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才化鬼的陰靈,要麼接受審判司的審判進入地獄受罰或等待投胎,要麼就是掙脫陰司束縛,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選了後者。

不爲自由自在,只爲報仇雪恨。

冥界有許多老鬼,爲了擴充自己的勢力,都會收一些資質不錯的陰靈爲徒弟。

他們教徒弟法術,徒弟們則爲他們賣命。

我被一隻名爲萬毒老祖的積年老鬼收入了門下,不是入室弟子,只是普通的門人。

這樣的門人相當於人間的雜役,但只要勤奮修煉,也可以出人頭地。

我的資質不錯卻是偏於學道,死後化鬼淪落至此,並沒有什麼怨言。

萬毒門坐落在枉死城外的一座野山頭上,門主萬毒老祖被其他鬼暗中稱之爲老毒物。

不知道爲何,每年他都會收許多的入室弟子,可這些弟子慢慢都消失不見了。

官方給的消息是這些弟子都學成離開了,可我知道不是。那些資質好的入室弟子,多半都是被老毒物吃了。

好在我只是個掃地的門人,吃我並不能令老毒物功力大增,所以我也不着急。

陰靈們都是晝伏夜出,白天門派中寂靜的很,一到了晚上,鬼影重重,好不熱鬧。

每天晚上,我會完成上頭交代下來的任務。或是掃地,或是去採買。

管着我們的領頭師兄活着的時候,是個二世祖,家裏大富大貴,他從沒接觸過採買這些。

死後,他雖然有心學,可依舊改不了花錢大手大腳的毛病。每次出去採買,他給的紙錢都很多。

這些紙錢不同於人間親人燒來的紙錢,那些在陰間被稱作小紙錢,那樣的紙錢是非常不值錢的,只能買一些紙質的陪葬品。

而陰街上的許多東西,用的都是陰司發行的特殊紙錢,這被稱作大紙錢或冥幣。

陰靈們也可以將親人們燒來的小紙錢去陰司衙門兌換成冥幣,但兌換比例低的驚人。

許多人如果不是要走鬼修這一條路,只是想要安安分分的等着投胎,很少會去兌換。

而我的親人已經全部死了,自然也沒有人給我燒紙錢。

在審判司,判官告訴我,整個星家除了我還有魂魄,其餘人都魂飛魄散了。

我沒有冥幣,但是領頭師兄給的冥幣卻不少。這中間,他已經剋扣過一層了,其餘到我手上已經沒有油水了。

然而,我憑着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在採買之時,還是能將價格再往下壓許多,也能給自己攢下一點冥幣。

閒來無事的時候,門內的陰靈們會聚在一起高談闊論,說說自己活着的時候,是多麼多麼的威風八面。

我總是靜靜的聽着,從不提及自己。可是那一天,我卻被點名了。

“星博曉,你怎麼從來不說你的事?”一師兄問道。

我淡淡一笑:“我沒經歷過什麼,沒什麼好說的。”話雖如此,腦海中卻浮現着星家滿門被滅的畫面。

“沒事!隨便說說就成!都是死了的人了!”領頭師兄又道。

我真的不想說。

領頭師兄漸漸有些不高興了:“星博曉,你這是不給師兄面子嗎?”

“不是。”

“那爲何不說?”

“真的沒什麼好說。”

領頭師兄資質平平,但是個愛溜鬚拍馬的鬼,所以掌管了門中內務。因此,門內的師兄弟們大多都討好他,領頭師兄也特別享受別人的諂媚。

只有我是個例外。

他早就不看不順眼我很久了。

追問了我三次都不說,他漸漸怒了,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望着我:“星博曉!你這是不給老子面子嗎!”

“不是,只是真的沒什麼好說的。”難道他要我把家人是怎麼死在我面前的一個個都告訴他嗎?

驟然,我的領子被他狠狠的拎起。

“老子讓你說你就得說!哪怕是說你小時候偷雞摸狗的事也得說!”

“我小時候偷過竈上的雞,沒摸過狗。”我如實道。

然而,我沒想到這卻直接惹怒了他。

我被他狠狠摔在了地上。

“你他媽玩老子呢!”他怒斥着,隨即撲過來就想要教訓我。

我閃身躲開,領頭師兄撲了個空,更加生氣,直接就抽出了一柄長劍朝我砍來。

他想要殺我……

之前也不是沒有門人被他這麼殺掉過!

他揮劍而來的身子與那晚星家被滅時的畫面重合,我的腦海中頓時被那晚是血色填滿,也不躲了,當即便朝着他衝去。

等到清醒過來的時候,領頭師兄已經死了,其餘師兄弟正驚恐的望着我。

“啪——啪——啪——”

幾聲響亮而厚重的掌聲響起,我看向一邊,竟然看見老毒物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一邊。

他都看到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殺了領頭師兄的,但我知道我殺了他!

老毒物要殺我了嗎!

我心中緊張,可是老毒物那皺紋深的都看不見表情的臉上,卻露出一排參差不齊的大黃牙笑了。

“不錯!”他朗聲道,“沒想到我門中還有如此天賦異稟之鬼!”

我心中咯噔一聲。

“你叫什麼名字?”老毒物問我。

我還沒想好要不要回答,一旁早有諂媚的幫我應了:“回老祖!他叫星博曉!”

“星博曉?是個好名字!”老毒物讚賞着,“今日,你就隨我入門做入室弟子吧!”

連詢問都沒有,只有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代表着我若是敢拒絕,就會灰飛煙滅在當場。

我只能同意。

進入內門之後,老毒物給了許多修煉的功法,還讓我又什麼不懂的就去問他。

我知道他這樣完全是爲了讓我快些修煉,好供他吃掉增加自身修爲。

原本想着再攢點冥幣就離開這裏,自己找個安靜的地方修煉。如今,恐怕是難了。

我挑了本最適合自己的功法,同時暗暗盤算着怎麼才能躲過老毒物的追殺離開這裏。

然而,有個師兄也發現了老毒物的祕密。他想要逃,被老毒物弄死了。

弄死師兄的,是一種毒藥。我這才知道,原來我們一進門,就全部被老毒物的藥物祕密入侵了。

如果沒有定期給我們解藥,我們就會毒發身亡。而解藥,平時就藏在我們享用的香燭之中。

我翻遍了門內的祕籍,都沒有找到解藥的製作方法,只發現一樣叫陰疏水的,聽說可以幫陰靈洗滌筋骨、取出陰靈體內雜質,提高陰靈資質。

如果是這樣的話,毒藥肯定也能被陰疏水去掉。

我得弄到這個東西!

然而,這東西普通陰靈不會有。有也是冥宮和那些大家族有。

冥宮的威嚴不容挑戰,可我也不知道具體哪個家族會有陰疏水。

一天我聽說兩位冥王大人都有事不在冥宮,思量再三之下,左右都是死,還是打算去挑戰一把冥宮的威嚴。

萬一成功了呢?

我在冥宮外蹲點守了好幾天,終於看到那個熟悉的人影再一次帶着禁軍浩浩蕩蕩的回到冥宮。

趁着沒人注意,我快速的繞到了隊伍的最後面,跟我製作的另一個人偶一起假裝是禁軍中的一員,跟着朝前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彷彿聽到了一聲低微的輕笑聲。

萬分忐忑之中,我跟着進入了冥宮。

原本想要找個機會就逃,可是不知道怎麼了,在隊伍前面帶隊的大統領卻來到了我的身旁。

他也不說話,就是在旁邊與我一同走着,弄得我也無法逃跑。

忽然,隊伍停了下來。

前面的兩排禁軍依次轉身讓開一條路,我一擡頭,就看見一副寫着“宮牢”兩字

的門匾。

身旁的大統領大聲笑了出來:“我就沒見過你這麼蠢的!想混進冥宮也不知道找個好一點的方法!這法子太敷衍了!以爲我瞎嗎!”

原來剛剛的輕笑聲是他發出來的。

我轉頭,瞧見他精緻的面容之上,笑容明媚。

“自己進去吧。”他笑道,“你這樣的小鬼,我都不想跟你動手。”

的確,這纔是我成鬼的第三年。對於他來說,我就跟一個三歲的孩子差不多。

我要變強。

心間的這個想法從未如此強烈過。

“我要在裏面呆多久?”也許是早就設想過會被發現,我竟然沒有想象中的害怕與緊張。

“管那麼多幹什麼!想混進冥宮,如今進來了就安心呆着!”

他給一旁的禁軍使了個眼色,很快就有人來壓住了我的肩膀。

我非常不喜歡被這麼壓着,低聲怒道:“我自己走!”

大統領看了我一眼,微微頷首,兩個禁軍鬆開了我的肩膀。

“提醒你一聲,冥宮之所以是冥宮,是因爲這裏不容任何人放肆!”他的聲音慢慢沉穩起來,“一會兒進去了,自己老實交代來冥宮的目的!是生是死,就看兩位冥王大人的意思了!不過,大人們一般也不會處理這種小事。”

高高在上的冥王大人麼……

身後的侍衛催促着我進去,走了兩步,我再次回頭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他意外的挑了下眉頭,嘴脣綻出一抹笑來,道:“紅鬼。”

真是個奇怪的名字。

我被關進了地牢,由於修爲低下,看守的侍衛並不多。

沒多久,紅鬼就來問我進入冥宮的意圖了。

我如實說了,他還有幾分不信:“陰疏水?只爲了這個?”

他想必也是大家族中的一份子吧,陰疏水對他來說不值一提,對許多陰靈來說卻是遙不可及。

“只爲這個。我不想再死一次。”不管他信不信,我都是一樣的回答。

他火紅色的頭髮張揚着,沒說什麼,轉身走了。

我依舊被關在地牢裏。

三天後,他又出現了。

“墨寒大人要見你。”他道。

墨寒大人居然要見我?

我心中又是震驚又是不,跟着紅鬼去了。

大殿之上,墨寒大人便站在最頂端。一旁,懶散的坐着墨淵大人。

我從未想過我能有這麼近距離接觸兩位冥王大人的時候。

“大人,星博曉帶到。”紅鬼道。

墨寒大人轉過身來,開口的卻是墨淵大人:“星博曉?老毒物的徒弟?”

“說是丹藥更準確些。”我道。

墨淵大人輕笑了一聲:“你倒是看的透徹。”

“事關性命,不敢不透徹。”

聞言,墨淵大人又笑了,轉身看向了墨寒大人:“哥,你倒是一挑就挑中了個聰明的。”

挑中了我?挑中我要做什麼?

我不解的看向墨寒大人,大人眼眸深邃,誰也看不透他在想些什麼。

“陰疏水本座可以賜你,也可保你解毒。”大人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我心中竊喜,但也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謹慎的問道:“大人的吩咐是什麼?”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看老毒物不爽很久了,想幹掉他。”墨淵大人不以爲意的道。

兩位冥王大人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們要動老毒物輕而易舉,爲何要我去?

“可我不是老毒物的對手。”我是想在兩位大人面前立功的,然而力有不逮。

“紅鬼隨你去。”墨寒大人又道。

紅鬼驚訝了一下,顯然他事先也不知情。

“大人……我……我一去就會被老毒物發現的……”紅鬼提醒道。

“僞裝。”墨寒大人淡淡吐出兩個字,紅鬼無奈。

我們領命離去,即將邁出大殿的時候,墨寒大人忽然又道:“別辜負了紅鬼對你的期望。”

我一愣,再看旁邊的紅衣男鬼,反被他瞪了眼:“看什麼看!我可不是有意要保你的!”

他保了我?

шшш ¤ттkan ¤¢ Ο

我更是詫異,跟着他往前走去。同時,聽見墨淵大人倒在王座上放肆的笑聲。

他笑什麼?

我更加不解。

紅鬼將陰疏水給了我,幫我解了毒,同時告訴了我這次任務的目的。

目的是爲了剿滅老毒物這些佔山爲王的傢伙。但是這樣的門派,爲了籠絡弟子,每個月都會給弟子們發一點點供奉,爲了那麼點供奉,許多陰靈都不願意離開。

冥王要處理這些老鬼,不得不爲老鬼門下的剩餘陰靈考慮。只是他們沒有這樣的門人,而我,正好撞在了槍口上。

只要我回去將毒藥的公之於衆,老毒物手下自然就不會有陰靈效力了。

我照做了,老毒物堅持說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