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或者回來就好……活着回來就好!”紫芸聲音有發顫,雖早知道蘇天逆迴歸,但這也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面容,百感交集,重複着說道。

忽然間,他感覺自己的左臂發疼,回頭一看,莉娜正是使勁地捏着他的手臂,更是一臉餘怒未消的樣子。

“蘇天逆,你對我許下的承諾呢?”夏萱萱此時沒有一絲女皇的姿態,更是直接的問道,她這樣一問,無疑是在對剩下兩人進行宣戰。

“額……”蘇天逆一時無言,只覺得莉娜和紫芸兩人的眼中,彷彿能夠噴出火來一般。

“這不你還沒有到二十嘛!”蘇天逆摸了摸額頭的汗水,才緩緩吐出這幾個字。不過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意思就是他會迎娶夏萱萱。

“蘇天逆,你可不要言而無信噢!我在夏國等你!”夏萱萱朝着莉娜和紫芸擠了擠眉角,隨後便以勝利者的姿態離去了。

“哼……”莉娜頓時怒氣爆發,拂袖而去了!

“蘇天逆,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聲音還在原地迴盪,人已經不知道在哪裏去了!

隨着兩人的離去,只剩下蘇天逆與紫芸兩人,紫芸皺着眉頭,一臉的不悅,埋怨道:“天逆哥哥,你怎麼能這樣!”

“紫芸……我……”蘇天逆有口難開,不知該從何說起。

“我不管,我要做大!”紫芸說出這話來之時,無暇的容顏之上佈滿了紅霞,顯得無比的動人。紫芸算是默認了蘇天逆與另外兩人的關係。

蘇天逆攬過紫芸,在她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不過兩人並沒有相談多久,紫芸便離去了,因爲還需要整頓星墜閣。

當天夜晚,繁星點點,月色迷人。

蘇天逆望了望璞玉門的方向,輕聲嘆道:“始終是躲不過去啊!”

言罷,身旁的虛空一陣扭曲,不過瞬間,他就已經來到了璞玉門的山腳之下。虛空訣的奧義,他已經能夠完全掌握了!

他剛一落下,便有一位女子厲聲喝道:“來者何人?”

“蘇天逆求見莉娜聖主!”

誰知蘇天逆剛一說完,忽然間冒出十多個人來,面色不善道:“聖主說過,蘇天逆來的話,亂棍打出!”

“這……”

“讓他滾進來!”忽然山峯之上有人傳音道,這是莉娜的聲音,看來怒氣尚未消除。

蘇天逆就這樣一路通暢地走到了山峯,他轉過密林,來到了後面的幽靜小院。只見一間精緻小屋依舊透出點點燭光。

蘇天逆輕輕叩了幾下房門,道:“莉娜。”

“哼,你最好是要解釋清楚!”

蘇天逆關上房門,走到莉娜身前,道:“我這不是來了嘛!”

莉娜忽然站起身來,緊緊地抱着蘇天逆,然後張開就咬,在蘇天逆的肩頭咬出了幾個整齊的牙印。

“我以爲你回不來了,我以爲你回不來了!”

“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好了,別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蘇天逆颳了刮莉娜的鼻樑,笑道。

“我要你永遠也不離開我!”

“我答應你,永遠不離開你!”

一時間,竟是四目凝視,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讀懂了一絲柔情。兩人緊緊相容,一陣清風吹過,房間裏面的燭光自然熄滅!

浪漫之夜,兩人親密地交融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上,兩人依舊相擁在一起。

“天逆,你要走了嗎?”莉娜摟着蘇天逆寬厚的胸膛,深情款款道。

“是的,畢竟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必須要先一步大成,不然很有可能受制於人。”蘇天逆說道,即便有很大的壓力,但他的臉上依舊很是自信。

“我相信你!”莉娜說道,這是無理由的信任,就像是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盲目的崇拜一般。

“一切小心,到時候整頓好璞玉門,隨她們一起去小世界之中。”蘇天逆在莉娜的額頭輕輕地吻了一下,隨後穿好衣服,回到了帝宮之中。

他剛一出現,鼠王便是笑呵呵地說道:“主上現在可是有了男人的氣質了!”

蘇天逆瞪了他一眼,道:“你想要被我重新丟進靈罰山嶺嗎?”

鼠王一笑,便不再做聲。 這一段時間,神武大陸一瞬間沸沸揚揚,到處都陷入一片恐慌與不安之中,鬼主整頓好了幽冥鬼域之後,將幽冥鬼域所在的山峯連根拔起,而後被蘇天逆收入小世界之中。


在小世界之中,蘇天逆將幽冥鬼域安頓好之後,便讓鬼主在神火之髓之中修行。

與此同時,蘇天逆注意到神火之髓的中央,神命花的花蕾已經越長越大,在神火之髓的滋養下,要不了多久,便可以綻放!

眨眼之間,半年的時間過去了!

傳說中的危機尚未出現,一個更讓人不安的消息卻開始傳來!魔槍嶺之中已經有人開始出世了!

這是一個不好的消息!魔槍嶺之中有未成道的大帝,他們幾乎可以肯定,已經要與死亡絕地聯合,共分天下,


如今,他們更是持着大帝的信件,到處發號施令,要求一些勢力歸降,若是不投降者,滅其全族。

衆人雖是憤怒,但更多的是無奈,魔槍嶺實在太強大了,神王都能出動十多人,聖人更是不用說,一時間很多勢力不是投降,就是被滅!

餘下的勢力更是人心惶惶!

“魔槍嶺竟然如此行事,看來是想提前發動攻勢了!”蘇天逆很平靜的說道,但更多的確實深深的怒意。

“鼠王,整頓人馬!”蘇天逆只是簡單了說了這一句話,鼠王便已經瞭解,這是要開戰的節奏了。

很快,這個靈鼠族的精銳被整合在了一起。一個月的時間,靈鼠族以一個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將魔槍嶺在外的將領紛紛擊潰,蘇天逆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蘇天逆的出擊,穩住了人心,他率領精銳,將魔槍嶺團團圍住。

“靈蛇一族屢屢與魔槍嶺作對,究竟是什麼意思?”一個手持金色魔槍的男子喝道,有一種難以言明的威勢。

魔氣涌動的山嶺,雙方人馬衆多,在空中對峙。

“你是誰?”魔槍嶺之中,又有一個大漢吼道,他手握雙戟,足有一丈高,肌肉發達,很是兇猛!

“吾乃帝宮銀武戰將!”銀武戰將渾身銀光傾斜,這半年他在蘇天逆的指導之下,成長極快,早已經步入了神王境。他此時有一種英氣,雙眼更是綻放出銀輝!

魔槍嶺衆人聞言,莫不倒吸一口涼氣,最近這些大戰,銀武戰將名動一方,對於魔槍嶺來說,是一種噩夢!

他所使用的靈動八方,靈巧多變,攻擊無形,許多人還未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便已經倒下了。他着實殺出了赫赫威名,諸多神王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未曾有過一敗。

“銀武戰將,最近新崛起的神王!很好,很好,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強,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那個足有一丈的男子冷笑道,手中的雙戟揮動,向前殺來!

“前幾天也有人對我說這樣的話,不過現在他卻死了!”銀武戰將冷聲道,很是無情,對於敵人,他沒有留情的習慣。

“不過一隻老鼠而已,也敢自稱神王。可笑可笑,納命來吧!”那個手持金色魔槍的男子喝道,口中噴出一縷縷魔氣,他通體被魔氣縈繞,氣息竟然的飆升起來了!

“隆隆……”

雙戟劃過長空,像是要將蒼穹破開一般,他如一尊魔神一般殺了過來,周身的魔氣涌動,所過之處,盡是一片湮滅。

這樣的戰鬥級數,後方的大軍已經起不了作用,早已經倒退出去,生怕被波及,那個一丈高的男子太強大了,渾身盡是用不完的神力,雙戟震得蒼穹直響!

而銀武戰將出手很簡單,卻很靈動,他渾然不在意。一身銀輝燦燦,整個的氣勢很迫人,竟讓這個一丈的男子生出了陣陣懼意。

“殺!”

銀武戰將靈動八方一出,與那個一丈的男子錯身而過!

“咔嚓!”

那一雙戰戟發出顫音,一道道裂紋密佈,隨後四分五裂,最後化成了一堆飛灰!

“噗!”

與此同時,那一丈高的大漢噴出了一口鮮血,頸部出現一條紅線,正噴出細細的血珠!

“轟!”

那個一丈高的男子轟然倒地,像是一座大山跌倒一般,震動一方,他死於銀武戰將手中,沒有一點的懸念!

雙方人馬一片譁然,這簡直是不可思議。那名一丈高的男子可以說是統馭一方的將領,想不到竟然就這樣被銀武戰將斬殺!

“太可怕了,銀武戰將太可怕了。連這樣一位強大的神王都可以輕易殺掉!”許多人驚歎。

這讓很多人想到了蘇天逆,如今銀武戰將都已經是這般的境界,那蘇天逆已經到了何種境界?快要大成了嗎?

然而衆人沒有許多時間去猜測,銀武戰將一揮手,道:“殺!”

後方的人馬涌動,黑壓壓的一片,向前衝去,他自己更是領先撲殺,只是一個回合,那個手持金色魔槍的男子又被他格殺!

這一片天空發生了大戰,銀武戰將是這次戰役的主力,統領一方悍將。只見片刻之後,魔槍嶺大潰敗,幾乎難以抵擋。

銀武戰將揮了揮手,示意衆人不要追擊,以免落入圈套。這一場戰,讓人們驀然間發現,帝宮竟然是這般的強大,即便蘇天逆不出手,也已經將魔槍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但魔槍嶺的領主未出,他現在沒有十足的把握戰勝蘇天逆,他正在閉死關,不是生死時刻,絕對不會出現。他想要先一步證道成帝,然後君臨這片天下!

“咦,那是!我們的主上!”

“他出現了!”

這一場戰結束之後,蘇天逆登臨魔槍嶺,道:“魔槍嶺聽着,兩年之內不要出世,否則片甲不留!”

這是大威懾,更是直面地呵斥將要成道者!

“蘇天逆,勸你切勿囂張,待我出世,便是帝宮覆滅之時!”魔槍嶺的領主傳音,聲傳整個大陸,震得神武大陸隆隆作響!

“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蘇天逆強勢迴應,隨後擡手一揮,將魔槍嶺的山巔削掉了一丈高,以示警告!

隨後,蘇天逆便領着衆人回到帝宮之中。他將要進行下一步的行動了!那就是——大成! 蘇天逆盤坐在帝宮的長椅上,已經一天了,都未曾動一下,到了最後,他才睜開了雙眼,猶如星月一般璀璨。他神色很凝重,道:“鼠王,召集部將!”


鼠王許久沒有見到蘇天逆有這樣的神情,也不敢耽誤,連忙將帝宮的精銳召集。片刻之後,帝宮中的精銳盡數前來,等待着蘇天逆的命令。

“今天召集衆位前來,是要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帝宮將要暫時退隱!”

一時間,衆人面面相覷,不知所爲何故!

銀武戰將與蘇天逆接觸時間很長,他開口問道:“主上,帝宮正是風頭正盛之時,爲何要暫時的退隱?”

“因爲我要準備突破——將要大成!!”蘇天逆說得很簡潔,但他知道他要想更進一步,卻很是艱難!神王巔峯,再進一步,就是先天戰體大成之境!

那是堪比大帝的存在,其困難程度,就等同於證道成帝!

頓時,帝宮中的人個個露出喜色,若是蘇天逆大成之後,那將君臨這片天地!

“主上,這事喜事,爲何帝宮要暫時退隱?”銀武戰將不解。

“大成之路豈是那麼簡單?”蘇天逆嘆道,“充滿了種種危機,我若是有什麼不測,你們可能就要步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不能隨我陪葬!”

WWW◆ тt kán◆ ¢ O

蘇天逆最近一段時間,實力大增,血氣很是旺盛,已經到了快要突破的界限,所以他要選擇一處地方,進行參悟,然後大成!


“現在帝宮勢頭正盛,魔槍嶺不敢出世,爲我們爭取了兩年的時間!所以帝宮暫時隱匿起來,不必擔憂會受到襲擊。”蘇天逆開口說道,他已經下定決心,讓帝宮暫時隱匿。

“若是兩年之後,我尚未出現的話!就請鼠王爲帝宮之主,統領帝宮!”蘇天逆很是決絕,宣佈了這個命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