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一直以來,從來都是以他們,爲目標,以他們的標準,來衡量我。他們認爲的好的,他們就逼迫着我,去學習,他們從來沒有問過我。真正內心的想法,我喜不喜歡,我喜歡什麼,我愛好什麼?他們從來不關心,他們只需要一個,乖巧聽話的女兒就夠了。反正我也無所謂啊!他們讓我學,我就去學好了,總之我就是一個機器人就對了,從小我沒有一個,美好的童年,我每一個星期,七天的課程,我每天都在去上課。小時候就得學會,做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這樣的我,是不是很好笑啊!”婷婷對着思思慢慢的說着。

思思聽完婷婷講的,瞬間呆住了,沒想到婷婷會有這麼,悲慘的人生,雖然自己,小的時候。父母嚴格,要求自己,但是從來,沒有管過自己,自己要出國。父母就是拿出,所有的積蓄,都讓自己,去出國,自己想回來的時候,就突然的回來了,無論自己想做什麼。父母都是支持的,思思突然覺得,她和婷婷相比較之下,還是比較幸運的,緣來生長在,有錢人家做,大小姐也是,那麼容易。也是有許多痛苦的。

“ 那你小的時候,你父母都這樣的,約束你,管着你,那你長大之後,不,應該是說,大學畢業了之後。你都做了什麼。”思思對着婷婷問道。

“我比較任性,其實父母說的,我也沒有做多少,只不過是想讓,父母放心,做了一個表面很聽話的,女孩子。大學畢業之後,我就向父母借錢,開我人生第一家花店,但是當時那個時候,我父母肯定會不同意的,因爲他們比較傳統,覺得女孩子,就不應該拋頭露面的,而且因爲家庭比較。過的很富有,所以不需要我一個女孩子,在外面闖蕩,他們覺得女孩子,就應該有女孩子的樣子,應該是溫室裏的花朵,被人保護,愛護吧!但是我偏不,這樣的認爲,因爲我的一意孤行,又任性的性格,所以纔有了,我現在的。連鎖花店,包括公司。”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那你是怎麼說服,你的父母的。”思思對着婷婷問道。

“很簡單啊,就是用事實,說話,覺得女孩子,也可以闖出,一片天地的,一開始找他們借錢,然後承諾一年之後,連本帶利,一起還給他們。其實我創業之路也沒有吃了,多大的苦,因爲拿的都是。家裏面的錢,所以我想證明給他們看,女孩子也是能。挖到人生第一桶金的,所以我一直都比較努力。別人還沒有,上班的時候,我就開始上班,別人都已經,下班的時候,我還在繼續加班。我覺得,人的付出,總會有一定的回報的。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其實一開始的生意,真的不好做,我作爲公關,每天都要跑外場,去給那些客戶,和他們的老闆,介紹我們的花種和品種,但是他們好像,都不怎麼接受,因爲他們,有固定的資源,他們大公司裏面的花籃,包括是花的佈景,都是,有他們固定的場景,來聚爆製造。因爲他們員工,可以在外面。拿回扣,因爲剛剛開始,接觸這一塊,所以裏面有很多事情,弄不明白。搞不清楚,即使我比別人,加倍的努力,也得不到更好的。評論和支持,那個時候,根本拿不到項目。所以我沒生意,生意不好做。記得一開始那會,上半年都是沒有盈利的,我曾經也有過,想放棄的想法。但是後來,咬緊牙關,挺了過去,想着自己一定要努力,積極,向上的拼搏精神。所以現在,我可以面對,任何人說我,方婷婷定做到了,也成功了。”婷婷對着對面的思思,亢奮激情澎湃的演講着。 “現在事實證明,你成功啦!”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嗯可以算是成功了,一小步了吧!但是我也不想做很大的,女強人,做到現在我已經有了,幾百家的連鎖店,全國各地都有我們家的連鎖花店。我感覺就現在已經可以了。”婷婷快樂的說道。

“的真此處,應該有掌聲,真的,你真的很辛苦。就你今天的成功,也是你以前的艱辛,所換來的。我沒有認爲,你是一步登天,我感覺。你是一步步的,在堅持努力着。但是我就是有點,不明白的是,你現在是通過什麼和所有的連鎖店溝通,和下達任務的。”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其實這話,你應該問毅哥,纔對吧。毅哥也,會參加這種會議的吧!”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李易怎麼可能會,參加這種會議,他只能參加軍隊裏面,軍事會議吧。如果讓他辦個演習,還有什麼上哪裏,去保護人民安全,這一點還可以,讓他管理生意,那還不得慘了。哪裏做生意的會需要他啊!”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婷婷聽思思。說完,想到李逸,肯定沒有告訴。思思實際情況,所以自己還是,不要多嘴了,等到李毅什麼時候想通了,自己告訴思思會,比較好,如果自己一旦多嘴,不但沒有說好,反正讓兩個人的感情,徹底破裂,那麼。塞,婷婷怎麼對得起李毅,對的起自己,對的起思思,對的起他們兩個。呵呵,還希望他們以後,合合美美的,在一起吧。

“不是有個東西,叫視頻會議嗎?我們都是通過會議,來組織吧。然後那個公司,裏面,一層一層有,人事部,策劃部,還有什麼市場部,營銷部,好多中間有個管理人事,方面的變動,如果他們有什麼,重大的事情,拿不定主意,可以跟我說,如果一點點,小事的話,他們自行解決,因爲他們上面。員工,經理,還有他們的總經理,每個部門,都有管理,它們的人,所以也不是,爲所欲爲的。”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那趙子軒知道,你幹着花店和公司嗎?”思思對着婷婷問道。

“其實你是想問趙子軒,知道與否。支持我嗎?對吧!其實趙子軒,他知道我有花店,但是不知道,是全國各地的連鎖花店,我覺得其實趙子軒不知道,我沒有告訴過他,這些事,但是我想,也許他已經猜得到了,因爲我家的家庭背景,不一樣,所以趙子璇,應該能猜到,我父母不可能,只拿出一點點錢,讓我作爲,我的創業基金的。我猜他應該知道吧?”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那你一開始,就拿了一大筆錢,作爲創業基金,你不怕賠了呀!”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怕,很怕,但是那又怎麼辦吶,逼上梁山的,就不是好漢了嗎?我當時是,出路茅廬不怕虎,你知道嗎?當你被逼到,那個點的時候,你不去做這件事情,不可以,只能前進,不能後退那個地步的時候,你只有勇敢直衝了。”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 其實從今天,和你聊了,那麼多的時候,我真的挺佩服你的。”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 佩服我,佩服我什麼?佩服,我是個敗家子,畢業了之後,就拿了父母的錢去創業。不怕賠,勇敢直前。”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其實我是佩服你,那一種勇氣和灑脫。其實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沒有,那個膽量,去說這件事情。但是你的那種,無所謂的精神,確實激勵着我。我覺得如果,我是你的話,我肯定,做不到這些事的。”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那是逼上,梁山。不往前衝,沒有辦法,我沒有,後退的理由,因爲我一開始的時候,就說了,這個基金,不是找我父母拿的,其實是找他們借的,所以這個錢呢?是要還的。我當時做的承諾就是,如果我要是成功的話,他們就讓我繼續。堅持自己的想法,走自己的路,他們就會支持我的,如果我沒有成功的話,這個錢,他們也不會要,但是前提是,我必須乖乖的,聽他們的安排,是到公司裏面去上班,還是找個人嫁了,所以這中間,我們都是有協議的。”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籤協議,他們不會,真讓你籤協議吧,應該只是口頭上,說着玩的吧!”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婷婷聽着思思,說完之後,直接從自己的包裏面。拿出來那一張,當年寫的,協議紙合同。讓思思過目,上面有着,自己的簽名還有,自己按的手印。

“看看吧!我都說了,你還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包括籤協議,包括這個錢,要還的。當年的等等都在這裏面,都寫得清清楚楚,所有的條條框框,都已經被經過律師了,所有簽訂的,都具有法律,有效的協議。”婷婷對着思思解釋道。

“那當時你籤這個,有什麼想法?”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沒有想法,一個腦子就想着,我一定要幹成我自己的理想。所以直接就簽了,二話沒有說,當時我記得我一個字都沒有說,直接簽下了大名。”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這邊的思思,聽婷婷說完的時候,講過他自己的,籤協議合同的情景之後,直接對婷婷,豎起了大拇指。兩個人吃着喝着,一會兒。兩個人就已經吃飽了,想着上哪裏去,娛樂,還是說直接回家,還是?開車去兜風,但是兜風嗎?只有兩個女孩子。說換成是別的人,倒還可以,現在她們還要怎麼出去。

婷婷想和這個的時候的思思,說,他們兩個人去K歌,看完的時候,等到晚上,四五點鐘,然後兩個人在回家?還是說直接到一個點,讓李毅和趙子軒,他們兩個都同時過來。一起去玩。


最後婷婷,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思思之後,思思也同意了,兩個就直接來到KTV。還是這樣的,肯定會直接要了一個包間兒,然後讓,他們的服務員送來什麼開心果,西瓜啊!還有什麼一大堆的零食,好吃的。擺滿了一桌子,兩個人就在KTV裏面忘情的唱着。

因爲現在是算是中午。來KTV那兒人,都比較少,因爲他們,都沒下班,有人來得話,都得在晚上或者是夜裏。所以這個點,的時候。幾乎也,沒有什麼人,兩個人就在,包間裏面,你一首我一首的唱着。

婷婷和思思,兩個人都唱累的時候,直接坐在KTV包間,裏面沙發上。一言不發,坐着,坐着,兩個人就睡着了。

兩個人睡着不當緊,這一覺。直接睡到晚上。五六點鐘了。沒想到兩個人的手機,都快被某人打破了,都得有,幾十條電話。幾十條短信,他們兩個人一打開手機,分別都是李毅和。趙子軒兩個人,打來的。

這個時候的思思和婷婷,分別拿着手機,給他們兩個人,回電話,並且拿起自己的包,轉身走出KTV的,抱歉。告訴李毅和趙子軒兩個人,他們兩個人的位子。於是趙子軒和李毅兩個人,通通趕來啦。

“你怎麼回事啊?打你電話也不接,發你短信也不回。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呢,簡直擔心死我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我能有什麼事呀,就是和思思一起,去買,孕婦游泳裝,買過之後,我們兩個就去吃午飯,因爲中午了嗎?我們肯定要餓了呀,然後就去吃點心,吃完點心之後,就想不出來,上哪裏去玩,然後就來到了,KTV,唱歌唱累了,就躺在沙發上睡着了唄。所以你們打電話睡着了,就沒聽見。不是故意不回的。”婷婷對着趙子軒解釋道。

“如果是你一個人,也就算了,你現在看着,嫂子是有身孕的人,萬一有個什麼呢?怎麼交代呀。你是不是有點傻?”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對不起嘛老公,我現在不是傻子,是腦袋裏面,缺根筋,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本來趙子軒非常生氣,因爲找不到婷婷,他擔心婷婷就出什麼事,可是現在居然被婷婷,說的腦子裏面缺根筋。這句話給逗笑了。

“你呢?你自己是孕婦,你難道,沒有這個意思嗎,還跟着!瞎胡跑,你出去玩,就出去玩,你們兩個人在一起,我也沒有什麼意見,是不是。你最起碼你得讓我知道,你在的位置吧!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你也有錯誤。”李毅同時訓着思思。

“是謹遵老公命令,我一定。以後上哪裏,都會給你通報一聲,那就別生氣了唄!”思思對着李毅說道。

“我不是生氣,我是擔心你,你想想你,一個女人挺着個大肚子,上哪裏去呀?待會碰見壞人了,可怎麼辦。”李毅對着思思說道。

“不會的,毅哥,你就放心吧,畢竟還有我跟着呢嗎?有我保護,思思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婷婷對着李毅說道。

“ 就是因爲有你,才麻煩了,上次也是因爲你,碰見你那個。桃花運。女小三兒,這一次碰見了,你又有什麼好事啊?不會又碰見那個女人了吧!”李毅對着婷婷說道。

“毅哥?難道你有神機妙算嗎?你怎麼知道我又碰見他了,不過今天我把,他打的落花流水,讓他連一個屁,都沒放出來,就灰溜溜的走了,怎麼樣,我很厲害吧。求表揚, 求表揚。”婷婷對着李毅說道。

這婷婷不說還好,一說,又碰見那個女的了,李毅可謂是火冒三丈,上一次,碰見那個女人,就算了,這一次碰見那個女人,有沒有傷到自己的老婆呀,怎麼每一次,自己的老婆和婷婷在一起,就沒有好事呢,這個婷婷是不是自帶宿敵體質?啊!誰跟着他在一起,誰倒黴,準沒有好事。

“ 我說趙子軒啊!你老婆有招黑體質,人家誰跟他在一起,準沒有好事,我看你還是,把她關在家裏面,不要讓她出來,害人,會比較好。”李毅對着趙子軒說道。

“喂,毅哥,你在說什麼呢?什麼把我關起來呀,我有招黑體質,我招黑誰了啊!你有沒有搞錯啊,要說誰有害人潛質,那也是你們好不好。我是跟着你們混的,我纔是受害的那一方好不好,今天的事呢?是這樣的,是你老婆給我打電話,讓我陪她一起買游泳裝的。這合着還都是我的錯了,我可不是主動要出來的,是你老婆打電話讓我出來呢,怎麼現在都是我的錯啦,這個鍋我可不背啊。”婷婷生氣的對着李毅說道。

“她讓你出來,你就出來呀,你出來,就出來吧,你還碰見,那個女人,你碰見那個女人,就碰見那個女人吧,你還跟他發生爭執,你跟她發生爭執,也就算了。你居然,現在還拉我們下水。你這麼沒有腦子,你怎麼做的生意呀?”李毅對着婷婷說道。

“我怎麼做的生意,我怎麼做的生意,你難道不清楚嗎?你比誰都清楚吧。現在還來問我,你不覺得你自己,太可笑了嗎?”婷婷對着李毅說道。

” 你這意思你今天忽悠我老婆出門發生的事,都是我們活該是嗎?如果今天發生了意外。這一切的事情,都是我承擔了對吧?那你到KTV裏面,怎麼能睡着了呢!兩個人同時,電話打不通,也沒人接。你們想幹什麼?如果我老婆出了什麼事,你擔當的起嗎?”李毅對着婷婷大聲吼道。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可以了吧!我告訴你,我今天決定了你的股份。通通都給我甩一邊去,我不和你合作了,我們兩個到此爲止。”婷婷對着李毅說道。

婷婷對着李易,說完之後,轉身就離開了,趙子軒看見,婷婷離開了,趙子軒也追上前去。 “老婆,你等我一下,別走那麼快嘛。我都有點跟不上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來幹嗎?你不是跟他們一夥的嗎?回去給你的那個毅哥,好好的說話,聊天兒,泡溫泉,你還來追我來幹嘛?簡直就是多此一舉。”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是我老婆,我不追你,追誰呀?再說了我跟他是兄弟情,跟你是夫妻情,還是兩口子最重要,我還是和你親。你說呢?對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給我親,那你剛剛,爲什麼不幫我說話呀!害得我,如此丟人。其實我應該,耀武揚威的,現在怎麼變成了,灰頭土臉的啦。這還不都是,怪你嗎?你沒有幫我說話,全部都怪你。”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是,是,是,都怪我,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是回去繼續和他們一起,還是我們玩我們的。”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纔不要,回去呢?就他那樣,感覺都要把,我給殺了,我纔不要回去呢,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現在是餓狼上路,要去飯店裏面,去吃飯,你呢。是回去還是跟着我一起。”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當然是誓死,跟着你了。老婆,你去哪裏,我就去哪裏,你休想把我給甩掉啊。”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好吧!看在你甜言蜜語的份上,我就帶着你這個跟屁蟲吧,走吧,我們一起去吃,中餐還是西餐?”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們去吃火鍋吧!好不好,好久沒有吃,火鍋啦!而且。還真有點,特別想念那種感覺。”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那好嘛,我們就去吃火鍋。”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婷婷和趙子軒,兩個人不一會,就來到火鍋門口,店裏,兩個人正要進去的時候,趙子軒。啊找到一個空位子,讓婷婷的那邊,那有椅子,往後拉一下,讓婷婷坐下來,坐在自己的對面,然後。讓服務員上來菜單,點了e。嗯嗯,好吃的火鍋有微辣的,有中辣的有很辣的還有不辣的。是啊,好多種類,趙子軒在一個鍋裏。要了不同的火鍋。

不一會,服務員已經把鍋,給端出來了,這個時候婷婷,一邊吃一邊流着汗,趙子軒看在眼裏。看着婷婷因爲火鍋辣,把舌頭伸出來,還用手扇着舌頭。那個可愛的動作,被趙子軒看見了,趙子軒嘴角輕輕向上揚,高興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婷婷看着趙子軒問道。

“沒什麼呀,只是覺得你無論幹什麼,都很可愛。”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是嗎?那我可愛,還是你的兄弟?李毅可愛。”婷婷對着趙子軒問道。

“我說,親愛的,我們兩個人吃飯,提它幹嘛,再說那是個男人,是我兄弟。兄弟和老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你們兩個,不能相提並論。以後這種問題別在問我了,乖哈。”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那如果我和你兄弟,兩個人,剛剛在路上吵架的時候,你也沒有向着我,那意思是不是你和你兄弟以後你們兩個,在一起過日子,就可以了,不用管我了,對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趙子軒聽到婷婷說的,立馬把手裏面的,筷子放下。上天,指着手指嗯,“我對天發誓,我老婆,是我第一位,老婆是最重要的,我最愛的就是老婆,兄弟和老婆之間,如果發生爭執,我肯定要幫老婆,以後見着李易我就躲遠,一點兒,這樣行了吧。!”趙子軒說道。

“ 如果要一定要這樣的,分出高低的話。那這樣我是不是,顯得,太不近人情了,你該跟他親近,跟他親近就是了,不過爭執的時候,你必須得幫我,不要以爲它在我公司,裏面入了一點股份,他就可以騎到我頭上拉屎,我絕對讓這種現象,不允許發生的。如果不是看到你的關係,我纔不會,讓他搞投資呢?真是的,他還瞞着思思呢?你知道嗎?我明天就把這件事,告訴思思,我看他怎麼得瑟。”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我說老婆,你千萬可別這樣啊,我在說了,挑撥離間,讓人別人,兩口子吵架的事,再說也不是,你的所作所爲呀,你是多麼善良,多麼溫柔的一個人,那種事情你絕對,做不出來的,對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得了得了,你別給我,戴高帽了,行不行,什麼溫柔善良,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我告訴你我們女人,可記仇了。讓李毅他給我等着,今天的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回來。什麼鐵桿兄弟,都讓他靠邊站嗎?這個仇我不報,我就非君子了我。”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是,是,是,你要報仇,不過你要報仇,之前,是不是,先把這頓飯,給吃了呢?你最喜歡的火鍋。你趕快吃飯吧,別因爲這一點小事,影響了你的情緒,這樣的就不好了,你說是吧!”趙子軒勸着婷婷。

“你說的對,吃飽了纔有勁,抱仇,我一定要好好的吃這頓飯,吃完了,就去找她去。他們不是去,泡溫泉嗎?那我們也去,我就不相信了,在那裏他還敢給我餈出什麼花來。”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其實老婆,我覺得吧,咱們還是算了吧。你都說了你是君子,那君子還能和他,一樣嗎?再說了人家泡溫泉,我們還去湊熱鬧。不太合適吧!應該讓人家兩個人浪漫,一下,再說啦,自從思思懷孕的時候,人家兩個人也難得有什麼。這樣單獨相處的機會,你還是放過他吧。以後我肯定帶他來感謝你。你覺得怎麼樣?”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是要我說實話嗎?我感覺。不怎麼樣,憑什麼他那樣,欺負我,我就要放過他呢,我纔不要給他浪漫的機會呢?他們兩個還獨處呢,他還在騙着思思呢,我怎麼可以,給他這種機會,能讓他傷害到思思呢,今天他們泡溫泉,我非得去不可。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那好吧,你隨意。我無所謂,不過你去哪裏,我跟着你,去哪裏,只要你不受傷就好了。但是現在?還是快吃飯嘛。”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婷婷聽到趙子軒說吶,心裏不由的,甜蜜了一下,沒想到程子軒,有的時候,也是挺浪漫的嘛。雖然說自己開的,是花店,但是趙子軒從來沒有,送給自己一次花,真讓婷婷,非常的懊惱。憑什麼,自己開花店,他就不送給自己,花呀,待會兒肯定要給他提示,讓他去買了鮮花來送,給自己,自己也要享受那個。鮮花的過程。

這邊的婷婷聚精會神的,正在想着,那邊的趙子軒也在想着,政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如果待會兒到了,泡溫泉的地方,人家兩口子正在,甜蜜的時候,自己也和婷婷,兩個人過去了,兩個大燈泡,李毅,不得把自己,給砍死,到時候自己,該怎麼辦呢?所以說嗯,兄弟有難同當,但是這個。好兄弟,可不好當,剛剛給自己老婆,吵過架,如果他幫修自己的,兄弟,不得被婷婷,把他給打死,他要是幫。婷婷的話,這李毅不得,把自己弄死,反正是今天橫豎,都是個死,還是待會兒,不要讓婷婷,儘量別往溫泉那裏,個方向去好了。

即使兩個人都打着,自己的算盤,心懷各異的兩個人在一起。很快的把這頓火鍋,給消滅掉了,等到婷婷。啊,吃完之後起身,來到自己的車,跟前打開車門,就想上溫泉方向,開的時候被。趙子軒抓住了方向盤。

“幹嘛,你現在,是什麼意思?。你是想阻止我,去泡溫泉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不是阻止你,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既然你這麼想和我,一起去泡溫泉,那我何樂而不爲呢,但是我現在,今天我來的時候,來到太着急,沒有帶泳褲,你陪我去商場裏面去買嘛。”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是真的沒有,帶泳褲,還是在這裏給我,拖延時間,你當我是不是傻呀?”婷婷用力掰開趙子軒的手,對着趙子軒說道。

婷婷吧,趙子軒的手,用力掰開之後,立馬掛起了。嗨擋,婷婷直接握緊方向盤,就上溫泉,那個地方開去。但是此時的趙子軒。頭低下,不知道在想什麼。

“在想什麼?是不是生氣啦?”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哪敢和你生氣呀,你只要開心就好,我無所謂。”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呦!還真的生氣啦?別生氣啦,笑一笑唄,我只是想去泡溫泉,絕對不合李毅,發生衝突,你放心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真的,你真的不和李毅發生衝突。”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當然是真的了,我現在,怎麼在你眼中。那麼好戰呢?而且你是不是,現在覺得,我總是不可理喻來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開什麼玩笑呢,我誇你,還來不及呢,我怎麼可能會懷疑,你不可理喻呢,給你一個寵溺的眼神,你自己慢慢體會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就是趙子軒自己心裏,覺得婷婷是不可理喻的母老虎,李毅也不會直接說出來,就是給向天借十個膽子,趙子軒也不敢把,自己真實的想法,給婷婷說出來呀!

“既然你都這麼說啦,我就暫時相信你吧,我也覺得我自己,美麗動人,溫柔體貼的。”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那你肯定沒有見過溫柔的人。”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等下,你剛剛說什麼?”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那我說,你肯定是那個,最溫柔體貼的人,我深有體會。別人,理解不理解,我不知道,但是我理解你就可以啦,我感覺你美麗大方,溫柔體貼。就可以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算你還有點良心。”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喂,不是,你這樣說的好像我,以前我都一直是狼心狗肺似的,這個話,說的不好,得重新說。”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重新說,要怎麼說啊?我不知道你教教”我“。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還能怎麼說,就是遵從你自己的內心,說唄。”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好吧!那我就重新說一次。我的老公,人不僅長得帥,還。I強身健體,會武術,最重要的是溫柔體貼。對我也特別的浪漫,從來沒有給我買過一速玫瑰花。”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