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所以,我想看看,典當行內,是否有合適的壽禮。

對了,我家老丈娘喜歡玉,所以這壽禮,最好是玉質的,玉如意啊,玉佛像什麼的都可以。”

那人口中說着,眼睛順勢往庫房內瞄去,一眼看到了庫房內,擺在托盤上的幾個物件,眼中猛地一亮,驚咦一聲,道:“我看那托盤上的那個如意,就很不錯。”

自然有聰明的小廝,將托盤取了過來。

“可是這塊玉如意?”

沈浪伸手從托盤上將那玉如意取了出來。

一股寒徹凍骨的冰涼,讓他手都不由一陣哆嗦,穩了穩,連忙重新放下,問道。

“正是!”

刀疤男子連忙點頭。

陳少君這時候也不急着走了,見狀不由嘀咕,難道對方當初狠心做下滅門慘案,就是爲了這件玉如意?

心中其實也有一種暗鬆一口氣的感覺。

實在是這玉如意,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陰氣蓋頂,鬼影盤踞。

他自認憑自己的手段,根本降服不了。

一旦排到自己鑑定,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如今,若能由這人買走,反倒讓他有些安心。

“客人眼光果然不凡。

那托盤上的寶物,可是我們掌櫃的專門託關係,從一家大戶人家那裡收來的。

其中這個玉如意,更是不簡單,乃是王侯府上送給那家主人祝壽的禮物。”

聞言,沈浪眼睛一笑,連忙高聲介紹了起來。

“掌櫃的可別說這誆人的話。

要真是王侯府上送出去的壽禮,那戶人家哪裡敢輕易拿出去典當?

不過,這玉如意我倒是真看上了。

你要是有誠意,給個實在價行不?”

刀疤男子對這玉如意的來意一清二楚,自然不會聽沈浪信口胡說。

“哈哈哈,這玉如意之珍貴,就算不說,想必客人也是清楚的。

所謂相逢有緣,既然客人看上了這件寶貝,我們林氏典當鋪也是開門做生意,當然願意割捨。

這樣,五十兩。

五十兩銀子,客人就可以拿走了。”

“太高了。

這玉如意的玉質雖然不錯,但雕工可是差了點意思。

同樣的價格,我都可以去京寶行買一件月河先生的雕玉了。

我頂多出價二十兩。”

“二十兩,連成本價都不到,不過我見客人有誠心,倒也願意減點。

嗯,四十五兩如何?”

雙方都是討價還價的高手,一番出價還價,你來我往糾扯了好一會兒,才商定以三十兩銀子,將這玉如意賣出。

“好了,將這玉給我包起來吧。”

眼見東西即將到手,刀疤男子臉上也露出了一些喜色,順勢從懷中取出了銀子,打算一手交錢,一手拿貨。

“等等,這玉如意你還不能拿走。”

不過,就在兩人即將成交的檔口,沈浪卻又突然開口,阻止道。 【防盜貼章節】

作為一個三權分立的國家,美國的立法權主要掌握在國會手中。

參眾兩院議員,當選之後的核心工作就是根據美國各界的實際情況,提出、制定、修改或者廢除各種各樣的法案(Bills)。美國國會每年要接受數以千計的各類型法案,大到國計民生,小到雞毛蒜皮,應有盡有。

當然,法案的重要性也有所區分。

就好萊塢來說,主要負責幫助好萊塢大製片廠進行遊說的美國電影協會(MPAA),近期的遊說重點之一,就是希望廢除好萊塢製片廠與美國公共電視網之間的合併限制法案。

這一法案的廢除,將會涉及到數以百億級別產業變革。

另一方面,國會議員自然不可能只是坐在辦公室里就憑空構思出某些法案。

大部分法案都是由公眾、工會、企業主、利益團體或者聯邦政府機構與參眾兩院議員們溝通獲得。

因此,美國也就產生了數不清的專業遊說公司,負責在各方團體與國會議員之間牽線搭橋。

美國國內所謂的遊說,雖然避免不了幕後的權力博弈或者利益交換,但整體卻非常正規。至少表面上,沒有議員會傻到明知某些人對自己有所求還接受對方的請客吃飯送禮塞紅包。

想要推動一項法案的成立,首先要聯繫人脈,通常就是遊說公司。

找不到『廟門』,一切都是白搭。

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遊說諮詢公司,往往都是由美國各級部門已經離職的政客成立、往往越是頂級的政客,收費自然也越高,這算是另一種形式的高薪養廉。

以美國國會每年提交法案的龐大數量,可以想見這些人的豐厚收入。

聯繫到人脈,別人也不可能空口無憑地幫你去勸說某位議員提交議案,更不可能直白地替你去往某些人手裡塞錢。你想要推動什麼法案,就必須自行收集整理相應的資料數據,用以證明某項法案制定或者廢除的必要性。

獲得足夠數據資料后,議員擬定法案提交國會,然後進入審議、辯論、投票等流程。

法案提交后的流程,往往就是博弈的重點,大部分情況下,越是重要的法案,往往越不僅僅只是你證據確鑿數據詳實就能確保法案通過。

然後需要法案推動者繼續各顯神通,政治傾軋、相互妥協、輿論造勢、利益交換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美國白宮和國會之間經常性針對每年政府預演算法案的你來我往甚至造成政府關門停擺,就是這種博弈的最直觀體現。

當然,大部分藏在幕後的晦暗交鋒,往往就不是普通人能看到的了。

西蒙這次與約瑟夫·施拉普討論的運營商不得參與電信設備製造領域的法案,屬於比較重要的經濟類法案,從議案提出到投票通過,大概需要兩三年時間,或許還會要和其他電信類管制法案一起進行遊說。

兩人討論了一個多小時,初步敲定了一些細節,送走約瑟夫·施拉普,西蒙就在格林尼治臨近的威切斯特縣機場登機返回西海岸。

回到杜梅岬,西海岸這邊剛好到午餐時間。

陪珍妮特吃過午餐,隨意聊了些這次紐約之行的事情,西蒙下午就趕去丹妮莉絲影城上班。

今天是5月20日,周一。

接下來的周五,1991年的暑期檔就要開啟。

不過,今天還是另外一個日子,遠在法國的又一屆戛納電影節今天閉幕。

洛杉磯與戛納那邊有著9個小時的時差,下午來到丹妮莉絲影城,西蒙很快就收到了已經是夜晚的戛納那邊傳來的電影節獎項結果。

丹妮莉絲娛樂這次進入主競賽單元的兩部影片,科恩兄弟的《巴頓·芬克》和斯派克·李的《叢林熱》,都無緣戛納最高的金棕櫚獎,好在也沒有空手而歸,《巴頓·芬克》獲得了最佳導演獎,《叢林熱》中的塞繆爾·傑克遜,獲得了最佳男配角獎。

西蒙的記憶中,《巴頓·芬克》其實是獲得了戛納金棕櫚的。

只是,此前三年的三部金棕櫚作品,《低俗》、《天堂電影院》和《我心狂野》,有兩部都是美國電影,兩部美國電影,一部是丹妮莉絲娛樂製作,一部由丹妮莉絲娛樂發行。

這一次,戛納評委會顯然生出了一些平衡心裡。

最終的金棕櫚獲獎影片是法國導演雅克·里維特的《不羈的美女》。

雅克·里維特的名氣並不算太大,不過,《不羈的美女》中一位女主角,卻是眾所周知,名叫簡·鉑金。愛馬仕那款貴到讓人髮指卻又讓無數女星貴婦趨之若鶩的鉑金包,就是根據簡·鉑金命名。

因為有著這樣一個噱頭,再加上金棕櫚的加持,艾拉·多伊奇曼已經在與版權方接觸,希望能夠拿到《不羈的美女》北美髮行權。

《巴頓·芬克》和《叢林熱》都沒能獲得金棕櫚,只是獲得了兩個次要獎項,這也達到了西蒙的預期。

丹妮莉絲娛樂終究不可能佔盡所有光芒,適當韜光養晦是必須的。

而且,高門影業今年的海外獎項經營重點,其實是威尼斯電影節。因為製作進度緣故,簡·坎皮恩的《鋼琴別戀》無法參加剛剛結束的戛納電影節,但已經申報了今年的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簡·坎皮恩去年的《天使與我同桌》就在威尼斯電影節獲得了不錯的評價,以《鋼琴別戀》顯然比戛納來說更適合威尼斯的藝術氣質,這部影片很有希望衝擊今年的威尼斯金獅獎。

艾拉·多伊奇曼以及索菲亞·費西在義大利娛樂圈裡經營出來的人脈,也在另一方面足夠支持《鋼琴別戀》奪魁。

戛納的事情之外,回到西海岸這一周,西蒙忙碌的主要工作,還是已經在墨爾本順利殺青並且返回北美的《閃電俠》。

作為《閃電俠》的第一製片人,華納對於影片拍攝期間西蒙一次都沒有去過墨爾本親自探班的舉動表示了不小的疑慮和不滿,西蒙對此沒有反駁,他也實在是沒有時間。不過,西蒙其實也在這部影片上投注了足夠的精力,足夠他拿到當初那份製片人合約中的片酬。

連續幾個工作日,華納兄弟的CEO特里·塞梅爾每天都會抽時間和西蒙一起審閱樣片。

直到確認影片樣片並沒有太大問題,西蒙還親自主持敲定了影片的後期方案,特里·塞梅爾這才放下心來。

時間轉眼就來到5月24日,周五。

1991年的暑期檔正式開啟。

只是這一周,一共有六部規模以上新片上映,除了高門影業發行的南極紀錄片《冰雪世界》和新線影業湊暑期檔熱鬧的喜劇片《搗蛋鬼福瑞德》,其他四部電影的開畫銀幕規模都達到了1000塊以上。

四部影片分別是暫時還掛環球影業發行廠牌由威廉·鮑德溫、庫爾特·拉塞爾兩位男星主演的火災類型犯罪動作片《回火》,開畫銀幕規模2036塊。

哥倫比亞影業旗下三星廠牌發行的布魯斯·威利斯搞笑動作片《終極神鷹》,開畫銀幕規模1621塊。

去年憑藉執導《小鬼當家》晉陞一線的克里斯·哥倫布愛情喜劇新片《男大當婚》,開畫銀幕規模1561塊。

以及最後,迪斯尼出品真人真事改編馴馬師題材電影《躍馬英雄》,開畫銀幕規模1521塊。。

《冰雪世界》和《搗蛋鬼福瑞德》的開畫銀幕規模分別是687塊和821塊。

或許是競爭太過於激烈的緣故,又或者因為六部新片都沒有大賣潛質,5月24日到5月30日的開畫首周,北美院線沒有一部單周票房超過2000萬美元的影片出現。

環球影業的《回火》最終獲得了單周票房冠軍,首周七天票房也只有1921萬美元。

隨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卻是迪斯尼的一部舊片《天才也瘋狂》,影片講述比爾·默瑞主演的男主角因為一系列對這個世界杞人憂天一般的不安全感而鬧出的一連串笑話。

《天才也瘋狂》上周開畫,上映第二周,因為口碑發酵的緣故,在一眾舊片夾擊下竟然獲得了5%的票房逆跌,進賬1353萬美元。

布魯斯·威利斯新片《飛虎神鷹》排行第三,票房卻直接滑落到了864萬美元。

《飛虎神鷹》的製作成本高達6500萬美元。

差評一片的口碑,864萬美元的慘淡開局,按照商業動作電影次周可能達50%的跌幅,影片北美總票房可能還不到2000萬美元,哥倫比亞影業註定將血本無歸,幕後的大東家索尼,再次給好萊塢繳納了一筆昂貴『學費』。

克里斯·哥倫布的新片《男大當婚》排行第四名,進賬773萬美元。

以影片2000萬美元的製作成本來算,同樣是一次失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