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挽救下一個受害者,這個理由讓我根本沒法拒絕。更何況孟老也說了,讓我來幫助鄭飛,我就當是給孟老一個面子。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但鄭飛給我的任務可不簡單,趙大明從昨晚就已經消失,鄭飛派人仔細的調查了趙大明,在他可能出現的地方都搜索了一遍,毫無所獲。

他這是要故意刁難我吧,任何地方都找不到趙大明的蹤跡,那我上哪找去?

我有些惆悵的拿着那一沓資料走出警局,突然有輛車衝我鳴笛,是蘇陽。這小子衝我笑了笑:“我知道你要去幹什麼,跟我走吧,王建偉現了趙大明的蹤跡。”?…?? 第4001章

宮本千夏和千落離聞言對視一眼,其實他們早就猜到了,畢竟一般的聚靈陣,也不會有那麼多的靈力,能夠讓他們兩個人的實力突破界神啊!

現在驚天老祖的話,也印證了他們的猜測,不過人家驚天宗的寶貝,這樣被他們用了,不知道對方會提出什麼要求來呢!

「前輩,我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樣,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也沒辦法把陣法裡面的靈力還給你們,所以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吧,只要我們兩人能做到的話,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千落離真誠的說道。

「好吧,不過我想問一下,離公子,你們兩人願意加入我們驚天宗嗎?如果……」

「前輩,這個怕是不行,我也說了,我們來自九樓,而且九樓是我們師父的勢力,我們是不可能離開師門,加入其餘任何勢力的!」宮本千夏直接打斷了驚天老祖的話說道。

「也對,那我就直說了吧,畢竟兩位佔用的聚靈陣,是我們驚天宗的秘寶,如今一下子沒有了,確實是我們驚天宗的一大損失,驚天宗不是老夫我一個人的!」

「所以,昨天我讓他們商量了一下,商量出兩個要求來,我都給兩位說一下,你們來決定好了,第一個就是半年後……」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和宮本千夏,把事情原原本本沒有隱瞞的說了一遍。

包括十大宗門比試后,要去的哪個地方十分危險,進去的人幾乎是十死無生也沒有隱瞞!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聞言看了眼彼此後,宮本千夏對著千落離點了點頭,千落離這才看向驚天老祖道:「前輩,這兩個要求,我們都可以答應,因為你們驚天宗的陣法,讓我和師妹的實力都突破了!」

「所以,這兩個要求,我們都答應了,這樣也算補償了我們對你們驚天宗造成的損失!」

「接下來的半年時間,我們都會留在驚天宗,前輩想要的心法我們明天寫下來交給你們,如果前輩信得過我們,可以選出一些弟子來,明天我們親自傳授他們心法……」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那我代替驚天宗,謝謝兩位了,謝謝!」驚天老祖聞言激動不已的說道。

「前輩客氣了,我們應該謝謝你們才是!」千落離說道。

「多謝兩位了,我這就去通知他們,等會兒我來帶兩位去住的地方……」驚天老祖開心的說道。

就這樣,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兩個人,就在驚天老祖附近的一處獨立的院子住了下來!

驚天宗送來了他們精選的十名弟子,讓千落離幫忙指教!

都市無敵神醫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傳授了十個弟子一些心法,然後安排他們在小院內修鍊!

而宮本千夏負責留在驚天宗,千落離跟著兩名驚天宗的太上長老,聽聞最近極寒森林有寶貝出世,所以千落離也跟著去了,兩位太上長老得知自然心中歡喜不已,畢竟千落離可是界神強者啊!

宮本千夏和千落離願意留在驚天宗半年, 我有些詫異,蘇陽怎麼會知道我要去找趙大明?看來這小子似乎也對我隱瞞了什麼。不對,確切的說,這一切應該都是王叔的手段。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上來啊!王建偉那無恥的傢伙,我都一夜沒睡了,竟然還讓我繼續跑車。他自己也不知道躲在哪,就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來接你,說是去找趙大明。”蘇陽打了個哈欠。

我毫不客氣的坐進了副駕駛位,問道:“王叔怎麼會知道我要去找趙大明?”

蘇陽又打了個哈欠,懶懶的說道:“我哪知道,你自己問他。要不是碰上你的事,我肯定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睡一覺。丫的,把我當廉價勞動力了,就知道壓榨我。”

得,一聽他這麼說,我就知道他跟王叔之間的抗爭,又以失敗告終,不然這小子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看他一副眼都快睜不開的摸樣,我有些擔心:“你這樣還能開車?要不然我開吧!”

蘇陽白了我一眼:“別的我幫不到你,但給你當個司機還是沒問題的。來,先抽一根。”

他從兜裏掏出了一盒煙,一看那熟悉的包裝就知道是王叔特製的昇天煙。其實王叔對蘇陽還是不錯的,至少他很寶貝的昇天煙,都捨得無限量的供給蘇陽。抽了幾口之後,蘇陽確實精神了許多,他的車技也被鍛鍊的跟王叔有一拼,那叫一個風馳電掣。

“還別說,這煙真的有效,我上次跑夜車遇到髒東西,也多虧了這煙。”蘇陽吞雲吐霧了一番,跟我吹噓他上次遇到的況。

那天蘇陽跑夜車,將近十二點的時候拉了一個漂亮的妹子,快到目的地的時候,車突然熄火、按照蘇陽的說法,當時就像是突然到了冬天,溫度驟降,而且氣氛十分壓抑。

“當時我就知道遇到髒東西了,按照王建偉教我的,罵了一會髒話,一點用都沒有,車外面還有怪聲,好像什麼東西在笑。我抽了根昇天煙,你猜怎麼着?”蘇陽一臉得意。

我腦補了一下當時的景,車上的妹子肯定都快被嚇哭了,但蘇陽這沒心沒肺的,估計就抽着煙罵着髒話,同時還不忘逗一逗車上的美女。

事實也跟我想的差不多,蘇陽當時連抽了兩根菸,嗆的車上的妹子直咳嗽。同時車外面慘叫了一聲,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在蘇陽說完這些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我們被抓的景。趙大明和周文強,好像是說有個受害者,就是在坐了蘇陽的車之後失去聯繫的,最後被現慘死在一條小衚衕裏。

我心中一動,趕緊問了問他還記不記得那天的期,沒想到還真跟其中一個受害者遇害的時間差不多。而且蘇陽說,當時他確實是把那美女送到了一個衚衕口,因爲那美女的家就在衚衕深處,車進去沒法調頭,只能讓她在衚衕口下車。

蘇陽的臉色變的有些凝重:“不是那麼巧吧?早知道我就當迴護花使者,直接把她送回家了!”

如果那妹子真的是在下了蘇陽的車之後遇害的,蘇陽的心裏肯定也很不好受。但他早就忘了當時的確切地點,我也不敢肯定他拉的那個美女就是受害者,只能隨口安慰了蘇陽幾句。

正在這時,蘇陽的電話又響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臉色更加難看:“喂,又怎麼了?我正按照你給的地址往前跑。”

一聽就知道是王叔的電話,不知道他在電話那頭說了什麼,蘇陽突然面色凝重的把電話遞給了我。

“羅漢,趙大明已經死了。兇手,很可能不是人!”王叔的語氣也很嚴肅。

我渾一震,趕緊問道:“你那邊是什麼況?有沒有什麼現?”

電話裏也說不清,王叔催促我們趕緊過去,路上我隨便買了個手機,給鄭飛也打了個電話,通知他趕緊派人過去勘察現場。

前方的路越來越偏僻,最後我們到了城鄉結合部的一條街上,路兩邊遍佈各色各樣的洗頭店,當然跟我工作的理店不一樣,裏面或坐或躺着一些濃妝豔抹的年輕女人。

車是開不進去,我們倆下車往裏走,尋找一個叫“豔梅屋”的地方,趙大明就是死在那個地方。想必所謂的豔梅屋,也跟其他這些洗頭店是一個質。

“哎呀,兩位帥哥,進來玩玩唄!”我剛準備問路,卻被一個濃妝豔抹,衣着暴露的女人攔住。

沒吃過豬,我也見過豬跑,知道她的意圖,我連忙擺了擺手:“我們是來辦正事的,你們知道豔梅屋在哪麼?”

“啥正事非要到豔梅屋?我們這也是一樣,質量不比她們差,價錢也好商量。”那女人嬉笑道。

斬月 蘇陽恬着臉湊上來,問道:“你們大白天的也不歇着?價錢怎麼說?”

我當時就想一巴掌把蘇陽這不成器的拍死,丫的還真是輕車熟路,難不成王叔帶他來過這種地方?

那女人一看有戲,趕緊貼着蘇陽,笑道:“這也得分人,對別人來說,我們是晚上開始營業。但你們兩個大帥哥想來,隨時歡迎,再給你打個八折,怎麼樣?”

其實這女人也不醜,看起來不到三十歲,但是飽經風霜的臉上塗着厚厚的粉,讓人怎麼看都毫無興趣。我微微皺眉,要是王叔把蘇陽給帶壞了,我回去饒不了他,好歹也是高大英俊的壯小夥,總不能飢不擇食,是個女人就上吧?

我實在有些看不下去,拉了蘇陽一把:“別鬧了,正事要緊。”

那女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有些不屑的冷哼道:“原來你們兩個是一對啊,嘖嘖,真是浪費老孃的感。這世道,人心不古啊!”

這番話從她嘴裏說出來,怎麼聽都不對勁。尼瑪,我們兩個在正常不過的大男人,難道就因爲不願意那個啥,就被認爲是同志,就得被鄙視?而且還是被她鄙視!

蘇陽也不生氣,從兜裏掏出煙:“姐姐哎,我們兩個是真有事要辦,不是你想的那樣。來,抽根菸。”

那女人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接過煙,蘇陽又很識趣的幫她點上。

“咳咳,你這什麼煙?勁那麼大?你是不是在煙裏給我下了迷藥?老孃可是做正經生意的,別想不掏錢就佔我便宜!”

我就無語了,做皮生意還做出優越感來了。我對她們這種苦命人並不反感,但是她的態度,確實讓我很崩潰。

不過蘇陽這小子還真是損,一般人第一次抽昇天煙的時候,都有些受不了。好在最後她還是給我們指了路,省了不少麻煩,從她的反應來看,趙大明遇害的事應該還沒宣揚出去。

“蘇陽,你小子是不是跟王建偉學壞了,怎麼對這種地方都那麼熟悉?”等離開那女人之後,我忍不住問道。

蘇陽冷哼了一聲:“我是沒來過這種地方消費,但我經常來這種地方找王建偉那猥瑣的傢伙。”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對師徒還真是顛覆我的三觀,真不知道王叔是不是來消費的時候碰巧遇見了趙大明。

豔梅屋也就是一個小小的門面,外面擺着洗頭的傢伙,裏面擺着幾張,雖然收拾的乾乾淨淨,卻依然讓人心裏有些膈應。

我們到了地方之後,現牆角蹲着兩個衣不蔽體的女人,趙大明躺在其中一張上,早就沒有了氣息。趙大明的死狀跟之前那些警察一樣,渾沒有傷痕,臉色烏青,面容可怖。

“王叔,什麼況?”我大致的看了一眼趙大明的屍體之後問道。

王叔一臉不忿的嘟囔道:“還真會玩,點了個雙飛。但沒等享受完,就掛了。我進來的時候看到一個鬼影飄走,沒抓到。”

蘇陽揶揄道:“羨慕嫉妒恨吧?你自己沒那本事雙飛,就別嫉妒別人。”

王叔頓時就漲紅了臉,跟蘇陽又是一番脣槍舌戰,我無奈的搖了搖頭,轉去詢問牆角那兩個女人。但仔細的詢問了一番之後,就只知道她們倆一個叫小紅,一個叫小蘭,沒什麼有用的信息。

當問道趙大明究竟是怎麼死了的時候,她們倆異口同聲的說不知道,當時兩人都趴下去賣力的服務趙大明,等聽到趙大明的慘叫擡起頭的時候,他已經死了,然後就是王叔闖了進來。

“王叔,趙大明就這麼死了?一點有用的線索都沒有啊,你是怎麼知道他出現在這的?” 周宋 我問道。

王叔咧嘴一笑:“我們家老頭子也讓我幫鄭飛的忙,趙大明昨晚就收拾好了東西準備逃走,我一路追蹤,沒想到他躲在這。”

Wωω▲тt kān▲c ○

“我看你是來這裏消費,碰巧遇到趙大明瞭吧?”蘇陽撇撇嘴,補了一刀。

我實在懶得聽他倆再爭吵下去,呵斥了一聲,世界恢復平靜。但在這時,牆角那兩個女人卻突然出了慘叫聲。

轉一看,那個叫小紅的,正在掐着另一個的脖子,她自己的眼神中散出紅光,充滿殺氣。我和蘇陽趕緊去拉,但是她的力氣大的出奇,根本就拉不動。

“啊嗚……”小紅擺脫我們兩個,突然張口咬在了小蘭的脖子上,一時間鮮血四濺。?…?? 第4002章

幫助驚天宗拿到十大宗門比試的勝利,有兩個原因,第一是還驚天宗的人情,不管怎麼說他們兩個人都是因為飛升來到驚天宗,而有了現在的實力!

就算現在驚天宗內沒有人能夠攔住他們,但是畢竟欠下驚天宗一個人情,他們還是覺得還了再離開最後!

第二,是因為千落離兩人還不確定師父墨九狸來到神界何處了,神界這麼大,想找墨九狸一個人太難了!

第三,千落離和宮本千夏當時聽聞十大宗門后,還了解到了十大宗門是比隱族勢力和神殿等頂級勢力弱上一點的,但是卻比其餘的勢力強悍!

他們都清楚,師父在神界的仇人,很有可能是神殿的人!

所以,作為墨九狸的徒弟,他們必須幫助師父做點什麼,而驚天宗等十大宗門就是目前為止,他們最好的選擇!

因此,宮本千夏兩個人才會直接留在驚天宗,他們是打算利用驚天宗,想辦法拿下十大宗門,作為墨九狸的後盾……

雖然是這麼打算的,但是具體兩人還是要看十大宗門的實力的,如果實力太弱,在神殿面前會被秒殺,那他們是不會選擇十大宗門的……

——

中域

三界和黃文兄弟,控制著靈舟,去諸神城,到現在他們已經飛行了一個月的時間,也早就進入中域了!

三界通過黃文和黃武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中域的事情,但是畢竟黃文兄弟也就來過一次中域,不過是歷練過來的,因此中域的一些地方他們都去過!

但是他們去過的地方,對於整個中域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不值得一提啊!

但是三界依舊是聽兩人介紹了,反正閑著就當打發時間了,按照他們的速度,再有兩個月不到,就能夠到達諸神城了!

「你們兩個恨神殿嗎?」三界好奇的問道。

「當然了!」黃文說道。

但是三界卻從兩人的臉上看不到恨意,三界十分好奇的再次問道:「可是我看著你們似乎對神殿只有敵意,沒有恨意!」

「從小父親就教育我們,不能喜怒於色,我們的身材從小就被別人歧視,他們看我們就跟怪物一般,都會嘲笑我們……」黃武聞言隨意的說道。

三界卻聽出了當初兩個小胖子的難過!

原來現在他們的風輕雲淡,都是偽裝!

三界覺得他們的父親說的很多,因為把憤怒表現在臉上,也改變不了什麼!

想要別人無法傷害自己,就要把自己變得更加堅韌,只有如此才能不被世俗的言語重傷!

「你父親說的很對!」三界由衷的說道。

「恩,我們一直很聽父親的話!」黃文和黃武說道。

「咦?前面那是什麼?」就在這時,黃武看了眼前面,發現似乎有黑影擋在前面了!

要知道他們的靈舟為了趕路,速度可是很快的,這要不是自己無意中看到,怕是直接撞上了啊!

三界和黃武聞言也看過去,發現前方果然有一大片黑影,不是山峰也不是森林,看著那黑影懸空擋在那裡,倒是更像是人! 這場面太血腥了,小紅就像是嗜血的猛獸,一口咬住了小蘭的脖子,不管我和蘇陽怎麼拉都拉不開,濺了一

的血。

“遭了,這是中邪了!”王叔語氣凝重。

緊接着,王叔也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張符紙,貼在了小紅的頭上。一道紅光閃過之後,小紅的腦門出飄出了一股黑色的霧氣。

黑色的煙霧散去之後,小紅

子一軟,倒在了地上,徹底昏迷過去。只可惜剛剛我們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那個叫小蘭的已經失去了呼吸。

“靈魂,她的靈魂正在散去!鎮魂!”王叔大吼了一聲,又扔出一張符紙。

被扔出的符紙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東西,猛然間燃起大火,沒想到火勢竟然蔓延到小蘭的屍體

上,一股烤

味瀰漫了整個屋子。

王叔嘆息了一聲:“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有後手,唉,我們肯定是漏掉了什麼重要的線索。”

我和蘇陽面面相覷,剛剛的一幕太讓人震撼了,王叔怎麼就把小蘭的屍體燒着了?而且那火勢特別旺,根本撲不滅,不到一分鐘的功夫,整個屍體就成了一堆灰燼。

“嘭!”

外面的門被撞開了,一羣荷槍實彈的警察在鄭飛的帶領下,衝進了屋子裏。現沒什麼危險之後,所有警察都放鬆了警惕,忍不住的用手捂住鼻子,這裏面的味道確實很難聞。

鄭飛也真是,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到了。這混亂的場面,讓我們怎麼解釋纔好?畢竟王叔是最早來到這裏的,沒人知道趙大明死的時候到底是什麼狀況,而且小蘭也是被王叔給燒了,鄭飛要是誤會了什麼,真的無從解釋。

“王師兄,這是怎麼回事?”鄭飛只是皺了皺眉,沒有捂上鼻子。

王叔毫無懼色,像個沒事人似的,把剛剛生的事

都跟鄭飛說了一遍。讓我和蘇陽詫異的是,鄭飛竟然沒有質疑什麼,完全相信了王叔的話。這倆人之間的關係不一般啊,我還以爲他對待王叔會像對我一樣,沒什麼好臉色。

“你們幾個,檢查屍體,勘察現場,不要漏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安排了幾個警察留下之後,鄭飛帶着我們和已經昏迷的小紅回了警局。

趙大明是最重要的線索之一,如今他一死,這條線索也算是斷了。但小蘭的死,讓我們覺得應該是漏掉了一些線索,所以鄭飛又把目光投向了昏迷中的小紅。

到了警局之後,王叔沒有急着離開,從車裏拿出來一個包袱,遞給了我。我愣了愣,這包袱正是之前孟老給我的,不過之前經過秦晴那麼一檔子事,我都把包袱給忘了。

“嘖嘖,孟老真是大手筆,這種品質的法器,連我都沒有。”王叔緊緊盯着我拆包袱的手,一臉豔羨。

我瞪了王叔一眼:“你剛剛是不是已經拆開了?”

王叔訕笑了一聲:“沒,哪有的事,我怎麼會隨便拆別人的東西呢。我不是那種人!”

不是纔怪,我暗自腹誹,要不是拆了包袱,他怎麼會知道里面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包袱打開之後,裏面是個木質的盒子,盒子上雕刻着奇怪的花紋。

那些花紋看起來很熟悉,但我想不起是在哪裏見過。掀開盒子後,一道金光閃過,一把金燦燦的剪刀靜靜的躺在盒子內。

“這是孟老答應給我的剪刀法器?”我有些驚喜。

昨天孟老才問過我想要什麼形狀的法器,沒想到今天就已經做成了。這把剪刀跟我平時理的剪刀樣式一樣,不過土豪金的顏色,看起來真的很高大上。

在剪刀上刻着兩個字“剪魂”,看起來鋒利異常,絕對是一把利器。我也就用剪刀用的最順手,以後有了剪魂,我的實力又能提升一個檔次。

“喂,孟老都給羅漢送了這麼貴重的見面禮,你怎麼也不送我點像樣的東西?”蘇陽突然開口。

王叔老臉一紅,隨後梗着脖子吼道:“誰說我沒送你見面禮,你每天抽的昇天煙,還有我送你的那塊玉,都是我親手做的。我告訴你,那些東西在外面可是千金不換的!”

蘇陽撇了撇嘴:“你還有臉說?不就抽了你幾包煙,還有你的破玉佩,我還給你。你個給我弄個金的剪子來,不,我要金的大刀。”

“哼,這塊玉佩已經救了你一命,失去了價值,你現在還給我是什麼意思?罷了罷了,算我怕你了,我再給你三張符,也是我親手製作的,以後能救你三次。”王叔悻悻的從懷裏拿出來三張符紙,上面歪歪扭扭的畫着詭異的圖案。

蘇陽皺了皺眉:“這特麼又是什麼玩意?別拿幾張破紙來忽悠我,我要金子,隨隨便便來個金菜刀金斧頭什麼的就行。”

王叔當場就爆了:“你這個沒出息的玩意,識不識貨?這幾張符可比金子貴多了,關鍵時刻能給你換來一車金子!”

我和蘇陽相視了一眼,都表示根本不相信。王叔一向吹牛皮不打草稿,或許那幾張符確實有用處,但也不至於那麼誇張。

“王師兄絲毫沒有誇大其詞,他制符煉器的本事,我早有耳聞。只可惜王師兄的家族從來不販賣符籙和法器,不然我們暗警真想購買一些。”鄭飛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到了我們

後。

王叔一臉得色:“嗨,低調,低調。我們老王家一向低調,這件事不宜大肆宣揚。”

嘴上是這麼說,但他的大嗓門,幾乎讓整個警局的人都把目光轉移過來。這特麼是低調?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低調”的人。

“剛剛那個叫小紅的失足女醒了過來,她說小蘭當時應該是看到了什麼,所以纔會被滅口。不過她的狀態也很不好,知道自己親口咬死了人,精神幾乎崩潰。”鄭飛轉移話題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