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於是,鬼王印璽在白小鳳的操控下,繼續劈頭蓋臉的砸落下去。

彷彿陷入了一個詭異的死循環。

重噩飛起。

鬼王印璽砸落。

砰嚨!

地面,震動。

煙塵,沖天。

重噩飛起。

鬼王印璽砸落。

砰嚨!

地面,震動。

煙塵,沖天。

……

整個秦嶺大山深處,彷彿在進行着一場無休止的導彈轟炸一般。

巨響轟鳴,在羣山峻嶺間迴響着。

煙塵,更是一次次沖天而起,一次次又被重噩的陰力衝散。

砰嚨!

砰嚨!

砰嚨!

……

這一幕,看得風長卿等人目瞪口呆。

周擎蒼擡手揉搓了一下胸口,咂舌道:“哇靠,他倆是在幹嘛?打算把秦嶺大山夷爲平地,好開發建設房地產麼?”

一旁的豆豆眉心處的橙色魂火依舊跳動着。

她疑惑地問:“那個傢伙,是不是傻?一直往上飛,一直被主人拍下來,就不知道換個方向?”

這話,真不是幫重噩說的。

而是重噩的舉動,在豆豆的眼裏,真的……蠢到bào zhà啊!

就算是頭豬,撞了幾次牆,撞成了豬頭,也知道換個方向吧?

偏偏,重噩還在莽呢。

風長卿笑了笑:“換個方向,也是一樣的。”

什麼?!

豆豆一陣愕然。

巫天行解釋道:“那方大印,在小鳳的操控下,早已經把這方天地封死了,別說換方向了,就算是重噩遁地了,也得被大印鑽到地底,一印給轟上來。”

頓了頓。

巫天行老臉擠出笑容:“大印不是陽間的,小鳳的力量也不是陽間的,重噩又是在陰力虧損的狀態下,他根本不是小鳳的對手了,這一戰,咱們贏了。”

砰嚨!

鬼王印璽再次爆發着璀璨金光,劈頭蓋臉的將重噩砸落回地面。

這已經是第二十三次了。

這一次,重噩並沒有立刻爆發陰力,飛上蒼穹。

而是在煙塵中怒吼:“你特麼有完沒完?換個招會死嗎?”

“不會啊。”

夜空上,白小鳳渾身金光燦爛,猶如神祗一般,雙手背在身後,戲謔地看着下方煙塵升騰的地方:“但,本大爺喜歡看豬撞牆啊。”

“……”重噩。

無恥!

大宋好官人 簡直厚顏無恥啊!

身爲陰間大人物,身爲鬼劍尊,卻被比作了豬,完全忍不了啊!

所以,他怒了!

轟!

陰力,宣泄。

猶如大江決堤,掀起漆黑狂風,肆虐八方。

隨即。

“森羅萬象,摩挲菩提,法身變化,運轉不停,敕令!”

嗖,嗖,嗖……

剎那間,煙塵中,十幾道漆黑的陰力匹練猶如蒼龍,從煙塵中激射而出,分別朝着不同的方向飛去。

每一道匹練中,都有一道重噩的身影。

“分身!”

遠處,霍去病當先驚呼了一聲,渾身屍氣一蕩,眼中血光迸發,緊跟着駭然道:“糟了!完全分不清!”

“若是放虎歸山,就麻煩了!”

風長卿也是臉色大變。

一個從陰間上來的大人物,所能帶來的陰陽界動盪,簡直不可估量。

毫不客氣地說。

光是重噩之前施展出來的死神鐮刀那一記術法,如果讓重噩逃走,休養生息過後。

重噩完全能靠着那一招,砍遍整個陰陽界!

“哼哼……不愧是重噩大人,此等分身之法,定能逃出去。”

尊主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

身下,鬼王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尊主英明,幸好剛纔沒跑,要不然,咱們就完了。”

“呵! 婚姻宣誓書 真以爲本尊的職位是白來的麼?沒有這點眼力見,大老爺們憑什麼認定了本尊?”

尊主傲然一笑。

可下一秒。

他臉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怎麼會這樣?”

轟!

蒼穹上,懸空的鬼王印璽猛然盪漾出一圈金光漣漪,猶如浪潮一般,瞬間席捲了幾百米範圍。

隨即,金光漣漪傾瀉而下。

猶如天降大幕,將鬼王印璽下的一方天地,都籠罩其中。

“你,跑的了麼?”

幾乎同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天兒降:“既然敢分身,那本大爺,就把你的分身,全都砸爆!”

砰嚨!

話音未落。

懸空的鬼王印璽突兀的消失在夜空中。

下一秒,一處夜空中,金光猛地大亮。

鬼王印璽突兀的出現,一印,直接轟在了重噩的一個分身上。

重噩的分身,當場崩潰,消散。

緊跟着,鬼王印璽再次消失。

等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另一個重噩分身頭頂,一印轟下。

金色漣漪光幕中,鬼王印璽不斷消失,不斷出現。

每次出現,勢必有個重噩分身被砸得崩潰。

快!

真的很快!

快到風長卿等人的目力都完全看不清鬼王印璽的蹤跡。

只是突然間發現某處金光乍亮,等視線過去的時候,金光已經暗淡,鬼王印璽也消失在原地。

砰,砰,砰……

眨眼間。

十幾個分身盡皆被鬼王印璽砸爆,唯獨只剩下一道分身。

而那個分身,就是重噩的本尊了。

沒有絲毫停頓,重噩直接悶頭撞向了金色漣漪光幕。

但。

砰嚨!

一聲大響。

重噩停在了原地,駭然地看着面前的金色漣漪光幕:“沒碎,怎麼會沒碎的?”

話音剛落。

蒼穹之上,冰冷的聲音好似九幽吹出的寒風似的,緩緩響起。

“冥尊讓本大爺告訴你,你個牽馬的,沒資格和他玩!”

轟隆!

這話,如同驚雷炸響。

重噩頓時慌了。

絕望,瘋狂席捲全身。

完了!

真的完了!

他不是被封印了嗎?

鶴先生的考拉小姐 爲什麼還會這麼強?

區區鬼王印璽,只是個城池印璽而已啊,本座,爲什麼撞不破?

緊跟着,重噩仰天咆哮了起來:“冥尊,你個孬種,有種出來和本座一戰!”

然而。

白小鳳聳了聳肩,俯瞰着下方的重噩,彷彿看待螻蟻一般,嗤笑了一聲:“一個牽馬的,哪來的資格?”

“尊主,出手救本座啊!”

重噩瘋了似的咆哮了起來。

遠處。

尊主虎軀一震,神情登時像是要哭出來似的,嘴角一個勁的抽搐着。

幾乎同時,身下的鬼王低聲道:“尊主,被重噩大人實名diss了,咋辦喲?”

本章完 尊主沒有立刻出手。

而是猶豫着,目光復雜的看向白小鳳,最後又看向下方的風長卿等人。

之前,白小鳳抽身對付重噩的時候。

他和鬼王好不容易纔從風長卿等人的包圍中,衝了出來。

即便他沒有重傷,可體內的陰力也損耗的差不多了。

此時,如果再次出手的話。

講道理。

別說能不能在白小鳳手中救下重噩,光是能不能再扛一輪風長卿等人的圍攻,都得兩說。

也就在尊主目光看向風長卿等人的同時。

風長卿、巫天行、霍去病和周擎蒼也紛紛擡頭看向了尊主。

目光相對。

三人一屍同時咧嘴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齒。

尊主就感覺後背一陣惡寒直穿天靈蓋,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媽耶!

好滲人哦。

“尊主,出手啊!出手,救本座啊!”

重噩再次咆哮了起來。

這時候,白小鳳和冥尊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有鬼王印璽的加持,他確實撞不破鬼王印璽釋放出的金光漣漪。

但。

如果尊主出手糾纏住白小鳳,干擾一下。

他,還是有幾分把握能夠衝出金光漣漪,逃遁的。

即便這個機率很小,也總比等死好吧?

“尊主,咋辦喲?”

鬼王身軀顫抖着,眉心處的魂火忽明忽暗。

一邊是九死一生,一邊是頂頭上司,這到底要怎麼辦嘛?

沒等尊主回話呢。

夜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