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曾永亮被砸的一個踉蹌,手中的手術刀頓時失了準頭,刺在了床邊。

「嘭!」

暖水瓶狠狠的落在地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

「不好,出事了!」

曾廣川的臉色猛然一變,直接往姜辰的病房衝去。其他人也是反應過來連忙跟上。

曾永亮把手術刀拔出,正欲再次出手;奈何楚雪早已站起身來,飛身一個側踢,直接把曾永亮踹到在地。

這時曾廣川一行人也已然趕到。

「曾永亮,果然是你!」

曾廣川的臉上帶著一絲振奮,說著便朝曾永亮撲去。

「該死!」

曾永亮臉色一變,在曾廣川撲上來之前站起身來,直接縱身一躍從玻璃窗跳了出去。

「艹擬大爺的,真尼瑪能跑!三樓敢直接跳!」曾廣川趴在玻璃窗前怒聲吼道。

「快給老子追!還楞在這裡幹什麼!」

曾廣川回過頭來對手下小弟喊到,直接帶頭跑出病房。 李谷風在曾永亮剛到病房的時候便趕到了醫院,姜德潤則在醫院迎接,還不等兩人說幾句話,樓上的窗戶突然破碎,曾永亮從窗戶跳出來。

「不好,出事了!」姜德潤的面色一緊。

「你們趕快帶李老先生去小少爺的病房。」

姜德潤對手下吩咐一聲,便沉著臉往曾永亮追去。

「看來這並不是車禍那麼簡單啊。」李谷風看到這動靜,臉上浮現一絲瞭然。「走吧,我們去看看病人怎麼樣了。」

李谷風跟著姜德潤的手下,向著姜辰的病房趕去。不同於李少聰一臉好奇的眺望個不停,李谷風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並不在意。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治好姜辰。

「希望病人沒出什麼事吧。」李谷風輕搖下頭,暗暗嘆到。

曾永亮雖然是從三樓往下跳,但是一樓有個棚子很好的給他降低了衝擊力。加之他的身體本就強壯,所以他並沒有受什麼傷。

「該死的,沒想到這臭婆娘身手居然這麼好,還得老子陰溝里翻了船。」

曾永亮強忍著腿部劇烈的疼痛,站起身來。一瘸一拐的往醫院對面的小巷跑去,邊跑邊罵道。

小巷出去后就是大馬路,等到了那裡,曾廣川他們再想抓住他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你還打算往哪裡跑!」

正在曾永亮即將踏入小巷的時候,背後突然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聽得曾永亮頓時腳步一頓,連忙回過頭去。

「是你!」

當曾永亮回過頭看清身後之人那熟悉且威嚴的國字臉時,頓時面色一緊,眼裡閃過一絲慌張。

「果然是你們曾家出的手!哼,看來家主還是太仁慈了,就該直接以雷霆手段把你們曾家抹除的。」

當姜德潤看清曾永亮的臉后,頓時面色陰沉冷哼道。

「我也只是奉命辦事,你放過我怎麼樣。你要是放過我,我就直接脫離曾家,還可以吧曾明耀做的違法勾當的證據交給你。」

對於姜德潤,曾永亮還是有點犯怵的。兩方家族多有交集,曾永亮自然是對姜德潤的戰鬥力有些許了解。

曾永亮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打過姜德潤,而且後面一大,波人正追的急;迫於無奈之下,曾永亮只得地頭求饒。

「哼,我姜家要對付曾明耀,還需要你來提供證據?」

姜德潤嘴角一掀,不屑的冷語反問道。

「哼,真要打起來我們誰能弄死誰還不一定呢!」

曾永亮掏出手術刀,對姜德潤比劃到。

「剛剛老子沒把這刀子扔了,就知道會派上用場。老子手上有了武器,看你怎麼贏老子。」

曾永亮的眼睛微眯,看著面色不變的姜德潤,暗暗想到。

「那你可以試試!」

姜德潤臉色毫無變化,就彷彿曾永亮手上拿著的是一把塑料玩具刀一樣。

「人呢,快給老子找,務必吧曾永亮給老子找到。」

正當姜德潤兩人對峙之時,曾廣川此時也跑到了樓下,對著手下大聲吩咐道。

「該死!居然這麼快。」

聽到曾廣川的喊叫聲后,曾永亮的臉色頓時一變。掃了一眼毫無所動的姜德潤,曾永亮緩緩往巷子里退去,整個人漸漸的隱藏在巷子的陰影中。

待到退後一段距離后,曾永亮見姜德潤還是沒有動靜;不由得牙齒一咬,直接轉身快步朝巷子出口跑去。

「從來沒人能在我手上跑掉!你也不會是例外。」

看著狂奔的曾永亮,姜德潤的眼睛微微一眯,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突然,姜德潤動了起來,高大的身軀瞬間朝著曾永亮奔去,猶如子彈出膛一般,聲勢驚人,速度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不過短短几個踏步,姜德潤便迅速的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眼見著就要追上。

「草擬大爺的!」

感受到背後突然強烈的壓迫感,曾永亮的臉色陡然陰沉,不由得怒罵出聲。

「老子今天就不跑了,死也得拉你墊背!」

曾永亮猛然止住身形,轉過身一臉瘋狂的看著狂奔而來的姜德潤。

擺好防範的姿勢后,曾永亮把手術刀反握在右手,雙眼血紅的盯著越來越近的姜德潤。

「哼,螳臂當車!」

姜德潤不屑的冷哼一聲,速度沒有絲毫減慢,雙手握拳直朝曾永亮衝去。

很快兩人的距離便只有兩個身位,兩人甚至能感受到對方強烈的呼吸。

「給我死!」

曾永亮猛然低吼一聲,反手把手術刀朝著姜德潤的臉上斜斜一劃。

姜德潤的臉色不變,狂奔的身形猛然一止,右腳斜跨,上身一斜便躲過這致命的一刀。緊接著便就著狂奔而來的衝力,猛地一個擺拳,狠狠的搗在曾永亮的腰上,頓時把曾永亮打的身體一陣踉蹌,向右橫倒靠在牆上。

曾永亮被這一拳打的生疼,饒是以他強壯的身軀,也被這力道極大的一拳,給揍得半天的喘不過氣。

「就你這曾家二代小輩,也想跟我扳扳手腕,簡直是自不量力!」

姜德潤並沒有趁勝追擊,反而是站在一側,一臉不屑的看著曾永亮。

「少給老子說風涼話,老子今天非得弄死你不可。」

曾永亮可不會對突然停手的姜德潤心懷感恩,直接抓起牆邊的塵土往姜德潤的臉上一揚,怒吼一聲握著手術刀朝姜德潤的心窩捅去。

姜德潤很快反應過來,伸手擋住撲面而來的塵土,右腳則狠狠往身前踹去。

「踏馬的,反應還真快!」

看見姜德潤的動靜后,曾永亮的心裡不由得一沉。

在燈光昏暗的情況下,曾永亮清楚的知曉自己剛剛抓土的動作並沒有被姜德潤看到。也就是說姜德潤的反應,完全是在豐富戰鬥經驗影響下的下意識遮擋和反擊。

看著迎面而來的一腳,曾永亮只得放棄直捅心窩的打算,轉而在姜德潤踢過來的腿上狠狠劃了一刀。

「該死的!」

姜德潤吃痛後退兩步,臉上的表情瞬間陰沉。

「本來還想好好的活捉你,現在看來沒什麼必要了。」

看了眼自己被划傷的小腿,姜德潤沉著臉望向曾永亮,眼裡盡皆是一片冰寒。 聽到姜德潤的話后,曾永亮的臉色微微一變,心中暗暗叫苦。

不待曾永亮接話,姜德潤直接扭身上前,右拳狠狠的往曾永亮的太陽穴砸去。

曾永亮慌張躲避,接連後退兩步。姜德潤緊緊逼近,完全不給曾永亮站穩身形的時機。方才大意讓曾永亮佔了便宜,姜德潤現在哪裡還會給曾永亮反擊的機會。

「媽的,真當老子打不過你不成。」

一直疲於招架,曾永亮心知如此下去,自己定要被姜德潤給干翻。

曾永亮的心一橫,狠狠的承受住姜德潤這直擊胸口的一拳,然後用早已備好的左手,用力的抓住打在自己胸口的姜德潤的右拳,緊接著抬起右手的手術刀,狠狠的往姜德潤這被鉗制住的右手劃去。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姜德潤根本來不及抽回右手。但是姜德潤的戰鬥經驗不可謂不豐富,只見姜德潤的身體猛然向後一撤,直接把曾永亮的身形拉的一偏,頓時迫使曾永亮的這一刀划不下來。

「還沒完呢。」

姜德潤冷笑一聲,反手握住曾永亮的手腕,左腳一抬直接踹在反應不及的曾永亮的肚子上。

曾永亮吃痛,身體頓時一弓。姜德潤尚還不停手,在左腳落地的剎那,右腿膝蓋瞬間往上一提,直接砸在曾永亮的臉上。

曾永亮被姜德潤這一套打的眼冒金星,感覺自己的鼻樑都快斷了,還沒等他緩上一緩,曾永亮便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臂傳來一陣劇痛,頓時慘嚎出聲。

原來是姜德潤在曾永亮被自己的膝蓋頂的腦袋後仰的時刻,立馬換上左手抓住曾永亮的手腕,然後用騰出來的右手手肘,狠狠的砸在曾永亮的手臂之上,曾永亮的手臂頓時詭異的彎曲,骨頭茬子直接刺破皮膚,鮮血狂涌而出。

「怎麼回事?快過去看看!」

曾永亮的慘嚎頓時引起了在外尋找的眾人注意,曾廣川直接對手下人喊道。

當一行人蜂擁到巷口的時候,姜德潤剛拖著已然痛的昏迷的曾永亮走了出來。

「你是誰?」

曾廣川看著眼前身材高大的姜德潤,臉上閃過一絲疑惑。由於他的級別不夠,以前只是曾永亮小弟的緣故,所以他並不認識姜德潤。

「老大,你看這個人身後的是不是曾永亮。」

這時曾廣川身旁的小弟突然認出了姜德潤拖著的人正是曾永亮,連忙對曾廣川說道。

曾廣川聞言連忙向姜德潤的身後看去。

「你居然敢對我們曾家的人出手!」

曾廣川的臉色陡然一變,隨即怒聲對姜德潤說道。

在曾廣川看來,哪怕曾永亮已然成了家族的罪人,那也得家族親自製裁,哪裡輪得到外人來教訓,這相當於赤裸裸的打曾家的臉面啊。

「曾家!哼,我就算是打了又怎麼樣。」姜德潤猛然把曾永亮甩了出來。

「啊!草擬嗎的,有膽給老子一個痛快!」

曾永亮的身體在地上翻滾兩圈,傷口碰到了地面。曾永亮居然直接被痛醒,慘叫出聲。

「德叔!」

正在這時,留守醫院的姜德潤手下此時也連忙朝這邊趕了過來。

曾廣川本欲直接對姜德潤動手,但是當他看到這突然趕過來的人群,頓時一愣,連忙抑制住自己的想法。

「怎麼樣,我動了你姜家的人,你打算怎麼辦?」

姜德潤的臉色不變,犀利的眼神直接看向曾廣川。

「你到底是誰?」

曾廣川咬牙切齒的問道,他現在還真不敢出手。對於曾永亮的實力,他自然是一清二楚,但是眼前這個「德叔」居然能把曾永亮打成這個樣子,定然更是一個高手。

本來還想一擁而上,亂拳打死老師傅。但是現在對方的人絲毫不比自己的少,曾廣川頓時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你們曾家對我們姜家的人出手,現在反而問我是誰。是不是我們姜家不出面,姜辰就能被你們隨意揉捏了不成!」

姜德潤的臉色陡然低沉,說話的語氣中夾雜著勃然的怒火。

「姜家?原來你是姜家的人!」

聽到姜德潤的話后,曾廣川的臉色大變,心裡頓時一慌。

「現在我反倒要問問你,我們姜家的人被地上躺著的這個狗東西,給弄成半死不活的樣子,你們曾家打算怎麼給我一個說法?」

姜德潤的臉色陰沉,伸出還在淌著鮮血的右腳,踩在哀嚎一陣后再次昏迷的曾永亮的腦袋上。寒意密布的雙眼則緊緊的看著曾廣川。

曾廣川被姜德潤問的一嗆,支支吾吾的半天不知道怎麼開口回答。

姜德潤見狀冷笑一聲說道:「你回去告訴曾明耀,這動手的人我就先帶走了,他就準備承受我們姜家的怒火吧!」

「把地上這人給我帶上。」姜德潤說完也不待曾廣川回話,直接轉身對身後的手下吩咐了一句,便向醫院走去。

「老大!就這樣放他們離開嗎?」

看見曾永亮被帶走,曾廣川的小弟連忙湊上前來。

「不然呢?你給老子去把曾永亮搶回來啊!蠢貨!」

曾廣川看著姜德潤一行人遠去的身影,臉色一陣鐵青。聽到手下的問話,曾廣川的臉色頓時更黑了三分,直接一腳把出聲的人踹翻在地,大聲怒罵。

「現在這已經不是我能插手的了。」罵完小弟后,曾廣川抬起頭來輕聲呢喃道。

認真的思考了片刻,曾廣川回過頭來看著身後的小弟。

「你們給我好好的盯著他們,要是一有異動就告訴我,聽到沒有?」

曾廣川對著自己身後的小弟吩咐道。

「聽到了!」小弟們連連應道。

「聽到了還不快給老子去盯著!」曾廣川怒吼出聲。

聽到曾廣川的怒吼,小弟們連忙朝著醫院跑去。而曾廣川則準備給曾明耀打個電話,詢問進一步的指示。

「不知道家主聽到這個消息以後,會不會活剝了我。」

曾廣川拿著手機猶豫半天不敢撥打電話,一想到曾明耀爆發的場景,他就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

「反正也不是老子的錯,怕個鳥!」

猶豫再三后,曾廣川一咬牙撥通了曾明耀的電話。 在姜德潤跟曾永亮激戰的時候,李谷風已然來到了姜辰的病房外面。

「李老先生,就是這裡了。」

姜德潤派來帶路的人,彎著腰對李谷風說道。

此時姜辰的病房外面在意堵滿了人群,都是過來看熱鬧的病人,病人家屬以及那些小護士。

剛剛姜辰病房裡傳來的兩聲巨響實在是把眾人嚇了一跳,繼而按捺不住好奇心,跑過來圍觀。

「這兒怎麼堵了這麼多人?」

李少聰看著人擠得水泄不通的走廊,頓時一臉驚奇的問道。

「走吧,我們也去看看。」

李谷風倒是猜到了幾分,輕聲對兩人說道。

「讓一讓,讓一讓!病人家屬來了啊。大家都讓一讓。」

姜德潤派來的人在前方吆喝著,從人群中擠開一條通路,李谷風這才來到病房裡面。

「你們又是誰?」

楚雪聽到吆喝聲以後,皺著眉朝門口看去,待看到李谷風三人後,便冷聲問道。

病房裡除了昏迷不醒的姜辰以及楚雪之外,還有一個保安和五十歲左右的醫生。他們正在追問這裡發生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