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權哥很生氣,就想看看打傷他侄子的人,到底有幾個腦袋夠他砍的。

那些矮騾子,就像是喪失理性的雞似的,連喊帶叫的衝了上來,說話就要動手。

鏟子等人也打開了架勢,打架這個活動,總是會讓他們莫名的興奮。

可就在這時,身後忽然炸開了一聲悶響,震耳欲聾,刺破蒼穹。

大家回頭一看,只見楊曉紀手裏的槍,還在往外冒着煙,那股**味,頓時在空氣中瀰漫而起。

這可是槍啊,瞬間就能要命的武器,誰不害怕啊?

那些衝上來的矮騾子,嚇的都趴地上了。

後面的那位權哥,臉都黑了,豆大的汗珠子,順着臉蛋子往下淌。

最怕死的就是他,不然怎麼能嚇的差點尿褲子裏?

更讓他震驚的是,楊曉紀的手裏怎麼會有槍?

這裏可是龍國,他混了這麼多年,武器不還是砍刀嗎?

現在這一槍,讓他衝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是把砍刀扔在地上,慢慢的舉起了手。

老大都投降了,矮騾子還裝什麼幣?呼啦一陣,以兔子的速度,跑的無影無蹤。

楊曉紀把槍收進懷中,嚇唬嚇唬他們就行了,在拿着晃悠,那就是裝幣了。

而權哥也終於敢說句話了,可能是真的嚇到了,說話感覺總是走音,破齜拉聲的說:“老闆,多大點誤會啊,不至於拿槍幹吧?”

少年怒道:“不至於?你都要把我們砍成肉餡了,還不至於?說吧,你想幹什麼?”

這黑鬼急忙搖頭道:“現在什麼都不想了,就想回家跟媳婦造作去!”

“聽說你在花城,好像很混的開啊,高陽就是你的手下吧?”


混的再好,有個屁用?現在還不是嚇的尿褲子?

而且從今天晚上開始,他還能在花城混的下去,那就見鬼了。

所以,黑鬼趕緊說:“其實他是我侄子,這畜生吃喝嫖賭,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我早就想廢了他了,這次還得多謝您的出手,爲了表示我對你的崇拜之情,感激之心,咱們去我的夜總會喝一杯怎麼樣?打架什麼的,多丟人,咱們都是有身份的人,要用文明的方式來增進彼此的感情!”

這貨的口才還真不錯,說的天花亂墜,連楊曉紀都有點哭笑不得。

不過,這喝一杯的提議,還是可以接受的,順便楊曉紀也想在花城打個基礎,權花這混蛋,在花城也算是有點名頭,正好可以利用。

畢竟是多個好友多條路,多個仇人多座牆,楊曉紀跟權花都明白這個道理。

權花的夜總會還真是不錯,場面很大氣,感覺很曖昧,裝修也很奢華,數百平米的大廳,站着五十多個衣着暴露的少女,見到權花,立刻鞠躬:“老闆好!”

總算是在這場面上找回點面子,黑鬼還客氣的對楊曉紀說:“老闆,看中那個,今天晚上隨便玩!”

楊曉紀看都沒看她們一眼,就甩了一句話給權花:“我就不用了,他們隨便!”

除了鏟子有盧薇薇,楊曉紀知道老抽他們可都是單身,這種場合,也就是圖個開心,玩個痛快。

黑鬼急忙叫領班,立刻安排,好酒好煙,好吃好玩好姑娘,有啥上啥。

包廂裏才坐下,楊曉紀的電話就響了。 號碼是陌生的,可聲音卻熟悉的很,是健身俱樂部的茹思敏。

很奇怪茹思敏怎麼會這會兒給他打電話?所以,楊曉紀還開了句玩笑:“我說這電話怎麼響的這麼性感溫柔呢,原來是美女召喚啊,怎麼,漫漫長夜,你想跟我來場浪漫的約會嗎?”

茹思敏哈哈一笑:“約就約唄,反正我現在也在花城,可是專門來約你的哦!”

楊曉紀腦中一轉,立刻就能猜個大概了。

上次在健身俱樂部,楊曉紀留了個差評,肯定是俱樂部的老闆怕招惹楊曉紀,特意叫茹思敏來安慰他的。

只不過,爲了這點芝麻,茹思敏專門從帝都來到花城,怎麼想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這俱樂部的服務,也太好了吧?

既然如此,楊曉紀就笑道:“好啊,我叫人去接你!”

這活肯定是鏟子的,反正他也不想待在這裏,總覺得對不起盧薇薇。

可老抽他們可就沒那麼多的想法了,左擁右抱,歡聲笑語,玩的是不亦樂乎。

那黑鬼還專門敬了楊曉紀一杯,道:“楊老闆,我們是不打不相識,以後在這花城的地面上,有什麼需要,跟我說一聲就行,這杯酒,就當是誤會,咱把它幹了,一笑泯恩仇,行不?”

楊曉紀拿起酒杯,笑道:“場面的話,說多了沒用,不過以後我們,還真的可以互相走動走動,等我想來花城發展的時候,有錢也是大家賺!”

酒入口,感情自然就近了很多。

權花是真的很開心,本來是仇人,可現在多少了解了一些,權花覺得這少年說話氣度不凡,未來必定是個人物。

誰都想認識幾個有能耐的人,就像這個權花,就想多多的認識有能耐的人。


說到底,還不是爲了他自己的發展?他自己的那點利益?

至於他那個侄子高陽,死不死的,他纔不在乎呢,爲了個畜生,招惹個富豪,不值得。

然後黑鬼爲了表達自己的心情,還登臺唱了首歌。

聽的楊曉紀直想拉屎,這貨的嗓子就像是被塞了個什麼東西似的,讓別人聽的頭髮根都發麻,鬼哭狼嚎的。

就在這時,包廂門推開,一身職業裝的茹思敏來了。

還被這場面嚇了一跳,楊曉紀也是喝了點酒,有點灑脫,就拍了拍自己身邊,讓茹思敏過來坐。

茹思敏倒也大方,雙手一壓短裙,坐在了楊曉紀的身邊。

爲什麼男人都喜歡淑女,尤其是像茹思敏這樣的少女,就是因爲她們舉手投足,都帶着一種矜持的美,而越是如此,就越是顯得神祕,越是突出性感。

哪兒像周圍那些貨色,往那一坐,跟男的沒啥區別,就好像在說:“都來幹吧!”似的。

黑鬼還拍了句馬屁,道:“怪不得楊老闆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原來是自有美人陪啊!”

楊曉紀也沒慣着他,笑罵了一句:“別他嗎胡說,你趕緊給我們再弄點啥喝的去!”

“得勒,我現在就去!”黑鬼還拍了楊曉紀大腿一下,以示鼓勵。

別人該玩就玩,該唱就唱,楊曉紀就問茹思敏:“你是喝點酒,還是飲料?”

畢竟彼此還不熟悉,楊曉紀也得展示自己紳士的一面,別還沒怎麼樣呢,上去就是一頓‘哥倆好,五魁首……’

“你喝啥我就喝啥!”茹思敏還真是大方,自己動手倒了杯紅酒,敬楊曉紀道:“楊總,感謝您的招待,這杯酒我敬您,祝您一切順利,生活幸福!”

楊曉紀舉杯跟她一碰,一飲而盡,這纔開始說茹思敏爲啥也來花城了。

原來健身俱樂部在花城也有分部,而且這次還有個世界健身器材的交易會,茹思敏是代表俱樂部,來參加這個交易會的。

正好在來之前,茹思敏本來想請楊曉紀吃飯的,可電話卻打進阿蕾那兒去了,才知道楊曉紀也在花城。

本來這交易會是很重要的,一直都是俱樂部的高層參加,這次爲了楊曉紀,俱樂部的老闆特別讓茹思敏也來參加。

聽到這時,楊曉紀就笑道:“你們俱樂部的服務還真是熱情周到啊,專門到花城請我吃飯,我還真是有點驚訝啊!”

茹思敏又倒了杯酒,說:“其實,我這次也是代表俱樂部的老闆,邀請您跟我一起參加交易會,如果楊哥能跟我們合作,開發新的項目,那就再好不過了!”

狐狸尾巴還是露出來了,原來如此的熱情,還是爲了他兜裏的錢。

早就說合作不就好了,至於這麼複雜嗎?

反而弄的他,啥感覺都沒有了。


就算是有感覺,楊曉紀也沒有投資健身領域的打算。

一切都等到弄死邵滄倫再說,這纔是最重要的。

這時,老抽也上臺唱了首歌,楊曉紀還拍手喊了句好,跟着纔對茹思敏說:“我這段時間挺忙的,跟你的老闆說一聲,以後有機會,有時間了,在說合作吧!”

一句話,就不茹思敏給懟到十萬八千里之外去了,讓她心裏難受的滋味,就像喝了假酒似的,又燒又辣。

可還得是忍着那種複雜的感覺,對楊曉紀道:“楊哥,你別這樣啊,來之前,我可是對老闆下了保證的,說你一定會跟我去交易會的,您就給我點面子行不行?”

楊曉紀可不是那種,跟他嗲幾聲,骨頭就軟了的人,反而還覺得這茹思敏,有點噁心。

看她人長的不錯,身材也好,各方面都不錯的一個姑娘,怎麼會如此呢?

於是,楊曉紀起身道:“我今天可能是有點喝多了,有時間我們再說吧,鏟子,送我回酒店!”

看楊曉紀要走,茹思敏急忙也跟着起身,道:“楊哥,我正好也要去酒店開房,不如我們一起吧!”

少年笑着轉身,看着茹思敏的眼睛,有些生氣的說:“我對你們俱樂部真的是沒話說了,你幫我辦個退會吧,以後我都不想去了,花城有的是酒店,自己去找個住吧!”

這回可好,不僅合作沒有談成,楊曉紀都要退會了。

給茹思敏急的,都要哭了,臉紅脖子粗的追出了包廂。 才追到門口,茹思敏就被鏟子給攔住了,楊曉紀想要跟她說話,就不會離開了。

做保鏢的,如果不知道老闆的這點心思,還跟着老闆混什麼?

鏟子只是對茹思敏搖了搖頭,提醒她別追了,楊曉紀現在根本不想見她。

茹思敏只能是掏出電話,打給楊曉紀。

可楊曉紀根本就不想跟她說啥,不過生氣也談不上,跟她們這些人,總有生不完的氣,還能把自己氣死嗎?

回到酒店的房間,燈還沒開,就被人給抱住了。

給楊曉紀嚇的,槍都抽出來了,要不是高雅晴急忙喊了句‘是我!’,楊曉紀真的能開槍。

驚魂未定,楊曉紀就罵道:“你這大半夜的不睡覺,幹什麼啊?”

“你不是也沒睡嗎?還說我?看你一身的酒味,去哪兒鬼混了?”高雅晴打開一盞牀頭燈,讓屋子裏的光線,更加的朦朧了。

“鬼混?你以爲我真的是那有錢的紈絝呢?我今天幫個姑娘,教訓了一羣流氓,還開了一槍!”

說話,楊曉紀把槍放在了桌上。

可高雅晴卻急了,道:“什麼?你開槍了?傷到人沒有?”

“看把你給緊張的,我只是沖天開的槍,我哪兒有打人的膽子?”楊曉紀都沒放在眼裏,脫了衣服就要去洗澡。

可高雅晴徹底的火了,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罵。

什麼這裏是龍國,槍是不能隨便拿出來的,還有就是提醒楊曉紀,別以爲懷裏揣着槍,就覺得了不起了,他拿刀,別人也有刀,他拿槍,別人就沒有槍了嗎?

給楊曉紀說的一愣一愣的,半天都沒吭聲。

想想高雅晴說的還是有點道理的,想着以後還是別用槍了,對他沒什麼壞處。

而高雅晴跟着問道:“你拿到想要的東西了嗎?”

那些資料,都在何茹雪那,高雅晴現在還不知道楊曉紀有沒有拿到。


楊曉紀也沒想跟她說太多,往浴盆裏一泡,閉着眼睛說:“過來,先給爺按個摩!”

高雅晴無奈的白了他一眼,還是脫掉衣服,也邁進了浴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