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挖了數個時辰,暗一等人才將一對何首烏給挖出來,拿給蕭燁陽和稻花看過之後,便小心的放到了盒子裏裝起來。

稻花看向暗一:「你們在挖的時候,可有在附近看到何首烏的幼苗?」

暗一沉默了一下:「這個屬下沒有注意。」

蕭燁陽問道:「你要幼苗做什麼?」

稻花:「拿回去栽呀!」

蕭燁陽:「現在天黑沒有光線,等明天我們離開的時候在過去找找。」

稻花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稻花還在帳篷里睡覺,暗一幾個就拿着幾株何首烏幼苗回來了,蕭燁陽讓得福收好,然後才讓王滿兒去叫稻花起床。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又吃了點乾糧,眾人就準備出山回去了。

出發的時候,蕭燁陽很自然的在稻花面前蹲下。

稻花見了,有些遲疑。

見稻花久未爬上背,蕭燁陽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還愣著做什麼,趕快上來,我背你走。」

稻花:「其實,我可以自己走的。」

「你自己走?你不想要你那腳了?」蕭燁陽搖了搖頭,催促道:「趕緊的,咱們爭取晚上就回到桃花村。」

稻花看了看右腳,最後還是爬上蕭燁陽的背。

「那個蕭燁陽,我也挺重的,你要是累了,就放我下來歇一歇。」

蕭燁陽笑了笑:「你就安心趴着,你這點重量,我還能負擔得起。」

稻花:「哦!」

蕭燁陽:「這幾天在山裏休息,你估計也沒睡好,你要是困了,就趴在我肩上睡。」

稻花點了點頭,將頭枕在蕭燁陽的肩上,看着頭頂上空幽深、昏暗的光線,聽着遠處不時響起的獸吼聲,心也格外的平靜和踏實。

回去的路上,因為不用尋找藥材,大家都走得很快,當天下午就到了山腳下。

下山之前,得福用信鴿給接應的人發了消息,一到山下,就看到了等候的車馬。

直到天黑透的時候,稻花和蕭燁陽才回到了桃花村。

看到兩人回來,古堅面色一喜,然而很快臉上的笑容就收斂了起來:「稻花怎麼了?」

蕭燁陽將稻花背進了院子,邊走邊說:「採藥的時候腳扭脫臼了。」

古堅凝眉:「怎麼這麼不小心?快回房間,我給檢查一下。」

稻花笑道:「師父,你別擔心,我沒事,蕭燁陽已經幫我正過骨了,也冰敷過了,現在敷兩回膏藥應該就能好。」

古堅:「廢什麼話,我先看看再說。」

蕭燁陽將稻花背回房間,將人放到床上坐好。

古堅走到旁邊坐下,就沉着臉檢查稻花受傷的腳。

稻花見古堅面色嚴肅,笑着緩解氣氛:「師父,這次我們的運氣不錯,不但找到了靈芝,還找到了上千年的何首烏。」

話音剛落,稻花就『嘶』了一聲。

古堅尷尬的拿開手:「一不小心力氣使大了。」見小徒弟控訴的看着自己,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你這腳沒什麼大事,不過還是得好好養養,為師有專門治扭傷的膏藥,我馬上去給你拿啊。」

說完,看向王滿兒,「你跟我去拿。」然後就急急忙忙的走出了房間。

一出房門,古堅就急切的對着得福問道:「你們採到的葯呢?」

得福笑着回道:「奴才放到藥房裏去了。」

話音未落,就看到古堅一溜煙的跑進了藥房。

得福看得一陣結舌。

老爺子這身體……真好啊!

房間里,看着一臉皺巴巴的稻花,蕭燁陽擔心的問道:「沒事?」

稻花咬牙搖了搖頭,氣鼓鼓道:「我這是自作自受,為什麼非得在師父給我檢查傷勢的時候提何首烏的事呢?」

蕭燁陽:「很疼嗎?」

稻花:「你這不是廢話。」

這時,王滿兒拿着膏藥進來了。

稻花看了看她身後,問道:「師父呢?」

王滿兒笑道:「老爺子正檢查我們採摘回來的靈芝和何首烏呢,姑娘你是沒看見,老爺子可激動了,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奴婢還是第一次見到老爺子如此開心呢。」

稻花嘴角彎了彎:「每個大夫看到好的藥材都是這樣的。」說着,又嘟了嘟嘴,「看到藥材,連自己徒弟都不管了。」

蕭燁陽笑了笑,坐到床前的凳子上,將稻花的腳放到腿上:「有我管你,還不夠嗎?」說完,示意王滿兒將膏藥給自己。

王滿兒看了看自家姑娘的腳,拿着膏藥沒動:「小王爺,要不,還是奴婢給姑娘上藥?」

蕭燁陽瞥了王滿兒一眼,一把拿過膏藥:「你手不穩,等會兒再弄痛你家姑娘怎麼辦?」

王滿兒想說她手很穩的,不過看到蕭燁陽再次看過來的警告眼神,默默低下了腦袋。

蕭燁陽小心的給稻花上好葯后,古堅進來了。

兩人轉頭看去,都能感覺到古堅的好心情。

「咳咳~」

古堅佯裝咳嗽了兩聲,然後才開口道:「靈芝的品相極好,何首烏更是極品,這次你們兩個……辛苦了。」

聞言,稻花和蕭燁陽相視一笑。

看着兩個孩子默契十足的對視着,古堅的神色越發鬆快了:「有了這兩味葯,為師可以着手重新給姐姐配藥了。」

說完,就準備轉身離開,出門之前,看向稻花。

「你之前給姐姐做的那道葯膳還不錯,找個時間,你把你祖母接到這裏來,為師手裏有一支好幾百年的人蔘,到時候再加入你們今天採的靈芝和何首烏,一起燉入葯膳中,老人吃了,絕對延年益壽。」

稻花連忙點頭:「好啊,過兩天就是端午了,等端午過後,我就叫祖母過來。」說着,頓了頓,「師父,我之前怎麼沒聽說你手中有那麼好的人蔘呀?」

古堅哼了哼:「為師手裏的好東西能讓你全知道?」

稻花默了默:「那我能看看那有幾百年年份的人蔘嗎?百年人蔘我見過,好幾百年還沒見過呢。」

見蕭燁陽也看着自己,古堅『嗯』了一聲:「今天就讓你們兩個長長眼。」

蕭燁陽扶著稻花去了堂屋,很快,就看到古堅拿着一個長盒子過來了。

稻花興緻勃勃的盯着盒子,等盒子打開后,卻有些大失所望,嘟嘴道:「師父,你這一支還沒有開春后我給你帶的那幾支好呢。」

古堅瞪眼:「說什麼大話呢,這人蔘可是你師父壓箱底的存貨,你能有這品相的人蔘?還好幾支,真不怕把牛皮吹破呀!」

稻花見古堅不信,也瞪大了眼睛:「師父,你沒看過我給你帶過來的藥材呀?」那些藥材可全是空間黑土地摘種的。

古堅:「……你放在藥房裏的東西,為師從來不會去動。」

稻花有些無語:「那是我送給你和婆婆的藥材。」說着,叫來王滿兒,「你去藥房拿一支人蔘過來。」

王滿兒點了點頭,轉身去了藥房,沒一會兒就抱着一個盒子過來了。

「師父,你自己看看我這人蔘是不是比你的好?」

古堅看了看稻花送來的人蔘,又看了看自己珍藏的,突然有種想把自己盒子藏起來的衝動,不過好在他穩得住,梗著脖子問道:「你這人蔘拿來的?看上去是比為師的好一些。」

看着自家師父嘴硬,稻花還覺得挺有趣的,不過當觸及到蕭燁陽探究的眼神時,立馬回神了:「我不是在到處收集藥材嗎,這是我收到的。」

蕭燁陽隨手拿起人蔘,剛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拿人蔘的手就被古堅打了一巴掌。

「有你這麼拿人蔘的嗎,弄壞了你陪呀?」

看着古堅搶走人蔘,蕭燁陽吹了吹被打的手,見稻花幸災樂禍的笑着,當即說道:「我沒有人蔘,但稻花有,她會幫我陪的。」

古堅斜了他一眼:「你倒是不客氣。」

蕭燁陽笑道:「當然了,我和稻花不分彼此。」

聽到這話,稻花『呵呵』了兩聲:「蕭燁陽,誰跟你不分彼此了,你這臉皮還真是夠厚的。」

蕭燁陽:「難道我要真弄壞了人家的人蔘,你不幫我陪?」

稻花轉過頭,沒搭理他。

見她這樣,蕭燁陽頓時咧嘴笑了起來。

看着傻樂的蕭燁陽,古堅有些沒眼看,麻利的拿起人蔘跑進了藥房,他倒要看看小徒弟給他帶了什麼藥材。

當看到滿滿幾葯櫃的上好藥材,古堅默了,然後飛快的拍了拍自己腦袋。

要是之前就給姐姐用了這些好藥材,姐姐的病情說不定就能穩定下來了。

不過好在現在也不算太晚。

古堅木著臉回到了堂屋,看着稻花問道:「那些藥材都是你收上來的?」

稻花點了點頭。

古堅:「那些藥材品相和年份都很高,日後你要在遇到,可以多收點。」

稻花笑道:「師父,我知道呢,那些藥材我手裏還有好些,所以,你不用省著用,要是快用完了,你就告訴我,我再給你帶些來。」

古堅:「……」了不得,他好像收了一個財大氣粗的徒弟。 這一路追來,骷髏的數量彷彿還在不停增加,葉風幾乎已經不敢再想任何事情,因為秦若水也中箭了,加上之前內傷堅持不了多久了,這樣跑在前面繼續挨打下去,她遲早都會死在這箭雨之中,而這時離出口台階處也不遠了

秦若水斷斷續續喘息道;「我後背中箭,每跑一步….疼痛…就加一分我堅持不住了,我…來給…你…斷後」

「堅持住,出口就在眼前了!!」

「對不起…我..」

長時間的戰鬥,奔跑,讓原本已經受傷的身體再次傷上加傷,她終於支撐不住停了下來,在其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幾枚看上去奇怪的果實,看著那漆黑的笑臉外表估計不是什麼好貨。

「這是黑魔炸彈,消耗魔法能量30點就能發動,不過要10秒的輸送能量時間,而且不能被打斷。你走吧,我護你最後一程。」

她總是這麼細心,總是會對每個事情都會仔細完成,也只有她會每天空閑時去【交易廣場】上尋找那些物美價廉的好東西,有時候不是沒有好裝備好物品只是沒能有人耐心發現罷了。

「記得我老頭以前跟我說起過的一句名人名言同樣也適合你;人最大的弱點在於自我放棄。成功的必然之路就是不斷的重來一次!!」

看著坐在地上附在枯木上的秦若水,這一刻葉風靜靜的看著他,為什麼就這樣認命了,為什麼還沒到最後一刻放棄了。

「不要輕言放棄,你自己都不相信你自己,你又怎麼能行呢?想想以前的你,想想現在的你!!」葉風黑金古刀插地,閉目養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