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放了卯兔,倒不是陳天龍心慈手軟。

他就是要讓卯兔離開,要讓上官家族大長老知道他現在的真實實力,讓那位大長老知道,他只是一位能越境戰鬥的先天初期武者而已。

不然的話,卯兔和子鼠等人全都死了,上官雷霆和神秘大長老,肯定認為陳天龍這邊有非常強大的幫手,只會更加警惕小心!

他們得知殺了子鼠的只是擁有先天初期境界的陳天龍而已,自然也就會放鬆警惕了。

…… 東方的啟明星將亮的時候,兩道黑衣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陣煙似地從忠勇侯府的青嵐院里一竄而出。

有睡的雙眼惺忪的婆子,一歪一斜著身子從房裡走出來去上茅房的時候,看見那黑影一閃而過,睜開眼仔細一看,四周靜寂的什麼東西都沒有,也只能納悶的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唧唧歪歪的咕噥一聲,「又眼花了。」

那兩道黑衣人影好似閃電從空中掠過,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沒了人影。

跳出忠勇侯府,饒了大半個翼州城,終於,在家家戶戶的廚房中都冒出炊煙的時候,那兩個身穿黑衣勁裝的少年郎,才敲開了一棟隱藏在翼州城花街柳巷之後的,兩進宅子的大門。

開門的是個年約八、九歲的小郎,看見面前兩張身上帶著潮氣的熟悉面孔,嘴巴一咧,露出一個憨憨傻傻的笑容。

這小二郎小命叫虎子,祖上世代都替主家看守著這幢不大不小的宅子。從虎子的高祖爺爺,太爺爺,爺爺,現在又到了虎子的父親這一代。

「公子您回來了?嘻嘻,娘正在廚下做早膳呢,主子您先回去洗漱,一會兒就可以用飯了。虎子一邊笑的憨傻的說著話,一邊讓開地方,讓兩人進來。

阿壬走在後邊,見他們進來后,虎子又探著腦袋,將外邊巡視一遍,看到外邊空無一人,他們沒有被人監視或跟蹤后。便又笑眯眯的將大門嚴嚴實實的關好,不由心頭一樂。

這態度小心翼翼的,呵呵。跟在家裡窩藏了個通緝犯差不多。

阿壬就笑眯眯的朝著虎子招手,「虎子,過來過來,哥哥給你糕點吃。」一邊說著話,一邊從袖籠中取出幾塊兒由綉帕包著的糕點。

糕點拿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些碎了,是翼州城糕點鋪子里沒有出售的千層蜂蜜桂花糕。不過。即便形狀都不完整了,只聞著香味。虎子也知道,這糕點肯定也不是平凡人家的吃食。

虎子糾結的皺了兩下粗粗的眉頭,隨後還是憨憨傻傻的一邊咽著口水,接了糕點。一邊笑嘻嘻的說道,「謝謝小哥哥。」接著聽到母親的一聲喚,便捧著糕點歡快的跑開了。

阿壬看的可樂,得意的搖頭擺腦。猛一扭過頭,準備繼續跟著自家主子回房梳洗更衣,卻冷不丁的看見自家主子,正雙目暗沉的盯著他的袖籠看。

阿壬當即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不好意思的攏了攏袖子,眼睛四處看。就是不敢對上自己主子那深邃的看不見底的雙眸。

阿壬結結巴巴道:「那什麼,什麼,呃。我就是看那小姑娘房裡擺著的糕點都冷了,今天丫鬟肯定又會給她換新的,這些糕點丟了可惜,就,就順手拿過來,過來給虎子吃……」

沒好意思說自己嘴饞。但是阿壬還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後悔了,剛才為什麼要把那糕點給虎子啊。即便要給,自己也可以給自己留兩塊么,也可以不當著主子的面給么?

唔,不動聲色偷人家姑娘房裡的東西什麼的,他業務不熟練,這真的是第一次啊。

阿壬一張娃娃臉徹底皺成了苦瓜臉,他還覺得自己平白擔了個罪名,好處又沒落在自己肚子里挺委屈的。

但是,一抬頭看見自家主子那冷凝的雙眸,暗沉的好似要滴出水來的臉色,阿壬被嚇得險些要撇嘴哭出來了。

冤死了……

初生的太陽灑在小院里,將世間的萬物都染成了金黃,氣溫好似都在慢慢升高,然而,眼前這年僅十五、六歲,面容俊美白皙,乾淨如斯的少年,眸子卻似千年不化的冰山幽潭一般幽暗無邊,冷冽的沒有絲毫溫度。

這少年長的面如冠玉,丰神俊朗,在白日里看起來,他面容更是俊美的讓人驚心。

然而,他此刻看向阿壬的眼神,卻端的深邃懾人。好似攜著雷霆閃電,漠然又凌厲的讓阿壬一邊委屈的哭喪著臉,一邊卻也控制不住將腰背瞬間挺的筆直,好似正在嚴陣等待著檢驗的將士。

「下不為例。」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從他抿成了一道冷峻的直線的薄唇中說出。少年郎鋒利的五官線條在此刻更是綳得緊緊的,他下頜的弧度鋒利而倨傲,渾身的氣息洶湧狂暴的好似暴風雨來襲。頎長瘦削的身子站成了一道威武的長槍,他就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利劍,隱於內的鋒芒,有種沉靜中的霸道強悍。

阿壬心中的委屈不平,倏地就瞬間被這四個字抹平了。端正了臉色,肅穆高亢的回了一個字「是」。

直到自家主子的臉色又慢慢緩和下來,阿壬才又一撇嘴,訕訕的舉高了袖子,去抹就在方才那瞬間,遍布在額頭上的細細密密的汗珠。

要被嚇死了……

「呵呵。」不遠處傳來男子無奈的輕笑聲,阿壬抬手擦汗的動作一僵,繼而抬頭向左側一看,瞬間,一張娃娃臉上便漫上了難掩驚喜的笑容。

「二哥!」

「又做錯事兒了吧?」正大步朝著阿壬和那少年主子走過來的男子,年約二十左右。

他長相溫潤,五官線條柔和淡雅,面上常年帶著如水靜逸的笑,即便身上也穿著和阿壬兩人一模一樣的黑色勁裝,他的形象也不像個將士、刺客或是別的武職人員,而是就像是玉面風流的貴公子。

可以章台走馬,詩酒風流,攜妓遊玩,真真的留戀山水而忘憂的高門隱士……

墨乙好笑的看著阿壬,像個嗷嗷待哺的幼鳥一般,一看見他,便激動的飛一樣撲在他身上。臉上溫潤的笑意中,好似又添上了幾分無奈何和好笑。

「行了,總這麼長不大,下一次可是再不讓你跟著主子出來了。」墨乙笑著說著話,話說的漫不經心,卻像是掐准了阿壬的七寸一般,讓阿壬整個人都觸電似的一下跳腳起來。

哪裡還顧得上和墨乙親熱啊,早義正言辭的聲討墨乙這個二哥不仗義了。

墨乙倒也好脾氣,當然,也好手段。只是一句話,便讓阿壬徹底老實了,「那剛才誰惹了主子?嗯,那桂花糕確實挺香的,阿壬出息了,下一次故地重遊的時候,別忘了給二哥也帶些回來。」

阿壬:「……」

阿壬找個角落蹲在地上一邊畫圈圈,一邊苦逼的詛咒墨乙墨丙墨丁,幾個哥哥就會欺負他這個老實人……

「主子……」墨乙走到少年郎跟前,看著眼前少年好似比一個月前分別時,顯得更加冷厲和稜角分明的五官,眸中閃爍著千思萬緒,卻再也開不了口說不出什麼話。

「回來就好。」少年郎冰冷的聲音,此刻也好似溫潤了許多,話語中多了幾分感情。

墨乙就嘆息著又笑著說道:「可惜,屬下雖然後來追到了凈悟大師,大師卻說『桃花醉』他只在玄空大師留下的手札中看到過一些描述,他知道這種毒中毒后的情形,卻不知道怎麼解……」

話落音,眸中一閃而過黯然沉痛的神色。

他們兄弟十個全是老主子為主子挑選的「侍讀」,從小一起長大,十幾年來幾乎從來沒分開過。

只可惜,一遭家變,老主子家裡只留下這一根獨苗。如今,怕是連著唯一一點骨血,也不知道那一天就要斷了……

墨乙心中痛的好似刀刮,看著少年那好似永遠沒有感情波動,永遠暗沉如淵的雙眸,卻又強打起精神,笑的愉悅的說道:「不過,也有一個好消息。凈悟大師說了,主子的機緣不在他那裡,就在這翼州城,主子命不該絕,自有貴人相助。」

墨乙早在收到凈悟大師去萬安寺講經的消息后,便和主子以及其餘一些兄弟,快馬加鞭從惠州趕去了萬安寺。只是,沒想到中途遇到連番刺殺,主子到了萬安寺的時候,凈悟大師已經離去,到底晚了一步。

雖然後來據阿壬回報說,忠勇侯府的五姑娘有把握解主子的毒。然而那樣連及笄都沒有的小姑娘,他如何能信?

倒是直接又快馬循著凈悟大師的行蹤追蹤而去。

這一追就追了半個多月,直至凈悟大師斷言主子命中的貴人確實不是他,而是在大魏腹地之中南翼州,他才又不得不快馬趕回。

但是,在翼州,主子命中的貴人就真的是忠勇侯府的五姑娘么?

不管到底是不是,墨乙也是抱了最後一點希望的。其實他心裡更絕望。

自古佛門大師都精通醫理,有些醫術高深的,連太醫院中的太醫都多有不如。大悲寺的前任方丈,也既是凈悟大師的師傅玄空大師,便醫術高深,堪為一代神醫,凈悟大師得了玄空大師的全部傳承,醫術自然也不差。

然而,如今連凈悟大師都斷定自己解不了主子的毒,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真的有把握么?

沒把握也一定要有把握了!!

墨乙面上露出璀璨奪目的笑,「主子,屬下想抽空和忠勇侯府的五姑娘探討一下醫術。」

看到少年郎的目光落在他臉上,墨乙面上的笑容更加溫潤了,「主子,您知道的,墨乙師承先帝時期,百年杏林世家出身的楊原判。……興許,能給五姑娘打下下手。」(未完待續)白皙修長的手指緊緊地彎曲著,嵌入木地板,劃出觸目驚心的划痕,他緊緊閉着眼睛,拚命掙扎,想要阻止陣法對他的影響,可是那股力量還是不斷地侵蝕着他的心,隨着撕裂般的疼痛蝕入骨血。

那股莫名的恐懼感如同空洞的冰冷包裹着他的全身,佔據了他的身體,那一瞬間,他感受某股邪惡的力量被喚醒了。

「你阻止不了我,快放棄吧。」

癲狂而自我的魔聲,不斷地迷惑他的意志,紫發美人捂住劇烈起伏的胸口,抬頭望向鏡子,另外半張截然不同的……

《毒舌靈君要報恩》捕捉小媳婦篇第一百八十九章秋獵背後(下) 「媽的,給我等著吧!老子一定要找人弄死你!」

來到總經理辦公室,劉黎明問道:「古麗,你沒事吧?」

「我沒事!」

說着,塔吉古麗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服,但她的衣服早已經被李陽撕扯的不成樣子。

大片的春光暴露在外,她的身材原本就極為誘人,再加上凌亂的衣衫,看的劉黎明雙眼發直。

似乎察覺到了劉黎明異樣的目光,古麗嗔白了他一眼,羞澀的說道:「劉總,你也是一個好色之徒啊!」

「我怎麼好色了?」劉黎明慌忙收回自己熾熱的目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好色,你看什麼呢!」塔吉古麗氣呼呼的問道。

「看美女啊!我們的古經理這麼漂亮,難怪會被客戶給調戲!」劉黎明笑道。

「不要臉,流氓!」塔吉古麗慌忙護住自己的胸口,狠狠的盯着劉黎明說道:「再看,信不信我也讓你和李陽一樣做不成男人?"

說着她抬起纖細的小腿,意思的朝劉黎明的襠部就要退去,劉黎明慌忙退後了一步,趕緊夾住雙腿,淺淺一笑,說道:「不敢,不敢,我錯了美女!」

「天下烏鴉一般黑,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

劉黎明呵呵一笑,調侃道:「話怎麼能這麼說,主要還是因為我們的古經理太漂亮、太迷人了,美女生來就是讓男人看的!」

塔吉古麗一臉的無語,這話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擊了,怎麼長的漂亮也有錯了!劉黎明笑笑,說道:「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不行的話我給你這邊安排幾個人吧!酒後的男人容易鬧事,這種事情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我把醫藥公司的保安往這邊調幾個,省的以後再出現類似的事

情!」

「調幾個也可以!主要是我們酒店的服務員全都是十七八的小姑娘,這要是讓男人給糟蹋了,怎麼給人家的家人交代啊!」塔吉古麗說道。

劉黎明點點頭,「是,你說的很有道理,掙錢不掙錢沒關係,一定要保證員工的安全,我今天就打電話讓趙剛安排人過來!」

塔吉古麗笑了笑,謝道:「謝謝劉總!」

「謝什麼呢,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

離開了酒店,劉黎明便直接回到了家裏。

看了一下藍月還沒有下班,一定是在公司里加班,他便走進廚房。

忙完公司的事情,回到家藍月推開門便走了進來。

劉黎明正在廚房熬湯、炒菜,聽到有響聲慌忙轉過身,就看到女人已經走了進來。

「回來了?」劉黎明洗了一把手,慌忙來到客廳迎接藍月,「辛苦了,趕快坐下歇歇!」說着,他慌忙接過藍月手中的包放好。

「劉黎明,你今天怎麼這麼好,還回來給我做飯啊?」藍月感覺很意外,問了一聲,伸了伸懶腰,就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

「醫院這幾天沒啥事,不是心疼你嚒!」劉黎明呵呵一笑,來到藍月的身後,伸出手便為她按摩了起來。

「怎麼樣,舒不舒服?」

「嗯,不錯,今天表現不錯,好好按!」

藍月在公司里忙了一天,確實是心身疲憊,劉黎明這麼一按,她頓時感覺全身輕飄飄的。

好大一會兒,藍月感覺身體舒服多了,才讓劉黎明停下,勾唇一笑,說道:「說吧,今天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求我?」

劉黎明回到家裏又是做飯,又是按摩,藍月現在對他是非常的了解,知道他肯定是有事相求。

「嗯……這個嗎……」

劉黎明撓了撓頭,小心翼翼的說道:「車壞了,想買一輛車,給你小男人撥一點錢吧?」

「啊?」藍月一驚,「車壞了可以修嗎?為什麼要買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