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葉一朵感覺格外的平靜。

她聽雲夢恬說,路彥琛打算把柳清清調派到外地去,結果,那邊管理層臨時出了點狀況,柳清清就沒有過去趟渾水。

路彥琛打算等過段時間,再安排她過去。

而這段時間,葉一朵就開始養傷。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腳傷,不知不覺好起來的時候,那個想要暗殺她的魅影,傷也好了起來。

魅影的傷好之後,柳清清就安排人,偷偷地將他送走。

這段時間,路彥琛也很忙,每天都早出晚歸的,葉一朵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

只不過,因為葉一朵腳傷的緣故,他每天在葉一朵上學下課後,總會及時出現。

葉一朵的腳丫子,再次能活蹦亂跳了。

她整個人開心得不得了。

她第一時間,就去聯繫雲熙,想要讓雲熙安排她,加入暗夜組織的事情。

結果,她去找雲熙的時候,好巧不巧,遇到了剛從實驗室出來的李沉風。

仔細算起來,他們兩個都一個多月沒見面了。

李沉風看見葉一朵雙腳著地,他挑眉看著葉一朵,迎面走上來:"你的腳,這是徹底好了?"

葉一朵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腳腕,然後,抬頭看著李沉風:"也沒有徹底好,但是,醫生說可以走路了,好好調養,不要劇烈運動就行!"

李沉風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說:"那你可要注意了,我覺得,按照你的性格,好好調養,似乎很難做到啊!"

葉一朵頓時小臉黑下來:"有你這樣說人的嘛,什麼叫我漢南好好調養啊,我的性格怎麼了?你了解我嗎?你見過我幾次,還有啊,我的腳腕還是你撞成這樣的呢,你自己不知道啊!"

本來,葉一朵剛才看見李沉風迎面走來,還跟自己打招呼的時候,她還挺開心的,畢竟,多了一個朋友,總是好的。

結果,這人說話聽著怎麼就那麼不舒服呢,簡直就是腹黑毒舌男。

葉一朵耷拉著小臉,只想快點結束聊天,然後,趕緊去找雲熙。

結果,李沉風似乎沒有走的意思。

他聽到葉一朵的話,一臉認真的解釋:"我這人,說話可能是直接了一點,但是,我說的都是實話,我的確沒有跟你見過幾次面,但是,我感覺你不是那種安靜的姑娘,你的腳腕的確是我撞成這樣的,但是,當時我想要照顧你,你卻不需要,但是,我依然每天去醫院看你,結果,兩天後,你卻從醫院消失了,我也找不到你,所以,你懂得!我只能放棄照顧你!"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看著他冷著臉,卻一副認真的樣子。

冷淡卻認真,這樣的感覺,在李沉風的身上,居然結合的如此融洽。

她看著冷冷淡淡的李沉風,莫名的也有幾分舒服。

她把這歸結為,這個男生長得太好看了。

畢竟,好看的皮囊,總會讓人心情好一點。

聽了李沉風的話,她想了想,眸子閃了閃,突然笑著說:"你說的話呢,聽你這麼一解釋,我好想突然也不生氣了,那就這樣吧,我還有事情,我先去忙了!"

李沉風聽到葉一朵要走,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葉一朵愣住了,她皺眉看著李沉風:"你幹嘛!"

李沉風也察覺,他這反應有點過激了。

他趕緊鬆開手,很認真的跟葉一朵解釋:"是這樣的,我覺得,你受傷了回家,雖然這是你的決定,但是,我沒有一直履行照顧你的義務,這很不應該,所以,我想請你吃個飯!"

"啊!"葉一朵吃驚的瞪大眼睛:"不是,我不餓啊,你請我吃什麼飯啊!"

李沉風態度很是堅決:"既然不吃飯,那就喝點東西吧,給我個機會補償你,我們好歹是校友,以後見面的機會也很多,總不能每次見了面,都當不熟悉的陌生人吧!"

葉一朵在心裡默默的說了一句,我本來跟你就不熟悉啊!

可是,看著李沉風邀請,她居然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最終,她只能沒好氣的點點頭:"好吧,就看在你誠懇道歉的份上,我跟你去坐一會!"

李沉風看了她一眼,面無表情的說:"行啊,榮幸之至!"

葉一朵呵呵了一聲,她從李沉風的臉上,可真沒看出來榮幸這兩個字。

葉一朵最終跟著李沉風,去了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她隨便點了一杯咖啡,坐在落地窗旁邊,聽著緩慢的隱約,突然覺得,這樣的下午,也很是安逸。

都市之仙帝歸來 她看著坐在對面的李沉風,心情都好了很多。

她問李沉風:"你說吧,你找我,就只是道歉啊?"

李沉風點了點頭,一副誠懇的表情:"是啊,我就是簡單的跟你道個歉,想跟你做朋友!"

葉一朵想到路彥琛讓自己離李沉風遠點的話,她皺了皺眉:"我們倆,為什麼要當朋友,你可是撞了我呢!"

李沉風挑眉:"所以,我撞了你,這件事就過不去了,你要在心裡記一輩子嗎?"

葉一朵抬高下巴:"我記一輩子,你又有什麼脾氣!"

李沉風突然笑了笑:"我有什麼好發脾氣的,你能記得這件事,我又是這件事中至關重要的人,我感到很榮幸,至於我撞了你,這件事,我也沒有什麼好否認的,畢竟,他是事實,但是,跟你當朋友,跟這個也不矛盾,畢竟,不打不成交,不是嘛!"

葉一朵看著李沉風,眸子眯了眯:"你這次的話多了啊!"

"嗯?"李沉風有些不解。

葉一朵解釋道:"你最後一次來醫院看我的時候,我記得,你的話可少了,你還說,你向來都是如此呢,今天的話,倒是不少啊!"

李沉風的嘴角,微微扯了扯:"是啊,今天的話,的確是不少!"

他話風一轉:"可是,我那不是為了跟你當朋友嗎?我姐姐跟我說,想要跟別人交朋友,態度就要熱情一點,我在努力表現,你沒看出來嗎?" 江南異境,這一日顯得尤為熱鬧,虛空神殿神光綻放,林楠親自坐鎮,身邊帶著八位尊者境高手。

周圍,一道道強者懸空而立,但卻沒有踏入虛空神殿,所有人對這座神秘神殿都帶著一絲畏懼。搞不懂是什麼,但那種危險感讓他們極為警惕。

這些人,足有數百之多,放眼看去,尊者境超過兩百人,其他也都是宗師境高手。

這股力量,一旦齊齊動手,除去虛影守護的幫忙,整個華夏大地都將被他們徹底清洗!

「諸位,既然來了,難道還不放心?」林楠站在虛空神殿中,開口淡笑道。

周圍,很多人都不語,和林楠也不熟,自然顧忌。

「道友,我輩修士,不拘小節,道友邀請我等都來了,有什麼話,還請繼續!」遠處,一位尊者境後期老者淡淡開口,和虛空神殿保持著至少千米距離。

這或許是他們認為的安全距離。

然而實際上,只要林楠願意,方圓十里都是虛空神殿的籠罩範圍,雖然對化靈境高手作用有限,但對這些尊者境、宗師而言,足夠了。

「好,既然各位願意如此,那就如此好了,不過還望諸位稍等片刻,還有很多道友正在趕來,不妨先坐下聊聊。」林楠笑道,沒有勉強。

真若是要動手,這群人也逃不掉。

周圍不少人點頭,反正權當是看個熱鬧好了,他們也要見識一番,這個神秘的祖星後輩,倒是有什麼底氣,要知道此刻這裡已然聚集了兩百位尊者境高手,還有至少數百位正在趕來。

如此,便是一股超強的力量,他們可不認為林楠有這種實力。

正好,也見識一番,無數年後的祖星到底如何了。

還有異境,此刻也正在眼前,他們也很想知道其中的情況。

盤坐虛空,很多人都保持著警惕,各個秘境小世界之前完全隔絕,根本沒有什麼陣營,好友之類的,彼此都很陌生。

這兩日,這些人更多的是了解這個世界,一個個的也不著急,等待著其他人陸陸續續的趕來。

期間,林楠倒是想找一些人聊聊,只可惜對林楠這些人都很警惕,問也問不出什麼。

半日後,江南異境上空,聚集了足足超過兩千人,尊者境高手佔據數百,一個個虛空而立,將整個天空都給佔去了一大半。

有人看向林楠充滿了好奇,有人帶笑冷笑,還有人直接帶著敵意而至。

對此,林楠都暗暗記錄下來。

眼看著差不多了,林楠終於決定不再繼續等待下去。

「諸位道友,現在可以說說你們的目的了,有什麼需要我們能做的。」林楠直言,沒想和這些人虛與委蛇。

見林楠一開口,直奔主題,不少人暗暗搖頭,太直接了反而不好。

果然,有人冷笑而出,帶著不屑之意。

「你可知道,你先前殺了我古皇朝之人?」

開口之人,位於一個人群之中,算是江南異境上空規模極大的一個團體,近百人,為首的幾位老者,全部尊者境巔峰實力,其他人尊者境極多。

林楠掃了一眼,不認識這些人,淡淡開口,不卑不亢。

「這幾日,我殺了不少人,這是眼下這個世界的規矩,諸位是想報仇?」

林楠這個語氣,頓時讓很多人大為不滿意,異境上空,也頓時顯得有些不對起來。

這兩日林楠出手斬殺不少人,這些人自然也有同伴,來自同一個秘境小世界,先前在省城被殺的九黎族人也趕到不少,眼中帶著寒意。

「哼,殺人償命?螻蟻之命,也想用我等來換?」另一人開口冷哼一聲,極為不屑。

哪怕是此刻,那些普通人,在他們眼中依舊是螻蟻,殺了就殺了,完全不屑一顧。

保持這個態度的人,不少,在場之中大有人在,只有個別一些人聽到這些話,眉頭微皺,但卻沉默沒有開口。

「其他人我不管,我那個弟弟,雖然不成器,但畢竟是我親人,你殺了他,我需要你死!」九黎族的三十多歲男子開口,聲音很平淡,但卻帶著冷意,名為蚩贏,九黎族的一位少主。

聽到這話,林楠毫不奇怪,找自己報仇這件事在自己意料之中,周圍其他人聽到這話眉頭也是緊皺,更有人不由自主的距離九黎族這群人稍稍拉開一些距離。

九黎族,這是一個強大而令人恐懼的魔神之族,上古期間大名鼎鼎。

而今,九黎族再現,讓不少人意外,原本以為這一族早就滅亡了。

九黎族之後,又接連有著不少人開口,單單在燕京就斬殺數波人,再加上全國各地,這兩日死傷的高手超過一百人,和這些人自然有著不小的牽連。

而今齊齊發難。

一家兩家的,還真不見得有膽子,眼下化靈境高手不出,各家出來的高手有限,在林楠一次性砸出那麼多的虛影守護之下,哪家都擋不住。

但眼下,各方聚集,超過四百名尊者境高手,兩千名宗師境!

這股力量,他們不相信林楠還能召喚而出那些虛影強者,召喚四百位?想想都完全不可能。

莫說是地球這些人不相信,放眼天國也讓人難以置信。

四百張以上的虛影守護,那要多少靈氣值?

天國之中,估計這個身家的,不出三五人,即便是有這個身家,也沒人會這麼干……

聽完周圍之人的話,林楠臉色不變。

「你們現在是想殺人,還是想講道理?」 重生影后:冷情顧少壞壞噠 林楠語氣很平靜,在之前他就有著準備,哪種結果都可以接受。

殺人的話,隨時!

講道理的話,那最好!

不過顯然,林楠想多了。

「道理?」一些人冷笑,古皇朝那邊,更是殺意凌然,一位老者臉上儘是陰霾,他的一位嫡孫被殺了,若非之前林楠召喚虛影強者的手段讓他忌憚不已,早就殺到了。

「你們也配和我等講道理?一群土著罷了,而今我等歸來,這裡終究還是我們的天下,強者為尊,你的道理,已然死了!」老者寒聲。

聞此言,很多人點頭,覺得理所當然。

這些人,當年都是真正的精英強者後裔,地球上的人,其實都是他們遺棄之人的後裔,稱之為土著也不算什麼,很正常。

在他們面前,這些土著不配講道理。

而且,強者不需要講道理,強者為尊,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螻蟻,不配!」 葉一朵乾笑了一聲,一臉見鬼的表情:"所以,你這是為了跟我交朋友,努力讓自己變成話癆嗎?"

李沉風一臉實誠的點頭:"是的!"

葉一朵簡直無語了:"你姐給你說的那話,應該是讓你交女朋友的時候這樣做的吧!"

"女朋友和朋友,有區別嗎?我感覺沒什麼區別,你是女的,我想跟你交朋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這個邏輯,你覺得對嗎?"李沉風一臉我說的難道不對的表情。

葉一朵徹底給他跪了:"你這樣的奇葩,我還真是沒見過,你前面說的女朋友,是你以後可能會發展成妻子的人,至於後面,你說要跟我交朋友,那只是說,你想讓我當你的女性朋友,所以,這兩個意思是不一樣的,你懂嗎?"

李沉風一臉平靜:"所以,女性朋友就不能發展成女朋友嗎? 豪門絕戀

葉一朵差點吐血,她瞪大眼睛,看著李沉風。

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居然坐在這裡,跟李沉風討論這麼無聊的問題,簡直跟繞口令似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打住,我不想再跟你討論女性朋友和女朋友的區別,真的太無聊了,我現在只想知道,你喊我過來,除了想跟我交朋友,還有別的事情嗎?"

李沉風看了一眼葉一朵面前的咖啡,認真的說:"有啊,不是讓你喝咖啡嗎?你還一口都沒喝呢!"

葉一朵徹底覺得自己沒話跟李沉風說了。

前幾次見面,她一直覺得這人挺正常的啊,可是,今天怎麼有點胡攪蠻纏的感覺。

他們倆說話,根本就不在一個頻道上啊。

她是真的不知道,這人到底是真的不懂她說的話,還是裝出來的。

她皺眉想了想,看著李沉風:"說實話,我對你這人,很是不解,總感覺,你很百變,每次見你,你性格似乎都不一樣!"

李沉風解釋:"我姐說了,我的性格屬於那種比較多變的!"

葉一朵呵了一聲:"那你姐可真是了解你!"

她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氣喝完:"你還有事嗎?沒事我走了!"

李沉風的眸子閃了閃:"有,過幾天,有個華人聚會的party,可以認識很多國內的朋友,你去嗎?"

葉一朵搖搖頭:"沒興趣!"

"你的那個朋友,雲夢恬,也會去的!"李沉風快速的補充了一句。

葉一朵愣住了:"她也去!"

李沉風點點頭:"她是別的朋友邀請的,但是,我知道!"

葉一朵的神色微微沉了沉,既然小夢去,那她不去,似乎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她看著李沉風,點了點頭:"行,那到時候,我肯定按時去,你把時間地址發給我就行!"

說完,她站起來就想走。

畢竟,看時間,路彥琛也快來接她了。

她要趕緊去找雲熙,催一催她要加入暗夜組織的事情。

這事情暫且不能讓路彥琛知道,盡量還是避著他的好。

李沉風這廝,今天已經耽誤她很多時間了。

結果,她剛站起來,走了兩步,又被坐在對面的李沉風一把抓住。

葉一朵發現,這個李沉風,真的是很愛抓人胳膊。

她皺了皺眉,李沉風立馬鬆開了。

他抱歉的說:"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一著急就忘了!"

葉一朵"嗯"了一聲:"還有事嗎?"

李沉風說:"我想給你發時間地點,但是,我不知道你的聯繫方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