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曹婷掩嘴一笑:「去,盡會胡說八道,還不快些將衣服換了,小心着涼!」

「得令,嘿嘿,那……為夫去也!」郭嘉打着曲腔,屁顛屁顛地往裏間蹦躂而去。。 痛嗎?

當然是痛的,溫景梵倒吸涼氣,整張臉都皺縮了起來。

顧念嚇得臉色慘敗,她慌忙去扯紙巾,不停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她又後悔又害怕,都快哭了。

那一杯滾燙的咖啡潑下去得掉一層皮吧,即便是冬天穿得厚,但是也阻擋不了那熱意和痛意,她怎麼能這麼不小心呢。

溫景梵從顧念手裡面拿過餐巾紙擦拭著咖啡漬,看著顧念已經紅了的眼眶,搖頭:「沒事,我沒事的。」

門被推開,是高涵。

她看著眼前狼狽的場景皺眉:「怎麼回事?」

本來高涵已經走了,想了想不知道為什麼又折了回來,在外面聽到聲響就進來了,她看到溫景梵痛苦的表情,又看到他身上的咖啡漬,立刻明白了,慌忙過去推開顧念對著溫景梵說:「您是不是被燙到了?」

溫景梵點頭:「嗯,沒事的。」

高涵看著獃獃站在一邊的顧念,本來她就不喜歡顧念,這會抓到個機會當然不能放過,她提高了聲音教訓道:「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端個咖啡都端不穩嗎?還愣在那裡,把人送醫院去啊!溫先生,我同事她平日里就是毛手毛腳的……」

溫景梵被她說得頭疼,眉頭皺起來:「好了好了這附近有醫院嗎?」

「有的。」顧念回過神來:「我幫您叫車。」

「溫先生,我陪您去醫院吧!」高涵急忙獻殷勤。

「不用了。」溫景梵拒絕:「我自己去就行。」

顧念一想到自己把人燙成那樣子,萬一真要有點什麼事怎麼辦,她急忙說:「溫先生,我叫了車,我陪您一起去吧!」

溫景梵沒有拒絕。

出門的時候,高涵狠狠瞪了一眼顧念,覺得她真的笨手笨腳,不明白老大還有黎宋為什麼都那麼照顧她。

顧念陪溫景梵出去后不久,唐時從外面回來,看了眼周圍問:「講座結束了?」

高涵撇嘴:「顧念把溫先生燙傷了,現在跟人去醫院了。」她添油加醋道:「她真是不小心,把一整杯滾燙的咖啡都潑到了人腿上,估計得燙掉一層皮。」

唐時眉頭皺得極深,但是也沒說什麼,轉身就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顧念叫車送溫景梵去醫院,又幫他挂號,取號。

溫景梵被燙得不輕,走路都已經沒什麼力氣了,顧念只好扶著他,讓他慢慢走,她眼眶通紅一路都在道歉,說自己不小心。

那杯咖啡顧念遞得很小心,是他沒有接好而已。

「沒事,不怪你,是我自己沒接住,你別道歉。」

顧念只當他是安慰自己,心裡更難受了。

那一杯咖啡溫度極高,溫景梵的西裝褲雖然是羊絨內襯的,但是還是被燙的不輕,膝蓋處的皮膚被燙傷,起了水泡,醫生囑咐要多休息,按時上藥,不能碰水,否則會感染。

醫生幫溫景梵處理傷口的時候,顧念就在外面等著,她接到了唐時的電話,問她怎麼回事。

顧念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跟唐時說了一遍,唐時倒是沒有責怪,安慰了幾句,讓她放寬心。

掛了電話,他心情有點煩躁扯了扯領帶,他不覺得顧念是一個急躁大意的人,但是這事也說不好,他暫時沒給溫景梵打電話,這事兒的確煩心,但是還有件事更讓他煩心。

他堂哥唐凌越包了一整艘豪華游輪給鋼琴演奏家聶書兒放煙花的事情被媒體曝出來,大肆編寫這一世紀深情,現在唐老爺子知道了很生氣。

唐老爺子生氣是一方面,唐時現在只想知道蕭瀟的感受。

溫景梵喜歡的人有對象了,他何嘗不是,他喜歡的女人不僅有老公了,那女人還是他大嫂。

…………

醫生幫溫景梵處理完傷口,顧念又去取葯,然後付了醫藥費,叫了車準備送溫景梵回去。

因為燙傷嚴重,溫景梵整個人的臉色都是慘白沒有血色的。他坐在顧念身邊聲音疲憊又沙啞:「我沒有大礙,你不要放在心上。」

顧念愧疚的不行,即便他說了沒事,但是還是內心煎熬無比,她捂著臉,長呼了一口氣:「真的很抱歉,我送你去賓館,你先好好休息,有事情再叫我。「

溫景梵點頭,目光盯著顧念:「顧念,你聽我說,我半點沒有怪你的意思,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顧念嘆氣:「我倒是寧願你怪我。」

如果他責怪幾句,自己心裡也許會好受一點,但是他這樣的寬容大度,還把所有的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真是讓顧念內心愧疚到極點。

溫景梵眸色沉了沉,半晌笑道:「你要真覺得不好意思,下次請我吃個飯。」

正在這時,溫景梵住的酒店也到了,停車后,顧念準備送他卻被他止住:「我沒事,你回去吧!」

顧念捏緊了手,臉上扯起一個笑容:「那你下次我請你吃飯。」

「嗯,再見。」溫景梵朝她揮手。

痛嗎?

自然是痛的。

生理上是痛的,心理上倒是沒有太多感覺,反而還有點欣喜的希望,溫景梵想了想自己是應該是被下了蠱。

…………

顧念靠在車後座上閉著眼睛,直到司機問她去哪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聽到這個問題,她拿起手機一看,已經快七點了,心內湧出無限多的疲倦與委屈。

正好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了。

顧念看到來電顯示,一瞬間眼眶有些紅,她接起電話:「喂?」

「到了嗎?」江亦琛嗓音淡淡:「我等你一起吃飯。」

那聲音讓她原本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斷裂開來,她哽咽道:「對不起,我沒趕上飛機。」

江亦琛臉上表情有些失望,但是他也沒責怪,聲音溫和:「那你別過來了,天氣不好。」

「對不起。」顧念抹了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委屈,但是這一刻她真的好想見到江亦琛,緊緊擁抱著他,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乾淨清冽的氣息,她會心安很多。

「不用道歉。」江亦琛說話聲音很輕很慢也溫柔:「不是什麼大事。」

「我……」顧念徹底哽咽住了:「我真的很笨,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炎曦月走至最先跑完的澤仁四人面前

「不錯嘛,還算沒給我丟臉。」

待眾人歇息夠

炎曦月再次一人發了一個瓶子

「這靈液等晚上各自回到房間內滴在浴盆里。」

眾人紛紛接過

「我說過前十名有獎勵。」

炎曦月抬手一揮

十瓶丹藥整齊擺在了她面前地面上。

「這是四階極品靈還丹,可以在戰鬥時以最快速度恢復靈力巔峰時期,並自行再提高一個小境界,且沒有副作用。」

與之前的回靈丹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卻是回靈丹所不能比的。

這是她給炎磊幾人煉製解毒丹時一道煉出來的。

這種時候用來提升眾人競爭力再好不過。

澤仁四人和其餘炎家六人驚喜的接過丹藥瓶。

紛紛好奇打開了丹藥瓶

一瞬間丹香飄散而出。

眾人不約而同的精神一振。

羨慕嫉妒的看著這十個幸運兒。

「其他人也別羨慕,明天還有機會。」

眾人一瞬間鬥志滿滿。

「沒錯,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今天到此結束。」

眾人歡呼一聲

他們快要累死了。

「不過……」

炎曦月的聲音再次響起。

「獎勵給了懲罰也要實施的。」

眾人一愣

「最後十名加跑二十圈。」

倒吸氣的聲音響起

場中安靜的呼吸可聞。

毫無疑問這最後幾名都是女子

就連炎心兒和琥顏都在其中。

這兩人落後其實並不奇怪。

雖然兩人靈力都還算好,但若沒了靈力,體力就跟不上冷月和炎瑤瑤兩人了。

毅執擔憂的看向琥顏

琥顏紅撲撲的臉上沒有一絲怯意

只是朝著毅執認真點點頭

毅執嘆了一口氣

炎心兒面色不變的朝著剩餘九人開口

「我們開始吧」

幾人點點頭

接著跑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