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敬夜聽著他的話索性盤腿坐了下來,「你知道幽冥族嗎?」

千風抬起頭看著敬夜,眼中帶著詢問的神色,不過嘴上卻是沒有問出來,「我聽說了,你是風族的人,風族也算是個有些傳承的家族吧,按道理你們家族中應該有關於幽冥的零星記載。」敬夜看出了他的想法開始接著說道,「或許你離開家族的時候沒看過家族的典籍吧,那我可以跟你說說這個幽冥族!」

敬夜調整了一下坐姿,收攏了雙腿直起了腰板,「李氏,軒轅這兩個家族你應該知道吧。」

「大陸第一勢力,天道宗的掌舵家族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千風很是好奇,他知道敬夜的全名,但他不知道幽冥族的事情,「難道你的家族和李氏、軒轅還有關係?」

聽著他的疑問敬夜自嘲一下,「是啊,天地太久沒有幽冥族人了,已經被時間遺忘了。」千風靜靜的聽著沒有插話,「封天古陣你應該知道吧?」

「天道宗守護的古老陣法自然聽說過!」

「你可知這個陣法怎麼來的?」敬夜嘴角露出了一絲的悲涼。

「聽說事關一場大戰,最後封印了什麼。」千風回想了一下說道。

「封天古陣是封印的是條通道!」敬夜盯著千風的眼睛說道。

「通道?」

「兩個世界的通道!在那個背後有另外一個世界,而那個世界就是我之前說過的吞靈族的老巢,千年前通道被擊穿,吞靈族大肆入侵這個世界,而在當時還沒有什麼四宗門、百戰亂地什麼的,主宰這個世界的霸主是三大家族,也就是現在的李氏、軒轅還有消失在歷史長河的幽冥!」敬夜說起千年前的事情表情逐漸嚴肅。

千風聽著敬夜的話瞳孔收縮,他小時候跟著自己的哥哥聽過大人們的談論,說:從前這個世界還是李氏、軒轅兩家說了算的世界,他們兩家說什麼就是什麼,只是後來發生變故,他們的地位才慢慢下降,最後變成這個樣子。

千風一臉的不相信,「呵呵,首領你這話說的有些大了,我知道你的血脈不簡單,家族來頭很神秘,曾經的強大甚至遠超我風族,不過李氏、軒轅在大陸可是聲望極高,雖然聽長輩人說出了變故,但也不是其他家族可比的!」

敬夜聽了低聲一笑,「你口中的那個被李氏還有軒轅一起守護的陣法就是我幽冥創造並施展的!當年兩界大戰,我幽冥族舉族祭陣才有了今天的封天古陣,也才有了今天四宗盛世,最後家族只留了我下來,我的存在就為了一件事!重振幽冥,讓這個世界所有像你一樣無知的人都記住世間還有一個能夠和李氏、軒轅並駕齊驅的家族!那就是幽冥族!」說著敬夜的聲音越發的激昂,這是他的目標也是一生的追逐,「完成這件事的只有我一個人,整個家族只有我一個人,我要超越,要攀登的是你們眼中不可逾越的山峰,只有我一個人,只有我一個人!」

敬夜看著千風目光堅定,「我一個人就敢攀登你們想都不敢想的山峰,我面臨的是什麼我自己知道,但是你知道你自己面臨的是什麼嗎?」

「我面臨的是什麼?」千風聽著敬夜的問題嘴中重複著這個問題,眼神中逐漸恢復往日的堅毅,「我要打敗家族中的人我要告訴他們,沒有宗門的培養我依然可以撐起整個家族!」這句話說完,千風一掃之前的頹喪。只有先把自己的目標看清楚才能找到前進的方向。

「對,這是你現階段的目標,可是一個小小的失敗你就要放棄嗎,我告訴你在我出生的那個時代,只要不死就不算輸,哪怕只有半條命活了下來,那你就有戰勝對手的機會!何況你現在只是受了點傷,這點傷能阻擋你前進的步伐嗎?如果能,那說明我看錯你了,如果不能那就趕快療傷,然後站起來朝著目標繼續前進!」

「我不會倒下,在那幫人親口道歉之前我絕不會導倒下!」千風的鬥志被重新點燃,這樣的千風才是敬夜看中的千風! 「哼呵,好好療傷,等你傷勢好了我還有事跟你談。」敬夜起身拍了拍千風的肩膀然後離開修鍊區。千風看著離開的敬夜心中的心念重新立起,只是一次小小的失敗,並不能說明什麼,在這裡跌倒一次那就爬起來跨過去!

「千風的事情算是解決了,還有靈宗的事情需要解決!」敬夜走出了修鍊區,看了一眼逐漸昏暗的天空然後分辨了一下方向閃身進入一個小衚衕,然後一邊從儲物腰帶中拿出發黑衣袍往身上罩一邊朝著靈宗的駐地行去。等敬夜走出小衚衕的時候全身都已經隱藏在黑衣之下。

敬夜還是和往常一樣先是七繞八繞,在武宗山門附近繞圈,確定身後沒人跟蹤才選擇小路往靈宗出發。原本敬夜低著頭不想引人注目,不過在和一個衣著有些髒亂的人擦身而過的時候,那種熟悉的血氣再一次被敬夜感知到。

「這股氣息!」敬夜腳步放緩,接著黃昏的暮光看向走過去的那人,此人步履僵硬,雙手擺動也很不自然。「不對啊,我沒有釋放出靈魂感知,怎麼察覺到血氣的?」敬夜觀察了一下此人之後覺得不對經,羽化宗的吞靈功法在開啟和吸收血液之後會流露出一種獨特的血氣,這股血氣平常手段根本感知不到,若是敬夜不去刻意用靈魂感知也是察覺不到的!

「不管了先跟上去再說!」既然已經感知到了血氣,不能放任這個人不管。敬夜靜靜的跟在身後,同時關注著四處的情況,自身的靈魂力量完全的展開,搜尋還有沒有其他吞靈狀態的人。

前方的人一步一步的走著,每一步都是一樣的步子,速度一直沒變過。大約走了一炷香的時間之後敬夜開始感受到第二個吞靈血氣的人,又跟著走了半炷香的時間,出現了第三個吞靈血氣的人,越是跟蹤發現的人越多,最後敬夜跟著來到了萬獸山莊的駐地前。此時周邊已經不下百道吞靈狀態的人了。這些人開始需要一些隱蔽的位置藏起來,然後就收斂的自身的氣息,若不是敬夜還能感受到他們身上的血氣,只怕路過都不會注意到他們。

此時萬獸山莊的內部看上去極為平靜,敬夜看著心中著急,要想辦法通知他們才行。雖然有這樣的想法,但是這些吞靈狀態的人已經將這裡嚴密監視了起來,貿然行動很容易暴露自己。敬夜看著這些藏起來的人有點沒法辦,不過看了一眼之後似乎意識到什麼:這些人都是散修!羽化宗的人一個都沒出動!羽化宗招收的散修有四百多人,這裡只有一百左右,那剩下的。。。糟了!

敬夜想到了人數的不對,既然羽化宗有行動,他們不可能只派這些人來,「萬獸山莊的人都是靈獸化形,單憑肉身和力量少有人能及,這些吞靈狀態的人雖然難纏但是絕不會對萬獸山莊造成什麼傷害也就是說這些人是來牽制萬獸山莊的!」想到了這裡敬夜趕緊抄著小路趕往天道宗,到了天道宗的附近,這裡也是一樣有百餘道吞靈血氣。

「只有一百人左右,也就是說這些人也是用來牽制的,那麼主戰場就是。。!」敬夜又是趕往靈宗的駐地,三宗門有兩個宗門安排了人牽制,那麼最後一個不用想也知道是哪裡了。

「對了上次的密探!」趕往的路上敬夜想起被羽化宗單獨關押的那五十名密探,又想到羅天途今天說的話,「該死!這恐怕不是一時興起也不是什麼為了配合明天的招收,他早就開始準備了!」

此時的敬夜已經完全反應過來,這樣的行動布局,羅天途恐怕早就計劃好了,萬獸山莊人均戰力較高,而且又都是結實耐打的類型,跟他們硬碰硬占不到多大的便宜;天道宗有青甲和天印,加上已經有了一些破解之法,要想取得戰果難度太大;最後只剩下靈宗,經過上次和天羽的聯手,已經重創過一次的靈宗顯然是三宗裡邊最弱的,加上羅天途手上控制著那五十名密探,只要計劃得當偷襲得手易如反掌!

敬夜已經猜到了羅天途的部署,這次直接走大路快速沖向靈宗的駐地。此時天色已經暗沉了下來,等到了靈宗附近的時候周邊都已經點上了燈籠。敬夜放開靈魂力量很快就感受了不下兩百道血氣。「果然!」敬夜猜得沒錯,這裡就是羅天途計劃的主戰場。

「嗯?」敬夜跟著一個聽令狀態的人走了一段,發現這個人並不像之前兩個宗門那邊的一樣,萬獸山莊、天道宗那邊的吞靈者都是找個不一人矚目的地方藏起了,這些人則是到處走動,還時不時的從身上拿出一些東西埋入地下。

敬夜很是小心的靠近,等這人走了之後四處張望一下然後小心翼翼的挖開一些土層,發現是一些晶石,敬夜不動布陣,但是見過一些布陣的材料,這個東西應該是陣法的一種材料。「他們要在這裡布陣,想來明天的行動跟這些陣法有關!」敬夜想到這裡趕緊跟上,同時將靈魂力量發揮到極致,盡全力同時鎖定四個人,記錄下他們埋放陣法材料的位置。

經過一個半個時辰之後,路上的人已經稀稀拉拉,這些吞靈者也終於完成了布陣的任務,敬夜仔細留意了一下,並不是所有的吞靈者都在放置材料,只有大約二十來個人在幹活,其他的人都是隱藏的狀態,光是敬夜跟蹤的四個人就放置了不下百個材料,算上其他的人加起來至少五百的陣法材料。

「咳咳!」敬夜喘著粗氣找個地方靠著休息一夥兒,長時間的跟蹤還是同事跟蹤四個人,也算是透支了敬夜現在的靈魂力量。「現在還是沒有辦法通知靈宗的人。」敬夜眼神朝著四周的角落瞄去,那裡每一個地方都藏著一個人盯著靈宗,也好在這些人都沒有自己的意識,要不然敬夜這樣同時跟蹤四個人早就被發現了。

「看樣子只能靠自己了!」敬夜從儲物腰帶中取出紙筆,趁著自己沒有忘記材料的安防地點趕緊記錄下來,然後反身朝著冥城的駐地回去,今晚註定無眠! 敬夜借著夜色趕回了冥城駐地,此時的冥城首腦都在新建的議事廳等著敬夜,他們在下午的時候就接到通知晚上召開會議,可是現在月色都到了頭頂了還不見首領,而大長老千風正在修鍊區閉關療傷無暇顧及冥城事物,一時間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點頭緒都沒有。二長老李雲最近倒是豎起一些威望,可惜現在他正忙著重組冥城和建立秩序實在沒有精力在管別的事了,至於三長老秦楚,威望是有可惜領導能力不行此刻也不是他能站出來扛大樑的時候。

「算了!首領可能修鍊忘了時間,有事情明天再說吧!」倒是新進的四長老劉宇出面挑開了話題,說這話可是要負責任的,萬一首領來了發現這裡人都走了,那怪罪下來首當其衝的就是最先提出離開的人。

聽著劉宇的話,秦楚眼前一亮,對這個被迫加入冥城的人頓時心生好感,一邊點著頭一點隱晦的給他豎起大拇指,劉宇看了心中一股不祥的預感出現,再看李雲也是一臉欣賞的點著頭,不過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有,既不贊同也不反對,但是行動說明了一切,直接起身準備離開了。

「是不是被坑了!」劉宇心中一緊,畢竟自己是後來之人,雖然知道冥城的底細,但是想要融入進去還是需要時間的,現在冒然如此只怕出了事只能自己硬抗了。

「嘭!」的一聲議事廳的大門被直接推開,一道黑影閃身進入了議事廳,這一下把準備離開的李雲、秦楚嚇得不輕,連同一邊正想著後果的劉宇都下了一跳。「都在,正好有緊急任務今晚必須安排妥當!」敬夜環顧了一下四周三個長老都在,還有二十多個冥城的骨幹也在。

聽著敬夜嚴肅的聲音,議事廳的眾人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剛剛出去一趟剛好撞見羽化宗在布置準備偷襲三宗,我猜羅天途是準備在我們開始招收人手的時候動手,所以今天晚上一定要把明天的行動安排好!」敬夜直奔主題開始跟他們講述羽化宗的安排。

敬夜說的很仔細,三個長老還有冥城骨幹也都用心幾下,李雲更是拿出紙張,將敬夜粗略標註的材料位置重新細緻的抄錄了一遍。「情況就是這個情況,現在你們誰有好的計劃!」敬夜說完了喝了口桌上的茶水問道。

這個問題一處,議事廳中陷入了一片寂靜,從首領的描述中可以知道羽化宗這次準備的有多充分,對於這樣的事情,一時間還真不好解決。沉默了許久還是李雲打破了平靜,「計劃我暫時沒有,不過我們可以先提出問題然後一個個解決,等這些問題解決了,方案就出來!」

眾人聽了李雲的話一個個都點著頭,至少這是目前唯一提出來的方法,「首先我們要解決身份的問題,這次我們行動必定不可以暴露冥城的身份,否則之前的潛伏還有假意合作都化為虛有,這樣殺雞取卵的事情不可以!」李雲提出了第一個也是最為致命的問題。

「若是首領信得過我可以讓我來擔任此次行動,我之前都是活躍在修鍊區,而羽化宗之前從未在修鍊區有過什麼行動,他們應該沒見過我,所以我帶人去比較合適,還有就是帶著我的舊部,他們之前基本沒有接觸過羽化宗的人,被認出來的幾率遠遠小於你們!」劉宇沉思了一下,最後一咬牙主動請纓。

敬夜看著劉宇心中不免擔心,倒不是擔心劉宇出問題,而是擔心他和他的部下實力問題。相比冥城的核心還有骨幹來說劉宇的人無論從單人素質還是相互配合都有些差距!劉宇看著首領皺眉盯著自己還以為敬夜不信任他趕緊補充道,「首領,在這個屋的都知道冥城的底細,若是我出了問題,三宗的人不會放過我,而且我在外界也是在天道宗的勢力範圍混的,為了我的後路我可不會幹蠢事的!」

敬夜抬手示意安靜然後安撫道:「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實力問題!」

「既然如此,隱藏身份的方法解決了,那就解決實力問題!」敬夜剛想說下去就被李雲打斷了,其實敬夜想說什麼李雲都能猜到,無非就是想換人,以確保計劃的成功,不過就先在的情況來看劉宇帶人去最合適不過。打斷了敬夜的說話李雲也是隱晦的給了敬夜一個眼神告訴他現在沒有更好的人選,敬夜看到李雲的眼神也就收回了想要說的話。

「實力問題可不好解決,我們的骨幹還有精銳打都在羽化宗駐地待過,若是加入行動中難保不會被認出來!」秦楚有些無奈,之前的駐地被毀暫住羽化宗,現在想想還真是問題。

「質的不足拿量來補。」敬夜想著既然不換人了那就圍繞劉宇解決問題,「劉宇之前自己的手下不下六百人,這次全部出動,就用天機閣密探的身份出手,這樣一來你們的偷襲就順理成章了!」

長生種物語 「對啊,原本我還在想大規模人員出動怎麼掩飾,這樣一來剛剛解決這個問題!」李雲聽了很是贊同,密探救自己的宗門,任誰都不會懷疑吧!

「好這些問題都解決了,按我們明天具體怎麼行動!」劉宇聽著兩個人的方法接著問道。

「我想羅天途應該會卡著我們招收人手的時候動手,這樣既能打擊三宗又可以提升威望招收更多的人,所以我們會盡量往後拖延時間,而你就安排人儘快記住這紙上的位置,明天行動開始一定要在第一時間拔除這些材料,否則你們危矣。」敬夜拿著李雲整理過一遍的紙張給劉宇,「拔除這些陣法材料之後,你們就佯攻牽制羽化宗的人,但是記住一定保持距離,相比那些吞靈狀態的人,你們還不是對手,目的就是減輕靈宗的壓力,想來以靈宗的實力,你們做到這裡他們就不會有什麼事了。」敬夜大致的說了一下計劃和基本的進攻方略。 「那萬獸山莊還有天道宗怎麼辦?」秦楚詢問道。

「萬獸山莊還有天道宗的那些人造成不了什麼傷害,而且以他們的實力很快就能騰出手來幫助靈宗,所以不用幫忙,只要能在幫靈宗分擔壓力讓他們能撐到兩宗的人來就行了!」解釋道。

「那好這樣的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秦楚說道。

「劉宇你還有問題嗎?」敬夜轉頭問劉宇。

劉宇低頭想了一下說道:「首領,若是我們被羽化宗的人黏住怎麼辦,撤退的時候我們又往哪裡撤。」

聽到劉宇的問題眾人又是一陣沉默,之前只考慮怎麼實施行動,完全沒有注意後邊的事怎麼料理,要是撤退的時候被羽化宗的人跟蹤就完了。「要不直接併入靈宗,這樣也算是解決了這個問題。」秦楚小聲的建議著,這樣從表面上沒有什麼破綻也不會引起羽化宗的懷疑。

敬夜聽了建議沒有直接給予回應,一邊的李雲也是皺眉沉思。若是真的讓他併入靈宗那就相當於放棄他們了,而且冥城一次少了這麼多人恐怕也是要招收人手了!

「首領是打算放棄我們嗎?」劉宇看著沉默的眾人已經猜出了意思。

「這樣行動之後你們先併入靈宗躲開羽化宗的耳目,然後化整為零分批次回來!」敬夜想了一下這樣的計劃還是目前最好的,不過他也不想放棄這些人,事後回來只要不引人注意相信不會有太大的破綻!

「現在這樣的計劃最好,就這樣行動吧!」敬夜定下了計劃,現在就是開始準備和實施。

「是!」眾人聽到之後齊聲應喝,人後一個個開始自己的準備。

其實大部分人都是去幫助劉宇召集人手還有布置任務,按照計劃今晚他們就要提前潛伏到靈宗附近,在這之前還要布置任務給手下的人,選出幾個有點威信的人分別帶領,給他們劃分好區域,一隊人負責一片地方的陣法材料,這樣行動起來不會慌亂。

而秦楚還有李雲則是對自己的心腹布置任務,反正目的就是拖延明天的招收計劃。敬夜看著開始忙碌的冥城心中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覺得明天的事情恐怕不會和他們計劃的那麼簡單。

大約兩個時辰之後,劉宇那邊終於是布置的差不多了,然後分成二十多個小隊從不同的方向離開冥城,或繞路或走小巷開始靠近靈宗。另一邊秦楚和李雲也想好了明天的拖延之法,經過一夜總算是有了應對之策。

冥城的人計劃好了之後開始恢復平靜,至少表面上和往常無異。第二天清晨羅天途就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冥城,今天他可是搭了戲台準備唱大戲的!敬夜料到羅天途會來的很早,不過還是假意相迎,「哎呀,天途兄來的這是早啊!」

「今天有重要事務,自然是要早點來。」羅天途笑著寒暄,不過略顯暗淡的神色說明昨晚他也沒休息好啊,說著跟敬夜來到了冥城的議事廳中。

敬夜朝後看著羅天途帶來的羽化宗弟子,臉上也是盡顯疲態。「天途兄,你們這是怎麼了,看山去你們昨晚休息的不是很好啊。」敬夜明知故問。

「哦,昨晚有事處理,哎寒兄看山去似乎休息的也不是很好啊!」羅天途看著寒和後邊的幾個老面孔說道。

「天途兄有所不知,昨晚冥城出了點事,內部出了分歧,不過沒事現在差不多平定了!」敬夜神色略顯難看,似乎昨晚的事情有些嚴重。

「哦?寒兄的冥城竟敢有人造次?」羅天途很是關心,上次千風擂台事情之後他就知道,冥城就是一幫烏合之眾,沒有寒、千風、李雲還有秦楚指揮根本沒有戰鬥力,現在竟然還有人內訌,這樣利用起來可是很不順手的。

「小事,小時而已!」敬夜假意有些勉強的說道。

「稟報,首領!」此時秦楚按照計劃開始登場,看著到一邊的羅天途之後假意話說不出口,暗示羅天途避嫌。

羅天途身為宗門弟子這樣的情況怎會看不出秦楚的意思,不過看在是冥城內部事務的份上,羅天途自知不好在此,所以微笑著起身準備避嫌。

敬夜看著羅天途想要出去趕緊說道,「又是快說,天途兄也是自己人有什麼好隱瞞的!」聽著這話羅天途腳下倒是停了下來,若無其事的又坐回了椅子上。秦楚則是繼續按照計劃,假意不太好說出口,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那個。。。他們又吵起來了!還說。。。 婚途有坑:老公乖乖跳 還說不給他們答覆絕不罷休!」

敬夜聽了一臉無奈做出一副為難的神色。羅天途聽了不明所以趕緊問道,「什麼事啊,還要如此,直接武力鎮壓不就可以了,身為冥城眾人難道還想造反?」

「天途兄有所不知,我冥城上次從藏書閣中帶出來的五部造化武學,現在內部人員掙破了頭皮,兩邊的人都是我冥城的老成員,而且對冥城的貢獻頗大,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分成了兩派,若是貿然出手鎮壓恐怕會寒了下邊人的心,所以只能這麼拖著。」敬夜跟著羅天途解釋道。

羅天途聽了之後算是明白了,分贓不均導致的內亂啊,「這個寒果然不善於管理,這樣一來冥城的助力就少很多了,算了這樣也有好處至少掌控利用起來不會太麻煩!」羅天途心中想著利弊。

「既然這樣,寒兄就先處理你們內部的事物,處理好了我們再開始人員的招收吧!」羅天途想了之後讓敬夜先處理,自己則是等著,剛好他們也有一些工作需要準備。

「那天途兄稍等片刻,容我處理一下馬上回來。」說完帶著秦楚直奔冥城的修鍊區,現在拖得越久劉宇他們準備的就更充分!

坐在議事廳的羅天途抬手示意,他身後的一名羽化宗弟子會意彎下腰將頭伸到羅天途的側邊,「吩咐下去,等信號然後行動!」說完那名羽化宗弟子微微點頭然後離開了冥城駐地,此時李雲正在冥城的一個暗哨位置看著離開的白衣羽化宗弟子,然後轉身朝著修鍊區行去。 羅天途算是很有耐心的人,不過再有耐心的人也有被消磨光的時候。開始羅天途還是優哉游哉的坐著喝茶,按照他的理解這樣的事情處理起來快刀斬亂麻不會太久;半個時辰過去了,原本坐著的羅天途開始在議事廳中來回走動,不過以他的性子依然忍著沒有去詢問寒那邊的事情;一個時辰過去了,饒是再有耐心的人現在也沒底了。

「走!」羅天途等不了了,按照這個情況來看,根本不是處理什麼冥城事物,而是存心躲著自己!羽化宗的弟子一個個早就不耐煩了,聽到羅天途的命令皆露出憤慨之色,帶著怒氣跟在羅天途的身後準備離開!

「哎,天途兄,怎麼了!」正在此時敬夜終於是姍姍來遲。其實之前敬夜就安排了人盯著羅天途,原本在半個時辰之前敬夜就想回來了,還是李雲拉著不讓說再等等。現在正好是羅天途沒有耐心準備行動的時候,又能拖住他一段時間。

[綜漫]風聲細語 看著寒此時到來,羅天途心中的怒氣隱隱有些爆發的跡象,「寒兄事多纏身,我就不在此多加打攪了!告辭!」

敬夜趕緊拉住羅天途臉上露出愧色,「天途兄,是我這裡照顧不周!不過沒關係事情已經處理好了,馬上我就開始散修的招收!」敬夜想著若是能留住羅天途讓他脫不開身去指揮行動,或許自己的計劃施展起來也能順利一點。

聽了寒的話,羅天途的臉色才稍微放緩,「寒兄若是事務繁忙大可告知一聲,何必兩頭操勞。」

聽著羅天途的語氣,顯然還是想要他們出面招收散修。「放心這次冥城的事物已經安排好了!」一邊說著一邊帶著羅天途走出議事廳,正好此時秦楚帶著一幫心腹拖著被打的重傷的冥城成員路過,「稟首領,帶頭鬧事的已經抓獲!」

敬夜露出不悅的神色,剛剛說去處理完了這邊就來請示,「這點小事不會自己處理嗎!」

「是!」秦楚聽著帶著人離開。

「稟首領,外邊的的三宗弟子已經盡數引開,可以行事了!」此時李雲又上來稟報。

「好!帶上人去擂台區!」敬夜假意興奮說道。

「呃,首領我們的心腹已經盡數派出,剩下的都是一些新招收來的人,帶上他們我怕會壞事情!」敬夜剛拉上羅天途準備出去又被李雲一句話給留住了!

「無妨,我跟你們一起去!」這次羅天途不想再跟他們耗著,直接帶上自己身後的十幾名羽化宗弟子走在前邊。李雲敬夜帶著幾個冥城的人跟在後邊,嘴角的微笑慢慢展露。走在前邊的羅天途心中不爽,他算是看出來,這個寒還是很抵制羽化宗擴張的,不過這個問題不大,只要今天招收成功,加上計劃實施,基本上就可以確定羽化宗在秘境的霸主地位!

很快到了擂台區,此時散修們已經開始了今天征程,賭場也已經開始營業,幾個擂台上已經打得如火如荼,觀戰的散修也是情緒高漲。羅天途帶著人身後一身白衣的羽化宗弟子走進擂台區,觀戰的散修看到來人之後一個個安靜了下來,都主動的然糊了一條道路,擂台上的打鬥也因為台下觀眾的安靜停止了下來,賭場的人更是露出了自認倒霉的神色。

這四大宗門要嗎不來,一來准沒好事,他們要是神仙打架,自己這邊一天的生意都沒得做了。羅天途看著安靜下來的擂台區測身讓開,讓敬夜上前開始招收的事情。散修們看著快兩個月沒有露面的冥城首領開始了竊竊私語,上次寒在擂台區的表現可以征服了很多人。

敬夜走上一個沒人的擂台直說來意,「我這次來還是為了招收擴充冥城的,你們也知道還有一個月就開啟藏書閣第二層,那個時候沒有勢力依靠只會被當成墊腳石,只要你們加入冥城不敢說有多大的機緣,但是至少你們得到的東西我冥城絕不會強制收繳,相反你們還可以一物換物,這樣你們的利益可以最大化!」

聽著敬夜的喊話,場下的人沒有太多的熱情,兩三天前這裡千風打敗的事情早就穿的秘境人盡皆知,這擺明了就是宗門打壓冥城還有羽化宗的手段,若是再加入冥城誰知道三宗什麼時候又要他們開戰,羽化宗和冥城固然聲勢壯大,但是在三宗聯合面前也是要吃癟的。

「寒首領,你說的事我們都知道,你說的條件也很優越,但是三宗那邊。。。呵呵我覺得機緣和命比起來,命比較重要,命都沒有機緣也就是別人的了!」台下有散修說著,聲音不大,也不是刻意反駁敬夜,他說的只是在成所有散修的心聲!聽著他的話,敬夜心中暗道:不妙!眼神瞟向羅天途時正好看見羅天途對著手下說著什麼。

「這個問題我可以告訴你們答案!」羅天途對著手下說了幾句然後躍向擂台接著說道,「三宗並不是天下無敵,只要你們加入冥城或者加入我羽化宗,對付三宗易如反掌!」話音剛落,萬獸山莊駐地爆發出一陣虎嘯,同時天道宗駐地也發生巨大的爆炸聲,另一邊的靈宗駐地爆發出對戰的嘶吼聲。

擂台區的散修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三個爆發大戰的位置,「這是。。。羽化宗乾的!」

「諸位,三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們連對抗的勇氣都沒有!」羅天途看著台下散修的反應心中一陣得意,他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台下的散修聽著羅天途的話幾乎同時將目光聚焦在羅天途身上,此時的羅天途從骨子裡透出一股自信和得意,經過這次的行動以後再招收人手也就不需要冥城了!屆時再找機會將冥城收入麾下,如此之後秘境還有誰可以抵擋羽化宗的腳步?

散修面沒有想到羽化宗竟敢同時跟三宗開戰,聽著羅天途的話很多人心中也開始動搖,畢竟跟著一個強大的勢力總比一個人來的好很多。不過有這個想法但是沒有人此刻表態加入,基本都在觀望,雖然是羽化宗的人發起的進攻,但誰又知道三宗會不會藉此反擊呢? 散修們都在觀望,在勝負分明之前誰也不敢保證羽化宗就一定會贏。而此時萬獸山莊駐地,吞靈狀態的散修們已經和萬獸山莊的弟子糾纏在了一起,同樣天道宗的弟子也和那些吞靈散修混戰在一起,至於靈宗則是呈現潰敗的狀態,駐地外圍的地方已經被吞靈散修攻破了。

「趙峰指揮你的人手,開始收攏防禦,玄天境的人頂在前面,玄天以下的人聚在中間利用一些靈武學或者天武學支援玄天境的人,影帶著你的人找到羽化宗主持陣法的弟子,然後殺了他們破壞陣法!」繼月看著駐地外圍已經時候索性收縮防禦減少傷亡,如此聲勢的戰鬥必然是提前計劃好的,只要影帶著暗影的人擊殺了主持陣法的羽化宗弟子必然可以破局!

趙峰一劍斬開近身的一個吞靈散修然後騰空而起在空中發出一道靈力信號。信號一出很多的天機閣弟子快速擺脫身邊的人,人後朝著趙峰的位置移動。遠處隱藏在暗中的羽化宗弟子觀察著戰局的形勢,看到趙峰似乎是在指揮行動之後,馬上操控陣法,控制著所有的玄天境的吞靈散修騰空堵截趙峰。

趙峰看著飛掠而來的十幾道人影心中一狠,體內靈力升騰,「風刖!」幾道巨大的彎月風刃發出直接攻向那些人影,騰空而來的人影絲毫不躲閃直直的沖向趙峰,沖在前面的幾人在風刃的斬擊下直接被洞穿身體,有些人甚至被腰斬。風刃在擊中幾人之後靈力枯竭消失,而那些被擊中的吞靈散修則是無力的朝著地面落去,不過他們還沒有落到地面的時候,儲物腰帶中準備的血氣則是湧出,然後在趙峰難看的眼神中快速恢復。

「該死!」趙峰一聲怒罵快速落向地面,等趙峰羅向地面的時候,遠處觀察的羽化宗弟子無法確定趙峰的具體位置,所以被操控的玄天境的散修也就失去了目標,又變回原來的狀態,隨機攻擊身邊的靈宗人員。

趙峰落到地面之後發現天上的吞靈散修似乎不再追擊自己了,隨意斬擊打退身邊的一名洞虛後期的吞靈散修之後,趙峰再次騰空而起,他的飛掠又出現在遠處觀察的羽化宗弟子視野中,剛剛自有攻擊的玄天境散修又被操控著騰空而來。此刻趙峰算是證實了自己的猜想,馬上落下去找到一名天機閣的弟子,「快傳信給暗影的兄弟,跟他們說操控陣法的羽化宗弟子不在附近,在遠處,然他們擴大搜索範圍!」趙峰對著天機閣的弟子下達命令。這名弟子聽了之後也來不及做什麼回禮,直接閃身去尋找隱藏在黑中的暗影弟子了。

戰場中的靈宗還有天機閣的弟子都看到了趙峰發出的靈力信號,都在往靈宗駐地中心位置靠攏,不過這樣的情況被遠處的羽化宗弟子察覺,他們操控著陣法想要將靈宗的弟子隔絕成兩部分,在他們朝駐地中心靠攏的路徑上布置了大量的洞虛境的吞靈散修。靈宗的弟子普遍修為都在洞虛境,只有少數的十幾人是玄天境,面對這樣的不死軍隊一時間竟然真的被分割成了兩塊。

繼月看著另一邊的弟子被吞靈散修越隔越遠心中著急,這樣下去那部分人遲早會被滅掉。「趙峰想想辦法!」著急的繼月趕緊叫著趙峰這樣下去他們遲早會被磨死。

「天機閣弟子聽令給我清出一條血路來!」趙峰也知曉情況,若是放任不管那部分人必定被圍殺。

「是!」天機閣的一些弟子聽到命令之後幾人站成一派。

「天武學—赤炎!」

「天武學—疾風龍捲!」

站成一排的天機閣弟子在同伴的掩護下發動融合武學,立時一道十幾丈的火焰巨龍出現在天機閣弟子身前,「殺!」一聲怒吼,火焰巨龍同時發出一陣咆哮然後徑直衝向前方。

吞靈狀態的散修根本無懼這樣的融合武學,他們還是執行者羽化宗弟子下達的命令,將靈宗一分為二。火焰巨龍衝擊在這些吞靈散修身上,所過之處所有的吞靈散修盡數被擊飛,同時他們身上還發出陣陣燒焦的氣味。武學衝擊之後,靈宗現有的十幾個玄天境的修士加上天機閣的人馬上擋住兩邊的吞靈散修,而另一部分的靈宗弟子則是趁著他們的掩護快速向駐地中心匯合。

羽化宗的弟子看著中間被殺出一條通道來操控著陣法指揮吞靈散修猛攻那個位置,靈宗還有天機閣的弟子壓力倍增,很多的人開始倒在血泊之中,而剛剛被武學擊中的吞靈散修此時已經回復,有的重新從地上爬了起來攻向守住通道的靈宗弟子。

「血氣消耗的比預想中的要快,開始輪迴血氣吧!」遠處操控陣法的羽化宗弟子看著傷亡速度變快淡淡的說道。

「好,反正都是一些炮灰!」另一邊的羽化宗弟子也是贊同,然後這邊的十幾名羽化宗弟子同時結印開啟了輪迴血氣。

輪迴血氣一開,進攻的吞靈散修們身上的血色靈氣顏色瞬間變的暗沉,同時地面上的血液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開始往他們身上傷口處爬去。有了這些斑駁的血液,他們的恢復能力又有了很大的提高。相對的靈宗方面的傷亡在不斷的增大,為了守住這條生命通道,越來越多的弟子倒在了這裡,終於在他們拚死的掩護下,另一邊的靈宗弟子終於回合了,路徑上留下了接近百道靈宗弟子的屍首,其中還有幾名是玄天境的修士!

羽化宗弟子運轉了輪迴血氣之後,他們之前不下的陣法材料此時也是發揮了作用,有這些輔助陣法加持,輪迴血氣的吸收速度不斷加快,而這些陣法材料也是發出陣陣波動。「就是現在按照計劃行動!」隱藏在靈宗附近的劉宇一直在等待機會,他受命協助靈宗,不過等他看到這些吞靈散修之後頭皮一陣發麻,這些人根本不會死!為了減少傷亡,他在等待,等著羽化宗的弟子運行這些陣法他在動手,這樣能出其不意也能減少自己的傷亡。 劉宇的人一出現就被遠處的羽化宗弟子察覺,「這些是什麼人?」話音剛落他們就看到了自己做夢都沒想到的事情,這些人竟然直接朝著他們隱藏陣法材料的位置衝去了,而且還是很有目的性很有組織很有秩序的衝過去,每一個人都是朝著一塊材料衝去,沒有出現兩個人相衝的情況。

「糟了,這些人早就知道我們陣法材料的位置!」一名羽化宗弟子驚叫出聲,這些陣法是用來輔助操控吞靈散修用的還有一部分是用來運行輪迴血氣的,現在陣法材料被他們取出,陣法也開始變得不穩定,對於那些吞靈散修的控制力也越來越弱。

隨著陣法的崩潰,散修們開始雜亂無章的攻擊,凡是有血液的地方他們都去,甚至有些人直接來到死去靈宗弟子身邊,一手插入他們的體內利用自己的血印開始瘋狂吸收血液,靈宗的弟子壓力驟減,外圍的吞靈散修基本都退開了,只有前沿的一些沒有理智的吞靈散修還在和他們糾纏,這樣的糾纏還很有限,基本沒什麼傷害。

「該死哪來的人!」羽化宗弟子看著陣法被破壞,那些吞靈散修一個個失去控制頓時又驚又怒,「把預備的人都派出去將這些鼠輩都清理了!」一名威望頗高的羽化宗弟子直接下令。

聽到他的命令羽化宗的弟子沒有反駁很是順從,然後一道血色信號發出,從四面八方出現了四五十名身穿白衣的羽化宗弟子,這些人的目標很明顯直接殺向劉宇等人。「防禦!繼續破壞陣法,完成任務的人快去和靈宗回合!」劉宇看著後方殺來的人趕緊出聲高呼,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破壞陣法,至於這些羽化宗的弟子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

「找到了!」黑暗中,影看到了那道血色靈力信號,帶著身後二十多名暗影的弟子摸了過去,一路上不時有著羽化宗的弟子閃過,可惜對於精通潛行的暗影來說躲開他們的感知易如反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