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李波死後的模樣沒錯,但我的意思不是他就是惡鬼。而是這個鬼的一種形態。我們叫他……扭造……他可以把人變成像李波那種模樣慘死,並且因爲死得悽慘,增另對方的怨氣,變成爲他所用的鬼魂。”

“扭造?”聽到這個名詞,我不由得心中一震。不由自主地將手掌放在了胸口以壓驚。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名詞對我而言似乎很熟悉。就好像什麼時候聽過,或者經常聽到過。又或者,不僅僅是聽過那麼簡單。

但是,那僅僅是一種感覺。並且很快就消失了。

將那種莫名基妙的熟悉感壓下去後,我繼續問:“楊一,你的意思是說,這張報紙上的這個兇殺案,是靈異事件,並且……是‘扭造’這個從十八層地獄裏爬出來的惡鬼,造成的?”

楊半仙回答說:“我的直覺告訴我,是的。但是,要看到這個死去高中生的屍體,才能夠進一步確認。” “看,看屍體?去哪裏看?我們應該沒有那種權力吧……”劉義成明顯抗拒,忐忑不安地說,“我……我也不方便出入那種地方啊……”

莫名其妙地成了通緝犯,原本不錯的容貌現在簡直成了大負擔。劉義成臉色煞白,眉頭緊緊皺起,他出了這樣的事,巴不得天天呆在室內不出門。

楊半仙揚了揚眉,翹起二郎腿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我會給你稍稍化個妝,這樣誰都認不出你來了。不過,這個妝不比一般的化妝,畫上去要用特意的藥水才能洗去,所以不用天天都化。但是……他也會對皮膚造成些副作用,你願意嗎?”

雖然嘴上在問願意不願意,但楊半仙已經從大衣口袋裏翻工具了,接着,他身後便出現了個黑色的影子。那影子慢慢成人形,蒼白着臉,雙眼無神。是之前在楊半仙家裏見過的小懸。

“他怎麼會在這裏?”

楊半仙莫名其妙:“他一直都跟着我呀,很聽話。他會化妝,劉義成,你們去廁所吧。”

劉義成有些恐懼的睜大了眼睛,再怎麼說,小懸是鬼,對劉義成是有絕對殺傷性的。他被鬼嚇過,有不小的心理陰影。楊半仙安慰道:“你放心吧,他很聽話。或者你願意走在大街上被警察認出來呢?”

劉義成這才扭扭捏捏地去了。

我想到一個問題,問道:“爲什麼他們從地獄出來這麼多年了,能力尚且還很弱的時候,陰間沒有做處理呢?”

“因爲,他們進了陽間以後,就封住了能力,寵……家,沒有辦法找到。”

他嘴裏的寵家,應該就是指寵承戈他們家?我又問:“十八層地獄那種地方應該很強吧?不然怎麼治得住那些大奸大惡的人?那地方應該比任何厲害厲鬼都要厲害纔對,那你說的……那些逃出來的惡鬼,究竟是怎麼逃出來的?”

楊半仙頓了一下,起身爲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氣喝了下去,才說:“是……有人放他們走的。”

“哈?”我吃驚且氣憤地問,“有人放他們走的?十八層地獄也有人守着嗎?”

“是的。”

“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守着十八層地獄的那個人,把那幾個惡鬼放出來了吧?”

楊半仙坐下來,揚脣笑了笑說:“對,你很聰明。”

“那他既然有能力放他們出去?怎麼就沒有能力收他們回去呢?”我不懂。

“做了錯事,當然會受到處罰。你有聽說過天譴嗎?”楊半仙再度翹起二郎腿,優雅地說,“所謂天譴,就是不經過任何審判者的手,老天爺自動收拾你。比如那種做事太過份的,連天都看不過去了。”

“你說守十八層的那個人,第一時間遭到了天譴,所以他根本沒有能力去把那些鬼收回去?”我匪夷所思地問。

楊半仙雲淡風清地問道:“是啊。”

我半張着嘴,好半天才消化了楊半仙的話。他今天說了太多話,信息量巨大,我一時間有些理不清頭緒。雖然總覺得還有哪裏沒有弄清楚,但一時間腦子也不太夠用了。 我雖然知道要把劉義成化成化成別人的沒辦法認出來的模樣,但卻沒想到……變化這麼大!當劉義成從廁所出來的時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他。

“呃……哈哈哈哈哈哈……”這麼多天以來,我還是頭一次笑得這麼開懷過……雖然是要變化大一點,但也不至於把個大男人變成了女人吧……

“怎麼,很違和嗎?”楊半仙一本正經地說,“我看,很合適啊。”

我一邊笑,一邊忍着笑,覺得自己好辛苦。雖然劉義成長相比較陰柔點,但看慣了他的男人模樣,我還真是不適應眼前前這個皮膚白皙,短髮長裙的“美女”,“再怎麼說,腿毛也該處理一下啊,而且爲什麼非要裙子呢?我覺得穿褲子更好。”

小懸充分考慮了我的建議,又把劉義成帶進廁所了。再出來時,長褲恤的女生模樣,倒是好了很多。

楊半仙說:“就這樣吧,也差不多了。只是,你要儘量少開口說話。儘量不說話。”

劉義成沒好氣地迴應:“你們就說我是個啞巴好了!”

“好主意誒!”我拍了拍手,笑道,“你就裝作是個啞巴好了,特別是在陌生人面前,千萬不要開口。”

劉義成臉色不太好,但卻沒有反駁。

晉末兇獸 我的心情剛剛放鬆下來,楊半仙忽然擡起了頭,看着天花板。我心裏一動,忙也跟着擡起頭來,但卻什麼也沒有看見。“楊一,你在看什麼?”

“我在想,你看到的那雙眼睛。這間房,該不會也發生過兇案吧?”楊半仙一邊說,一邊掐指算了一下,接着又從大衣裏拿出了一個羅盤盯着看。

我忍不住仔細地觀察起他那件灰色大衣來。雖然衣服是比較長也比較大,但卻輕飄飄的,那麼多東西,他是怎麼從裏面拿出來的呢?

過了半晌,楊半仙才收了羅盤說:“這裏確實有陰氣,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了嗎?”

“昨天晚上我睡得太死,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但總覺得窗外在打雷下雨,再就是早上那個夢中夢了,這我已經跟你說了。”

楊半仙點點頭,起身在房間裏走了一圈,才說:“今晚你就換個房間吧,這房裏死過人的不乾淨。不過今天晚上我們要去看屍體,可能要很晚,這件事明天再說。”

一聽說要去看屍體,我自動腦補了那天看到李波慘死的模樣。忍不住噓了一口氣。問道:“楊一,陰間應該有掌權者纔對,像你說的那六鬼,難道沒有人對付他們嗎?爲什麼想到我?”

楊半仙說:“陰間雖然體系龐大等級森嚴,但不是一個人能夠掌控所有人,天地自有輪迴,一物剋一物,我們找你,僅僅是因爲你是陰靈女,能夠剋制六鬼。當然,如果你不做,那就只能被他們收拾了。並且時間拖得越久,他們越強大,對你越不利。所以我才說,先下手爲強。”

我聽他這麼一說,我才完全明白了過來。心中被一種莫名的情緒填得滿滿的,它使我有些心慌,甚至坐立不安。但卻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 時間很快到了晚上,我和劉義成一起跟在楊半仙身後,潛進了警局的解剖室。一般大一點的公安局,都會安排給法醫一個解剖室。小城市雖然沒有法醫室,但也會設一個停屍房來專門停放屍體的。

五漢室算得上國家二線廳城市,局裏的解剖室比較大。此時已經是深夜,楊半仙開了門,讓我和劉義成先進去,接着他才走進來,關上了門。

因爲要存放屍體,所以解剖室裏氣溫很低,這裏並排放了兩具屍體,另外一張牀空中,只蓋了一層白布。

我不由自主地搓了搓手臂,輕聲說:“好冷啊……”

劉義成皺了眉頭退後一步,不敢上前。楊半仙三兩步走過來,接着三兩下又把兩具屍體上的白布給掀了下來,我和劉義成條件反射地別過頭去。

因爲楊半仙遲遲沒有說話,我忍不住好奇,又將頭轉了回去。這纔看清楚,躺在停屍牀上的是兩個男人。一個比較肥,另外一個很瘦。他們應該都已經被解剖過,胸腔和腹腔以及咽喉部都有縫合的痕跡。縫合的地方隱隱發白,他們身上都已經沒有血液了。

但這兩個大男人怎麼看,都不像是高中生的模樣啊。

難道那個叫李軒的高中生不在這裏?

劉義成輕聲說:“我在報紙上就看到說,李軒的屍體被運走的時候非常隱蔽,甚至旁邊還有警車護送,你就是看到這個報導,才懷疑屍體有問題吧?”

楊半仙點點頭,劍眉微蹙,接着眉頭一挑,快步走向第三張停屍牀,將白布掀開了。

一聲尖叫剛剛劃過喉嚨,便被我死死地扼止住了。並且條件反射地伸手去捂住了劉義成的嘴。他的喉嚨處劇烈顫抖着,臉上的血色一瞬間全部退了下去,我死死地捂住他的嘴,將他的尖叫硬生生壓了回去。

“唔唔唔……”劉義成的聲音發不出來,胸膛劇烈顫抖,額頭上都冒出冷汗來。

第三張停屍臺上,躺着一張血肉模糊的肉毯。他的全部五官乃至手腳頭髮,全部被壓平,兩個黑色的眼球在毯子上絕望且恐懼地瞪着。

這具屍體,被壓成了厚度五釐米左右的不規則毛毯。

昨天晚上,因爲光線的原因,我並沒有看清楚李波的模樣。他當時,難道就是以爲副駭人的形態,在等死的嗎?

我的身心忍不住發抖,雙膝不由自主地發軟,甚至腳尖也慢慢移動向着門口,潛意識中,我想要立刻離開這個地方。

劉義成將關叫生生吞了回去以後,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瞪着雙眼,半晌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好半天,我才聽見楊半仙沉聲說:“果然是他……”

連楊半仙的聲音,也帶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他迅速掐指算了一算,才又將白布蓋上去,準備要走。

劉義成小聲問:“楊,楊一先生,我們……將來會不會也是這副模樣?”

這副屍體的視覺衝擊實在太大,給人的心理造成了不小的陰影。我想法醫也是無從解剖這樣的屍體,纔將他暫時停放在了這裏。警局纔會用卡車運屍,用警車護送了。 因爲是凌晨,所以公安局裏值班的人正昏昏欲睡,進來的時候楊半仙撒了些藥粉,結果到我們再出來時,那位美女還沒有醒。

我們心情沉重地出了公安局門口,腳彎子還在打顫。

“先去吃點東西,你們應該餓了。”

楊半仙帶我們到了一處大排檔吃燒烤,可我光是看着那些肉,就開始反胃了。

劉義成更直接,已經跑到一邊吐開了。楊半仙將一串脆骨放在了他的盤子中,嚴肅地說:“你以後,就會習慣了……如果光是因爲看到噁心的東西就吃不下飯,身體會受不了的。”

他的話單剛落,劉義成又吐了一回。我雖然不像劉義成那麼表現得那麼明顯,但同樣半點胃口都沒有。

已經一天沒好好吃飯了,如果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營養不良。想到自己不知道哪天也會死,甚至說不定像李波李軒那樣慘死,我一把抓起肉串,咬了一口,強迫自己嚥下去。

那肉串剛一到嘴裏,腦海中便莫明閃現了那個被揉爛了做成毯子的屍體,胃裏一陣翻滾,別過頭找到垃圾筒就吐了出來。這一吐,就再也沒有想吃東西的欲wang了。劉義成蒼白着臉,要了一杯熱水來喝。

楊半仙搖搖頭,也喝了一杯水,把我們又帶回去了。

因爲比預先回來的時間要早,所以賓館裏換房間是來不及了。我洗了澡,仰面躺在牀上,早上夢見的那雙眼睛和在警局看到的屍體來回衝擊我的大腦,甩都甩不掉。

越是強迫自己不去想,那畫面就越像是紮了根的往腦海裏鑽。我不得已,摸出自己的,準備玩下游戲來轉移注意力。

剛剛開機,就收到了無數條未接來電通知的短信。打得最多的是我叔叔,因我走時只留了一條短信,之後電話就關機,他一定急死了。一看到短信,又想起嬸子來,心中不由得陣陣悲涼。從小她就把我當親生女兒一樣,可是連她的頭七,我也沒能守在旁邊。

我嘆了一口氣,準備把點開“消滅星星”,忽然一響,提示有人給我發了qq消息。

我擡手看了一眼時間,此時已經是凌晨三點了,誰給我發信息?

對方的頭像是一個黑色的筆記本,發過來一句“hi”。

我翻了個白眼,沒理他,將qq退了出來。

正要開遊戲,提示間又響了一下,這回那邊說:“房間裏有鬼,你也不注意一點兒。”

我一驚,忍不住環視了一眼這間房。雖然楊半仙也說陰氣重,但我暫時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呆在這裏對你身體不好,去把空調溫度調高一點。”對方又發過來了一條信息,我深吸了一口氣,打字過去問道:“你是誰?”

“猜。”

猜你妹啊猜!

“這麼晚還沒有睡,你剛纔去哪裏了?”對方似乎跟我很熟,見我沒理他便又發過來了一條。我懷疑是有人惡作劇,玩遊戲的心情也沒有了,決定把房間裏的電視打開,看一下午夜場。 接下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把qq退出去了無數次,那個頭像是黑筆記本的男人都能把信息發過來。說一堆亂七八糟的話。最後我沒有辦法,乾脆把關機了。

沒想到剛剛關機,它就自動開機了,而且又發來了qq消息。我匪夷所思地看着自己的,將它藏在了枕頭底下,打開了電視機。

酒店的午夜場正在放一部韓式催淚片,平時在家我不太可能看這種劇,但現在爲了轉移注意力,便強迫自己將精力集中。女主角和男主角久別重逢,抱頭痛哭以後一起吃飯,吃過飯以後又一起去了酒店。雖然覺得不可能,但我總覺得電視劇裏的酒店外形,和我現在住的有些相似。

接着,他們上了二樓的一個房間。然後兩人開始激吻以及ooxx。這原本也沒什麼,很多片子裏都有這樣的鏡子。但過了一會兒我便覺得不太對勁了,尼瑪這ooxx的鏡頭也太長了吧。

女主角各種發lang,男主角各種渾漢如雨。兩人嘗試無數種體位以及令人臉紅心跳的叫聲。凌晨時分原本很安靜,所以兩人的叫h聲就顯得特別的清晰突兀。我畢竟是個單生女青年,開始覺得有些不自在,連忙換了個臺。

誰知道電視機也跟鬼上身了一般,無論換了哪個臺,都是那對男女在牀上糾纏的身影,並且那叫聲越來越銷魂。男主角一面上演愛情動作片,對女主角使盡全身解數討好愛撫,一面說着讓人羞恥的牀第語。我不由得看得臉紅心跳,驚慌失措地關了電視機。

這時,枕頭下的不知什麼時候移了出來,qq信息響個不停。我硬着頭皮,點開了qq。黑色筆記本問:“好看嗎?”

沒有哪個人惡作劇能夠這麼強大,我回復:你到底是誰?

“你想我是誰?”

“我管你是誰,不要纏着我!”我惡狠狠地打了幾個字過去,將再次放在了枕頭底下,而且用手死死地壓住,不讓它跑出來。

我死死用手按住了枕頭後,便再沒聽見響了。待它安靜下來,我鬆了一口氣。誰知道剛把手拿開,那又自動從桃頭底下跑出來了,並且qq消息自動彈開,還是那個黑色筆本。

“你真是可愛……我又不是你悶一悶就死了的。”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將這房間上下左右的角落都看了一個遍。難道是這房間裏的鬼魂在調戲我?

“你到底是誰?不說我把從窗上扔下去。”我雖然知道這樣的威脅沒有什麼用,但還是忍不住加一句,“你自己看着辦。”

對方發了一串省略號來代表他的無語,接着他說:“我是看在你這麼無聊的份兒上,才陪你聊天的。周沫,剛纔的片子好看嗎?”

“好看你妹!”我現在已經完全肯定對方不是活人在惡作劇,而是鬼魂在作祟,於是說,“我知道你是鬼魂,人鬼殊途,我不想跟你聊天。我要睡了,不要再纏着我。”

“你不是怕得不敢睡嗎?”對方鄙夷地問,接着又說,“那你睡吧,放心,今天不會做惡夢的,因爲有我守着你。” 聽對方這麼說,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正在被某隻鬼盯着,頭皮忍不住發麻,連身體也不知不覺縮成了一團。

“你這麼怕我做什麼,我又不殺你……”

“你睡吧,別怕了,好好睡一覺,勞逸結合。”

接着,就沒有再發消息來了。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兩條信息以後,我竟然心安多了。好像他叫我不怕,我就真不不太怕了一般。我的身體已經很疲勞,躺在牀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睡着了。但並不是一夜沒夢,想反的,我基本上剛剛枕頭睡着,就做了一個夢。

但夢中並不是那兩隻淌着眼淚的眼睛,也沒有那夾雜着悲傷憤怒以及濃濃殺氣的眼神,我夢見了一個男人。

準確的說,我做了一場chun夢。夢中的男人用他的身軀包裹着我,如同電視機裏放的那樣,親吻我的眼睛,我的脣,我精緻的鎖骨,以及……我的其他地方。我全身熱到不行,整個身體如同被火在燒。而對方的身上,冰涼冰涼的,貼着他,感覺到非常爽快。

迷迷糊糊中,我覺得這不是在做夢,因爲那感覺實在太真實,那個男人壓在我身上重量感,以及他的手在我肌膚上的觸感,都那樣真實。但是,我始終睜不開眼睛,覺得身體不太聽自己的使喚。因爲我竟然張開手臂,抱住了那個男人,希望跟他貼得更緊。

再後面,我的記憶有些模糊。似乎看到了一雙帶笑的深邃眼睛,那雙眼,如同是深沉的海底,漆黑的眼眸,沒有一絲雜質,他正深深地看着我。

然而,我卻記不起他具體的樣子來。又或者是,根本就看不見。

最後,我醒了過來。

醒得很困難,因爲身體還很渴覺,而耳朵被吵醒了。好像有人在不停地敲門,我困難地擡了擡手,想看一眼時間,卻發現手腕上空蕩蕩的,原本戴在那兒的手錶不見了蹤跡。

去哪兒了?

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閉着眼睛在牀邊枕頭底下一陣瞎摸,卻沒有摸到。我只好拖着疲憊的身子坐起來,勉強睜開眼睛。

我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以確認這是不是在做夢。

我一向沒有裸睡的習慣,現在跟着楊半仙和劉義成兩個男人長期呆一起,更不可能去裸睡。萬一夜裏鬧鬼逃跑,豈不是出了大糗?可此時,我竟然發現自己光着身子。

目光往下,幸虧內褲還在。

但爲什麼會沒有穿衣服,連手錶也解下了放在牀頭櫃上?

我不由得又想起昨晚那個讓人臉紅心跳的夢,難道那不是夢?

天吶……難道我……

因爲記不太清楚昨天晚上的春夢進行到了哪一步,所以我強烈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一個鬼shang了。但是,身體好像並沒太多感覺,也沒有像小說裏講的腰痠背痛,特別是下半身的不適。

我……應該只是被,被摸了吧?

但好像後面,我也摸了對方。

爲了驗證有沒有被上,我迅速起身,去廁所洗澡檢查。但因爲沒有經驗,我最終還是不能確定。 昨晚的夢,讓我想起了寵承戈。雖然我沒有見過他的模樣,但總覺得不是個脾氣很好的人。就連我跟學長聊天他都能說出“出軌”的話,若是被他發現……

我立刻滿頭冷汗,決定把那場夢儘快忘記。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那個項鍊串,我深呼了一口氣。

敲門聲又響起來了,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快到上午11點,我迅速開了門,楊半仙問我:“怎麼這麼久?”

我不好意思說是因爲做了場春夢,只好說:“昨晚上太晚了,醒不過來。”

“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嗎?”楊半仙用水壺裝了水,然後插上電燒,我回答沒有。他擡頭看了一眼天花板,說:“今天應該還有會兇案發生,咱們準備一下。”

我嚇了一跳:“準備什麼?”

“把肚子填飽,然後儘快收拾一下,你……”楊半仙雙眼微眯,嘴脣抿緊,目光落在了我的脖子上,冷聲問,“那是什麼?”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並沒有摸到什麼。於是又拿出鏡子來照,頓時臉色通紅——這是一個草莓痕,應該是昨晚上那隻鬼留下來的。我故做鎮定地說:“大概是蚊子咬了的吧……”

楊半仙懷疑地掃了我一圈,但卻沒有再說什麼。只叫我快點收拾然後下樓吃飯。

簡單地吃過飯,楊半仙發了一個定位給我們。他說:“這是我今天早上測出來的,大概就是這個方位,會有人死。但是,再具體的沒辦法知道。”

劉義成小聲問:“我們不是要找‘扭造’嗎,只要除去了他,這種兇案就不會發生了呀。”

我點頭,表示附議。

楊半仙解釋道:“你們不要以爲他所有人都可以殺死,陰間有生死簿,輪迴冊。這兩樣東西是相互牽制的,如果生死簿上這個人死了,那麼在輪迴冊就會有他的輪迴信息。而生死薄上,這人陽壽未盡,那他是死不了的。但生死薄並不是一成不變,他根據這個人一生的作爲在不斷變化,有着他自己的規律。就算是陽氣少的人,想要逆生死薄而行要他的命的,也並非易事。”

我聽得雲裏霧裏完全不懂,將目光投向了劉義成。劉義成果然不愧是高材生,他小聲地向我解釋:“楊一先生的意思是,‘扭造’想要殺人,也必須要找陽氣弱的人,生死薄上不確定性比較大的,而且他也要事先計劃。我們如果把他想要殺的人救回來了,就等於打破了他的計劃,這樣就折損了他的實力。”

我這下才明白過來了,他們是說,我們直接去對付‘扭造’這個惡鬼,那絕不可能有勝算,而且也沒有對付他的方法和實力,甚至連去哪裏找他都不知道。做爲一個鬼魂,他沒有固定的住所。所以我們暫時只有打破他的殺人計劃,來削弱他的實力。

“那,萬一我們還沒有接觸到他的計劃,就死了呢?”我忐忑地問。不是我杞人憂天,的確有可能‘扭造’嫌我礙眼,不等我去破壞他的計劃,就弄死我呢?

楊半仙看着我,冷笑了一聲:“放心吧,你有那串項鍊,又有寵承戈主管着輪迴冊,就算身上鬼氣再重,暫時也不用擔心死的問題。”

我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只聽楊半仙接着說:“所以,我們今天要去這裏,去找下一個陰氣重,會死在‘扭造’手上的人。”

我們將目光定在五漢市的地圖上,楊半仙修長蒼白的手指,正指着一個地址……

我和劉義成同時瞪大眼,這裏不是——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地圖上定位顯示的這裏……應該是一所初中。初中……平均年紀在12到16歲,都是花一樣的年紀。我於心不忍地問:“楊一,你是不是弄錯了啊?”

“不會,我……”楊半仙話還沒有說完,便聽見我的鈴聲響起,我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不由露出笑臉,迅速接起:“學長。你身體好些了嗎?”

學長那邊沒有回答我,只是沉默。我仔細聆聽了他的呼吸聲,才重複問道:“你睡了多久?身體感覺怎麼樣?”

“周沫……”學長這才口開叫了我的名字,但語氣卻很頹廢,一點生機也沒有,他說。“周沫……我……”

我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