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既然毛小方也去,那就去看看好了。

換好衣服楊風一個人來到了金老闆家裡,見楊風賞臉到來金老闆很開心。

「哎呀,好久不見,楊師傅還是那麼的英俊瀟洒,你能過來真是太好了。」

「師傅什麼的就免了,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是。」

楊風走進客廳內意處的發現,竟然還有記者,有記者就算了那個什麼楊飛雲也在。

難道這楊飛雲是幫金大海做事的?

「楊師傅哪裡話快坐快坐!」

熱情的招待著楊風,金大海看了一下正在一旁聊天的記者小聲說道,「楊師傅還請見諒這些記者是我請來的當,然我也知道楊師傅你的習慣,你放心這些記者不會對楊師傅拍照或是將你的消息傳出去的。」

「那就好。」

上報紙宣傳?

得了吧,楊風才不需要幾年的時間積累,楊風在富豪圈子裡的聲望很高根本不需要去折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況且他楊風本身就是個有錢人,只是在很多人看來楊風比較傻,拿著大把的錢去到處買一些很難開發的地這不是傻是什麼?

這個時候很多人還意識不到香江的土地未來會有多值錢,寸土寸金的地方隨著時代進步。人口增多,那時候想買地可就困難。

楊風只需要等著漲價就行他不急,他有時間慢慢等。

又不是做生意馬上就看到收入大把的錢進口袋,這是長遠投資。

到時候楊風花出去的錢,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對了,還沒介紹這位是我的左右臂膀叫楊飛雲說起來呢,飛雲和楊師傅還真有幾分淵源。」

金大海笑著介紹楊飛雲。

「哦,什麼淵源?」

楊風能肯定這楊飛雲會幾招,但肯定不精通。

而且他這樣的人野心比較大,楊風不大喜歡和野心大的人接觸。

「這個……」

金大海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他招攬楊飛雲等人的目的,傻子都看得出來的這種事怎麼能夠隨便亂說呢。

好在楊飛雲很精明對此馬上將話題接了過來。

「楊師傅,久仰大名改日定當上門拜訪。」

楊飛雲會看相!

很快楊風就摸漬了他的心路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金大海招攬什麼人那是他自己的事情與自己無關,楊風只是好奇他將楊飛雲這樣的人招攬到手下來,最後會不會被對方給反吃了。

楊飛雲表現的很熱情,楊風卻不冷不淡偶爾接一句話聊著一些沒邊的話題讓楊飛雲有些失望。

他算是明白了楊風對自己設興趣,別說跟著楊風學道術,多聊幾句楊風都懶得搭理他。

「那個人是誰啊,和金老闆關係似乎不錯。」

「不認識,可能是哪家的公子哥吧。」

幾個記者都在猜測楊風的身份,覺得他可能是某家的公子哥,否則以金大海那眼高於頂的性格,怎麼會表現的這麼親熱呢。

「來來來楊師傅我來介紹一下,這兩位呢是我老婆是姐妹哦,這位是我女兒。」

真的很想找根針將這傢伙的嘴給縫起來楊風有點後悔到金大海家裡來了。

你兩個老婆我沒有嗎?你老婆是姐妹花我老婆也是!就你女兒還長得可以一些但和我有什麼關係。

若不是毛小方也會來,楊風真不想和這金大海有什麼交集。

「老爺,毛師傅來了。」

得到邀請的毛小方得知對方身份后帶著徒弟阿帆一起來到了金大海家裡,初到貴地和當地的權貴之人打好關係是必然的對他的發展有幫助。

「道友?」

毛小方剛進門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楊風面露喜色毛小方就要走過來,楊風笑著對他搖搖頭。

毛小方愣了一下但還是遵從楊風的意思。

「不知今日金老闆請我毛小方到此有什麼事?」

「哎呀,毛師傅你可算是來了,我們大家都等了你半天。」

金大海招呼著家裡的人和一群記者走了過來坐在一旁的楊風喝著果汁暗暗想著這金大海該不會又將自己家人介紹一遍吧。

「毛師傅你好,我叫金大海也就是邀請你的人、而這兩位呢,就是賤內了是姐妹哦……」

「噗!」

嘴裡的果汁差點噴出來,楊風不由自主的咳嗽起來好在聲音很低沒有影響到依舊在自我介紹的金大海,只是站在後面的金碧心感覺很丟人臉都紅了起來。

你兩個老婆是姐妹花和我有關係??

毛小方一臉懵逼,不知該說點什麼,特別是眼角的金光注意到楊風果汁都噴出來后更為無語。

「停!」毛小方急忙打斷金大海,「金老闆咱們有事說事我對你家有幾個女人沒興趣。」

「好的,好的。我們坐下來慢慢聊,不著急不著急!」

見毛方有些不高興了,金大海這才拉著他坐免得毛小方直接扭頭就走。

你不急我急!

毛小方翻了個白眼這都什麼人啊,連你老婆都介紹的這麼仔細。

你老婆是姐妹花這比較牛,但你眼光就這麼差勁?多學學別人好不好。

「各位記者朋友請坐請坐!」拉著毛小方坐下來,金大海那叫一個興高采烈道:「昨晚毛師傅抓鬼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很不錯,我覺得很有意義,所以今天就請了這些記者來家裡順便呢,寫了一張五千塊的支票算是給毛師傅的報酬。」

「唉,我金大海怎麼說呢在香江還算是個有錢人,多少有那麼一點點錢。」

「噗,哈哈哈。」

「抱歉,我忍不住了。」

楊風捂著肚子就趕快離開來到花園裡他怕繼續呆在別墅里,會將自己笑死這金大海太逗了。

怎麼以前沒發現呢?

之前楊風是覺得他腦子有點問題,結果智商也有問題。

這人好沒有禮貌,怎麼能在別人說話的時候笑成這樣真是一點不像話。

不知道楊風身份的人,都在心裡暗暗嘀咕,覺得楊風這是在打金大海的臉。

金大海老臉一黑,開始後悔邀請楊風過來了,你這不是在拆我的台嗎?

穿越紅樓之黛玉逆襲 好在想要有一番成就那麼你就必須要有過硬的心理素質,金老闆嘴角抽了抽就恢復過來彷彿沒發生過,拉著毛小方熱情道:「各位記者來來來照相吧。」

「我不想照你們照吧!」

金碧心覺得很丟臉特別是楊風笑噴之後感到很難堪,頭一甩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老爹轉身上樓了,要折騰你們自己慢慢折騰吧我不奉陪了。

「等一下照什麼相?還有支票是怎麼回事?」

毛小方沒傻到連支票代表什麼都不清楚現在的他腦子暈乎乎的。

我是誰?

我在哪?

莫名其妙邀請他過來然後熱情的招呼,還有一群記者這就算了。

拿出一張支票來炫耀你金大海也算是香江比較有錢的人?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自賣自誇來著,還有我抓鬼和你有什麼關係你給我錢幹嘛。

更讓毛小方几乎要抓狂忍不住想揍人的是,這金大海在他一臉迷糊的時候,拉著支票和他照相就算了還弄了一面錦旗出來欺人太甚!

帶著一肚子的火毛小方帶著徒弟轉身就走。

「結束了!」

看到院子里的楊風,毛小方只能無語望天平白無故的讓楊風看了一場笑話。

「說實話你沒揍他一頓,我感覺很神奇。」

楊風覺得換成自己肯定直接暴走,打金大海一頓再說。

「唉!」

撿到反派大佬后 毛小方實在不敢恭維金大海這人,和楊風一起離開。

「我都沒想到這金大海想拉攏我搞什麼,五鬼搬金要是能賺錢我自己就去了哪還輪得到他的。」

自我吐槽著可以看得出毛小方很不爽。

「話說道友和金大海認識?」

「算是吧!」楊風表示很同情毛小方,聞言道:「以前見過兩邊想請我看風水,還過花不起那錢最後請我幫他做事被我丟出去了今天發請帖,要不是看到請帖內寫邀請了你,我都不會來,我怕我會忍不住把他的頭塞到他屁股里去。」

毛小方想笑卻笑不出來,阿帆毫無形象的抱著肚子蹲在了街上惹得路上的人一個個看他就像是在看神經病。

「道友,我最近氣火很重?」

忽然,毛小方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麼一句。

帶著他們師徒走進咖啡廳的楊風頓了一下明白了毛小方的意思。

「是有一點不過不大事,難道有看相的人說道友最近會有劫難?」

「三杯咖啡。」

點了三杯咖啡楊風示意服務員可以離開了,別打擾他們第一次到咖啡廳喝咖啡的阿帆對什麼都好奇一雙眼睛看來看去。

本來楊風想去茶館誰知轉了一圈沒找到,索性就走進了咖啡廳里喝杯咖啡,至於這裡的茶不提也罷。

「剛才那楊飛雲說我師父火通丹田,這幾天會有點小麻煩,不能碰水,不少看相的人還說我師父最近桃花運很足。」

完全不知道師父毛小方臉色黑的難看,阿帆直接將毛小方給賣了。

「確實別碰水,不過只是小問題而已。」

雖然不大喜歡這個人,但楊風要承認楊飛雲看相有點能耐。

「師父,你為何不趁機邀請師叔,在月圓之夜一起對付玄魁呢,相信師叔在的話肯定不會讓玄魁跑了。」

大家分別後阿帆就納悶了師父又沒開口。

「你能保證玄魁會在月圓之日跑出來?」

嗨秦小姐,你男朋友掉了 毛小方轉身看著他阿帆急忙搖頭,「不能。」

「那你邀請別人幹嘛?如果玄魁出現了還好如果玄魁沒出現,你師父還要不要做人了。」

沒好氣的抽了他一下,毛小方在心裡盤算該怎麼開一家道堂才行。

不然接下來別說繼續生活在香江,師徒倆可能還會因為沒錢而餓肚子。

楊風也不會想到接下來毛小方還真遇到了一連串亂七八糟的事情,不小心又讓玄魁跑了讓他暗暗自責後悔沒邀請楊風來幫忙,否則楊風在的話玄魁根本跑不掉。 緊接著得到了楊飛雲的幫助讓原本對楊飛雲印象不好的毛小方接納了對方,只是在金大海幫忙出資修建道堂這件事上毛小方有些猶豫。

「毛師傅其實你不必糾結的,雖然說那金大海是個暴發戶,一身的銅臭味但他出資幫你開道場,也是為了香江市民好金大海為了名聲,而毛師傅則降妖除魔為己任造福香江市民。」

楊飛雲不斷勸說毛小方接受金大海的好意,你們一個為了抓鬼降妖,一個為了名聲既然如此為何不一拍即合合作一把呢?

名聲什麼的毛小方不在意只要不是惡名就好,在意的是有個安穩的家當做後盾,他不想帶著弟子到處流浪。

當然也因為一點面子問題,如果道場遲遲開不起來,毛小方會覺得不好意思連邀請楊風前來坐坐都不敢開口。

最終毛小方再三衡量之後還是答應了楊飛雲的建議和金大海合作一把接受金大海的資金投資,將道場開起來。

又是請帖?

之前金大海的請帖將楊風噁心的夠嗆,搞的他現在看到請帖就渾身不舒服。

「姑爺,這請帖是毛師傅送來的,說是道場新開請姑爺你過去看看。」

在甘田鎮住了一陣子中叔對毛小方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見楊風有些不高興他馬上解釋請帖是毛小方送的,不是那些亂七八糟的人。

「毛小方的道場搞定了?」

楊風驚訝了一把。

他本以為毛小方會折騰好一陣才能將道場開起來,誰知道動作這麼快這才幾天時間。

「對了,九叔呢。」

既然毛小方開了道場他肯定是要去看看的楊風還想帶九叔一起去,讓九叔和毛小方認識一下。

「九叔去內地了,姑爺不知道?」

見楊風問起九叔,中叔有些困惑,很快他意識到了九叔離開很可能沒和楊風說,然後幾位夫人又覺得楊風肯定知道,於是楊風就變成了那個被蒙在鼓裡的人。

九叔去了內地的事情,楊風還真不知道。

「什麼時候的事,為何沒人通知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