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旁邊無辜受難的安暖不由得炸了!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特么一句話都沒說!

你朝我撲過來是幾個意思?

說實話。

安暖這回的確是冤。

假貨的事,是絡腮鬍男人揭穿的;整容的事,則是晉雲凜指出的,她一句話沒說,一件事沒做啊!

可世上的人,向來都是如此。

柿子總是要挑軟的來捏。

女人心裡很清楚,她打不過晉雲凜和絡腮鬍這兩個大男人,但安暖這個小丫頭片子,她還能收拾不了嗎?

女人打架,說穿了也就是那幾樣招數。

什麼撓臉、抓頭髮、咬人……反正怎麼方便怎麼來唄。

就在大伙兒以為又要上演這麼一場大戲時,戰局卻是結束得異常迅速!

不對。

這應該都稱不上戰局。

只有勢均力敵才能一戰。

而這……完全就是單方面的虐殺啊!

大伙兒只看到女人氣沖沖地舉起她自個兒的鉚釘包朝安暖砸了過去,結果人還沒跑到安暖身邊,就被對方長腿一伸,直接給踹了出去!

那雙包裹在牛仔褲里的雙腿顯得纖細筆直,乍一瞅好似沒幾分力度,可這威力卻不小,女人愣生生被踹出了好幾米!

但不得不承認,安暖這一腳可真是漂亮!

乾淨利落,強大恣意!

兩人之間高低立下。

勝負即分。

眾人被安暖那漂亮乾脆的動作給震了一驚,看著這小姑娘柔柔弱弱的,頭上就綁了個馬尾,臉上不施粉黛,但是動作、脾性倒頗有幾分出塵俠女的姿態。

……

「怎麼回事?」

「大家怎麼都在這兒聚著?小心天熱中暑了!」

偌大一個商場,總免不了會產生些摩擦矛盾。

這時候,就需要商場的人出來解決了。

事有輕重緩急,出面處理的人自然也不同。

從監控中發現這地方不對勁,商場經理就急急忙忙地帶人趕了過來。

一瞧見經理的出現,被踹翻在地的女人像是一下子有了底氣,眸光熠熠地伸手,直指安暖一行人,「王經理,是他們!就是他們在這裡公然行騙!」

「你們快報警,把這群騙子抓到警局裡去!還有,他們剛才傷了我,我要驗傷,我要讓他們統統都去坐牢!」

說起來,這女人丈夫的家世也不差,以前還和王經理還一起吃過幾次飯,打過幾回牌。

仗著這樣的交情,女人自認為自己是勝券在握,能輕鬆把這幾個人拿下,好出一口惡氣,沒成想往日還對她笑眯眯的王經理這回根本沒搭理她,反而還方向一轉,屁顛屁顛地往另一頭獻媚去了。

「哎呦!這不是莫先生嗎?您什麼時候到這兒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作為大型商場的經理,王彬需要和各路人馬接觸,認識的人脈自然比常人廣得多了。

剛才在攝像頭的視頻上輕輕一瞥,他立刻就認出了絡腮鬍男人的身份,忙帶著人趕了過來,這會兒更是躬身請罪,「真是抱歉,這個……由於我們管理不善,給您造成困擾了,請您見諒。」

王經理這一番作態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得驚訝了!

打量著絡腮鬍男人的眸光就變得越發熾烈了。

難不成……這男人的身份很厲害?

可不是!

王經理也在心頭暗暗叫苦。

別看這男人面上放浪不羈,落拓邋遢,但誰讓人家有才又有背景啊!

年紀輕輕的,就已經在國際設計界闖出了一番名頭,最近更是在國內外拿了好幾個知名大獎,成了一枚炙手可熱的當紅炸子雞!

據說他現在手頭上預約的單子,已經排到了大後年。

即便如此,還是有絡繹不絕的人捧著錢找到他面前,想要求一份他的設計稿。

可人家在意嗎?

根本不。

莫家的子孫還能少了錢不成?

怎麼可能?

要知道,莫家可是帝都數得上號的權勢之家!

你說說,就這麼一個集才華與權勢於一身的新銳精英,他們商場怎麼開罪得起? 圍觀群眾也都不是傻的,結合經理這幅低三下四的姿態和莫少這個稱呼,他們也很快猜出絡腮鬍男人的身份!

國際新銳設計師,莫一傑。

至此,男人的身份算是板上釘釘了!

「這麼說,這鑽石也是真的嘍!」有反應迅速的人立刻聯想到了安暖手上的東西。

莫家的公子怎麼可能會與騙子為伍,既然他力證這東西是真的,那它的確鑿性就毋庸置疑了。

「鑽石?」晚來上一步的王經理聞言不由得微愣,「什麼鑽石?」

等瞧見安暖手上那鵪鶉大的鑽石時,驚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哎呦喂!

現在的有錢人真是越來越浮誇了。

炫富也不用這麼誇張吧!

都不需要帶什麼鑽石項鏈、鑽石戒指了,直接揣個原鑽出來做手頭擺件就得了!

王經理哪裡知道,他口中的有錢人在一個小時前,都還只是一個身懷六千塊巨款的普通人。

「還繼續逛嗎?」

晉雲凜推著車,自顧自地轉頭問向安暖。

自從那個女人被安暖踢趴下后,他的眸光就根本沒往旁邊瞟,彷彿那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背景板。

這幅旁如無人的姿態在此刻顯得有些異樣,但由晉雲凜做出來,卻又該死地讓人覺得理所應當。

彷彿他天生就該站在頂端,驕傲地睥睨眾生。

「當然要逛了。」安暖點點頭,隨手把鑽石往包里一揣。

剛往前走了一兩步,突然頓下了腳。

扭頭看向莫一傑,「剛才的事謝謝你了……如果可以的話,這兩周內盡量不要讓你的家人出國。」

丟下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安暖就小跑著跟上了晉雲凜的腳步。

沒多會兒,兩人就從大伙兒的視線中消失了。

只留下一群圍觀群眾還在那兒苦苦冥思:沒道理啊,這麼出色的一對男女,圈子裡怎麼會沒有一點兒名氣呢?

……

兩人繼續他們的採買大業。

安暖一反剛才的斤斤計較,瞧見自己心儀的東西,二話不說,直接拿上,買下!

怎麼說,她也是個有錢妖了。

沒錯。

安暖有錢了,而且還是大大的有錢!

要知道,剛才那樣的鑽石,她可積攢了不少。

再加上隱形手袋裡數之不盡的金銀財寶,安暖瞬間就來了個大變身,成功從一介窮丫頭搖身一變,成了個白富美!

隱形手袋是建叔臨走之前給她的。

安暖自己也偷偷看過。

雖然從表面上看,那只是一個小手袋,但裡面的空間卻是無限大的,東西更是不少。

想著安暖畢竟是頭一回進入人間社會,建叔也擔心自家孩子,在隱形手袋裡給她裝了不少東西,金銀珠寶什麼的更是沒落下,想著就算安暖到人間,遇到了什麼問題,那也是吃喝不愁。

可令建叔萬萬沒料到的是,現在人類社會通行的貨幣根本不是他記憶中的金銀銅板了,而是一張張的人民幣!

安暖自個兒也是孤陋寡聞,想著這金銀財寶肯定是沒用了,才會混得連旅館都住不上,只能在公園長椅上湊合了。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

就像是遠古時代,人們都是將貝殼作為貨幣使用,可你要是到了近代現代,再拿著貝殼去買吃的喝的,別人怕不得以為你是個神經病呢!

也正是因為這樣,安暖才會一直以為自己是一隻窮妖!

可沒成想,逛了一回商場,倒是有了大發現。

別說鑽石,就連她手袋裡那些金銀財寶都是硬通貨,不怕用不出去的。

於是,安暖成功一夜暴富,鳥槍換炮了!

可惜——

「謝謝惠顧,這裡一共是八千二百一十元,請問兩位是現金還是支付寶、微信?」結賬台處,收銀小妹正微笑看著他們。

聞言,安暖一時間傻了眼。

望著鋪滿了一整個結算台的東西,她整個妖不由得有些懵,她什麼時候買了這麼多東西?

想著剛才她還大言不慚地跟晉雲凜說,這回就她來買單了,隨便買!

結果剛剛說出去的話分分鐘就被打臉了!

她身上一共就六千塊錢,哪付得起這八千多的東西啊?即便她身上有再多的資產,這會兒也沒法一時變現啊。

要不,挑幾樣出去?

就在收銀小妹笑容都快僵硬的時候,旁邊的晉雲凜這才淺笑著伸出援手,遞出了一張卡,笑著開口,「刷我的卡吧。」

僵局一解,安暖也忍不住輕呼一口氣,爽快地伸手拍了拍晉雲凜的肩,「仗義啊,小兄弟!」

看了眼自己的肩頭,晉雲凜微挑了挑眉,輕聲道,「這個就當是你提前預支了八個月的房租,記得之後還我。」

話說到這兒,安暖才反應過來。

對啊,她現在有錢了,還有必要和晉雲凜這個人類住在一起嗎?

可剛才晉雲凜話都說了,安暖也不好反駁,只能重重點頭,「好,放心吧!」她瞧著是只會賴賬的妖嗎?

晉雲凜默笑不語。 滿滿一車廂的東西搬回家。

等他們分門別類地整理完,已經過了一兩個小時。

兩人也是被累得夠嗆。

「要不,我們等會兒出去吃飯吧?」

雖然冰箱里還有食材,但安暖這會兒實在是沒精力再動了,整隻妖就跟個憊懶的章魚似的,軟癱在沙發上,動也不動。

推己及人,晉雲凜肯定也是如此。

果不其然。

一聽這話,晉雲凜就點點頭,主動提供訊息,「我聽說外面有幾家海鮮館、粥店做得還不錯……」

「行!就海鮮店了!」

一聽見海鮮這兩個字,安暖就跟貓聞見魚腥味似的,一個鯉魚打挺就猛地坐了起來,人也變得精神奕奕的了,不反剛才的頹廢樣。

晉雲凜瞧著不禁好笑。

你說安暖一個好好的植修,偏偏喜歡吃海鮮,也是少見了!

「良心海鮮……沒錯,就是這家店了!」

這家海鮮店在附近都是挺出名的。

據說回頭客那是絡繹不絕,生意好得不行。

安暖興奮地拍了拍晉雲凜的肩膀。

兩人找准了位置,就在附近停車,直接往店裡走去。

等他們進去之後,才發現果然是名不虛傳!

這會兒還不到晚飯的時候,店裡已經坐滿了人,一眼望過去,那叫一個熱鬧!

等了好一會兒,才騰出一張空桌來。

安暖一屁股就坐了過去,接過服務員遞來的菜單,瞅了幾眼,伸手在上面點了幾個菜,「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全都要大份。」

點完了自己想吃的,安暖熟絡地將菜單遞給晉雲凜,「我就先點這幾個,你想吃什麼,再看著點。」

晉雲凜也沒客氣。

他之前沒在這家店吃過,倒是聽過它的名聲,這會兒既然和安暖一塊兒來了,自然要多嘗嘗裡頭的味道。

於是,繼安暖的豪爽點菜后,晉雲凜大手一揮,又點了三四個菜。

見狀,旁邊的服務員不禁有些詫異。

就這兩人,還點了七八個菜,能吃得完嗎?

「那個,我們這兒的菜,分量挺足的。」人長得好看,到哪兒都挺佔便宜,這不,瞧著他們可能點多了,服務員忍不住低聲提醒道。

結果,安暖這個妖精根本沒聽出來人家的話外之音,還興奮地點點頭,「行,那就好!」

別看安暖和晉雲凜就兩個人,但他們的胃口可真不小。

尤其是晉雲凜。

上回在一塊兒吃飯,安暖就發現了。

原本她還以為自己的食量就算大的了,沒成想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晉雲凜那肚子才是個無底洞啊,好像不管吃多少東西下去,他都輕輕鬆鬆,沒有一點負擔。

這麼一來,安暖倒是佔便宜了。

放心點,不用擔心浪費,反正還有晉雲凜這個兜底的呢!

「嗯,好吧。」

既然客人都這麼說了,服務員自然也不會再多嘴說什麼,把點的菜交代給廚房,很快就去服務下一桌了。

旁邊幾桌比安暖他們來得早,菜已經端上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