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拿起筷子,主持人聲音傳來。

“各位觀衆,晚上好,今天是7月10號星期六,農曆…,今天節目的主要內容有…”

其實播了啥不重要,要的就是這個氛圍。

給老周夾了一筷子青菜,周母問道,“周南又跑哪去了?怎麼也得十天沒見人了吧?你兒子你也不管管!”

老周在“死亡”與“被死亡”之間,爽快的選擇將青菜送進嘴裡,“快奔三的人了,你操那個閒心幹嘛。”

周母一撂碗,“你也知道他快三十了?我兒媳婦呢?我大孫子呢?”

你說我接這茬兒幹嘛?老周悔恨道,“過了哈,其實也才二十六。”

啪的一放筷子,周母瞪眼,“二十六還小嗎?你看你弟弟家那老大,才大學畢業,不都已經結婚了?”

老周出息了,居然回了一嘴,“那你弟弟都快五十了,不還單着呢嘛!”

躺槍的是周南的小舅舅,美院當教授那個。

“周道遠,你行啊,”周母怒氣值持續上升中,“我弟弟,我弟弟那是人生追求不同,一輩子奉獻給了藝術,人家可是得過徐悲鴻美術獎的!”

“這麼說,周南也得個啥音樂大獎,你就不催婚了?”

老周懺悔中,今兒一定是中邪了,否則怎會如此不理智,竟試圖與一更年期婦女爭吵。

周母居然沒直接發飆,而選擇了冷笑質問,“華夏有啥權威音樂大獎?”

嗯…老周認真琢磨了下,還真沒琢磨出來…

場面一時間靜謐下來,新聞聯播主持人的聲音頓時顯現。

“爲繼承和弘揚壯族人民的文化藝術,加強與世界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和發展,西廣首府以“四季歌圩”爲主題,舉辦了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國際民歌藝術節。”

鏡頭一切,畫面給到藝術節現場,一個小夥正在臺上傾情獻唱。

“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們,紛紛登臺…”

混雜在國家大政與人民安康中,這本來只是一條平平無奇的新聞罷遼。

但老周這耳朵何其毒,立馬關注到了背景音,這歌聲…

一扭頭,熟悉的面孔印入眼簾。

“……”

這貨不是他兒子麼?怎麼還上《新聞聯播》了?雖說不是啥專訪吧,只有幾秒鐘的鏡頭,但,老子混了幾十年,都特麼沒能露上一面呢!

羨慕嫉妒恨…新聞聯播對很多人,尤其是老一輩來說,意義非凡,老周的心情也就不難理解。

“周道遠?”

“心理失衡”的老周終於回神,“你兒子在西廣。”

周母疑惑,“你怎麼知道的?”

老周指了指電視,“新聞聯播說的。”

周母,“……”。要不是知道老頭沒啥精神類疾病史,這會兒非直奔醫院不可。

……

而差點害自家老爺子進醫院的周南本人,早已表演完畢臺下就坐。

老實講,雖然掛着國際藝術節的名頭,但這年頭敢起名字的多了去,周南一開始也沒太當回事兒,以爲就是個地方宣傳手段,直到看到邀請的表演嘉賓衆…

維也那童聲合唱團、熊國紅軍歌舞團、“鋼琴王子”羅勃特、瑞點歌唱家桑德拉。

好吧如果這些還是不太直觀的話,請往前排右側看,不少流行歌手也被請來“站臺”。

就周南這個角度,能看到的已經有不少熟悉面孔,僕樹,周淺,林JJ,校長…哎等等,臥槽?奶茶周居然也在!

之前忙於各種事情,對本次藝術節各種信息周南還真就沒太留心,沒想到主辦方這次明顯是要玩個大的。

可惜王李沒在,不然老馬女兒的“to籤”就有戲了。

玩笑玩笑,雖然都在現場,但明星就坐區與他們這片簡直涇渭分明,兩邊也很難尿一個壺裡。

他所在區域,對於大衆來說,面孔明顯生疏不少,涵蓋沈清秋在內的一衆藝術家,不說都是白髮蒼蒼吧,反正中年以上的居多。

如周南這般,雖也着正裝西服,仍如偶像明星般的樣子,實在有些像是坐錯了地方,在一衆中老年中尤其顯眼。

連導播都沒忍住,只要一掃過來,就會給鏡頭。

沒辦法,這可能就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吧,周南要是換去明星堆兒就坐,反而可能沒這效果。

直接導致的後果就是,收看電視和網絡直播的觀衆,頻頻看到某張臉亮相,次數直逼當紅明星們。

於是乎…

“雖然很養眼,還是要問句,這小夥兒是不是有啥後臺?”

“笑哭,又是我家周警官被習慣性質疑的一天。”

“警察?好吧,那無事發生。有一說一人家之前唱的挺好。”

“《大地飛歌》?主要是歌好吧,順耳,誰唱誰火,說沒後臺我還真不信。”

“繼續笑哭,詞曲那都是人家自己寫的好吧,要不是不能發截圖,真想糊你丫一臉!”

“科普貼,周南,詞曲作家,演唱家,有《唱支山歌給D聽》等數首代表作,其中《沒有D就沒有G》被選入了D百年生日片《敢教日月換新天》插曲,其他數首也均入選中宣B百首愛國歌曲,請那些說後臺的,先照鏡子看看自己再發言。”

“又是日常被我南神才華傾倒的一天!”

“這個顏,沒有才華我也可…”

“周南?嚇我一跳,我還以爲是那個唱《滄海一聲笑》的周南,無事了無事了。”

“哎?同流行歌手周南粉絲?哭,要是咱家那個能有現場這位的顏,亞洲天王不是夢。”

“什麼這個周南那個周南的,這都什麼邪教!”

“科普貼,周南,流行音樂創作人,代表作專輯《Zhou》,十首曲目無一不精品,被粉絲奉爲神專,新出的五首國風歌曲更展現了深厚的國學底蘊,有封神之姿,只待一個露頭機會!”

“這年頭,音樂界要被‘周’姓佔領了嗎…”

“……”

沒人懷疑兩週南是一個人,就像現場的明星與藝術家座位一樣,涇渭分明。

唯一相同的是,不管警察周南還是流行音樂人周南,經過此次藝術節,流量都瘋漲了一波。第235章

涅槃之火煅燒著林炎的肉身,每一寸血肉都承受著煅燒之痛,即便心智堅硬如林炎,也由不得大喊出聲來,若非有結界守護,將聲音隔絕,只怕整合核心弟子區域都會受到影響。

熾烈的涅槃之火並非是尋常火焰,具有再生與毀滅之力,經受此火煅燒,肉身會在不停的毀滅與再生中形成強化。

林炎體內的凰血體符文血液中閃爍,不斷活躍,消融、再生,每一次都將一部分血液消融,然後強大的造血機能,形成新血,其內蘊含的氣血之力更加強……

《仙古武神》第二卷初涉仙道第二百三十五章神凰體 且說鄒君一行人上午從國內咸陽機場起飛,在萬米高空一路向西飛了九個小時后,才緩緩降落在了東羅馬拜占庭國際機場。可是,待眾人走出機場航站樓時,映入眼帘的卻是與國內建築風格迥異的穹頂建築,並且來來往往的人群比航站樓里情況更誇張,皆是清一色高鼻深目的西洋人。不過,眾人對此早已習以為常,懶得理會。

「隊長大人,屬下已經聯繫到了我東方古國派駐本地的駐外大使,並且已經安排專車正在趕往此地的路上,估計最快也要兩個小時才能趕到此處接駁?」梁廣道。

「兩個小時后?怎麼那麼慢?」鄒君聽罷后,眉頭緊皺道:「既然如此,諸位不妨先回航站樓里坐等得了,免得被這些金髮碧眼的西洋人指指點點當猴看熱鬧。」

眾人聽罷后,紛紛附和著反身回到了航站樓,只有梁廣一人斷後,掏出手機打了一通越洋電話后將對方加了微信,方便發送定位地圖和及時聯繫。說起來也怪,這拜占庭原本是信奉「一神教」的東羅馬首都也叫君士坦丁堡,後來被另一個也信奉特殊「一神教」的國家奧斯曼出兵佔領並改名為伊斯坦布爾,宣佈皈依「天方教」。只是因西方「一神教」和中東「天方教」的教義不同,經典不同,信仰的主神也不同,各自教派的組織模式和神職人員稱呼也不同,因此,此地經常會發生教派衝突。

這時,鄒君等人重新回到航站樓內,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位置紛紛坐好,閉目養神打坐練氣。當然了,對於他們這些築基期修士來說,只要有辟穀丸就算半年不吃不喝也不會對身體造成影響,因此就沒有去上洗手間的必要。但是,這樣怪異的一群人還是引起了機場航站樓工作人員的注意,於是一名金髮碧眼的制服洋妞扭著水蛇腰肢來到了眾人面前,大大方方地搖手招呼道:「親愛的東方客人朋友們,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我是這裏的服務員領班,名叫阿伊莎,很高興能為你們服務!」

眾人聽到聲音后紛紛睜開眼睛瞅了瞅眼前洋妞,見其身材婀娜面帶微笑卻又高鼻深目,除嶺南堂主梁廣之外,其他人皆是一臉茫然之色,因為這位洋妞領班說的話竟然不是英語,而是奧斯曼突厥語。不過,隨着梁廣自告奮勇與對方嘰里咕嚕地一陣交流之後,那洋妞領班便扭著水蛇腰離開了,沒過多久卻送來一沓旅遊宣傳畫冊。

梁廣接過這些資料后,又與對方嘰里咕嚕一陣便將其念念不舍地打發走了,這才轉過身來呵呵一笑道:「諸位,不好意思。那洋妞誤以為我們是沒有地接的旅行團,便準備自告奮勇給我們做地接,想特地安排一下我們的旅遊行程以便賺取一些外快,嘿嘿。」話音一落,隨即將目光轉向了鄒君,又道:「只可惜我沒答應她。」

「噢?這麼漂亮的年輕洋妞主動上前邀請,為何梁堂主卻如此狠心要拒絕呢?」鄒君先是臉上有些尷尬,但隨即又道:「為何對方不用英語溝通,反而說鳥語?」

「嘿嘿,隊長大人有所不知。這些奧斯曼人有一個『特殊習俗』,那便是男女共沐浴。據說七百多年前西突厥烏古斯部落原本臣屬於塞爾柱突厥人帝國並被安置在帝國西部與拜占庭相鄰處,但後來塞爾柱突厥帝國被蒙古大軍閃電般攻滅后,導致臣屬地各部落如鳥獸散。這時蒙古帝國因內亂撤兵,西突厥烏古斯部落首領奧斯曼趁機坐大並擺脫當地蒙古駐軍控制,在小亞細亞建國后就開始向四面八方擴張,最終形成一個地跨三洲的大帝國,並從東羅馬貴族那裏學到很多上層社會的奢侈享受。」

「哦,這倒有趣兒了,跟東洋島國習俗有得一比。」————「那可不?這奧斯曼人可會享受了,無論貴族還是平民,隔三差五一小沐,逢年過節一大沐,娶妻生子沐一沐,孩子滿月還要沐,親戚朋友聚在一起要蒸桑拿浴,請客吃飯談業務也要蒸桑拿,而且內容五花八門,什麼香薰浴、花澡浴、鴛鴦浴、按摩浴應有盡有。」

「哈哈,嶺南堂主是否看上人家洋妞那水蛇腰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嘖嘖……」眾人聽得似乎來勁了,忍不住出口參合進來:「讓隊長帶我們去玩唄。」

「不急,不急。等事情辦完之後,可定要好好領略一下這異域風情,呵呵。」鄒君也不避諱,滿眼小星星地微笑道:「看看大使館的車到哪兒了?還有多久到?」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貧僧乃出家之人,早已戒了五葷三厭,就不去瞎參和了。」————「大師此言差矣!即便我師兄弟倆早已還俗,卻也深知『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不以身試紅塵,焉知紅塵萬丈?菩薩有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是故,我不如紅塵誰入紅塵?」那禹州、冀州倆堂主一唱一和,引人發笑。

就在眾人一邊彼此打趣,一邊翻看畫冊的時候,大使館雇傭的大巴車在行駛在途中突然拋錨了,目前正通知專人搶修,力爭按時到達機場接駁。然而,時間很快便過去將近兩個小時,西行眾人左等右等不見車來,便讓嶺南堂主梁廣繼續催促,總算知道了原因,但也愛莫能助,只好繼續等待。轉眼華燈初上,外面不見人來人往。

此時,候機室里的人流量比白天使少了一半。不過,讓人感覺奇怪的是一群來自東方的神秘人仍舊雷打不動地坐在角落裏閉目養神,好像對周圍人們指指點點無動於衷。就在那洋妞領班忍不住又想上前搭訕推薦項目時,一行三人匆忙地從候機室大廳玻璃門外繞了進來,一邊撥打電話一邊用中文說話:「我們到了,你們在哪?」

「在這兒哪!我們在這兒!」嶺南堂主梁廣伸手一招,隨着一聲大叫,頓時驚醒了正在閉目打坐的另外幾人,於是紛紛扭頭看了過來。只見來人有三個,皆是西裝革履的東方人面孔,大步而來地走到近前,拱手一禮道:「我是東方古國常駐此地大使館的文化參贊姓徐,我身旁兩位分別是專員小劉和司機老高。請問諸位……?」

「原來是徐參贊,劉專員和高師傅。幸會幸會。」嶺南堂主梁廣率先笑眯眯地回應道:「我就是之前給你們大使館打電話負責聯繫的老梁。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此行的隊長姓鄒,這兩位是『玄陰前輩』,這位是『玄陰前輩』的弟子老鷹,這位是我們『黑龍壇』的……」反正周圍路人也聽不懂中文,梁廣便大聲介紹起來。

「好!既然諸位都到齊了,那就請隨我一起返回大使館吧。大使之前已經接到過上層領導的指示,讓我們盡量配合你們的行動,以求儘快解救出人質。」那中年人徐參贊話音一落,就轉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后,便帶頭向著候車大廳外走去。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后,那洋妞服務員領班秀眉一皺,拿起一個對講機開始調頻傳話。

「什麼?你確認自己看到了東方古國的使館參贊親自來過?而且那參贊對他們還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看來,這個消息有點價值,就是不知道告訴漂亮國的秘密情報人員之後能不能換取一些美刀,桀桀。」對講機里傳來了一陣嘰里咕嚕的鳥語,但話里的意思很明白:凡是與東方古國有關的外事都可以拿來賣給漂亮國作情報。

隨着此機場安監部門將之前的監控錄像調出來剪輯並結合西洋美女服務員領班身上隱藏的微型針孔攝像機及錄音設備資料被整合之後,奧斯曼情報部門果斷地發現了其中隱含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隨即便將此情報偷偷轉交給了漂亮國駐北約在此地的情報分析機構,很快得知鄒君一行人的目的,但與東西方大國爭雄基本無關,便打算不做理會。然而,漂亮國現在正處於國內經濟動蕩和政府財政匱乏之際,便想到將次情報出賣給了東洋島國,竟然不費一兵一卒就換來了一千萬美刀重大酬謝!

這些都是后話,鄒君他們當然不知道。此時,他們一行早已上了大使館準備的接駁專車,經過一番顛簸之後,終於在凌晨到來之前駛進了東方古國在此大使館駐地的大院子裏。等一行人紛紛下車后,便看到大院明亮的路燈下早已站好三排人在等候多時了。這時候,徐參贊領着專員小劉、司機老高和鄒君他們一行正上前打招呼。

「拜見孫大使兼館長,拜見張公使兼副館長,拜見公使李參贊……」鄒君早已從徐參贊處得知了本國常駐此地大使館的人員配置情況,按照行政等級高低排成了三排,便一絲不苟地打算按照禮節行事,以求盡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等鄒君分別與這些官方機構人員打完招呼之後,便在徐參贊的默許下,紛紛介紹起自己的隊友來。

「哈哈,鄒隊長客氣了。孫某暫時添為此處館長,就代表使館工作人員誠摯歡迎諸位的到來!」話音一落,一邊率先鼓掌,一邊帶頭做了個「請」的動作回大廳。

等到眾人紛紛回到大廳后,大使兼館長便讓使館服務人員給諸位遠道而來的鄒君一行上茶,由於並非關係國家安全的大事,隨即展開交流與討論。其實,官方早已將情報告知大使,但由於奧斯曼與東羅馬乃敵對國家,故只能安排專車將鄒君一行往西送到四百多裏外兩國邊界一帶罷了,接下來的路便只能靠對方自己想辦法解決。

翌日,當大家休息一宿后一早起來就決定讓使館派出專車將自己送往西部邊界。待到下午五點過後,眾人才來到兩國交界線附近,望着遠處的哨卡,不禁皺了皺眉。此時那使館專車早已返回復命,自然不必多說。眼看旁晚將至,為了不引起雙方邊境守軍的注意導致麻煩,鄒君決定用土遁法術將眾人偷偷帶走,於是掐訣念咒,眾人身上紛紛泛起黃光化作土靈之後皆一閃而入沒入地下,向著西方飛快遁走。等到鄒君等人再次鑽出地面時,早已遠離邊境兩三百里,恰好出現在了一個城堡附近。

就在眾人一陣欣喜準備繼續前行進入城堡一探究竟時,忽然聽到城堡里傳出陣陣喇叭聲:「收保護費啦!快交保護費!否則將你們統統趕出城堡喂『吸血鬼』!」 許半夏急道:「誰說他輸定了?」

「林漠有陳聖元幫忙,他們肯定請了很多名醫過來。這一次,誰勝誰負,還很難預料!」

許建功冷笑:「什麼名醫,能比得上海城呂三針?」

「雪兒,你不了解,難道我還不知道嗎?」

「整個華夏,醫術能比得上呂三針的那幾個人,都是絕對的大人物。」

「別說那什麼陳聖元了,就算南霸天在人家面前,也不值一提。」

「他們憑什麼能贏得了呂三針?」

許半夏咬著牙不說話。

方慧急道:「半夏,你倒是說句話啊!」

「快點給林漠打電話啊!」

許半夏氣憤地掏出手機,扔到方慧面前:「要打你打,我絕對不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