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整個身軀上,所散發出來的氣質,更是到了鋒利至極的巔峰之境。

一絲一縷的刀意,從他身上顯露出來,源源不絕!

「刀,百兵之霸,雖有弊端,但依然是最強殺伐之器,後勁不足這一點,卻是要看什麼人在持有它。」盯著身前的欺天命,葉辰雙目炯炯有神。

「而我,持有它自然不會有這樣的弊端!在我手裡,刀所能發揮出的力量,才是無敵的!」

「我心無敵,自刀亦無敵!」

這一刻,葉辰是真正的從刀道的第一道坎中掙脫了出來。

這一道坎就是看用刀之人是否能堅持己心,以大毅力來不斷的消減現有的不足,最後成就的便是,自己內心的刀道。

「如今我亦可做到無招勝有招,隨意一刀,便是上乘的刀之法!」

葉辰長身而起,拿起欺天命,輕撫其刀身,欺天命不斷的顫動,以示來回應葉辰。

「那麼就取一名字吧!這樣也能彰顯我的實力來。」這麼說著,葉辰便想了起來。

許久,葉辰都想不出一個適合的名字來,想到頭都疼起來的他,索性不想了,直接揮手不耐煩道:「此後我之刀法,是為霸刀!」

就這樣,葉辰帶著好心情,又開始向前行進了。

……

石林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葉辰在使用了自認為最好的辦法,也是將近花了五分鐘的時間才出了石林。

呼~「總算是出來了~」葉辰輕呼出一口氣,整個人都顯得輕鬆了下來。

望了一眼身後的石林,葉辰不再猶豫,直接朝著前方那茂密的叢林行去。

這樣的原始叢林,葉辰也不是第一次見過了,還是在啟凡星時,葉辰就進過荒山,於這片山脈相比,也是不差分毫!

原始叢林中,危險隨時隨地都會出現,有時小心了,依舊沒有用。

這會兒葉辰進入其中的就是極為的小心。要知道在山脈外圍,一處石林中就已經出現了九級的蠻獸,怕是山脈里,十級的蠻獸也不在少數。

甚至十級之上的怕也不是沒有!

是以,葉辰真的是要小心再小心,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一旦你大意了,那麼絕對會被暗中的什麼東西給逮住機會,給你致命的一擊。

那時你再想跑,那就是真的沒可能了!

手中握緊欺天命,盡量的遮掩住自身的氣息,葉辰小心的穿過那濃郁的枝葉地帶。

一縷縷極其微小的刀意環繞周身,防止有些微小的致命存在,快速靠近。

就在他不斷的往裡走去之時,許久未曾出聲的系統,這會兒突然的有了反應。

叮!

「任務觸發。」

「隨機任務:擊殺三隻以上的蠻妖,任務完成獎勵:三十萬積分點,秘境地圖一份。」

又有任務了?

葉辰眉頭一挑,隨後暗自打開了任務欄。

任務欄:主線任務:儘快找到星鑰所對應的秘境,將之開啟。(未完成)

任務完成獎勵:五十萬積分。其餘獎勵未知。任務失敗:人道毀滅!

隱藏任務:宇宙本源賜福,黃金盛世降臨,請宿主在以後的時間裡,掠奪並擊殺本源賜福之人。(未完成)

任務完成總數(0/50)。

任務完成獲得獎勵未知!失敗則身死魂滅!

隨機任務:擊殺三隻以上的蠻妖,任務完成獎勵:三十萬積分點,秘境地圖一份。(未完成)

……

看著任務欄中,所存在的任務,葉辰默然無語。

三個任務,都是不同的,主線、隱藏、隨機,甚至之前還有支線任務的,這樣一來完全就是四種不同類別的任務了。

對於這個,葉辰並不是多麼重視,任務畢竟是系統發下的,他只有接受的份兒,沒有拒絕,也不能拒絕。

看了新發布的任務,葉辰疑惑了,他詢問道:「系統,你能告訴我蠻妖是什麼嗎?」

「叮!提示宿主,請不要問出這樣低能的問題,此問題本系統不予回答。」

聽著系統電子音的葉辰,頓時嘴角一陣狂抽,這系統他丫的咋變成這副鬼樣子了?泥煤的還傲嬌了都!

「小靈,你出來給我解釋下!」葉辰無法,只得將葉靈叫了出來。

「好噠!哥哥這蠻妖其實就是十級蠻獸之後的一個稱呼。」葉靈這麼道。

「十級之後的蠻獸還是有等級分層的,黑鐵級便是十級之後的第一個等級。而一旦到了這個級別,那麼蠻獸就能被開發智慧,是以,此境界之後,都稱之為蠻妖!」

葉靈笑了笑,吟道:「這也是所謂的蠻獸開智是為妖啊!」

。 林毅哪知自家娘子才出門又想着添置土地,此時與李陽一起在京山書院進修呢,趙遷也寫了信來,他與孫沐二人停留在東臨,顧府將他們二人也送進了學院進修,到了考前五天才會進京。

一門心思想種地的穀苗兒進入了玉門關之後可算是了解了為什麼這養不了什麼豬了,別說老百姓了,連三軍統帥想吃肉都不容易,若不是有京城供給,穀苗兒感覺自己來的第一頓就得吃糠面窩頭。

雖然吃的不是糠面窩頭,但是黃面窩頭也沒好吃到哪裏,將軍還能有一個小鍋菜,不過為了與將士同甘共苦,吃的也沒好到哪裏,白菜土豆燉肉,光看到白菜土豆了。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剛來的時候大旱穀苗兒也沒覺得東西難吃,這大魚大肉細米白面吃了一段時日之後,穀苗兒也怕這硬窩窩。

穀苗兒將鹵鹿肉拿了出來。

穀苗兒:「我就剩這麼一塊鹿肉了,削了吃這一頓,就當見面禮了。」

趙少瑞聞到香氣雙眼一亮:「小師妹居然還帶了這好東西,倒是我這個大師兄,連個見面禮都沒給小師妹準備,師傅也是,來之前也不寫個信。」

白雲子沒好氣的撇了一眼自己這個大徒弟:「你也好意思說,為師給你寫信你又能有幾次能及時收到的。」

趙少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白雲子:「回頭見面禮別忘了補,快吃吧,別一會又忙了吃不上飯。」

如今沒有大戰,但是零零碎碎的小戰役同樣少不了,趙少瑞鎮守玉門關也不輕鬆,還要防止姦細混入城中。

飯才吃到一半,就有士兵前來急報。

「將軍,玉門關外三里地的村子被偷襲了,被人放火燒了大半個村子,村中的男丁被殺,女子盡數被擄走。」

趙少瑞大口的吃着飯,聽完士兵的彙報,起身將武器拿到了手中。

趙少瑞:「走,去看看。」

白雲子也站了起來,趙少瑞這才想起自己師傅還在呢。

趙少瑞:「師傅與小師妹先在軍營休息?」

白雲子:「不了,這次來就是特意帶你小師妹一同前來的,正好一起去看看。」

穀苗兒聞言,雖然不清楚帶自己來是做什麼的,不過卻也站了起來,然後跟着兩人走了出去,等走到軍營大門的時候,馬兒已經準備好了。

軍營本就駐紮在城門不遠處,有專門的通道直通城門,守門的將士一看是趙少瑞,連忙將城門打開。

出了玉門關的城門,穀苗兒發現外邊一片平坦,難怪說玉門關地域遼闊。

白雲子:「之前與你說過塞北的黃昏景象,這玉門關雖沒有塞北壯闊,但是卻也有一番別樣的滋味,這是城門前交戰之地,所以空曠,等進入村莊,你就能看到大片大片的土地了,那也是屬於我朝的地界,只可惜太過零散,收不入城內。」

穀苗兒沒有說什麼,默默的跟在隊伍後面,還未進入村莊就看到了大片的田地,此時還沒到耕種的時候,但是地里卻乾乾淨淨的,可以看出村民打理得很勤快。

。 「葉奕豪,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我可一點都不覺得這個玩笑好笑。」

宋九月眉頭緊皺,屬於女人的第六感,讓她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我沒有開玩笑啊,是誰?可人的朋友嗎?」

葉奕豪這話,宋九月沒法接啊。

如果要說葉奕豪擔心方雪兒母女的安全,也不至於會假裝不認識啊?

「那方雪兒呢?」

「你怎麼知道她的?」

葉奕豪的聲音,充滿奇怪。

「這不是廢話嗎,她是你的女朋友,對吧?」

宋九月聽到這裡,更是疑惑。

「是,不過都是過去式了。我一點都不想提起她。而且我現在是有未婚妻的,姐你怎麼好好的,就提起方雪兒?誰告訴你的?」

葉奕豪電話里明顯就開始不滿起來。

「嗯那你現在在哪裡,有時間過來聚一下嗎?帶上你的未婚妻,宋朵朵怎麼樣?趁著孩子睡覺,我們出來喝個下午茶?」

宋九月瞬間淡定地換了一個套路試探。

「好啊,我知道有家新開的咖啡館,我把地址發給你們。」

葉奕豪聽到宋九月要和他們喝下午茶,也挺高興的。

不過宋九月掛完電話,臉色卻越來越暗了。

「事情有點不對勁兒。」

「會不會是葉奕豪在假裝,不方便說話?」

慕斯爵柔聲問道,宋九月打電話的時候,就在慕斯爵身邊,慕斯爵可聽得一清二楚。

「我覺得不像,具體情況,恐怕只有等見面才知道。」

*

葉奕豪說得地方,離他們現在住的酒店並不遠。

不到半個小時,兩個人就已經來到了說好的佳人咖啡館。

「姐,姐夫。」

葉奕豪一看到宋九月和慕斯爵,就高興地朝兩人揮手。

今天不是周末,咖啡館人不算多,他們坐在窗戶邊上,俊男美女的組合,還是引得路過的不少人側目。

「姐姐,姐夫,你們晚上想吃什麼,我做東,給你們接風。」

宋九月微微挑眉,很顯然,今天葉奕深的家宴,是沒有這個便宜弟弟參加的份。

「不用了,我來這邊,就是想看看你們。你說你們馬上都要結婚了,我去北國回來,也沒有給你們準備點什麼禮物,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怎麼會呢,姐姐,你們到時候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就是對我們最好的禮物了。」

葉奕豪一邊說,一邊握住了宋朵朵的手。

宋朵朵也一臉嬌羞的看著他。

要不是宋九月知道葉奕豪之前喜歡方雪兒,喜歡到發瘋,而且為了方雪兒,都寧願自殺來威脅他.媽,她肯定會以為眼前的人,也算是一對璧人。

但是她才去北國多久啊,葉奕豪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記得方雪兒,卻不記得自己的女兒?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難道也和江淮宇之前一樣,是替身?

宋九月仔細看著葉奕豪的臉,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卻沒有發現人皮面具的蹤跡。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葉奕豪好像完全不記得方貝貝,還和宋朵朵的關係,這麼突飛猛進?

原本宋九月以為方雪兒和方貝貝被葉奕深挾持的話,葉奕豪肯定是最擔心的。

但是他現在,居然還跟宋朵朵親親熱熱的,這就特么的很玄幻了。

「這裡的廁所在哪裡,朵朵你帶我去。」

宋九月朝宋朵朵,發出了塑料友情的邀請。 柔軟的小身子,毛茸茸的小短髮。

這是她朝思暮想的小寶貝啊!

一瞬間,秦舒只覺得眼中熱淚要不受控制湧出來。

她拚命忍住了眼中的酸澀,抱著孩子的雙手卻捨不得撒開,近乎貪戀的緊緊抱著他!

巍巍也在她懷裡愣住了。

這溫暖的懷抱,有媽咪的氣息!

是媽咪回來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