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只能硬拼了,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聯繫上柳三爺,只有聯繫上柳三爺咱們纔能有辦法解決掉這殭屍。”我師傅一五一十的對着我說道。

剛剛太黑我沒有看清楚,現在才發現我師傅的臉色非常的蒼白,想來是被那殭屍咬了一口的原因,我跟着看了一眼我師傅的手臂,只見我師傅的手臂都是糯米,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灑在上面的。

我跟着有些關切的問道:“師傅,你沒事吧?”

我師傅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這點屍毒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拎起來包袱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行了,咱們趕快回去吧,明天還要打聽打聽村裏的事情!”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便跟着我師傅一起回去了,到了村長家裏的時候,村長給我們留了門,我們直接推門走了進去,由於是深夜了,村長一家人都已經早早的睡下了,我和我師傅躡手躡腳的上了樓,到了樓上以後,我師傅脫下自己的外套,從箱子裏拿出來一盒藥膏開始給自己擦拭傷口。

而我心裏也有些擔憂,明天的事情到底怎麼解決,現在還沒有任何的辦法呢。

跟着我拿着我師傅那破舊的小靈通找到柳三爺的號碼撥了過去,嘟嘟嘟了幾聲以後仍舊是沒人接,也不知道柳三爺現在在忙什麼呢,電話也不接,越想我心裏就越是急躁,連續打了好幾個,都是一樣的結果,沒有人接聽電話。

我師傅擦完了藥膏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打坐完了就早點休息吧,船到橋頭自然直,別想太多了,大不了明天爲師和那殭屍拼上一下子,我就不信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也不好說什麼,開始打坐了,打坐完以後外面的天已經泛起了魚肚白,我的疲憊感也都涌上了心頭,躺在牀上沒多久就睡着了。

因爲太過的疲憊,我和我師傅直接睡到了中午,連早飯都沒有吃,直接吃的午飯。

穆少的代嫁甜妻 在村長家裏吃過午飯以後,我師傅看着村長開口問道:“村長,你們村裏是不是當年趕走過一個人?”

村長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很快,恢復了神色,他衝着我師傅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嘆了口氣說道:“你說的沒錯,當年確實將一個人趕出村子了,但是這都是那個年代的事情了,當年查三代,他們家不乾淨,村裏來了紅V兵,有些事情不得不做啊。”說到這以後村長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而且當時那個年代,也是饑荒的年代,他家三代不乾淨,村裏自然不能容他,那個時候我還小呢,但是卻也是知道這些事情的。”

我師傅聽到這的時候微微皺眉,他們說的那個年代,我自然也明白,打倒牛鬼蛇神的時候,不過當時確實鬧了一陣子,當然,這些我也是聽老一輩的人說過,因爲我並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所以也不知道那個年代有多黑暗,很多也只是聽說而已。

而我師傅肯定也是經歷過的,因爲他經歷過饑荒的年代,對於那個時候的事情,他自然也能理解一些,而我師傅聽到這的時候跟着開口問道:“殭屍的屍體就是他盜走的!”

“啥?”村長聽完這句話的時候頓時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我跟着在一旁重複了一遍“我師傅說,那殭屍就是他放出來的。”

這次村長才算是徹底的聽清了,嘴裏跟着有些爲難的說道:“這….如果是他的話,那這事情怎麼解決啊?”

顯然此時村長也有些慌了,他知道這是人爲的,也明白了這個事情的嚴重性了。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坐下來以後看着他說道:“你先跟我說說,那個人叫什麼吧?”

村長跟着嘆了口氣以後坐在一旁看着我師傅說道:“如果沒有說錯的話,他應該叫韓立,韓立和我年齡差不多,當年的事情就是因爲三代不乾淨,所以村裏人將他趕出去了,其實趕出去的時候他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大家也都是爲了他好,如果當年紅V兵抓住的話,怕是這個事情就沒有那麼簡單了,所以當初村長裏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大家也都沒有反對,第二天就將他趕出去了,只是這些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了,他又回來了。”

我師傅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那他當年離開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

“他說他不會就這麼走了的。”村長嘆了口氣。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村長開口說道:“行吧,這個事情我知道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去打電話聯繫一下柳三爺,看看能不能聯繫上,我和村長再談一些事情。”

我跟着點點頭,也明白,我師傅怕是有些話不想讓我聽,所以才故意支開我的,隨即我轉過身以後就上了樓,到了樓上以後,我拿着我師傅的手機找到柳三爺的號碼撥了過去,嘟嘟了幾聲以後,柳三爺那邊還是沒人接。

於是我有些無奈的將手機扔在了一旁,獨自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晚上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有眉目的,不知道我師傅現在心裏有沒有主意呢。

而且如果到了晚上的時候,那個叫韓立的人還會將這殭屍放出來,到了晚上的時候這殭屍怕是不單單是吃只雞那麼簡單了,很有可能就要吸人血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卻久久不能平靜。

時間過的也很快,一轉眼就到了晚上,我師傅上樓以後,我看着他的臉色心裏也知道,我師傅估計暫時沒有想到什麼辦法呢,而柳三爺的電話打了一個下午都沒有打通,也不知道這柳三爺到底在忙什麼呢。

到了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外面又開始下起了雪,這冬天變得更加的寒冷了。

我和我師傅正在吃飯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村子裏的喇叭在說着話,而正在吃飯的也意識到了這點,跟着我師傅看着村長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村長跟着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啊。”

說着話村長就走出了房間,走到了院子的時候,我們才聽清楚,不知道是誰在喇叭裏召集大家都去村大院呢,說是有什麼事情要說。

我師傅和村長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立刻就感覺出來這其中的事情了,跟着我師傅開口說道:“不太對勁。”

村長跟着點點頭說道:“該不會是那個韓立吧?”

我師傅跟着迅速的點點頭說道:“很又可能是他,看來他等不及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打算將村裏的人都召集到一起喂殭屍。”

“啥?”村長一聽這話以後就有些着急了。

一邊慌忙的穿着鞋子一邊看着我師傅說道:“那不行,我必須得趕過去,要不然真是這樣就該出大事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去樓上拿幾張剪紙,我和他先去村裏大院看看去,待會你拿了剪紙以後就過來找我就是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好,師傅,那我這就上去!”

我師傅跟着沒有回話,便和村長一起匆匆忙忙的出門了,我一步併成兩步的樣子跑到了樓上,到了樓上以後,我拿了我師傅的剪紙以後,看到了牀上放着的手機,跟着將這手機也揣在了口袋裏。

隨後我便匆匆忙忙的下樓去追我師傅他們去了,出了門以後,我師傅他們早就已經不見蹤跡了,看樣子走的還很快,雪地裏只留下了我師傅和村長兩個人大家腳印。

我跟着快步的追了上去,等着我到了大院的時候,只見那高臺上站着一個人穿着一身道袍,看起來頗具道骨仙風的感覺,我眯着眼仔細看去的時候才確定了,這人真的是韓立。

而此時村裏的人還不是很多呢,很多人這個時間都在家吃飯呢,我走到我師傅身邊的時候,村長也在我師傅的身邊,緊跟着村長開口說道:“邱道人,真的是他,他回來了,他是韓立!”

我師傅跟着拍了拍村長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慌,跟着我師傅走上前看着高臺上站着的韓立問道:“韓立,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當初村裏人之所以將你趕出去也是爲了你好,你爲什麼就不懂呢?”

而韓立這個時候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個外地人,你懂什麼?”說到這以後韓立看着村長笑了起來“魏大哥,咱們有多少年沒見了?” 152 歸途(11)

村長看見韓立此時的這番模樣以後跟着在心裏嘆了口氣,擡起頭望着韓立說道:“韓立,你這又是何必呢?”

“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將村裏的人都召集到這裏嗎?”韓立跟着開口說道。

此時周圍陸陸續續的村民也都趕了過來,他們看見高臺上的人以後,很多人都意識到了,這人是韓立,跟着下面的人看着韓立問道:“韓立,你啥時候回來的?是你把我們叫過來的?”

韓立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輕笑了一下,看着下面的村民說道:“不錯,就是我把你們召集到這裏的,至於爲什麼,待會你們就知道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韓立開口說道:“韓立,你放手吧,你的恩怨早就在幾十年前就結束了,何必呢?”

“你懂什麼!”韓立看着我師傅怒斥了一聲。

我師傅跟着看了一眼韓立說道:“我跟你有着同樣的命運,當年鬧饑荒,我們村裏的人都死了,我在外面乞討,在外面差點餓死,我跟你一樣都是曾經被命運拋棄的人,你沒有必要爲自己選擇一條不歸路。”

那韓立此時臉色漲紅的樣子看着我師傅怒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解釋!”

此時的韓立已經是惱羞成怒了,而村裏的人越來越多了,周圍的議論聲音也越來越多了,看樣子這韓立是真的準備將村裏人全部屠殺殆盡的。

正當我師傅和韓立兩個人爭辯的時候,我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我師傅,跟着我拿着手機悄悄的走到了一旁,一看手機上的號碼,心裏頓時就驚喜了,是柳三爺的號碼,我跟着接了電話以後趕忙開口說道:“三爺,你忙什麼呢,我和我師傅命都快丟了,死活就是聯繫不上你啊。”

我的語氣也非常的焦急,電話裏的柳三爺顯然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了,跟着他對着電話耐着性子說道:“小貴,你慢慢說,出什麼事情了。”

緊跟着我便把我師傅在這個村裏做的事情和柳三爺講了一遍,柳三爺聽完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是說,那個人現在已經把村裏的人都召集起來了?他想把村裏的人全部殺掉是嗎?”

我跟着嗯了一聲,對着電話說道:“是啊,三爺有沒有什麼辦法解決掉這個事情啊?”

柳三爺在電話裏沉吟了一陣,跟着他對着電話說道:“現在我過去的話肯定是來不及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教給你了,你在山洞裏發現了一把古劍對吧?”

我跟着說了是,柳三爺繼續對着電話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古劍應該是就是鎮着殭屍的古劍,你讓你師傅拿着古劍就行了,用來對付殭屍,如果想殺掉那個殭屍,就在劍身上塗上血液,然後插在那殭屍的面門上。”

我跟着聽到了柳三爺這麼一說,心裏多少還是有些疑惑,緊跟着開口問道:“好使嗎?”

“應該好使。”柳三爺也不確定,隨後柳三爺想了一下繼續開口說道:“但是你們必須要有一個人托住那個叫韓立的,否則他控制殭屍的話,你們根本近不了殭屍的身體,更別提用劍插進殭屍的面門了,所以這個任務就需要你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回過頭看了一眼,此時院子裏的村民也已經聚集了很多,怕是再等會村裏的人就全部到齊了,到了那個時候韓立可能就真的要動手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對着電話說道:“那行,三爺,我就先不跟你說了,我先回去把古劍拿出來。”

“好。”

我跟着將電話掛斷了,趕忙跑到了我師傅的身邊,我師傅此時看見我過來了以後問道:“你去哪裏了?”

“師傅,我有辦法對付他了,待會你拖住他,我去拿東西去!”我對着我師傅說道。

我師傅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問道:“你要去拿什麼東西?”

“那把古劍,柳三爺對我說那古劍應該可以剋制那殭屍,待會你拖住韓立,等我回來!”我對着我師傅說道。

我師傅拍了拍我的腦袋,對着我說道:“好,你速去速回吧!” 153 歸途(12)

力量輕輕的迴旋了一下,猛地一抓,然後將那被請惡鬼上身的韓立狠狠的甩飛了出去。

而韓立被我用天道的力量甩飛的那一瞬間,我看了一眼我師傅的那邊,只見我師傅此時還在對付着那殭屍,而周圍的村民也早就已經跑光了。

看着我師傅此時對付着那殭屍遊刃有餘的樣子,我心裏頓時放心了不少,剛剛回過頭的時候,只見那韓立已經站了起來,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死死的盯着我看,嘴裏不時的發出低沉的嘶吼聲。

我看着這韓立的樣子,心裏也是十分警惕,畢竟請惡鬼上身不是誰都能做到的,韓立能請惡鬼上身,足以說明道法已經不低了,而相對來說,柳三爺比他厲害多了就,柳三爺可以直接請三清上身,但是對於我而言,韓立沒有那麼簡單。

就在我盯着他看的時候,那韓立跟着嘶吼了一聲,再一次衝着我的身上撲了上來,我跟着擡手一拳,一拳就打在了韓立的胸口上,韓立嘴裏一陣吃痛,跟着他雙手成爪狀直接衝着我的咽喉之處抓了過來,我下意識的擡起手抓住了韓立的手,跟着猛地往回一抓,韓立的力量頓時就落空了,隨即我抓着他的手,一個迴旋踢就踢在了韓立的身上,韓立整個人再一次被我打飛了出去。

就在我準備繼續動手的時候,我師傅那便已經結束了,我回過頭看去的時候,只見我師傅手裏拿着的劍已經刺在了那殭屍的面門之處。

只聽見一聲兇狠的嘶吼聲以後,那殭屍頓時化成了星星點點的樣子,看樣子是灰飛煙滅了,而我師傅收起來那古劍以後,並沒有過來幫我,而是站在一旁看着我,不過這殭屍已經解決了,我心裏也就放心了不少,如果我師傅出手的話,這韓立不出三個會和絕對就會落敗!

可惜的是我只會太極步,其他的術法都不會,如果我會其他的術法也許和韓立的對決就不單單是僵持這麼簡單了。

此時那韓立已經被我激怒了,眼裏只有我了,看他的樣子是想吃了我,甚至可以說吃了我都不解氣,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一個箭步竄了上去,再一次將韓立提留了起來,沒有想到這天道的力量居然如此強悍,我一隻手就將韓立提留了起來,隨後我跟着又一次將韓立甩飛了出去。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用你的血液點在他的額頭,惡靈就會退散了!”

我師傅淡淡的說完以後,我心裏也有了主意,跟着我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以後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而韓立也聽見了這話,他的眼珠骨碌骨碌的轉了兩圈以後,從他的眼神裏我看的出來,他雖然沒惡靈上身了,但是這惡靈必然也能聽懂我師傅的話。

就在我準備出手的時候,那惡靈嘶吼一聲衝着我的身上撲了上來,我跟着猛地退後了一步,但是還是慢了一些,被韓立抓破了胸口,頓時我胸口一陣清涼的感覺,我低頭看了一眼,胸口此時一片血粼粼的爪子印,我跟着冷哼了一聲,衝着韓立的身上一腳就踹了上去。

這一腳的力量也非常大,韓立的惡靈根本承受不住我的力量,那惡靈險些就被我那一腳踹出韓立的身體,但是這惡靈的樣子彷彿非常不願意離開韓立的身體一樣。

跟着我深呼了口氣,看着眼前的韓立,隨手準備找機會出手,緊跟着看見那惡靈盯着我師傅看的時候,我一個箭步衝到了他的身前,一把抓住了那惡靈的身體,很快,我一下子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衝着韓立的額頭就點了上去。

那惡靈彷彿知道我要做什麼一樣,跟着嗷嗚的嘶吼了一聲, 狠狠的甩開了我的手,我此時心裏也捏着一把汗,因爲我知道這天道的力量雖然我能駕馭,但是時間相對來說非常的短,我已經漸漸的感覺到這股輕盈的力量正在從身體裏流失。

而韓立請來的惡靈還沒有被我驅趕出去,想到這以後我跟着跟不要命了似的,衝着那惡靈的身上衝了上去,那惡靈彷彿有些畏懼我了一樣,一直在後退,而我一直拼命的揮舞着拳頭,看似此時我佔了上風,但是我心裏卻深知,我的時間沒有多少了,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這惡靈。

跟着我趁着那惡靈剛剛躲開我的攻擊的時候,我跟着伸出了拳頭,他以爲我要打他的時候,準備躲開的時候,我直接一下子就抓住了,另一個伸出拳頭的手直接伸出了食指,點在了那韓立的額頭。

就在我的血液剛剛點到韓立額頭的時候,突然一陣陣的嘶吼聲,那聲音之中帶着無盡的憤怒和不甘,此時周圍的人都已經聽見了這個聲音。

女尊之有衿莫寒 而我回過頭的時候,周圍已經沒有多少人了,村長以及村裏的幾個幹部還站在那裏。

那惡靈已經從韓立的身上離去了,周圍此時非常的安靜,而韓立此時也是一臉虛脫的樣子躺在地上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看樣子被我揍得非常的慘。

我回過頭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還留着他嗎?”

我師傅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那村長率先開口說道:“小師傅,放過他吧,他雖然有錯,但是好在沒有鑄成大錯,也幸好有你們的出現,在挽回了他的錯誤,就放過他吧。”

聽到村長懇求的語氣以後,我心裏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只好看向我師傅,我師傅衝着我點點頭說道:“放了他吧。”

跟着我點點頭,不在說話,走到了我師傅的身邊,身體裏的力量已經全部流失了,現在我身體裏的力量只能維持自己走路了。

我師傅看着我的臉色以後,衝着我笑了一下,這笑容帶着一絲驕傲和讚賞,緊跟着我師傅對着我說道:“這次表現不錯,我還以爲你得讓爲師出手呢。”

我跟着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拉倒把,您老人家一開始就沒打算幫我出手,您老人家要出手的話,我至於和韓立對付這麼久麼?”

“如果我出手的話,你還怎麼成長呢?”我師傅嚴肅的說道。

而村長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幾個村裏的幹部說道:“把韓立送村裏的診所吧,晚上了咱們開個會在。”

此時天色早就已經黑暗了下來,現在估計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咱們也走吧?”

跟着我師傅點點頭以後看着村長說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村長一臉感激的樣子衝着我們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好,兩位,先回去休息吧!”

我師傅嗯了一聲,轉過身便帶着我一起回去了,這一路上我和我師傅都沒有說話,到了村長家裏的時候,我就直接上樓了,而我師傅並沒有上樓,而是坐在樓下的客廳裏,放佛是在等村長回來,想來我師傅肯定還要跟村長交代一些什麼。

我回到了房間以後,拿着藥膏擦拭了一下胸口的傷痕以後,便躺在了牀上,或許是因爲太過疲憊,我剛剛躺下來,一股睏意就涌上了心頭,我便閉上眼睛睡覺了。

次日,清晨,我師傅將我叫醒了,我醒了以後,胸口的抓痕還是有一陣陣的疼痛,但是沒有昨天那麼疼痛,我跟着揉了揉眼睛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麼早叫醒我幹啥?”

“咱們今天該回去了,事情既然已經解決了,咱們就別在這裏逗留了。”我師傅對着我說道。

我跟着起身以後,穿好了衣服,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那個韓立怎麼樣了?”

“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就離開了。”我師傅淡淡的說道。

我跟着一邊洗臉一邊問道:“他爲什麼離開這裏了?”

“大概是看透了吧,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會在回來報仇了,該做的都做了,沒有成功,那麼就說明,天道不允許他這樣,所以他離開也是正常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把毛巾遞給了我。

我結果毛巾擦了擦臉以後,放下毛巾看着我師傅問道:“那咱們什麼時候出發?”

“吃過早飯以後就走!”我師傅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跟着心裏有些竊喜,總算可以回去了,而且已經很久沒有跟我爸媽打電話了,不知道我爸媽在家怎麼樣了,這段時間也一直沒有主動跟他們聯繫,我估計我爸媽肯定此時已經擔心死我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可以跟我爸媽打個電話說一聲嗎?”

“行啊。”我師傅說道。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拿着我師傅的手機找到了我家裏的電話就打了過去。

嘟嘟了幾聲以後,電話裏很快就傳來一個激動的聲音“小貴,是你嗎?”

我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鼻子一陣酸楚,跟着嗯了一聲帶着哭腔的樣子便對着電話叫道:“媽。”

“小貴,你在哪呢,爲什麼電話一直打不通呢?”我媽的聲音依舊是有些顫抖的樣子。 154 歸途(13)

我跟着想了一下對着電話說道:“跟着我師傅在林子裏採藥來着,山裏沒有信號,不過已經完事了,我馬上就和我師傅準備回去了。”

電話裏的我媽一聽我要回去了,更加激動了起來“什麼時候到家啊?媽給你做好吃的。”

而這個時候我聽見電話裏傳來一個嘟嘟囔囔的聲音“孩子肯定該回來的時候就回來了,你就別跟着瞎操心了。”

我一聽那個聲音就知道是我爸,只聽見電話裏的我媽頓時就有些不樂意了“你以爲都跟你一樣沒心沒肺,孩子出門這麼久連個消息都沒有,你跟個沒事人一樣,一點都不擔心啊?”說到這以後我媽繼續對着電話說道:“小貴,你還沒跟媽說你什麼時候到家呢。”

我稍稍的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應該就是最近幾天了,我跟我師傅今天就出發了,估計最多一個星期我們就回去了。”我沒有敢把話說的太死,誰知道我師傅半中間會不會抽風在管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閒事。

“那好,那好,你到家了提前跟媽說,媽給你做好吃的。”我媽對着電話說道。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說道:“行了,媽,您放心吧,我知道了。”

而這個時候電話裏的聲音就換成我爸了“你這臭小子,跟着你師傅就忘了家了?沒給你師傅添麻煩吧?”

我嘿嘿的傻笑了一下對着電話說道:“沒有,爸,我跟我師傅關係好着呢。”

“那就行,讓你師傅省點心,你這孩子從上了初中就不學好了,跟你師傅在一起多學點本事,學學你師傅怎麼做人,別天天搗蛋,知道不?”

“我知道了,爸,您放心吧,我會好好的。”我對着電話說道。

我爸對着電話嗯了一聲,繼續說道:“懂事了,挺好的,這再有一個多月就該過年了,早點回來吧。”

“放心吧!”我說道。

跟着我和我爸又寒暄了一陣以後,便掛斷了電話。

沒想到這一通電話竟然打了將近一個小時,我掛了電話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我下了樓以後,我師傅已經拎好了行李坐在那裏和村長不知道在聊什麼。

我師傅看見我過來以後對着我說道:“小貴,趕緊吃飯吧,吃完飯咱們還要趕路呢。”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發現飯菜都已經放好了,我拿起來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一邊吃飯,我一邊聽着我師傅他們說話。

“這次的事情謝謝兩位師傅了。”村長客氣的說道。

我師傅搖了搖頭,看着村長說道:“這事情既然被我碰上了,那就一定要解決的,以後那個山洞就不要再讓人隨便進去了。”

我聽見我師傅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想到了一個事情,按山洞裏的壁畫是誰畫的,而且和我在古墓裏看到的壁畫很相似,只是那古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了,我也不知道。

而那村長看着我師傅長嘆了一聲說道:“好在這些事情都解決了,村裏人也都沒有受什麼損失。”

我師傅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吃完飯以後自己主動去洗了碗筷,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咱們也走吧!”

村長跟着在一旁說道:“兩位師傅,那我就不留你們了,一路順風。”

“好。”我師傅雙手抱拳看着村長說道。

村長跟着笑了笑,我和我師傅一起拎着行李出了門,到了門外的時候,外面還在飄飄灑灑的下着雪,村長將我和我師傅送到了村口以後,他就走了。

而我和我師傅則是要去這附近找一個公交車站,而這村裏的公交車站還是有些遠,必須徒步走到鎮子上才行,就這樣,一路下着雪,我和我師傅一起走到了鎮子上。

到了公交車站以後,我和我師傅買了票就直接上了車,但是買的票是去市裏的票,上了車坐下來以後我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這車票不是直接回村子裏的嗎?”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咱們必須得回市裏,然後在轉車才能到村子裏。”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靠着座椅閉上了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