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魔軍的主力艦隊,一共有三十二艘主力戰艦。我看我們還是趕緊避一避吧!”大海妖焦急的說道。

“這麼多!”葉飛驚訝之餘,急忙招呼安德魯和高奇叫道:“你們兩個趕緊將船向右側全速行駛,我們一定要在魔軍的戰艦靠過來之前駛離這片海域!”

“是!”安德魯和高奇大吼一聲,迅速的鑽進了船艙。

片刻,希望號的船體開始向右側傾斜,緩慢的開始轉向,而隨着艾爾文不斷的報數,魔軍的艦隊筆直的向着葉飛他們駛來,距離越來越近,葉飛和兩個海妖的臉色也開始變得慘白開來了。

“該死的,如果有天心羅盤在的話就可以先一步發現他們了!”葉飛懷念起了以前每次都能先發制人的好處,不由得大聲抱怨了起來,忙向海妖們問道:“魔軍的戰艦會不會胡亂的攻擊我們?”

“不知道。”大海妖也慌了神,她本來就是海盜,最怕遇上的也就是魔軍,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般來說魔軍的攻擊目標並不是單純的就是海盜,凡是來自歐羅巴的外籍移民,他們都會進行攻擊。只有心情好的時候纔會放過他們!”

“這麼說我們還要看他們的心情了!該死的,希望他們現在的心情能好一點。我可不認爲我們能打敗他們那麼多條船,特別是兩件神器都不能使用的情況下,這簡直就是不可能!”葉飛不由得鬱悶大叫道:“安德魯,安德魯~”

“老闆,魔軍的戰艦速度太快了,目前距離我們只有一刃的海距了!”艾爾文直接離開了瞭望臺,這麼近的距離已經失去了瞭望的價值。

“該死的,這麼快。”葉飛怎麼也沒想到遺忘古陸上的魔軍戰艦竟然會有這麼快的速度,希望號從轉向到現在剛剛行駛出半刃的海距,他們竟然已經將近十海距的航程走完了。

“回去之後一定要想辦法搞到他們的航船技術。”葉飛暗自想到。

“姐夫,你叫我?”安德魯匆匆忙忙的從船艙內跑到甲板上,氣喘吁吁的。

“恩,對。安德魯,你趕緊將船艙裏面的那門魔晶炮推出來,我們可不能一點都不抵抗的被擊沉。”葉飛揮舞了一下拳頭,大聲的叫道:“所有的人都做好棄船的準備。”

徐先生一直在求婚 你們也一起進來吧!”葉飛扭頭看着站在甲板上的兩位海妖美女,說道:“也許你們認爲憑藉你們的水下能力能夠逃出魔軍的追殺,但是,想回到家鄉的話,最好我們還是一起,最起碼關鍵時候你們能救我們一把。”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單獨離開這裏!”大海妖甜甜的一笑,拉着小海妖率先竄進了船艙。

“艾爾文,像個男子漢的樣子,別婆婆媽媽的。”看到艾爾文有點不願意進去,葉飛推了他一把,隨即自己也鑽進了希望號的船艙裏面。

一幫子人待在船艙內焦急不安,沒有人想到自己會遇上這樣的倒黴事情,全部集中到船艙內的窗口處向外眺望。

“來了!”葉飛沉聲的說道。伴隨着他的話音,一艘比希望號高三倍,長十倍的大型戰艦乘風破浪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一艘,兩艘,三艘……不斷的有戰艦從希望號的旁邊駛過,巨大的船體掀起的浪花將希望號推的東倒西歪,爲了不刺激魔軍的戰艦,希望號這個時候甚至已經停止了航行,像一塊小帆板在大海中不斷顛簸。

“看來,他們並沒有攻擊我們的打算。”葉飛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感到了一絲的輕鬆,隨着船艙內的顛簸,葉飛突然的擡頭望向大海妖大艾。

“有什麼事情?”大海妖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葉飛那不一樣的眼神。

“你說的吱吱島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魔軍戰艦出現在這裏?”葉飛開口問道。大海妖苦惱的搖了搖頭,奇怪的說道:“這條航線我和小艾不知道走過多少次了,這還是第一次遇上魔軍的艦隊,而且一次就這麼多,即使是吱吱島上的海盜公會也很難抵抗的住的。”



“你說吱吱島上都是海盜?”葉飛一下子抓住了問題的要點,失聲的說道:“這些魔軍不會是去剿滅吱吱島上的海盜的吧!”話音剛落,就聽見船外面‘轟轟’幾聲巨響,緊接着待在船艙內的葉飛就感覺到整個人好像一下子飛了起來一般。

“不要還擊!”葉飛看到安德魯準備開炮,忙上前阻止了他。

“看樣子不像是在攻擊我們,這炮聲太少了一點。”葉飛說着,來到窗口向外眺望。轟轟的炮聲依舊稀疏的響着,一束束的光束打在希望號旁邊的海水中,引起的海浪將希望號推來推去,老遠的就能聽到從那些魔軍戰艦上傳來的鬨笑聲。

葉飛的臉色發青,這些魔軍士兵顯然是在拿希望號當他們的玩具了。

“忍一忍吧!我們打不過他們的。”大海妖大艾走到葉飛的身旁,輕聲而又無限的回憶道:“當初我和小艾剛剛甦醒的時候也是這樣,一些魔軍發現了我們的島,想要來欺負我們,最後不還是讓我們給打敗了嘛!”

葉飛的拳頭攥的緊緊的,沉聲說道:“就是道上的那些石像?”

“一部分是。”大海妖含糊的說。

“恩。”葉飛應了一聲,眼睛死死的盯着窗外的那些戰艦,好像要把它們永遠的記載心中,一艘船接着一艘船的過去,希望號在海浪的推動下也脫離了與他們的接觸,炮擊也漸漸的減少了。

好半響的功夫,葉飛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突然的轉身驚訝的向着大海妖說道:“我記起來了,你剛纔說這條航線上你們從來沒有見過魔軍的艦隊,那麼這些戰艦很顯然是衝着吱吱島去的!”

“吱吱島!”大海妖大艾驚叫起來,“不好了,吱吱島上面的那些海盜有危險了!”

“也許只是意外。”艾爾文看都不看海妖姐妹插嘴道。

“不可能的!吱吱島是附近三海的中轉站,在那裏,三海的所有的海盜都有着自己的住所,一般搶來的財寶都是集中在那裏。防衛力量不是一般的魔軍所能隨便接觸的,但是如果是剛纔那隻艦隊的話……”大海妖越想越是可能,臉上一陣白一陣青的,猛地說道:“一定是這樣的,剛纔的那些戰艦吃水都很深,裏面一定滿載了什麼東西,而且從船上的情況來看,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損傷,他們一定是剛剛經歷過什麼戰鬥。”

“我們瞎猜也沒有用,我看還是趕緊趕去吱吱島看一下比較好。”葉飛沉聲說到。“但願島上的能量水晶還有,否則的話……”說着,他用手摸了摸天心羅盤,沒有了這個的幫助,他還真的很難抵抗那些遺忘古陸的強者。

魔軍的艦隊過去,希望號隨即再次啓動,極速的向着吱吱島的方向前進。

距離吱吱島越近,他們心中的那份擔憂就越是凝重,海面上開始出現了一些長像橢圓,身材巨大的水魔獸的屍體,據大海妖解說,這些水魔獸就是保護吱吱島的吱吱獸,平時他們都喜歡飄在海面上吱吱亂叫,吱吱島也是由此而得名的。

吱吱獸的屍體讓現實更加接近了葉飛他們的猜測,距離吱吱島還有十幾刃海居的時候,一道濃烈的黑煙柱已經在葉飛他們的眼前呈現了出來,木材燒焦的味道,瀰漫的大海上到處都是。

第一具海盜的屍體在一塊木板旁被安德魯發現。“高奇!全速前進,我們去吱吱島。”大海上四處都漂浮着木板和屍體,戰後的殘骸漂浮的四處都是。葉飛不會去理會這些海盜的死活,但是……

“能量水晶千萬不要出事啊!”葉飛擔憂的望着黑煙柱升起的地方,他已經隱約的預感到了這次航行可能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第六章 神祕的基地

“啊!”吱吱島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時候,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了。

並不算大的這座礁石小島上焦痕遍野,到處都是被薰的黑漆漆的殘垣斷壁,熱浪一波波的傳來。就在小島的海灘上,樹立着一座座的簡易絞索,每一個絞索上都掛着一具海盜的屍體,一連串的屍體在海風的吹動下輕微的搖晃着,就像是漁民家裏風乾的鹹魚。

“呃~”兩個海妖哪裏見過這樣的陣勢,充滿了血腥味的殘酷場面讓兩個女孩頓時趴在希望號的船舷上嘔吐不及,而海里是不是飄過的那些被海水漲泡過的海盜屍體更是加劇了這一現象。

‘京觀’葉飛想起了中國古時候喜歡將打了敗仗的敵方士兵腦袋一起製作成一個骷髏堆,用來鎮懾別國的行爲。

“不同的地方,想法終究還是大同小異的。”

“艾爾文,我們上島。”葉飛命令道。

“老闆,我們到那上面幹嘛?那裏應該沒人了。”高奇看了看一片灰燼的吱吱島,滿臉的不情願。葉飛瞪了高奇一眼,搖頭道:“你太小看海盜的求生能力了,就從遺忘古陸百餘年都沒有辦法消滅海盜,反而讓海盜越來越多就可以看出來,海盜又哪有那麼容易被消滅乾淨。”“呵呵,是嗎!老闆,我聽你的。” 無盡之幻想界修 ,很不以爲意。


“我們也陪你上去吧!”兩個海妖吐了半天也沒有什麼好吐得的了,漸漸的對眼前的一切也有了抵抗力,兩腿還是稍稍有點發軟,但還是堅持的走到葉飛的身邊說道:“這裏只有我們知道能力水晶的交易地點。你們這麼上去瞎轉,也不一定能找得到的。”葉飛仔細的看了她們一會,最終點了點頭,承認了她們所說的話。

希望號在已經燒焦了的碼頭旁靠岸,葉飛一上碼頭就‘噗哧’一聲,腳陷入了黑漆漆的木板當中。

“小心腳下!”葉飛忙提醒後面下船的人,腳下一用力,人跳到了一旁,‘喀嚓’一聲,葉飛剛剛站着的地方,木板已經完全斷裂的墜入了大海之中。

“這還真是……”葉飛眼角抽動了兩下,無言以對。

一羣人小心翼翼的登上吱吱島,望着一片焦土,不知道該下一步做什麼。“還是我來吧!”大海妖皺着眉頭,努力的回憶着吱吱島上原本的佈局,稍稍停頓了一下,指着左側路口說道:“走這邊,左邊是通往高級交易區的路,能量水晶的交易一般都在那裏。”說完,望着葉飛。葉飛點了點頭,剩下的人全部跟着大海妖后面朝着左側的路上走去。

一路上不但有被燒燬的房屋,還有着更多被殺死的海盜,尚未完全熄滅的火焰依舊噼裏啪啦的作響,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燒焦了的肉味,讓人做嘔。最終大家來到了一處燒塌了的廢墟前面,大海妖停下了腳步。

“這裏就是以前交易能量水晶的集市,不過現在……”指了指眼前的廢墟,剩下的話已經不需要考慮了。

“大家都散開找找,看看這裏還有沒有活着的人!”葉飛大聲的招呼一聲,率先進入了廢墟當中翻找了起來。

作爲集市,這片廢墟的範圍自然是不會小的,不過同樣的,燒燬後留下來的殘骸也不會多。葉飛從戒指中取出兩柄雙面大斧,一手一柄清理着眼前的障礙物,除去廢墟,原本的集市應該早就被清洗了一空,除了石頭就是人的屍體,忙活了半響,一點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發現一個,除了死人還是死人。

“吃飯嗎?”安德魯等人全部坐到一起休息,葉飛取出一塊生牛肉準備做烤肉,剛開口問完,就看到高奇等人的臉色發青,全部大搖其頭,嘿嘿一笑,又將烤肉收了回去。

“都有什麼發現沒有?”說着話,葉飛重新拿出幾塊麪餅分發給各人。

“沒人,全是烤焦了的死人。”高奇不斷搖晃着腦袋,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我老牛活這麼大。也就在中尼羅和下尼羅的大戰中才會看見這麼多的死人,沒想到這個這麼一點大的小島上竟然也會死這麼多人,真是晦氣。”說完,三口兩口的將麪餅吃完,提起圖騰柱啪的一下砸在旁邊的一塊石頭上,將石頭砸成粉碎。

“老闆,我去四周轉轉……你們幹嘛都看着我?”高奇站起身,話說了一半發現所有人都盯着他看,順着所有人的目光,高奇一路望去,頓時跳了起來。

在他擊碎的那塊石頭下面竟然是一具死屍,而高奇剛纔竟然就坐在這具屍體的臀部上的。

“晦氣!晦氣!”牛頭人高奇就像是一隻大馬猴一樣的在那跳來跳去的。

“西蒙尼船長,他手裏好像有東西。”大海妖突然的將目光注意到了那具屍體緊攥的左手上。

“老闆,真的有東西啊!”艾爾文上前幾步,從屍體的手中掰出一塊藍色流光的石頭出來,轉身交給葉飛。

“是能量水晶!”大海妖一眼就認出了葉飛手中的東西,不由得感嘆道:“沒想到爲了這個東西,這人連命都不要了。”

“錢可通神。不過這個東西應該怎麼用?”葉飛找到想要的能力水晶,心情頓時好了起來,不過大艾的一句話隨即又給他撲了一盆冷水。“你將這塊能量水晶靠在神器上,神器就能自動吸收的。不過這塊雖然是能量水晶,但是它所包含的能量實在不多,根本就不足以啓動神器的。”大海妖有點遺憾的說着。

葉飛二話不說,直接將能量水晶放到了天心羅盤上,就見那塊能力水晶在接觸天心羅盤的一瞬間像是一團融化的雪水一樣,眨眼的功夫就融化進了天心羅盤。

“好快!”大海妖吃驚的說道:“如果是豎琴,最少需要需要一會的時間才能吸收的。”葉飛笑了笑,沒有接大海妖的話茬,擡手將天心羅盤舉到面前,單手一抹羅盤表面,進入了天心羅盤的尋人模式當中。


稍稍有點起色的天心羅盤上模糊的出現了幾個不同色彩的亮點,閃爍了幾下,再次消失。

“這麼快就沒能量了!”葉飛吃驚的望着又變回灰白兩色的天心羅盤,怎麼也沒想到一塊能量水晶竟然只能維持天心羅盤的正常運行幾秒鐘。

“這也太誇張了吧!”兩個海妖目睹了天心羅盤的變化,也爲天心羅盤的消耗之大而驚歎不已。

“好像這麼一塊能量水晶能夠支撐我們的豎琴能夠彈一個沙漏的時間了吧!”小海妖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差不多。”大海妖點點頭。

“老闆,發現什麼了沒有?”艾爾文看到葉飛沒有反應,忙上前問道。

“恩!”葉飛將天心羅盤再次收起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笑道:“我就說這些海盜沒那麼容易就被殺絕的,你們跟我來。”說着葉飛帶着一幫人直奔一處廢墟,那裏應該是屬於房樑倒塌的部位,殘骸比較多,位置也比周邊高上一些。

“高奇,將這些清理掉。”葉飛笑着指了指身前的磚瓦碎片,向後退了幾步,牛頭人高奇大喝一聲,幾步上前,揮舞着巨型圖騰柱‘轟轟’兩下擊打在地面上,他周圍的碎片等物品全部被震到了四周。

“戰爭踐踏,姐夫~高奇不會把下面的人給震死吧!”安德魯有點害怕高奇的這種暴力施工,擔心的望着葉飛。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葉飛幾步向前,就來到了牛頭人高奇的身邊,抽出佩劍向泥土以下插去,剛剛劍尖處沒入土中就被什麼硬東西給阻擋住了。葉飛的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手中單手劍用力一挑,將地面上挑出了一個小洞。

“裏面的人,你們已經被發現了!再不出來,我們可就要進去了。”

下面沒有反應,葉飛笑了笑,對着高奇說道:“輕輕的敲幾下。”

“是,老闆!”高奇大嘴一裂,高興的舉起圖騰柱對着地面就是幾下,巨大的力道將地面上的塵埃都震的沸騰了起來,地面以下終於傳出了幾個雜亂的叫喊聲:“不要砸了!再砸就要塌了!我們出來,我們出來~”

“高奇,停下。”葉飛一把攔住高奇,幾個人向後退了幾步,片刻的功夫就看到眼前的地面突然的凸起,緊接着從凸起的中間裂出了一道裂縫將地面向兩旁推去,‘轟隆’一聲,一扇內開的大鐵門被從裏面推開了。

“不要殺我們!不要殺我們!”三個身材矮小的侏儒老頭抱着頭,抖抖索索的從門裏面爬了出來。

不是走,是爬!兩手抱頭,像一隻肥碩的青蟲一樣,兩條腿一伸一縮的先前挪動着,嘴裏大聲的求饒。

“這些海盜真是……”葉飛有點看不下去這種出場,大海妖大艾卻頓時喜上眉梢,興奮的說道:“西蒙尼船長,這三個侏儒老頭正是這裏最大的能量水晶供貨商。”

“哦!”葉飛心中一喜,沒想到這片廢墟內最後的三個活人就是自己這趟來這裏的目標,不由得快步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不要殺我們!不要送我們上絞刑架!”三個侏儒根本就沒有擡頭,聽到腳步聲傳來,就已經嚇得蜷縮成一團,不停的磕頭求饒了。

“我可以不殺你們,不過你們一定要把上次我看中的那塊紫水晶送給我。嘻嘻~”小海妖看到幾個侏儒的表現立即笑了起來。而那三個侏儒老頭則猛地擡起頭,如釋重負的大叫道:“天啊!是我們最美麗可愛的小艾,我們得救了。”

說這話就想要站起來,葉飛在旁邊突然冷聲道:“誰說我不會殺你們的。”“啊!”三個侏儒剛站起來一半,啪的一下又全部跪在了地上擡頭不停的給小海妖使顏色。“我問你們話,如果你們如實回答,我就不殺你們。否則,你們就會和那些人一樣。”

葉飛的手一指,三個侏儒順勢望去,只見隱約間海邊上吊着許多的屍體,隨即嚇得全身直抖,忙不停地點頭道:“你想要知道什麼,只要我們知道的一定全部告訴你們。求求你們不要把我們吊死。小艾啊~你想要的那塊紫水晶已經沒了,下次我一定會給你找一塊比那個更漂亮的給你的。”三個侏儒已經被嚇得語無倫次了。

“膽小鬼!”牛頭人高奇最看不起這樣的人,將圖騰柱往肩膀上一抗,扭頭去一邊休息去了。

三個侏儒老頭齊齊的鬆了一口氣,期待的望着葉飛,等他問問題。

“咳咳,你問你們,這裏還有沒有能量水晶了?”葉飛滿心期待的清了清嗓子,望着三個侏儒,誰知道話一出口,三個侏儒一下子全部嚎嚎大哭了起來,任憑葉飛怎麼問,三個侏儒都只顧着哭,就是不說其他話了。

“高奇!”葉飛大喝一聲,終於把三個侏儒給嚇住了。

“這位大人,我們的能量水晶……能量水晶和轉換器都被魔軍的人給搶去了啊!”說到這裏,三個侏儒再次哭天喊地了起來。

“老闆,我們怎麼辦?”艾爾文皺起眉頭。“看來我們在路上遇見的那支艦隊果然是剛剛攻打吱吱島的魔軍啊!”葉飛苦惱的來回不斷走動,撓着頭髮。

去追,即使追上又怎麼樣?打不過啊!不追,眼看就要重新啓動天心羅盤的機會又怎麼能這麼白白的放過,更何況,天心羅盤就是希望號的戰力保證,無論如何也不能失去的。

“你說的轉換器是什麼東西啊?我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小海妖很無聊的跳到三個侏儒的面前好奇的問道。

“轉換器就是我們平時用來將魔核中的能量轉換成純淨的能量水晶的機器,是我們在一處古代遺蹟中發現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