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接下來,林楚楚還帶着我去了趟海瀾之家,之前,對於穿衣毫不在乎的我,被林楚楚逼着從上到下、從內到外買了個遍。

果然是人靠衣裳馬靠鞍,看着鏡子裏的翩翩少年,我自己都有些恍惚,不敢相信,鏡子裏的那個人就是我。

這一頓操作下來,至少花了林楚楚兩千大洋,但林楚楚只是咬咬牙,連眉頭都沒皺,我堅持不買,但她卻說:“一切都聽爲師的,大不了勤工儉學一個學期,沒什麼大不了。”

話說我身爲華國唯一的元帥,和最高首長平起平坐,只要我想,華國的一切資源均歸我調遣和支配,現在,卻被一個女孩子包養了,讓我好不自在。

“恩,這纔是我林楚楚的徒弟!”

林楚楚對於我的包裝很是滿意,牽着我的大手向着皇家大酒店走去。路上,我隨着她的節奏一蹦一跳的,感到格外的開心。

之前,對於李雯,我心中更多的是尊重,對於衛萌萌,則像鄰家女孩一般那樣憐惜,對於林採兒,心中更多的是憐憫,後來,才產生了愛情,才變得刻骨銘心。

而對於林楚楚,我心中有着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她總是能夠牽着我的心緒走,她開心,我就開心,她滿足,我就滿足,我願意跟着她一起瘋,因爲和她在一起,我能忘卻一切煩惱。

可惜的是,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我,是來報恩的。

我跟着林楚楚來到了皇城大酒店,酒店門口的迎賓見到我,立刻朝着我跑了過來,爲了不暴露身份,我向着兩個迎賓使了一下眼色,兩個迎賓會意,又退回到了門口。

皇城大酒店在西南地區是特殊的存在,據說背景深厚,地位超然不說,要求還挺奇葩,即便楚煥英身爲西南大學副校長的女兒,也只是訂到了一個低檔包廂。

“各位同學,歡迎大家蒞臨今天的同學聚會,今天的聚會由我楚煥英請客,大家吃好喝好,以後有誰想要留校或者考研的,儘管來找我!”


還沒進門,我和林楚楚就聽到楚煥英在吹牛逼,打開門一看,林楚楚頓時傻了眼,她的夢中情人楚航,此時正和楚煥英手挽着手,站在包廂的最中央。 “楚航,你……”

看到楚航和楚煥英手挽手,林楚楚生出了一種強烈的醋意,甚至連我都被感染到了。

“呦,這不是咱們班唯一的村姑林楚楚嗎?我們熱烈歡迎她,畢竟我們現在吃的用的都是農民伯伯提供的呢!”

“窮逼來了!”

“她穿的這麼窮酸是怎麼進來的?”

“是啊,我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不過她身邊的那男同學倒是挺帥……”

如果是一般人,遭到同學這樣奚落,早就落荒而逃了。

但林楚楚只是臉紅了一下,便拉着我直接坐到了楚航的旁邊。楚航的眼神有些躲閃,他有點不敢與林楚楚對視。

見自己的話起到了羞辱林楚楚的效果,楚煥英一臉的傲嬌,接着對林楚楚挖苦道:“楚楚啊,你今天可要多吃點啊,你呀,平時總吃些蔬菜,營養不均衡,你看你瘦的,都快皮包骨頭了,不過這也不怪你,畢竟你家裏窮,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楚煥英再次往林楚楚的心上紮了一刀,因爲是農村人,因爲家裏窮,林楚楚平時省吃儉用,沒少遭受楚煥英她們的白眼。

但林楚楚只是嘿嘿一笑,道:“謝謝啊!”

林楚楚輕描淡寫的一句謝謝,讓楚煥英的挖苦彷彿都打到了棉花上,好一招無招勝有招,林楚楚的情商真是高得離譜。

我是來報恩的,自然不能讓林楚楚受氣。

我拿起餐桌上的菜單,對着門外喊道:“服務員,點菜!”

“哈哈哈……”

一幫同學見我站起來點菜,再次鬨笑起來,因爲在他們眼裏我也是個鄉巴佬,他們不相信我能點出什麼有水準的菜。

我故意裝作很吃驚很貴的樣子,眼神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楚煥英,弱弱地問道:“今兒誰要請客來着?”

“今兒老孃請客,隨便點吧鄉巴佬!”

楚煥英撇了我一眼,十分不耐煩地說道。雖然昨天晚上,我給了她足夠的震撼,但在她的眼裏,我仍然是那個土包子,只不過是力氣大了一點而已。

“好嘞!”

我等的就是楚煥英這句話,這下,我還不把你往死里宰。

“服務員,鮑魚、龍蝦、魚翅、燕窩、海蔘、鹿茸、野生猴腦各來一份,至於酒水嗎,就點羅曼尼康帝,今晚喝羅曼尼康帝!”

聽到我點的菜品,楚煥英一口茶水沒呷好,直接噴了出來。

“咳咳咳……”咳嗽了好幾聲,楚煥英才終於緩過來,一雙充滿惡毒的眼睛盯着我道:“陳雨欣,你什麼意思?”

“就是啊,你怎麼這樣,煥英姐好心好意請同學吃飯,你卻把煥英姐往死里宰,你知道你剛纔點的菜品有多貴嗎,你知道你剛纔點的紅酒有多貴嗎?”

“是啊,我看他就是沒安好心,誠心破壞同學聚會!”

“不愧是林楚楚的徒弟,原來跟林楚楚是一路貨色!”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對着我進行了輪番攻擊,甚至還捎帶上了林楚楚。

林楚楚用小手拽了拽我的衣角,道:“陳雨欣,快別鬧了,趕緊坐下。”

說着,林楚楚站了起來,對着門口的服務員說道:“那個,對不起啊服務員,他不懂點菜,我們重新點一下。”

“爲什麼要重新點,難道我剛纔點的菜不好吃嗎?”

說着,我把林楚楚按在了座椅上,盯着楚煥英道:“今天說要請客的人是你吧?”

“對,是老孃怎麼了!”

“是不是你說,讓我隨便點的?”

楚煥英何其聰明,一下子便想到了其中的關鍵,原來我在這裏等她呢。

“我是說過讓隨便點,可是不包括奢侈菜品啊!”

“不包括奢侈菜品叫什麼隨便點?我看你是請不起吧?”

“你……”

楚煥英的臉色白一陣紅一陣,胸膛劇烈欺負,看來是被我氣得不輕。

“你個鄉巴佬,菜品什麼的就先不說了,你知道一瓶羅曼尼康帝多少錢嗎,把你賣了都不值一瓶羅曼尼康帝的錢……”楚煥英氣呼呼地對着我喊道。

“這麼說,你還是請不起唄,請不起就直說,弄那麼多彎彎繞有意思嗎?”

“你……”

楚煥英被我氣得都要原地暴走了,一肚子的氣沒處撒,對着她身邊的楚航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邊打邊吼道:“你這個窩囊廢,你女朋友被欺負了,都不知道吱一聲,窩囊廢,窩囊廢……”

看我把楚煥英氣到爆炸,林楚楚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上大學三年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能夠讓楚煥英吃癟的人。

打了楚航一頓,楚煥英突然想到了些什麼,隨即收斂了情緒,對着我說道:“鄉巴佬,你知道皇城大酒店在西南地區是怎樣的存在嗎?如果不是我,你能來這種地方吃飯?”

楚煥英又恢復了傲嬌的本性,對着我顯擺和奚落道。

“哦,要不是你非要請客的話,我也不會來這麼低檔的包廂吃飯。”

“你……,好,好,好,這個包廂低檔是吧,有本事,你就要個高檔包廂,你要是能要來高檔包廂,請同學們吃飯,我管你叫爺爺!”楚煥英咬牙切齒地說道。

“你說的話,當真?”

“老孃一言,駟馬難追,在座的同學皆可見證!”

“好,乖孫女,你就等着叫爺爺吧!”


“你……”

“煥英姐姐,你別搭理他,就他那窮酸樣,能要到高檔包廂纔怪!”

“是啊,皇城大酒店是什麼地方,這孫子肯定在裝逼!”

“一會兒他要是要不來高檔包廂,看我們怎麼奚落他!”

林楚楚則是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恨不得鑽到桌子底下,同時,在心裏對我滿滿的失望,這傢伙,也太會吹牛逼了,林楚楚甚至都想到了我被全班同學圍毆的場面。

“服務員,去把你們經理叫來,就說有位姓陳的先生找他!”


我淡淡地對着門口的服務員說了一句,又扭過頭來,對着林楚楚講着自己最新聽到的一個笑話。

“咯咯咯……”林楚楚被我逗得咯咯直笑,楚煥英則是一臉的嫉妒之色,心想:“笑吧,我看你們還能笑多久?”

不到兩分鐘,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便出現在了包廂內,他便是這家酒店的經理安海金。

安海金走到包廂後,先是向着所有的人鞠了一躬,而後十分謙卑的問道:“請問,那位是陳先生?”

“啊,皇城大酒店的經理竟然向着我們鞠躬,煥英姐的面子還真是大啊!”

“是啊,這回跟着煥英姐長見識了,這牛逼夠咱們吹一輩子了!”

“就是,跟着煥英姐混,準沒錯!”

同學們都以爲酒店經理對着他們鞠躬,是因爲楚煥英的面子。而楚煥英此時也有些沾沾自喜,臉上滿滿的傲嬌,剛纔被陳雨欣懟,丟掉的面子在瞬間又找了回來。

“陳雨欣,千萬別吭聲,要不然,你可就真的慘了!”林楚楚拽拽我的衣袖,偷偷在我耳畔說道。

“沒事兒的,你放心吧!”

我示意林楚楚放心,而後便站了起來,對着酒店經理道:“我就是陳先生!” 只見酒店經理徑直朝着我走了過來,雙手直接握住了我的右手,道:“不知陳先生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見此場景,一幫同學都傻眼了,酒店經理不是看楚煥英的面子才鞠躬的麼,怎麼現在對這個鄉巴佬這麼客氣。

“安經理,我們人多,能不能給我們安排一個大點的高檔包廂?”我對着安海金說道。

“陳先生說笑了,什麼叫能不能,您是本店的至尊貴賓,別說要一個高檔包廂,就是把這裏全包下來,也是理所當然!”安海金拍馬屁道。

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傾佩西南軍區司令員高碩辦事的認真,連如此細節都想到了,在一定程度上,比牛犇稱心多了。

我準備升任牛犇爲龍組參謀長,牛犇現在的位置,就是龍組副參謀長兼政治部主任,下一步倒是可以考慮讓高碩來當。

在安海金和一幫服務員的引領下,我帶着林楚楚和一幫同學來到了皇城大酒店最豪華的一個包廂。


走進包廂之後,一幫同學傻眼了,只見包廂的餐桌上已經擺上了燕窩、鮑魚、龍蝦、魚翅等高檔菜品,不僅如此,餐桌的中間,還赫然擺着十幾瓶羅曼尼康帝。

“哇!一百多萬一瓶的羅曼尼康帝啊,居然擺了十多瓶,這得多少錢啊!”

“啊!快看,那是不是傳說中的天價澳洲大龍蝦,快給我拍張照片,我要發個朋友圈!”

“這就是燕窩?這就是魚翅?我還從來沒吃過呢!”

……

一幫同學七嘴八舌地議論了起來,就連楚煥英也驚呆了,今天能夠要到低檔包廂,還是父親央求校長,校長通過教育部某高官的關係纔要到的,而陳雨欣竟然可以直接要到最豪華的包廂,讓楚煥英感到很沒面子。

“陳先生,您慢用,您今天的消費全部免費!”

“太好了!一幫同學頓時歡呼了起來!”

山海禹皇記 ,掐着我的胳膊問:“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哎呀,你輕點,疼,疼……”

“快說,要不然我加大力氣了!”

“額,是這樣的,我父親和這家酒店的老闆是故交,我找了我父親的關係,所以……”

見躲不過,我隨便編了一個理由,才矇混過關。

林楚楚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