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拓拔野臉上露出慚色,道:“是爺爺不好,爺爺知道他們天津保駕營徐家出了這麼一個事情,於是就派你前來助陣,可是爺爺還有一些事情,耽擱了,等爺爺做完這一件事情,緊趕慢趕的到了這保駕營的時候,那些草鬼寨的人已經來了。而且來的不止這三人,爺爺將他們草鬼寨的外圍那幾個人都殺了,這才急忙趕了過來。所幸的是,我孫女吉人天相,還是等到了爺爺到來。”說着,拓拔野伸出大手,摸了摸拓跋星的頭髮,眼中滿是慈愛之色。

拓跋星笑道:“爺爺,既然你來晚了,我就罰你將外面那一隻蠍魔之魂收了去,那蠍魔之魂是草鬼寨的五仙之寶,咱們得了 也是大有好處。”

拓拔野點點頭,道:“好。”隨即邁步走到生門斗室門口,向外面望去。

我聽得這拓拔野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也是好奇,不知道拓拔野會用什麼辦法,將那號稱五仙之寶的蠍魔之魂收了去。

我和拓跋星都是站在拓拔野的身後。

擡眼望去,只見那蠍魔之魂此刻正篤自在外面星盤墓室的頂端 ,和那一隻贔屓之靈翻翻滾滾纏鬥。

星盤墓室之中陰氣更是森冷如冰。

我和拓跋星站在門口,都是感覺到一股股的寒氣如刀鋒一般,撲面而來。

我們二人都是抵抗不住,隨即向後退出數步。

那拓拔野卻是渾如無事。雙眼擡起,看了看那星盤墓室之中的糾纏黑氣。一伸手從背後揹包之中取出一隻黑黝黝的袋子來。

緊接着,拓拔野打開袋子,口中唸唸有詞,那袋子之中隨即冒出一股股的黑氣。

黑氣飄出來之後,隨即升起半空之中,漸漸凝聚成了一個人形。

那人形張開嘴,竟似隨着拓拔野的口型,一字一句喃喃而語。

星盤墓室頂上的那一隻蠍魔之魂,聽到這人形黑氣喃喃而語之後,竟是在半空之中亂了陣腳,一下子被那贔屓之靈吞噬了一隻巨螯。

那蠍魔之魂隨即轉身飄落,被那人形黑氣裹挾着,飛回了那一個袋子之中。

拓拔野隨即將那袋子拾了起來,而後繫好袋子,這纔看着那依舊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贔屓之靈,眉頭皺了起來,口中喃喃道:“這麼大一個贔屓之靈,我這百鬼囊雖然裝的下,但是恐怕這贔屓之靈到了這百鬼囊之中,又和那蠍魔之魂再鬥了起來。”

拓跋星目光閃動,隨即對我道:“小五,你用百鬼星盤將這贔屓之靈抓起來。”

我點點頭,道:“好。”隨即走到那鬼推星盤之前,催動那鬼推星盤,那兩隻鐵鑄的小鬼慢慢轉動起來。

片刻之後,只聽那星盤墓室之中,傳來一聲低沉的吼聲。這吼聲如雷,隱隱激盪。

我心頭一震,心道:“莫非這是那贔屓之靈發出的吼聲?”隨即奔到那生門斗室門口,擡眼望去,只見那墓室頂端的贔屓之靈不住掙扎,似乎不願被那鬼推星盤吸進斗室之中。

可是那鬼推星盤何等大力,我和拓跋星只見那星盤墓室頂端的贔屓之靈,漸漸向生門斗室飛了下來。

贔屓之靈的黑氣慢慢縮小,隨後變成磨盤大小,再變成尺許方圓,緩緩飛入生門斗室之中,落到那鬼推星盤之上。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贔屓之靈的黑氣將那鬼推星盤籠罩其中,又過的十來秒鐘之後,這贔屓之靈黑氣慢慢散去,再看那鬼推星盤之上,那兩隻鐵鑄的小鬼已經停住,那贔屓之靈影蹤不見。

我一怔,揉了揉眼睛,走到那鬼推星盤跟前,向那星盤之上望去,只見那一隻贔屓之靈已然凝固在那鬼推星盤之上,停留在那兩隻鐵鑄的小鬼之間,昂然做勢,神態兇猛,看來已經和這鬼推星盤化爲一體。

拓跋星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那拓拔野走了過來,雙目發光,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對我道:“小五,這一隻贔屓之靈,這一次化到了你的星盤之上,以後你催動這星盤之際,這一隻贔屓之靈可抵得上數十隻小鬼呢,異寶,異寶,你小子這一次可發達了。哈哈。”

我心中一動,心道:“聽拓拔野所說,莫非這鬼推星盤不僅可以吸收小鬼亡魂,還能吸收這各種動物之靈?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這鬼推星盤真的是神妙莫測了。” 吳正森想要和吳長風好好聊聊,吳正森想要借住這次的機會勸吳長風回去,這幾年裡他沒見過吳長風幾次,因為他知道就算他去見吳長風,吳長風也未必願意見他,無奈之下吳正森只好讓人偷偷的跟蹤吳長風了,面見不到但是吳長風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

吳正森說:「長風啊,我們父子好好聊聊吧」

吳長風說:「聊,聊什麼,我們之間還好有什麼好說的」

吳正森知道吳長風還在恨自己,這些年他沒有盡到一個父親應盡的責任,是他對不起吳長風,是他負了薛佳玉,吳正森對薛佳玉還是有感情的,如果當初不是薛佳玉和別的男人搞曖昧,吳正森也不會跟薛佳玉離婚,這些事情吳長風不知道,他一直以為吳正森和薛佳玉離婚是因為吳正森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

吳正森對樊倩說:「你出去一下,我和長風有話要說」

樊倩本不想出去的,但礙於吳正森她只能出去了,誰知道吳正森是不是想叫吳長風回去,如果吳長風回去了那她算什麼,她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樊倩走到門口偷偷的聽聽吳正森和吳長風在說什麼,她要知道吳正森是不是想要讓吳長風回來,結婚兩年多了樊倩一直沒有給吳正森生過一男半女,樊倩知道如果自己一直沒有孩子,那麼這個家以後做主的人就是吳長風,自己之前那麼對吳長風,恐怕到時候吳長風不會放過自己的

吳正森說:「長風,你說我們父子有多久沒這樣面對面說話了」

吳長風不屑的說:「自從你媽已婚之後,你在媽的靈堂上為了那個女人打我的時候,我們就在沒這樣說過話」

吳正森沒猜錯,吳長風還在為了那件事耿耿於懷,可吳正森也有自己的苦衷啊,當他看到薛佳玉和別的男人躺在一張床上的時候,他的心那麼的痛,悲憤之下吳正森在酒吧喝了不少酒,他沒想到自己的秘書樊倩也在這家酒吧里喝酒,更沒想到的是吳正森竟然把樊倩當成了薛佳玉,那晚吳正森把所有的情緒都發泄在了樊倩身上,早上起來吳正森看到樊倩躺在自己旁邊,由於是自己的原因才導致這件事的發生,吳正森想要補償樊倩,他給了樊倩一張支票,要多少由樊倩自己填,拿了這張支票忘了昨天的一切,然後離開這裡,可誰知道樊倩卻緊緊的抱著吳正森說自己只要吳正森,別的她都不要,她的第一次已經給了吳正森了,她這輩子也只能是吳正森的女人,如果吳正森不要她,那她寧可一死,看到樊倩有要尋短見的意思,吳正森只好答應給樊倩一個名分,但現在不行,他必須要了斷一下他跟薛佳玉的事情

吳長風說:「當年,你為了那個女人跟我媽離婚,現在你站在這個房子里,你覺得怎麼樣」

吳正森說:「當年我和你媽離婚不是因為樊倩,而是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感情了」

吳正森不想把薛佳玉在吳長風心裡的形象給毀了,只能說是沒有感情才離的婚,讓薛佳玉在吳長風心裡的形象永遠是完美的

吳長風一聽更生氣了,說:「這只是你的借口,為了那個女人你什麼都會做,你給我走,我不想見到你」

吳正森說:「這次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回去,那才是你的家,你是我兒子,難道我們父子就不能好好談談嗎」

吳長風一口拒絕,說:「不能」

吳長風又說:「除非你跟那個女人離婚,否則我是永遠不會回去的」

吳正森聽到這話也是啞口無言了,他錯了,他不給來找吳長風的,他以為時間可以撫平一切,但他錯了

樊倩一聽到吳長風要吳正森跟自己離婚,想都沒想救衝進了餐廳,樊倩氣沖沖的看著吳長風,然後走向吳正森,樊倩挽著吳正森的手,說:「正森,我知道你夾在我和長風中間一定很為難,我們離婚吧,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你幸福」

要離婚,吳正森當然不允許了,我怎麼可以對樊倩做這種事,樊倩為了我已經吃足了苦頭,我不能對不起她

吳長風聽到樊倩說要跟吳正森離婚,吳長風知道這只是樊倩的苦肉計罷了,這方法對吳正森管用但對吳長風可沒有什麼用,吳長風把以前留著的兩份離婚協議書放在樊倩面前,說:「好啊,這離婚協議書是以前我爸媽離婚時多出來的剛好兩份,雖然已經三年了,但還可以用,你只要在這簽個字就行了」

讓吳長風沒想到的是,樊倩竟然真的簽了字,這個女人還真厲害,她一定知道我爸不會簽這份協議,所以在他面前演一場戲,好讓爸覺得她是個顧全大局的人,而我只是會四處惹事的混蛋

樊倩要吳正森也在協議書上簽字,誰知道吳正森竟然把這份協議書撕了,吳長風就知道他捨不得這個女人,吳長風氣沖沖的回了自己的房間,重重的把門關上,吳正森原本要叫吳長風跟自己回去的,怎麼也沒想到吳長風竟然不肯回去,今天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吳正森閉著眼睛按著頭坐在椅子上,樊倩一看事成了,但是這火不夠旺她得在加把火,樊倩走到吳正森面前,說:「正森,我去勸勸長風吧,不管怎麼樣你和長風不和都是因為我」

吳正森看樊倩這麼的為自己著想心裡十分欣慰,但是吳長風最恨的人就是樊倩了,如果樊倩去勸吳長風恐怕會更糟,

吳正森說:「算了,很是讓他自己冷靜冷靜吧,我去交代一下張銘,然後我們就回去」

吳正森去跟張銘那了解吳長風的日常情況,樊倩在吳正森去找張銘的時間,自己就去找吳長風,趁這個時候把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搞得更糟,這樣子樊倩就不用擔心吳長風會搶了這個家的財產,等她生下了兒子就沒吳長風什麼事了,這個家也就是她一個人做主了

樊倩來到吳長風的房門口,見門沒鎖樊倩就把門打開走進去,吳長風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沙發上,手裡緊緊握著薛佳玉留給自己的項鏈,看到吳長風落魄的樣子,樊倩不知道有多高興

樊倩說:「喲!這麼快就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不是還要跟我作對嗎,這麼快就變成這樣了,一點意思都沒有」

吳長風看都不看樊倩,理都不願意理,就隨便樊倩怎麼說,吳長風也一言不吭,樊倩見吳長風完全無視自己,樊倩怒了,一把抓住吳長風的衣領,可女人終究是女人抵不過男人,吳長風一堆樊倩整個人直接摔在地上

吳長風說:「滾,有多遠滾多遠」

樊倩站起來,她看到桌上有薛佳玉的照片就破口大罵的,說什麼薛佳玉活該死得早,生前不是什麼好人,養出來的兒子更是懦弱無能,說什麼薛佳玉不守婦…樊倩還沒說完就被吳長風把了一巴掌,吳長風死死掐著樊倩的脖子說:「你這個賤人,你有什麼資格在這侮辱我媽」

見樊一直掙扎著,奈何抵不過吳長風,吳長風看到樊倩這副模樣,不知道怎麼的竟然有點心軟,自己為什麼會心軟?這個女人害死了母親,他為什麼要心軟,吳長風直接把樊倩甩到地上,誰知道這一幕被吳正森看到了,吳正森過去把樊倩扶起來,樊倩說:「我本來要勸勸長風的,誰知道長風不領情,還差點殺了我」

吳正森一聽這還得了,吳正森走到吳長風面前,問:「這是真的嗎」

吳長風對這個父親已經心寒了,他還是相信了樊倩,就算自己解釋了他會信嗎

吳長風不屑的說:「是」

吳正森聽這話打了吳長風一巴掌,說:「不管怎麼樣,這個人是你的后媽,你這麼做就是不孝」

吳長風說:「我認了這個女人才是真的不孝」

吳長風徹底的心寒了,這明明是樊倩在挑撥離間,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為什麼吳正森看不出來 吳長風摸了摸被打的臉,眼角泛紅的看著吳正森,現在的吳長風已經心灰意冷了,他不在奢望吳正森能對他像以前那樣,現在的吳正森只相信樊倩,那竟然這樣吳正森來這裡做什麼,這樣子哪點像個父親

吳正森看到吳長風眼角的淚,吳長風從小到大他一直是捧在手心裡的,以前他從沒讓吳長風受到什麼委屈,但在剛剛他竟然打了吳長風兩次,吳正森想要伸手抹掉吳長風眼角的淚,卻被吳長風一把推開,他就知道吳長風一定會這麼做,是他的錯,他不該打吳長風的,但他從沒想過要把吳長風怎麼樣,他只希望吳長風好好的,一家人能夠開開心心的

吳長風說:「你的這種把戲留給這個女人吧,現在從這間屋子裡出去」

見吳長風這麼激動,吳正森沒辦法只好回去了,等人走完後房間里只剩下吳長風一個人,吳長風整個人癱瘓在地上,今天晚上的事他是不是做錯了,他讓吳正森那麼傷心,對他大吼大叫的還推了他,種種情緒湧上心頭,張銘走進來看到吳長風坐在地上,趕緊的把吳長風扶起來,吳長風看到張銘就抱著她,跟張銘哭訴著,也許這個世上最懂吳長風的就是張銘了

吳長風說:「張姨,我是不是做錯了,我是不是做錯了」

張銘結婚多年一直沒有孩子,她早把吳長風當做自己的兒子一對待了,看到吳長風這麼傷心,張銘也十分難受,張銘安慰著吳長風,不管好壞張銘永遠站在吳長風這邊,也只有在張銘這吳長風才感到家的溫暖,月光從窗戶照進來,灑在吳長風的張銘的身上,不知道吳長風什麼時候睡著了,張銘把吳長風放到床上,給吳長風蓋好被子就走了出去,張銘關門的動作十分輕,生怕吵到吳長風,這家人張銘也是無奈了,張銘更心疼吳長風,這幾年吳長風所遭受的罪,張銘都看在眼裡,吳長風不讓她告訴吳正森,張銘也從沒跟吳正森說過

在回去的路上,樊倩一直在吳正森耳邊嘀嘀咕咕的,吵得吳正森都快煩死了,回到家吳正森就到書房去睡,吳正森心裡好亂他想要一個人靜靜,樊倩知道吳正森在煩什麼,她想要在吳正森心裡留下一個好印象,樊倩泡了一杯咖啡送到吳正森的書房去,然後自己再回房間,吳正森看到樊倩這麼溫柔賢惠,為什麼吳長風就是不能接受她呢

早上夏林果像往常一樣準時上學,高遠樹這天也早早的來學校了,看到夏林果在操場上高遠樹直奔而去,可要知道高遠樹所處之處必定光芒四射,一大群仰慕高遠樹的女孩子看到高遠樹,還不得趕緊圍上去啊,高遠樹還沒走到夏林果旁邊呢,就被女生圍得是水泄不通,匆匆敢來的王思允和方櫟宇把女生都趕走了,哇!這幫女人也太瘋了吧,如果他們不說高遠樹有流感,恐怕她們還不走了

高遠樹抬起臉的那一刻,簡直把王思允和方櫟宇給樂壞了,臉上竟然有一個唇印,不知道是被哪個女生親到的,高遠樹見到這兩貨一直在笑就問怎麼了,可王思允和方櫟宇卻不告訴高遠樹說他臉上有一個唇印,高遠樹要伸手摸自己的臉卻被王思允制止了,王思允故意扯開話題,說:「竟然被一幫女人圍得團團轉,高遠樹你也太弱了吧」

高遠樹也表示有什麼辦法,誰叫他自己這麼的帥,過哪總能吸引女生的注意

哈,哈,夏林果在旁邊對著高遠樹笑,這時王思允慫恿高遠樹,如果喜歡這個夏林果就去追她,年輕人怕什麼,可高遠樹真的喜歡夏林果嗎?確定不是自己…

夏林果走到高遠樹面前遞給高遠樹一張紙,然後夏林果指著高遠樹的臉,再反手指自己的臉,弄出擦臉的動作,然後夏林果就走了

高遠樹疑惑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一旁的王思允和方櫟宇知道整蠱失敗了就趕緊溜,高遠樹用手往臉上一抹,什麼,口紅,這兩個混蛋早知道了還騙我,高遠樹轉身卻發現王思允和方櫟宇離自己好遠好遠,王思允在遠處喊:「你應該把那個唇印留著」

氣得高遠樹趕緊上前追他們,操場上三個兄弟你追我趕的,就像小孩一般那麼的幼稚可笑,夏林果在教室外的走廊看著校門口,楚世娜也走了出來,她在好奇夏林果看什麼看得這麼入迷,結果她看到操場上的高遠樹,王思允和方櫟宇,她還以為夏林果在看他們三個

楚世娜說:「林果,你是不是喜歡高遠樹」

夏林果回頭看楚世娜,在轉頭過去,說:「怎麼這麼說呢」

楚世娜說:「你在這站半天了,難道不是在看他嗎」

夏林果笑著說:「姐,你想什麼呢,長風哥…吳長風沒有來,我就想知道他怎麼了,平常這個時候他應該到了呀」夏林果不知道怎麼回事差點要說長風哥哥了,吳長風不允許夏林果在學校這麼叫他,如果被吳長風知道夏林果剛剛差點這麼叫他,恐怕又要惹他不高興了

楚世娜說:「哦!原來你是在等吳長風啊,這三年你們的關係有沒有緩和點」

夏林果無奈的搖頭,說:「什麼緩和啊,他見都不想見我,他對別人是那麼的熱情,對我是那麼的冷酷無情,我都不知道我哪得罪他了」

就在夏林果和楚世娜說話的時候,吳長風走到了她們後面,本來吳長風不想理的,但是聽到是在討論他,他就想聽聽看夏林果是怎麼說他的

楚世娜說:「你放心吧,等哪天長風解開了心結他一定會跟你道歉的」

夏林果說:「姐,你幫幫我吧,長風哥哥跟你的關係挺好的,你幫我在他面前說說好話,好不好」夏林果握著楚世娜的手,楚世娜輕輕的拍拍夏林果的肩膀,表示沒問題,誰讓她們是好姐妹呢

吳長風說:「說什麼好話」

夏林果和楚世娜被嚇了一跳,天啊,吳長風怎麼會在這,剛剛的對話他是不是聽見了,那可怎麼辦?正當夏林果想跑走的時候,吳長風抓住夏林果的手

吳長風說:「今晚有時間嗎」

什麼,我不是在做夢吧,長風哥哥是要約我嗎?

見夏林果不說話吳長風就說:「那算了」

夏林果趕緊說:「有時間,有時間」

吳長風說:「好,今晚我去找你」吳長風說完就走進了教室,夏林果在心裡暗暗自喜,高興得差點要跳起來了

楚世娜在旁邊對夏林果說:「林果,你看長風這不是想通了嗎,心結打開了」

夏林果不知道吳長風這幾年為什麼對自己那麼無情,但現在吳長風主動約她,那是不是說明她跟吳長風的冷戰就到此結束了 拓跋星笑道:“小五恭喜你啊。”

我將那鬼推星盤拿了起來,遞給拓跋星道:“星星,給你吧。”

拓跋星急忙搖手道:“這是你們招魂師門下的寶貝,我怎麼能要?”

我搖搖頭道:“只要你喜歡,這鬼推星盤你拿去就好了。”

我心道:“在我心中,你最重要,這鬼推星盤再好也不過是個身外之物。”

拓跋星臉上露出感動之意,對我道:“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我還是不能要。”

我將鬼推星盤收了起來,對拓跋星道:“那好,那你什麼時候想要,你什麼時候拿走好了。”

拓跋星點點頭。

站在一旁的拓拔野眼中也是露出讚賞之意。

就在這時,我突然覺得肚腹之中一陣劇痛,我忍不住哎呦一聲叫了出來。跟着便即站立不住,身子搖搖晃晃。就要摔倒在地。

拓跋星大驚失色,看向我道:“你怎麼了?小五?”

急忙上前,攙扶住我。

我慢慢坐到地上,額頭冷汗一滴滴落了下來,我只覺自己肚子裏面劇痛如絞,忍不住對拓跋星道:“不知道怎麼了,我肚子忽然間就痛的厲害。”

拓拔野邁步奔到我身前,伸手搭在我的脈門寸關尺上,凝眉思索了一會,這纔看向我。

我看到拓拔野的雙眉之間滿是憂色,心中不由得一沉,對拓拔野道:“爺爺,你就直說好了,我剛纔都已經死過兩回了,這一次就算無幸,我也任何後悔的了。”

拓跋星瞪了我一眼的,道:“烏鴉嘴,別胡說八道,聽爺爺的。”

隨即睜着一雙星眸望向拓跋野。

拓拔野看着我,慢慢道:“你剛纔是不是也服下了那百蟲香露丹?”

我點了點頭。

拓拔野沉聲道:“剛纔我搭你的脈象,發現你的脈象之中有幾條古怪的蟲脈,似乎你體內有那草鬼寨的劇毒蟲卵就要復活。”

我心裏一寒,隨即想到適才拓跋星也被逼服下了那百蟲香露丹,隨即急忙對拓拔野道:“爺爺,你快看看星星,星星她適才也吃下了那百蟲香露丹,不知道會不會有事?”

拓拔野臉色更加凝重,隨即伸手將拓跋星的一隻纖纖右手拉了過來,而後搭在她的脈門之上,一探之下,臉色更加沉重起來,而後看着我和拓跋星,慢慢的道:“星星體內也有五六條蟲脈正自慢慢復甦。”

拓跋星看着我,又復看了看拓拔野,這才呆呆道:“爺爺你的意思是說,我和小五身上都中了那百蟲香露丹的劇毒,那草鬼寨的大弟子獨孤行那個壞人給我們的解藥都是假的?”

拓拔野點點頭,嘆了口氣。

我看着拓跋星那一張明媚的臉孔,心裏暗暗道:“絕對不能讓星星就此死去。”心中飛速轉動,忽然想起一件事來,自己昔日給那司徒福解除他體內所中的鬼毒之際,就是用的四爺爺教我的手法,將那司徒福體內的那條鬼脈拔了出來,那麼自己此刻是不是還可以照貓畫虎,用相同的手法,將拓跋星體內的這幾條蟲脈拔出來呢?

豪門閃婚:首席老公太強勢 我於是將自己心裏的這個想法跟拓拔野和拓跋星二人說了。

拓拔野喜道:“你四爺爺的這個辦法一定管用。——你現在將星星體內和你自己體內的這幾條蟲脈拔除,然後剩下的餘毒,爺爺給你們想辦法去除。”

我點點頭,隨即招呼拓跋星坐了下來,而後顫巍巍的從地上拾起那一把匕首,然後讓拓跋星伸出一隻手腕,放在我的身前,我左手慢慢擡了起來。

此時此刻,我每動一下,都是身上冒出虛汗,肚腹之間更是劇痛無比。可是爲了拓跋星,我此刻就算是萬刀臨身,我都要堅持下去。

我額頭冷汗慢慢滴落,我左手拿過來拓跋星的一隻雪白的皓腕,而後右手匕首尖在拓跋星的手腕上用力割出一個一字傷口,而後右手用匕首尖在拓跋星的手腕傷口之中慢慢挑起一根根血脈來。從中細細分辨那一根纔是蟲脈,片刻之後,便找到一根蟲脈,而後我右手拽着那一根蟲脈,慢慢將那蟲脈拉了出來,然後擲到地上。

那一根蟲脈擲到地上 之後,沒過的片刻,那蟲脈之上便即爬出一粒粒宛如米粒大小的蟲卵來。

蟲脈之上,殷紅一片,其上更是浮動遊走着一顆顆宛如米粒的蟲卵,這一幕看着讓人膽戰心驚。

拓拔野向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口中喃喃罵道:“他媽的,這草鬼寨真他孃的缺德,回頭老子一把火將這草鬼寨燒了。”

我則忍着肚腹之中的劇痛,依舊一根根的將拓跋星身體裏面的蟲脈挑了出來,一共拽出來六根蟲脈,這纔算乾乾淨淨。而我也是累的額頭冒汗。

我肚子之中更是疼的要命。

我忍着劇痛,給拓跋星將手腕傷口包紮好了,這才向後一仰,倒在地上。

拓跋星大聲叫道:“小五,小五,你不能死啊。”說着,拓跋星就眼淚流了下來。

我眼前一陣暈眩,我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我現在的虛弱的身子,是無法給自己拔出那蟲脈了,我低聲對拓跋星道:“星星,我就要死了,我死了以後你就將我埋在我們保駕營村子後面就行了。”

迷迷糊糊之中,我看到拓跋星淚眼朦朧,拼命搖頭道:“小五,你不會死的,爺爺,爺爺你快救救小五——”

我腹中一陣劇痛,隨即暈了過去。

依稀之中,似乎聽到拓跋星在拼命大叫:“小五,小五,你醒醒——”

我心裏一陣安慰,我知道自己死前,有一個女孩子爲自己流淚,爲自己難過萬分,這就已經足夠。

因爲這世界我來過,愛過,我就已經無悔。更何況這個世上還有那麼一個美麗的女孩子愛過我……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躺在一輛車上。身旁坐着的正是雪膚花貌的拓跋星。而在前面駕駛室開車的正是拓跋星的爺爺,拓拔野。

拓跋星看到我醒了過來,臉上露出一陣喜色,道:“小五你醒了?”

我吶吶道:“這裏不是陰曹地府吧?”

拓跋星搖搖頭,道:“你啊真傻,你沒有死,你知道嗎?”

坐在前面駕駛室的拓拔野哼了一聲道:“有我在,這小子怎麼會死?”語氣之中顯得老氣橫秋,但言語之中也有着一份超人的自信。

我低頭望去,見自己手腕之上也是有一個一字型的傷口,心裏立時明白,一定是拓拔野給我割開了我手腕,拔出那幾條蟲脈。

我虛弱的道:“是爺爺救我的?”

拓跋星點點頭,道:“是啊,爺爺看你昏了過去,沒辦法只有他自己上了,他雖然不會,但照着你那時候的樣子,照貓畫虎,倒也學了個十足十,這不,將你體內那五條蟲脈都拔了出來。爺爺說,你和我現在身子裏還有些餘毒,要趕回我們遼東盤龍嶺老家,然後爺爺從老家地窖之中取出那兩株千年 的丹蔘,給咱們倆吃了,咱倆身體裏的餘毒就不礙事了。”

我又驚又喜,道:“那丹蔘那麼厲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