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晨晨自己都沒有想到花精會有事情瞞着他,“花精,你什麼事情瞞着我了?”

“我不是這裏的人,我是來自其他空間的精靈,我以前不跟你說就是怕嚇到你!你放心,我是不會害你的!”花精趕緊對晨晨解釋!

晨晨轉過頭問石偉:“石大哥,她說的是真的嗎?”

石偉點了點頭,“是真的,花精跟花王是姐妹兩人,是鮮花精,子涵是樹精!”

“那秦大哥呢?他難道也不是人嗎?”晨晨問秦巖是不是人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笑了。

就連她自己回過味來的時候也笑噴了!

“秦大哥當然是人了,是人類!怎麼越解釋越亂套呢?”子涵笑着說道!

晨晨見花精說出了自己的身世,他自己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花精,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情瞞着你,我說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花精沒想到晨晨會這麼說,“你有什麼事,你說吧我不怪你!”

石偉看晨晨的樣子,知道晨晨想說的是什麼,一定是自己的身份了,他猜測晨晨肯定沒有告訴花精自己的真實身份!

“我其實是個男的!”晨晨說完臉已經紅的不行了,也特別多尷尬!

“什麼?你是男的?”花精還沒有說話,子涵率先着急了,畢竟花精跟他認識這麼久,他又是男人,花精太吃虧了!

“他不是有意的,大家不要怪他,他小時候就覺得自己是個女人,他也很可憐的,長了男人的生理身材,卻有一顆女人的心!”

石偉替晨晨解釋到,畢竟晨晨跟他認識的時間最長,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花精特別理解晨晨,自己想成爲什麼樣的人,卻事與願違!

“沒關係的,誰都有自己的祕密,我想這祕密憋在你心裏很久了吧!”花精問晨晨。

“如果不是你把你自己的祕密說出來,我到現在一定還沒勇氣說出來呢!”晨晨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光是花精,就連花王都特別的吃驚,還好保姆給她們做好飯,見有客人在就走了!

秦巖在請阿姨的時候明確告知了,有外人來就自己不生不響的找機會離開家裏!

保姆雖然對秦巖的這個要求有異議,但是畢竟秦巖給的工資高,家裏事情又少,肯定要來的,平時自己只要稍微有點眼力勁就行了!

“你也有你自己的祕密,就算你不說出來我也不會怪你的!”花精非常理解晨晨,晨晨一定是有自己迫不得已的理由,至於他爲什麼男扮女裝,她猜測肯定是晨晨的意識裏覺得自己就是女人,他不接受自己男人的身份!

晨晨沒有想到自己把祕密說出來,花精等人沒有生氣,也沒有人覺得他是個異類!

“晨晨其實也很難,他爲了保留自己女性的特徵,每天都要吃藥,這種藥非常的毀身體,別人八十九十歲的壽命,他只有一半!”石偉這麼說,是有私心的,他是想看看花精等人的實力,如果她們能夠治療晨晨,那他此時套現出來的決定就是對的!

把希望壓在花精等人的身上就是對的,他覺得花王手裏肯定有美容丸的生產祕方,就看秦巖怎麼交代的了!

他對自己很有自信,畢竟他沒有對秦巖做過什麼,這些人要在這裏生活,他可以照顧他們一二!

秦巖多少會給他面子的。

“這怎麼行呢!晨晨,以後你不能再吃了,秦大哥回來讓他想辦法,電視上不是有個男人做變性手術嗎?變成了女的,你也可以做手術吧,我們有錢可以幫你啊!”花精看着晨晨說道!

“就算做了手術還是要吃藥的,不吃藥不可能抑制自己體內的雄性激素!”晨晨見花精這麼擔心他,心裏很是高興,能夠認識石偉認識花精等人,他這輩子值了!

“秦大哥專治疑難雜症,他一定有辦法的!”子涵在身邊補充說道!

石偉畢竟是生意人,他知道秦巖本領廣大,肯定會很多東西,跟着秦巖一定比他自己做工程要有發展的多了!

“太好了,認識你們真是我的幸運。”晨晨笑着拉着花精說道,希望秦巖能夠幫他擺脫自身的毛病,成爲他夢寐以求的女性身份。

“既然認識了就是緣分。”花精笑着說。

“秦大哥的本事你沒有學會,他的這句話你倒是記住了。”花王笑着說花精。

“我怎麼沒有學會秦大哥的本事呢,秦大哥待人真誠的本事我學會了。”花精說完了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石偉見天色不早了,也不想賣官司了,“花王姑娘,秦巖兄弟走的時候是不是交代了什麼事情?”

“秦大哥沒有交代什麼,他知道你想賣美容丸,秦大哥只跟我說了句,就算是讓你賣也不能把配方給你,需要刪減一下配方然後再給你。”花王如實的說道。

石偉覺得秦巖的想法很對,他知道隨便一點點就夠他用了,他肯定不會白白要秦巖的配方的。

肯定是要給秦巖股份的,“那秦巖兄弟沒有留下刪減的配方嗎?”

花王搖了搖頭,“秦大哥只跟我說了一句,沒有給我留下。”

“姐姐,怎麼會沒有給你留下呢?我還以爲他不放心我,會留給你呢,那怎麼辦呢,他沒有給我們留下。”花精有些失望的看着石偉,她感覺有點對不起石偉,她覺得石偉是因爲她的身份、因爲配方,才收留她工作的。

花王被花精這麼說都有些臉紅了,她雖然知道秦巖不是因爲信任不信任的原因沒有給她,但是秦巖沒有留下根本就不是秦巖做事情的風格。

石偉此次沒有拿到配方,他覺得還是有希望的,也有可能是秦巖辦完事情回來後再給他。

“也許秦巖兄弟想辦完事回來後親自給我吧,畢竟設計到股份的問題。”

他本來覺得五五分的,爲了拿到配方,看來只能給秦巖七他三了。

石偉認識秦巖的時間很短,不是很瞭解秦巖,秦巖纔不會看上這麼一點蠅頭小利呢。

就在石偉打算告辭的時候,有人按響了門鈴,花精跑去開門,狐小仙居然來了,所有的人都以爲狐小仙跟着秦巖走了,沒想到她還沒有走。

“小仙姐,你沒有跟着秦大哥回大世界嗎?”花精有些吃驚的問道。

“秦大哥交代了我一些事情,我辦完了再走。”狐小仙沒想到石偉也在家裏,剛好不用她再去找他了。

“秦大哥還有什麼事情要處理呢?”花精跟在狐小仙的身後問道。

“你老闆的事情啊,還能有什麼事情。”狐小仙笑着說。

此時石偉眼睛亮了,高興的問:“小仙姑娘,是不是秦巖兄弟把美容丸的祕方留給你了?”

狐小仙點了點頭,“秦大哥在人間有兩家公司,一家是狐狸精美容公司,一家是古墓醫藥公司,石大哥要的美容丸如果問世,這兩家公司肯定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石偉聽了狐小仙的話後立馬坐在了地上,這兩家公司他是瞭解的,註冊不到一年就上市了,據說市值已經一千多億了。

這個秦巖真是深藏不漏啊,石偉已經被秦巖的實力深深的震驚到了,不光石偉被震驚到了,晨晨也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是不是美容丸的事情泡湯了?”石偉嚥了咽口水問道,秦巖肯定不會做對自己公司不利的事情的。

狐小仙笑着說:“秦大哥說了,有競爭方能看出實力,他也想看看兩家公司負責人的能力如何,所以這個配方他讓我交給你,大膽的做吧。”

石偉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雖然幹了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秦巖這麼做比他還要更上一層樓。

“秦大哥做事情的思維還真是獨特。”花精尷尬的笑了笑說。

秦巖把事情交給狐小仙做,也許是因爲狐小仙對人家熟悉,也認識公司的負責人才會這麼做的。

狐小仙說:“我今天去了這兩家公司查看了一下公司的賬目,生意是真的好,希望石大哥不要讓秦大哥失望哦。” 石偉明白秦巖的意思,他做肯定會做的比任何人都好的,畢竟他是生意人。

“我一定不會讓秦兄弟失望的,那賺了錢怎麼分,秦兄弟是什麼意思?”

石偉覺得還是問清楚了比較好,親兄弟之間還明算賬呢,他跟秦巖的關係更應該分開了。

“秦大哥說了這個配方是送給花王姑娘的,石大哥您跟花王花精姑娘商量吧,以後不管賺多賺少,你們自己分他不參與。”狐小仙笑着說道。

子涵此時有點佩服狐小仙了,這肚量不是一般的大啊,自己的老公給其他的女人錢,她還這麼面不改色,笑嘻嘻的。

狐小仙心裏開不開心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畢竟是秦巖的女人,秦巖對花王的心思她是知道的,這也許就是秦巖送給花王的彩禮了。

石偉笑着說:“我一定不會虧待花精跟花王姑娘的,她們兩人隨意說股份比例。”

花王沒想到秦巖會送她這麼一份大禮。

花精高興的說:“姐姐,我們在這裏居然有自己的產業了,就算法術不提高,我們後半輩子也安枕無憂了。”

“不許說這麼沒出息的話,就算再安枕無憂,我們必須回去,以後你可以隨時的回來,但是一定要有回去的準備。”花王有些生氣的看着花精呵斥道。

“花精也就是隨口一說,花王姐姐你不要生她的氣。”子涵見花王臉色變了,趕緊解釋道。

狐小仙事情辦完了,也着急去秦巖的身邊,“我的任務辦成了,我先去跟秦大哥匯合了,你們在這裏多保重哦。”

“明天白天再上路吧,今天晚了。”晚上任何的世界都不安全的,花王提醒道。

“沒事的,除了秦大哥,我還真不知道該怕誰。”狐小仙微笑着說。

狐小仙既然這麼說了,花王也不好再挽留了,畢竟人家狐小仙的法力在這裏擺着,她就算是再修行兩年,也不一定趕上她此時的法力。

“那小仙姐姐路上注意安全,告訴秦大哥我們都很好,讓他不要牽掛我們。”花王覺得秦巖只要不牽掛他們,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另外兩個世界的統治中了。

“我一定會帶到的,你們注意安全,如果有事情記得傳符紙給我們。”大世界是沒有信號的,不能用手機,只能用符紙來傳遞消息了。

“我一直以爲我這人很任性,沒想到你們的秦大哥更任性。”石偉聽到秦巖有狐狸精美容公司跟製藥公司後已經不抱希望了,沒想到秦巖還是把祕方給了他。

“既然秦大哥給我們配方,那就辛苦石大哥了,如果用的着我們的地方你就說話。”花王覺得石偉以後肯定還會用到她們的。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等美容丸研製出來後,我找人試一下效果,到時候我再給你們簽署一份股權協議。”石偉做生意是有原則的,秦巖既然把股權給了花王跟花精兩人,他肯定不能獨吞,一定要給她們合理的股份。

“股份的事情不着急,藥品研製問世肯定也是需要時間跟精力的,石大哥您就拿大頭,隨便給我們小頭就可以了。”花王本身也是富甲一方的人,自然是看不上這些小股份的。

只不過他們現在在這裏生活,必須要活的像一個正常人,不能活的太招搖了。

石偉拿着配方直接走了,石偉的目的達到了,非常的開心,只不過秦巖說把藥效減小了,他不知道現在的配方到底怎麼樣,石偉相信就算是減少了,應該也不會太差的。

“如果秦大哥能治好我的病就好了。”晨晨此時非常期待秦巖能夠回來。

他有種預感,秦巖一定能夠治好她的,秦巖的公司他是聽過的,只是沒想到秦巖會是背後的大股東。

他現在非常的慶幸自己認識了花精,不然他這輩子根本沒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夢想了。

“秦大哥應該可以的,不要擔心,你今天跟我一起睡吧。”花精安慰晨晨。

子涵一聽花精想讓晨晨跟他一起睡,有些着急了,畢竟晨晨是男人的身份,以前他不知道還好,現在知道了,他怎麼可能讓他跟花精住一起呢。

“晨晨住你這裏不合適吧,要不然跟我一起住吧。”子涵不假思索的說了出來。

“你個流氓,人家可是女孩子,你好意思說出口!”花精有些生氣的說,花精覺得子涵來到人類世界變壞了。

“晨晨現在不是還不是女孩子嗎?怎麼不能跟我一起住了。”子涵現在很糾結晨晨的性別。

晨晨此時夾在子涵跟花精的身邊特別的尷尬,晨晨對子涵有好感,如果子涵邀請他同住一個房間,他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可是他知道花精跟子涵有點意思,他肯定不會破壞兩人的感情的。

“你們不要爭論了,你們說的都對,我還是回家睡吧,我這個人比較認自己的牀。”晨晨帶着歉意說道。

“現在太晚了,你回去不方便,你跟我一起睡吧。”花精極力的挽留晨晨。

晨晨看了子涵一眼說:“出門就能打到車,我回去很方便的,你要是不放心,讓子涵送我到小區門口吧。”

“好的,我送晨晨吧。”子涵沒有挽留的意思,這個時候他覺得晨晨還是走了的比較好,看花精的勁頭能跟他爭論到天亮,爲了大家都能休息好,晨晨回家是最好的安排。

石偉回到家後一整晚都沒怎麼睡覺,他心情非常的激動,畢竟他第二天就能看到李總破產了,李總完蛋了那個葉天士也好不到哪裏去。

第二天一早正如石偉預料的一樣,他還沒有出家門李總的電話打了過來:“姓石的你太陰險了,你簡直不是人!”

李總現在非常的氣憤,沒想到石偉會以自損的方式來跟他同歸於盡。

石偉冷笑了一聲,“這不都是你自找的嗎?你不是想要我的公司嗎?我給了你,怎麼還說我的不是呢?”

“石偉你個王八蛋,你去死吧。”李總說完掛斷了電話。

(本章完) 石偉的老婆知道是李總打過來的電話,石偉最近的動向他是知道的,她也知道今天公司肯定會出事的。

“是不是李總狗急跳牆了?你今天還是別出門了。”石偉的老婆現在很擔心石偉的安全。

“放心吧我沒事的,他現在自身難保,肯定沒時間找我。”石偉知道現在肯定很多的債主找李總,他根本沒有精力來找他。

李總的手機自從新聞出來後一直沒有停過,葉天士的手機也是不停的在響,葉天士給李總聯繫都不得不用弟子的手機,但是無論怎麼撥打就是沒有人接。

葉天士知道現在很多人也在找李總,李總肯定不看手機了,看來只能去公司找他了。

雖然很多人在打葉天士的手機,爲了不錯過李總的電話,他一直盯着手機,而李總也是找了祕書的電話給葉天士聯繫,葉天士不認識沒有接。

兩個人一直在打不通中來回的循環,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見面了。

葉天士剛走出家門,他覺得肯定有人去公司堵着了,李總怎麼可能還在公司呢。

葉天士知道自己的家也不安全了,立馬收拾了貴重的東西放在車上,向自己的另一處房產走去。

葉天士覺得此時他跟李總肯定是見不到面了,現在根本就聯繫不上他。

葉天士所性把手機關了機,他不想被定位。

李總跟葉天士打電話,發現他關機後立馬也關掉了電話,李總跟葉天士的想法一樣,肯定是暫時見不到了,李總此時正讓司機開着車來回的溜達。

他現在不敢回家不敢回公司,現在他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想死,就算他捨不得死,債主們也不會饒了他的。

“老闆,我們現在去哪裏呢?”李總的司機知道出事情了,雖然李總什麼都沒有說,但是看到李總現在落魄的樣子,他知道他這月工資有可能都拿不到了,好在李總平時對他也挺好,就算是拿不到,他也沒有當下扔下李總。

李總看了司機一眼,“把車停路邊,你下車我自己開車,不要跟着我了。”

李總把包裏的現金給了司機,司機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拿着。”

“謝謝李總了,您這是要去哪裏啊!”李總已經很久沒有開過車了,突然間開車他有些不放心。

加上李總給了他那麼多的錢,他丟下李總,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李總本想自己開車開遠點躲一下的,被司機這麼一說,他知道自己被債主找到了這個車也會被開走的,與其被開走,不如讓司機把車賣了去。

就算是低價賣了至少手裏還能有一點錢,“我自己打車走,你開着車幫我把車以最快的速度賣掉吧,我過兩天再聯繫你。”

“好的老闆,我現在就趕緊聯繫買家,我等你電話。”

李總想打車突然發現自己兜裏沒有錢了,只有一部沒有開機的手機,他只好沿着路邊走了,那身影非常的落寞。

此時的李總看着來來往往的車輛真想死掉,那樣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人在最落魄的時候才能夠反省自己的行爲,在自己最得意的時候很少有人能夠想自己平時的行爲,也很少有人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花精大早晨起牀後早早的去了公司,她去公司後就被一羣找李總要賬的人圍住了出口,所有的人都出不了公司。

吳燕看着花精說:“石總今天沒有來,出這麼大的事情他竟然不提前通知我們一下。”

“石總的事情不是都經過你的手嗎?別人不知道你自己難道不知道嗎?”花精覺得吳燕現在有些矯情了。

“是經過我的手,但是今天出現這樣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石總沒有跟我說啊。”

“你是怪他沒提前給你放出消息吧,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花精知道這個吳燕肯定是不擔心前程的,否則她就不會幫石偉做這件事情了。

石偉跟他的關係肯定不一般,石偉的新公司財務肯定還會是她的。

吳燕沮喪的點了點頭,“今天我都沒有吃早餐呢,看來是吃不上了。”

“李總剛纔走的那麼快,肯定是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要是剛纔我們也走了就好了。”花精知道今天有事情要發生,所以今天來了後特別的留意李總。

由於公司出事情了,石偉的很多朋友都跟他聯繫,有表示關心的,也有落井下石的。

不過此次事件石偉受到的影響還是很有限的,不過在這一次也讓他知道了哪些人是朋友哪些人是假朋友。

“現在很多人在堵着公司,你不去看看嗎?”石偉的老婆知道公司的很多人都在公司,長時間下去出事情了石偉也是有責任的。

“你不是說不讓我出門嗎?怎麼現在又讓我去那個是非的地方了?”石偉今天心情非常的好,笑呵呵的問道。

“現在公司的人那麼多,員工還在上班,你怎麼都要過去安置一下吧。”石偉老婆覺得人多的地方李總肯定做不出什麼的。

“好吧,我現在就趕過去。”石偉覺得媳婦關鍵時刻還是很明事理的,他本想今天一天不出門的,但是忽略了公司的員工。

雖然公司出事情了,但是這些人依然去上班,就連李總成了最大的股東後,他們都依然跟他一條心,關鍵時刻他肯定不能丟下他們不管。

石偉到了公司門口後,直接對堵在門口的人說:“請讓一讓我進去。”

“你是誰?你是不是這裏的老闆。”有人見石總要進公司,特別生氣的問道。

“我是這裏的老闆,請問我們認識嗎?”石偉跟這些要賬的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也不怕這些人。

他來的路上已經報了警,他知道警察肯定很快就會來的。

“你把欠我們公司的錢還了。”

石偉知道這些人把他當成李總了,“不好意思,我姓石,你們找錯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