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有人都發出了這種長嘶。

因爲……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怎麼辦。

是憤怒的吼叫,還是驚歎的,亦或是……絕望的哭喊。

因爲剛纔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突然了,僅僅一個晃動,仙丹就已經進入到那長相普通的女子的嘴中,然後……那個女子整個人都變成了好似金子雕刻的雕像一般,懸浮在空中,煥發着七色光芒。

“該……該死!!”

碧落仙子猛地飛了過來,一把抓住王昃的已領,恨不得把他直接給掐死。

但王昃卻是笑了笑,隨後說道:“我說了,我想做一個試驗,這個你們稱之爲仙丹,我的師傅經歷萬年時光收集仍然沒有制煉成功的東西,到底……人吃了會怎麼樣,說實話,我都沒有勇氣去吃它。”

吃了……會撐死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很多低劣的丹藥,若是跨級吃掉,確實會出現爆體而亡的危險。

但那僅僅是低劣。

爲何要花費極大的力氣,把那些本身就富含各種能量,可以直接吃下去就能提高修爲的珍貴原料,非要練成丹藥吶?

一方面,是要去除各種材料中人體所不能接受的部分。

另一方面,就是要把狂暴的能量變得柔和,變得……‘緩慢釋放’,甚至可以讓那些能量先儲備在身體之中,慢慢隨着日積月累,改變服用者的體質。

至於仙丹……

這個名詞對王昃來說並不陌生。

他記得小時候聽的傳說。

就拿后羿那老小子說的,吃了大羅金丹可以坐地飛昇,普通人吃了都會長生不老飛昇登仙。

仙丹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東西。

碧落仙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一把將王昃扔開。

直接飛到冰離殤的面前,伸手欲抓她的脖領。

還怒吼道:“快吐出來!!”

可手到中途,突然……碧落仙子全身就不能動了。

就看那彷彿雕像一般的女子,全身上下突然開始寸寸龜裂。

隨後,猛地一身,無數金色碎片漫天飛舞。

便出現了一個一席金色長衫,秀髮飄飄,美麗的讓人無法直視的人。

碧落仙子心中大驚,喊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學院怎麼會有修爲如此之高的女人?”

她不得不這麼問。

她吃過王昃三顆金丹,已經真正步入荒級境界,擁有了自己的域。

她知道自己的修爲已經算是學院第一女子了。

可如今,自己竟然被人給‘制住’了,而且對方甚至連伸手都沒有伸,這是何等強大的修爲?

冰離殤歪了歪頭,先是伸出自己的手臂,看着自己那泛着耀眼金光的手掌,翻過來調過去的看了兩遍。

先是皺了皺眉,隨後釋然一笑,又擡起頭,對碧落仙子說道:“哦?不過是萬年不見,你竟是忘了我了?”

碧落仙子猛地一驚,擡起頭認真的看了這那人的臉,然後……整張臉都綠了。

“你……你怎麼來了?還打扮的那麼……那麼醜……”

冰離殤冷哼一聲,說道:“很好,你那張該撕爛的嘴還是沒有變過,至於我爲什麼要來?哼!我是要找個人好好算一筆賬!”

玉皇真修也呆了,飄了過來,愣了半天才說道:“玄冰主人?你……你怎麼會來我們學院?而且還隱藏了自己?玄冰不是……不是從來不理會我們學院的嗎?”

事實上,整個中心大陸所有的勢力中,即便是神殿都每年會輸出一些人進入到學院之中,學成畢業再回去。

可唯獨有一個例外,就是玄冰。

玄冰……彷彿什麼都不會缺,她們擁有靈氣最蔥鬱的地方,擁有整個世界上最豐富的資源,甚至擁有比學院還要繁雜豐富的功法,那低下冰宮,是一個傳說中佈滿了寶藏的地方。

但很奇怪的是,很多勢力都派了自己的‘間諜’混入冰宮,準備從裏面得到自己想要的功法或者是寶物。

但結果就是……很多一部分,都被識破了,被人脫光了五花大綁的送了回來。

也有一部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識破,反正……就再也沒有回到自己的勢力,時隔多年也許會在玄冰陣營中看到她們。

所有勢力都有種‘肉包子打狗’的感覺,畢竟,能進入到冰宮之中的,也都是姿色極佳的人物。

也正因爲這樣。

再配上實力能進入整個世界前三的玄冰主人。

玄冰。

便成了讓人畏懼害怕嚮往幻想的所在。

冰離殤扭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說道:“當初我跟你們學院大長老說過的,你們將那小畜生帶走,是勢必要付出代價的!”

所有人都發懵。

所有人也都呆呆的望着玄冰主人。

有人是好奇,有人是驚豔,有人是琢磨她爲什麼會那麼漂亮,又有那麼高的修爲,好似這世界上所有好東西都凝聚在她一個人身上了,可就算是這樣,爲什麼還是這樣一副冷冰冰的樣子,難道還不滿足?

大家都是各種各樣的想法。

只是有一個人……卻是很簡單的一個想法。

嚇尿了。

不是形容詞,而是王昃的褲襠真的就不小心溢出了一些,溼了一點。

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得罪的最嚴重的,還是最厲害的傢伙,變了裝,易了容,還跑到自己身邊跟自己‘聊天’,甚至還站到過自己身後。

王昃只要是想想,就害怕的不得了。

他自己也知道,如果被對方抓到了,那肯定不是馬上就死可以解決的事。

其中要經歷多少慘絕人寰的事情……那是連想都不敢想了。

蹬蹬蹬往後退了幾步,王昃重重嚥了口口水,他想跑。

“站住!!”

猛地一聲斷喝,一股巨力直接襲來,把他固定在了原地。

“別殺我!~我知道錯了!~你就放過我吧,雖然那時候我是那樣對你……唔唔唔~”

王昃剛喊出求饒的話,自己的嘴巴就被一股力量給捏死了。

冰離殤臉有些紅,表情更是憤怒,直接喝道:“閉嘴!再說一句,我馬上殺了你!”

所有人又愣住了。

呆呆的看了看冰離殤,又呆呆的看了一眼王昃。

忍不住的……就在暗自猜想兩人的關係,以及仇怨。

那可是玄冰主人吶!

她一張‘冰臉’那可是世界有名的,這世界上一定不會存在能把她逗笑的人,也一定不存在可以氣到她的人。

因爲……但凡讓她生氣的,都已經死了,死的很慘。

可是現在,她不但是生氣,而且還是暴怒,而就算現在暴怒的情況下,竟然……沒有出殺手?!

玄冰主人何時變得如此優柔寡斷了?

那都是一個不順心就弄死……完活啊。

可卻在這個時候。

冰離殤微微一愣,擡頭看了一眼天空。

伸出手指,左右翻看兩下,歪了歪頭。

滿臉的疑惑。

她身上的金色漸漸少了起來,但她的皮膚……也漸漸變得透明起來。

好像……就要消失的樣子。

冰離殤死命咬了咬嘴脣,她感覺到這說不定就是那顆仙丹給她帶來的後果。

難道……那個根本就是毒藥?

難道說……這個該死的小子,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然後設這麼大的一個圈套讓自己上當的?!

冰離殤眼睛猛地瞪圓。

身形一動,呼的一聲就到了王昃面前。

一手提起了他的衣領,一手猛地舉起,卻……僅僅在他的頭頂來回掙扎晃動了好多下,遲遲沒有落下。

冰離殤把一口貝齒咬的咔咔作響,絲絲血跡從上面滑了下來。

眼睛中也盡是憤怒的血絲,可是卻依然沒有把王昃拍死。

王昃整個人都呆住了,即便他聰明如斯,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壞女人還不把自己殺掉,難道……仙丹讓她發現自己的優點了?

也就在這時,冰離殤的手……消失了。

她愣了一下,放下手來,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臂,呆呆的……歪着頭的問道:“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怎麼忍心?你怎麼忍心?!”

王昃更是費解了,暗道你都要殺我了,我又有什麼不忍心的,話說……我到底怎麼你了?我什麼都沒做啊!

冰離殤有些歇斯底里起來,用力的搖晃了兩下王昃,把他搖的差點連苦膽都吐出來。

隨後,她瞪着圓圓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昃的雙眼,帶着些哭腔說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樣對我們的孩子?!”

轟!

王昃痛苦的表情瞬間就不見了。

腦袋中轟然聲響。

整個人都不動了。

呆呆的,石像一般。

但他的腦子還在運行。

快速的計算着。

回憶着。

隨後……他就想明白了怎麼回事。

愣愣的,低下頭,向冰離殤的小腹部看了一眼。

那裏雖然看起來還是平整,但卻沒有了屬於少女的曲線。

微微伸出手,顫抖着,按在了那個小腹之上。

冰離殤本想躲,但卻顫動了一下,掙扎了一下,還是沒有躲,任由王昃按了上來。

wωω⊕TTkan⊕¢ 〇

嘭~嘭嘭~

太過細微,但異常的清晰。

那裏……有着心跳聲。

王昃的臉,如寒冬遇上驕陽,瞬間化作春雪。

半響後,竟然傻乎乎的問了一句。

“我的?”

冰離殤恨不得把他一口咬死。

但不知爲何,卻微微點了點頭。

王昃狂喜,喜到……腦袋突然一片渾渾噩噩,沒了時間,沒了空間,一堆亂麻爆開了花,萬紫千紅找不到方向。

剛要舉手呼喊,卻又是一愣。

擡起頭,看着冰離殤已經消失了的小手臂,急忙問道:“你……你這是怎麼了?”

冰離殤卻也是愣了一下,疑惑道:“不是……不是你下的毒?”

王昃拍着大腿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吶?!對了!”

一下子想到了什麼,很突兀的,王昃小腹中直接飛出一把青色小劍,正是青弘。

它直接在王昃的小臂上轉了一圈,一絲血都沒出,便割下一塊足有二兩的肉來。

王昃直接拿起來,硬生生的要往冰離殤的嘴裏塞,便塞還邊說:“吃,吃了它!治百病!”

冰離殤無數次的想過,恨不能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也許是看到了他剛纔興奮的樣子,望着那塊已經開始滴血的肉,這嘴……竟然就張不開了。

王昃咬了咬牙,不管冰離殤願不願意,硬生生的給塞了進去。

隨後身上爆發出無限力量。

甚至小世界中的小樹都讓他給叫醒了。

一股……博大生機。

鋪天蓋地的向冰離殤的身體涌了進去,一絲都沒有遺漏。

冰離殤眼睛猛地煥發出無限光彩,愣道:“原來……那種子竟在你那!”

王昃急忙道:“少廢話,快看看到底怎麼回事了!這股力量到底是什麼啊?爲什麼我拉不住?爲什麼拉不住?!……”

一句話,王昃說了七八遍。

說到最後,眼淚就噼裏啪啦的往下流了。

冰離殤伸出手來,抹了一下他的臉頰,突然又是一愣。

擡頭看了看天空,微微閉了一下眼睛,恍然道:“哦!我懂了,我明白了,原來……這真是仙丹!”

只說了這一句,她就消失了。

消失的有點奇怪。

因爲所有人都看到,她身體猛地化作一道金光,彷彿披掛在天空的彩虹一樣,橫穿天際。

而在最極限的遠方,在九個太陽的下面,突然打開一道漆黑無比的空間裂縫,金光嗖的一聲飛了進去,隨後裂縫直接被關上了。

僅僅一秒之後,天空突然出現幾個大字,很古老,很神奇,沒有人見過,卻誰都明白了那是什麼的大字。

‘一人得天道,衆生皆得存。’

得存?是倖免於難的意思?是得到生存資格的意思?

天道?又什麼是天道?難道自己一直修煉的,並非是那個勞什子的天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