在以前在醫院裏呆着的時候是從來沒有過的。

難道說這個醫院要比我們以前那個醫院好?

這麼說似乎也不太準確。

我在住院區開始挨個尋找那幾個人的身影,很快就找到了。

透過窗戶看進去,我發現裏面有一個男人正躺着,看那樣子,似乎還在昏迷之中。而他的周圍,有幾個人或站着或坐着。

不用說那幾個人就是之前我見到的那幾個。

我甚至還能聽得見他們在談論着什麼,“王姐,阿晨這到底是怎麼了?”

王姐凝視着病牀上那個叫做阿晨的人,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他可能是撞到不乾淨的東西了。 神級修鍊系統 要不然的話,醫院也不會什麼都查不出來。”

之前那個脾氣很衝的小姑娘頓時就氣沖沖地說道,“我就說那個女人有問題,你們偏偏不信!我現在就找她去!”

說完,小姑娘就要衝到門口來,只不過走了幾步就被其他人攔住了,“阿鳳,你冷靜點!”

那個叫阿鳳的小姑娘狠狠地跺了跺腳,氣呼呼地說道,“你們這是幹什麼啊?你們不肯替阿晨出頭,我自己去!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