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於是,全場鴉雀無聲,音樂也停止了,音樂被人關閉了。

現場,燈光還在閃爍。

然後,滬市這間酒吧的酒吧老闆,也出來了。

老闆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孟山和秦正的第一助手,上前跟老闆打了招呼,其實,孟山沒有什麼面子,主要是秦正先生的面子,那老闆立馬說道:「好,那,那今天我不營業了。」

說著,準備關門大吉。

羅小冬趕忙說道:「別,你們正常營業即可,我們把冷飛飛接走!」

這時候,一個前台經理說道:「老闆,這,他們打壞的東西?」

老闆大度說道:「不用賠償,你們走吧!」

老闆不敢得罪秦正先生,所以,很有意思的,直接讓大家走,不用賠償任何物品和錢財。

羅小冬想帶著冷飛飛走,冷飛飛知道打不過羅小冬,反而不急了,跟酒吧前台要了一杯酒,說道:「羅小冬,陪我喝一杯,如何?」

羅小冬說道:「好啊!」

然後,端起一杯雞尾酒,一飲而盡。

羅小冬說道:「你想接下來做什麼?」

那冷飛飛冷笑一聲,說道:「我之前聽說,聽冷鐵說,你們想把我們兩個靈魂分開?」

羅小冬說道:「不錯,但是,我們沒找到合適的方法。」

冷飛飛冷笑一聲,繼續說道:「如果有方法的話,我可能早就去嘗試了。」

接著,冷飛飛又喝了一杯酒,說道:「說真的,我好討厭這副身體。」

昏婚欲睡 羅小冬奇道:「為什麼呢?」

冷飛飛說道:「太瘦弱了,我如果不是這副身體限制,我可能,我,我可能能打敗你!」

羅小冬剛想說這怎麼可能,但是忽然想到,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如果是這個世界上有另一個身體,也是刀槍不入的。那豈不是,不分勝負?

於是,羅小冬不再認為自己怎麼怎麼樣。

而是謙虛了一點,說道:「嗯,是的,完全有可能!」

這麼一說,那冷飛飛高興起來,說道:「羅小冬,我覺得你這個人有點意思,主要是,你這個人武功強,而且不按套路出牌,挺好的一個人,哎,可惜啊,我不是我,如果我是我,我會和你交個朋友,也說不定。」

孟山在旁邊,說道:「你們居然還彼此投緣,真是稀奇事。」

秦正的助理說道:「既然沒事,我回去跟秦先生復命了!」

羅小冬說道:「去吧。去吧。」

羅小冬接著,問道:「你之前為什麼自殘身體?」

那冷飛飛看著身上的疤痕,笑了一笑,然後說道:「我討厭這副身體,我說過了。」

羅小冬心想,是說過了,就沒必要再問。

於是說道:「來,我們再飲一杯酒!當交個朋友,我儘力想辦法,幫你擺脫這副身體!」

羅小冬說完,先干為敬。

然後,那冷飛飛忽然笑了,笑聲很好聽。說道:「她,她又來煩我了。」

羅小冬說道:「你們之前不是說好了,每個人輪流白天夜晚嗎?」

冷飛飛說道:「二十三年了。我們就這麼在身體內糾纏著,我原本以為,我可能是生了一場大病,間歇性失憶,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

羅小冬問道:「那,你們可以對話嗎?」

冷飛飛說道:「如果可以對話的話,那還好了。」

羅小冬說道:「那,你們有試過給彼此寫信嗎?」

冷飛飛楞了一下,說道:「這倒是沒試驗過。也許可以試試?」

孟山見有戲,說道:「走,跟我回偵探所吧,如果你們愛喝酒,我多買幾瓶酒,回去喝個夠!」

剛出門,孟山接了電話,激動的說道:「冷雲先生來了。你爺爺來了!」

羅小冬驚道:「他多大歲數了呀?」

答案很快揭曉了,羅小冬見到,一個精神不錯的老人,白髮飄飄,留著半長的頭髮,類似於電影里的華英雄那種,鄭伊健的髮型。

羅小冬說道:「你好你好!」然後,和旁邊的楊東打了招呼,楊東,自然是冷雲的孫女婿了。

然後,冷雲打了招呼,馬上見到了旁邊的冷飛飛。

冷雲說道:「飛飛!」

冷飛飛也不顯出歡喜表情,有一搭沒一搭的說道:「爺爺!」

冷雲說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孟山見旁邊,楊東頗為高傲的樣子,心有不悅,但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所以也沒什麼辦法。只好說了前因後果。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走出小巷,蘇老三還沒回過神來,總覺得跟做夢似的!不過是一隻野雞加上一小捆山藥,怎麼就能賣出一百五十五文!

三郎受的衝擊也不比蘇老三少,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這大戶人家的奴才僕婦可比他們有體面。那高人一等的態度,刺痛了小少年的心。

雖說是農工商,農排第二,可就社會地位而言,很多時候,農戶是被人看不起的,只有突破壁壘,打破那層限制,邁入氏族,才能擁有別人的尊重。當你並不擁有這些東西時,就最好學會「本分。」

倒是扣兒滿臉開心,拉著姐姐的手,蹦噠蹦噠。她可還記得姐姐說的肉包子呢!

路過肉鋪時,蘇老三臉上糾結,喜兒看在眼中,嘆了聲氣,果然,有些事情要一步一步來。

看到是他們買肉,那賣肉的李貴也是有些驚訝,可隨即笑呵呵說道:「老三來了,你可是稀客,來看看,這今兒個上的肉多,可有不少好的。」

邊說還從肉案子上拿出一塊肥多瘦少的!喜兒仔細看著,果然就現在人的買肉標準來說,這塊肉真真是不錯。肥的多炒菜時煉一煉,就省下了油,多放些菜,還能借個肉味,吃起來也更香。

蘇老三隻是傻呵呵的笑,說一切都聽閨女的。這時,李貴才看下只比肉案子高不了多少的喜兒。

他對這丫頭印象很深,畢竟他大哥大嫂對這小丫頭可是極其看好的!就連家裡頭的那隻黑子,也捨得借給他家。

滿臉橫肉的臉上掛著,略顯猙獰的笑:「來,侄女兒挑一塊兒,今兒個叔叔便宜賣了!」

喜兒倒沒被他表情嚇到,有些人就是這樣,面噁心善,最起碼在這李貴身上,她就沒感受到高人一等的做派,跟他那媳婦完全不同。

於是也不客氣的打過招呼,嘴角掛著淡淡梨花笑,眼睛仔細打量著案板上的肉。指著一塊肥瘦相兼的,還有一塊兒稍微瘦些的全都要了。

現如今的豬肉肥瘦相兼的貴一些,要十二文一斤,瘦一些的,則是十文一斤。喜兒肥的要了一斤,瘦的則要了兩斤。

想起穿越小說里提到的大骨頭以及內臟雜碎,喜兒也隨大流的問了一句。誰知惹來李貴爽朗的哈哈大笑。「那些個東西,也有人要。不過,要是侄女兒喜歡叔叔就送上一些也無妨。」

喜兒自是高興,可蘇老三卻不願佔人便宜,還想著推辭,被李貴瞪了一眼說了句,「真是見外!」動作利索的把那大骨頭剁成兩半兒,方便喜兒拿回去用。

包肉的時候,喜兒忙提醒道:「貴叔,把那瘦的跟肥的分開放唄!」

弄潮時代 李貴就喜歡喜兒這樣不見外的,動作利索的把肉分開。嘴上還笑呵呵的:「這回買了咱家的肉,吃的好了,下回還來!」

喜兒自是應是,笑眯眯的數出三十二文來,遞了過去可李貴卻只收了三十文。揚揚手中的銅錢說道:「兩文錢拿去買糖吃!」

離開肉鋪,扣兒滿眼都冒星星,眼巴巴的看著那肉,嘟囔道:「這麼些肉,可是能吃過癮了!」

喜兒只是嘴角含笑,卻沒打擊扣兒的積極性。憑著老太太的性子,她還真做的出只讓男人多吃,女人桌看著的事兒。

不過,這些肉也並不全是給他們的,那兩斤瘦肉,她打算偷偷留下。想想小五那瘦弱的身體,連個雞蛋都吃不著,她打算做些肉鬆,這也能存放住。

去雜貨鋪看過,那些調料及其貴,喜兒不捨得,還是作罷!

買了扣兒期盼的肉包,喜兒看著籃筐里剩餘的山藥豆,猶豫再三,還是決定要去藥鋪里問問。

當看到熟悉的仁和堂三個字時,喜兒眼睛瞪得老大,她沒想到在他們朝陽鎮也有仁和堂。

蘇老三雖不認字,可在仁和堂住了幾日,也是認得那三個字的。也是感到意外,記得在之前可沒有這個藥鋪。

剛進去,看到熟悉的面孔時,喜兒嘴巴張的老大。忍不住驚呼出聲:「陳老大夫!」

正在那裡悠閑看書的陳老大夫,聽到喜兒的聲音,慢悠悠的放下書,眼裡帶著嫌棄的打量著喜兒,嘴裡說道:「你這丫頭真該打,說了多少次了!叫爺爺!」

喜兒不滿的撇撇嘴,可心裡卻是開心的。忙走到他跟前,笑眯眯的與他寒暄起來。

顧少,情深不晚 倒是三郎和扣兒兩人,對二姐這熟稔的態度很好奇,喜兒他們回家后,並沒有提及木氏在平縣住過醫館看病,也因此他們並不知道這茬兒。

陳老大夫聽說喜兒在山上找到山藥,心裡還感嘆這丫頭運氣好,國朝沒有種植山藥的技術,所有的山藥都是在山林間挖到的,也因此很受貴人的喜歡。

看到那一粒粒球狀的山藥豆,老大夫也是欣喜不已。「這東西,食療效果最好。可說到入葯,還是那地底下長的山藥最好!」

喜兒雖有些失望,可卻也在情理之中,這些山藥豆既然不能當藥材,那全留著自家人吃,身體也能更好。又詢問了黃獨的藥用價值,陳老大夫看向喜兒的眼中,帶著星星光亮。

他當初不過提點了這女娃幾句,沒想到她卻全記在心裡,果真是個好苗子!只可惜是個女子!

知道他們有意賣山藥和黃獨,陳老大夫開出了山藥十五文一斤,黃獨價錢高些二十文一斤。當然,要是處理好的,烘乾后的價錢會再高上一些。

為此,陳老大夫拉著喜兒在那裡又是一通嘮叨。喜兒耐著性子,一一記在心裡。這乾的,只是費些功夫,卻能一斤多上十文,真真是太划算了。

把山藥豆留下一大半兒,陳老大夫也沒有推辭,交待他們有葯就送過來。喜兒嘴裡答應,這才告辭離開。

喜兒的心情還沒平復下來,到是蘇老三,嘴裡一直嘟囔著,「真沒想到,那些東西這麼掙錢!」

這次三郎反應極快,拽了拽蘇老三的袖子,壓低聲音說道:「這事兒是妹妹應下來的,那咱們就得給人辦好。北山裡頭的山藥就那麼些,這消息可是不能外傳的!」

蘇老三無奈的看著自己兒子,難道自己在孩子們心中就是個傻的?

喜兒看出了蘇老三的鬱悶,拉著扣兒悶聲偷笑,心道,你還不傻,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吶! 全場驚呆了,而那楊東,顯然是不可接受的,他不可能接受自己未來的媳婦,愛人,是一個有兩個靈魂的人!

冷飛飛說道:「我早就告訴你要分手了,你偏不信!」

楊東說道:「伯父,我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我確實,我爹楊海平也接受不了這樣一個兒媳婦,我們還想著,還想著好好經營大樹幫。開枝散葉。」

冷雲大度說道:「行吧,我知道了。」

楊東說道:「那,那,我走了呀!」

楊東也不關心後續,就直接離開了。

羅小冬心想,這個楊東真是薄情。孟山卻道:「楊公子走了也正常,沒事的。我們來解決這個事,把兩個靈魂爭取想辦法分開。」

冷雲說道:「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我活七十多歲,頭一次看到這種事,我想都不敢想。」

羅小冬說道:「對了,傑克教授明天來,我到時候給你們互相介紹!」

孟山說道:「那個傑克教授的冷凍技術,有效嗎?」

羅小冬當時差點一口水噴出來,現在想來,也許有什麼不同呢?也許這個瞬間冷凍技術,可以真的分離兩個靈魂?

現在冷飛飛的黑暗邪惡面,看起來,也只是想擺脫這副身體而已,所以,她,其實,也沒幹什麼壞事!

羅小冬把事情捋一遍,然後又給冷雲介紹了傑克教授。

並說了江南市的大佬,叫做龍天行的,並且說,現在電視台的知名演員,叫龍飛雪的,她媽媽叫關紅,現在在歐洲冷凍著呢。

說了這件事,那冷雲嘖嘖稱奇,說話道:「這的確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我希望我的孫女平安,我不希望我失去我的孫女。」

孟山問道:「如果您兩個孫女,必須失去一個,您是希望失去會武術的這個,還是希望失去那個柔弱的?」

冷雲愣住了,過了一會說道:「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孟山問道:「這,這怎麼可能呢?如果有兩全其美的分開兩個靈魂的辦法,那麼另一個靈魂,不在這副身體內了,去哪裡呢?上哪裡去找一個身體呢?」

羅小冬猛然想到了,那就是布萊恩先生的克隆技術,克隆出一副身體來,也許,就可以了。但是現在,布萊恩先生遠在天邊,怎麼辦呢?

第二日去機場,滬市的機場,迎接傑克教授。遠遠的看,看到傑克和其他四個助手走了過來,助手都很年輕。

傑克教授劈頭說道:「這事,我看!我們要冒險了。」

羅小冬大驚,說道:「你那個破冷凍技術,你覺的可行嗎?」

傑克教授說道:「我覺得可行。是這樣的,我覺得人的靈魂,應該是寄居於大腦皮層的,你覺得呢?」

羅小冬心想,我知道個屁。

但是表面還是說道:「我覺得是啊,大腦皮層已死亡的話,人就真的死了。但是怎麼解釋那些大腦死去,心臟依然在跳動的植物人呢?」

孟山說道:「植物人是因為人的靈魂死去了吧?」

羅小冬說道:「傳說中,人的靈魂有什麼三魂七魄。也許這是真的呢?」

傑克教授說道:「我聽說過你們國家的這種說法,說人有三魂七魄,如果魂飛魄散,必須三魂七魄全部飛散,才行哦!那麼,植物人,可能三魂去了兩魂,也說不定呢!」

羅小冬大驚,說道:「也就是說,這些傳說居然可以和現代醫學對應上去?」

傑克說道:「其實,你仔細看看佛經里對宏觀和微觀的描述,就發現,佛經其實是一部科學典籍!」

羅小冬說道:「這,這,不會吧?我雖然也知道佛經和科學,頗有共同之處,但是,也不至於你說的那麼玄乎吧?」

傑克說道:「我說的是真的,我現在經常看你們國/家的佛經,還有印國的一些佛經的英文譯本!」

接著,頓了頓,傑克說道:「不過呢,要看佛經,最好看梵文,那是最好的。」

羅小冬心想,我一個初中畢業生,英文都說不利索,讓我看梵文,算了吧!

接著是閑話家常時間,羅小冬問道:「你這次又帶了新的助手來了,你要付給他們工資嗎?」

傑克說道:「當然了,我當然要付工資了並且,我在三天前,已經接受了另一家冷凍要求,是一個美利堅國的大富豪,冷凍的費用是三百萬美金!」

羅小冬說道:「三七二十一,那兩千多萬人民幣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