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換衣服馬上出發,可能停留幾日,最好帶上幾件衣服吧,對了,別忘了帶泳衣,火城的海很美,咱可以在水裏…你懂的。”

明主最後留下的表情,讓晨曦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什麼叫你懂的,明主太澀了!

房門忽然打開,明主探出半拉身子,指了指牀鋪,“手機,手機忘拿了。”

纏愛入髓:華麗小萌妻 晨曦慌張的爬到牀鋪拿手機,結果膝蓋踩住自己的裙襬,擋在胸前的衣服直接掉到了牀上。

晨曦就那麼趴在鋪上直接走光,晨曦低頭看到沒有遮攔的前胸一下尖叫,啊,啊!

擡頭看見明主用閃閃發光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那裏,晨曦只好整個人趴到,把身子深深地埋進牀單上。

美人策:傾世謀女暗妖嬈 晨曦見明主打開門跨步走了進來,晨曦的心更加亂成一團,他不會還要繼續吧,嗚嗚,腫麼辦。

明主拿起手機,走到了她的身邊,晨曦慌亂至極急忙把頭扭到了一邊。

呼,呼,呼,不要過來,快快離開…

晨曦發現越緊張的時候時間過得更加緩慢,就在晨曦沉浸在各種遐想時,光光的後背被衣物蓋上,隨後傳來了關門聲,屋子裏一下變得靜悄悄。

他就這麼走了嗎?

晨曦看到薄薄的小單子蓋在後背,裹緊了上半身,這一晚簡直糟透了。

晨曦搖晃着身子走進洗手間,衝了個涼水澡,神智逐漸清醒。

沒一會兒就換好了衣服,整理好了箱子。

站到了門前,可晨曦怎麼也不想打開那扇門,怎麼辦,剛剛都走光了,怎麼見明主的臉,雖然又不是第一次,可是畢竟他們還沒完全你情我願的託付了對方的身子,嗚嗚,腫麼辦。

咚咚咚。

晨曦嚇了一跳。

“老婆好了嗎,該走了。”

晨曦緩緩地打開門,視線始終不敢看明主的眼睛。

明主接過她的行李,走在了前面,晨曦總覺得剛剛聽到了明主的笑聲。

應該沒聽錯,他肯定笑了,她都這樣了,他還笑她,明主!!

“還不下樓?要不要抱你下來。”

晨曦纔不要呢,這一晚肌膚之親還少嗎,不要,不要。

“來了。”晨曦揹着單肩包跑了下去。

心中一直有疑問,這大晚上的怎麼去火海,記得坐火車還得坐好幾個小時呢,這個點既沒有火車,也沒有長途汽車,不會是開車過去吧。

開車到火城,天都要亮了吧,來得及嗎?

明主把行李放在後座,坐到了駕駛座。

不會真要開車過去?雖然不是她開車吧,可明主開一夜的車會很累的呀。

晨曦擔心明主,可她還是不敢扭頭看他,晨曦就那麼望着窗外啃起了指甲。

明主看着一直不敢直視自己的晨曦,更加覺得老婆好可愛。

他望着她的側臉握住了那隻冰涼的小手,十指交扣… 一路兩人就這麼手牽着手來到了小機場。

晨曦這才明白過來不是開車過去,而是要坐飛機去火城。

忽然覺得,有錢人真任性,大半夜的說走就走,這麼說金融系是不是選對了?

等上了大學得好好學習怎麼賺錢,多賺點錢給老爸老媽買一個看得到月河的房子,河濱公館就挺不錯的,等她賺到錢了一定要在河濱公館買一套觀景房送給爸媽。

“帶上這個睡一覺吧。”明主給她的耳朵上帶上了圓嘟嘟的東西。

果然噪音小了很多,一首悅耳的音樂傳到了耳邊,整個人都舒展了下來。

晨曦望着漆黑的天空就那麼飛到了火城。

夜裏的火城沒有月城般繁華,也沒有高樓大廈,晨曦俯瞰地面,黑乎乎的那一片應該是海吧,好黑,黑的讓人害怕。

都來了火城了會不會有機會看得到火海?

長這麼大了,還沒看過火海,那個傳說中的火海。

“醒醒,到了,下飛機了。”

晨曦扇動着睫毛睜開眼睛,走下了飛機,剛剛差點就睡着,貌似醒着的時間太長了,一會兒住進酒店睡一覺好了。

海風撲面而來,吹起了她的裙襬,一股海腥味提醒她,她已經在海邊了。

哇哦,好酷,眼前竟是黑乎乎一片的茫茫大海,天亮了,肯定很漂亮,明主選擇了海邊的別墅,豈不能見得到火海了,好期待…

“老婆困了吧,先回去睡一覺,一會兒再來找你,夜世界見。”

明主放好行李,親了親她的額頭,離開了房間。

屋子裏一下靜了下來,頓時覺得好睏,晨曦都沒來得及換睡衣就倒進了牀鋪。

晨曦的靈魂飄出了屋子,果不其然冥主也出來了,晨曦總覺得冥主像陰魂不散一般纏着自己,醒着要在一起,成了靈魂也要在一起,冥主不用管冥界的事兒嗎?就這麼陪着他真的沒事嗎?

“老婆,我去下冥府,今夜你自己沒事嗎?”

晨曦想,冥主真識時務,剛說他纏着她,這就要走了,哎呀,太好了,終於可以自在的玩了。

“去吧,去吧。”晨曦強忍住了笑容。

“那我去了,對了,明早你要是見不到老公彆着急,等我見完客戶就過來陪你,手機別忘了保持開機。”

“好,好,知道了,快去吧。”

冥主走的速度還真快,說走就真走了,一下就不見蹤影,忽然成了一人,這心裏怎麼會有點失落呢…不想那麼多,去看看火城的夜世界去。

晨曦獨自一人向海邊飄了過去。

漆黑的海邊除了恐懼就是恐懼,晨曦不想再靠近了,正要回頭飄向陸地時,偶然間看到了一個身影。

大晚上的,站在海邊,不會是自殺?

晨曦沒回陸地,向那位短髮女人飄了過去。

是人還是亡靈?那女人的小腿埋在水裏,晨曦看不到她的腳是否着地。

要是看不到自己的話應該是人吧,年紀輕輕的女人大晚上的在海邊也太危險了,要真是這個女人想不開什麼的,自己就趕緊回軀體,出來救她。

要是,是亡靈的話那就好辦了。 總裁約婚:枕上嫩妻 “小姐,小姐,聽得見嗎?”晨曦邊靠近邊說道。

海浪聲規律的響起,除外無任何聲響。

難道是人,所以聽不見她說的話?

晨曦飄到了短髮女人的面前晃了晃手。

“有事嗎?”那女人忽然擡頭嚇了晨曦一跳。

竟然是亡靈,奇怪的是這個亡靈見到她一點也不激動,往常見過的亡靈見到她不都激動的不行了嗎,難道自己在火城沒有名氣?

也是第一次來火城人生地不熟的,這裏的亡靈可能沒聽過她的名字吧。

不管認不認識自己,這個亡靈站在海里想做什麼?

“問你呢,有事兒嗎?”那女人邊說着邊走進海里。

“沒事,剛以爲是人,你沒事我就走了。”晨曦一見那女人說話帶刺兒,決定不再問東問西了。

“不送。”那女人更往深處走去,海水都摸過了她的脖子。

這個亡靈真奇怪,是不是在這裏淹死的啊,所以重複自殺?話說真是溺水死亡不可能再溺水。紫萱不說過嗎,溺水的滋味兒太難受了還不如來一刀痛快。

這女人不是跳海自殺的爲毛還要在這裏玩溺水?

晨曦回頭一看連那女亡靈的頭頂都看不到了,都浸水裏了?不管那麼多了,人都不歡迎她還是別多管閒事兒了。

溼噠噠的液體滴到了胳膊上,晨曦一回頭剛纔那女人站在了她的前面。

啊!一聲尖叫!這個亡靈想幹什麼?嚇死人了!不是在海里的嗎,什麼時候站到前面來了,好可怕,可別是厲鬼什麼的。

“膽子這麼小怎麼當靈女。”那高個子短髮女人轉過身飄在了前面。

“你剛剛不在海里的嗎,什麼時候過來的?”

“這個重要嗎?”

晨曦被問的啞口無言,決定不說話了。

“第一次來火城?”

“嗯。”自己怎麼說話了,晨曦總覺得這女人有股魄力,讓人想跟隨的衝動。

“來旅遊?”

“算是吧,他有事兒來這邊非要拉着我,所以我就跟過來了。”不知道自己吃錯什麼藥了,這女人說話這般蠻橫她卻不討厭,反而問什麼就答什麼,深怕聽不明白還會特意的解釋。

“男人?”短髮女亡靈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啊?好厲害。”自己是怕她還是喜歡她怎麼感覺自己在和這個女人套近乎。

“這還用猜嗎,來火城看火海的十有八九是一對兒。”

也是,那年沈俊不邀請她來火城看火海的嗎,虧那會兒沒和他一起來,這麼想很久沒見到沈俊了,不知道這個渣男現在過得怎麼樣。

“男人是個危險的東西,不要把心全給他們。”那女亡靈停了下來回頭注目晨曦。

她是受過情傷嗎?要麼怎麼會說這麼充滿哲理的話語?

“不能以偏概全吧,世上也有好男人。”晨曦承認世上有不少渣男,賤男,鳳凰男,但確實有好男人,比如明主,比如上官文浩,比如閔浩…

“有啊,可是太稀少了,沒幾個人那麼幸運會遇上好男人,既然概率那麼低,還不如不愛,不愛了就不會受傷,不愛了就沒那麼多怨恨…” 晨曦放下雙手垂下了頭。

“有這麼險惡嗎?”

“純真小妹,小心被騙!過來人的話是要聽的,除非你覺得一夜情無所謂。”

晨曦還是難以相信的歪了歪腦袋,男人除了那件事兒其他的就不顧了嗎?

“等你聽完我的故事就知道,男人的一切舉動都是有目的的,就說剛纔救過我的那個男人。”

“他怎麼了?”晨曦急忙問道。

全職法師 短髮女亡靈怔了怔,“等我死後才知道,那一次海里的相遇不是第一次,他早就知道我是誰,早就關注了我的一切,那一日也是包括在他的計劃之內,所以世上沒有那麼多巧合!”

“哇塞,那男的好有心機。”

“心機,火城的蕭總那是出了名的城府深,能沒有這點心機。”

蕭總,明主要見的那個人好像也是蕭總,不會是同一人吧。

“他很有錢?”晨曦對這個蕭總多了不少興趣。

“嗯。”

“長得帥嗎?”

“很有男人味兒。”

“又有錢又帥,還救過你的命,你難道沒動心?”晨曦覺得既然那男人這麼精心步了局應該是爲了得到女人的心吧?

“女人就怕動心,愛上了,就無法不愛了!寧願知道你愛的人不可能愛你,你愛的人不可能取你,可怎麼也鬆不開手。”

“你愛上了他!”晨曦替這位亡靈着急了。

女亡靈沉重的點了點頭,

晨曦終於看出問題的嚴重性了,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這是何等痛哭的事情,短髮女亡靈卻選擇了這一條路,註定要悲劇,可有一點晨曦卻不明白。

“有點不明白了,他既然不愛你爲什麼要做那麼多計劃,你是不是搞錯了。”

“沒搞錯,他的目的就是得到我的心,卻沒想過付出自己的心。”

晨曦覺得這個蕭總一點人情味兒也沒有,沒有人情味兒的人都不是人,晨曦一向用這種方式區分人類。

“得到你的愛對他有什麼好處嗎?爲什麼佈置那麼多?”晨曦始終不明白蕭總的想法。

“好處?能有固定牀伴,一個愛他的固定牀伴,一個什麼要求都會迎着做的牀伴,一切都爲他着想的牀伴,你說有沒有好處?”

“就爲這個?”晨曦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還有就是,那個把心都給了的人,會什麼都不顧,爲了他爭取一切的利益,甚至知道了他是有婦之夫的情況下,也心甘情願獻出自己的身體,你說有多少好處?”

晨曦聽着話語不知道說什麼了,好殘忍!

“是不是簡直無可救藥,可是愛上了,就完全止不住了。愛情註定不公平,愛的多的人永遠處於被動,所以不要太愛一個人,受傷的永遠是那個更愛的那個人。”

晨曦聽着心裏隱隱作痛,顧慮這個顧慮那個,還能愛一個人嗎,愛情爲什麼要這麼複雜!

“說道哪兒了?”亡靈擦拭了眼角的淚水接着說道。

“對了,愛到死去活來,卻發現自始至終獨唱一場戲,好諷刺!”

亡靈朝着前方飄了過去,晨曦站在原地遙望她的背影,愛一個人爲什麼這麼辛苦?親,這章內容沒有抓到,耐心等待,先看看別的! 送走亡靈,天色亮了起來,晨曦按着原路飄回了別墅。

漆黑一片的海洋逐漸帶上了色彩,等天完全亮了的時候,海洋穿上了青綠色。

晨曦看到一大片美麗的海洋興奮的急忙回了軀體,她要早早出來玩水,好不容易來了趟火城,這麼美的景色豈能錯過。

晨曦用過早點,換了身波斯米亞長裙,帶上遮陽帽向大海出發了。

海風清新的飄過,吹起了她的裙襬,溼溼的空氣多了份海洋的味道,晨曦深深地吸了口氣,渾身都覺得成了海洋的一部分。

晨曦脫下鞋子趟着海水走到了不高的岩石邊,坐在岩石上看那一望無際的大海,忽然覺得自己好渺小。

“大海我來了。”晨曦向着高空大喊。

只有海鷗的聲音和浪聲,周圍沒幾個人影。

這麼美的地方,這個時間點人怎麼這麼少,晨曦當然不知道這裏屬於私人區域不對外開放的事情。

青綠色的海洋藍藍天空,終於明白碧水藍天是什麼意思了。

晨曦晃着腿四處亂看,看着看着視線停在了昨天那個短髮女亡靈投海的那個地方。

兩人在這裏相遇,真是浪漫,要是她遇上帥哥救她,肯定動心了。

這個蕭總好了解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一人?

這一切其實不能怪短髮女亡靈定力差,第一次的相遇都沒被動搖,說明很理智,誰知後面還安排了多少動人心絃的相遇。

一個男人有意要接近你的時候真的很難分清是不是真愛。

可憐的女亡靈,就這麼走了,那壞男人會不會一滴眼淚都沒流?

太不值得了,不值得!

“老婆。”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晨曦遲遲地回頭。

明主穿着花褲衩跑了出來。

晨曦急忙回頭壓低了帽子,這貨公共場所還這麼亂來,膽子真大,話說他是明主有什麼不敢的…

他見完客戶了?這麼快?

晨曦還沒回頭說話的時候身子已經被明主拎了起來。

“老婆,昨夜沒見,都幹什麼了?想沒想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